《“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




书名:《“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

英文书名: A Non-governmental White Paper on the June Fourth Massacre

作者: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李进进

页数:48 页, 插图: 23幅

出版:非羊书屋 2009, © 版权所有,严禁翻印

国际统一书号: 978-0-615-29223-6

版次:20094月第一版,纽约

定价$9.95 (USD)


现在就买,首本10%的折扣,2-4本25% 的折扣,5本以上40% 折扣



买20本以上的,请通过以下email和我们联系:feiyang.publisher@gmail.com or by mail:

Feiyang Bookhouse

P.O. Box 528041

Flushing, NY 11352

USA




简介

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的北京和其他主要城市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的人民请愿活动即“八九”爱国民主运动。中国政府动用约20万人的军队强行推进北京,镇压了那场爱国民主运动,造成了约上万平民的伤亡。这就是“六•四”屠杀。本白皮书根据当时中国国内报章和电台﹑电视台的报道和20年来不断披露出来的回忆录和采访文章等,根据中国当时的宪法和法律,来分析和解答当时发生了一场什么样的运动,北京到底有没有发生“政治动乱”和“反革命暴乱”,对北京市的戒严是否违法,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平暴”是不是屠杀,以及“六•四”事件对世界的影响和历史反思。


为什么书名是“民间白皮书”?

《“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是基于现披露出来的官方社论﹑公告和报告,当事人的回忆录和文章,报纸报道以及音像等史料对“六四”这个重要的历史事件做出的一个完整的政治背景和法律分析的报告。目前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没有作出全面的调查和客观的评价,迄今未见类似白皮书之类的调查报告。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封锁有关“六四”资料和禁止民间对此事件的调查和讨论。作为民间的力量,作者完成这个民间的白皮书,一方面是对历史的负责,另一方面也是对中国现政府封锁“六•四”事件的抗议和挑战。这个报告以白皮书命名,旨在强调它的严谨﹑正式和规范性,以及阅读对象的普遍性。  


作者介绍

《“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由“纪念1989年民主运动暨‘六四’惨案20周年活动第一批联络人”发起并由李进进法学博士完成写作,胡平(思想家、哲学和政论作家),严家其(政治学家,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王军涛(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丹(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杨建利(加州伯克利大学数学博士和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徐文立(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美国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陈破空(政论家和作家),王天成(宪法研究专家,前北京大学法律系讲师),以及刘路,易改,张菁参与了讨论或提供了修改意见。


书评

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其评论道:

      "今年427日,在王丹、王军涛等人召开的“悼念六四20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这是“六四”20年来首次发表的一份完整的《法律分析报告》。这个报告根据20年来愈来愈清楚地揭露出来的事实,按照中国宪法和法律全面地分析、论证了下述两点:

      一、198963日到64日,北京没有发生“暴乱”,当时军队用机枪和坦克平息所谓“暴乱”,是对学生和北京市民的一场大屠杀。

      二、1989年胡耀邦去世後北京发生的、以学生为主体的“抗议运动”和绝食行动,不是《四·二六社论》所说的“动乱”,而是一场和平的、符合当时中国法律的“请愿运动”。就是要求李鹏下台、批评攻击邓小平也没有违法中国的宪法和法律。"


预览

目录
一 引言
二 事件的经过
        “八九”民主运动爆发的背景简介
        胡耀邦去世到“4.26”社论(4月15日--4月25日)
        “4.26”社论到“5.13”绝食前夕(4月26日--5月12)
        “5.13”绝食到宣布戒严(5月13日--5月19日)
        戒严到屠杀(5月20日--6月3日)
        “六•四”大屠杀(6月3日--4日)
三 “八九”爱国民主运动是人民和平请愿运动
        “反官倒”和争自由是运动的基本诉求
        请愿是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
        全国各界人士参与了请愿
        请愿是在和平的方式下进行
        运动的主流没有要求政治制度的彻底变革
        罢免国家领导人是人民改变政府的权利
四 1989年春夏北京没有发生动乱
        4月15日到25 日北京没有发生动乱
        游行示威和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本身不是动乱
        北京城外和平抵抗戒严,城里生活和工作秩序井然
        专制主义的惯性思维是“动乱”之源
        “一小撮论”﹑“阴谋论”和“外国反华势力操纵论”
        是挑起“动乱”的政治手段
五 北京在1989年6月初没有发生“暴乱”
        当局所指控的“暴乱”完全没有证据
        北京城里在所谓的“平暴”前没有发生“打﹑砸﹑抢﹑烧﹑杀”
        当局在“平暴”后没有判决一个“平暴”前的“暴徒”
        当局在“平暴”后没有判决任何学运的领袖或“黑手们”为“暴徒”
        或“组织暴乱”者
        中共自己当时最高领导人也认为北京没有发生“暴乱”
六 “六•四”屠杀的性质不容质疑
        军队镇压的对象是和平请愿者和非武装的市民
        当局用20万大军的规模和按照战役作战的部署镇压学生
        军队的暴行:残酷使用“开花弹”,刺刀挑进胸腹,
        坦克压过人群,子弹射向救护车和小学生
        军队参加戒严和“平暴”无法理依据
七 戒严是非法之举
八 北京市“游行示威十条” 越权无效
九 历史的反思
        “六•四”屠杀给世界带来的影响
        中共遮遮掩掩承认的教训
        学生们喊出了时代的声音
        “六•四”的枪声摧毁了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
        “六•四”屠杀后人民的自由民主权利受到进一步的压制
        “八九”请愿运动中提出的腐败问题越演越烈
        “镇压正当论”是无义之说
十 结论:没有结束的请愿和抗争
        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