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品(下载页面)


回到Warrens of Thought

 《读品》第三期

又是新一期读品。我以为,这期【读品】至少包含了我们以下几个方面的思考。第一是伦理维度的思考。李华芳对罗卫东的访谈之所以重要,就因为它是古典的、伦理的、经济的。斯密,或者比他早的蒙田、培根、斯宾诺莎,或者比他晚的穆勒、罗素乃至阿伦特,无不思考最深邃的人性。在这样一个政治哲学横行,伦理学缺失,古典传统断绝的时代,这篇访谈的意义自然凸现。

第二个维度是历史。我们特意登了章可的两篇文章,一篇谈史学史宗师伊格尔斯的代表作,一篇谈现在突又被提起,作为“政治哲学”传统进入当下阅读的今文经学名著。章可的写作方法表明,史学应该是最为严肃的。

第三个有趣维度是后殖民主义。奈保尔和萨义德,一右一左,诗性地感悟身体和精神放逐的过程。后殖民的视角给我们提供了他者的眼睛。

最后一个维度是公益的维度,或者说爱(亲)社会的利他主义精神的维度。财富最终流到社会最需要的地方去,花钱有时比赚钱更重要;阅读和书评亦是如此,想来这也是【读品】全体人员热情写作背后的共同感受了。

《读品》第二期

【读品】是忙里偷闲的产物,我常常回想鲁迅曾经回想的那句话: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挤,总还是有的。读书,在这个繁忙的年代,需要见缝插针,特别是稻梁谋不允许我们以读书为业的今天,就更需要这种拧毛巾的精神了。

【读品】这个小组的成员,都是爱书之人,读书也是一种伟大而单纯的乐趣。写这些文字,更多是从文字本身处寻找快乐。有不少朋友问【读品】的创意,是的,【读品】的确是“毒品”的谐音。我个人浅见以为,读书是一种上瘾的活动,【读品】就像想做得让你读着读着就上瘾了,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贩卖【读品】的我们幸福呢,还是“泛读”“细读”的你更幸福?

很久以前,有一个学长对我说过,一本书只要有一处能打动你,就是一本好书。我当然没有同意,现在想想,这真是一种爱书爱到极至的境界啊。我想,本刊上一期推荐的《20世纪思想史》(本期王晓渔书评)就不会令你失望,很多朋友至今仍在反复阅读这本书。希望本期【读品】中引发你兴趣去读的那些书,也有一两处对你有用。当然,能激发你读书的兴致,那正是【读品】的目的所在。 

《读品》第一期 

【读品】源于2006 年的情人节,一帮人在上海徐家汇吃火锅时,餐桌上的讨论产物。这份电子刊物的目的在于读书,读好书,创作更好的书评。也试图以此作为纽带来连接编辑和书评作者。编辑如选用其中文稿,请与ReadingCommentary@googlegroups.com 联系,作者会及时与您取得联系。

在【读品】上,我们会推荐最新出版的书籍,也会从中加以选择进行评论,这些评论或短或长,或贬或褒,但均是评论者的肺腑之言,对于爱书之人或有助益。读和写,是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锤炼的手艺,尽管高尚者目为清高而贫贱者目为低下,均不是读书人偷懒的理由。

【读品】设有以下栏目:新书(新出书目推荐),浅尝(300500 字左右的新书推荐),品评(2000 字左右的书评,细分不同的领域),回味(对旧书经典的回顾,同样划分不同领域)。【读品】还不定期刊发读书笔记以及随笔,相信这些文字会给【读品】的读者带来不一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