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文

愛的化身 - 林李芬芳博士

 

童年

 

芬芳原名為李芬芳於民國5124日(西元196224日)出生於台灣省彰化縣秀水鄉附近的彰化基督教醫院。父親李殿雄先生,母親李黃桂女士。芬芳的母親在民國43年時(西元1954),以優異的成考上台北女師,又繼續在台中師專進修,即早就為人師表。由於母親身為教師,在早期的台灣尚未有全民健保的時代,在和芬芳同時期出生的小孩子很多都在地上爬,沒有任何的健保險。芬芳出生有教師的健保福利。作父母的掌上明珠,芬芳誕生之後,父母即為她接當時美國最先進的各疫苗,其中的疫苗之一就是小兒麻痺疫苗。芬芳自幼在彰化基督教醫院中接受疫苗, 四歲時接種小兒麻痺的疫苗後,得了小兒麻痺症。同一批接種疫苗的孩子中,得小兒麻痺症的孩子比例也相當高。芬芳的父母從芬芳四歲起, 到處求診, 直到她16歲。

       

父母移民美國的動機

芬芳從小就善體人意,情感敏銳,對親人和朋友都有同情和同理心。從四歲多得了小兒麻痺症後,芬芳身體和心理上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母親內心也一直感到內疚,看到芬芳在台灣鄉的小學和初中被人歧視,被人譏笑,內心如刀割。芬芳的母親對小孩的教育特別重視。當時台灣的就學(只有五大院校) 和就業市場很有限, 身體若有任何缺陷,求學和就業都會遭到拒絕。看在眼裡痛在心裡的母親,於民國66(西元1977)和芬芳父親商量後,毅然決然地決定移民美國。當時芬芳的父親在經濟部的電力公司中任經理,母親也有極好的教師職位和待遇。但為芬芳的未來教育和事業發展,芬芳父母於1978年,決定放棄所有在台灣的工作,父母兩邊家庭,和台灣的一切資產,只帶了美金10,000多元移民來美。早期台灣來美的移民很少,芬芳母親人生地不熟,在美只有一姓黃的夫妻朋友。因為當時移民美國只能申請投資簽證,不能打工,也不能辦理美國公民身分。沒有經濟來源的支持,才華也因為語言障礙,無發揮,生活非常艱苦。芬芳父母為了生活,偷偷打黑工, 為人蓋花園, 搬運又重又大的石頭,  賺一些生活費。當時一把蔥要花33美分,一塊美元在1978年是相當於現在美金30元左右的價值。父母看到當時只有16歲上高中一年級的芬芳變得有信心,也快樂起來,內心感到無限的安慰, 在美做移民的辛苦也是值得的。


信仰

芬芳成為基督徒的過程也是充滿了神和神的美意。芬芳的父親以E-1的移民身分先行隻身來美九個月後,母親帶著芬芳,芬芳的弟弟和妹妹以E -2的身分飛來美國的加州。當時同一班飛機的乘客中,有一位基督之家的創始人,寇世遠牧師。很巧妙的是來接寇世遠牧師的剛好是芬芳父母在美唯一的朋友,黃叔叔。芬芳母親一下飛機看到黃叔叔,心裡納悶的問,”為何芬芳父親沒有來機場接我們,反而請黃叔叔來呢?黃叔叔告知芬芳母親,他是來接寇世遠牧師的。識寇牧師,受邀參加聚會,一開始芬芳的父母婉拒邀請, 因為經濟困無法付出奉獻,後來黃叔叔和寇世遠牧師解釋, 來教會是不需要奉獻的,乃是日後憑信心和感恩的心向神和教會奉獻,從此芬芳一家人,才參加了教會。芬芳當時16歲,是高中一年級的學生,參加教會青少年團契後,她很明顯地變得很快樂,很活潑,自信心也一天天地成長許多。芬芳的父母看到芬芳的積極正向的改變感到安慰,芬芳全家在1978,受洗成為基督徒家庭。

  

移民求學過程

當時16歲的芬芳應該進入San Mateo最好的公立高中上學,但因移民身分且沒有英語的基礎,校長拒絕接受芬芳的入學,並建議芬芳要先去另一所學校, 修兩年的英文課程,才能轉學進入一般高中就學。教會有一位戴牧師出面和校長請求容許芬芳能夠先在高中就學。如果她無法適應,跟不上進度,再考慮去上英文第二語言的學校。芬芳的母親立刻請英文家教教導三個孩子英文,並對芬芳和弟弟妹妹說,別人如果一天只要念八個小時的書,芬芳和弟弟妹妹要花12個小時來彌補他們語言文化上的障礙。

芬芳經常分享她們以前語言不通,幽默又有趣的真實笑話。芬芳妹妹剛來美國時,只會說兩個英文字,”(Yes)不是”(No)。當別人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妹妹回答說不是”(No),別人又問妹妹你的名字真的叫不是”(No)嗎?妹妹又回答”(Yes) 。芬芳妹妹告訴芬芳衛生間(bathroom)在英語聽起來像拔蔥,但要說得很快。


學業和成就

芬芳在高中一年級的學習傑出,高中畢業後申請大學被全美排名第一的公立大學,州大學伯克萊分校(UC Berkeley)所錄取,但因家庭的經濟拮据,父母没有工作的簽證。芬芳身為長女又善體人意,了解父母在經濟上的困,放棄名校的入學許可,選擇去了聖馬特奧社區大學(San Mateo community University)學習護理專業。二年後因州大學系統 (UC System) 中的大學沒有護理學士學位,州州立大學系統 (UC State System)中的大學有護理學士學位, 芬芳被舊金山州立大學(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聖荷西州立大學 (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所錄取, 聖荷西州立大學, 轉入聖荷西州立大學(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完成護理學士學位。芬芳在聖馬特奧社區大學(San Mateo)學習時,下課後還要去聖馬特奧(San Meteo)城的市立圖書館打工,在没有課, 也没有打工的時候, 會和時在窗簾工廠做工的母親,一起去工廠,做窗簾縫製的工作,補貼家用。1986年芬芳進排名第二的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護理碩士專業就讀,未畢業前就已開始在UCLA工作。1988年榮獲護理碩士。畢業後在UCLA工作並榮升護士長,當時的護士長是由所有的護士公而出。和芬芳一同候選的還有兩位白人護士,但所有UCLA的護士卻選擇芬芳為其領導人,可她在同事之中已贏得所有人的愛戴和尊敬。19895月芬芳的父母買房子,芬芳在工作期間每個月都寄給他父母1000美元幫助父母償還房屋貸款。芬芳結婚後, 父母就沒有接受芬芳房屋貸款的資助了。

婚姻和孩子

芬芳於198912月與林欣明博士(UCLA計算機科學博士)結婚。芬芳於2003年至2006年在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就讀護理博士,並於2006年榮獲博士學位。芬芳父母從來美之後,就注意到芬芳開賓士轎車的人都有幾許好奇和羨慕,芬芳拿到博士學位後, 父母立刻了一部賓士轎車,送給芬芳恭喜她的努力和成就。芬芳身為大女兒在父母最辛苦的時候,犧牲最大,吃苦也最多。父母經濟狀況好轉後,對芬芳丈夫事業投資, 孩子私立學校學費資助,都是因為芬芳的貼心,她的吃苦耐勞,她父母的愛與付出。

芬芳她的孩子和丈夫更是限的照注。芬芳的長子,Anthony Lin 199012月出生於洛杉磯,現就讀Duke University醫學院。芬芳的次子, Benjamin Lin 19963月出生,現在就讀MIT 芬芳在生活,工作,學術上的成就都極高,但她却從來不提及自己的成就和榮耀, 對她孩子的成就感到驕傲

                              

                    波特蘭華人福音教會: 胡慧菁姊妹見證

我是在2000年八月份由德州搬到俄羅崗州在波特蘭華人福音教會第一次認識芬芳。當時芬芳和欣明也剛由猶他州搬到波特蘭工作定居。芬芳把主內的弟兄姊妹當作親人來對待,人一見如故,親切地噓寒問暖。我仍然清楚記得,2001每當教會有活動時, 芬芳常帶領活潑愉快自我介紹活動, 常常先介紹自己,“我是李芬芳, 桃李芬芳的李芬芳”,我人雖然廚房準備點心,清晰地繼續聽到”,” 武功高強”,… 更多的滿堂歡笑2006年年底, 我的父親不能走路, 不能吃飯。我把我的父親扛我的肩膀和背上, 飛機, 於2006年10月把他從台灣帶到美國醫, 但是我們全家都沒有健康保險。因為我的先生自2003年起沒有工作美國沒有工作, 等於沒有健康保險沒有打電話告訴芬芳我父親的健康狀況, 告訴芬芳, 我們根本沒有健康保險事實 芬芳知道我父親的身體狀況垂危, 在百忙之中, 由波特蘭南邊開車到我家親自為我父親測量血糖了解他身體的狀況。自己姐姐, 在我父親去世後,2008切斷了我們妹的關係。我芬芳關係, 比我真正的姐姐更我認識芬芳已有16年之久,她從不提及自己在學術研究上的成績,研究發表的文章以及得到的各種榮和奬勵。她在俄勒岡健康科學大學(Oregon Health & Science University, OHSU)優秀教授榮獲3000美金獎勵,在人才輩出的同事中脫穎而出。芬芳經常在國內和國際專業會議上,提出她的研究成果,她的觀眾一場可以多達5000多個專業人士。在美國自我推銷的文化之下,芬芳卻不提及自己的成就和榮。她是為他人著想,為他人付出。不願去提及自己的成就和美德,是因為出於對他人心理平衡的考量和體貼

 

父親過世

芬芳父親, 李伯伯, 20081發現有結腸癌症, 芬芳常常回加照顧爸爸, 陪伴媽媽, 非常孝順。芬芳父親20095在母親陪同,到俄羅崗州和芬芳欣明一段快樂時光3在母親陪同, 父親台灣一趟, 4回加休養。芬芳父親200979過世。芬芳母親非常傷心, 芬芳經常邀請母親和她與欣明一起住波特蘭數週。


肺癌診斷

2014年感恩節前,芬芳出現咳嗽現象,檢查結果是肺癌第四期。消息傳出,讓人震驚傷心。我是在2015年去波特蘭看望芬芳時,她才告訴我她在剛得到診斷的前一陣子,同時有1012個研究計劃和研究著作發表同時進行。芬芳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卻從來沒有抱怨過,仍然在教會,工作,和生活中對人付出愛和關懷。欣明做了許多癌症自然療法的研究,波特蘭華人教會的弟兄姊妹紛紛禱告,並配合欣明的研究做有機食品, 長達2年。

 

神合一

201718日(星期天)晚上芬芳和欣明飛到Reno的醫院作治療。
2017
19日(星期一)做檢查。
1
10日(星期)做化療。芬芳每天下午都會打電話給母親問好,30年如一日。無論是在國外演講或母親回台灣都是如此。 18日,9日, 10日,芬芳依舊打電話給母親。
1
11日(星期三),只有發短信給母親,告訴母親她打完營養針很累,無法電話與母親通話。

112日(星期四),也只有短信。

113日(星期五)下午3:00左右,欣明來電告知,芬芳的時間不多了。母親立刻希望快速趕到Reno,芬芳的弟弟和弟媳也要一起同行,下午5: 00多才能從Fremont出發。下班的交通擁擠,母親內心焦急如焚,六個半小時抵達Reno,但一時找不到芬芳的病房。直到2017114日(星期六)清晨一時半,找到芬芳的病房,芬芳已經不能說話了。她只能在紙上寫一英文給母親, “Mommy sorry I love you”(“媽咪,對不起,我愛你!”) 。芬芳的妹妹在星期六早晨9:00時多趕到,芬芳已經進入昏迷狀態。波特蘭教會師母,彭慰琪,趙艷雲,遠征由波特蘭飛到Reno12:00時。芬芳的兩個兒子也在中午到達。欣明在芬芳的耳旁告訴她,兒子回來看她了。芬芳的眼睛睜開看了一下,隨即又閉上。母親從清晨一時半一直握住芬芳的手,直到2017114日下午27分,芬芳在極端困難的呼吸下,離開人間,與神合一。芬芳就像一朵美麗的花, 生散發出芬芳(馨香之氣), 結實纍纍, 桃李滿天下, 芬芳更像一粒麥子, 落在地, 死了, 出許多子粒來。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 提摩太後書四章七節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芬芳存留,直到永遠!

芬芳母口述

主内胡慧菁姐妹撰, 2017121日加州

主内賴維文姐妹中文打字, 2017125俄羅崗

主内朱培勇弟兄協助, 2017126亞利桑那


朋友, 弟兄, 姐妹的感言

懷著沉痛的心情讀完芬芳的生平,她的一生真的像她的名字芬芳 即使人走了余香也常留人間。芬芳真的是我們認識的楷模, 不論是做人還是做事。

在芬芳去天國的前一天,從微信群裡知道她的消息, 很難過,她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的眼前徘徊。

有時我想, 也許正是她這樣的好, 所以神要招她早日回到它身邊!
 
以此緬懷芬芳!
思白(1/27/2017)


波特蘭華人福音教會牧師                     


            小平姐的先生


年輕弟兄的見證, 芬芳幫助他                             和他的妻子做月子


賴維文姐妹的先生代念<綠葉紅花吐芬芳                             >


胡慧菁見證芬芳的美好,化身,和幽          


芬芳OHSU, 見證芬芳

 

波特蘭華人福音教會, 中文學校新校長      


                          強學鳳談到芬芳祝賀她兒子的新工作

                                                                         (臉書)


教會姐妹見證芬芳不屈不撓, 堅強的個性


                       佩玲姐妹見證芬芳詩班的服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