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秋天的虫子”乐队《狂人日记》


 --我爱你,信仰!我爱你,死亡!


              

    极乐世界的灿烂辉煌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一切物俗追求与精神追求的渴望是源于地狱还是天堂?龌龊、肮脏、发青发黏的陈痰、干枯干瘪的死尸,到哪里才能找到 它们? 惊怖的灵魂,颤抖的躯体,错乱混杂的噩梦与冥想,现实与梦幻,快乐与痛苦,光明与黑暗,势必终结在一个怔怔然却惹人爱的词汇上--来,来吧,让一切到空虚 的角落中找寻答案,让我们逼近死亡的快感。

    如果你在现实中开始怀疑现实的存在,整日沉浸于抑郁的躯壳里欲罢不能,生活在明昼里亦像在黑夜中惶惶恐恐,白日同样做噩梦,那么,这张奇特的唱片会协助你 肯定自己,否定别人,从而坚定自己的信念,并且上升为信仰,上升为行动,上升为一切指导行动的方向。那方向被血肉模糊了,实在看不清它,黑色的气流却总能 把我们推向这个方向。尽管在颤抖、渗汗、放屁、放射冥光,但我们会心地笑了,因为我们回归于自我的生命中心,我们发觉了自己的希望不止于活着的欢乐,而是 自己痛苦的信仰。

    每个人的心中应该有一个精神世界的支柱。它启发你,督促你,抽打你扭曲的心灵,让畸形的思绪惨死在卑劣手段下。中国人太缺乏信仰观念了,于是,今天继续着 昨天的迷茫,明天重复着今天的罪恶;周而复始,一天一天地堕落。这些东西是无所谓生死的,生亦死灰复燃,死亦灰飞烟灭。

    只要走,就还有希望。歌特唱片《狂人日记》的出现,为我们的视线添抹了一缕新色彩。作为歌特文化(歌特美学、歌特文学、歌特艺术等)的一个产物--歌特音 乐(Gothic Music),是音乐中、文化中一个很重要的派别,上世纪八十年代;欧美一些内敛的音乐家们在探索内心世界中低徊怯懦的部分时,用音符和文字把它们记录下 来。它们大多内容晦涩阴暗,旋律怪异诡秘,结构冰冷刺骨,烘托的气氛妖浊自省,像是在聆听自己心跳的意义般富有寓意。无疑,“秋天的虫子”做到了,樱子 (乐队核心人物,负责主唱、作词及部分作曲、编曲)做到了。

    [嚎叫唱片]是果断勇敢的,因为他们有吕玻,有马永,有足立治男,他们有个顽强甚至可以说顽固的班子支撑着这个摇滚品牌。从签下“秋天的虫子”,包括签下 “瘦人”、“战斧”、“歇斯”、“冷血动物”、“苍蝇”、“王磊与泵乐队”、“夜叉”、“扭曲的机器”、“病医生”、“69”、“反光镜”、“脑浊”、 “黑九月”、“A Boys”、“微”、“69”、“盘古”、“A4”到发行其唱片中足可以看出。

    我们应该感谢[嚎叫唱片],是它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又一个迷离失所,乃致失重,失态的炼狱天国。这次我们要浸淫在&quotc(59)秋天的虫子&quotc(59)的灰黑世界里,倾听它的死寂无聊。

    这是一张绝对会带你入梦的唱片,不过,你一旦误入迷途,一切将身不由已。

    唱片封面是很视觉系的创意。黄发、白脸、浓重的眼影、僵硬的表情,暗色系与肉体的相融通奸,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是:它绝不普通。内页有乐队各个成员的肢体表 演,这种静态造型要逊于他们在现场上的行体表演,歌特气质表现得也不到位。在“死亡,它只是开始”的牵引下,翻转过来是歌词部分,中英文全都有(唱片中一 首英文歌“My Bloody Soul”),可以看出乐队对用英文表现歌曲这种形式的偏爱。内页尽头是关于乐队的情绪化写作执笔樱子。

    樱子的歌词就是他们的心声。作为乐队中唯一一位女性,作为一位摇滚女性,樱子令人敬佩的。她的思想是丰富的,有序的,她的执著从她的呐喊中彻底地表现出来。看看她这些诗化的词作:

    &quotc(59)我要用疯狂,扼杀这死亡;我要用死亡,远离那疯狂&quotc(59);

    &quotc(59)唾弃光亮--信仰死亡--血是梦想--是希望&quotc(59);

    &quotc(59)用你的冷漠刺痛我,用你的纯净迷惑我,用你的神秘麻醉我,用你的疯狂摧毁我&quotc(59);

    &quotc(59)我爱你恨的,我恨你爱的,我就是你们最唾弃的&quotc(59);

    &quotc(59)给我一些美丽的,给我一些纯洁的,让我相信我是美丽的,让我相信我纯洁的&quotc(59);

    ……

    &quotc(59)秋天的虫子&quotc(59)完成了把自己禁锢在“我”之中的一系列反应,在自私与无私间割出一道血痕。这群造梦 者是所有疯人的好友,是所有痴呆的同盟,是一切变态者的知音,并反对一切反同性恋者。他们不辍地编织着凄冷的梦想,在幽梦中独舞,在幻想中死去。樱子的噪 音是无血无肉的(听惯了流行歌曲的人恐怕受不了),丝毫听不出质感,像死水一滩,时而冒出几个硕大的泡泡。惨淡无光的Bass-line把整张专辑构建起 来,与樱子的演唱相稳合。袁琦的贝斯颇有新意,歌特风格尽显其中,他思路清晰,就是冰冷到底,死寂到底,怪诞到底。吉它在歌曲中的用法有引起蹊跷,除了一 些精致的切音和填空外,其它显得过于“光明”,影响了唱片整体意境的表现。新增加的键盘没有太多的施展效果的空间。在“赞美诗&quotc (59)中的采样恰到好处,瘟疫般的燥动,飘荡着腐臭,很符合这首唯死唯美的作品。

    唱片里大多数的歌曲是在探索“我”和“黑暗”之间的暖昧关系。“赞美诗”中对死亡的想往,“梦”里对虚幻的渴望,“狂人日记”中的自我盅惑,“永恒小夜 曲”中的接连否定,这些作品被樱子演绎得真实确凿,不掺假意。“梦”和“狂人日记”中她的表现相当出色,内在张力充分爆发出来,空凌、狡黠,对尾音的处理 和音色的控制相当高明,这是此唱片中的又一亮点。

    “秋天的虫子”是值得我们记于心的名字,通过这五位成员的精诚合作所打造的这张奇特唱片《狂人日记》是中国摇滚史上的又一次突破,它告诉我们,个性是可以 张扬的,只要它被人们付诸于行动,成了一群人共同的信仰,它就可以公开出来,它有自己的追随者,就像追随理想。我们不该扼杀理想。

    樱子是这样说的:我们是我们自己最友善的敌人最后用激情将我们杀死。

    欢迎访问&quotc(59)秋天的虫子&quotc(59)网站:WWW.FALLINSECTS.COM

    拒买盗版!支持中国摇滚事业!





羽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