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天台五臺山記


成尋『參天台五臺山記』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一

 【延久四年(宋・煕寧五年)三月十五日~六月四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一


  延久四年三月十五乙未 寅時,于肥前國松浦郡壁島乘唐人船,一船頭曾聚字曾三郎,南雄州人,二船頭呉鑄字呉十郎,福州人,三船頭鄭慶字鄭三郎,泉州人,三人同心,令乘船也。船頭等皆悅,給物密密相構也。志與物:米五十斛、絹百疋、褂二重、沙金四小兩、上紙百帖、鐵百廷、水銀百八十兩等也。同乘唐船人:頼縁供奉、快宗供奉、聖秀、惟觀、心賢、善久、沙彌長明。不乘船,還人:永智、尋源、快尋、良徳、一能、翁丸,拭涙離去。辰時,依西風吹,不出船,在壁島西南浦。法華法,後夜經第六巻,如意輪供。海邊人來時,諸僧皆隱入一室内,閉戸絶音,此間辛苦,不可宣盡。午時,日中經第七巻,如意輪供。唐人酒盛,最以有興。申時,文殊供。戌時,初夜經第八巻,如意供。

  十六日丙申 寅時,依有東風,出船,上帆,無幾有西風,船還著本泊了。卯時,後夜經第一巻,如意輪供。海邊男女,頻來賣買,終日閉戸,極以難堪。午時,日中經譬喩品,如意輪供。申時,文殊供。船頭、杪箚等以鷄酒祭諸神,燒紙錢幡,讀祭文,其後,酒宴。五六日,度雙六,興宴。戌時,初夜經第二巻了。如意輪供。毎日念聖觀音咒一萬遍,風天眞言一萬遍,祈乞海安。

  十七日丁酉 天晴。卯時,後夜經第三巻,如意供。辰時,海邊人來集,閉戸絶聲。午時,日中經第四巻,如意供。申時,文殊供。戌時,初夜經第五巻,如意供。依無順風,猶在壁島。

  十八日戊戌 天晴。依無順風,不出船。七時行法,如例修了。經六、七、八巻。

  十九日己亥 天晴。寅時,東北順風大吹,先乘壞出,見埼,波體宜由來告,即以櫓進船。卯時,上帆,亂聲撃鼓,出船,爰東風切扇,波濤高猛,心神迷惑,不修行法,心中念佛。隨波上下,船亦轉動,波打上壞,上人澀損,壞載大船上,壞高五尺,海上至大船上六尺。敢不足言。予終日不食,聖秀、心賢、長明不覺醉臥,餘人頗宜。予倚懸大袋,終日竟夜辛苦。五箇年間,以不臥為勤,今望此時,殆可退轉。

  二十日庚子 天晴。飛帆馳船,雲濤遮眼,只見渺渺海,不見本國山島。午時,比過高麗國耽羅山,予頗宜,少食了。三人重醉,同昨日,唐人中二人醉臥。申時,少雨下。入夜,不晴,不見星宿,只任風馳船,不知方角由唐人所申,終夜雨氣不散,只以非大雨為悅,聞風浪聲,猶如鳴雷。

二十一日辛醜 風吹如故,雨氣不散。辰時,髣髴見日光,即知方角,知風不改。午時,天晴,少有乾風,船人騒動,祈神蔔之,艮風出來,予心中不動,念五臺山文殊并一萬菩薩、天台石橋五百羅漢,念誦數萬遍。戌時,始念不動尊咒一萬遍。醜時,六千遍了。有吉夢。寅時,一萬遍滿了。有好夢。

二十二日壬寅 天晴。艮風大吹,唐人為悅,中心思之,萬遍咒力也。其由示杪箚了。林皐告雲:「字林二十郎, 昨日未時,入唐海了。以繩結鉛入海底時,日本海深五十尋,底有石砂,唐海三十尋,底無石,有泥土。」昨日量了者。住室内間,不見斤量者。林皐,但馬唐人,林養子也。予見四方,無山無際。三人猶醉臥。終日竟夜,飛帆馳船,數萬念誦,敢無間斷。今日濱雀二來船中,如巡禮記。

二十三日癸卯 雨下。艮風大吹,波浪高扇。午時,天晴風止,海中留船,待順風吹,令人登*,令見山島,悉稱不見。戌時,得順風,馳船,終夜飛帆。雀尚有。

二十四日甲辰 天晴。風吹如故,馳船不止。午時,風止船留,令人登*,見山。戌時,南島稱不見。風吹來,終夜向北馳船,人人竟夜嘆息。雀猶在船。

二十五日乙巳 天晴。東北風吹,大悅進船。巳時以後,四方大翳,不辨東西。午時,天晴,順風如故。未時,始見蘇州石帆山,大巖石也。無人家。船人大悅。醜時,至蘇州大七山宿。從日本國至大唐蘇州三千里。 弘法大師雲:「海路間三千里到蘇州。」

二十六日丙午 天翳,不知東西,不出船。巳時,天晴,依無順風,以艪進船。申時,著明州別島徐翁山,無人家,海水頗黄。西南見楊山,有人家,三姑山相連,有人家。將著徐翁山間,北風大吹,騒動無極,殆可寄岩石,適依佛力,得著別島宿。諸僧皆醒,如死亦蘇。

二十七日丁未 天晴。巳時,出船,依有北風,以櫓進船。未時,著明州黄石山,山石并土,其色如紅,大海水大濁,最黄。從此島得順風,一日至明州云云。北見北界山,有人家。依南風吹,去黄石山,迴船著小均山,黄石西南山也。有四浦,多人家,一浦有十一家,此中二宇瓦葺大家,餘皆萱屋。有十餘頭羊,或白或黒斑也。小均山東南有桑子山,有人家,灣海五六町。桑子山南隔海數裏。

二十八日戊申 雨下。依無順風,猶在小均山,沈小六郎來示山等名。申時,南風大吹,島人以小船四隻相共助大船,迴島著北面宿。

二十九日己酉 小雨下。依北風大吹,不出船,迴島著南面。戌時,始修法花法。一時經第一巻了。如意供。一時文殊供,一時兩界供養法了。無讚衆。

四月一日庚戌 辰時,依北風吹,出船。申時,著袋山,在隨稍山西山也。有人家。東南有欄山,有人家。雖有順風,依潮向,止船已了。七時行法修了。

二日辛亥 辰時,出船,依潮滿,以櫓進船。午時,到著東茹山,船頭等下陸,參泗州大師堂,山頂有堂,以石為四面壁,僧伽和尚木像數體坐,往還船人常參拜處也。未時,乘壞,參仕了。山南面上下有二井,水極清淨也。沸湯行水了。向東南見楊翁山,有人家,翁山西見馬務山,無人家,有三路港。依風向吹,不出船宿。七時行法修之了。經四、五、六巻了。

到著東茹山 「茹」史籍本作「茄」。全書本考雲:「茹」雲、閣兩本作「茄」。王案:「茹」下文作「茄」。

三日壬子 依西風吹,尚不出船,在東茄山。福州商人來出茘子,唐果子,味如幹棗,大似棗,離去上皮食之。七時行法修了。一船頭曾聚志與縫物泗州大師影一鋪,告雲:「有日本志者,隨喜千萬。」

四日癸醜 巳時,依有順風,出船,向西行,上帆,馳船。未時,南見烈港山金塘郷,有人家。向西北上有呉農山,無人家,連四座小山,大船不可通來去,山外通船。烈港山南有一小山,號為鐵鼠山,無人家,山下泊得船留。鐵鼠山西有加門山,無人家。西有令*山,無人家,山中下有通船來去。向西南入定海縣,縣南有一座山,名游山。港口有虎頂山,無人家。上到招寶山,無人家。金鷄均在港口東畔,無人家。從港入明州,令不入明州,直向西赴越州,依越州指南人出來,申時,出船,向東山北邊。同二點,止船,有人家數十,明州界内也。七時行法了。

五日甲寅 天晴。辰時,借河船,移積雜物,人人分乘兩船既了。巳時,得順風,出船。午時,著明州陸地邊,進船。未時,過明州界,入越州界内,進船。酉時,止船越州小島。亥時,依潮滿,出船,終夜以櫓進船。七時行法了。

  六日乙卯 寅一點,著越州思胡浦,見鵝鳥入籠持來,賣與船人。終日留住此浦。七時行法了。

七日丙辰 雨下。依潮乾,不出船。食糖餠,以小麥粉作菓子也。其體似餠,大三寸許,圓餠厚五分許,中入糖,其味甘美。七時行法了。

八日丁巳 天晴。未時,越州人以書通言談話,其後,依酒亂,客人二人鬪亂,閉室不見。七時行法了。

  九日戊午 雨下。巳時,乘移小船,運積法門等,猶在思胡浦。七時行法了。

  十日己未 天晴。午時,依潮滿,少下船,至川口。七時行法了。

  十一日庚申 雨下。子時,出船浮海。醜時,夢見多聞天太子并眷屬。七時行法了。

十二日辛酉 巳時,出船,雨雖少下,依潮滿,風宜。未時,著越蕭山泊。三船頭林二十郎、梢工陳從來向殷勤,與小刀各一柄了。二十郎、陳從各送糖餠六枚。

十三日壬戌 小雨下,巳時,雨止。潮滿滿來,音如雷聲,人人集出見之,造岸潮向來,奇怪事也。即出船了。未時,著杭州湊口,津屋皆瓦葺,樓門相交。海面方疊石高一丈許,長十餘町許,及江口,河左右同前,大橋亘河,如日本宇治橋,賣買大小船,不知其數。迴船入河十町許,橋下留船,河左右家皆瓦葺,無隙,并造莊嚴。大船不可數盡。七時行法了。

十四日癸亥 午時,潮滿,人人多來,開河中門戸,入船,上河數裏,又開水門,入船。大橋兩處皆以石為柱,并具足物,以貴丹畫莊嚴。申時,著問官門前,見都督門,如日本朱門,左右樓三間,前有廊并大屋向河懸簾,都督乘船時屋也。官人乘輿,具五六十眷屬,出入大門多多也。七時行法了。

十五日甲子 巳時,李思*買作飯與志日本,味如餠淡,大如茄,頂頗細,以小麥粉、小豆、甘葛并糖作果子也。林皐志與櫻子,大如棗,味似鶯實,色又似鶯實。未時,梢工陳從志與甘蔗一枝,長四尺,口徑一寸,節三寸五分,皆齊在之,寸切吃汁,如未煎,極甘美也。吸取汁後吐捨差。一船頭曾聚送糖餠十枚。今日依都督酒宴,不上船,雜物徒然在小船。終日雨下。

十六日乙丑 雨下。巳時,問官著客商官舍,乘轎子,具數多眷屬來著。予上官舍住一屋内,運納船物,以官夫運納,予行向問官,許付申文,一見了。後返與,明日自參府,可獻上者。即還倉休息。未時,與船頭共向宿處,店家二十町許,所置物以金銀造、食物、果子,不思議也。七時行法了。

十七日丙寅 巳時,家主張三郎調美食送。見兎馬二疋:一疋負物,一疋人乘。馬大如日本二歳小馬,高僅三尺許,長四尺許,耳長八寸許,似兎耳形。彈琴童二人出來,人人與錢。行法七時了。自料買糸鞋一足,直八十文。

十八日丁卯 雨下。家主食如昨日。錢三貫借送問官,開封後可返者。頼縁供奉、快宗供奉、聖秀各買糸鞋一足,直各四十文。七時行法了。

十九日戊辰 雨下。宿坊壁上,懸阿*佛眞言,以聖秀令取,書取了。現轉女身因縁為渡日本也。陳一郎來向,五度渡日本人也。善知日本語。申雲:「以陳咏為通事,可參天台者。」乍悅約束了。家主張三買送予料笠,直五百五十文,頼縁供奉笠直三百文者。七時行法了。

二十日己巳 辰時,惟觀取金銀如員持來。巳時,以快宗供奉為首六人,遣問官市。申時,沙汰了。如員以小船運來,問官之恩,不可思議也。小船賃三百文錢與了。七時法了。

二十一日庚午 雨下。陳詠櫻子一裹持來。細布一端與呉船頭了。申時,向浴堂沐浴,八人料錢八十文,呉船頭出了。以細布一端與家主張三郎,不取,歸家了。七時法了。

 二十二日辛未 辰時,家主張三來,為四錢沙金三小兩、水銀百兩渡家主了。紙志與人々:三帖一船頭曾聚、三帖李二郎、三帖林少郎、二帖火頭男、三帖李愷、十帖留守人、十帖施十郎。裝束分與人々:練袈裟一條、甲袈裟一條、鈍色袍一領、赤色薄物裳一腰、表?一腰快宗供奉,甲袈裟一條、赤色練裳一腰、綾表?一腰、大口一腰頼縁供奉,生袈裟一條聖秀,狩?一腰、布袈裟一條惟觀,狩?一腰、布袈裟一條心賢,布袈裟一條、布一段衣料善久,布一段長明衣料。戌時,呉船頭、林少郎、李二郎相共出見市。以百千七寶莊嚴,一處或二三百燈,以琉璃壺懸并,内燃火玉,大徑五六寸,小三四寸,毎屋懸之,色青赤白等也。或懸玉簾莊嚴,女人哢琴、吹笙,伎樂衆多,不可思議。或作種々形像,以水令舞、令打鼓、令出水。二人如咒師迴轉,二人從口吐水,高四五尺,二人從肘出水,高五尺,二人馳馬,惣百餘人。造立高臺,人形長五寸許,種々巧術,不可宣盡。毎見物人與茶湯,令出錢一文。市東西三十餘町、南北三十餘町,毎一町有大路小路百千,賣買不可言盡,見物之人,滿路頭并舍内。以銀茶器毎人飮茶,出錢一文。都督北方從市中過行,前後共人數百人也。如唐笠朱張時様張絹,内以*為燈,糸毛轎子十餘乘,腰輿十餘乘,男女乘之,最為甚妙,敢不見盡,皈歸宿了。七時法了。

二十三日壬申 天晴。陳咏來,與上紙三帖了。高麗船人來,告知日本言語。惟觀、心賢、善久笠直五十文錢與之。陳一郎幹柿十果持來,卒大白美也。人々各果了。行法了。

二十四日癸酉 雨下。龍華寶乘寺金剛經會請書到來,而依雨,不行向,二十三、四、五三個日齋,毎日二十人々會主請書在別紙。七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甲戌 早旦,從金剛寶乘寺金剛般若會々主計,送迎船,即出乘船。一時計,著寺,先拜大佛殿燒香,中尊丈六金色彌勒佛,左右有丈六釋迦、彌陀佛,彌勒脅侍有比丘形二菩薩,無著、世親歟歟堂莊嚴甚妙也。黄金佛具燈臺等有其數,毎柱巻赤色縫物練絹,以色々練絹結幡花鬘代。禮堂立寄子、食床,僧俗并居佛面左右,賜紫大師寺等為首各座。次禮五百羅漢院。次禮觀音院。次順菩提院,衆人燒香為事,佛前敷絹,有一僧執香爐啓白,次諸僧并立,打?十口計。次著食座,諸僧先以坐具敷寄子坐,乍帖置之,先食果子,茘子、梅子、松子,龍眼味如幹棗,似茘子,頗少去上皮吃之。胡桃子實極大,皮薄易吃破。又作菓五六種,不知名。甘蔗、生蓮根、紫苔為菓子,有櫻子。先乳粥,次汁三度,最後飯極少盛之。申時,乘船還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六日乙亥 辰時,咏共參府,獻參天台山由申文。于廊可點茶由有命,即向廊吃茶,次從都督内,以新去茶院,銀花盤送香湯,飮了。見物之人濟々也。退出了。七時行法了。木患子琉璃裝束念珠一串志與家主了。

木患子琉璃裝束念珠一串志與家主了 全書本考雲:「志」諸本作「悉」,非也。

二十七日丙子 午時,府使到來,隨申乞安下寺,可下府寅者。南屏山興教寺可宜由示了。使與極細布六尋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八日丁醜 天晴。巳時,府使來,令見興教寺請文,又舌旨雲:「虞唯奉舌旨,送錢二貫文,往興教寺齋僧八員,與闍梨轎子一乘,請來日早赴興教寺齋者。」以言示承由府使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九日戊寅 辰時,府使并轎子持二人到來,即向興教寺,四裏計,八人并施十郎共到大門前,坐寄子。寺教主、諸僧來向,諸共禮堂,々莊嚴甚妙也。大佛殿釋迦三尊。次禮十六羅漢院,皆等身造像也。次禮天台九祖等身造像。次禮五百羅漢院,長三尺造像。次文殊堂。次深妙天王堂。次阿彌陀堂,有三年行道念佛誦彌陀經僧。大佛殿後二角,有等身大辨、功德天像。次禮鬼子母堂。次還安下處。次講堂講經,百餘人著座,教主一人禮佛登高座,只一座,無讀師座,高六尺許,有橋,如佛説法儀式,唄二人,維那打柱,出唄,教主表白,讀玄義釋籤第六巻了。次食座,諸僧向食堂了。日本僧等于教主房別食,盡善盡美,錢五百文,頼縁供奉、快宗供奉各二百文,通事施十郎百文,他人無錢,齋了。還宿所休息,大教主老僧為點茶請,行向吃茶。此寺造立後經一百四年。黄金火舍口徑一尺,白銀一尺,有其數。入見教立宿處,置銀大枕,懸銀棹,懸衣裝。出見諸堂,有方池,有黄金、白銀魚出游。申時,出寺,大小教主送大門前,有茶藥。從興教寺北隔二裏有淨慈寺,參拜大佛殿石丈六釋迦像。次禮五百羅漢院,最以甚妙。次禮石塔,九重高三丈許,毎重雕造五百羅漢,并有二塔,重閣内造塔。食堂有八十餘人鉢,皆裹絹,懸本上,懸油紙,如興教寺食堂。教主敕賜達觀禪師,年七十四,將入宿處,吃茶,坊内莊嚴甚妙。寺内三町許,重々堂廊,敢以無隙,以造石敷地,面如塗漆。出去之間,大師出大門送之,諸僧列送,取手乘轎子後還了。申時,還著宿所,使者與錢百文,轎子擔二人各五十文。七時行法了。

三十日己卯 天晴。未時,天台國清寺僧四人到來,其中一人僧名允初,雲:「赤城處咸教主通天台教,餘人不能了深旨」雲。同二點,陳一郎來,惟觀相共以腋珠二分員二百餘粒買錢出吉,非幾八百文持來。七時行法了。

五月一日庚辰 天晴。巳時,家主張三郎來,示雲:「參天台申文,為令加宿坊主名有召,仍參府者。」午時,淨慈寺妙惠大師敕賜達觀禪師送牒,雲:「二日齋者。」申時,家主張三郎、船頭呉十郎同來,告雲:「知府都督為大師其志丁寧,二人共進署名已了。來日可參天台者。」七時行法了。

二日辛巳 雨下。午時,靈隱寺僧德贊來,志與茶二瓶,天台路間可吃者。與小刀一柄了。明慶院浴堂僧來,志與茶二瓶,即與剃刀二柄了。申時,陳一郎來,告雲:「預沙汰府副艀人二人,錢各百文可取者。」以長命錢二百文送之。七時行法了。

三日壬午 雨下。辰時,國清寺允初以書一封到來,可奉赤城鹹教主旨。午時,陳咏借得明州沈福船來告,即運積雜物,乘船已了。同二點,府使來,以上紙四帳令書日本假名,快宗供奉三枚、老僧一枚令書獻了。志與上筆一管去了。申時,陳咏取杭州公移持來,為悅千萬,呉船頭來船感觀。張三郎亦水銀、砂金直錢十三貫將來,船賃且二貫與了。約束四貫也。依雨不出船。七時行法了。

四日癸未 卯時,出船,過通濟橋次門,見公移免下了。過十五裏,至第二水門清水閘,依潮少,閉門,々下土船了。午時,壽昌寺則明來,以書一封與船頭。陳咏乞錢,仍與一百文了。申時,以一人送經一巻,自來與書雲:「杭州捍江第三指揮第五都長行兵士徐貴,生年三十七,十月二十七日生,今來捨四十二章一巻,奉上國師者。」返答可祈萬歳由了。亥時,府使來,仰可開水門由了。七時行法了。

五日甲申 天晴。卯時,陳咏參府,申可開水門由,使者來,開水門,出船,他船三四十隻太以為悅。巳時,江下止船,依潮未滿也。申時,潮滿,出船,得順風,上帆,過錢塘江,三江中其一也。酉時,著越州西興泊宿。七時行法了。

六日乙酉 天晴。卯一點,出船,過十裏,入河。船頭、陳咏行向主船司衙,令見杭州牒,取開門札來,即開水門,名定清門,古閘基石,船入門了。過十五裏,至五雲門,第二水門也。以主船引入閘孔,開門,入船,即附綱手了。巳時,于蕭山寺前,乍船遙拜了。山上有石九重塔,上階鶴造巣。次過官市,務主市司乘轎來船謁,船過入了。次過駐揖亭,傍有五重塔二基,高五六丈許,名覺苑寺,遙拜了。自五雲門過五十裏,未時,至錢清堰,以牛輪繩越船,最希有也。左右各以牛二頭巻上船陸地,船人々多從浮橋渡,以小船十艘造浮船,大河一町許。過三裏,有山陰縣,有大石橋,通前五大石橋也。過二裏,至錢堰。從堰過五十裏,戌時,至府迎恩門止,水門閉了。宿下。七時行法了。今日過百三十裏了。

七日丙戌 天晴。卯時,以杭州牒令見官人,令開門,入船。河東有大伽藍,河左右有市,以錢四百文買米五鬥。見頸白烏數鳥,聞小鳥聲,如打金鼓,人飼鳥雲々。見道士表衣,如日本付衣。迎恩門如日本朱雀門,大五間,左右有廊,扉有間隙,通水料歟。過五裏,有都督大殿,如杭州府。過五裏,有都沺門,以牛二頭令牽通船,都沺二階門樓五間,如迎恩門。未時,過六十五裏,暑盤江。同四點,過十五裏,至白塔山酒坊,過一裏,至敕護聖禪院,先拜十六羅漢院木像、等身中尊千手觀音。次禮金堂阿彌陀丈六像,有脇仕四菩薩,有小十六羅漢像。次禮釋迦堂,莊嚴甚妙,教主闍梨出來點茶。次入奧,禮大師堂天台祖師。次將入竹林中,令見笋,拔取二十本志與。還釋迦堂,好茶,出大門,取手令乘船,最殷勤人也。過十五裏,至東關,有天花院,不參禮過了。過十五裏,至曹娥堰宿。今日過百三十五裏了。七時行法。經三巻如例修了。

八日丁亥 天晴。辰一點,潮滿,先以水牛二頭引上船陸,次以四頭引越入大河,名曹娥河,向南上河,々北大海也。河泝蒿山行。過五十裏,午四點,至主家會,暫逗留,買薪。過二十五裏,酉一點,至夏午浦口,河名也。雖同河,上下名異。過二十五裏,至蔡家山宿。七時行法了。今日過一百里也。

九日戊子 雨下。卯時,出船。巳時,過十五裏,至彎頭,借小船,乘移,運入雜物。河水淺,大船不能上,仍借小船也。過二十裏,午時,著三界縣。過三十五裏,申四點,至黄沙。順風出來,上帆,進船,過十裏,戌時,至蔡家浦宿。七時行法了。今日過九十裏了。

  十日己醜 天晴。卯時,出船,上帆,馳船,過五裏,至?縣。巳時,著張九郎家,錢小八郎志與印香一兩,禮拜百遍,雖制止,不承引。有一人與香,直錢二十文,一人十文志之。家主母,生年八十五,出來禮拜,志錢二文。家主燒香,入夜,志酒一瓶,子時,又一瓶,亥,後夜料了。七時行法了。

  十一日庚寅 天晴。小家主張九郎雇夫九人、轎子擔二人,與三貫三百文錢了。土人々別三百文,至國清寺三日功食,又與二百二十文,家主志百文,房賃五十文,轎子功七十文。頼縁供奉私以六百七十文錢雇二人,乘轎,餘人徒行。過三十五裏,至新昌縣,以錢九十八文與夫十三人酒料了。過十五裏,至王婆亭陳公店宿。七時行法。於轎誦加經六巻。與家主坊功五十文錢了。

十二日辛卯 天晴。卯時,出坊,過十五裏,辰三點,至月縣仙桂郷,亦右石阿彌陀佛堂,壽昌寺僧正明知大師弟子行者性李建立,件童行出來進茶,而依器穢,不吃。過十五裏,午時,至天姥,出錢百五十文,令吃酒十三人。過十五裏,申時,過新昌縣界,入台州天台縣界,名關嶺,高山頂也。過關嶺一裏,至鄭一郎家宿。七時行法了。於轎誦加經六巻。

十三日壬辰 天晴。卯時,出宿,過五裏,永保郷内旻十三家休息。次過五裏,至飛泉口休息。次過五裏,至陳七叔家休息,諸人吃茶,雖與錢,家主不取。次過三裏,到景福院休息,禮金堂半丈六釋迦像,心賢撰取古經中療痔病經、八陽、地藏十王經。次過二裏,至萓家橋休息。立?:「至天台縣二十裏,過關嶺二十裏者。」次過五裏,見石塔,高五丈許,名何方洋塔。次過五裏,午時,見赤城山,山頂有塔,遙以禮拜,智者大師入滅之處,始以拜見,感涙難抑。次過五裏,未刻,至清家休息,頼縁供奉出錢百五十八文,十三人令吃酒。榜雲:「大平郷東至國清寺一十裏,至京縣五裏。」家主有道心,令吃茶了。漸見赤城山南面,知以赤石造城。次過五裏,入國清寺山,見石大塔,高五丈,五重塔也。行山過五裏,未一點,至國清寺大門前,橋殿漸見,迴寺體松鬱茂,十裏扶路,琪樹??,五嶺抱寺,雙澗合流,四絶標奇。寺主賜紫仲方、副寺主賜紫利宣、監寺賜紫仲文為首大衆數十人來迎,即共入大門,坐寄子喫茶。次諸共入宿房,殷勤數刻,宛如知己,又次吃茶,寺主大師取遣唐暦,見日吉凶,壬辰,吉日者,即參堂燒香。先入勅羅漢院,十六羅漢等身木像、五百羅漢三尺像,毎前有茶器,以寺主為引導人,一々燒香禮拜,感涙無極。次入食堂,禮七郎天燒香,食堂作法,不可記盡,不思議也。次參大師堂,額雲眞覺法空大師院,智者眞容安坐禪床,定先影像坐寶座上,三方天台諸天師,皆以并坐,燒香禮拜,悲涙難禁,昔聞今見,宛如符契。次參大佛殿,丈六金色釋迦像,左右坐丈六彌陀、彌勒像,燒香禮拜。次參戒壇院,莊嚴甚妙,不可記盡,燒香禮拜。他院々以後日可參禮燒香。國清寺,隋朝開皇十八年戊午歳正月二十九日,奉勅差司馬主弘,依智者大師遺旨建立。至大唐武宗皇帝,會昌五年乙丑三澄廢。至宣宗皇帝,大中五年辛未正月,敕下從此重建,殿堂屋惣八百間厦,寺在天台縣北一十裏。次退歸宿房休息。申時,寺主儲饗膳甚妙,食床莊嚴,不思議也。七時行法了。加誦經六巻,轎間所作也。酉時,入浴院沐浴,毎日湯雲々。

十四日癸巳 辰時,寺主來坐慰問,取出木?子琉璃裝束念珠一串,志奉寺主。大衆同來慰問,見闍梨官符。巳二點,寺主坊有食,七人皆參向,以沙彌一人為留守。寺主院是智者大師懺堂,名教迹院,先入智者懺堂,禮大師持佛三尺釋迦、彌陀、觀音寺佛數十體。次禮見大師持經,法華經第七巻皆禦筆,奧有日記、有師禦筆名,感涙難抑,他巻皆燒失雲々。抑佛後懸大師影像、十六羅漢、泗州和尚影等。次著食堂,莊嚴甚妙,副寺、監寺等同食。午時,參禮三賢院,三賢者:豐幹禪師、拾得菩薩、寒山菩薩,彌陀、普賢、文殊化現。禪師傍有虎,二大士是俗形也。三賢唐太宗貞觀年中,相次垂迹于國清寺。豐幹禪師先泊于寺大藏西北隅庵居,乃一日游松徑,赤城道側見一子而啼,可年十歳,問無家亦無姓,師引歸寺庫收養,號為拾得。復有一貧子,從寒岩而來,遂號為寒山子。貞觀十七年,朝議大夫使節台州諸軍事守刺史上柱國賜緋魚袋閭丘胤問豐于禪師曰:「未審彼地,當有何賢堪為師仰?」師曰:「見之不識,識之不見,差欲見之,不得取相,乃可見之。」寒山文殊,遁迹國清,拾得普賢,状如貧子。刺史遂至國清寺,厨中竈前,見二人向火大笑,刺史禮拜,二人連聲替刺史,自相把手,呵々大笑叫喚,乃雲:「豐幹饒舌,饒舌彌陀,不識禮我何為?」二人乃把手出寺,急走而去,二人更不返寺。刺史至豐幹禪師院,乃開房,唯見虎迹,乃問僧實徳、道翹:「禪師在日,有何行業?」僧曰:「豐幹在日,唯切舂米供養,夜乃唱歌自樂。」豐幹詩:「餘自來天台,凡經幾萬迴。一身如雲水,悠々任去來。」委旨在傳録。寒山在天台縣西七十裏,號為寒岩。國清寺大門前過一町,松林東在拾得岩。次禮普明禪師,以錫杖築出井,名普明泉,在大佛殿艮角,深沙大將堂内乾角,燒香了。次禮豐幹禪師存日齋堂,中有數體小佛,後一角各有木像三賢,燒香供養。次禮地主山王元弼眞君,眞君者,是周靈王子,王子晋也。寺者,王子宅也。成仙經數百年,而謁智者大師受戒付屬地也。宛如日本天台山王。天台記雲:「眞人周靈王太子喬,字子晋,好吹笙,作鳳鳴。於伊?間,道人浮丘公接以上嵩山三十餘年後,求之不得,偶乘白鶴,謝時人而去。以仙官授任為桐柏眞人、右弼王、領五岳司,侍帝來治華山。」次禮定惠院,智證大師傳雲:「將右大臣給充路糧砂金三十兩買材木,于國清寺止觀院,起止觀堂,備長講之説。又造三間房,填祖師之願,即請僧清觀為主持人。」仍燒香禮拜。次參明心院,智者在世經藏,有經筥數十合。住持僧感寧,年八十二,念法華經,持經者名。點茶并楊梅。次禮轉輪藏一切經,八方重々置之,下入人,令輪轉,故雲轉輪藏。二階樓内如塔,二丈許造之,燒香了。酉時,還宿房了。寺主弟子禹珪依切々乞,與木患子青琉璃裝束念珠一串。七時行法了。

十五日甲午 天晴。巳時,以陳一郎并惟觀寺主許送細布一端、草鞋一足,副寺主許送紫檀琉璃裝束念珠一連,監寺許送紫檀琉璃裝束念珠一連。午時,於食堂共食,寺主對坐。未時,依鳴植闍梨切乞,送黒木青琉璃裝束念珠一連。七時行法了。

十六日乙未 天晴。巳時,寺主許獻沙金三小兩,状雲:

進上 砂金參小兩

 右物雖乏少,志准香積一鉢,僧堂一日供料,進上如件。

  煕寧五年五月十六日 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寺主 阿闍梨寺

返状雲:「領金砂壹大兩,却設得一日堂供,候法賀石橋,因寺奉為 國師和尚修設,祝法算,人還,謹此咨

白。國清寺主賜紫  仲方  走答

國師和尚法師   即尅」

午時,諸僧共見,來日可渡十方教院,最可雲便宜處。七時行法了。

十七日丙申 天晴。辰時,渡教院,在寺西院。智證大師住國清西院,今亦符契。寺主自手掃治,最可雲殷勤。七時行法了。

十八日丁酉 天晴。辰時,乘轎登山,頼縁供奉、沙彌長明留守,餘人皆登。寺主來向,告雲:「金銀之中,少々隨身,可奉院々者。」銀四兩隨身上山,登寺東嶮峻阪,過十三裏,參金地定惠眞身塔院,内額名敕眞覺之院,々是天台大師眞身塔也。塔内有龕,々内坐大師眞身,燒香禮拜,涙更難禁,昔只聞名,今親奉拜,中心之悅,何事如之。住持老僧出來點茶,志與銀壹兩。出智者大師留身之墳,乘轎漸向大慈寺,金地銀地,南北交領,殖松生竹,東西娑婆,路由其中,過二裏,至大慈寺。陳朝大建十年戊戌二月六日,宣帝為智者大師置寺,號修禪寺。至仁壽元年辛酉,花寺因國清成後自廢,續造改為禪林寺。會昌廢後,重建殿堂屋宇惣二百十九間。大宋三朝大中祥符元年戊申七月初三日辛酉,勅改禪林寺,名大慈寺,斯則智者傳法之地,又號銀地道場。智者大師以陳大建七年,警其先兆東游,九月,至此山,乃見定光禪師,夜宿金地,禪師曰:「北峰銀地,汝當住此。」即初入道場,今大慈寺是也。先參大佛殿,燒香丈六釋迦、彌陀、彌勒。次參智者大師眞身院燒香。次參定光大師堂燒香。次參法華懺院,堂内有大白象形,是智者大師修懺法時,所現普賢菩薩,所乘象様也。又于此處,現三道寶階,大師額書法空大師,堂者,是大梁朱皇帝敕賜額也。智者大師者,存日隋帝師,號法空大師者,滅後賜諡。次禮戒壇院,莊嚴如國清寺戒壇,隔十五裏有二戒壇也。大慈寺戒壇陳宣帝勅建,國清寺戒壇隋煬帝勅建。次禮佛瀧道場,副寺主將向房點茶,三度伏地禮拜,答拜了。其後,數刻拭涙,通事陳咏雲:「容顔似智者大師,恐疑大師重來,仍禮拜者。」志與禪宗永嘉集一巻、證道歌注一帖,又三度禮拜,答拜同前,拭涙同前,猶稱似智者雲々。次行向食堂齋,最可雲珍美。知事僧與銀壹兩了。有一老僧,將來日本國元燈上人影像、賜紫大師號并贊,依匆劇不書取,但見日本人影,感涙頗下。大慈寺巽有石象道場,此智者大師感得普賢乘象降來摩頂之處,古來相傳,普賢白象,化為大石,様圖不似眞象,所以稱石象道場。便于象南石窟,西邊盤石,敲之出聲,似于實鼓,世雲:智者説法,槌之集衆。象東兩石相對,形似屏風,中間有石簣,模様如大箱,其高八尺許,雲上古賢人,集天下要文,納斯簣中,唯智者開見之,餘未有其人。又從大慈寺北行二十五裏,山路有亭子,曰捫蘿亭,浙東觀察使禦史中丞孟簡雨建,仍字之曰孟中丞亭子。從此行三十五許裏,上至天台山最高雲峰,號曰華頂,此則智者安居,降伏天魔,感得神僧之地焉,招手之石見在,定光之迹坦新,苦竹黯?,茶樹成林,林亭子曰倒景亭,甘泉橫流,人物栖息。次下華頂,却到山脚,隨溪而下,至歩雲亭,又傍溪行,至于石橋,有廣大道場,先拜白道猷尊者影像,等身金色,堂三面懸十六羅漢畫像,燒香禮拜。道猷尊者第三果人。曩時,晋初中天竺國大那爛陀寺沙門白道猷,遠渉流沙,禮五臺山,至天台赤城山,降山神之後,尋來過石橋,親見五百大阿羅漢,禮拜供養,所以奉安置尊者形像。庵主印成闍梨、知事共出來點茶,僧堂宿處,重々廊有其數。次參石橋,路阪造廊二十餘間,過廊至石橋頭亭子,五間大屋也。公家毎年供養五百羅漢舍也。先向山禮拜燒香,供養五百羅漢。次至橋頭燒香禮拜,橋色皆青白,長七丈許,東頭闊二尺,西頭闊七尺,龍形龜背,似亘虹梁,兩澗合流,從橋下過,泄為瀑布,西流出?縣界,從下仰觀,若晴虹之澗,橋勢 嶮崟,瀧聲如雷。橋西頭二丈許,巖高一丈,自非得通人,敢不可過,近代之人至橋中半,稱渡石橋,最奇怪也。長廊之内,有娑羅樹三本,高壹丈許,是道猷尊者從西天種將來殖,葉似石南華。橋上有二三重小瀧。申時,還庵,齋備珍膳。人々重參石橋,予留宿所,此寺名石梁寺,寺知事僧預銀二兩巳了。智證大師雲:「毎披天台山圖,恒瞻花頂、石橋之形勝,未遇良縁,久以存思,遂以渡海。」今小僧追大師前踪,遂宿念拜石橋,感涙無極。七時行法了。

今見夢記,日本康平四年七月三十日,夜夢大河,有白石橋,小僧成尋渡一橋,未及有間斷,有一人以踏床渡,令渡成尋已了。夢内思之,天台石橋也。非發菩提心人不渡之,今渡遂了。心中悅喜,以今日見石橋體,符昔日夢。天台山石橋并銘序:

  唐上都左街寶壽寺文章應 制内供奉大徳賜紫沙門元孚述  仙都僧利見書

天台風景,與諸郡不同,自古神仙所居之處,非?車牧伯則無由適此。元孚元和末間,游石橋、華頂、□砂、靈□、雙闕、瓊臺,無所不至,乃有石橋銘,曰:

混茫未判,孰為化工。挺埴天台,勢負蒼穹。厥石為橋,宛若晴虹。匪彫匪琢,匪磨匪?。實地之骨,實天之功。星流碧潭,月懸?空。絶壁中開,萬壑通同。道猷上人,子喬仙翁。更履斯險,輕劇如風。潛?欲飛,洪穴◆洋。驚湍殷雷,奔激吼喚。赴于朝宗,浩々瀚々。拔石移山,崩崖拉岸。山鋪翠屏,樹綴珠貫。發孫綽才,動相如翰。緬懐茲橋,用伸厥贊。

 慶暦乙酉歳閏五月既望寺僧擇息置石

      弘農楊鴻舉 刊字

 壽昌寺監寺掌 禦集賜紫 體平

    壽昌寺主掌禦書賜紫 方延

 山門副僧正同監壇選練賜紫清緒 篆額

  敕補山門都僧正監壇選練宗教大師履歌重立

十九日戊戌 辰時,參石橋,以茶供養羅漢五百十六壞,以鈴杵眞言供養,知事僧驚來告:「茶八葉蓮華文,五百餘杯有花文。」知事僧合掌禮拜,小僧實知,羅漢出現,受大師茶供,現靈瑞也者。即自見如知事告,隨喜之涙,與合掌倶下。巳時,于食堂齋,盡珍膳,予料錢三百文,快宗供奉六十文,聖秀、惟觀、心賢、善久各三十文,是印成闍梨志也。雖返預知事,更不取錢。午時,退出,過數十裏,于智者泉亭,對面壽昌寺監寺等賜紫三人,以通事數剋殷勤。智者大師以錫築石出井,仍名智者泉。未一點,於眞身塔院休息,住持老僧點茶。同四點,著國清寺。酉時,寺主送非時食,遠行之時,可用非時者。擔轎二人各與六十文錢了。七時行法了。於轎誦加一部。

二十日己亥 巳時,寺主相共參向天台縣官人許,于國清廨院點茶。次行縣衙,先謁知縣仙尉祕書,以參來允状奉覽。次入衙,大守出迎,共入亭座寄子,令見杭州公移,以通事陳咏通言語,大守點茶藥,問:「日本皇帝姓名?」答:「帝王無姓,雖有名,庶人不知。」又問:「石橋貴不?」答:「極貴。」退還出,還廨院,見普照明覺禪師影像,又見右行廊行康行者影,眞身以漆塗彩色,作定印端生入滅形也。未時,還本寺。申時,寺主以使請,即參向,以種々珍果進酒,予雖固辭及兩度,寺主四壞,陳咏一壞。七時行法了。轎擔二人各與錢三十文。

二十一日庚子 辰時,參堂,有講會,先唄,無散華作法,如杭州興教寺。巳時,文法大師來請,頼縁供奉、快宗供奉共行向,有茶湯、糖餠。午時,出食堂別饗,寺主所儲,小僧錢一貫,頼?供奉百二十文,快宗供奉百文,五人各五十文,八十餘人皆有錢。良玉借天台山記,植教主借律行相。七時行法了。

二十二日辛醜 天晴。午時,法花法堂莊嚴。與良玉黒木琉璃裝束念珠一串,依頻乞也。未時,禹珪捨與寒山子詩一帖,中心為悅。七時行法,經三巻了。寺主大師許送納袈裟一具、日本織物橫皮,依被要,人送鏡筥一口,兩度返事在右:

 仲芳啓,茲者伏蒙

 日本國法主阿闍梨大師特捨

 法衣一件、

 覆膊一件,已受領。記感佩之至,于任下懐,謹具状慶謝,伏惟法慈甫賜孚察,不宣。天台山敕景徳國清寺主臨壇賜紫仲芳上日本國法主阿闍梨大師五月二十二日状

又承法慈,特示鏡筥一口,深感厚意勤篤,不敢推轉,謹上,謝,毋宣。天台國清寺主臨壇賜紫仲芳復日本國大雲寺主國師五月二十二日

二十三日壬寅 天晴。辰時,寺主、副寺主、監寺、諸老宿等來集,見法花壇莊嚴,思未曾有。巳時,惟照闍梨來,借善才知識抄、普賢十願釋了。日宣闍梨來,借天台大師衣座室像觀心誦經法一巻了。見鴉鵲鳥,似烏頗小,腹白背黒,羽白斑也。午時,以善久、長命為使,大慈寺副寺主許送蓮子紺琉璃裝束念珠一連,石橋許送赤木有銀打立笠大念珠一連,雖乞?子,依無患子,以赤木送已。七時行法了。

二十四日癸卯 天晴。辰時,所住十方教院講堂有講會,鴻植闍梨為講師,表白後,只以讀天台大師傳一枚為事,最奇怪也。申時,寺主房有茶藥、菓子。七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甲辰 天晴。午時,寺主齋。未時,赤城寺中式闍梨來,借天台大師遺旨一巻、南岳七代記一巻。寺主來點茶。志與良玉、禹珪、如爽三人各上紙三帖,依住一院親也。願初、擇賢、道新、元吉各二帖,一院住人也。鴻植闍梨四帖,行者禹昌綾二丈、細布三丈,依能書人,今見要書故也。禹珪細布一端,為來日告台州共人,惟?料切切乞取也。台州申状令書良玉,能書人也。七時行法了。

二十六日乙巳 天晴。午時,寺主、禹珪、陳咏諸共乘轎出寺,先向天台縣,謁知縣,問:「寂照入唐年紀?」答:「六十一年。」次問:「奝然入唐?」答:「八十一年。」見皇太后禦法花經,感喜無極,有茶湯。退出,向監酒許,縣第三官人也。有茶藥。第二官人推官秘書依向杭州,不謁。寺主歸寺,三人赴州。從寺過四十五裏,至泊歩宿。七時行法了。途中,於轎加誦經六巻。

一二十七日丙午 天晴。卯時,出泊歩,過五裏,入臨海縣了。于茶院見百五歳老翁,公家被充日食云云。依耳不聽,問往事過了。申時,過五十裏,至丹丘驛并永福院,石色赤,故名丹丘也。山以赤巖疊。過一裏,入州城朝京門,至國清寺廨院,有元表白從國清寺來會,告雲:「台州是屈毋龍王宅,地名丹丘、水名靈水、山名小固山、城名白雲城,去天台縣九十裏,章安寺者,在臨海縣東,一日至寺」云云。七時行法了。

二十八日丁未 雨下。辰時,參向州衙,謁知州少卿,先來向階下,次共登著寄子,通判郎中第二官人 著赤衫,與使君對坐,次小僧坐奧,并有二座:推官祕書、都監大保二人坐。小僧以通事申雲,欲安下國清寺由,即奉國清寺牒并自榜,令覽杭州,有點湯,退出之間,使君被送,從階下切告,令歸了。次向司理祕書衙,有點茶藥,依大雨下,歸廨院了。未時,依有使,行向通判郎中衙,以通事示子細,有茶藥,石寄轎于前,固辭返出,于門外乘。次向法曹祕書,點茶,石寄轎于前,雖切固辭,以傳人執以自手引乘,?乘出了。退歸宿房,房人人來集,不可記盡。陳四郎、名永來,志與茶小器十口、種々菓子酒等。七時行法了。

二十九日戊申 雨大下。辰時,向都監大保衙,有茶藥,次向監酒殿直衙,有茶藥。次參開元寺,今名景徳寺,廣大伽藍也。于大門,謁管内僧判官賜紫覺希、賜紫久良二人,同共入院々禮佛燒香,于僧判官房有茶藥。次向教主闍梨若明房,點茶湯。次參寺主都僧正房,有茶湯,年六十二,最可雲高僧。次于藏院,謁監?侍禁,同謁子鴻長老,有點茶。登樓,禮五百羅漢。退歸宿房。七時行法了。

六月初一日巳酉 天晴。巳時,通判郎中齋,客有子鴻長老,三前皆銀器筋匙。齋後,通判問雲:「以凡夫眼見三千界如何?」答了。又問:「法花修行方軌?」答了。借觀心注法花經,可借約束了。告雲:「雖在俗身,常持法花,最至要也者。」未時,歸了。開元寺都僧正覺照大師子章并台州管内僧判官賜紫覺希二人先出文状,即來坐,面謁,點茶了。被乞念珠,各約束了。次鴻長老來坐慇懃。申時,參府,被告三日齋由。州牒二通持來,杭州返牒、天台返牒,二人使合與五十文錢。七時行法了。

二日庚戌 天晴。午時,司理祕校、法曹祕書、主簿秘校三人乘轎來向燒香,司理以書問雲:「金剛經是名一合相,其義如何?」答了。次問:「哥利王何人?」答了。問:「如筏喩者,意何?」答了。問:「如夢等譬何?」一一答了。感歡無極。未時,向學堂謁學頭,上表案文預了。歸宿了。順敢、賜紫永明來謁。申時,禹珪取表案來,求能書人間,慮外能書冠者來,令書寫了。表文:「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臣ム欲乞

天恩,巡禮五臺并天興善寺、青龍寺等聖迹。

右ム從少年時有巡禮悉。傳聞江南天台,定光垂迹于金地;河東五臺,文殊現身於巖洞。將欲尋其本處,巡禮聖迹。而為大雲寺主三十一年,護持左丞相二十年,如此之間,不遂本意。今齢滿六旬,餘喘不幾,若不遂鄙懐,後悔何益?因之得謝商客船所參來也。就中天竺道猷登石橋,而禮五百羅漢,日域靈仙入五臺,而見一萬菩薩。ム性雖頑愚,見賢欲齊,先巡禮聖跡,次還天台,終身修行法華秘法,專求現證,更期極樂。所隨身天台眞言經書六百餘巻,灌頂道具三十八種,至于眞言經議軌,持參青龍寺經藏,糾其訛謬。伏望

天恩,早賜 宣頭,將遂素意。臣ム陳表以聞。

煕寧五年六月 日 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

            傳燈大法師位臣ム  上表」

酉時,從府有使,明日齋者。七時行法了。

三日辛亥 天晴。巳時,參府,依有使者也。衙南面向山有齋處,少卿對坐,奧有一座,老宿道士著白練衫,付黒裳,袖口付黒絹,廣二寸許,不用帶,頭有□背長垂之。前以銀器筋匙并置,齋了。置錢五文,以白糸貫之,糸長垂。道士三□□,卿問雲:「法空華而名經其義何?」書□義文,答了。衆生與如來一偈,是大摩呵衍一偈,書獻了。次書問:「仙佛二經何勝?」答:「以佛教最為勝。」退出時,奉表早可奏由約束了。下國清寺由委承了。午二點,出廨院。過五十裏,申時,至國清寺莊宿,房主老僧饗應無極,與宿料錢五十文。七時行法了。轎間誦加經七巻。

四日壬子 大雨下。卯時,出宿。午時,過五十裏,到國清寺,人力七人各與二百文。申時,向寺主房,好茶,果子。七時行法了。轎間加誦經六巻。

開元寺都僧正文状案文,為後日書置也。

都僧正覺照大師 子章

  在 子章 謹祗候起居阿闍梨大師,状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六月 日 都僧正覺照大師 子章牒

文政乙酉十一月 鈴木洋 石川濟 友野?校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二

 【延久四年(宋・煕寧五年)六月五日~閏七月二十九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二


六月五日癸醜 天晴。辰時,副寺主、監主、智海表白等多以來集,訪台州往來遠行疲勞,令見州帖二通,感喜不少。良玉將來善財知識、十願釋,惟照闍梨返獻者,即良玉借行願品釋了。持來借澄觀行願品疏二巻。杭州、台州等牒案:

杭州 公移付客人陳詠

移日本國僧成尋:「昨今出杭州巡禮,欲往台州天台山燒香,供養羅漢一回。成尋等是外國僧,恐關津口本被人根問無去著,乞給公移,隨身照會。」并移明州客人陳咏帖:「昨于治平二年内,往日本國買賣,與本國僧成尋等相識。至煕寧二年,從彼國時載留黄等,杭州抽解貨賣,後來一向只在杭、蘇州買賣。見在杭州把劍營張三客店内安下。于四月二十日,在本莊内,逢見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稱説:『從本國泛海前來,要去台州天台山燒香。』陳詠作通事,引領赴杭州。今甘課遂僧,同共前去台州天台山燒香,迴來杭州,趁船却歸本國。」并移抱劍營開張客店百姓張賴状:「四月初九日,有廣州客人曾聚等,從日本國傳買得留黄、水銀等,買來杭州市船司抽解。從是本客船上,附帶本國僧人成尋等八人,出來安下。今來却有明州客人陳咏,與遂送人相識。其陳咏見在江元店安下,本人情教甘深遂僧,同共往台州,得前去台州天台燒香,迴來杭州,趁船却歸本國。如將來却有?同,各甘深罪不將看。」右事須出給公移,付客人陳咏收執,帶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前去台州天台山燒香訖,依前帶領遂僧,迴來當州,趁船却歸本國。依台州檄此公移。趁州在路,不肯別致東西,及違非留帯。如連,罪歸有處。

             煕寧五月初三日給

  權觀察推官呂甫 權節度權官季疏

觀察判官許直 尚書比部員外郎簽書節判廳公事徐

大常愽士眞史館通判軍州事蘇立尚書比部郎中通判軍州事劉直

右諌議大夫知軍州事沈 台州 給 准杭州牒,已給公據,付客人陳咏收執,引帶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前去台州天台山燒香訖,依前帶引延僧,迴來當州,趁船却歸本國,牒状州激此公據外,牒州照會。州司已帖天台山門僧司照會。公據僧成尋状稱:「欲在國清寺安下三年,在寺修行,乞公據與客人陳咏,赴杭州,檄納前來公據。」乞

  本司陳 景劉押葉陳 押司官偸 勺押官楊 孔目官鳳

右具如前,除已下天台國清寺,安存僧成尋等宿食外,事須出給公據,付隨來客人陳咏候收執,前去杭州,與本州今來給告公據一處,赴杭州,牒檄納,不得逗留。煕寧五年六月初一日信

  守司法參軍權州 諸司 守司戸參軍 馬衣

  軍事推官  孔口軍事判官 劉出

  尚書留郎中通判軍州兼勸農使安 内光祿少卿知軍州事兼勸農使錢ね州帖國清寺准杭州牒,已給公據,付客人陳咏收執,引帶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前去台州天台山燒香。牒州照會施行,州司已帖天台縣及山門僧司照會外,公據僧成尋等,經檄陳状稱:「蒙客人陳咏引領到國清寺燒香,本寺是智者説教道場,就此讀誦蓮經,答還心願。為客人陳詠稱:『為母親在當年老無人侍養,催從成尋等,依舊將公據,廻轉杭州檄納。』成尋欲?在國清寺安下三年,在寺朝夕修行法華秘法,護看經一百日,設羅漢齋僧方畢,却令隨行來陸僧,迴遷本國,亦留手下小師一名,在身邊三年侍養。却為國清寺主事僧衆等,為見客人陳咏,要將帶公據,回轉杭州。又無上命指揮,不敢安存,恐有病患,乞賜帖下國清寺,將殊與安存,及乞公據與客人陳詠,赴杭州檄納。」并據本寺寺主仲芳状申:「有客人陳咏,帶杭州公據,引領日本國僧成尋等別人,到寺燒香,欲在本寺看經。未蒙指揮,未敢申聞者。」右具如前陳,已出給公據,付客人陳咏收執,前面杭州,并帖天台縣及牒杭州照會外,事須帖天台景徳國清寺,仰詳日本國僧成尋所陳事由,安存日本僧,與安下隨來僧頼?等八人,在寺看經,別聽指揮。仍具知前状申。           煕寧伍年陸月初壹日帖

  守司法參軍權州院楮 守司戸參軍馬已上新書 夜

  軍事推官孔新一字刀 軍事判官劉指 ゅ

  尚書郎中通判軍州兼勸農使安 *

  光祿少卿知軍州事兼勸農使錢 ●

申時,與陳咏織物青色三重、大褂一領、沙金一兩、銀三兩,還杭州糧料也。七時行法了。

六日甲寅 辰時,?州開元寺僧守則來雲:「雁蕩山在?州,諾矩羅尊者道場,山石怪?可巡禮,從此州五日到?州,城内有永嘉眞覺大師道場,述證道歌人也者。」巳時,西山鴻實庫主來請,即行向,陳一郎、善久、長明為共人,拜懺堂佛,見房房,庫主房世事具足,不可思議,五百人儲具皆以具足者。以種々珍菓珍膳等饗,有客人赤城老僧共喫,有美麗行者二人,名本謙、藥之。午時,于堂庫院寺饗,陳一郎、予并二人僧共吃。七時行法了。

七日乙卯 天晴。巳時,陳一郎松花餠二十枚持來,從壽昌寺子章童行送者也。寺主送安元治氣正元丹,毎服二十丸,湯下無忌。國清寺返杭州返牒案文:

台州天台山景徳國清寺

當寺先去今年五月十五日,有明州客人陳詠,帶杭州公據,引領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到寺燒香。本僧後稱:「本寺是智者流教道場之地,欲要就看經一泊日了畢,供養羅漢齋僧宣懺訖,遂令六僧,却還本國,只留小師一名,在身邊侍養。」本僧稱:「游五臺後還本寺,三年誦經修法華秘法。」本寺為未蒙上命指揮,未敢安存。其成尋等却經本州陳状,乞帖安存,并乞本州公據,發遣客人陳咏,帶前來公據,使衙檄納。本寺已蒙州帖下本寺,安存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在寺安下讀經已訖。令客人陳咏,將帶本州公據,前去檄納,謹具状申聞

知府 諌咏,伏候台旨,謹録上。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六月 日 台州天台景徳國清寺綱維僧鴻忍

監寺掌教跡賜紫仲文

副寺主掌金寶賜紫利宣 寺主掌卿畫臨壇賜紫仲芳

申時,僧堂大炊男二人來乞掖珠,各與二粒。雙頂一粒、道新二粒。同二點,大雨下,大雷頗驚心神。七時行法了。

八日丙辰 天晴。巳時,陳一郎向杭州。寺主志與島眼一匹,副寺主織物小袙一領,監寺白小袙一領、手布一、襪一足 云云。植闍梨與紺手布一。心操尋常自然,有衆人饗應,寺主以下皆出大師送陳咏。午時,擇賢來返南岳心要一巻。未時,當寺老宿如日來謁,字曰文章。與詩一紙。

  如日謹成詩一章,贈送日本國師,伏惟垂覽。 天台國清沙門 如日上

郷國扶桑外,風濤幾萬程。人心誰不畏,天道自分明。鵬超遮空黒,鰲回似海傾。到應王稽首,寵賜佛公卿。如日和尚,年七十二,常作詩咏為一生事雲々。予示雲:「祖師智證大師,住唐六年間,自他詩集十二巻,還歸本國,常悔作詩。因之小僧於本國啓白本尊,起請不作詩、不獻和,為怪。」七時行法了。

九日丁巳 天晴。辰時,禹珪小師持來當寺送台州返牒案:

天台山景徳國清寺

 當寺今准州帖,准杭州帖,已給公憑,付客人陳咏收執,引帶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前台州天台山燒香。帖州照會施行,州司已牒天台縣及山門僧司照會外,今據僧成尋等經衙陳状稱:「蒙客人陳咏,引領到國清寺燒香,本寺是智者大師流教道場,就此讀誦蓮經,答還宿願。成尋欲要在寺安下三年,在寺朝夕修行法華秘法,候百日設羅漢齋僧了畢,却令隨來陸僧同還本國,只留手下小師一名,在身邊侍養。却為國清寺主事僧衆為無上命指揮,不聽敢安存,恐有痛患,乞賜帖下國清寺,將與安存。」并據本寺主仲芳等申:「有客人陳咏,帶杭州公據,引領日本僧成尋等八人,到來燒香,欲在本寺看經。未蒙指揮,未敢安存等事者。」

右當寺所蒙使牒指揮,前項事由,且寺司與主事三綱僧衆知委已訖。所是日本國僧成尋等要在本寺看經,寺司令僧成尋等八人就寺十方教院安下,日夕看經已訖。謹具状申聞

通理郎中、知府小卿,伏候裁旨,謹録状上。牒件状如前。謹牒。煕寧五年六月 日 景徳國清寺綱維鴻忍牒 監寺賜紫仲文 副寺主賜紫利宣 寺主賜紫仲芳

禹珪為使,寺主被送州返牒耳。七時行法了。

十日戊午 天晴。午時,參惠光大師看經之院,天台第十三代祖惠光大師宗昱開講道場也。院主可明,年六十,出來點茶。次拜觀音寶殿燒香了。惠光大師本寺也。次禮方等懺堂,八角天蓋内外有二十四幡三重 二丈六尺 懸,未得其意,天蓋莊嚴,彩色甚妙,縁八角入大鏡,八寸許,蓋大徑一丈許,佛座圓也。數體佛并坐。次見圓室上下,外面以萱葺,内塗壁,極閑靜也。高一丈,徑一丈許,入定處也。次入如日文章房點茶,還坊之次,參寺主院,令見懺法私記并我心自空圖,感喜不少,為寫本借留已了。切々相留點茶,果子藥酒,望晩歸了。七時行法了。

十一日己未 天晴。禹珪辰時向台州,少卿許送所持天台教目録,以禹昌新書寫,永以奉入,奉備眞言書目録,依先日命也。通判郎中許奉借觀心注法華經第一巻。午時,日宣闍梨來,借天台大師衣座室圖,鴻植闍梨借實相觀注,抄妙樂大師念佛觀了。未時,談始大懺法,頼?供奉、快宗供奉等料也。七時行法了。

十二日庚申 天晴。巳時,日宣闍梨借送杭州孤山智圓闍梨作彌陀經疏一巻、鈔一巻,披見之,自日東傳來彌陀疏一巻,智者説非也。詞俚義疏,日本作偽稱智者説,欲傳行之。予見之最可雲謬説。傳教大師圓宗目録百四十四巻,六千八百九十七紙,内彌陀經疏一巻五紙,智者出者,何稱日本作乎?智圓,源清弟子,天禧五年作此疏,經五十二年。申時,如日和尚送大楊梅一桶。七時行法了。

十三日辛酉 雨下。辰時,良玉來借律行相。彌陀疏返送三賢院宣闍梨了。七時行法了。

十四日壬戌 天晴。未時,桓闍梨返送妙樂念佛觀念,并送林檎果,似日本青梨,味似梨,幹茸少々同送。七時行法了。

十五日癸亥 小雨下。未時,寺主從州還,告送雲:「知府少卿衣并目録感喜無極,通判觀心注隨喜千萬承悅者。參五臺表上京了」雲々。七時行法了。禹珪持來開元寺僧判官消息、通判返事等。

  覺希啓,近蒙象馭,遠祗雲城,雖忻接見之儀,益鮮延客之具,第増?赧奚整指陳,恭惟榮履炎煩起居無怪,其如傾致慈彩,幾積丹衷,伏冀修進之餘,?加食息人次,謹奉手啓咨致,幸望昭察,不宣。台州管内僧判官賜紫覺希手啓上日本大師 侍右

       季夏十四日

十六日甲子 天晴。辰時,擇賢來借永嘉祥宗集一巻了。申時,寺有請,即參向,有果子酒。七時行法了。

擇賢來借永嘉祥宗集一巻了 「擇」史籍本作「釋」,下同。全書本考雲:「擇」諸本作「釋」,非也。「嘉」史籍本作「喜」。全書本考雲:「嘉」閣本作「喜」,但下文閏七月二十四日項參看。

十七日乙丑 天晴。巳時,食堂齋,前日沙金三兩出送齋也。餠心餠,汁三度,最以丁寧,諸僧大隨喜。七時行法了。

十八日丙寅 天晴。辰時,寺主許送杖尻一柄,銀散物杖尻也。朝棟入道志與也。國清寺前裁料由示了。七時行法了。

十九日丁卯 天晴。未時,行向中禮座主許,訪半風稱有夢想切々示送,仍行向祈之,誦壽量品三遍,泣涙無極,君邪氣所為歟,頗振動,有弟子執肩,有點茶,自執筆書感謝之由,退出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日戊辰 天晴。未時,寺主送淨油一瓶、蘇州香燈一小瓶,可宛法花秘法燈油者,寺主借南泉房安養集十帖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一日己巳 天晴。巳時,請釋賢令圖書我心自空,依日本慶耀供奉説也。釋賢書大文字上手由,依人々告,件本并釋借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二日庚午 天晴。巳剋,如日文章作歌三首、頌三首送之,付使僧我心自空圖了。七時行法了。

金仟子、如日作、挽歌三首、令僧行唱相送六處塵妾見性空、不須吊起悲風、古今賢達皆明此、還似南柯一夢中、不生不滅謂無生、百?光陰鏡裏形、三昧炎焚無主物、百千年後不知名、臨行一句付兒孫不用悲號送出門、系髪不移貞寂處、木奴從此不開言、去後兒孫或埋或化、一任散性作頌二首數片乾柴一堆?火不動不遷金剛常住生死本空去住自在紅?輸中火光三昧又作示生滅頌一首生也無瑕死也無迹青天霹靂呈日本國大法主闍梨、行次望修行、福力相助幸矣淨土息力不?、不宣老比丘如日稽首々々。

二十三日辛未 天晴。未時,從中禮座主許返送妙樂大師念佛觀一巻。七時行法了。

二十四日壬申 天晴。未時,交讀注法華第三巻了。亥時,案得鮮界還復寂光意中心感悅々々。七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癸酉 天晴。巳時,從中禮座主許送嚢餠一杯、作飯一杯、心餠二杯。申時,赤城寺中式闍梨來,返天台大師遺旨、南岳七代記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六日甲戌 天晴。巳時,西山實庫主大熟瓜二果自令持童行來。未時,雙頂童行取寺主返事來,而未仕之。七時行法了。

二十七日乙亥 雨下。辰時,紫子香來,伏地拜見堂皈了。申時,寺主、副寺主、監寺三人與天台縣知縣、推官二人同來,入見法華法堂莊嚴,拜見皇太后宮禦經了。以書問答法門,以心地觀經理懺悔文論得經偈書與知縣了。感喜不少。七時行法了。

二十八日丙子 天晴。辰時,出大門,于橋亭謁臨海縣官人。七時行法了。

 二十九日丁醜 天晴。於教院講堂講會之次,有茶餠,道新所儲,八十餘人同喫。午時,食堂齋,臨海縣官人所儲齋也。七時行法了。

 七月一日戊寅 天晴。辰時,童行道寧依切乞,與紫檀琥珀裝束念珠一連了。七時行法了。

 道寧 稽首和南, 道寧伏深 慶幸得遇慈顔,過承恩重,?錫寵憐,向者伏辱頒賜數珠,其荷之心,千勝莫状,允來輙有懇,慈敏不以為讓,而道寧中心之願,懇告國師闍梨,?子數珠,幸求一串,未志可容,果允前者,即舟納還,其當 受恩大矣,容道 寧終身報答,修祝壽齢,無何難遇,敢有斷聞,幸錦鴻造恕,悉為最不誦。行者道寧和南國師闍梨 之左

二日己卯 辰時,房中僧等相共讀法華經、阿彌陀經,念佛修法和尚遠忌了。七時行法了。

三日庚辰 天晴。未時,良玉送熟瓜二果。七時行法了。

 四日辛巳 天晴。未時,誦四要品,修了禪大師遠忌,依智證大師遺誡也。七時行法了。

五日壬午 天晴。寅一點,始六時大懺法,頼?、快宗二人供奉同修,以十方教院彌陀佛前為道場,懸幡莊嚴。七時行法了。

六日癸未 天晴。六時懺法,七時行法了。醜時,坐繩床睡間,夢謁日本左府被仰雲:「行琉球國由聞之,而今在大唐為悅」雲々。

  七日甲申 雨下。巳時,權惟觀、善久行懸齋可得錢來。六時懺法,七時行法了。

八日乙酉 雨下。午時,智海表白儲齋讀,頼?供奉、快宗供奉同行齋了。六時行法了。

九日丙戌 雨下。從今日就七軸本誦經。十三時行法了。

十日丁亥 天晴。十三時行法了。無別事。入夜,寺主來聞懺法,為隨喜也。寺感安養集無極,植闍梨同以感歡。

十一日戊子 雨下。午時,修懺法。日中之間,大衆多來聞懺法。十三時行法了。

 十三日己醜 雨下。午時,良玉來返律行相、十願釋。十三時行法了。

十四日庚寅 午時,為訪寺主痢病,參向法華懺院。十三時行法了。

十五日辛卯 午時,日中懺法,次過去尊師等同以迴向,依盂蘭盆日也。雙頂童行日得八文錢,志父母,我身給仕小僧者,且與三百文了。十三時行法了。

十六日壬辰 天晴。午時,出食堂,有錢二百文。于食堂老翁出來乞錢,與四文了。恐文殊化身。有小唱歌小女乞錢,人々各與一文,予與三文了。十三時行法了。

十七日癸巳 天晴。巳時,於寺法華法院有齋,諸僧共食。十三時行法了。

十八日甲午 天晴。午時,徴上座房齋,智海表白并此一行僧也。十三時行法了。

  十九日乙未 辰時,劇規庫主粥,一行僧皆行向,小僧一人料送房。僧掌夏供後,依海表白勸進,諸房為日本僧儲齋也。午時,同齋,自行向,海表白等同來,日本一行僧同齋了。次沙彌長命為留守人,行者雙頂從房々運取與沙彌為例事也。未時,海表白送粽一壞、蜜一壞,以優美童行德為使。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日丙申 天晴。西山鴻實庫主齋,海表白同來,有客,僧二人、俗二人,不知名。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一日丁酉 天晴。羅漢院主法周齋,有海表白,齋了。見五百羅漢畫像。未時,于大門前橋亭,謁天台縣知縣、太守并明州推官,點茶。推官問雲:「一心三觀何觀?」答:「止觀文并鏡譬、夢譬以」次問:「若以色見我,何雲邪道?」答:「肇公之語」雲々。次乞一偈,答:「是大摩訶衍一偈。」并問:「共一法身一偈?」獻了。而間赤城寺劇咸教主乘轎來會知縣,問雲:「安有存間有不定事可示者。」無不足由答了。官人來宿房,見法花道場懺法堂,見皇后宮禦經,感歡無極。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二日戊戌 雨下。有海表白齋,今日已及兩度,最可雲殷勤。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三日己亥 雨下。三寶院宗益齋,一行僧行向了。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四日庚子 天晴。庫院齋,不知誰人所儲,不似例齋,最好。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辛醜 天晴。監寺大師齋,僧俗十餘人同齋。十三時行法了。

  二十六日壬寅 去夜々半,三七日懺法結願了。浴院處交坊齋,有錢,老僧五十文,餘人三十文。如日文章具小師光梵來,小師借觀心論了。文章志與老僧好茶一嚢。七時行法了。

二十七日癸卯 天晴。羅漢院如貫闍梨齋,寺主同來,如貫闍梨坐具敷地,伏地禮拜,答拜了。件闍梨私造作堂僧房有其數,最以甚妙,徳行高僧也。齋了。行者等著座吃,同器為例事,奇怪多端。見惟觀等布五條二長一短,最為怪。諸律中,五條皆一長一短也。今造二長一短,?也者。年來所存,敢無可會釋,方只答壇越,不知案内。見七條九條二長一短,五條同造由,自今以後,永可停止二長五條之。路次參向監寺許,被借智者大師供禮文,遵式也。七時行法了。

二十八日甲辰 式壇主中?齋,年六十五人也。住所有便宜。七時行法了。

二十九日乙巳 天晴。清祥座主齋,令見師舍利日記,懸師影供齋丁寧也。即出大門向赤城寺,拜大佛殿彌陀丈六像,智者大師參此大殿,于佛前入滅,令禮燒香,感涙先下。次參懺法堂燒香,寺曰中嚴寺,即是西國高僧白道猷降鬼神後所立寺也。山高三百丈,周迴七裏,即天台南門也。古今即國家?祭之所。其山積石,石色赤,朝霞望之,如雉?,故名赤城,亦名燒山。々頂有塔,道猷眞身塔也。半山有飛霞寺基趾,山下有石室。教主咸周闍梨將向房點茶,法門問答在別紙,申刻,還了。七時行法了。

三十日丙午 天晴。文皓庫主齋,有水團炙夫二種果,其外,種々菓子多々也。晩,依請參向寺主院,有茶果藥等,見咸教主答,最以不許也。從赤城送書在右:

 處咸和南,昨日承道馭,光?衡?,幸接高論,不勝似抑受以惟惟越宿,詰旦來起居如何輕利耶,未邊前去展謝,率茲叙露,少布一一諸留前既,不宣。赤城比丘處咸和南 孟秋晦日

日本國師阿闍梨 侍人

閏七月一日丁未 雨下。無別房齋,庫院齋丁寧也。七時行法了。

二日戊申 天晴。午時,從台州少卿許,以息男為使,被返送眞言目録,老宿道士一人、老僧一人同道來,點茶了。近隣房祥吉座主齋。七時行法了。

 三日己酉 雨下。七人行天台縣仲縛妻法事齋所,升闍梨妹也。老僧一人依留房了。七人各得錢七十文。七時行法了。

四日庚戌 天晴。三賢院日宣闍梨齋,寺主同來,盡善盡美。七時行法了。

 五日辛亥 天晴。有元表白齋,有日本日延詩,有天台祖圖,杭州孤山智圓闍梨造也。借取還房,見合西山祖圖,互有得失。未時,如日文章送文字雲:「國師法位,日來萬福,適聞大宋皇帝來詔,定應如日贈送詩雲,到應王寵賜,必赴意身玉成佛,富應衆人,聞喜之無盡,未欲下拜見,且好誠辭。情將如日詩,呈獻 尊官者,無妨客吉請見,走此相親。即日如日再白知上。」七時行法了。

六日壬子 雨下。惟照闍梨齋,宣闍梨、植闍梨同來齋。從寺主許有文字,日本消息,唐雲文字。「昨日,吉縣謁州通判郎中,前奏表游五臺,今朝中有文牒下州,許游五臺,亦令官員妨送上京,面見皇帝。注法花更借兩巻」雲々。齋了。向天台縣謁通判郎中,借經第三、四巻了。委聞宣旨了。七時行法了。聞宣旨由,中心之悅,何事如之乎?

七日癸醜 天晴。愼如表白齋。從知縣有文字,寺主相共可來由,即出吉縣,仙尉秘書出,令見台州牒,可上京,面見皇帝宣旨,其状雲:

台州牒 日本國僧成尋等今月初三日,准樞密院箚子節文,據台州奏,准杭州牒,出給公據,付明州客人陳詠,引領到日本國大徳僧成尋等八人,到天台山國清寺燒香。内僧成尋要留小師一名,同在本寺,看經三年,餘發遣向本國。當州不敢一面指揮,已令權在本寺看經外,候勅旨。奉聖旨,成尋等八人并通事客人陳咏,令台州選差使臣一名,優與盤纏,暫引伴赴闕。仍指揮兩浙、淮南轉運司,令沿路州軍厚與照官,量差人船。今箚付台州,准此等事。右具如前,除別行外,事須帖日本國大徳僧成尋等八人,一詳樞密院箚子内聖旨指揮,准此照會。

煕寧五年閏七月初四日帖 守司戸參軍馬 守録事參軍社 軍事推官孔

 軍事判官劉

      大理寺丞知臨海縣權通判李 尚書理田郎中通判軍州兼勸農使安

光祿少卿知軍州事兼勸農使錢

知縣仙尉以書重々問答,推官秘書同以問答,推官問:「見圓覺了義經、楞嚴經耶?」答:「圓覺經雲:地獄、天宮等一行。」次參通判許對面,獻如理如量六□,智證大師釋了。晩歸寺了。七時行法了。

八日甲寅 子皐齋。午時,書州返牒,送縣。未時,參寺定鎭守天齊仁聖帝、平水大王、五通大王、白鶴靈王,紙二百文燒了。元弼眞君金擬錢二百文燒供了。為上京參臺祈?也。智者大師進上?衣一領,即奉寺主了。七時行法了。

參寺家鎭守天齊仁聖帝 「家」史籍本作「定」。全書本考雲:「家」諸本作「定」。

九日乙卯 天晴。希鳳齋。七時行法了。

 十日丙辰 天晴。了性齋。為告雲州由,行向知縣許,推官在一處,問答了。晩,還本寺,從寺主許有詩,一行皆參,有菓、茶藥、酒等。七時行法了。

 處咸和南 日本阿闍梨侍者来辱示誨,承邇日 道候禪寂宴如,嚮者嘗期出懺,請到山寺,一食聊表卑悃。今云翌入成赴天子明詔,至尊之命既重,是以小子之薄祐也。五臺游訖,可望不忙天台教源之地,希賜重遊,幸矣。前所示婆沙、觀法二久深感,謹奉皈納。秋凉川陸,善加寶愛,不宣。天台赤城比丘處咸和南閏七月十日

 日本阿闍梨

十一日丁巳 天晴。巳時,向台州,寺主手自破子入未菜,丁寧沙汰,寺中上臘十餘人皆出大門送,寺主雖自取手乘轎,雖固辭不承引。寶大師乘轎,植闍梨乘馬,同向新坊□文殊大師齋所,如貫闍梨早來在齋所。盡善盡美,有錢一貫、單衫一領。日記、自筆文書等多取出,德韶和尚即文瑤師也。因之有此文書也者。瑤大師伏地禮拜數度,答拜同之。未時,出莊。申一點,著臨海縣内宿。七時行法了。

十二日戊午 天晴。未時,著洲國清廨院,即參少卿許,以筆言問答,皇帝殊有勅宣,其旨最重,必蒙厚恩雲々。一兩經圍取朝廷指揮,并具使臣可上京者。松門巡?潘大保本宿廨院,筆言通語。七時行法了。出小卿向下,下有一人若冠,與半紙,披見詩一首也。「石橋建比知何載,側險森々木水清。多少人心平與曲,就半試驗最分明。」

十三日己未 以禹珪奉僧判官許白祖青琉璃裝束念珠一連,都僧正許奉五香白琉璃裝束念珠一連。

  覺虎啓,侍者來辱書并白※念珠一串,足荷勤意,俟少刻,詣前拜謝,人還謹此通懇,不宣。覺虎上大日本國師 十三日

都僧正行向松門縣了。有弟子返申。未時,小卿送天台縣 進奉皇帝色目,問:「實否?」答實由了。念珠五串、銀香爐一口、青色織物綾一匹也。七時行法了。

十四日庚申 天晴。辰時,潘大保還松門了。景德寺僧官來,令喫蠶茶畢,同寺僧來乞念珠,依不隨身,不與。景德寺表白賜紫象?

  一心拜告日本國大法師,願求念佛數珠一索,終身受持,永當寶惜,然願此世佗世生,常相逢値,

  諸佛國土為法眷親,伏望慈悲特垂喜捨幸甚。謹白。

   煕寧五年閏七月 日 表白賜紫象?白

十五日辛酉 雨下。辰時,道士老公來,點茶了。禹珪歸國清寺,與錢四百文了。行者同歸,與錢三十文了。七時行法了。

 十六日壬戌 天晴。向少卿許,告々:「路間事等沙汰未了。」「今一二間可佳,有勾當事示及者。」今兩三日不可有勾當事由答了。七時行法了。少卿送錢文字在後:「今送錢貳索文省,且宛乳藥之費,幸留?。暄咨上日本闍梨 十六日」惟觀指?籠子關,召鍛冶一人,與錢十文,開了。頗無益耳。申時,白蓮院首座僧與處州備師共來禮拜,重々問答,理即覺義并修性不二旨,件僧頗知天台教。

十七日癸亥 辰時,國清寺主來座,告曰:「久不皈寺為,慰問來也者。」明州秀才四人來宿,予問司理官子秀才,明州秀才來由,答雲:「明州、?州、台州三州秀才,并就台州比試取解,約五百來人已上,取十七人,將來春就禦試,取三人作官,五百人秀才中,只取三人給官。天下州府軍鎭秀才約二十萬餘人,春問禦前比試,只取三百人作官,約千中取一也。」予七時行法了。

十八日甲子 雨下。巳時,司理官來,金剛般若事重々問答。景德寺十方藏院賜紫比丘若明、普安禪院住持傳教比丘惟果來問法門,重々答了。感歡無極。惟果雲:「日本國東過三萬裏,有仙集山 雲々,實否何?」答雲:「先年日本東夷,名俘囚,其中僧念久來雲:『東過數萬裏,有羅漢住處,造仙宮不知數者。』若此山,名集山」雲々。?州秀才七人來宿,寺主渡南家,令宿秀才了。七時行法了。

十九日乙丑 雨下。辰時,寺主被皈國清寺了。待使臣來,汝可皈者。明州秀才來,問雲:「佛還為生死人耶?」答:「此問甚深,菩薩雖入重玄門,倒修凡事不為生死人,佛豈忘本覺耶?」七時行法了。

二十日丙寅 天晴。午時,東夜白蓮院景堂來謁,次石佛院,今改妙勝院,僧六人來謁。明州秀才注六問來問,一一答了。次明州舉人姚孳來,以五問來問,一一答了。七時行法了。

二十一日丁卯 天晴。國清寺轎擔男錢長、小周與錢各二百六十文,返皈了。未時,北山普寧院住持闍梨來禮,赤城寺僧具俗陳*,造文字來禮。七時行?法了。

二十二日戊辰 天晴。辰時,參向少卿衙,來日可皈寺,使臣追可行寺者。次參轉運諌議衙,筆言重問答,見手中獨鈷,示雲:「得見金剛杵,何見金剛禪?」答:「禪常在心中,何因望得見?唯獨自明瞭,餘人所不見。」運使頻好々,即召轎床前,取予手令乘,頻雖固辭,更不免手,?乘轎出了。前日,通判被返注法華,司理官借了。行付司理官衙,乞返得了。陳?來雲:「來日齋者。」受了。七時行法了。明州秀才來雲:「達磨西來,九年弘法。國師東至,傳其言句。」

二十三日己巳 天晴。卯二點,向通判衙,被出間,以壽量六句釋願侍人了。參少卿衙,見轉運使牒:「錢二百貫可宛日本僧上京盤纏,沿路州軍鎭厚致勞問旨也。」退出了。巳時,向陳?齋所,種々珍膳,不可數盡,錢一貫,惟觀、善久、長明各百文。午時,出廨院,秀才等出大門送。申時,至沙潭除八處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四日庚午 天晴。卯時,出宿。未時,到著國清寺十方教院,雇州轎擔二人,各與五百文錢,寺人力了馬與錢二百四十文了。扶賢永嘉集持來返,依示寺主也。七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辛未 天晴。於庫院寺主齋。未時,韶州客人來話:「六祖惠能禪師住處,在州内曹溪寶林山南華寺,有二百僧,六祖眞身塔在彼寺,州四十裏者。」申時,寺主房有茶藥果,須住州間,留守僧等行休大師等答五度雲々。七時行法了。

二十六日壬申 雨下。神或表白齋。午時,去天台縣,謁推官,示人力十人到?縣料,推官答雲:「聖旨不同常事,州縣盡心運送者。」問:「知縣仙尉?」推官答:「近差入州,一月日皈」雲々。轎人各與二十四文錢了。

二十七日癸酉 天晴。雖□大慈寺參,小馬、小闍等有錢多少論不來,最無本意。七時行法了。

二十八日申戌 雨下。寺主為錢送儲齋,最以甚妙,錢一貫,?伯、宗伯二人二百文,餘人五十文。七時行法了。

二十九日乙亥 天晴。午時,台州大理寺丞監?□權推官□□□□道至天台國清寺日本國成尋,通放□兵士?大來,成尋等未軍資□□,請取錢二百貫孔。即請文。

日本國成尋等八人

右成尋,今月二十九日,遞舖兵士?大賚到來牒一通,准密院節文,及准上今指揮,優與盤纏錢。牒付成尋八人,前去盤纏。已於兵士?大邊責領隨身牒已訖。謹状。

          年月 日

(十一月四日五日校完 細井謨 千阪畿 鈴木洋 全校)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三

 【延久四年(宋・煕寧五年)八月一日~十月十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三


  煕寧五年八月一日丙子 天晴。依州牒,寅時,出國清寺向台州。未時,于臨海縣道安驛,對面使臣崇斑,令見州牒,來日到國清寺可待者。申時,至八□徐八家宿。今日行八十裏。七時行法誦經了。台州帖 大日本國僧成尋當州准樞密院箚子節文,據台州奏,准杭州牒,出給公據,付明州客人陳咏,引領到日本國大□僧成尋等八人,到天台山國清寺燒香。内僧成尋要留□一名,同在本寺,看經一年,餘僧發遣回本國。當州不取一面指揮,已令權在本寺看經外,候敕旨。□聖旨,成尋等八人并通事客人陳咏,令台州選差使臣一名,優與盤纏,暫引伴赴闕。?准聖旨指揮,優與盤纏,即未有數日,□差定監路橋酒?高侍禁,暫引件日本國僧成尋赴國。又慮監鹽使臣有礙,鹽法不許差出,本州遂具状申轉運衙,令賜降下指揮。今准牒命指揮,已轉牒至京沿路州軍照會,并牒准南轉運司,依詳朝旨施行外,牒州清立使於軍資庫,先支官錢二百貫文,應副成尋等一行人,赴發及沿路盤纏使用。所有其餘令要錢數,即關報前路州軍,候見管伴人申報,令要數目,并依密院箚子内聖旨指揮支法給。仍告示管伴人,如更要錢及所須物件,并申經過處請領應副者,并別選差使臣引伴,疾早起發赴京訖。具差去名衙状申本州,今勘會管下場務使臣,各係監鹽外,在城兵馬都監鄭崇斑目下得替,相次赴離。今請本官就使,引侍僧成尋等八人,并通事引領人陳咏赴闕。并上件令支官錢二百文省,内退一索四十文省,底索不支外,實支官錢一百九十八索九百六十文省。已□軍資庫,仰于見管官錢數内,據數支給,什日本國僧成尋等一行人,沿路盤纏使用,須至行遣。右共如前,上件實支官錢一百九十八索九百六十文省。州已出給正句沽軍資庫,仰于見管官錢數内,據數支給,付日本國僧成尋等一行請領,沿路盤纏使用外,事須怙日本國賜紫僧成尋等一行人,准此照會,赴軍資庫,據數請領,上領官錢起發及沿路盤纏使用。如更要錢及所須物件,即請計會管伴鄭崇斑申報經過州軍請領。

       煕寧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帖

           守司戸參軍馬 守録事參軍杜 軍事推官孔軍事判官劉

       大理寺丞監城下?務權推官劉 任衡

大理寺丞知臨海縣事權判官通判季暄

       尚書理田郎中通判軍州兼勸農事安 任衡

      光祿少卿知軍州事兼勸農使錢 暄

二日 丁醜 天晴。卯時,出宿。巳時,到著州國清廨院,即參少卿衙,東過五裏,于東門謁少卿,來日可請取錢者。點茶,退出。七時行法了。

  三日 戊寅 天晴。辰時,參少卿衙。善久等向軍資庫請錢,請文自向庫客舍書之,與藏司了。倉外廊等,絹綿糸錢種々物不納積置,不可稱計。午時,上名左都衙陳照寧未向,告雲:「以小船可送錢者。」即借小船送錢,以惟觀、善久為使。七時行法了。

 日本國師隨詔都下,?州進士朱定謹成拙什拜餞,幸希采照。定和南生性殊邦决至和,放懐束適渡流沙。浮?迢遞辭郷館,駐錫慇懃硯國華。瑞應山川供悵望,恩頒緡帛重旌嘉。好隨明語趨□闕,何憚皈程萬裏?。

煕寧五?仲秋初三日書

 四日 己卯 辰時,參少卿衙,告可皈由,兵士四人轎擔可送越州者。巳時,出廨院,以兵士四人擔轎。申時,到著國清寺莊,房主有種々用意,宿料五十文,外加二十文。七時行法了。今日行五十裏。

  五日 庚辰 卯時,出宿。巳時,行向天台縣。一郎長者家尋惟觀船,答:「未來者。」若來可令宿錢由示了。次謁監酒官,筆言問答了。過五十裏,午時,著國清寺。從台州至天台縣九十裏,至寺百里也。酉時,寺主院有菓藥酒等。七時行法了。寺主送使臣鄭崇斑文字一封,披見之處,前去?縣可相待者。

六日 辛巳 天晴。雇寺邊人力十二人,借寺主、副寺主、海表白轎,頼?供奉、快宗供奉、予三人同乘轎出寺。法門雜具大略令擔去,世間雜具分置寺主并海表白房。寺主自令持七條袈裟來志,返安養集十帖、懺法私記一巻了。出寺之間,寺主、副寺主為首,守寺上臘出大門送,寺主取手,令乘轎,?乘了。巳時,至縣行會路,待天台縣人力十人擔錢來。午時,來同去。申時,過四十五裏,至關嶺南家宿。七時行法了。途中,入景福院禮佛,寺主點茶藥,即與詩一首:

   惠日啓,臨大師象駕光訪,今成一章,奉餞行駕拜呈,伏惟采覽。

   天台比丘 惠日上

 紫詔中天下,金書下日招。旆松專待候,報我聖歌謡。

七日 壬午 天晴。卯時,出宿。同二點,至天姥山關嶺。從天台縣至關嶺四十裏,從關嶺至天姥驛十五裏,從驛至新昌縣五十裏。天台山記雲:「自天台山西北有一峰,孤秀迴拔,與天台相對,曰天姥峰,峰下臨?縣,次望宛如在天表。」關嶺,天台縣、新昌縣堺也。過七十裏,申時,到著新昌縣,謁知縣并少府,令見州牒,乞安下所,即以使送寶嚴寺,大伽藍也。寺主點茶。知縣并少府來向沙汰,乞人力十二人、轎三乘約束了。寺僧并縣人人來集見之。七時行法了。寺主儲非時食。

八日 癸未 卯時,人力八人來擔法門等,次轎三乘、人力四人來,不可與錢由知縣示送,寺主儲食。辰時,出寺,國清寺轎并十二人皆返遣了。行向知縣、少府許,二人在一處謁了。巳時,去縣十裏,立牒:「至?縣二十五裏,至東京二千三百四十裏。」午時,到著?縣,從新昌縣三十五裏至?縣也。即謁崇斑、知縣,乞安下所,即安下實性院,本名清泰寺,有傅大士影,禮拜燒香。院主智深長老雲:「諸寺打木魚鼓集行者,是以傅大士為根本,大士?嵩頭陀時打魚鼓,頭陀即應鼓音來,自爾以來,天下大小寺院,為集大衆,打木魚鼓」雲々。長老儲食,知縣國博、仙尉秘書、監務奉職三人縣官來,點茶湯,知縣問雲:「見佛無定處,何遙禮聖迹?」答雲:「法界皆道場,見佛無定處,佛種從?起,是故禮聖迹。」感喜不少,筆言問答重々也。長老入夜淡柿持來,筆言問答,數刻退皈。七時行法了。禮諸堂,見長老房了。台州兵士返遣了。與二百文錢了。

九日 甲申 雨下。卯時,長老儲粥。辰時,乘船,知縣出小船五隻,二隻僧,三隻崇斑,以人力二十人運錢,法門雜具入船。此間瑞像院傳天台教上都賜紫希顔、惠安都寺至請書來禮拜,答拜了。次乘船了。申時,過六十裏,至三界。子一點,過五十裏,至曹女山宿。七時行法了。

 十日 乙酉 天晴。卯一點,出船。午時,至東關,先入天花院禮佛,吃茶。次乘移杭州大船,且迎來台州大船一隻,杭州大船一隻也。使臣并僧各一隻乘了。子時,過七十裏,至州東門宿。七時行法了。

 十一日 丙戌 天晴。辰時,回船入光相寺禮佛,吃茶,甚妙,寺院多,住僧多。巳時,回船,過十裏,至越府前。申時,崇斑送酒一瓶、茶一瓶。七時行法了。

 十二日 丁亥 天晴。午時,乘越州新大船,轉運使被渡杭州,以崇斑被示雲:「於杭州奉謁者。」越州官人上下,以女舞樂船送轉運使儀式,不可注盡。七時行法了。

 十三日 戊子 天晴,雨下。崇斑子秀才來雲:「潤州大江中有金山寺,必可禮雲々。杭州有三百六十寺,蘇州有三百六十石橋」雲々。木席八領、諸僧表莚々從州送之。法花法堂莊嚴了。七時行法了。

 十四日 己醜 天晴。從都督衙送轎三乘,於景徳寺齋,予、頼?供奉、快宗供奉乘三乘,與崇斑共向寺,客人々有管内僧正賜紫大師,筆言問寺主闍梨:「良?和尚入滅日?」答不知由,又問:「涅槃經私志百巻事?」問答不知由,極無本意。次參大佛殿,燒香禮拜。次參懺堂了。著齋座食,極以甚妙也。但無錢,寺僧為奇,但自思念,有官錢二百貫,雖不請取越州二百貫、杭州二百貫,有宣旨,仍不曳錢也。七時行法了。

 十五日 庚寅 未時,台州陳都衙并通事陳咏到來,為悅無極。七時行法了。

  十六日 辛卯 天晴。未時,以崇斑轎并兵士四人,參都督府謁了雲々。齋時起居辭三通文字次第奉入。七時行法了。

 十七日 壬辰 雨下。台州兵士四人返遣了。越州相替守護船。七時行法了。

 十八日 癸巳 天晴。官錢從今日以小師可用由,示崇斑了。七時行法了。

十九日 甲午 天晴。巳時,從杭州轉運使送牒崇斑,「日本僧出路久,不見來,錢塘江淺,不及渡,今月之内可出船,蕭山?水淺,大船不得進,示縣借小船六隻可來者。」午時,出船。過五十裏,子時,至錢清堰駐船宿。七時行法了。誦經一部了。

 二十日 乙未 雨下。卯時,以水牛八頭付轆轤繩,大船越堰,船長十丈,屋形高八尺,廣一丈二尺也。越州為日本僧上京新綵色莊嚴,依勅宣也。申時,至于蕭山,小船六隻將來乘移。今日過四十裏,至河口定清門宿。七時行法了。經一部了。

 二十一日 丙申 雨下。辰時,從法過門乘大船,待潮生,天小晴,申時,潮生,渡錢塘江。過十五裏,酉時,到著杭州官舍,運船物宿。七時行法了。都衙雲:「從越府至杭府一百五裏雲々,未一定。」

  二十二日 丁酉 雨下。辰時,借轎,參向轉運使衙,有官人四人,三人著黒衫、一人著緑衫,點茶湯,送大船由有命。次參提舉衙,有茶湯。依雨大下,不參知府都督并通判衙。見府内重々大門,廣大官舍數百,市内大小路辻,賣買綾羅、金銀、香藥、絹絲布、食物等滿多,人戸同越州府。與陳咏沙金一兩,出家賃妻子上京料也。巳時,轉運送大船二隻,僧并使臣乘了。依船未造,今日駐留。七時行法了。

 二十三日 戊戌 辰時,回船至府駐船,依船工等來,修造船也。依造船間可經日,從杭州大?衙送大船三隻,依轉運指揮也。一隻僧,一隻崇斑,一隻小使并通事。申時,推官并左藏都監來船謁了。拜見皇太后禦經,感歡無極。問官春開封之間,深思之由示之,彼又為悅。戌時,通事借沙金三兩、錢十貫,于京可弁本數者。莊嚴道場。七時行法了。

 二十四日 己亥 天晴。寅時,出船,運使以兵士四人催船副船行陸。午時,出杭州北門,名餘杭門,水上二階樓門也。子時,至倫濱宿。七時行法了。今日過□十裏,從杭州至秀州二百餘裏。

 二十五日 庚子 天晴。卯時,出船。午時,至鹽官縣長安堰。未時,知縣來,於長安亭點茶。申時,開水門二處,出船,船出了。關木曳塞了。又開第三水門,關木出船,次河面本下五尺許,開門之後,上河落水面平,即出船也。亥時,至縣宿。七時行法了。今日過六十裏。

  二十六日 辛醜 雨下。寅時,出船。午時,入秀州堺内崇徳縣界。秀州是則蘇州所置也。有四縣:崇徳縣、嘉興縣、花亭縣、海鹽縣也。亥時,至三塔寺,大門外河邊有三塔,高三四丈許,磚塔也。去州二裏也。今日過一百里。從秀州至蘇州一百三十五裏也。七時行法了。至州門宿,杭州防送兵士二人返遣了。

 二十七日 壬寅 天晴。辰時,向秀州少卿衙,通判在一處,以通事問答了。巳時,州使絹十五疋持來,七人衣七條,可染道料也。即示可染色返了。迴船著北門兜率院前。午時,少卿送酒三瓶,與使臣錢三十五文了。法酒一瓶志送崇斑,小使召取于船令飮。七時行法了。送兵士二人為役人省厨。今送大師食堂分 折酒二瓶。法酒壹瓶。右具在前。

八月 日 守司理參軍監康

 所送去酒食,恐被公人偸,據請遂色酒物批四仲咨覆

 二十八日 癸卯 雨下。午時,兜率院諸僧來迎,即入院禮諸堂雲,莊嚴甚妙。見澄照大師影、道宣律師謚號也。 妙樂大師日記了。見僧正房壺,水中造山有仙宮等,如越州釋迦院二旁山。有一僧問天台來,一一答了。未時,管内副僧正傳教臨坦首座賜紫廣教大師用和出文状:

秀州管内副僧正傳教臨坦首座賜紫廣教大師 用和

 右用和謹祗候謝日本傳教闍梨大師,伏取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八月 日 秀州管内副僧正傳教臨壇首座賜紫廣教大師用和

來坐船中,志與茶二瓶并燒香,有慚愧人也。拜見皇太后禦經、顯密目録了。與文状一紙在右:

今日叨承 闍梨大法師見示聖教并王后經,用和幸々無量,願生々世中,常値闍梨大法師,于一一處對揚教法,聞生佛國土廣度一切衆生也。用和愚意禮容法師,今赴京闕,面見聖人,佛法必得興隆也。用和今見此公,凡出家人,須二十歳方得入帳為童行,在寺未年二十不得入帳供申。大凡人年二十歳,風骨已成,業心散,難為教誠。欲乞 面對聖人時言,凡出家不倶年限,倶從父母立疏捨入寺,許容便入帳,貴得出家,從小學業無難,是用和願也。更有凡僧人,暫離本州,須得公據往佗州。不赴公據徂佗州,罪當還俗。若得公據,往還時方為穩便。

次壽聖院比丘願從出文帖來船,老僧也。雖借戒體,依船可早去不借。七時行法了。

 二十九日 甲辰 天晴。巳時,府使取七條長短衣尺寸還了。七時行法了。

  九月一日 乙巳 天晴。申時,出船,過州北門,經六裏,至三樹堰,令開二水門,出船了。堰官人來,入船中,謁見道場,依待袈裟,不進船。戌時,七條七帖衣衫七領持來,有府文状,錢十四貫四百文出獻了。即出船,至閘頭宿。七時行法了。防送兵士二人返了。

 二日 丙午 天晴。寅時,出船。過五十四裏,申時,至蘇州平望縣暫駐船。同二點,出船。戌時,至感?宿。七時行法了。

 三日 丁未 天晴。卯時,出船。巳時,過大湖,五湖中東湖也。午時,過松江水,三江中一也。立鳥居,書江銘,有木橋、石橋,有橋不知其數。未一點,至茶陵亭,有利往橋,長一裏二丈,間四十八間也。橋有高欄,以朱塗之,中有樓四間,過橋了。有笠澤亭,次渡大橋,次渡市橋,至呉江縣,從平望驛過四十五裏,至呉江縣也。河左有酒?務。蘇州使王守和乘小船迎來。今日終日過大湖。酉時,從呉江縣過四十五裏,至州前宿。七時行法了。

 四日 戊申 天晴。卯時,諸寺依都督命來迎,船進向清詔亭數裏,諸僧歩行,蘇州管内僧正廣化院住持傳教臨壇文照大師善?、蘇州管内副僧正報恩寺傳教慈照大師法如件二人乘轎子,副船行開元寺主。

蘇州管内僧正廣化院住持傳教臨壇文照大師 善

 右 善 謹祗候起居闍梨大師,伏聽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蘇州管内僧正廣化院住持傳教臨壇文照大師善?

蘇州管内副僧正報恩寺傳教慈照大師 法如

右 法如 謹祗候起居闍梨大師,伏聽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蘇州管内副僧正報恩寺傳教慈照大師法如牒

開元寺寺主賜紫道隆、同寺賜紫宗雅、同寺賜紫譽升、同寺賜紫處參、同寺賜紫法淵、同寺賜紫道月等百餘人僧,徒行至亭,見莊嚴甚妙,懸色々畫幕,三間皆莊嚴。州兵士十人令持轎子三乘來。僧正等著倚子點茶,令見顯密目録了。與崇斑□轉運都督衙,拜謁了。見州門々官舍,如杭州廣大也。市賣買不可思議也。石大橋三百六十雲々,東西南北有堀川故也。都督著赤衫,官人三人同坐,會運使許,通判并推官坐會,都督、運使共迎送,都督前召轎子,取手令乘,而固辭,令持轎出中門了乘,饗應無極,以通事問種々事。七時行法了。

 五日 己酉 辰時,為拜圓通大師影,向普門院,州兵士十人,州轎也。以四人為轎子持,餘人在前後,皆如昨日,有衣冠,陳一郎、快宗供奉、聖秀、心賢為共人,過八裏,至普門院,圓通大師影堂燒香了。在講堂乾角,莊嚴甚妙,前立常燈、常花、常香臺,銘之法印和尚花香,有影贊,以行者令書取了。「普門先住持日本國圓通大師眞讚:扶桑海國,有山峻雄。師蘊靈粹,挺生厥中。少慕釋氏,早?塵籠。皈我聖代,愛我眞風。一錫破浪,萬裏乘空。祥符天子,延對彌隆。是身之來,空花可喩。是身之化,水月還同。長天雲散,高岩雪融。謂相非相,稽首圓通。治平元年五月初一日,前住持法印大師守堅重修述贊。」寺主點茶。件伽藍本報恩寺僧房也。圓通大師早以建立一堂,之後,皇帝造加諸堂,廣大寺也。參大師佛殿燒香了。住僧多々。問圓通大師入滅年紀之處,寺主答雲:「此年來」雲々。傍有報恩寺,副僧正來謁,仍參向燒香,先見副僧正房壺,湛水造山,奇岩恠石,不可思議,有衆多仙宮。即點茶。次參講堂,有菓子儲,菓子二十種許並居,即付倚子?之,陳一郎同吃了。退出,僧正大門送來,切々固辭留門内,取出轎,門前乘了。還亭,州兵士十八人與百文錢了。拜圓通大師影,極以悲涙感喜,不可注盡。報恩寺廣大伽藍也。往還之間見遣大寺數十處,州内作法莊嚴,不可注盡。未時,出船,依運使催來也。從都督許送酒五瓶,文字書宣:「奉郎中此由員外郎通判蘇州催發遣軍州兼管内勸農使騎都尉賜緋魚袋嚴 君?,法酒五瓶,右謹送上,伏惟留納,謹状者。」使與錢三十文了。

宣奉郎中尚書屯田員外郎通判軍州兼管内勸農事騎都尉賜緋魚袋嚴君?法酒伍瓶,

 右謹送上,伏惟留納。謹状。

  九月 日 宣奉郎中尚書屯田員外郎通判軍州兼管内勸農事騎都尉賜緋魚                          袋嚴君?状

同二點,出船,過數裏,出州北門,名閭門,河水立門樓,有扉門,内有會州亭,大伽藍有數處,石橋大岩數十過了。七時行法了。從蘇州至常州百八十裏。

六日 庚戌 雨下。卯時,出船。巳時,越上亭堰,入常州堺,堰水門并轆轤皆荒蕪年尚。戌時,過八十裏,至常州無錫縣宿,廣大縣也。宛如州作法。七時行法了。酒一瓶與都衙并通事了。

七日 辛亥 天晴。卯時,出船。辰二點,暫駐船,崇斑送酒一瓶,都衙自持來糖餠十枚。巳時,出船,召取杭州兵士一人、梢工一人吃酒,召水手三人同喫酒。戌時,過一百里,至常州南門前宿。府使職員王瑜來,出文状,諸寺諸僧數十人出文状來迎,依入暗,來日可奉謁由示了。管内僧正傳教賜紫懐雅、管内副僧正講經律大徳中惠。

管内僧正傳教賜紫 懐雅

右懐雅謹祗候起居日本大師伏取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管内傳教賜紫 懐雅 牒

曾大平興國寺僧十五人、薦福禪院僧二人、廣福禪院二人、城下表白一人也。今日得順風,終日上帆馳船。今日過百里。從常州至潤州百八十裏。七時行法了。

 八日 壬子 雨下。卯時,入州城門。辰時,臨川亭駐船逗留,州刺史以王瑜并兵士八人為使。午時,出北門,南北水門二階樓門外。過二裏駐船,監酒送酒五瓶,兵士七八人為使。即出船曳之。戌時,過三十五裏,到奔牛堰宿。七時行法了。

 九日 癸醜 天晴。卯時,越堰,左右各有轆轤五,以水牛十六頭,左右各八頭。辰時,過十八裏,至蔡縣暫駐船。同二點,出船。未時,過五十四裏,經丹陽縣駐船。同二點,出船。醜時,過七十五裏,經潤州南門宿。七時行法了。至丹陽縣駐船 「至」史籍本作「經」,下同。

 十日 甲寅 天晴。卯時,開水門,入州城蕭閑堂,官舍也。休息上堂,謁通判、推官二人,有點茶,登持,來會管内僧正宣教大師日華、管内副僧正延慶寺賜紫白超。

管内僧正宣教大師 日華

右 日華 謹祗候起居國師,伏取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管内僧正宣教大師 日華 牒

管内副僧正延慶寺賜紫 白超

 右 白超 謹祗候起居國師,伏願裁旨。牒件状如件。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管内副僧正延慶寺賜紫 白超

普慈院住持傳法沙門慶蒙、甘露院住持傳教比丘應夫各出文状來,問答法門不委記。辰時,至京口堰駐船。午時,乘小船,崇斑、都衙、通事相共渡楊子江,參金山寺,一名浮王島,江中孤絶山也。不令女人入山。一一禮拜燒香諸堂,繞山有行廊,内有諸堂,莊嚴甚妙,宛如穴衆城,以紺青、緑青、朱砂等貴丹皆悉畫,處々高棚,或有黒漆塗,或有朱塗,如懸鏡,二裏之間無□敷石,廊殿樓臺,映日照耀,梁朝洞臺,魏代永寧,更不能及。大佛殿丈六釋迦像,諸堂十餘所岩洞塔婆,最以甚妙,一切經藏實可貴重。僧堂置鉢,寢所置衾,或二領三領,八十餘所,其外房々皆以優美。看經院内八十餘人,各居經先讀一切經。泛海樓内有等身釋迦像。如今日見第一莊嚴寺也。寺主大師儲齋供,珍膳美菓,盡善極妙。申四點,渡江,向亭休息,依湖乾,不用船,知縣送馬二匹,崇斑共乘還。今日始乘唐馬,如日本鞍,表敷覆鞍骨,鐙懸金輪。酉時,歸著船,馬舍人與錢十文了。州南北門築正垣十丈許,上造高樓,見?國軍料雲々。此州東晋時王都也。地名金陵,城名建業,水名楚水,江南王朝都此州,謂晋、齊、宋、梁、陳也。渡又都大呉皇帝雲々。依湖乾,不越堰宿。七時行法了。

 十一日 乙卯 天晴。申時,以牛十四頭,左右各七越堰,依堰司命,上陸,見越船,最以希有也。堰下河船駐宿。七時行法了。

  十二日 丙辰 天晴。卯時,出船,出水門,過一裏,出水門,向楊子江,廣大如海,有數百船,渡江間從州船二隻,各乘兵士二十人,艪各四枝,以左僧船并崇斑船綱各付一隻,令率船,一時許,渡江了。最可雲勤功。送著河口,兵士船歸了。江間三十五裏,巳時,至河口,有利渉亭,入楊州堺内了。次至橋,々頭有迎湖大江廟,遠見金山寺,四面甚妙也。次入流州内,隋帝時所分置也。今又屬楊州,無別刺□史。水門駐船,待潮生可開関木。申一點,潮生,曳水中木入船。過二裏,到著流州堰宿。七時行法了。  渡江間從州船二隻 「從」史籍本作「徒」。

 十三日 丁巳 天晴。卯時,越堰,牛二十二頭,左右各十一,牽上入上河,々左有廊五十間,毎間有立隔。午時,至楊子鎭,江都縣駐船。此河隋煬帝所堀也。堀溝寛二丈餘,直流弃曲。未四點,過十裏,至楊州安賢亭,來迎管内僧正傳教賜紫惠禮、管内副僧正壽寧寺住持講經臨壇賜紫惟雅。

管内僧正傳教賜紫 慧禮

 右慧禮謹祗候起居三藏大師,伏取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管内僧正傳教賜紫 惠禮

管内副僧正壽寧寺住持講經臨壇賜紫  惟雅

 右惟雅 謹祗候起居三藏大師,伏取慈旨。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九月 日 管内副僧正壽寧寺住持講經臨壇賜紫 惟雅

僧判官壽寧寺講經臨壇賜紫道演、同寺賜紫五人、知事一人,建隆寺了素,住石塔慧照寺去寬,石塔寺賜紫守詢,首法進僧都住寺也。龍興寺釋之,首鑒眞和尚住寺也。開元寺賜紫一人、知事一人,雍煕禪院智潤,興教禪院賜紫文清、住持僧子等合十七人,出文状,予從船下陸,入亭,面謁禮謝了。從州送酒八瓶,兵士五人可召仕人者。留一人仕之,四人返遣了。未三點,出船。終夜率船。醜時,過一百五裏,至新湖口宿。楊府南北十一裏,東西七裏,周三十裏築城。七時行法了。從潤州府至楊州府四十五裏。

揚州使酒庫奉指揮,送日本僧酒,如渡:

 百陶酒玖勝,計參小瓶,到折食。 百陶酒壹肆伍勝,小伍小瓶,折路食。

右具如件。 九月 日 勾當人 李  質 等

 十四日 戊午 天晴。卯時,出船。辰時,至邵伯鎭止船,從船前捧幡打厮羅伎樂數十人,渡邊祭神人雲々。未時,開水門二所了。次開一門,出船了。子時,過六十裏,至高縣,廣大縣也。北去楚州寶應縣堺五十五裏,南去江陽縣三十三裏。楊州有六縣:江陽縣、天長縣、六合縣、高郵縣、海陵縣、楊子縣也。楊州去東京一千五百里,南行一千四百五十裏有台州。七時行法了。

 十五日 己未 天晴。卯二點,開水門扉,入縣,見死人葬,船人々皆以白埋裹頭,女人三人打胸啼泣。至縣官舍前止船。午時,出船,得順風,飛帆。子時,至楚州寶應縣,管内僧行賀橋停船。七時行法了。今日行五十五裏。

 十六日 庚申 天晴。巳時,出船。過十裏,至黄葡鎭駐船。同二點,出船,順風上帆。戌時,過八十裏,至楚州城門宿。七時行法了。從易州城至于楚州船三百十裏雲々。

 十七日 辛酉 天晴。辰時,見鸚鵡,大如鳩,尾長一尺,觜赤、足背毛著,處々有白斑,紫毛處々交,入籠置船。又鹿如日本鹿,與羊置船飼。人見莊家,以驢馬二匹,覆目口,懸麥粉石臼,獨回率,無人副。巳時,出船,回州城,至閘頭。築城南北九裏,三百歩雲々,至于泗州二百十裏。巳時,過十裏,至閘頭,依潮乾,不開水閘。申時,登州秀才與陳詠共來,相人由告之。問:「命今幾年?」答:「可保八十餘年者。」戌時,依潮生,開水閘,先入船百餘隻,其間經一時。亥時,出船,依不開第二水門,船在門内宿。七時行法了。

 十八日 壬戌 天晴,頗□。終日在閘頭市前。戌時,開水閘,出船,即得順風,上帆,并牽綱手。寅一點,過六十裏,至楚州淮陰縣新開駐船。七時行法,經四巻了。

 十九日 癸亥 雨下。卯三點,出船。過六十裏,申三點,至閘頭,石梁鎭内也。戌時,開閘,出船,至淮河口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日 甲子 雨下。寅時,出船,入淮河,牽船。未二點,至肝船?縣貴山寺,塔十五重如閣,頂見羅漢并,寺名先福寺,昔五百羅漢見住處也。委知?州大師行状。順風上帆。戌時,過八十裏,至灑州東淮頭停船。七時行法了。

 二十一日 乙丑 天晴。卯時,以小船令牽船。同二點,入小河々口,南北有二階閣,内立八角大石刻雕經,額名度人經,依遠不見何經。淮河有浮船,々脚有六十餘隻,從河口過二裏,至州前停船。午二點,知府送酒三瓶,與使錢三十文。同四點,故徒行參普照王寺,先拜僧伽大師眞身塔,西面額名雍煕之塔,禮拜燒香,八角十三重,高十五六丈許,毎葺黄色瓦,如黄茶碗,有光,毎階下有羅網,其中畫盡菩薩賢聖天衆像,莊嚴不可思議也。塔内莊嚴,中心造銀寶殿,在黄金寶座向西,大師坐後有二尺鏡,前有脅足,左有銀大水瓶二口,高二尺五寸許,左右有一僧像。寶殿以七寶莊嚴,垂種々瓔珞玉幡。前有黄金寶殿,上下皆金,長八尺,橫四尺,柱等皆金也。塔内四角大柱以黄金巻,柱梁、柱貫皆以金造之,柱上有半出菩薩形,皆金色,内有連子,毎頭有天衆形,左右有龍形。内四面懸綾羅天蓋幡等,無隙,以琉璃敷地。有二重連子,内前黄金寶殿,壇上七寶花香燈供具々足造置,多以金造,四面各有黄金燈爐二,高二尺。次四面各五間,毎間中八尺。次六尺黄金板,以黄金造半出金蔔佛,各三十體許座。佛前中門額普照明覺大師,連子上有錢羅網。北一間有入寶物小門,大方一尺許,額名扱抱刹,有階,人登階入寶物。有七寶帚,外間四面懸天蓋幡,天隙。佛面外二柱,以銀打覆,口徑二尺,圍有連子,高六尺許,護銀箋也。四面上長押懸綾羅,皆縫物,大師變相也。餘柱皆朱色也。佛面立床子,上置燈爐三口,々廣二尺,四面地敷黒石,皆有光。階下四尺,四面立并女人誦經,各取花,其外道路男女不知數,階下四面皆立床子,有香燈具。次佛面禮殿三間別棟,黄瓦葺寶殿之内,立床子,造供具,不可思議也。階柱上有黄金師子。懸大七寶蓋種々幡具懸之有四有七寶重小塔,高六尺許。有紺琉璃師子,懸大七寶蓋,種々幡具懸之。有四面廊,四方各一町,方々五十間許。西北二面壁盡大師三十二變相。東廊前有小殿,造居等身眞寂大師影,僧伽大師令兄也,容顔甚妙也。有種々眷屬塔。巽方有二階閣,内立石大碑。從閣鹿出游,有一男,細工也。件男所飼鹿也。塔前庭有鶴一雙游,塔四面庭地,或敷碧瓦,或敷黄瓦,有光文,奇妙邊。塔後廊外有講堂,有大師影安中心,莊嚴甚妙也。造小寶殿垂綾羅帳,左有僧形,寺主來點茶。次入僧堂,百五十人休息坐,各有衣鉢,或臥,或坐,或書法門,或讀經。次出北廊禮雕石法花,十二間内立石三十二枚,廣三尺,高五尺,刻畫經一部七巻二十八品,石色青色,刻文内入手粉,「佛」一字題名以朱入。講堂點茶之次,以通事陳詠問寺主:「泗州大師入滅經幾年?入滅月日何?」答:「經多年,無知人」雲々。予乞硯筆,書之:「中宗孝和皇帝景雲元年三月二日入滅,至今年三百六十三年者。」寺主見,稱知也。頗前後相違。次禮最北乾明禪院,寺主出來點茶。次塔西有大妙殿,丈六釋迦、彌陀、彌勒皆有脇仕二天等圍繞,二階大殿也。佛面戸左脅畫天親菩薩像,右手當臍,執花一莖,左手當肩,掌持紺琉璃器,盛花三枝,内外映徹,頭冠花?如常。右脇有文殊像,手取如意。普賢像左手捧花。臺上有經,未曾見様也。造紙經也。化菩薩如常。西壁外西有三藏影,各長六尺許。羅什右手執如意,左手垂膝。曇讖左手當胸,捧龍入琉璃壺,内外映徹,右手垂膝。佛圖澄左手當肩,掌向外,現山海,右手垂膝。惠遠左右手垂下。生道生右手當胸,執竹枝,左手垂膝。東壁東面,摩騰右手當肩,執經,左手垂膝。竺法蘭左右合掌,當胸前,以左右大指橫取麈尾。僧會,姓康氏,即康居國大丞相長者,棄俗入道,神儀剛正,逝化為任。右手捧琉璃瓶,當乳,左手執瓶,上從瓶放光二尺許,如日本開扇。三人皆著踈鞋。玄奘左手抗經,當胸,右手當胸,小指頭相拈。次窺基,字洪道,右手執念珠,垂前,以左手把右手腕。二人著花鞋,鼻如花。大佛殿前有花薗,立石,植種々花草并小樹花。西有經藏,四重閣也。内造寶殿,納銀色一切經,無帙,只綾羅裹之,開大集經一帙,奉禮見了。燒香供養人々多々也。東有鐘樓,四重閣上階有鐘,下階内有等身釋迦像。佛前有地藏菩薩像,十王圍繞,左右壁邊坐三尺十六羅漢,佛後有九子母,九子圍繞,皆著色々現衣。四面迴廊一町許。佛後有四重大閣,右寶岩之閣,丈六釋迦像坐,三面有五百羅漢等身像。上階白衣觀音,有五人脇仕,登上階,々高殆及一町,於像見四方在掌中。塔九重,葺黄光瓦,如茶碗作瓦也。大佛殿上階黄瓦,階下碧色光瓦,如紺琉璃。鐘樓經藏,上二階黄瓦,下二階碧色瓦,見了入内,坤角有二穴,大如一寸許,隔子開之以白板,長二尺,又廣一寸許。去穴二尺許,向穴板,現塔影,隨穴員二塔,皆逆塔也。是希有事也。十三重鹹移板,書詩傍打付,王敏題塔影詩:「變化明知普照靈,蒼生咫尺昧中局。容先塔影層々見,報應須防暗逐願。」退皈之間,大門外廊左右,置内外典籍賣買,即買取法花感應傳一帖、慈氏菩薩一帖、道場五百禮一帖、白衣觀音禮一帖。申時,還船。知府送酒五禮,送返事使者與錢?八文。路間食者,最可雲丁寧。七時行法了。

二十二日 丙寅 天晴 巳時以都監輸參泗州大師院、燒香禮拜了、途中十萬人滿路敢無隙、買賣物食物如杭州市、陳一郎?子持來、形似木瓜味似梨、午一點見短人長三尺余許、午二點出船、過二十二裏宿胡口酉一點停船燈内七裏、臨淮縣同十三裏也、七時行法了。

 二十三日 丁卯 天晴。寅二點,出船。河極驛流,黄濁,難飮。戌時,過五十五裏,至下易縣宿。幾日牽船,河驛船重裏數非幾。七時行法了。□四百二十裏。

 二十四日 戊辰 天晴。卯一點,出船,終日牽船。戌時,過八十裏,至有偈驛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 己巳 天晴。寅一點,出船。辰時,見青陽驛館舍等,最廣大也。同二點,梢工屑福持來醤一杯、薑一杯、蘿蔔一杯。梢工者,日本梶取名也。申時,崇斑來向船點茶。戌時,過四十裏,至通海鎭停船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六日 庚午 天晴。寅二點,出船。申二點,過三十八裏,到宿州虹縣,有大橋,即出船。戌時,過七裏,至店家前為駐船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七日 辛未 天晴。寅四點,出船。卯三點,得順風飛帆,終日馳船。酉四點,過七十三裏,至史頭縣大橋下宿。七時行法了。

  二十八日 壬申 天晴。卯一點,出船,終日牽船。亥時,過四十五裏,至靜安鎭宿。七時行法了。経四、五、六、七巻了。

  二十九日 癸酉 天晴。寅三點,出船。終日牽船。戌時,過四十五裏,至宿州宿。七時行法了。経一、二、三了。

  三十日 甲戌 天晴。寅二點,出船。辰時,過十五裏,至州艤舟亭。知府送酒三瓶,送返事,與使錢三十五文。知府并通判示送雲:「今日可逗留,欲儲齋者。」答雲:「早可上京,齋無用由。」巳時,出船。過一裏間,知府重送酒大一瓶、糖餠五十枚,有文状,送返事既了。依閣使,重不可與錢。

朝奉郎守太常少卿知宿州軍州事兼管内堤堰橋道勸農使上護軍備紫元 居中

   法酒三瓶,

  右謹專送上,伏惟仁松,俯垂留納。謹状。

   九月 日 朝奉郎守太常少卿知宿州軍州事兼管内堤堰橋道勸農使上護軍                          備紫元居中状

朝奉郎守太常少卿知宿州軍州事兼管内堤堰橋道勸農使上護軍備紫元居中 糖油餠五十事、法酒一瓶,

  右謹專送上,伏候仁私,俯垂留納。謹状。

   九月 日 朝奉郎守太常少卿知宿州軍州事兼管内堤堰橋道勸農使上護軍                          借紫元居中状

即出船。戌時,過四十裏,至寄宅鎭宿。七時行法了。

 十月一日 乙亥 雨下。寅三點,出船。辰時,志送崇斑交菓子蓋了。都衙并通事許各送酒一提子、糖餠五枚,小午十六人與酒二瓶、糖餠八枚了。梢工與酒一提子、糖餠五枚了。十前々州酒皆以如此分志船々,依無暇,不委記。巳時,過柳子驛。未四點,至柳子驛,未四點,至柳子鎭,有大橋。申時,一裏停船宿。七時行法了。今日行五十裏。

 二日 丙子 天晴。寅三點,出船,終日牽船。戌時,過六十裏,至亳州衣城縣,甫城縣甫城甫亭停船。從宿州至當縣一百五十裏,從縣至南京二百里。七時行法了。

 三日 丁醜 天晴。辰時,出船。從大船下?船,橋無柱,以大材木交上,以鐵結留。宿州以後大橋皆如是。未四點,過三十四裏,至?陽鎭,去亳州一百里雲々。有大橋,名?陽市橋,過三百歩,又有大橋,此鎭亳州?縣内也。不停船,過鎭了。戌時,十六裏,至甫中宿。七時行法了。今日行五十六裏。

 四日 戊寅 天晴。卯一點,出船。辰四點,過十八裏,至南京迎應亭停船,有大橋。辰三點,出船,得順風,上帆并?船。酉時,過五十二裏,至十八裏。今日行七十裏。七時行法了。

 五日 己卯 天晴。卯一刻,出船。巳時,過宋州穀熟縣,官許以兵士十人送之,從大橋下過行,終日?船。酉一點,過七十四裏,至南京大橋南停船宿。宋州内有南京官,名楊侍讀。從南京至東京三百二十裏,從越州至楚州八州,河不流河也。河左右殖生楊柳相連。從泗州至東京,驛流河也。河左右殖生楡樹成林,大橋上并店家,燈爐大千萬也。伎樂之聲,遙聞之。七時行法了。  從縣官許以兵士十人送之 「從縣」史籍本缺。「許」史籍本作「計」。  駛流河也 「駛」史籍本作「驛」。

 六日 庚辰 天晴。辰時,?船,從橋下過,店家賣買不可記盡。經二裏,至次大橋外停船,梢工宿積幹薑取上市頭了。五十石許上了。於宿州三十石許上市了。梢工屑福最可雲當富人也。時,大河亭次過六百歩,遏望雲亭。河中有損沈船,凡此河駛河見損船及十餘隻。八月七日,出台州府,至今日,六十二日,到著南京,經于一十三州,二千六百七十五裏。從台州至關嶺,越州堺也。二百三十裏;從堺至?縣,一百里。已上。乘小船,從河不, 過一百九十裏,至越州府;乘大船行,々堀川,過一百五裏,至杭州府;經二百二十裏,到秀州府;過一百?五裏,到蘇州府;過一百八十裏,到常州府;過一百八十裏,到潤州府;過四十二裏,到楊州府;過四百二十裏,到宿州府;過一百五十裏,至亳州永城縣;過二百里,到著南京也。從南京至東京,三百二十裏;從台州至東京,二千九百九十五裏;從楊州至東京,一千六百十裏也。酉三刻,過三十五裏,至宋州葛驛停航宿。七時行法了。

 七日 辛巳 天晴。卯一點,出船。巳時,至史州府,有九橋,河邊有寧陵縣驛,即?過一裏停船。乘崇斑轎,過一町半,到象厩,一屋有三頭,東一屋有四頭象。先見三頭象,有飼象人教象,有外國儒等來見可拜,第一象屈後二足,垂頭拜踞。次教可稱諾由,即出氣、出聲了。高一丈二尺許,長一丈六尺許,鼻長六尺許,牙長七尺,曲向上,以鼻巻取蒭食之。師與錢五十文了。望第二象所了,師又乞錢,五文與了。拜諾同前,高一丈,長一丈三尺,有牙。次至第三象所,高長同第一象,拜諾同前,與錢同前。三象皆男象也。至四頭屋,第一象高長同前,第一象拜諾,與錢同前,女象也。有左牙,一尺五寸許,右無牙。第二象無女象牙,拜諾,與錢如前。第三象,牡象也。高一丈三尺,長一丈七尺許,屈四足拜諾,聲極高,人々大驚,三聲出之,與錢同前。第四象,牡象也。與錢五文,後象師從牙登頂上,舉牙,令登人,是希有事也。高一丈四尺許,長一丈八尺許,屈後二足,拜諾同前,皆黒象也。後二足付繩繋也。處々積置蒭如山,毎日食一頭十五斤,禾蒭長七八尺許。象元廣南大王,為戰於城所養也。破廣南之後,于此養之雲々。象無毛,膚色如日本黒牛,毛落時色鈍色也。陰藏付□并形如馬,牝象乳似猪。今日過?八裏。酉二刻,至府中宿。七時行法了。

 八日 壬午 天晴。卯一點,出船。過七裏,辰一點,至東京宋州襄邑縣舟停船,有大橋,廣大縣也。賣買店家繁昌,莊嚴?佗縣。崇斑志送饅頭二十丸,即分與一船人人,梢工、水手等了。同三點,出船。過七十三裏,酉二點,至府中駐船宿。七時行法了。今日行八十裏。

 九日 癸未 天晴。卯一點,牽船。過八裏,至東京?州雍五縣停船,有大橋。崇斑告送雲:「此縣有女子,暫可逗留者。」即女子與夫共乘馬來,件聟,當縣官人也。共人兵士等二十餘人也。午一點,陳都衙照寧借錢十貫依員持來返納,通事陳咏十貫同返納。梢工三貫持來返納。終日在縣留宿。七時行法了。

 十日 甲申 天晴。辰二點,出船。終日?船。酉時,過八十裏,至東京陳留縣宿,有大橋。七時行法了。去洛陽城四十五裏。

書本雲:

   以慈惠大師手迹之本比校之了 雲々。

(乙酉黄鍾初八十一校完 石川濟 友野? 鈴木洋)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四

大宋國煕寧五年十月十一日 乙酉 天晴。卯一點,從東京陳留縣?船。申一點,過三十八裏,到著?頭,去洛陽城七裏停船,使臣崇斑前立使者,奏曰日本僧參著由并安下處,待宣旨間宿此所。七時行法了。内殿崇斑來,入船内,數剋殷勤,取遣茶共吃,仰惟觀、梢工、水手、兵士等二十人,令吃飯了。陳都衙、通事、梢工事梢工屑福、兵士長一人令吃酒了。兵士十人連署借錢三百文返,文書志與就了。各來感謝。見數百大小船,并著河左右邊。梢工、兵士等各來悅,到著京助,出國清寺,六十五日至洛城,諸僧喜悅何事如之。進奉皇帝念珠五串、銀香爐等,内殿崇斑見沙汰了。台州奏状在色日,不可奉別解文者。進上念珠、香爐,有不得意思輩歟。因之進上顯密法門六百餘巻目録表,在状中,昔天台智者,以蓮花、香爐、水精念珠獻隋煬帝,今日域愚僧,以純銀香爐、五種念珠進今上聖主,共表祝延志,奉祈萬歳旨奏之也。

 十二日 丙戌 天晴。雖宣旨未下,旦辰時?船,過二裏,至開封縣水門問官前止船。巳時,内殿崇斑具甥來向,點茶。午時,官人來。梢工屑福賣物取上堤上如山,但豆?等貴物隱船内,依日本僧船不入見過了。午時,出船。未尅,至同縣下土橋停船,見從橋上牛懸車過行,雖似日本車屋形,前後左右有四柱,憲蓋桎也。申時,?船,過三裏,見麗景門,七間高樓有三戸。過一裏,至相國寺前,退安橋下停船,侍中一人來船,崇斑來會,拜禮點茶,宿船,七時行法了。?河左右前著船,不可稱計,一萬斛,七八千斛,多々莊嚴,大船不知其數,兩日見過三四重著船平萬也。侍中用金帶,最甚妙也。黄門女聲。

 十三日 丁亥 天晴。早旦,從大平興國寺傳法院告送:八月四日,安下處宣旨下了,早可來入者。巳時,向傳法院,餘并頼?、快宗兩供奉乘馬,殘五人歩行,以船兵士十四人合運法門、雜物、錢等,所殘一百中十六貫運置既了。依殘可多,不請取越州、杭州、楊州各二百貫,如案多有殘,被下八百貫宣旨,最可雲殊恩。崇斑為送乘馬同來,小使、通事同來。院少卿 副寺主,名少卿 來迎,諸僧有其數,入講堂點茶,四重閣也。中門西僧房為安下所,三間大房也。老僧并小師五人同宿,中門東一間小房,安下頼、快兩供奉。少卿雖備儲齋,依于船吃了,不吃。午時,勅使侍中禦藥 官名也。 來坐,以通事種々事問答,公家被下寺家,日本僧八人、通事日?,文書三枚送客省,即捺印,儀式優義也。依黄門女聲召勾當僧,數剋沙汰,最丁寧也。崇斑告錢殘員,以通事示雲:「公家不可被知品,任意可用者。」不宛安下盤纏,希有事也。是見闍梨官符,即令出見,以出見以寺賜紫僧,為天覧書寫印了。為進奏法門目録付侍中了。數剋之間,點茶三度,及申剋,還參内了。五部道具、皇太后宮禦經見了。計也。委奏歟。進奉  皇帝香爐、念珠等見了。院大卿乘馬還房,即崇斑相共參向。中天竺人也。年五十六雲々。出西天三個年,來當朝,已經二十五年,名日稱三藏,色黒如墨。依有徳行,公家為國師并院司雲々。點茶。還安下所,有非時食,飯汁鹽醋也。崇斑為宿直來宿,別求一房宿。小使還船,通事同留宿。七時行法了。酉時,從禦藥許送羊毛疊十枚,染青色,長尺,廣三尺五寸,厚一寸。依宣旨也。八人、通事各一枚,殘一枚典座取了。一、二、三。

 十四日 戊子 天晴。辰一點,勅使禦藥來,以筆言示曰:「銅壇具、畫功徳、皇后經、長髪等,祠部入内進呈。」要將來者:畫功徳并銅壇被物色、太后寫

者經并髪、闍梨牒,祠部入内進呈者。即依員八供養,具兩壇、鈴杵、五胡鈴四口、塔寶、三獨鈷鈴各一口、五胡五枚、三胡五枚、獨胡五枚、羯磨四枚、輪一枚、?八枚、寶杵二枚、縛日羅一枚、閼伽器八具、五色糸二結、法花曼陀羅一鋪、八字文殊曼陀羅一鋪、佛眼曼陀羅一鋪、梵字不動尊,三井寺慶耀供奉所與也。衣座室天台大師像一體,百光房律師希有智惠也。文殊三種眞言大梵字一巻、尊勝等諸眞言梵字一巻,慶耀供奉送五臺山并與成尋也。西天三藏見梵字等,感歡無極。少卿并慧詢三藏、定勝筆受等,見漢字并草蠻字,感歎無極。皆以進覽,闍梨官符依召進呈,其案文雲:太政官牒延暦寺,應補阿闍梨傳燈大法師位成尋事,右得阿闍梨大僧正法印大和尚位明尊,今年三月十八日奏状稱:「成尋者,故法印大和尚位文慶入室弟子也。即從師受學胎藏金剛兩部大法并護摩秘法、諸尊別行儀軌等。重從入道兵部卿親王,禀學胎藏金剛蘇悉地參部大法、護摩秘法,依為其器,賜印信既畢。又重從阿闍梨法橋上人位行圓,研究參部大法、護摩秘法、諸尊別行儀軌等,盡其深理,如寫瓶水。更從小僧禀受兩部大法、護摩秘法等,修學功積,顯密業成,薫修練行,星霜稍尚,佛法棟梁,最上法器,久習一乘之奧義,頻飛詞華,于清凉殿之春風,深通參部之大法。即懸觀月,於畢竟空之晴天,加之門徒赴詣雲,經壹門碩學竪義者,必可與阿闍梨位解文者。薦擧之處,成尋旁當撰矣。望請天恩,延暦寺分阿闍梨釋照之闕,賜官符將授傳法灌頂,不勝鎭國弘宗誠者。」正二位行權中納言兼中宮權大夫藤原朝臣經輔宣,奉勅,依請者。寺宜承和,依宣行之。牒到。准状。故牒。天喜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正五位下行大炊頭兼左大辨?博士小槻宿稱孝信牒 左少辨正五位下藤原朝臣定成。

正文進上了。皇太后宮法花經依宣旨進上,六尺髪同依宣旨進上,奝然日記四巻、慈覚大師巡禮記三巻依 宣旨進上,至巡禮記第四巻隱藏,不進上,依思會昌天子惡事也。又被問雲:「日本自來為甚不通中國,入唐進奉?」答雲:「滄波萬裏,人皆固辭,因之久絶也。」又被問:「即今國主姓甚?」答:「日本無姓,雖聞有名由庶人不知之。」又問雲:「日本進士官人員呼甚者有多少來?」答:「太政大臣兼關白從一位藤原某。」乃至參議位階姓名依員事進了。禦藥子一點參内畢,還房齋,種々菓菜過差也。未時,見大宗皇帝禦筆碑石,高二丈,立三階大閣内,無他佛等。次見眞宗皇帝禦筆碑文,立三間大殿之内,額名乾明之殿,無佗佛。次見筆受定照大師書「道徳」二大字,各三尺字也。各書絹,一鋪一字。同三點,定照大師來請,即鄰房也。行向吃茶,見王羲之蘭亭書并摸本、影像等了。即問當院人々名,照大師書與,并近來譯經三藏大師等名。照大師大文字上手,泗州普光王寺額依勅書,去年高麗國使與「大羅漢」三字,書滿三副絹了者。大卿者,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宣大師賜紫日稱,中天竺人也。小卿者,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同譯經宜秘大師賜紫慧賢。三藏者,詔同譯經梵才大師賜紫惠詢。譯經證義文章文惠大師賜紫智普、譯經證義西天廣梵大師賜紫天吉祥,中天竺人也。譯經正梵字梵惠大師賜紫師遠、譯經正梵字廣智大師賜紫惠琢、譯經筆受崇梵大師賜紫明遠、定照,以上當院。左街副僧録同知教門公事譯經證義兼綴文々鑒大師賜紫用寧 開寶寺、右街副僧録同知教門公事譯經證義兼寺綴文澄鑒大師賜紫文素 報恩寺、左街講論首座譯經證義宣密大師賜紫顯靜 開寶寺、左街鑒義譯經證義慈雲大師賜紫清振 壽聖院、譯經證義講經論寶惠大師賜紫可煕 景徳寺、譯經證義講經論明義大師賜紫清衍 景徳寺、譯經證義講經論賜紫大正 報恩寺、譯經筆受清梵大師賜紫智寶 慈教寺、譯經正梵學字梵大師賜紫惠海 太相國寺。已上普見在譯席。近年故人:西天譯經三藏銀青光祿大夫試光祿卿普明慈覺傳梵大師賜紫法護,謚演教三藏。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光梵大師賜紫惟淨,是人江南李王孫,大聰明解五天梵語,兼會經論文章,謚明教三藏。雖故人,近年三藏也。仍注歟。當寺三藏見譯文子合集經一部二十五巻,未徹。天吉祥三藏來當寺二十二年者。二人典座:道日光可道,此中可道承行見了。日本僧會。申時,從内返給佛像、道具、梵字等,有感由告送,留了法華特驗日記七巻者。七時行法了。戌時,寶大師銀器盛粟一杯、松子一杯自將來,餘人料皆有,停止非時食了。經四、五、六。

 十五日 己醜 天晴。辰時點茶,兩堂燒香,即三藏將向房點茶,次宗大卿房,具拜處,執手固辭,將入房中點茶湯。□□少卿房三拜,少卿倶時三拜,點茶,七人皆參,至十五日朔日定禮法者,大少卿共還時,遠出送。巳時,少卿、三藏二人來坐,點茶了。午時,三藏來請,即向房,合見皇帝問:「日本風俗」答:「學文武之道,以唐朝為基。」一問:「京内裏數多少」答:「九條三十八裏也。以四裏為一條,三十六裏,一條北邊二裏。」一問:「京内人屋數多少」答:「二十萬家,西京、南京不知定數,多々也。」一問:「人戸多少」答:「不知幾億萬。」一問:「本國四至北界」答:「東西七千七百里,南北五千里。」一問:「國郡邑多少」答:「州六十八,郡有九百八十。」一問:「本國王甚呼」答:「或稱皇帝,或號聖主。」一問:「有百姓號」答:「有百姓號,以藤原、源、平、橘等為高姓,其餘百姓,不遑委記。」一問:「本國相去明州至近,因何不通中國」答:「本國相去明州海沿之間,不知幾裏數,或曰七千餘裏,或曰五千里,波高無治,難通中國。」一問:「本國貴官有是何名目」答:「太政大臣一人、左大臣一人、右大臣一人、内大臣一人、大納言四人、中納言六人、參議八人,是名上卿。」一問:「本國世系」 三藏雲:神代、人代,名世系。 答:「本國世系,神代七代:第一國常立尊,第二伊弉諾伊弉册尊,第三大日靈貴,亦名天照大神,日天子始生為帝王,後登高天照天下,故名大日本國。第四正勝尊,第五?尊,治三十萬八千五百四十二年,前王太子也。第六?火出見尊,前王第二子也。治六十三萬七千八百九十二年。第七?尊,治八十三萬六千四十二年。次人代:第一神武天皇,治八十七年,前王第四子也。第七十一代今上國主,皆承神氏。」一問:「本國四時寒暑與中國同不同」答:「本國四時寒暑與中國同。」

一問:「自明州至日本國,先到何國郡去國王所都近遠」答:「自明州至日本國大宰府築前國博多津,從津去國王所都二千七百里。」一問:「本國要用漢地是何物貨」答:「本國要用漢地香藥、茶碗、錦、蘇芳等也。」一問:「本國有是何禽獸」答:「本國無師子、象、虎、羊、孔雀、鸚鵡等,餘類皆有。」一問:「本國王姓氏」答:「本國王無姓。」一問:「本國去毛國近遠」答:「去毛國近遠不知。」未時,禦藥來,預院書生,令清書來,曰可進奉由示了。唐朝郡即州名,邑即縣名,村即郷名也。答郡有九百八十,以為小州名,是為本國最善。日本郡唐朝名縣也。申時,院書生來,清書文奧取愚名,即加了。其清書文雲:「日本國大雲寺主阿闍梨傳燈大法師位成尋,今供本國事件如後。問答如前注畢。右謹具如前。謹録状上。牒件状如前。謹牒。年 月 日本國大雲寺主阿闍梨傳燈」雲。同二點,從梵才三藏房有請,即行向,點茶,果二十種以銀器備之,吃了。七時法了。一、二。

 十六日 庚寅 巳時,齋間,定照大師手自捧珍菜一杯來,次自諸人料,次飲一杯、汁一杯手持來,最可雲殷勤之人。午時,時向將來目録令看,點茶。未時,禦藥來坐,沙汰問答文字持參既了。崇斑來坐,點茶了。院書生與三百文了。感喜不少。通事與九文了。戌時,文殊供,小卿并三藏來坐,聞之壇可送由約了。七時法了。參向文慧大師房,點茶了。三、四。

 十七日 辛卯 辰時,小卿并三藏,及照大師令持法花法壇來,于房井邊洗沙汰,即運入立之莊嚴畢,三藏來燒香禮拜,以薫陸香數日料志與了。三藏歸房後,送書状曰:「禦藥指揮,令問阿闍梨,或恐弟子等寒冷,各要置買衣被及諸般物色等,但請道令支彼中見在錢,攸買錦絹等用,請知之。」已上消息也。大略依聖旨示及耳。巳時,以官人令時絹十五匹、綢十匹送,出錢三十九貫八百五十文置了。三藏送練物家了。午時,客省官人承聖旨來,問:「何日欲朝見者」答:「不日朝見,欲參五臺山者。」官人雲:「然者,其申文可進上者。」即造奏状案,預書且了。當寺文慧大師譯經證義議者來向,通内外學人由,三藏以筆言示之。戌時,文殊供時,院人々多以來策聞。七時行法了。五、六、七巻。

 十八日 壬辰 天晴。辰一點,院書生申文案文持來,自書可進上者,自書與了。案曰:「日本國大雲寺主阿闍梨傳燈大法師位成尋,右成尋,昨于台州天台國清寺燒香,奉聖旨,成尋等八人并通事客人陳咏,令台州差使臣一名,暫引伴成尋等赴闕,令于傳法院安下,准台州差得替都監鄭?引伴,成尋等八人并客人陳咏,已于今月十三日,到傳法院安下。成尋等乞引見。謹具状申聞。伏乞指揮。謹録状上。牒件状如前。謹牒。年月日牒。」「傳法院牒客省,據日本國大雲寺主阿闍梨位賜紫成尋状,昨于台州天台國清寺燒香,奉聖旨,乃至引見者。牒具如前。事須牒客省,請照會施行。謹牒。年月日。入内侍省東頭供奉官向當禦藥院傳法院李。」巳時,齋間,典座可道送彌三種,照大師送汁并菜五種。午時,景徳寺右街僧録澄鑒大師法堂、同寺左街副僧録同管勾教門公事譯經證義兼綴文々鑒大師用寧、開寶寺左街僧録知教門公事神惠大師方諫 今日出箭頭寺,殿直官不安女品,乞為僧人也。賜紫大師三人來坐講堂,為見日本僧,即于宗會。依梵才三藏命,令見梵字不動、梵字文殊眞言一巻、尊勝眞言一巻,皆以感歡,梵漢兩字共以稱美,慶耀供奉震旦振名了。梵字不動并獨胡,始目僧録七師一々捧頂觀念。次皆入成尋房,見法花壇塲,伏地三度禮拜,諸大師倶時拜了。臨壇委見道具,隨喜贊嘆,退出,乘馬之處,院諸僧共出送之。大卿、小卿出去間,不出會。申時,院書生三人來,依稱有例給,各與一貫錢了。錦綾小衣依無錢不買由,通事愁歎,仍與錢一貫畢。七時行法了。經一、二。

 十九日 癸巳 天晴。巳時,齋,普正大師美物菜五種手自持來,居床食,照大師羹一杯、菜三種送之。今日梵才三藏以六十貫錢,?室一萬人并有齋,諸寺諸院大師向?室之次,終日連々來見,拜法花壇塲,賜紫大師等名字,不遑委記。未時,行向文惠大師房,年六十三者,自畫影像,注名并自身無常田詩,請房有茶湯,退歸之處送來,數尅之後,又自持夫白衣觀音像一鋪,即懸壁上,退歸了。酉尅,廣文大師來坐,點茶,伏地拜法花壇塲三度了。院書生一臈來告:「院牒并奏状下客省了。三人共向渡省司了者。」密々乞錢二貫,即與了。從浴堂頻雖有請使,朝見以前有不他行説,仍不向浴室。七時行法了。雖有行向西天三藏房,問梵語志,以二萬貫錢他處被造大塔間,此兩三日不歸院房,依之不遂本意。經三、四、五。

 二十日 甲午 天晴。巳時,齋,從文慧大師房送羹一杯、珍菜二杯,皆用銀器,諸僧料同送之,照大師送羹一杯,崇斑來向,令吃茶了。齋後,照大師來請,即行向點茶,?州雁蕩山僧二人來會。午時,文慧大師隨身銀茶器、銀花盤奉向,諸僧皆吃茶,最可雲殷勤倒綿一百五兩持來,直錢八貫四百文下了。?州僧并照大師來,伏地禮拜法花壇并顯密法門等,各三度。行向梵才三藏房,阿彌陀大咒句義者,者了可返者。當院本名譯經院,今名傳法院,見住僧五十人、行者七十人。皇帝偏毎日齋料、夏冬衣服、炭油等宛行,他寺更不然雲々。申時,梵才三藏以阿彌陀句義自來向,文慧大師次來借了。酉時,自將來返,兩人共隨喜感歡。戌時,院使自來,告二十二日朝見由。七時行法了。經六、七。

 二十一日 乙未 天晴。午時,院司家生持來院牒雲:「傳法院准客省牒,已定今月二十二日,令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并通事陳咏朝見,所有名下進奉物色,被遂一開坐,希公文迴子者。右箚付僧成尋等并通事陳咏,仰于今月二十二日,絶早赴東華門,并進奉物色,祗候朝見。即不得至望日,亂有唐突夾帶,將入文字入内。仍具請實知悉文状申上,不得有違。煕寧月日。」次作請文案持來。「日本國大雲寺主阿闍梨傳燈大法師位成尋,准監使公文,准客省牒,已定今月二十二日,令日本國聖僧成尋等八人并通事陳咏朝見,所有名下進奉物色,請遂一開坐,迴示箚,仰今日二十二日,絶早赴東花門,并進奉物色,祗候朝見。即不得至日,亂有唐突夾帶,將入文字入内。具知悉文状申上者。右具如前,成尋等悉依准前項指揮,知悉。謹具状申聞,謹録状上。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五年十月 日 通事陳詠牒

沙彌長命、僧善久、僧心賢、僧惟觀、僧聖秀、僧頼?、阿闍梨傳燈大法師位成尋。」未時,文慧大師來,借輔。國中有一傳法?芻,曰明教大師賜紫契嵩,大通内外教乘,戒行精潔,賦生清高,撰此輔教編三策,大體護持三寶,勸修十善,勉其朝賢,歸奉像教。今年六十四歳遷化,茶?之後,耳根不壊,舌根不壊,男根不壊,持課?子數珠不壊,并舍利等,今已建率覩波葬之。今有輔教三策,奉呈日本阿闍梨,幸聖望隨喜,看閲一番。譯經證義文慧大師 智普和南。已上別書也。

「傳法院准客省關子,准閣門奏箚子,閣門?會儀制,應毎有海外進奉,蠻子、蕃客等朝見,具箚子與朝見目問奏,進奉人姓名,已下著所賜表及賜酒食後,依例于崇政殿,報無公事前,再拜出。如散文物及酒食未了,皇帝崇政殿已起,次日出引。當殿,喝「賜酒食」,喝「拜」,再拜,隨拜萬歳,喝「各祗候」,酒食畢,喝「拜」,再拜,隨拜萬歳,喝「各祗候」,出。煕寧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延和殿進呈,奉聖旨,依木征進奉人,例後殿引見門,賜齋食,差閣門祗候伴候到,請告報管勾日本國進奉人所,詳前項聖旨指揮施行。右開送傳法院,詳閣關子内事理施行。

右箚子付日本國僧成尋等并通事陳咏,依客省關子内事理,具知悉文状連申,不得有違。

  年月日有判。客省官人來,與文状:

客省?會蕃夷朝貢條貫内一項,進奉人々皇城,並令譯語官預先行告報,不得將帶頭刃、壞授文字者。

右箚送引伴日本國僧通事陳詠,作俵比造亦,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朝見,不得將帶頭刃并壞授文字入皇城。各具知悉文状連申。

煕寧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判

七時行法了。經一、二、三。

 二十二日 丙申 天晴。寅時行法,二時了。卯一點,借馬九匹,并通事參内,先入一大門,至廊下馬,有安下所,懸幕,暫逗留。客省官人引入第二門間,乘馬人數百入門,昇殿拜禮之人等也。次入第三大門,經數裏,入東花門南廊安下,懸幕簾,立倚子,且備饗膳間,數千人來見。辰二點,客省官人二人來,教立禦前,呼萬歳作法。辰三點,以客省官人并通事為前立,入第四門,漸出庭,見拜人二人并舞倒三拜,次三拜,次三拜。東方一人進出引聲呼,隨其各三拜也。共著赤衫,諸列通判歟。聖主居遠和之殿北,而後左右數百人并立,其中有負胡?人數十人,聖主坐銀倚子,白銀床,著赤衫。日本一服庭中立,并人數百人左右,以禦前為上列立,次僧等出庭中,向南對禦立,以西為上,并立八人,次有一人引聲出引見。次通事進出敬屈呼:「聖躬萬寶!」次諸僧低頭呼:「萬々歳!」次引聲雲:「賜例物。」次從西方經僧前,擔渡東方賜衣、絹等,即諸僧呼如前。次引聲稱「却祗候」,諸僧呼如前。次勅使禦藥從禦前來,仰某諸寺可燒香宣旨。他勅使從禦前來,仰可參五臺山了。即退出畢,至安下所吃齋,種々珍菓菜飯不可記盡,勅使上卿一人來,對坐同吃,齋畢,如本出二門,乘馬歸本院。見市頭賣買,金銀珍寶不可記盡。東府、西府各數裏,大殿迴廊見過了。即車入賜物,送來傳法院,物數在請文:日本大雲寺主阿闍梨傳燈大法師位成尋等,准祗候庫賜到下項對見分物:金羅紫衣一副三件,金羅褐僧衣七副各三件,白絹定一百六十疋。右具如前,文領到前項並足,如後異同,甘受重罪,不詞。牒件状如前。謹牒。年月日牒。馬人々與錢九百文了。各百文有也。未時,院書生三人持來宣旨,而奉:「聖旨,已差使臣,令引日本國僧成尋等八人并惠詢,自今月二十三日後,赴下項去處燒香。大相國寺、大平興國寺、啓聖禪院、顯聖寺、感慈塔、 開寶寺、福聖院右箚送同譯經惠詢并日本國僧成尋等,諸客依前項聖旨指揮。年月日入内々侍省内東頭供奉官勾當禦藥院傳法院李舜舉 在判」于禦前賜紫袈裟衫衣裙,為成尋過分事也。延久三年十二月十三日,于日本備中國新山,夢于大内賜此甲袈裟,覺後即思于大唐國賜紫衣相也。今如去年夢。七人皆褐色袈裟裳,八人同人大美廣絹二十疋也。通事錢三貫文也。諸人同心,各二匹絹與通事了。合十六匹也。中間僧二人、下法師二人,被朝見是希有也。各充賜二十匹并裝束,已以成富人了。豈異驥尾蠅乎。申時,從梵才三藏房有請,即行向,以銀器盛珍果十杯饗,有少飮。從公家賜羊毛疊十六枚,諸僧各二,廣四尺,長七尺。八枚以紫染、青染絹裹之,宛如衾。賜青染絹帳八帖,四重隔帳蓋莊嚴,戸外三間同引帳絹莊已了。與使四百文錢了。院諸僧來,隨喜朝見,三藏雲:「從西天三藏二人去年來,不朝見,參五臺山了。汝於王者有?也者。」戌時,三藏送諸僧茶果。七時行法了。經第四了。客省官人一人來,與絹二匹了。八人各出一匹也。

 二十三日 丁酉 天晴。卯一點,使臣入内内侍省内侍殿供奉官來,即出講堂,少卿并三藏來會,點茶,容貌優美,年可二十五六,即借馬九匹出立,先徒行向大平興國寺,廣大伽藍也。參大佛殿,寺諸僧來向,中尊丈六尺迦、西彌陀、東彌勒,點茶之後,出東大門。乘馬行六裏,到啓聖禪院大門,諸僧來向,從西脅門入,先于大門内點茶,引幕張帳,立倚子。次禮大佛殿,丈六彌勒為中尊,左右彌陀,千百億釋迦,莊嚴甚妙。次禮盧舍那大殿燒香,先祈誓聖主萬歳,萬々歳,有維那打金高聲呼,依次禮東大殿,燒香尺迦像。次禮西大殿,金字一切經莊嚴,不可思議。東西南北壁邊有墨字一切經二部,毎間經上造樓閣,一間三宇,其下棚置經。次禮泗州大師堂,迴見寢殿,毎一間三人宿造,有厨子三,皆有關鎰,十一間殿也。次見食堂,見住僧百五十人雲々。次禮佛牙堂,勅使自開封,有勅封,簡之内有七寶塔,高八尺許,塔内有純金樓閣,々内有純金筥,方一尺許,以錦綾色々縫物絹等,十重裹之,筥内有純金小厨子,々々以赤錦三重裹之。四向立白琉璃,内見徹,銀蓮花座上置佛牙,長一寸三分,廣六分,厚四分雲々。今禮拜燒香,涙下數行,始自使臣諸僧百餘人,皆置頂禮了。次見國王燒香大侍殿。次著齋座,皇帝勅賜齋,備百菜飾膳,不可記盡。使臣、三藏、成尋、同四人一處喫,隔幕七人仰并通事、監寺、賜紫一處吃,々了。出院,向大相國寺,經八裏,到寺大門,四重閣也。從脅門入,于大門内點茶。先禮彌勒大殿,六丈佛也。從脅門西彌陀、東千百億尺迦,莊嚴。大石高七尺許,四面廊各二百間許。次登大殿高閣上,禮五百羅漢金色等身像、中尊釋迦等身像燒香了。西樓上有普賢像,白象眷屬皆具足。次禮佛牙堂,使臣開勅封,名法花之院,四面廊外西方也。中有七寶殿,々内有高臺,々上純金寶殿,高三尺,廣二尺五寸。寶殿之内有純金寶閣,高二尺八寸,廣二尺三寸。閣内有純金筥,廣一尺,高一尺。筥内有純金厨子,莊嚴如啓聖院,牙長短亦同,作法如前。厨子有勅封二,先帝今上封敢不開。見徹琉璃,佛牙放光,希有之,不可思議,感涙無極。牙堂外前有釋迦像,登樓上禮五百羅漢,皆金色也。見京内如掌,廣大不可思議,識見聖主燒香紺琉璃大殿,遙有光明,件兩院葺琉璃瓦,大殿有五數。申剋,還院了。使臣參内了。來早旦來院,可參殘兩院者。酉時,使臣送使者雲:「明日可賜官馬九匹,私不可借馬宣旨下了者。」倩思之希有朝恩也。更非一世事歟。使與一百五十錢了。同二點,三藏來坐,勅馬事感歡無極,文慧大師來坐,隨喜讚歎。今日借馬九匹,與錢一貫五百文了。七時行法了。經第五巻。七人僧并通事各與綿十兩、練絹一匹半了。

二十四日 戊辰 卯一點,三藏中門張帳引幕,立倚子,待侍中,成尋出參共待,三藏點茶。同二點,中使侍中來坐,待官馬,至辰二點未見,之目之私借馬出院許也。官馬待將還歟。過數裏,見皇城南門,宣徳之門,七間門樓門也。左右有二樓,各重々五尺許,高頗下,内面左右樓廊造雙,外面有左右會,如日本朱雀門,是南面東第一門也。東隔三百歩,有左掖門,人從此出入,五間大門樓也。漸過巽角,有大樓,無門戸,下一丈五尺,重瓦上造樓也。次向北行,見東華門,東面南第一門,大樓門七間,有三門戸,外面左右有十餘間舍,官人進居,朝見之日,最初入門也。漸々向東行,經數裏,次到福聖禪院,先入奧,著僧室,傍造岩窟,諸僧入坐吃茶,次入食坐,侍中、三藏、成尋三人同坐食,當寺主人私房了。饗膳盡善窮美,皇帝勅賜齋也。去座時,侍中問:「飽否」少僧答:「飽滿。」侍中感。次大佛殿禮丈六金銅釋迦像,形貌美也。脇仕二菩薩、十大弟子、四天王皆以甚妙也。大宋皇帝建立也。内天井皆寶殿也。莊嚴不可記盡。次禮東堂泗州大師像,中坐四面有一切經,莊嚴不可思議。次南禮彌勒堂丈六像,次西方禮使藏中心寶殿有銀泥一切經,先見成實論,寶殿轉輪合見之,四面厨子上有四重小閣,四面壁邊有墨字一切經二部,上皆造四重寶,一間有三小閣,不可記盡。次禮盧舍那堂,四面有三千金銀佛像,長一尺,座光皆金銀也。大宋文皇帝建立。次羅漢殿中有一間小殿,内納舍利,本造三百一十尺塔,納舍利,為天火被燒,今造最殿宿置也。前有等身釋迦、東彌勒、西泗州大師立像,著衫裙袈裟,後所供養也。西別坐羅漢、十六羅漢、五百羅漢三尺像也。次登閣上五丈許,見西京,内懸大絹天蓋幡,無佛像,七間五重大閣也。次出院,向開寶寺,見皇城門,東方第二門,名景龍門,第二名天陰門,重々樓門、小樓等,皆如東南門。從此向北,經數裏,到開寶寺等,次額名勅壽禪院,塔額名感慈塔,入塔燒香禮拜,先祈聖主,次祈乞心願,泗州大師眞身塔入□處也。莊嚴非眼所及。次七寶莊之柱,造付山立鏡,居菩薩聖主,壁皆如山。此九重塔有別塔階,心柱二百二十六尺,登塔階之中殷勤勸進敬,九重之内,皆如高一堂,造立三千佛,侍中雲:「欲參五臺,必可究登九重者。」登禮了,登第十四階,見四方如掌,次下了。流汗辛苦。次見羅漢堂造大等身十六、五百羅漢,最以甚妙。退出之間,侍中告雲:「可進感悅表者。」以三藏令書案文,以寺張書僧令清書,進表已了。

申時,還間見皇城西門,名闔門,北第一門也。入門向南行二町許,有第二門,名旦秋門,高樓如前。今日迴皇城四面,大略八町許,如日本皇城。同二點,著本院了。九重二十一大塔,上下之間,心力倶屈,最以難堪,自非勅宣敢無登人,毎重有勅宣,制止之,札文雲:「奉聖旨雲:僧俗秀亂,不可登塔上,若要登者,寺具經名進奏,承一聖旨可令上者。」酉尅,梵方三藏以筆示曰:「大唐特差中使,相伴燒香,其禮最厚也。未曾有事也者。」院司家 院書生者,名司家,文名職掌。來,呈參五臺客省牒:「客省牒 傳法院菖在禦藥名

  煕寧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入内内侍省東頭供奉官勾當禦藥院李舜舉,傳

  宣客省,日本國僧成尋等合赴五臺山燒香。尋於延和殿覆

宣客省日本國僧成尋等合赴五臺山燒香尋于延和殿覆 奉奏者牒具如前事

項牒傳法院,諸詳前項聖旨指揮施行者。謹牒。

  煕寧五年十月二十二日牒

權樞密副承旨西上閣門副使權同管内客省四方館公事大點醒衆觀公事張 在判東上閣門使管勾客省四方館公事勾當禦前忠佐軍頭引見司秋 在判 」司家三人乞錢各二貫,先例參臺人皆錢與司家者,與錢者。答法問三藏,可隨彼指揮者。七時行法。經第六巻。

 二十五日 己亥 天晴。巳時,勾當可人道送平茸煎物一杯,廣智大師送汁,諸僧料皆具。子時,照大師來請,點茶。未時,撰出大日經義釋二十巻、金剛頂經疏七巻、蘇悉地經疏七巻、最勝王經文句十巻、法花論記十巻、安養集十巻,以上六十四巻,將向三藏許借預已了。奏聞公家可寫留當院由示了。知證大師傳一巻借獻已了。行向文慧大師房,返補教論三巻,日來朝見、諸寺燒香,相統無暇,今游臺日迫,匆劇無極,五臺還來之時,可借看由聞達了。借獻往生要集三帖了。為令知源信僧都業,自持向源信僧都行状一巻、唐務州七佛道場行辿和請納往生要集返事一通、日本諸儒參源信僧都房作詩一巻,于文慧大師房而在三藏房者,即向三藏房,二人共見感,可寫留由各示之。始自國清寺,諸州諸寺往生要集不流布由聞之,大略務州請納不流布歟,于日本所聞全以相違。以筆言問三藏,雲:司家來乞錢,三人各二貫者,而前日絹六匹,三人各二,錢五貫,上臘一人三貫,次二人各一貫。今從客省送遊臺牒

重所乞無理。三藏答曰:「前絹錢已多々,不可與者。」即申前司家了。司家大貪欲者也。酉時,照大師舍弟賜紫僧惠嚢來拜,答拜。照大師曰:「普安禪院住僧,在城西寺也者。」七時了。經第七。

 二十六日 庚子 天晴。辰一點,向太平興國寺浴院沐浴,僧俗數百人集浴,室内暗,逓不見形。午時,文慧大師來返往生要集,状雲:「往生要集已略覽之甚妙,觀音幀必已瞻敬也。却亦之進晩請 訪友喫少菓子者。未時,慈濟大師來,借阿彌陀大咒句義了。同二點,文慧大師來請,即相共向房,以銀器盛珍果八種并美菜五種饗,羹五度,茶飮五杯,銀小器也。同四點,還房。申時,遊臺使臣來。勅宣文最有盛,隨身還去。以後日可盡,來月一日可共去由約了。出文字如後。三藏共出向點茶。

鐸謹惟謁大師。

   十月 日 右班殿貞新授官伴劉鐸

 酉一點,慈濟大師來返阿彌陀大呪句義,與頌一紙,如後:

   伏蒙日本闍梨見示彌陀大咒記,謹回納。因書拙頌,奉謝。伏惟法慈,少賜采覽。

譯經證義慈濟大師

彌陀密咒不思議,具足十種甘露味。智敬上大士能持此法門,縦橫演出為編記。 吾於少歳多誦詩,覽慈語句増妙利。願今以此編流通,同入文殊根本智。戌時,三藏切請,即行向,與詩二通,如後,依紙長,不續,在別。文慧大師和在別,進左大臣殿了。於三藏房數尅問答,有珍菓五種,皆用銀器,問曰:「日本興詩否」答:「日本通俗以詩為興宴基,至小僧啓白本尊,永絶作詩,但見感不少。」退出了。七時法了。經第八。

 二十七日 辛醜 天晴。辰一點,梵才三藏、文慧大師共入南隣七客院,禮七寶無價塔,高二丈,造立二重閣,内錢右王所造九重,毎重造佛、菩薩、羅漢,塔左右文殊、普賢乘師子象,雲上造立,雲高六尺許,造立一百年來。塔前坐梁朝志公和尚等身像,痩黒比丘形,著見紫袈裟衫裙,舉袖見手,骨露現痩,禮拜燒香了。巳時,照大師來請,有一郎中望相見者,即向,大常博士劉鑄拜覲了。照大師點茶,次廣智大師自茶持來,令吃了。同二點,禦藥來座,被示曰:「嚴寒比難堪,春間可赴五臺者。」答雲:「小師、通事欲早歸日本,依之今年早々參者。」通事相去由,申文與禦藥了。文雲:「日本國具位名等 今月二十六日

聖恩,特差使臣,引押成尋等往五臺山,巡禮聖境,伏?成尋等,乍到大國, 言語不通。今欲乞

將同來通事人陳詠往彼。貴使于事,伏乞監使禦藥樣状敷

奏。謹録状上。

牒件状如前。謹牒。 年月日 具位名牒」遊臺使召來,為書申文等,乞錢一貫,即與了。三藏點茶。通事毛衣、毛頭巾、手袋、毛襪等直錢五貫與了。禦藥早可赴五臺仰通事了。通事買老僧料毛頭巾、毛沓、革手袋三種持來,直一貫五十文與了。七時行法了。經第一、二。

 二十八日 壬寅 天晴。巳時,三藏送羹八杯、菜八杯,最美也。諸人悅以吃食。午時,買雨衣二領、雨裙二領,錢直三貫七百文,一具一貫七百,一具一貫七百。老僧并頼?供奉料,錢六人,各以絹一疋半買之。戌時,司家永和來乞錢,密與一貫了。七時行法了。經第三。

 二十九日 癸卯 天晴。辰時,勅使侍中來,為禦覽召日本裝束,即進覽納袈裟?皮櫨甲一具 薄物、三重繁文綾檜皮色袍、堅文織物綾表?,至于裙者,依與一般,大進覽。指貫合?錦?一襲,入日本紫繁文綾袋,使人令持官人參内ケ。前日三藏來見此,次日告諸寺燒香使臣侍中,昨日禦藥來見,依兩人侍中奏,隨員所召也。皆以鮮淨毛之為悅也。午時,通事具鞍九具來,三藏定直十四買了。未時,遊臺使臣來,沿海盤纏宣旨十紙、州縣傳馬宣旨一紙、州縣兵士宣旨一紙,皆以丁寧勅宣也。朝恩不可思議,感涙難禁,以後日可注取,侍臣持還了。與三百文錢了。雖專輒,依三藏定也。申時,裝束依員返賜。同二點,參少卿房,以珍菓、茶藥、補桃酒饗食,其中有金橘,大如棗,色似金,内實如小甘子,皮似甘子。得八果持來,與小師等八人了。出自?州,無他州。至曉向廣智大師房,有茶藥二丸。戌剋,七人讀經,修智證大師遠忌。七時行法了。經四。慈濟大師送文在後:

  *燭壹對,獻上闍梨,臺山供養菩薩,幸留納。慈濟大師  智敬

今見夢記,延久元年閏十月七日夜,夢在旅路,帝王召禦藥賜糧由 雲々。中心思之,五臺修行成就相也者,今日見沿路糧料宣旨,符契昔夢。

 三十日 乙巳 天晴。辰時,以通事陳咏并惟觀為使,志送三藏沙金三兩、潤布一端,依萬事沙汰丁寧也。兩度返送,第三度納了。同二點,馬二匹買,一匹直十貫,一匹直九貫,?錢八百十五文,合二十貫也。官中判父到來了。午時,羅漢供,講堂莊嚴,張帳幕,懸縫物十六羅漢、泗州大師一鋪,各廣二尺、高四尺,前居金銀作雙供花等。次前立金色伎樂菩薩二十體,高二尺。次前供百味膳,即燒香供養。打?四口、小鼓一口、鐃一口、法◆一口,贊聲滿院内。次廻諸堂燒香讚嘆。次向諸房持佛,先向少卿房,出佛布施絹。次三藏房,出錢一貫。次參地主護法。次向崇梵大師房絹一匹。次廣智大師房絹一疋。次照大師房絹一匹。次有關?房,頻押扣咲過了。次成尋房出絹二匹,少卿、三藏等切返一匹了。次文慧大師房絹一疋。次慈濟大師房絹一疋。次還本堂了。未時,三藏送頭巾、龍腦香四兩、乳口絹三種物。文慧大師自持來茶一斤,銘曰:「廬山第一等茶,奉送日本闍梨供養。譯館比丘智普封上。曼殊師利菩薩同結勝?者。」戌時,從三藏房送珍菓八種、補桃酒一瓶等,諸僧各別皆有。今朝送羹八杯珍菜,今夜重如此,其志丁寧也。同二點,少卿并三切諸,向羅漢供,有茶餠等,終日竟夜伎樂歌贊,飮食粥果,頻雖請出立沙汰,無暇不向,頗遺恨也。醜時,典座可道自持來錢九百文省,老僧二百文、七人各百,念佛殘錢所奉供也者。老僧呪願納受畢。七時行法了。經第五。

(乙酉至日校完 ※畿)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五

 【延久四年(宋・煕寧五年)十一月一日~十二月三十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五


  同四年十一月一日 丙午 天晴。巳時,使臣並三司官人來,參五臺山沿路盤纏文字,三司官人與老僧,文云:

三司,日本國僧成尋等,差殿直劉鐸,引伴成尋等,赴五臺燒香訖,却引伴赴闕。日本國僧捌人,毎人各來三勝、麺壹引參両貳分、油壹兩玩錢捌分、鹽壹兩貳分、醋參合、炭壹斤壹拾貳兩、柴漆斤。商客通事壹名,毎日與口劵米貳勝貳勝。右仰沿路州府縣鎭館驛,依近降驛令供給,往來則例,其劵並沿路批勘文,?候四日檄納赴省。

   煕寧五年拾月貳拾捌日給

 判官

 制使

 使

客省官人來,成尋錢十貫、通事錢五貫下賜宣旨持來,以通事請遣官庫,于時,請取來,即二貫與客省官人畢,八貫納置三藏房,即出院,少卿、三藏、諸大師皆大門出送,於中門乘馬,官 御馬十疋,兵士二十人下給,毎人取馬口各二人。私夫馬二疋,三藏自沙汰負物。大門外,見物僧俗濟々列立,漸過京中,經五里,至順天門外,見金明江,有大橋樓。首剋,從門馬鋪過十二里,至祥符縣新點馬鋪,西一町,永福院主出來點茶,諸僧皆來拜。七時行法了。經第六。

 二日 丁未 天晴。卯時,從新照馬鋪馬十疋來,即出行,過十五里,至八甬馬鋪,擾馬十疋,過十里至五里,午時,至醋溝馬鋪,擾馬十疋,過十里,至十里店馬鋪,十疋擾馬,過十里,至中牟縣三異驛齋。勅使侍中馳來,賜於五臺可奉供香,即還參了。從驛錢四百五十文請來。中牟馬鋪馬十疋來,即出行,過十二里,至義井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酉時,至日沙馬鋪留宿。今日行七十三里。七時行法,經第七。

 三日 戊申 天晴。卯時,騎馬十疋猶向西行,過十二里,至國田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至道士店馬鋪,擾馬十疋,過十里,至鄭州靈顯王廟,八百八文買紙幡一百連、香一裹,奉供燒香了。二百二十間廣大廟,靈驗神 云云。次過五里奉寧驛,午時,止宿。使臣本宅在此州,因之逗留。從此州京兵士二十人還了。與錢五百文了。從州出替兵士二十人。今日三十九里。七時行法,經第八。驛錢四百八十文請來了。

 四日 乙酉 天晴。今日依使臣乞請逗留,依州下行粟米,諸僧以粟爲飯,頗以難堪。私八百五十文買白米交喰耳。使臣以羊毛疊借與,使臣兄弟等來拜。七時行法了。經第一。

 五日 庚戌 天晴。辰時,賣馬二疋,直十五貫錢,本十貫今八貫,本九貫今七貫。路間飼馬,有多煩,仍賣了。巳時,馬十疋將來,即出驛,向乾方行,過十二里,至候家庄馬鋪,十疋出乘替了。次過十二里,至須水馬鋪,十疋出乘替了。次過十二里,至二十里默馬鋪,十疋乘替了。次過十里,至永青馬鋪,十疋乘替了。次過十八里,至榮陽縣云々,驛廣大驛也。路北邊有大海寺,次有天齋仁聖帝廟之門,西大崖下,堀大穴,有數十立屋,人多住,多乞丐人。次有勅賜護聖禪寺,次入榮陽驛了宿。今日過五馬鋪,六十四里。三時行法了。經第二。縣兵士二十人替了。

 六日 辛亥 天晴。卯四點,出馬十疋,即向西行十二里,至氾水縣孟店馬鋪,出馬十疋,向西行過十二里,至同縣氾水馬鋪,出馬十疋,向西行過十五里,入敕行慶關,二階樓門數十人兵士並立,見人數過,入西京東關也。過一里,有西樓門,至行慶馬鋪,十疋乘替了。過十五里,至鞏縣郭村馬鋪,十疋乘替了。孟州堺内縣也。見黄河,過行,次行?河南岸,過十二里,至同縣任村馬鋪,向西行過十八里,同縣上驛留宿。申一點,留了。今日行七十二里,西京之内也。經第三。縣兵士二十人替了。

 七日 壬子 天晴。卯時,乘鞏縣上驛馬十疋,白坤方行二十四里,至永安縣馬鋪,馬十疋出替,過十二里,渡?河浮船橋,八文船十六隻渡二町許橋也。過十二里,至牙庄馬鋪,十疋出了。過十二里,至河陽縣内望仙波馬鋪,十疋出了。南方見二山陵并莊嚴寺,過十五里,至河陽縣,南北樓門廣大,向北行乘也。次渡黄河浮橋,先五町許,浮大船二十一隻造橋,隔一里,次渡浮橋,十六大船三町許,河二分所也。過河陽驛,至孟州河陽門前,至廣禪院宿。二時行法,經第四。今日過七十五里,縣兵士二十人替了。孟州兵士二十人出了。

 八日 癸丑 天晴。卯一點,河陽驛馬十疋將來,即乘馬向北,入孟州門,行店家前。過一里,出州北門,向北門行二十里,至梧桐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過十五里,至五里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過十八里,至十八里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過十七里,入懐州門,四面垣上皆有矢倉,垣外有堀川,出州北門一里,至覃懐驛,廣大驛也。請食錢了。此驛河内縣也。今日行七十里,三時行法了。經第五。童無二手臂,?功失,右大指一具爪,左全無指。二足膝下全無,以?歩行。女相具來拜,與錢,不取,僧尼錢本不取由切申,使臣與二十文,自然有才知文學云々。孟州兵士二十人還,懐州兵士二十人來。

 九日 甲寅 天晴。卯一點,門馬鋪馬十疋乘,向北入懐州南門,過一里,出北門,而北行二十里,至萬善驛,十疋乘替,向北行五里,北行登大降山小路堆,次至長老堆,有小伽藍,有道者由聞之。次過十里,至山上長平馬鋪,十疋乘替,從萬善驛至長平馬鋪,十五里也。次過十里,至黄望堆,有小堂文宣王,謁孔子影也。次過一里,有孔子小堂,從長平馬鋪過十五里,至美泉鋪十疋乘替,過十二里,至澤州晉城縣星?驛。申剋,留了。尚大降山内也。驛客住舍,東西壁立石雕詩,云:「大行道中作

   宣徹南院使河陽三城節度使判第州河東路經略安撫使

曉霜殘雪滿弓刀,萬壑嚴風競怒號。爲誓丹心報   明主,據鞍不覺大行高。

    慶暦五年冬至日題

朝奉郎尚書司勲員外郎知軍州兼管内勸農事輕車都尉賜紫金魚袋

宿卿車寄一二知己

   前河東轉運使尚書刑部員外郎王達上

東南重疊憩星?,太行山在本道?市、。 霜雪隨年入鬢毛。去日不知三路重,廻時便覺太行高。登山臨水離魂斷,鑠石流金暑氣豪。満眼風波君莫問,一齊分付興香醪。

   慶暦戊子歳夏六月花陽盧 覬書

過大行作

 西上閤門使莫州刺史知路州及提舉澤?冀州兵馬公事 郭諮

難於登蜀道,恃險接壞初。盡日至絶頂,百八扶一車。壊橋溪石折,空館栢籬踈。便好歸休去,?西有弊虚。

  今日過四馬鋪,六十二里了。此驛店家,見駱駝六疋,背上有鞍肉,前後二,各高一尺,皆有長毛,足如牛,頸如鹿,頭似馬,鼻如牛付繩,尾如猪似馬,高六七尺,長七八尺,或一丈,六頭大小不同。太行山有群羊三處,或五千,或三千,或一千 云々。官家 御預 云々。二時行法了。經第六。盤纏錢請取了。

 十日 乙卯 天晴。卯一點,星?驛馬十疋來,乘替向北行,山上過十二里,至天井關馬鋪,馬十疋乘替,尚向北行,太行山上過十里,至南小箕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山上過十里,至北小箕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山上過七里,至晉城縣,過太行山了。過六里,至澤州高都驛,見州外節,垣上四方作矢倉,如懐州。未一點,止宿驛了。依懐州兵士二十人從此州還遣,所催澤州兵士二十人也。毎峰有堆名,不可委記,山内住宅有數十所,二十家以下,四五家以上散住,山上多作畠,雜役車往還山上,非險峻山,西諸山中最高。驛各舍壁立石剋詩,留題大樹詩:

  祥符丁巳歳,今

  大參陳公領河東外計嘗税駕,於高都大槐之側,有短什書之詞壁,至是  條一紀,近則轉輸孫公,亦有是詩,觀謂年所漸深,墨迹或缺,因今上勒石,庶披覽之可見。

  堯佐

?腫遂物宜,支離養天壽。我本不材人,樹樹能無咎。仲

太行山上塵,五臺道邊樹。梁園五變家,興亡由此路。此路?長在,此樹鬱何茂。誰謂不材哉,性含天理固。

   天聖九年五月一日 改南和 郁刻

  安國軍節度嘗書記宣徳郎議大理評事夏侯觀書

大中大夫大行尚書都官郎中知澤州軍羽兼管内勸農事上柱國賜紫金魚袋王 三十昌立

未時,留宿,雖遺恨,使臣稱辛苦切留了。今日過四十五里了。二時行法了。經第七。驛下糧錢。

 十一日 丙辰 卯一點,出馬十疋,乘向北,尚行河東道,從州外廊過十五里,至王太馬鋪,馬十疋乘替了。過二十里,至喬村馬鋪,高平縣内也。過十五里,至高平縣高平驛宿。未時,留了。今日行六十五里。二時行法,經第八。驛糧錢六百餘文請來了。

 十二日 丁巳 天晴。寅一點,驛馬十疋,乘向北行,過十三里,至長壽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七里,至擾馬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澤州上黨縣上黨驛,十疋乘替,過二十里,至韓店馬鋪,十疋乘替,過十八里,至同縣?店馬鋪,十疋乘替,過十八里,至?州崇賢驛,過驛三里,至開元寺安下,少卿儲八人僧并通事齋,盡善窮美,珍菓肴膳,種々不可記盡。寺中諸僧來向燒香,感謝々々,都監大保來坐,還向之次,可參仕由告了。今日越羊頭山了。二時行經第一。今日百里,申時,止宿。

 十三日 戊午 天晴。卯一點,寺主送粥,諸僧皆喫了。辰時,道俗男女數千人來拜,施錢香等,次諸堂燒香,大佛殿三面壁善才知識甚妙也。巳時,澤州兵士二十人還了。?州兵士二十人來了。即馬鋪十疋,乘向北行,過二十五里,至呈寺馬鋪,十疋乘替,渡深都橋,向北行二十里,至寺底驛,依無止人被宿,過一里,至資慶寺宿,寺主老僧點茶。依崇賢驛請錢,兵士遲來。今日四十五里宿了。兩驛糧錢合八百文請來了。?州此留縣内也。二時行法了。經第二。

 十四日 己未 天晴。卯時,寺僧儲粥,諸僧皆喫,與錢百文了。行者一人與六十文了。依無驛馬,以呈寺馬鋪馬夫留飼,乘行二十五里,至孝義馬鋪,只有惡馬貳疋,無馬,仍以本馬重行,只召擔夫十人,令擔雜物。二十里,至九龍山九龍馬鋪,出馬五疋,淺以八馬用之,呈寺馬鋪馬夫與錢百文了。過十五里,至柴嵒山紫出寺,莊嚴廣大寺也。欲夜宿間,從寺内死人擔出,乍驚出寺,過五里,至褫亭驛宿。二時行法,經第三。

 十五日 庚申 天晴。卯一點,出馬十疋,乘向北行,過二十里,至?州襄垣縣窯子馬鋪,五疋出,本馬五疋相加,乘向北行一十里,過?州界,入成勝軍内縣,過十里,入軍内,從馬鋪過二十五里,至星?驛,過驛,入勅廣教禪院安下,寺僧等點茶,依兵士等事,未一點,留宿。見寺講經,道俗男女聽聞輩百人許,講師佛左方前向西坐高坐,女一人佛右方前平坐,向講師誦頌,隨講師出聲,次女付聲,次諸僧同音誦。不知何事,講後,諸僧來拜日本僧,道俗男女皆來拜。寺主爲日本僧儲大齋,最盡善耳。從威勝軍下粮錢了。兵士二十人出來,?州兵士二十人還了。寢堂莊嚴不可思議,天井入數百鏡,毎寢床上在小寶殿。二時行法了。經第四。

 十六日 辛酉 天晴。卯時,星?馬鋪馬十疋將來,驛在寺南五里。乘向北行,過十二里,至故驛馬鋪,十疋出替,乘向北行,越皷子山,過十五里,至交口馬鋪,十疋出替,向北行過十五里,至銅?縣西陽驛,錢一貫半請來。十疋乘替,向北過十八里,越千佛山,至良候馬鋪宿。山東面石刻千佛,故名山也。今日六十里宿了。行法二時,經第五、六巻。

 十七日 壬戌 天晴。卯一點,馬十疋乘向北行,過十五里,至武郷縣新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二里至南開驛,錢四百六十文取了。十疋乘替,越斗底嶺,過二十里,至大原府郡縣來遠馬鋪,十疋乘替,越石覆山,過十五里,至盤馳山盤地馬鋪,十疋乘替,越盤駝山,過十五里,至團栢驛宿。此六七日,毎日見駱駝三四十疋,委見形体,頭面如馬,而于鼻付綱如牛,無上齒,目如牛,頸細長常曲,捧頭如?頭,々上下共有髪,足如牛兩分,尾如猪尾,背上二鞍骨高一尺,毛長常臥如牛,高一丈二三尺也。最可了罪業深重。今日行七十七里。驛錢送五百十二文。三時行法了。經七、八。

 十八日 癸亥 天晴。卯一點,馬十疋來,乘向北行,過十五里,至團栢店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白珪村馬鋪,十疋乘替,過二十里,至大原府汾州大谷縣壞迹橋壞遠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十五里,至徐溝縣徐溝驛,北去并州七十四里,留宿,今日行六十五里,三時行法。經第一。

 十九日 甲子 天晴。寅一點,馬十疋來,乘向北行二十里,至三女馬鋪,十疋乘替行,過十五里,至東橋馬鋪,十疋乘替行,過十五里,至新店馬鋪,十疋乘替行,過二十里,至平晉驛,莊嚴廣大驛。大原大驛,大原大府,以色幕殊以莊嚴,即以行事侍一人送種々菓并酒九瓶,各納壹斗々々。即與飲之。三時行法了。經第二。

 二十日 乙丑 天晴。卯一點,從大原府龍圖許送粥并有齋請。巳時,衆人々多,即十人參府齋,莊嚴不可思議。知府龍圖容貌最可云貴人。客人四人同坐,三座各三人,合九人同喫,三座毎前向外,有頂捧大香盤作人,燒沈檀香,如日本不斷香,毎一人床有作長一尺立人形,彩色甚妙,捧火舍向人,燒香,造花二杯、苔二杯、胡桃一杯、椎一杯,各高一尺計盛之。其次,珍菓十杯以銀盞盛之,菜十杯同銀器,着座之後,酒菓十餘度,最後有飯,眞實第一齋也。齋了。還驛了。被送錢十貫,通事許酒二瓶,使許酒七瓶被送。爾時,道俗來拜,其中老女三人各志與覆面斷綿并切衣等。三時行法了。經第三。入夜,從府被送粥粥。

 二十一日 丙寅 天晴。卯時,從府被送粥。巳時,齋,雖非如昨,又以丁寧也。被送紫皮裘一領、羊毛皮裘一領,綿襪三足,三人老僧料,醋一瓶、酒一斗。昨今毎使各三十五文、或百、或百五十皆與了。紫衣老僧來拜,志與皮鞋一足、綿襪一足,有感々々。午時,馬十疋乘出驛,向北行,過十五里,至白楊木馬鋪,十疋乘替行,過十五里,至楊曲馬鋪留宿。龍圖爲祈送文云:「龍圖閣直學士朝散大夫起居舍人集賢殿脩撰知大原軍府事兼管内勸農使河東路經略安撫監牧使兼并代澤?麟府瓦石路兵馬都總管騎都尉賜紫金魚袋彭城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戸劉庠

施紫皮裘一領于日本國大師禁寒,伏願女樂安都大若李氏増延慶壽。」

府中殿舍廣大,數百重々門樓,廊外矢倉不可記盡,宛如京城。今日行三十里。二時行法了。經第四。

 二十二日 丁卯 天晴。卯一點,馬十疋乘向北行,過十五里,至塔地馬鋪,出馬十疋,乘向北行,過十五里,至百井寨百井驛,司官兩頭供奉官來問,馬十疋乘替,并兵士二十人出替,大原府兵士二十人還了。出驛向北行,過二十里,至大孟馬鋪,十疋乘替,向北行過十五里,至石嶺關,重々門,四面垣上矢倉如城,兵士二十人出替,供奉官來謁了。百井兵士二十人還了。十疋乘替,向北行過十五里,至新興馬鋪,十疋出替,過十五里,至忻州驛宿。今日行九十里。一時行法,經第五。

 二十三日 戊辰 天晴。卯二點,馬十疋、忻州兵士二十人來替,向北行過二十五里,至泡池馬鋪,十疋馬來,向北越金山,過二十里,至忻口寨金山驛,午時,留宿。兩驛錢將來了。依井便宜,諸人皆沐浴,使臣洗濯,因之逗留。驛客殿壁立刻詩:三月二十六日,行次忻口,見桃花馬上口占,都轉運使 天章閣行制王次 金山嶺上望忻口,紅緑一川桃與柳。山東寒食花已開,寒垣春方來。地寒?艶難遲發,却喜陽和延一月。揚鞭處々見桃花,忘却漫々極白沙。癸卯歳 管界巡?聶覺上石并書 寨主劉温琪立 ?靄刻

今日行四十五里。二時行法了。經第六。忻州少卿儲粥,雖有齋請,依營々不參向過了。

 二十四日 己巳 天晴。卯一點,忻口馬鋪馬十疋來,忻口寨兵士二十人來,向北行過二十里,至平地泉馬鋪,代州縣内也。十疋馬來,乘向北行,過十五里,至買村馬鋪,十疋馬來,向北行過二十里,至?縣驛,未一點,留宿。寨主來謁,點茶,錢五百二十一文。諸僧共修 天台大師供,以新鍮石盞十六坏餠、菓、茶等備供,誦盡讃導師作法了。縣官人二人來喫菓等。三時行法了。經第七。兵士二十人替了。五十五里。

 二十五日 庚午 天晴。卯一點,馬十疋,向北行二十里,至龍泉馬鋪,十疋來,向東行過二十五里,至州代内崇?驛,廣大州也。有都督府代州大卿儲齋并酒菓,諸僧飽滿。代州兵士三十五人被送,?縣兵士二十人還了。依有虎怖、盗賊恐怖,使臣申加十五人也。三時行法,經第八了。今日三十五里。

 二十六日 辛未 天晴。卯一點,大卿被送粥。同四點,被送路食:?餡五十、心餠五十、糖餠五十、作飯五十、廣餠五十、法酒二瓶 大。辰一點,門前馬鋪馬十疋來,馬鋪十人如例爲擔人,出驛向東,出州門,渡大橋,向東行二十五里,於店家喫酒菓,即出行,過三十里,入繁畤縣城内,住宿繁畤驛南行衙。今日行五十五里。三時行法,經第一。代州兵士三十五人還了。縣兵士三十五人出來。

 二十七日 壬申 天晴。卯三點,出繁畤驛行衙。申一點,到着寶興軍寶興驛。未時,始入滅山谷,入軍初門,始見東臺頂,感涙先落。過數里入軍門,三重城垣如州城,軍東有興國寺下院,入宿驛,見壁有記文,云:

大原文叔同諸弟挈家,往五臺求

文殊宿此。 煕寧壬子季夏念十日,故誌

念二日登於東臺,求其

文殊,觀其聖境甚妙,未時已來現於五色祥雲并其圓光,至申時現其遍身之光,出於山谷,瞻禮至於昏暮返廻,時二十六日復筆。

大原府永利兩監巡捉私鹽礬鐵司吏人玉倚試筆 離郷數日到治津,沿路山林景色新。此立去五臺在百里,須觀聖地過政僧。

山中耕者

曉來雨過急起耕,惟恐田中草復生。坡上頑難並墾,牛羸人困強驅行。勤身春種心無憚,樂聖秋收歳有成。力穡莫憂風與旱,天時人事自分明。

 到寨有作

兩崖直下寶興軍,谷口川頭過幾村。野獸有時晨飮澗,居民無事晝?門。雲方起處山先暗,日來沈時天口昏。更隱此中同霧豹, 煕朝還會感  宿寶興驛舍有作

危城孤壘截崖垠,南北川◆勢己分。耳畔水聲清漱石,面前山色碧侵雲。花繁嶺上隨風綻,禽語林間入夜聞。忠義處心無畏避,當途豺虎任成群。聞前路虎累,故有是句。

 石鷄詠

淡花文彩羽毛齊,可愛形容號石鷄。飮啄匹心相上,飛翔得侶鬪高低。毎當清曉披煙聚,及至到黄昏聒耳啼。時候不知空叶噪,虚名可?爲留題。

繁時縣兵士三十五人還了。寶興軍兵士三十五人出來,從五臺寺主許迎馬十疋,先七人送之。於灯下供養物色目注之:砂金三兩、銀十兩,以上成尋供養文殊。唐絹三疋,頼縁、快宗、聖秀三人各一疋也。惟觀、心賢錢各一貫,善久、長明錢各五百文。

皇太后宮御經供養目録、太皇太后亮所付鏡髪文等書了。今日行五十里。昨今從驛至驛中間無馬鋪。三時行法,經第二、三了。

 二十八日 癸酉 天晴。卯時,從眞容院送馬八疋,軍驛馬二疋,人々乘登山,先行谷十里,次登坂,最以峻嶮,時々下馬徒行,雪十月中下旬雨下,凍氷,馬足難駐。谷間五里有地鋪,兵士各住止,谷三十里、坂十五里,登山頂,北臺傍路也。先下馬,拜北臺,遙拜西臺、中臺、南臺,至于東臺,隔山不見。從岑漸下十里,諸僧來迎,以都維那爲首,坂口小堂副僧正乘馬來,次諸僧列行,捧幡八流五色也。寶幢二,打*僧八人,惣數百人許來。先於堂點茶,先文殊供養物依寺主命,取積輿上,敷錦輿内,金銀、絹如先日色目,鏡髪又銀二兩、龍腦香一筥、薫陸香三兩渡與已了。香輿加名香了。諸僧列行,五里歩行,日本人乘馬漸行,持參中臺下半眞容院置文殊寶前了。申一點,入安下房,莊嚴甚妙也。重々以色錦等所畫幔帳之敷坐,先行浴堂沐浴了。次入堂禮佛燒香,堂内莊嚴不可思議,七寶眞珠充滿,佛前立禪床,終夜宿,小師皆歸房了。於途中見西堂頂現五色雲,使臣先見之告,予次見之也。堂中諸僧、行者有其數,而文殊供兩界合行,直界供養,燒種々香,次如意輪供,次法花法一時,經第四、五了。終夜於禪床睡,夜無小便,思最奇異也。皇太后宮法花經奉供養了。

 二十九日 申戌 天頗翳。卯時,於文殊寶前,副寺主來坐,令喫粥,副僧正覺惠大師承鏑、大師閣主廣大師同喫,主僧正覺證大師順行者,被他行云々。辰刻,諸堂燒香,副僧正共引伴,先文殊閣四重莊嚴,堂内七寶供具不可記盡,次四重閣丈六釋迦、彌陀、彌勒,次第三閣銀等身佛四體,四方佛 云々。文殊閣名瑞相之殿,第二閣名化相之殿。午時,於副僧正房齋,客?濟大師延一坐,生年七十四 云々。午時前,雪始下,二十八日之間無雪,今日下,是希有事也。文殊迎接,敢無所疑,院内諸僧皆感之。副僧正取出菩薩石與人々,予得二顆,皆有五色光。未時,温琦表白來坐,問答數刻,最可云才人。安下坊名迎福亭,第三重戸扉記云:「東頭供奉官愽州人事,於治平肆年七月二十八日宿此,赴任内謁菩薩,遇菩薩,見五色毫光,辰時直見,至午時方息,全家樂矣。崔何。」又云:「趙州龍興寺講經論沙門眞宣與當院師公寺主同謁 聖容,恐後再來,故記之耳。時治平四年六月 日眞宣。」壁上又云:「趙州栢郷縣坊市戸趙辛、李臻、武順、周備,於煕寧四年四月七日,到此處安下,至此月十日廻帰去,清涼寺禮拜一萬菩薩去。謹故記,恐於再來遊此。周修記。」又云:「眞定府平内縣市戸何諷與母周氏等十八人同參 眞容,見五色毫光,全家樂矣,恐後再來。煕寧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煕寧三年五月十五日到山,至十八日遊臺,東臺上見白毫光、五色光,裏面現文殊菩薩,兜羅綿世界五色雲。隨行人:府州開疋帛鋪尼王和妻毛氏、街和尚及母親午氏、牛宣、街順、王楊哥、陳和、唐清、劉平等,至二十二日記。」副僧正所志石三顆皆有五色光,是希有事。申時,賜紫都維那省順廣清凉傳摺本三帖持來,依要文字乞得既了。中心之悦,何事如之,作傳?濟大師延一,今朝拜謁人也。酉時,上卿來,雁門郡被流人也。以文字通言。戌時,使臣藥二種、茶一斤持來志與。三時作法了。經第六。副僧正送非時食,廣大齋,如今朝,極不便也。明日可停止之。水藏殿主省岳送石四顆。

 十二月一日 乙亥 天晴。辰一點,參寶章閣燒香,下地藥師佛、十六羅漢,上階殿盧舍那佛丈六像座,繞葉上千釋迦,圍繞四千銀菩薩,次左延壽王菩薩丈六像,圍繞三千菩薩銀像,次右長壽王菩薩丈六像,圍繞三千銀菩薩,合一萬菩薩。並次參集聖閣,下地千手觀音三大像,上階殿五髻文殊菩薩丈六像,十六羅漢,觀自在。並次參僧堂文殊菩薩,三堂加階四處共百文錢上獻,次參無言常坐僧耘和尚坊拜見了。既經二十年云々。午時,參副僧正坊齋,三人,使臣、通事同喫。齋後,馬十疋,寺指南僧省認爲前引,八人、通事參大平興國寺,本名白鹿寺。中臺半腹也。去眞容殿五里。先禮文殊閣丈六像,本大平興國寺也 。次禮渾金經藏,次登上殿,禮一萬菩薩,次禮萬聖閣下地五方佛,各百四菩薩,次上階十地菩薩,次禮三千金佛閣,皆以七寶作堂舍重閣,廣大伽藍。寺主賜紫崇暉和尚儲珍菓、藥,生年八十二,語云:「廻五臺五十八度,燒左手無名指,供養文殊,於東臺見文殊圓光、頭光、攝身光,并見一萬菩薩,於南臺上見金色世界」云々。身輕聲高,最可云聖人之。次出寺,下坂一里,禮金剛窟文殊菩薩宅,禮窟穴,人燃松,入穴取土了。焼香禮拜,穴前有井,名文殊井,窟上有等身文殊像,眷属圍繞,興國寺并窟八百文獻上了。次禮大花嚴寺,廣大伽藍也。次參僧房,見西天竺三藏,令見貝葉經數十連,阿彌陀經、阿魯迦經梵本云々,令見純金釋迦五寸像,令見天竺袈裟、鬱多羅僧并安位會也。予問云:「僧迦里衣有否?」答云:「室迦呂無」云々。今年秋從西天來,從傳法院以供奉官爲使臣被送五臺山也。十月到着云々。身色黒,髪久不剃,一寸許。若還西天,若欲上京。申一點,還安下處了。上官來,出文字,志酒一瓶、菓子八種,次々司來,入夜還了。琦表白送日本國,院返牒持來,文云:

大宋國河東道代州五臺山大華嚴寺眞容菩薩院文殊聖容殿,當殿今月二十八日,有

  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

  大宋國賜紫僧成尋賚到

  大日本國

  皇太后宮降來,

  先帝御書經巻:

   妙法蓮華經一部八巻、

   無量義經一巻、

   觀普賢經一巻、

   阿彌陀經一巻、

   般若心經一巻。

右前件經依數領得,於

文殊師利菩薩眞容面前,如法安置,永充供養,所集福利,廻向

大日本國

先皇帝。伏願覺心超悟,通明

佛性之源,

寶界安居,速紹

法王之位

皇太后,伏願長芳

凝徳,贊

寶暦於千齢,永著

坤儀,茂

瑤圖於億世,然後普願國清

君壽,俗富民康。

台衡贊

堯舜之風,

藩屏曜

唐虞之化,

法輪永茂

鳳暦延鴻,虔祷

文殊,冀垂

昭鑒。謹祝。

  大宋國煕寧五年十一月 日 五臺山眞容院知菩薩殿講

               經律論沙門 省岳等廻向

   五臺山眞容院知大經藏沙門  温著

   五臺山眞容院表白兼講主沙門  温琦

   五臺山眞容院知錢帛庫講經律論賜紫沙門 省古温道

   五臺山眞容院知客講經律論臨壇闍梨沙門 省認温維

   五臺山眞容院知御書寶章大閣講經律論沙門 温明省諸

   五臺山眞容院知六師太閣賜紫沙門 省廣

   五臺山眞容院知前殿講經律論賜紫沙門 順替

   五臺山眞容院堂維那講經律論承侍 省斯

   五臺山眞容院尉典座講經律論賜紫沙門 省挑

   五臺山眞容院都維那講經律論臨壇賜紫沙門 省順

五臺山前十寺副僧正兼眞容院供養主同勾當僧正司公事講經律論臨壇首座妙濟大                          師賜紫沙門延

五臺山十寺副僧正兼眞容院供養主同勾當僧正司公事講經律論傳大乘戒覺惠大師                           賜紫沙門豕鏑

五臺山十寺僧正兼眞容院主勾當僧正司公事講經律論傳大乘戒覺證大師賜紫沙門                               順行

又太皇太后宮亮附送鏡髪,返牒文云:

 大宋國河東道代州五臺山大華嚴寺眞容菩薩院文殊聖容殿,今月二十八日,有

  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

  大宋國賜紫僧成尋賚到

  大日本國故

  右丞相從一位藤原朝臣第六女子爲

  太皇太后宮亮藤原師信朝臣家室産生去逝,藤原朝臣以亡室親身物所施  :

        鏡一面、

        髪三結。

右前件物尋附

文殊師利眞容殿内如法安置,持伸供養,所集

善因,

朝臣家室,伏願

追隨三島之仙,

鏡智澄輝,

證悟一乘之位,更冀

居家贊國,咸承

吉善之因

?公處私,悉獲

安寧之報,

文殊在

聖力昭彰。謹祝。

  大宋國煕寧五年十一月 日五臺山眞容院知菩薩殿講經律論沙門省岳等廻向

餘人々名位如前,作者温琦表白即自持來,法門重々問答。五臺縣知沺伯祥來坐,雁門縣監酒王上官同來坐。省順和尚送菩薩石四顆,副僧正送五顆,藥枕二、石提子二,依無可然物答不志,遺恨不少。石提子一箇預趙行者温翰了。來年參仕時可用料也。爲遂百日修行,明年可參由示人々了。今朝見 仁宗皇帝御筆飛白寶章閣額,莊嚴甚妙,不可記盡。三時行法了。經第七。

 二日 丙子 卯二點,還向馬十疋,行者四十人,副僧正被催送,即來坐安下亭,暫談話後,還本房了。予爲辭別參入,行者申云:「爲送被去大門者。」獻錢二貫預行者了。賜紫省順、知客省認共見了。還亭,出立處,雁門縣監酒王上官、雁門令黄炎送石提子一口、燒石一顆。行者四十人喫酒了。五頂有雪,此度不拜,明年可遂巡禮。出寺,過二里,小堂副僧正都維那乘馬先來,儲茶藥,最丁寧事也。漸登花嚴頂間,雪大下,入花嚴嶺小堂,脱去袈裟裳,歩行下坂,依雪凍,馬足難駐也。從寺過三十里,至嶺下第四鋪,從寺知客僧温志來儲大齋。午時,出鋪下行,雪猶大下。過十里,雪止天晴,過三十里,至寶興驛,軍主送炭柴多々多也。軍兵士三十五人出來,行者馬返了。知客來住廨院,儲大齋。爲令申紫衣出名簿,行者温仁爲令奏公家出名簿。三時行法了。經第八。

 三日 丁丑 天晴。依驛馬不足,山馬五疋、軍馬五疋用之。卯一點,知客送粥,二點,出驛,過三十里,於店家喫飯。午時,出店,過三十里,未三點,至繁畤驛,安下行衙,山行者八人惣與五百文錢了。依兩日送來也。軍兵士四十人還了。酉時,知縣來坐,今年四月來縣,明年遊臺必可謁者。三時行法了。經一、二。丑時,夢從眞容院還出時,路盤纏,眞容院二十石,大石三十石,以馬出立由云云。昨日夢三萬菩薩送給由云々。今日行六十里。

 四日 戊寅 天晴。卯時,馬十疋來,即出驛,過三十里,於店家喫茶菓,依家主謹厚,與菓酒錢了。過二十五里,申一點,至代州驛,縣兵士三十五人還了。州兵士二十人出替,大卿送大齋并酒,官人等多來慰問,入夜,大卿送酒一瓶、菓子五種。三時行法了。經三、四了。繁時縣十一月二十七、八、九,十二月一、二、三,并六日食錢請來,予雖制止,使臣請來也。在山喫寺齋,出寺至軍驛有寺食,只可請一日料,而請六日,不便也。

 五日 巳卯 天晴。卯時,從府被送粥。辰一點,與使臣、通事共參府,謁大卿,以通事互通言,最好人也。點茶二度、湯藥一度,即還驛,有齋酒,路食別被送,?餡五十隻、砂餡五十隻、糖油餠五百箇、素油餠五十箇、散子五箇,使與二佰文錢了。次被送路食,酒大瓶二口,通事一瓶,使與二佰文了。諸事沙汰使,與錢二貫文了。從州前馬鋪十疋來,巳一點,乘馬還,至龍泉馬鋪,官人二人各用馬云々。直乍騎過了。過四十五里,申時,至涼縣驛,州兵士二十人返了。馬鋪擔擔依極疲,與?餡二十二箇了。十一人各二與了。馬鋪一人依使臣涓櫃破損,被責泣涙,與錢一百文了。使驚返頭巾充還了。入夜,知縣、少府、監酒三人共來坐數尅,以通事談話還了。二時行法,經第五。

 六日 庚辰 天晴。卯時,出驛,州馬五疋、驛馬五疋用之,過二十里,至買村馬鋪,州馬五疋還了。驛等馬鋪并十疋用之,過十五里,至平化泉馬鋪,馬五疋相替,驛五疋返了。過二十里,申一點,至忻口金山驛。二時行法,經第六。涼縣兵士二十人返了。忻口寨兵士二十人出替。

 七日 辛巳 天晴。卯一點,出馬十疋,即出行,過二十五里,至泡池馬鋪,馬十疋乘替,過二十里,至忻州驛,子三點,留宿。使臣一紙將來,其状云:「五臺山眞容院講大花嚴經傳戒賜紫省盛状,五臺聖境鎭還躯,想得他方佛國無。一注名香松月下,生々世々禮文殊。偶成一頌呈上。」又頌曰:「菩薩出世間,普救衆生苦。無量無數劫,而起大悲心。」

使臣取書,追還不入内,不奉謁,遺恨最深。忻口兵士返了。州兵士二十人出替。忻州建國寺主紹立來拜。州少卿送糖餠八十枚、酒大二瓶,通事一瓶。二時行法了。經七、八。今日四十三里。

 八日 壬午 天晴。卯一點,馬十疋來,過十八里,至新興馬鋪,十疋出替,過十二里,至石嶺關,兵士二十人出替,關司來謁,十疋出替,過二十里,至大孟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百井驛,依巡檢使宿,至寺宿,名嵒南寺,造補陀落山,海中異類衆生,供養觀音,東壁畫帝釋修羅戦。二時法了。經第一。關兵士二十人還了。百井兵士二十人出替。

 九日 癸未 天晴。寅時,出馬十疋,即乘向南行,過十五里,至地塔馬鋪,馬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楊曲馬鋪,兵士并擔人合三十人,與油餠、酒了。馬鋪兵士三人與了。馬十疋替乘,過十五里,至大原府平晉驛宿,未二點,止了。龍圖送菓、飯種々,食酒大九瓶,而通事一瓶,小師等一瓶留下,七瓶返納了。食次有酒、珍菓十種許,中兩三種分留已了。二時行法,經第二。

 十日 甲申 天晴。卯時,龍圖送粥。巳時,迎馬十疋至、笠三盖、兵士二十人送之,即參入,儲甚妙齋,不可記盡,過前日齋,還間二人擔入籠,於馬前後於之,各百許,即將向驛,各二百文錢與了。未時,酒十五瓶送之,予四,老小師二人、通事各二,五小師各一,瓶如前,毎瓶一斗。即通事二瓶留下,十三瓶返上已了。依思罪報也。申時,送粥,使臣依賣買切逗留。二時行法了。經第三。

 十一日 乙酉 天晴。卯時,送粥,殿直切逗留,依之沸湯。巳時,送齋,有酒一瓶、醋一瓶。申時,馬鋪馬十疋来,即出驛間被送齋,不喫,出了。過二十里,酉時,至新店馬鋪宿。二時行法,經第四。大原府被送路食:糖餠五十枚、?餡五十、心餠五十。

 十二日 丙戌 天晴。卯時,馬鋪馬十疋來,即出行,過十五里,至東橋馬鋪,馬十疋替,過十五里,至三女馬鋪,馬十疋替,過二十里,至徐溝鎭内徐溝驛,未時,止宿了。錢請來。丑時,夢入文殊現身説法處,見宮殿云々。額名如此。二時行法了。經第五。

 十三日 丁亥 天晴。卯一點,出驛,乘馬十疋行,過十五里,至懐遠馬鋪,十疋替,過二十里,至白桂馬鋪,馬十疋替,過十五里,至團佰鎭團佰驛宿。今日行六十五里,二時行法了。經第六。内錢一貫五百文請來。

 十四日 戊子 天晴。卯時,馬十疋來,即出驛,過十五里,至盤陀馬鋪,十疋替,越石覆山,過十五里,至來迎馬鋪,十疋替,越斗底嶺,過二十里,至南關驛宿。今日過五十里。驛壁詩:

百事感心瞻魏闕,五年騎馬厭并州。蛾眉皓齒無消息,聖得南關一段愁。

闕將家宿此,煕寧辛亥八月二日還。

驛錢持來。二時行法了。經七、八、一、二了。

 十五日 巳丑 天晴。寅三點,馬十疋來,即出南關驛,過十二里,至新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良候馬鋪,十疋乘替,過十八里,至西陽驛,十疋乘替,至交口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七里,至故亦馬鋪,十疋乘替,過十八里,至星?驛,申一點,止宿。威勝軍兵士二十人出替,大原兵士二十人與錢一貫,返遣已了。今日九十里,兩驛各四十五里也。二時行法,經三、四了。

 十六日 庚寅 天晴。卯時,馬十疋來,即出驛,過二十五里,至窯子馬鋪,十疋替乘,過二十里,至褫亭驛,即至馬鋪,十疋替,過五里,至紫嵒寺,山土色如紫,故名也。即不入寺,過十五里,至九龍馬鋪止宿。未三點,留了。今日行六十五里。二時行法,經五。

  十七日 辛亥 天晴。寅二點,馬十疋乘,出九龍馬鋪,過二十里,至孝義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寺底驛,十疋乘替,過二十里,至呈寺馬鋪,十疋乘替,過二十五里,至?州崇賢驛,未至州門一里,都督送迎人笠持等六人,驛州刺史來宿,因之前亭宿。申時,參府,使臣、通事共參,點茶之後,數剋談話,又以好茶點茶,次點湯,自藥也。召出馬前,都督執手騎馬,雖固辭不許,即乘了。以大齋送驛,酒三瓶送之,種々珍菓不可記盡。威勝軍兵士二十人與錢六百文、與菓子等,還邑。州兵士二十人出替了。三時行法,經六。

 十八日 壬辰 天晴。辰一點,出崇賢驛,過十八里,至?店馬鋪,十疋馬替,過十八里,至韓店馬鋪,十疋替,過二十里,至上黨驛,未一點,止宿。今日五十六里。三時行法,經第七。

  十九日 癸巳 天晴。卯一點,出驛,馬十疋替,過十五里,至擾馬々鋪,十疋替,過十七里,至長壽馬鋪,十疋馬替,過十五里,至高平驛,途中人々置茶?、馬乘様様器等了。今日四十五里。三時行法了。經第八。從縣送羊疊十枚。

  二十日 甲午 天晴。丑一點,馬十疋來,出驛,過十五里,至高村馬鋪,馬十疋替,過二十里,至巴云馬鋪,十疋替,過十二里,至大馬鋪,十疋替,過十八里,至高都驛,巳時,止宿,依使臣請氣也。澤州南門外也。從州送羊疊十枚、紫絹半疊七枚。從州内過,行至驛,澤州兵士二十人出替,?州兵士與酒二瓶還了。從州送大齋,僧八人、使臣、通事。今日行六十五里。三時行法,經第一。

 二十一日 乙未 天晴。丑一點,馬十疋來,出高都驛,過十二里,至北小箕馬鋪,十疋馬替,過十里,至南小箕馬鋪,十疋馬替,卯一點,出馬鋪,過十二里,至天井關馬鋪,十疋馬替,過十二里,至星?驛,從?車馬鋪,十疋馬替,過十二里,至夾泉馬鋪,十疋馬替,過十五里,至長平馬鋪,十疋馬替,過十五里,至萬善馬鋪,南有萬善驛,十疋馬替,過二十里,至懐州覃懐驛,但驛但膀銘:「北至星?驛七十里。」又星?驛銘々:「南至覃懐驛七十里,北至高都驛四十五里。」今日一百五十里。懐州兵士二十人出替,澤州兵士返了。三時行法了。經二、三。

 二十二日 丙申 天晴。卯三點,馬十疋來,出驛,過十七里,至十八里馬鋪,十疋乘替,過十八里,至五里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五里,至梧桐馬鋪,十疋乘替,過二十里,至孟州河陽驛宿,此驛東堂,子時,留了。驛莊嚴甚妙,堂々皆懸幕張帳。今日七十里。三時行法了。經第四。

 二十三日 丁酉 天晴。卯三點,出北門,馬鋪馬十疋,即出驛,渡黄河浮橋兩,過十五里,至望仙坡馬鋪,十疋出替,過十二里,至牙庄馬鋪,十疋出替,過十二里,至油店馬鋪,十疋出替,過十二里,至孝義馬鋪,是中路也。非先路。十疋出替,過二十里,至洛濱驛,未時,止宿了。今日七十一里。三時行法,經第五。參向並還向,大河、小川皆凍厚,人馬行氷上,立春以後,大河氷解大流,最希有也。孝義馬鋪東有孝義驛,但無券處也。而爲寄宿處云々。又河陽南驛廣大也。見過了。州第三司,不知何州,死去了。妻子眷屬以死人入莊嚴棺,持入驛,悲呼之聲滿驛,最爲悲了。已經十四日,從迹來云々。於京可葬云々。

 二十四日 戊戌 天晴。卯一點,馬十疋來,出驛,過十八里,至任村馬鋪,十疋乘替,過十二里,至郭村馬鋪,十疋替,過十五里,至氾水馬鋪,十疋替,過十五里,至孟店馬鋪,十疋改替,過十三里,至榮陽驛,十疋改替,過十二里,至永青馬鋪,十疋替,過十里,至二十里店馬鋪,十疋替,過十五里,至須水馬鋪,十疋替,過十三里,至候家庄馬鋪,十疋替,過十五里,戌一點,至鄭州奉寧驛,依奉官先宿々店家。今日行百三十七里。三時行法了。經第六。

 二十五日 己亥 天晴。卯時,移奉寧驛,店家與錢二百八十文了。三十人之内,十人各八文,兵士二十人各五文宛云々。依使臣請乞?逗留,以百二十文買柴,沐浴。申一點,馬十疋來,即出驛,鄭州兵士二十人出替,過十五里,至道士店馬鋪,十疋擾馬,過十二里,至國田馬鋪,酉一點,止宿了。有便宜宿所之,道士店无宿,白沙馬鋪先宿,又好也。今日行二十七里。三時行法了。經第七。

 二十六日 庚子 天晴。寅一點,出國田馬鋪,馬十疋乘,過十五里,至白沙馬鋪,擾馬十疋,渡金池河,行堤邊,過十二里,至義井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至中牟縣馬鋪,過三里至,擾馬兩疋,本馬八疋,過十里,至十里點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至醋溝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至八角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至新點馬鋪,擾馬十疋,過十二里,至順天門馬鋪,十疋擾馬,即入門,看門官人暫止擔物,以通事觸子細,即過五里,至傳法院,使臣送着還家,馬鋪十人與五十文,持錢重四人與八文了。諸僧來集,隨喜感歎。五臺山行者李温仁出來,從他道先來。酉一點,入宿房了。戌時,從三藏房被送酒大一瓶、珍菓三種,小甘子、石榴、大梨。三時行法。經八。

 二十七日 辛巳 雪下。參臺沿路二十八日,全天晴,无雨雪,着眞容院了。二十九日,大雪下。今月一日,天晴,參入大平興國寺,巡禮院々。二日,天晴,出眞容院,登華嚴嶺間,有小雪,即天晴,至二十六日無雪,今日雪下,明知 文殊菩薩加護,院内諸僧皆以感悦。依兩月無雪, 公家致恠,敕傳法院被祈雪下,即二十四日,大雪下,五寸許云々。而途中無雪下,彌以聞喜。辰時,參天吉祥三藏房拜覲,從中印度摩竭提國到來,經二十二年云々。見其容貌,最可云奇特,同見中天竺僧二人、五天竺西北大天國僧二人。中天兩人從陸地西藩來,今年二月到着當院,月内 朝見,賜紫衣,五月參五臺山,五月還着院,天吉祥三藏同參臺人也。大天國二人從南海來着廣州,今月着當院,皆喫茶藥,還房。次入新來中天二人房喫茶藥。午時,從大天國僧房有請,即行向,喫茶并湯藥,皆知唐語。今日院内上下,皆來集勞問。未時,新來中天來坐,令喫茶了。次大天國一人來坐,令喫茶了。官人來房,裝束張帳引幕。未時,司家三人來,令見還着由院奏状,雖乞錢,先日六貫六疋與了。因之雖有二十餘貫,稱無由不與之。人貪欲官人也。先例參臺僧還着時,必有恩由稱之,而問三藏後可與也。通事與錢三貫了。今朝鄭州兵士二十人各與十五文,長一人與三十文了。戌時,三藏送暑預八坏。三時行法了。經第一。

 二十八日 壬辰 天晴。巳時,通事陳詠齋,以 公家給錢五貫并私錢一貫合六貫,獻三藏,令修齋,講堂南面少卿并梵才三藏,左方一座天吉祥三藏,次文惠,々々次慈濟,々々次檀越陳詠,右方一座小僧,次中天賜紫二人,次大天國二人,有方面座日本僧七人,寺餘僧來堂禮堂,錢各引百文,從早旦奉祈皇帝、皇后,打?誦讚,次◆打鼓,至齋期廻諸堂燒香供養,齋了。天吉祥三藏召請予與新來中天二人、通事共喫茶,次見月燈三昧經梵夾、無量壽經梵夾、彌勒授化經梵夾,字甚妙也。貝葉長一尺六寸、廣三寸,各入金筥,兩重裹錦綾。令見日本慶耀供奉梵字,三人梵僧感歎無極,次見白傘蓋眞言紙梵本,次見校勘印本,後序寫取了。如右:

新雕補闕楞嚴經白傘蓋眞言後序

 提點兩浙路諸州軍刑獄公事兼本路勸農事朝節守尚書屯田郎中上騎都尉賜緋 魚袋借紫苗 振述

壬辰歳冬,余權知蘇州,有西天中印土摩竭陀國那爛陀寺三藏智吉祥、天吉祥二僧,經由見訪,雖言語不同,而傳譯頗曉,問其所能,旦日誦神呪結印,各三千六百道,粉壇一百八座,解經論一十七部。余因出楞嚴經白傘蓋眞言示之,乃曰:「是經神呪頗多闕失,今有梵本質而可知。」余對曰:「是經之譯久矣,何歴代未能補之。」彼上人曰:唐譯楞嚴經主般刺密諦者,西印土人也。譯語者,又鳥長國人,去中印土西北二萬五千里,非中印土人,故不能盡通中天語言。又譯主三藏不空者,龜茲國人也。嘗游中印土,亦不能盡通中天語言。至今二本差殊多所漏略。如智吉祥等,即中印土人,本刹帝利之種族,淨飯王之宗裔也。自離中天在路一十六年,凡經十國。余因請梵本,校勘唐經白傘蓋眞言,般刺密諦本,止有四百二十七句許,少二百七十四句,頭少梵音啓請并三歸依。又不空譯本,止有四百八十一句,亦少二百十句。二本倶少十方佛海相、日月相、十吉祥、六大神通等。或句讀顛倒不次。今以中印土梵本,離折詳正,排次補闕,共計七百一句。次請梵書並刊華字,募工雕印,庶廣流傳。時 大宋皇祐五年四月三日,杭州公署序。

        綱州金山龍游寺僧 克志 校勘

        定州開元寺僧   崇惠 校勘

    代州五臺山眞容院賜紫華藏大師 承遷都 校勘

    杭州前管内僧正賜紫崇因大師  可中都 校勘

    西天中印度摩竭陀國那爛陀寺沙門天吉祥同補闕

                 錢唐 鮑?書

雕華字 胡遂

                 雕梵字 顔悦

大天國三藏來座,以照大師取紙梵經兩巻來,令見予,東印度梵字全不似中天,不知何經、件三藏依不知唐語也。同令見耀公梵字,見感無限。未時,司家三人與錢一貫了。依三藏命也。客省官人來,乞朝見奏状,依三藏制止,不與返了。今日齋,大卿不坐,依召參内,依御生日,大卿一人對御齋云々。見天吉祥於五臺見文殊本身圓光、身光、五臺金鐘、五色光、七重花樹、羅漢七人等像畫惣十二相也。感涙難禁。今日三度行向天吉祥三藏房既了。申時,文惠大師來,借廣清凉傳三巻、古傳二巻了。申時,三藏梵才大師來座,早作表可進奏状由示之。今日如意供,三時不動兩界合行,一時法花法,一時經第二巻。遊臺往還,以日本冷泉院前内親王給五條袈裟着用,毎日奉祈後世往生極樂,以治部卿上給頭巾着用,奉祈二世。

 二十九日 癸卯 天晴。於梵才三藏房,見奝然法橋并寂照大師來唐日記,即借取,書取楊文公談苑,如右:

公言:雍煕初,日本僧奝然來朝,獻其國職員令、年代紀。奝然衣緑,自云:「姓藤原氏,爲眞連,國五品官也。」奝然善筆札,而不通華言,有所問,書以對之。國有五經及釋氏經教,並得於中國。有白居易集七十巻。地管州六十八,土曠而人少,率長壽,多百餘歳。國王一姓,相傳六十四世。文武僚吏皆世官。予在史局閲所降禁書,有日本年代紀一巻及奝然表啓一巻,因得修其國史,傳其詳。奝然後歸國,附商人船,奉所貢方物爲謝。案日本,倭之別種也。以國在日邊,故以日本爲名,或言惡倭之名不雅改之。蓋通中國文字,故唐長安中,遣其大臣眞人來貢,皆讀經史,善屬文,後亦累有使至,多求文籍釋典以歸。開元中,有朝衡者,太學,應舉,仕至補闕,求歸國,授檢校祕書監,放還。王維及當時名輩,皆有詩序送別,後不果去。歴官至右常侍、安南都督。呉越錢氏多因海舶通信,天台智者教五百餘巻有録而多闕,賈人言日本有之,錢俶置書於其國王,奉黄金五百兩,求寫其本,盡得之訖,今天台教大布江左。 畢。

景徳三年,予知銀臺通進司,有日本僧入貢,遂令問之。僧不通華言,善書札,命以牘對,云:「住天台山延暦寺,寺僧三千人,身名寂照,號圓通大師。國王年二十五,大臣十六七人,郡寮百許人。毎歳春秋二時,集貢士,所試或賦或詩,及第者常三四十人。國中專奉神道,多廟祠,伊州有大神,或託三、五歳童子,降言禍福事。山有賀茂明神,亦然。書有史記、漢書、文選、五經、論語、孝經、爾雅、醉郷日月、御覧、玉篇、蒋魴歌、老、列子、神仙傳、朝野僉載、日集六帖、初學記。本國有國史、秘府略、日本紀、大口詞林、混元録等書。釋氏論及疏論傳集之類多有,不可悉數。」寂照領徒七人,皆不通華言。國中多習王右軍書,寂照頗得其筆法。上召見,賜紫衣束帛,其徒皆賜以紫衣,館復于上寺。寂照願遊天台山,詔令縣道續食。三日使丁謂見寂照,甚悦之。謂姑蘇人,爲言其山水奇見,寂照心愛,因留止呉門寺,其徒不願住者,遣數人歸本國。以黒金水瓶寄謂,并詩曰:「提携三五載,日用不曾離。曉井斟殘月,春爐釋夜?。都銀難免侈,莱石自成虧。此器堅還實,寄君應可知。」謂分月俸給之,寂照漸通此方言,持戒律精至,通内外學,三呉道俗以歸嚮。寂照東游,予遣以印本圓覺經,并詩送之,後寄書,舉予詩中兩句云:「身隨客槎遠,心學海鴎親。」不可忘也。圓覺固目不暫捨云。後南海商人船自其國還,得國王弟與寂照書,稱野人若愚,書末云:「差乎!絶或殊方,雲濤萬里。昔日芝蘭之志,如今胡越之身。非歸雲不報心懐,非便風不傳音問,人生之限,何以過之?」云々。

後題寛弘四年九月。又左大臣藤原道長書,略云:「商客至,通書,誰謂宋遠,用慰馳結,先巡禮天台,更攀五臺之遊,既果本願,甚悦。懐土之心,如何再會,胡馬獨向北風,上人莫忘東日。」後題寛弘五年七月。又治部卿源從英書,略云:「所諮唐暦以後史籍,及他内外經書,未來本國者,因寄便風爲望。商人重利,唯載輕貨而來。上國之風,絶而無聞,學者之恨,在此一事。」末云:「分手之後,相見無期,生爲兩郷之身,死會一佛之土。」書中報寂照俗家及墳墓事,甚詳悉。後題寛弘五年九月。凡三書,皆二王之迹,而野人若愚章草特妙,中土能書者亦鮮及,紙墨尤精。左大臣乃國之上相,治部九卿之列。 右十一。楊文公談苑第八文。

中天新來二人來坐,點茶湯了。次大天國二人來坐,點茶了。客省官人來,依先約與絹二疋了。三司券付了。亦可傳三司申了。如意供。三時法花法。二時經三、四,不動一時了。

 三十日 甲辰 天晴。卯時,以通事參五臺山慶悦表奉御藥許了。午時,通事還來,云:「待從 内被出遲來,但表被納了。」以文惠大師令作表,以定照筆受令書也。「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沙門臣成尋等,右臣等,先蒙 聖恩,特差天使并遞馬驛券,送往五臺,瞻禮聖相,已於今月二十六日,却通傳法院託。以臣異國凡四十三,翹誠願?,今獲圓成,慶悦于心,仰荷

睿?,臣等 無任瞻 天威 聖,激切歡赫之至!謹奉表稱謝以同湊奏。年月日 具口云 状表」

未時,使臣承直來,雖乞券,昨日預客省了申示了。昨日,買法花法壇板八枚八百文,方木五本二百五十文,今日造了。又與百文了。戌時,堂莊嚴了。三苑切請,參向喫酒,珍菓十二種、菜五種,汁五度、飯□丁寧也。三時行法了。經第十。

      承安元年八月五日 癸未 依仰終筆功矣。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五 終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六

 【延久五年(宋・煕寧六年)一月一日~二月二十九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六


  大宋國煕寧六年 癸丑 正月一日 乙巳 天晴。從卯一點通事、諸僧參大卿、少卿、梵才三藏、廣梵大師、崇梵大師、新來中天、文惠大師、大天國二人、典座房,皆有茶湯。慈濟大師、廣智大師、定照筆受退出先畢,仍不謁還畢。諸大師來座,點茶。未時,廣梵大師與上官一人、中天二人共來,點茶湯,看法花壇莊嚴,感歡無極。申時,梵才三藏來坐,看壇場。惟觀買來新暦二巻 六十文、天下郡譜五姓括一部、蜀程圖一帖、茶器十口 百五十。六時行法,經六。

二日 午丙 天晴。梵學大師眞梵與照大師共來,看法華壇,景徳寺住僧,右街僧録澄鑒大師法瑩小師也。新來中天二人御筆更名惠遠、惠寂。大天國二人名吉祥子、衆護。客省取受孫宣惑來,乞門見奏,依有聖旨,來催者,注付草眞名與畢。惟觀等買來暦一巻、傳燈語要三巻、楊文公談苑三帖、百官圖二帖、太上老君枕中經一帖。七時行法,經七、八、一。

  三日 丁未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四種。于時,蘇州雍煕寺賜紫僧或月與照大師共來,點茶湯了。他寺僧七人又來,皆看法花壇,隨喜感歎。惟觀買來暦一帖、京州圖一帖。七時行法畢。經二、三。

  四日 戊申 天晴。從廣梵大師天吉祥許有請,七人皆參向,點茶二度、湯一度。話云:「王舍城爲外道婆羅門家,今無王舍城,登靈鷺山一日」云々。屋舍敷板,如日本國,坐爲禮,二同,賜紫僧二人來,看法花壇,不知何寺僧。廣梵大師見八字文殊曼陀羅、梵字不動尊、天台大師影等,感歡感歡。申時,大天國一人來,令見大天國袈裟,兩重黄色,七條無堵。七時行法畢。經四、五、六。

 五日 己酉 天晴。五臺行者温仁,寺與五百錢返了。菩薩名直也。人々與錢惣一千文了。殿直劉澤來,與絹一疋畢了。參三藏房,有茶飮,見大天國漉水嚢,宛如塔鈴形,入水小口,水不落下,最奇恠也。五臺行者温仁,諸僧各與百文畢。七時行法畢。七、八。

  六日 庚戌 天晴。齋時,典座可道持來平茸煎摠大器一坏,分諸僧,共喫。通事持本草括要一帖、注千字文一帖,與通事養生要集一巻,頗知醫道故。戌時,照大師房喫藥酒。七時行法畢。經一、二。

  七日 辛亥 天晴。他諸寺高僧八人來拜,答拜畢。天吉祥、三藏共來,取遣茶令喫畢。戌尅,次菓子十二種、酒請照大師,令喫已畢。次請大天國二人、可道典座,令喫菓酒畢。七時行法了。經三。

 八日 壬子 天晴。他寺高僧三人來拜,行法之間不起拜。次景徳寺僧一人出文字來拜,令喫茶湯畢,名行興,慈氏大聖院主者。客省官人以取受孫宣惑爲首三人,絹貳拾疋持來,内賜絹,敕給者。即乞請文,從取受書與案文,寫與本使畢,案文云:「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云,今交領得客省有押到回賜絹貳拾疋者。

右件前項絹並依數交領訖。謹具状申聞。謹状。

  煕寧六年正月七日 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傳燈大法師賜紫 某 」

昨日事依忘却,退今日記之。即三人與一貫五百文畢。次司家三人來乞錢,答此度無文字沙汰,仍不可與由示畢,是依三藏命也。申時,備菓子十二種,請中天竺新來賜紫惠遠、寂二人,令喫茶藥湯已畢。七時行法了。經四、五。

九日 癸丑 天晴。齋時,可道典座送菜二種。巳時,相國寺譯經正梵學宗梵大師惠海來,喫茶湯畢,大天國吉祥子同喫畢。他寺賜紫大師等八人來拜,看法花壇禮拜畢。七時行法了。經六。

  十日 甲寅 雨下。他寺僧十五人來拜。照大師自手持茶來,令喫畢。於文惠大師房,與梵才三藏共喫茶。次於梵才三藏房茶藥,奉借百完房律師作懺法略私記一巻、金剛頂經、蘇悉地經、符一巻。申時,客省官人二人持來状,云:「正月十一日駕出,闍梨并通事等赴内門前祗候,迎駕居。請來日五更早來,於内門前山樓後西廊上祗候。請書知。」

即依使請書與返報:「 敕宣感謝,成尋等八人并通事,來日五更早參内門西廊上祗候,迎駕起居。」與使二人錢各二百文畢,令喫茶藥畢。以行者令借馬九疋,馬主來,且取三百文畢,殘六百文來日可取者。以 宣旨文令覽三藏,感々。大天國吉祥子取 宣旨文,令見梵義大師,持還畢。酉時,通事陳詠見 朝見處來。七時行法了。經七。

  十一日 乙卯 雨下。依客省官人來候,九人乘馬,參南門前廊,有安下處,而依雨 駕出延引者,乍騎馬還畢。午時,天晴。馬九疋主與九百文畢。未時,客省官人一人來,十三日可有 駕出者,與二百文畢。梵才三藏借見觀心經法花經四巻、大懺法一巻、懺法注抄一巻,文惠大師借懺法略私記一巻、金剛頂蘇悉地疏、宮符一巻。七時行法了。經八。

  十二日 丙辰 天晴。客省官人來,與文字云:「客省奏得靈旨,令闍梨等於興國寺南門前,迎駕起居, 惟煕上者。」巳時,登講堂上階,見花嚴海會觀音像,善才童子向菩薩立,見四方京内如掌,見大宋正教序,如右:

大宋新譯聖教序

大矣哉,我佛之教也。化道群迷,闡揚宗性,廣愽宏辨,英彦莫能究其旨。精微妙説,庸愚豈可度其源?義理幽玄,真空莫測,包括萬象,譬喩元垠,線法綱之紀綱,演无際之正教,拔四生於苦海,譯三藏之祕言,天地變化乎陰陽,日月盈虧乎寒暑,大則説諸善惡,細則比於河沙。含識萬端,弗可盡述,若窺像法,如影隨形。離六情以長存,歴千劫而可久,須彌納藏於芥子,如來坦蕩於無邊。達磨西來,傳法東土,宣揚妙理,順從指皈,彼岸菩提,愛河生滅。用行於五法惡趣,極溺於三業途中。經垂世以難窮,道無私而永泰,雪山貝葉若銀臺之耀目,歳月煙蘿,記香界之日遠,巍々罕測,杳々難名,所以道資十聖,徳被三賢,至道啓於乾元,衆妙生乎太易,摠繁形類,竅鑿昏明,絶彼是非,開茲蒙昧。有西域法師天息災等,常持四忍,早悟三乘,翻貝葉之真詮,續人天之聖教。芳猷重啓,運偶昌時,潤五聲於文章,暢四始於風律。堂々容止,巍々耀花,曠劫而民?,重明玄門,昭顯軌範,而宏光妙法,淨界騰音,利益有情,倶登覺岸,无所障礙,救諸疲羸,冥昧慈悲,浩汗物表,柔伏貪狼,啓迪昏愚,演小乘則聲聞合其儀,論大乘正覺立其性,含靈悟而蒙福,藏教缺而重興,幻化迷途,火宅深喩,雖設其數,不知者多,善念生而無量潛臻,惡業興而勝縁皆堕,調御四衆,積行十方,?花雨於金輪,護恆沙於玉闕。有頂之風不可壊,無際之水不能漂,澄寂湛然,圓明清淨之智惠,性空無染,實想解脱之因縁,可以離煩腦於心田,可以得清凉於宇宙。朕慙非愽學,釋典微閑,豈堪序文以示來者?如縻螢?火,不足比之於皎日,將微蠡量海,未能窮盡於深淵者哉。

  大中祥符八年八月 日 翰林待詔朝奉大夫守少卿同

             輕車都尉臣白憲奉敕書

入内内有省内侍殿頭勾當印經院編修所監譯經臣李知和

  西天譯經三藏臣 天息災  等謝表

臣 天息災等言,今月十四日,西頭供奉官街紹 欽傳聖旨,賜臣等

御製新譯經三藏聖教序者。

睿旨宏深,

皇謨炳蔚,闢

津梁於覺路,昭

辰象於門,緇素之倫,歸依罔極,伏惟

應運胤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明廣孝皇帝陛下

清淨神口,葉邁炎唐。

歩斗極以申成,

握河圖而闡化。

削平多疊,紹恢震上之区。

洪濟黎元,同登妙喜之國。猶復煕微淨衆,廣闕仁祠,覃海藏之真詮,譯?山之秘語,臣等介居絶域,夙尚眞樞,候律占雲,識

中華之有聖,聚沙口枝,知妙道之在人,聿奉具多,遠踰葱極,精誠懇至,惠力潛待,◆弱水之險難,遂

藁街之

朝謁,遽叨

宸眷,獲演契經,翻善逝之微辭,續摩騰之舊典,勉遵

佛記,粗暢宗源。

心游二諦,濬發

惟幾之思,財成

有煥之言,上着蜜因,旁昭

懿律,灑

中宸之輸,舒布

王猷,導迦陵之音,遍滿法界,是以◆題玉簿,冠映金園,超勝會於永平,隨陋前聞於貞觀,群生郷慕,如蔭於一雲,末學瞻持,若踏於十地,臣等素慙?昧,幸偶

休明,叨

綸?之獎稱,盆?蒭之榮曜,欽承

覆護,愈勵傾虔,臣等無任感

天荷

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表稱

謝以

聞。 臣天息災等誠惶誠恐,頓首々々,謹言。

雍煕三年十月 日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

放大師賜紫臣天息災等上表

十三日 丁巳 天晴。卯一點,向興國寺南大門,僧俗多以集立。辰一點,謁燒使供奉談話。同二點, 駕出,前陳供奉官人騎馬,數千人來,或着紫衫,或着赤,或着善惡青衫,馬莊鞍具甚妙也。不可記盡。次御馬十疋置鞍牽來,皆以錦覆鞍,鐙不具其體,鞦以黄金、白銀、琉璃作之,宛如錦覆帶。次有腰輿,以錦覆。次上卿近御輿騎馬並來,從行兵士、官人不知其數,三重圍御輿,各着錦衫,捧金銀杖,年若中侍各捧金銀?杖,令持共人,下馬之處,白取之,摠供奉人不知幾萬人,制御輿入大門,於中門前朝見既了。頗低頭,皆以敬屈了。興國寺諸僧一里參向,御輿即前並打鐃*,先入寺,捧金銀造蓮花,各長五六尺,香爐燒香,御輿張錦,頂無鳳蓋木皮,後陣人不委見數入門畢,即還傳法院畢。不見皇帝燒香作法,午時還御云々。未時,從 内有御使賜茶菓,入銀八角筥盛鍮石盞,即令作三藏進表。

案文云:「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沙門臣成尋

  今月十三日,蒙中使賜到上元節茶菓下項:成尋茶二斤、菓子十楪,

  小師七人各茶一斤、菓子共三十五楪。

  右伏蒙

  聖恩,賜到上件茶菓,臣等已私受訖。不任曠天荷

  聖榮耀徼切屏營之至!謹具状稱謝以聞。謹奏。

 煕寧六年正月 日具位如前,成尋等状表封上,畫具位名状表謹封。」

與使臣錢三百文畢。三藏并典座可道馳東西沙汰表事等。他僧無此茶菓,日本僧施面目耳。三藏許送菓子二十五種,加新菓也。茶一斤,至茶破返畢。小師五人先遣明申文令作三藏,令寫照大師,付司家軍,御藥遠去間令付陳御藥,案文云:

大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成尋

右成尋,今欲先遣小師頼縁、快宗、惟觀、心賢、善久等五人,令陸路往明州,尋商客船,却歸日本。切慮經過州縣關津,不練行由,別有阻滯,欲乞官中出給公憑,許令前去。仍乞公文,牒明州市舶司,揀搭穩便舶船,逐一交付商客前往。其頼縁等五人,乞息於明州廣惠教院安下,等候便次。次又有沙彌一名長明,今乞聖節投壇受戒。亦乞剳付戒壇院,許令受戒訖,便令隨後皈日本國。未敢自專,伏乞監使御藥大造據状數

  奏施行。謹録状上。

牒件状如前。謹状。年月日 具位名  牒

戊時,請大天國吉祥子并典座可道,令喫茶菓酒畢。七時行法,經三。

  十四日 戊午 天晴。備珍菓並二種、茶一壺送少卿坊,次菓子五種、茶一壺送梵義大師天吉祥房,次菓十種、茶壺送慈濟大師房。國清寺行者二人來,喫茶畢。慈備大師來座,筆書云:「恐今晩來日 宣内前者。」今朝齋時,三藏送平茸乳等,羹大一坏,分與松本。諸僧行興國寺見物,種々舞樂、雅樂、女舞、童舞等,如相國寺,元三日見物云々。松本一人不行見。大略駕出 日本行幸名也。莊嚴,令見萬人,次燒香人出錢多々釋云々。七時行法畢。經四、五。 今日 駕出五岳觀,次天清寺,次相國寺,夜半還御云々。

  十五日 己未 天晴。辰時,慈濟大師來坐,今日月望十五日,因之來拜者。次大天國吉祥子來語同前,次崇梵大師來同前。以通事爲使,菓子十楪、茶一壺送崇梵大師房,次送廣梵大師房,次送道晃典座房,次送照大師房,敬皆同前。六人僧行興國寺,見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三人行詣燒香,傳語云:「如駕出供奉人數,只女官騎馬,上臈戴覆面衣,下臈顯面,三后各五六十人以上,令持葉圓扇,如日本儀式。太皇太后者,皇帝祖母;皇太后者, 皇帝母后;皇后者,皇帝夫人云々。以數百絹或人持之,或負驢馬」云々。聖秀一人爲留守人,不行見。七時法畢。經六。

  十六日 庚申 天晴。齋時,梵義大師送蘿蔔大一坏,分諸僧畢。司家永和等二人來,各與一貫錢了。金山寺經藏來件,二月向西京,可禮三藏眞身由告之。七時行法畢。經七、八。三藏來坐,行法之間不出會。

  十七日 辛酉 天晴。齋時,梵義大師送蘿蔔大一器,照大師好茶自持來,令喫諸僧。次參向三藏房喫茶,大天國吉祥子來語:「五天多以菩薩戒爲受戒本。」其作法聞之,不似日本作法,出家人不用婦母、不用童守,深以禁之,人皆有道心,僧來施物,途中無施物人,或取耳黄金施,或脱衣施云々。七時法了。經一。

  十八日 壬戌 天晴。放頼縁供奉三部印信中蘇悉地印信,令寫譯經筆受定照大師,兩家五佛種子梵字十字令寫譯經三藏梵義大師天吉祥,以爲中天竺人撰,令書也。皆行向房語之。從梵才三藏房有請,即行向喫茶。梵義大師齋時送餠淡八切,八人料,蘿蔔兩種各一坏,梵才三藏送平茸煎物一坏。以五臺石銚子一口送與照大師畢。中天竺惠遠和尚談話,次云:「 皇帝給賜全羅紫袈裟,單衫、裙、絞同三種,絹同三種者,依祈雨驗被賜」云々。太平興國寺樂聲,始自十四日,晝夜不斷,小師等毎日見物,種々術,猴樂舞,不可見盡云々。相國寺、天清寺、啓聖寺皆以女此云々。大内門前又以不可思議云々。有 宣旨,被允日本僧見物。處々皆行見物,后宮車千萬,云樓上充滿,殿上人等見之云,名上元節,正月例事也。又始自十三日夜,京内燈如日本,十二月晦夜及十五夜三箇夜也。諂州只十五日夜一夜云。七時行法,經二。

  十九日 癸亥 天晴。少卿請日本八人,令喫茶湯。次通事共行向大天國吉祥子房,問行程,答云:「大天國,五天竺中西北方,經海,從西海向南行三箇月,到着西印度信渡國,下陸歩行三箇月,致來中印度 云々。大天國王城四面各一百里」云々。梵義大師送蘿蔔一大坏。七時行法了。經三、四。

  二十日 甲子 天晴。齋後,小師等行向相國寺浴堂,頼縁供奉一人留,以通事送薪,沐浴成尋一人既畢。照大師送酒一瓶、菓子、風藥三丸。七時行法了。經五、六。午時,依別敕宣,入内々侍省供奉官依 宣旨來,問云:「於五臺山見何靈相?」以通事答奏云:「於中臺上現五色光。」又問云:「見他相?」答:「不見他相。」又問云:「光長短何?」合:「一丈許。」又問云:「於途中往還,州府志有無何?」答云:「皆以志丁寧,其中大原府龍圓寂以丁寧,儲齋兩度,共以窮美,志與錢十貫、皮裘二領。?州、折州、代州皆有齋二度,途間菓子等多々也。他州雖儲齋,依無暇過了。」又問云:「可住當院何?」答云:「待花水赴台州天台山,十二處道場一々數十日修行秘法,欲聖應。其後,明後年奏事由入京,又參五臺山,毎臺頂九旬修行佛道,皈京,是本意也。」通事等申云:「參臺二十八日之間,全以無雪下,二十八日,參着畢,二十九日,不雪下,山諸人感喜無極,是即菩薩奉迎也云々。還向之間,二十六日無雪下,二十六日,着當院,二十七日,雪下,是人大喜也」云々。供奉官感喜,大卿、少卿、三藏同座,兩度點茶,三藏申云:「六七年常坐不臥,希有人也者。」即還參了。依宣旨皇太后御經進内了。

  二十一日 乙丑 天晴。衡慶院住持賜紫尼子惠送來日齋請,八人可迎者,依三藏命,與使者行者百文錢畢。司家三人來,令見五人歸郷、沙彌受戒 宣旨,御藥李舜舉被他行間,持勾當被中下也。入内々侍省東頭供奉官勾當御藥院權勾當傳法院陳遂禮者。與司家一錢了。前後司家與錢十貫了。絹六疋了。三藏來坐,剃頭之間不談話。七時行法了。經七。

  二十二日 丙寅 天晴。辰一點,借馬九疋,八人、通事向齋處,少卿并梵才三藏、梵義大師、西天惠遠和尚、惠寂和尚、大天國吉祥子、衆護同道向齋,到着後,大卿來會,出向,賜紫尼并尼衆來拜,衡慶院廣大伽藍也。施主尼,年七十三老宿,有才人也。七左方一座大卿、二座三藏、三座賜紫尼妙因大師法貴,崇徳院々主,毎日説法,講法花經人也。年七十九,施主院主人惠師也。右方一座少卿、二座梵名大師、三座成尋,左方後座中天二人、大天國二人、齋行事賜紫僧、知事僧,右方後座日本七人、通事一人,旨書珍膳。以尼衆并俗爲垣下,上臈錢一貫,下臈各錢五百文。綾并絹手巾各二、襪各一足,大卿、少卿、成尋三人別有單衣一領、金綾腹帶一。午時,皈了。九疋各與百文了。通事以錢買薫陸香,宛燒香料了。客省宣感來,五人歸郷,可乞朝辞,幾日 朝辞者,二十七日可宜由議定畢,依先日約束,與絹一疋了。參三藏房,告此子細畢。七時行法了。經八、一。

  二十三日 丁卯 天晴。齋時,三藏送莖立大一坏,七人小一坏,照大師送菜二坪。日本消息預惟觀、心賢。泗州大師影一鋪一船頭曾聚所與,送日本。五百羅漢像一鋪梵才三藏所與,同送日本。杭州能大師畫此羅漢像了。虚空應現五百羅漢已亡無多年 云々。三藏被捨施,感涙難抑。百官圖二帖、百姓名帖、楊文公談苑三帖八巻、天州府京地里圖一帖、傳灯語要三帖 宇治御經蔵奉納、法花音義一巻 大雲寺經蔵奉納、唐暦一帖、老君枕中經一帖、注千字文一帖,以上,進上日本左大臣殿。暦一巻進上民部卿殿,寒山詩一帖、暦一巻進上治部卿殿,且預惟觀了。永嘉集一巻、證道歌注一帖、細州大師傳二巻、廣清凉傳三帖、古清凉山傳二巻、入唐日記八巻送石藏經藏。七時行法了。

  二十五日 己巳 天晴。齋時,小典座可道莖立大一坏持來。三藏行者十六羅漢像十六鋪、釋迦像一鋪持來,與直錢十貫四百文、絹三疋了。摠合十四貫也。送石藏料耳。通事陳詠食料與絹一疋了。從當院倉借出五百羅漢模印,七人各一兩本摺取,三藏來,四人料與好紙十六枚了。成尋與人人好紙并打紙了。左街景徳寺慈氏大聖院比丘雄◆來拜,天台山大慈寺普賢懺堂住僧也。日本國元澄和尚弟子也者。客省取受宣惑來,五人小師歸日本明州牒,并沿路州縣驛券使文字三通持來,皇帝廣恩,寔以不可思議。文字如右:

客省牒傳法院

准傳法院牒,據日本國僧成尋状,今欲先遣小師頼縁、快宗、惟觀、心賢、善久等五人,令陸路往明州,尋商客船,却歸日本。切慮經過州縣關津,不練行由,別有阻滯,欲乞官中出給公憑,許令前去。仍乞公文,牒明州市舶司,揀搭穩便舶船,逐一交付商客前往。其頼縁等五人,乞息於明州廣惠教院安下,等候便次。又有沙彌一名長命,今乞 聖節投壇受戒,亦乞箚付戒壇院,許令受戒訖,便令隨令頼縁等五人朝辞,所准上傳法院牒客省,後歸日本國。僧成尋等乞要於今月二十七日,令未敢施行,取

 聖旨。 煕寧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延和殿進呈,奉

 聖旨,頼縁等五人, 傳宣樞密院,差三班使臣一名,押伴前去,并給與 遞馬驛券,餘並依所乞。

牒具如前,今奉

聖旨,令頼縁等五人,於今月二十七日朝辞,其遞馬驛券已具状申樞密院,所有棟搭穩便舶船前去,及且於廣惠教院安下,等候便次,亦牒明州並訖,内沙彌長命一名乞聖節投壇受戒,速請移文,於所乞戒壇院,依應上件指揮施行事須牒

傳法院,候到更請照會,仍布公文向手。謹牒。

 煕寧六年正月二十五日牒

權樞密副承京東五閣門副使權同管勾客省

 四方館公事提點醴泉觀公事張 押

東上閣門使管勾客省四方館公事勾當御前志佐

 軍頭引見司兼提舉集觀公事兼提舉中太一宮狄 押

唐人手跡准本省奏剳子在前。

 右具如前,令欲牒

 兩浙轉運司并

 明州,候到請各一依前項

 聖旨指揮,仍行移文字與沿路州縣,及指揮下本州市舶司,棟選堪好舶船, 交付穩便客人,引件頼縁等歸本國,及指歸廣惠教院,且令頼縁等五 人,於本院安下,等候客人,引伴歸本國,并牒

 傳法院,請前詳項

 聖旨指揮照會,仍請行移文字與戒壇院,候 將來  聖寧,令沙彌長命 投壇受戒, 希 公文回示,并關閤門者,取處分。

   煕寧六年正月 日駈使官梁 造名 承受張再李 造名也 且彌 造名 檢勾押官李 造名 承受行婁◆且 造名

       ●名  ●名  ●名

 七時行法了。經六、七。

  二十六日 庚午 天晴。齋時,梵義大師送菜二坏,諸大喫,崇梵大師小師景福請諸僧喫茶,次梵義大師請諸僧喫茶湯。次參三藏房點茶,令出見父子合集經梵本,見出來二十五巻,未徹,秘密名字三摩地分梵本、青焔明王儀乾梵本、房莊嚴寶三經梵本,皆中天竺貝葉,最優美也。司家三人來乞錢,小師出合一貫與了。奉官依 宣旨來,依通事出去,次筆書云:「奉 聖旨,先歸本國五人,幾日可赴明州,欲志送本國

主物色,可附小師者。」成尋筆答,奏云:「奉 聖旨,先歸本國五人小師,相議來二十九日出去,但使臣未來,待使來告可定日,志送本國 主物色且以感悦。」即供奉入懐中還參。七時行法了。經八、一。

  二十七日 辛未 寅一點,五人、通事參内,天晴。齋時,小典座送平茸煎物大一坏。午時,五人歸來,内少卜。五人皆賜紫衣,於御前着紫衣,於御前着紫,歩進庭中,申慶賀畢者,面見作法如前,於廊下有齋,賜絹各十疋。院内大卿、少卿、三藏、梵義等四人房々列參,五人拜賀了。與錢五百文小師與了。絹五十疋持來,客省下部三人各與百文了。次客省上臈以宣惑爲首三人來,與絹一疋半了。司家三人來,與錢一貫了。房裝束下部一人來乞,與二百文了。五人賜紫,院内諸僧感歡無極,是只被饗應大師政也者。院中老宿等多着黄衣,今小師五人着紫,是希有事也。申時,客省宣戒來,與絹六疋半了。通事雖固辭與五疋了。典座二人各與一疋了。行者二人各與百文了。惟觀與大天國行者褐也。三件新出家料,吉祥子所乞也者,與了。行者來拜。三藏來悦,引見楊文公談苑,圓通大師從衆賜皆以紫衣,依其例,所賜歟。慈濟大師來請,即行向房,有茶菓藥,食備珍膳,有小飯。三藏來請,有茶菓小飮。七時行法了。經二、三。

  二十八日 壬申 天晴。借出院倉達摩六祖模摺取,照大師志與原紙九張, 絹紙云々。 宛三鋪料摺了。三藏以十五張充小師等五人摺取了。七時行法了。經四、五。

  二十九日 癸酉 天晴。御藥以別使送院牒,文云:「傳法院准客省牒,准本院牒,日本國僧成尋状,今欲先遣小師頼縁、快宗、惟觀、心賢、善久等五人,令陸路往明州,尋商客船,却歸日本。切慮經過州縣關津,不練行由,別有阻滯,欲乞官中出給公憑,許令前去。仍乞公文,牒明州市舶司,棟搭穩便舶船,逐一交付商客前往。其頼縁等五人,乞息於明州廣惠教院安下,等候便次。又有沙彌一名長命,今乞聖節投壇受戒,亦乞剳付戒壇院,許令受戒訖,便令隨後歸日本國。僧成尋等乞要於今月二十七日,令頼縁等伍人朝辭。所准上項,本院牒客省,未敢施行,取

聖旨。煕寧陸年正月二十伍日 延和殿進呈,奉聖旨,頼縁等五人傳 宣樞密院,差三班使臣壹名,押伴前去,並給與遞馬驛券。餘並依所乞。牒令奉

聖旨,令頼縁等五人,於今月二十七日朝辭,其遞馬驛券已具状申樞密院,所有棟搭穩便舶船前去,及且於廣惠教院安下,等候便次,亦牒明州並訖,内沙弥長命壹名,乞

聖節投壇受戒,速請移文,於所乞戒壇院,依應上件指揮施行,牒請照會者。

  右具如前,當院已箚戒壇院,請依應 客省牒内  聖旨指揮施行去訖,今  箚送

  日本國僧成尋,依此照會。

煕寧六年正月 日 有捺印」戒壇院牒送客省了。

使臣來,令出見  宣旨,文云:

准客省牒 乃至 朝辭,某遞馬驛,皆如前状,略之。 伏乞依傳

宣指揮。

  右奉

  聖旨,依已得指揮,仍差借職王宗彦。今箚付王宗彦。准此。

     煕寧六年正月 日

少卿爲五人賜紫悦來坐,點茶了。文惠大師來坐,右清凉山傳二帖被返了。即送日本奉治部卿殿了。文惠大師志與釋迦佛牙頌一鋪,即送日本奉宇治殿。客省官人來,小師五人摠與五百文錢了。六祖影二張送日本,一張石藏,一張進宇治殿。向文惠大師房,見寫吾形像懸壁,郡作頌,云:「吾相非相,徒勞郢匠。郢匠既傳,復成幻妄。幻妄匪眞,眞亦假名。虚堂獨對,水月澄明。」寫取同,文惠大師書別紙,告云:「 大僧視眞已最夢中,夢更觀身外身了。」七時行法了。經六、七。

  三十日 甲戌 天晴。齋時,照大師自捧戒令行者汁一、菜二種持來。午時,陳御藥來,依 宣旨通事陳詠別給毎日令外二百文妻子食者,從二十七日至二月十日,二貫八百文被下了。是依 聖旨被重和尚故也者。院内雜事支配後被歸間,少卿三藏梵名,比在梵字,西天新來二人、大天二人皆送至大平寺云,至房點茶湯了。大天二人名寫取參内,一人名莽?羅補口、一人名生僧伽羅叱多。三藏來坐,悦通事餘事。十三日上元節茶菓,文惠大師不在間未志送,今日從廨院歸來,即以菓五種送房,返事如右:

淨人至,辱示 手澤,兼惠十三日所賜珍菓,不敢奉 拒,已依數捧收訖。仰荷勤原,弗勝悚?。不宣。 智普 和南

阿闍梨法師 侍者

七時行法了。經八、一。

  二月一日 乙亥 天晴。喫粥之後,崇梵大師、慈濟大師來喫茶畢。今日朝拜,諸大師互以向房々,依員參向,依員來坐了。齋時,梵才三藏送莖立九坏。梵名大師爲喫茶請,即行向喫茶了。申時,以入内々侍東頭供奉官張士良爲使臣,下賜被志獻日本 皇帝,金泥法華經、錦二十疋,物色如右:

金書法花經七巻,用金渡銀起突級通裏釘子裝經匣一具,盛尅絲表銷金裏經帙子,並金複金。

川合羅雲鳳細錦二疋、

川倒仙細錦二疋、

川攅雁細錦二疋、

川黄師子細錦二疋、

川雜花暈細錦二疋、

川簇四金雕細錦二疋、

川翠毛白師子細錦二疋、

川方勝天下樂細錦二疋、

川方勝宜男細錦二疋、

川盤毬雲鳫細錦二疋。

 依日及晩不進受領表,來日可賜使由申了。院内諸大師、司家等來見,感々。七時行法了。經二、三。

  二日 丙子 天晴。供奉使人來,即進表,云:「具位成尋等,今月一日蒙

中使宣降到送臣本國物,已依

聖旨來數受領訖,臣已逐一令小師五人如法打受護前去。謹具状敷。

   煕寧六年正月 日 具位厶 ム等 状奏」

與使錢百文了。未時,監使御藥來,出會了。使臣王宗彦來,五日小師可出由約了。三司券、客省牒等三通,最以丁寧也。見御藥被下大天二人錢四十貫,依梵名大師等奏被下也。十年遠來,無錢無便,依之一日所奏也。新来中天二人可歸本國由奏了。七時行法了。經。

  三日 丁丑 天晴。蔡諌議齋請書來,文云:「今於傳法院,下頃請日本國僧八人,今月初四日,到西口第四位蔡諌議佛齋,紫衣成尋,褐衣頼縁、快宗、聖秀、惟觀、心賢、善久、長命。二月日。」與使錢百文了。七時行法了。經五。

  四日 戊寅 天晴。辰一點,以馬五疋參,僧四人:成尋、頼縁、惟觀、長命,并通事也。快宗、聖秀、心賢、善久依疱瘡病不參。先以大花舍二大香爐燒香讀經,日本平座作法,三禮、唄、表白、發願,請誦法花經一、二巻,三人或第一巻,或觀音經,々了。齋,布施成尋賜好絹二疋,三人各一疋,通事別給大瓶酒一瓶。齋中間,從大内送賜菓子,精進物大一荷,以四人紫衣兵士令持之,宛如輿,四人持四大瓶酒,一人又持菓子一盖,交領文字,使與錢一貫,最可云無止人,侍人密令見請文,云:「樞密副使朝散大夫右諌議大夫蔡 定。」歸院了。與馬錢了。七時行法了。經六。

  五日 己卯 天晴。齋間梵義大師送菜,次送茶。七時行法了。經七。

  六日 庚辰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菜汁,三藏送汁,諸僧別有。七時行法了。經八。

 七日 辛巳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汁,梵義大師送茶。七時行法了。經一。

  八日 丙午 天晴。辰一點,頼縁、快宗、惟觀、心賢、善久又使臣馬,兵士十人、馬鋪六人、知鋪擔々六人相共出去了。七時行法了。經二。

  九日 癸未 天晴。院内來將軍齋,巳時,依請行向,五人前喫茶湯。 樞密侍中文彦愽、 參政侍郎王珪 中書、參政諌議馮京 中書、樞密副使諌議呉宛、樞密副使諌議蔡定,如例問日本作法,以通事答了。七時法,經三。

  十日 甲申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菜汁,今日終日從三藏房菓菜等種々也。七時行法了。經四。

  十一日 乙酉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二杯,文惠大師送菜五杯、汁一杯,照大師送菜二杯、汁一杯,多以與通事。七時行法了。經五。

 十二日 丙戌 天晴。大相國寺三覺院講經論傳戒紫善湊送齋請,其文云:「善湊啓,取二月十五日,

釋迦彌勒圓寂之辰,取十三日夜,就大相國寺佛牙院懺悔圓戒,十四日備齋祗迎,状望法慈早賜 光降。謹状。年月 日 具位如前。」

請了。七時法了。經六。

  十三日 丁亥 天晴。依?◆無術,送齋辭書了。齋時,三藏送菜汁,及申尅,送藥食,毎日可送由被送,而以通事爲使,不可送給由,兩度切申留了。日本不用非時,依之停止了。三藏志最丁寧也。七時行法了。經七。

  十四日 戊子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菜二杯、汁一杯。午時,三藏從齋所令持與錢五百文、衣收一令,書文字示云:

湊和尚傳語闍梨,爲不來齋時,親錢各五百文、衣收一令,希知之。聖秀、長命各五百文、絹手巾一箇。以百文沐浴了。七時行法了。經八。

  十五日 己丑 天晴。齋時以前,依例參向諸房,皆有茶湯。文惠濟及大師數度來向。齋時,三藏送汁一杯,梵義大師送菜二杯。三藏令送見藏本諸教壇圖一巻,披見金剛界諸尊別壇圖也。皇日記云:「于時,長興三年四月内,於洛京敬愛寺内寫律畢。日本國持念弘順大師賜紫寛補記之。

惠文記,大平興國五年五月日

煕寧四年仲冬

開寶追福院左街貳録譯經文鑒大師用寧字宗厚東齋題」

寛補是朱雀院御時,與寛逮、超會等十一人來唐國人也。瑜伽大教興大唐,從寛補受謹順人三十餘人云,奝然法橋日記依超會大師語所記也。超會云:「入唐五十年,生年八十五」云々。七時行法了。經口。

  十六日 庚寅 天晴。齋了,梵義大師送茶,三人喫了。辰砂丸十五粒三藏送給,噸良藥也。一服一粒,臨臥以生薑湯呑下云々。今夜以酒服七粒了。三藏送酒一瓶子也。七時行法了。經二。

  十七日 辛卯 天晴。齋時,三藏送羹一杯,齋了。文惠大師送茶三杯,三藏來,數尅談話。萬歳院講律惠道、宗泰、徳珠三人,以持律僧二人爲使借送:四分羯磨二帖、宣律師述。四分令注戒本疏六巻、宣律師述。行事抄會正記七巻, 本十二巻也。 眞悟大師元堪述。付使借與:律行相一帖、律要私抄一帖、行事抄六巻、南海傳四巻。三藏送茶喫了。七時法了。經三。

  十八日 壬辰 天晴。辰時,三藏并文惠大師來,共行向當寺塔室,公家施温室,良供奉爲敕使,道俗濟々出入,梵義大師送茶,沐浴。七時法了。經四。

  十九日 癸巳 天晴。三藏送散十六箇,分人々了。四明汪鎭來拜,秀才及第人云々。入夜,照大師自持來梨一杯、茘一杯,文惠大師送茶。七時法了。經五。

  二十日 甲午 天晴。齋後,梵義大師送茶,三藏來坐,四分注本疏有印板,納興國寺戒藏,可令交易摺本云々。七時法了。經六。

 二十一日 乙未 天晴。齋時,照大師自捧菜二種來,次以行者送羹一杯,齋了。文惠大師送茶。申時,文惠大師送平茸調羹一杯、莖立一杯。七時法了。經七。

  二十二日 丙申 天晴。講堂集會譯經,當寺、他寺人々有齋。々後,讀文字令集經第四巻了。分散了。大卿、少卿、三藏、梵義 天吉祥、綴文二人、筆受二人、證義八人等也。讀人,證義文正也。南岳七代記,行向文惠大師房,達磨魏來梁來掛違,欲見年代記也。而大師書與詩云:「達磨讖詞:西來跨水復逢年, 渡海逢年示年。 半夜悽々暗渡江。 從梁往魏。日下更憐雙象馬, 日下是長安,双象馬是傅大士也。 兩投嫩桂久昌々。 嫩即少桂林也。」年代記人借了。來日可令看省,點茶湯了。三藏來坐。七時法了。經八。

  二十三日 丁酉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羹一杯、菜一杯,次送茶。從戒壇有使,問:「沙彌祠部?出家官牒。」三藏來,答:「大唐有沙彌祠部,日本無祠部。」使承諾還了。申時,以使請參向等,及通事陳詠爲渡日本要買小船,因之與唐絹二十五疋了。交易錢二十五貫。買麝香上品十三臍了。日本定米五百石云々。三藏感歎,即有茶湯,以論得經,心地觀經理懺悔文獻三藏了。合掌禮拜了。願生一佛淨土,拭涙數度,可云道心者。七時法了。經一。

  二十四日 戊戌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羹一杯、菜一杯,次送茶。以通事照大師示云:「新羅提一口者,借中用之,獻直絹一疋,永欲給預者。」答云:「更不可有直,早志獻由畢。」即來?文。文惠大師送達磨大師自西天來勘文,如右:「達磨大師以正法眼藏及袈裟付斤囑二祖惠可,聽吾偈曰:

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菓自然成。大師當梁武帝普通八年丁未九月二十一日到此土,梁帝不契,至當年十月十九日過江地北,是魏第八主孝明帝太和十年,至少林寺得二祖付法已,於太和十九年丙辰十月五日而示入滅,葬熊耳山。經三年,因魏有使宋雲,自西土廻葱嶺,逢見大師,手携隻履,云吾歸西天。後宋雲到本國,當魏第九主柱帝,乃聞奏,尋開塔而全身不見,准留隻履存焉。大師示滅至今大宋煕寧六年,得五百三十九年矣。讚曰:

 觀音應迹,王宮誕神。明珠辨智,寶座分身。多羅親印,双經逢春。歸命 我祖,水月空雲。

    依祖門心印集録之,奉呈。

依古今通系圖勘之,梁武帝天監十九年,改元爲普通元年,八年丁未,即魏明帝大和十年也。達磨和尚來至震旦,相當南岳大師生十三年,大和十九年達磨和尚示滅,當南岳大師生年二十一,梁武帝、魏明帝同時皇帝也。」

大相國寺東經蔵戒律院圓則座主來,以照大師切々乞受法花法,照大師示云:「只觀無常迅速,一心要持經修行,數年講法花,念誦法花人也者。」以二十六日庚子日可授内約子。伏地禮拜,隨喜歸了。照大師志與胡文三枚,唐朝徐浩學士所書金剛般若經本四枚,可渡日本者也。七時行法了。經二。

  二十五日 己亥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汁一杯、菜二杯,次茶。自作歸天台奏状,行向三藏房令見,無取捨,仍令清書照大師。三藏以照大師令開經藏,送當今新譯經福蓋正行所集經一部十二巻、父子合集經二巻 一 二,披見福蓋正行第一巻之處,龍樹菩薩集,西天譯經三藏試鴻臚卿宣梵大師賜紫臣日稱奉詔譯,奥文注云:「孔目官臣張永弼

講仁王經因明論唯識論沙門臣法秀證義

講法花經因明百法論沙門臣可煕證義

講仁王經百法因明論沙門臣超榮證義

講仁王經因明百法論慈雲大師賜紫沙門臣清振證義

講唯識因明百法論明義大師賜紫沙門臣衍證義

講楞嚴經慈濟大師賜紫沙門臣智教證義當院

講圓覺經文章文惠大師賜紫沙門臣智普證義 當院

左街鑒義講百法論宣密大師賜紫沙門臣顯證義

左街講經首座講法華經百法因明論澄鑒大師沙門賜紫沙門

右街講論首座講百法論文章文鑒大師賜紫沙門用寧綴文

梵學寶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惠明筆受

梵字崇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明遠筆受當院

西天僧廣梵大師賜紫沙門臣天吉祥證梵義

梵才大師賜紫沙門臣惠詢奉 詔同譯

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宣秘大師賜紫沙門臣惠賢奉詔同譯

經々以下臈爲初也。

景福殿使菓州團練使入内内侍省副知監譯經臣李允恭

朝散大夫右諌議大夫參知政事臣護延元水郡開國候食邑一千戸賜紫金魚袋臣□□□

   煕寧元年四月 日進。第二巻一切同前。第三巻譯經僧十四人同前,超榮逝去,仍證義七人,二年四月日進,入内内侍省内東頭供奉官勾當御藥院監譯經臣李舜舉、雅忠佐理功臣正奉大夫行右諌議大夫參知政事上柱國南陽郡開國侯邑一千戸賜紫金魚袋臣超抃同潤文。本一行也。推忠協謀同徳守正亮節佐理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監修國史兼譯經潤文。 第四、五巻二年四月 日進,僧依譯人,證義七人,上柱國鄭國公食邑一萬戸實封肆仟二百戸臣富弼,如第三巻。第六巻三年四月進,講百法因明論圓覺仁王經沙門臣文正證義、超榮逝去,替潤如前,兼替有曾。 推忠協謀同徳守正亮節佐理□戴功臣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監修國史兼譯經潤文使,上柱國魯國公食邑萬一千一百戸實封肆仟二百戸臣宣公亮潤文。第七、八同前,四年四月日進,僧俗如前,但筆受一人惠明逝去,第六巻、第九潤文一人。

朝散大夫諌議大夫參知政事上柱輕車都尉臨平都開國侯食邑一千二百戸實封六佰戸賜紫金魚袋臣馮京,四年四月進,梵學清光大師賜紫沙門臣智實筆受,梵惠明 處。第七、十一,四年四月進,僧俗同前。第十二巻潤文憑京,臣相如,推忠佐理功正奉大夫右諌議。以上如前,雖?益事,毎年二、三巻譯出進奉,爲知此由委記之耳。 七時法了。經三。

  二十六日 庚子 天晴。齋時, 照大師送汁一杯、菜二杯。相國寺圓則座主來,受法華法了。借與儀軌一巻、次第二巻、形像儀軌一巻、梵字圖曼陀羅一紙。早々可書寫由示了。受法初後,地敷坐具各三度禮拜了。三藏奉借與智證大師大般若開題一巻了。七時法,經四。

  二十七日 辛丑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汁菜各一杯。拜見父子合集二巻了。譯寮僧中五人如前,綴文二人加位所文素右街副僧録、用寧右街副僧録,監經潤文一人憑京如前。佛以優陀夷遣淨飯王許教化,王詣佛所,故名父子合集經也。雖二十五巻譯出,第一以下未清書進覽,因之不能拜見。二十五以下貝葉,而有其殘,未譯。進覽經以錦爲標紙,以金爲軸,莊嚴甚妙也。見大天國梵本法花經,八寸廣二寸五分貝葉,第一巻四枚,第二巻五枚半,第三巻四枚,文字頗小字也。父子合集經貝葉長一尺五寸,廣三寸,四十枚。譯出二十五巻,雖多羅葉文,少漢字,譯出枚數多也。七時法了。經五、六。梵義大師送茶三枚。

  二十八日 壬寅 天晴。申時,少雨下。酉時,止了。齋時,三藏送乳羹三杯,三人料,菜四杯,一人料,小典座送羹一杯。次三藏來數尅,見古今遍集圖,還房了。有請,即參向,點茶兩度。照大師與志古今遍集圖一帖,講律惠道和尚文送六巻抄、律要私抄、律行相、南海傳,郎付使返送合經本疏六巻、會正記十二巻、四分羯摩二帖了。此三經書共以要書,而歸南地日迫,不能書寫,送日本國。歸天台申文以照大師清書,付司家永和了。七時法了。經七、八。入夜,三藏有請,即參向,儲種々珍菓,有酒茶。地比多學慈恩字,予學玄贊由被告示,小僧問:「攝釋、鏡水抄有無?」答無由,給以契丹僧作詮明抄,釋去贊書也者。三藏問:「八解脱大小乘觀差別?」以天台義答了。

  二十九日 癸卯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平茸煎物一杯,同口羹一杯。司家三人來乞錢,歸天台文字等少故也。來日可與由約了。照大師持來令看梵字々母石摺本、御篆天竺聲字母梵書序、御書御製序,推忠協謀佐功臣光祿大夫行尚書工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集賢殿大學士上柱國常山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戸食實封貳百戸臣賈昌朝奉敕書並篆字、御書天竺梵字後記,推忠協謀同徳守正亮節佐理功臣開府儀同三司行工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昭文館大學士監修國史上柱國京兆郡開國公食邑八千五百戸食實封貳仟八百戸臣章得象奉敕撰,記中云:「大平興國寺傳法院,國朝所建翻譯之館,載嚴勝範,延集清流,歳籥◆深,具函疊委」云々。莊嚴五間二階堂,内造石大龜,立大石,高一丈,廣八尺,両面書之,依文多,不書之。堂只立一石,無他佛像。 真宗皇帝大宋慶暦五年三月十九日建立,大宋皇帝四重閣,内立大石,高二丈,廣一丈,委如前。□照大師開經藏,自入見新譯經四百餘巻,一帙借出了。今□奉讀佛母寶徳藏般若經一部三巻了。新作目録三帖借出見之,上中如開元録,下巻眞言經,不空譯爲始,報若三藏、天息災、法天、施護、法護、 近來人也。 法賢、惟淨等譯經也。天台、慈恩二教,皇帝被入此目録。梵才三藏來,返所借法門等,志與福蓋正行所集經譯出草一部十二巻,所書改文字潤文字,潤文公卿右將軍右僕射諌議等文字也。最以有感。又志與法智大師碑文,自作也者。沙彌長命與當院沙彌三十餘諸共參太平興國寺戒壇院,以錢二百三十文買沈香、薫陸香隨身。今日終日學明日受戒作法,禮佛燒香,至明日受戒,不出戒壇,明日官家有沙彌齋,其後受戒云云。聖秀行見還,語云:「諸寺沙彌百餘人並立,禮佛五十遍,其後有官人,各與戒牒,尚書官人云々。有僧三人教種々事云々。以日本沙彌爲上臈云々。當院沙彌令持衣櫃、煎茶具,大儀式行戒壇了」云々。申時,戒壇主和尚來向,先出文状,次來紫衣僧七人,同參禮拜,有法華壇,還了。次文惠大師來坐。七時法了。經一、二。

[仲冬二十一日鈴木洋友野?石川濟校]

              一交了。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六 終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七

 【延久五年(宋・煕寧六年)三月一日~三月三十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七


  六年三月一日 甲辰 天晴。卯二點,參向少卿、三藏、廣梵大師、崇梵大師、文惠大師、慈濟大師,皆以點湯。還來入行法間,少卿、三藏、文慧大師、中天二人、大天國二人來向,行法之間,不奉謁之。齋間,照大師送汁菜。從三藏房有請,即參向,廣梵大師、中天竺二人、大天國二人同參來,點茶兩度,銀花盤并置銀口茶器,茶壺銀也。還次入照大師房,出去之間,不謁還畢。三藏具齋請來坐,左街崇福院講經賜紫尼惠饒今月六日參請,就大相國寺供養佛牙,至日仍備齋,日本阿闍梨并侍者等三人,代魚賜光降者。使行者與錢三十文畢。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施護譯了義般若波羅蜜多經一巻、聖佛母般若波羅蜜多經一巻拜見畢,佛母經者,心經同本異譯也。鷲峰山千二百五十比丘倶佛入三昧,觀音説經,以身子爲對揚問人,觀音説了。佛從定起,讚觀音并經,依爲要經寫之渡日本。大相國寺賜紫有孚來座,年二十許,若僧也。未剋,從内裏有御使供奉官, 宣旨云:「正二月無雨,五穀可絶,令祈雨,可勤仕否?」答 奏云:「隨 聖旨可勤仕。」使還參了。無幾從 大内後苑傳 宣云:「日本國成尋於後苑可粉壇祈雨者,且委知者。」出領状了。有後苑司六人判,而無何日可參修由。七時法了。經三、四。

  二日 乙巳 天晴。辰時,有祈雨粉壇請書,後苑司皆判,日本國僧成尋從今日於後苑可粉壇祈雨者。可修法花法由 奏了。即使者與二百文了。只今可參之由來示,俄取具壇道具、天蓋幡等間,又使到來 與五十文了。 遲由,三人加通事可參者,借馬參仕,後苑 皇帝御殿北大池,々中有大寶殿,名瑤津亭也。御念誦堂也。造大橋,人通寶殿, 以件殿爲壇所,莊嚴甚妙,宛如衆香城,八角二階殿也。池方二町,池様方也。龍頭船等有數十,水鳥鳬雁有數,池邊有大鶴六、白鵠三,隨人語答之,其形大如鳥,一切皆白,人與食,以足取之,食之,鵝三四處有其數,異類不記盡。入四重門間,守門人乞錢,皆與之,合一貫餘了。別可入日本僧 宣旨下了。有又母屋,内立大壇,東庇塗護摩壇,行事太保一人、供奉官一人,日本藏人。隨色目五寶等皆即時持來,立十二天供諸龍王壇,須修水天法倶梨迦龍,而法花華年來憑深,就中光宅雲法師依 皇帝請,講法華經,至藥草喩品,甘雨普等四方倶下,天感大雨,又或誦有降雨,人々多依思先例修法華法,偏爲求菩提巡禮聖跡,尋勝地來,須固辭而蒙無涯 朝恩,將何以報?依此事◆所受申也。又諸寺高僧二十三人爲看經祈雨請來。書取佛前文字: 「後苑瑤津亭道場所奉 聖旨,請僧二十二人并日本阿闍梨,開啓粉壇祈雨道場七晝夜,具僧衆法名如後:

一左街副僧録文鑒大師開寶寺。

一日本阿闍梨。

一大乘師十人,二名師子。

華藏大師洪旦 相國寺、慈照大師守恩 萬歳院,六人紫衣:善湊 三學護國院、智普 顯聖寺、文秀 開寶寺、之辨 相國寺、惠淨 等覺、令喜 報慈寺。二人褐衣:自然 相國、清彦 實相禪院。

道場紫衣僧衆一十一人:雲秀 相國,副班同相國、省賢 闍梨,清天寺、道林 鐃,相國寺、處祥 相國,知磬、永定 相國,?、法顯 相國,?、淨橋 相國寺,?、惠慶 相國寺,?、智來 相國,?、惟秀相國,?兼侍香、惠? 相國,?,知文字。

右仰道場僧衆,逐日依法六時禮佛行道,謌讚法事,轉誦經文,所集勝因,上祝 龍天,早降甘雨,務在精虔,不得慢易。  年 月 日

道場十一人金剛經 毎人各一巻、熾盛光經 毎人各五十巻、五方眞言 毎人各五十遍。」押柱文字如此,又外面押。又後苑?:「奉 聖旨,於瑤津亭開啓粉壇祈雨道場漆晝夜,切慮不係祗應人等於道場并設壇處,出入交雜須議專行指揮。

  右事須出?曉示道場處諸色人等,如係祗應者,即潔淨端謹,不得乱有交   雜。其不係祗應人,如敢擅至道場處,必定別作施行。各知委。

以前件如前。  年 月 日?

入内々侍省東頭供奉官勾當後苑李 位一般、李 一般、馮 位如前、勾當延福宮權勾當後苑徐 一般、張 一般、閻 一般、入内 乃至 奉官勾當御藥院兼後苑陳

後苑瑤津亭 奉 聖旨,請僧三十二人并日本阿闍梨,開啓粉壇祈雨道場七晝夜,逐日依法六時禮佛行道,所集勝因並用上祝龍天,早降甘澤。

    三月 日 道場所 日」

申時, 皇帝 駕來道場燒香,拜法華壇燒香,成尋立護摩壇, 皇帝來御被仰下,丁寧可祈申者。可盡忠節由 奏了。奉向 皇帝立間,一間之内也。着赤衫。御坐面前蒙 聖旨,是希有事也。無幾還御畢,諸僧前立至橋南端,皇帝偏御覽小僧一人。最初駕來時,諸僧出橋南並立,呼:「聖躬萬寶!萬歳!萬歳!萬萬歳!」即御輿前還入堂畢。入夜,始法華法,僧俗周匝見之,子時一時畢,自行七時畢,及五更經五了。

  三日 丙午 天晴。諸大乘師當時名僧等也。以筆言問答諸宗人々也。華嚴宗二人師號耆年有智人也。法相宗人々亦以高僧等也。北地無天台宗人,律宗理性宗多々也。殿上人多以來見,公卿又如是,法花壇皆以感歡。未時,俄僧俗皆以出門外, 皇后達爲禮法花壇參堂云々。經一時,還來聞之,太皇太后 皇帝祖母也。皇太后 皇帝母后也。皇后 皇帝夫人也。 皆以參堂, 仕女三百餘人皆來 云々。皇帝同以 駕來 云々。聞如是事,必欲顯法靈驗。一、後五百歳一乘流布時,顯法花勝利,彌令信一乘。二、爲報 皇帝廣恩,必欲顯法驗。三、前々大師等從日本來給,未有如此事,小僧始有此事,爲本國無驗大耻辱也。依此事致誠修行,三日之内,欲感大雨。 皇帝頻勞問,而天彌晴,更無雨氣。申時,皇帝以行事太保問云:「若有夢相,可奏也者。」答申云:「今朝後夜時,護摩間如夢人告云:『四金剛隱日月光,三日之内,必可下雨』云々。後幸日光暗閉,地上清涼意也。但不知虚實。」太保還參了。從午時莊嚴數多龍頭等船,船樂競船種々遊戲,皇帝、皇后皆乘船御覽,並合船大三隻,以錦莊船。門外有白鵠鳥,通事陳詠以手摩鳥頸,傾頭令摩,又問:「何處鳥?」以足教痒處,云:「古々。」最以希有也。萬事依無他念,不委記之。七時法畢,經第六。

  四日 丁未 天晴。後夜時後,中心思之,今日已及三日,而天晴無雨氣,本尊諸尊可助成給。辰時,散念誦間眠入之處,如陵王裝束人一人,如納蘇利裝束人,共馳上天了。覺畢思之,赤龍、青龍上天也。深憑念之,日中時,切々祈申了。未時,俄以天翳,大雨下,雷電頻鳴,雨足彌大,一時間大降甚雨。申時,天晴,雨氣散了。爲隨喜皇帝可參堂給由,騒動數尅,々々奉待間,太保爲御使來,懐中出取一紙與小僧,文云:「雖似多感應,得雨不多,彌可精祷者。」答奏云:「 龍王登天,更有何疑?隨 聖旨彌可精祷。」即入懐中持參了。雖似之言頗以有思,依之彌祈乞雨,其後有雨氣,雖小雨下,風頻吹不快也。申三點,有敕使太保 仰云:「雖有雨氣,風迅吹,雨不下,可祈止風,若有可入物,可 奏者。」即答奏云:「十二天壇中,風天坐可祈止風申,別不可有入物。」即誦念風天眞言一萬遍祈申。酉一尅,風止,雨大下,終夜甚雨。七時行法畢,經七。

  五日 戊申 雨下,從夜至辰時大下。巳一點,雨頗宜間,皇帝駕御,諸僧共立間,申萬歳如常,爲悦燒香於法花壇,燒香禮拜,諸僧前立,爲仰送立橋南,至成尋等在護摩壇方,依不得路,不出,而

皇帝思食巳前立由,於橋 御覽,依不參出,止御輦,以太保爲使宣旨云:「雨大下,最爲感悦,召出小師聖秀等,同仰此悦由。」馳還參畢。聖秀果報不可思議也。數度面見希有,今蒙 仰寔以難量。殿上人々頻以來悦。午時,賜珍菓等,諸僧同喫。太保來 宣旨云:「從今日延七日,可法樂下雨龍王等,十二日,可結願也者。」從未時雨大下,終夜甚雨。四時法了。依自行即化他,暫止法花法了。

  六日 巳酉 雨大下。巳一點,行事太保與乳母子太保共來,行事太保以筆書云:「此是御波々母乳子,爲一會闍梨來也。御乳母爲雨悦,爲闍梨儲一齋,而 皇帝被仰云:『諸僧會合皆令齋者。』闍梨知因縁。」答書云:「委承因縁,千廻感謝,從今以後可祈祷壽福。」乳母子太保入懐中還了。即送大齋,種々珍菓物,諸僧飽滿。行事太保云:「雨已滿,水出二尺五寸云々。至于今者,可止雨者。」從日中時祈止雨由,從申時天晴畢,而雲尚厚,以行南爲馮。子時,太保來示云:「至于護摩並龍壇可結願者。」頗雖不得意,依不知唐作法,日中結願畢,初夜龍壇十二天壇結願了。終夜無雨。四時法畢。 皇帝旦夕兩度以 敕使燒香,敢無懈怠。巳時,於太清樓東庇沐浴,皇帝夏涼所也。廣大四重樓也。内莊嚴不可思議也。以錦巻柱爲天井,重々有錦隔后達御所等,密々示少卿行事,小行水及天聽,於其處可令浴由,有 宣旨云々。從 御前方衣冠人々運湯來,◆以浴畢。諸僧俗來感。終夜無雨。

  七日 庚戌 天晴雲散,日光顯現,人々大悦。行事太保來示云:「何不回見宮中?」答云:「此六日不剃頭,鬢髪極白,因之不出亭外。」太保云:「 皇帝聞食要剃刀由,被下 宣旨畢,明日持來,其後可回見者。」大略依天氣來示歟。入内裏人不具小刀、剃刀,所以不隨身也。僧録并官勾行事分配法花大壇護摩佛供,以珍菓充諸僧料,極功徳也。初夜燒香,上臈閻太保召寄紙,以華藏大師令問云:「祈求雨大得感應,粉壇等三觀中何攝?」答云:「此行法者,一心三觀妙法,更不可示何觀攝。」衆人感之。太保自書云:「遊臺上中臺、西臺,見五色雲、直光金橋云云。有道心人」云々。儲一齋可請由約了。太保云:「八龍可投苑池,壇上道具共可入池否?」答云:「更以不用。」太保等大咲,今朝行事太保此問答,一般大以咲,大略 皇帝戲言歟。依僧録勸,進奏:

日本阿闍梨ム,右奉 行闕也。 聖旨,於今月初二日,開啓祈雨粉壇道場,已被感應,所有壇上供養龍八座,欲乞就本苑池内投送。謹具状申聞,謹録状上牒。

牒件状如前。謹牒。 年月日ム状上

最初,申乞令作茅青龍八座,長一尺,以紙巻茅畫之,頭面好作畫,依之所奏也。前々投金明池,以金銀作龍也。此是草龍,只投此池好也者。從僧録許清書送,可注付名者,加名進奏了。僧録志丁寧人也。善湊和尚投詩:「春暖群萠發,稍虧膏澤滋。虔祈勞 帝慇,懃恪動僧慈。有感龍天喜,無私草木肥。生民忻歳稔,同賀 聖王知。」行事張太保來談話,問云:「日本國亦有如闍梨祈雨得感應人否?」答云:「多々也。就中眞言宗祖師弘法大師 諱空海,於 唐朝從青龍寺惠果和尚傳受請雨經法,歸本朝後,依 官家請於神泉苑修請雨經,時修圓僧都成嫉妬心,駈諸龍納水瓶,而弘法大師祈雨壇上,茅龍穿堂上登天降大雨,後年又修祈雨法,於神泉苑池邊石上,金色龍乘黒龍背出現,弘法大師并弟子高僧實惠大僧都、眞濟僧正、眞雅僧正、眞然僧正等十人同見金色龍,餘人不見。 大師云:『此金色龍是無熱池善,如龍王之類也』云々。其後大雨普下。從其以來,眞言宗修此秘法,必感大雨。近五十年來,見仁海僧正修此法,毎度感雨,世云雨僧正,其弟子現有成尊僧都,修請雨經法感大雨。」張太保重問云:「闍梨何不修請雨法,修法華經法?」答云:「成尋非眞言宗,非弘法大師門徒,不學請雨經法。直言宗中尚傳此法人兩三人,深秘口傳,况他宗哉。成尋是天台宗智證大師門徒,祖師從青龍寺法全和尚,究學眞言秘奥,有水天祈雨秘法,有倶哩迦龍祈雨法,智學傳受而修法華法,所以何者。 唐朝光宅寺雲法師講法花經祈雨,至藥草喩品甘雨普等四方倶下之久,大感降雨。加之誦法花人感雨有其數,次八大龍王皆蒙於閻浮提可降雨佛敕若干眷屬在法華座,

此曼陀羅中列諸龍王,因之修此法感雨也。」太保又問云:「如闍梨得感應人,日本幾人乎?」若:「勝自成尋人數十人,等輩人數十人,至于成尋者,日本國無智無行唖半僧也。依有巡禮天台、五臺本意深所參來也。」太保又問云:「闍梨所言,頗以不信,唐朝近來祈雨,大卿 雨天日稱三藏也。五十二日雨下,中天惠遠、惠寂 去年新來二人也。去年祈雨,至第七日雨下, 未曾聞三日感大雨,與諸大師等問答諸宗義,闍梨皆勝計也。與闍梨等輩少歟,况於勝和尚人乎?」答云:「受戒之後,未曾虚妄。」問答文字入懐中還參已了。小行事司家來,護摩壇等、茶碗器等依員返上之,諸大師等見感,云:「大卿以金銀器置壇上,皆取領耳,鐺手環金收領,况碗器乎?闍梨離塵清淨也」云々。司家運納已了。自行四時了。

  八日 辛亥 天晴。後苑瑤津亭 奉聖旨,於今月初五日,開啓謝雨粉壇道場七晝夜,逐日依法四時禮佛行道,所集 勝因並用答謝

龍天。三月五日道場所日,僧録文鑒大師以黄紙大文字書,押門西外面也。祭文二通寫之。

維煕寧六年歳次癸寅三月甲辰朔二日乙巳

皇帝遣入内内侍省内東頭供奉官勾當 御藥院兼後苑陳承禮等,請僧三七人,於後苑瑤津亭,開啓祈雨道場,伏以夏春之交,百物茂長,雨暘或失,歳望以愆,欽惟覺慈等觀群品,尚冀流澤遍此十方。謹言。

維煕寧六年歳次癸寅三月甲辰朔五日戌申

皇帝遣入内々侍省内東頭供奉官勾當御藥院兼後苑陳承禮等,請僧二十五人,於後苑瑤津亭,開啓謝雨粉壇道場七晝夜,状以甘澤不時,大田將槁,側躬思咎,精意乞 靈,冀成歳功,以慰民望,沛然嘉應,曾不崇朝,被除清壇,祗謝神?,尚?垂祐,終獲有秋。謹言。

國婆々并官勾馮供奉種々珍菜、菓子送之,諸僧皆喫。無間断官人來見之,大壇等行法,皆僧俗並立見物,敢不制止。此度降雨,上中下萬人感悦, 皇帝隨喜無極云々。黄昏,燒香使行事太保日來,毎日六時有燒香。

敕使兩三人互來燒香,僧録以御巻數令見,口徑五寸,純銀花軸,以金銀薄押紙爲標紙,以日本僧巻數爲初,次十人大乘師,次道場衆列之,初五日爲一巻,次五日爲一巻,合二巻也。初云:「大宋皇帝?。」御名之奥日下,又有大宋皇帝?號。全異日本巻數,皇帝進佛之義也。四時自行畢。

  九日 壬子 天晴。辰時, 官家被賜剃頭人,乍悦於僧録宿房剃之了。七日不剃宛如鬼,白髪、白鬢已以除了。毎日從三十二苑持來花甚妙也。未曾見種々色々春花,麗春草花色紅,大如桔梗花,而有五葉,地 草花色如紅梅,大如前,菖葩花色黄,而八重也。此亭内有三躰畫像,以彌陀五尊爲中尊,釋迦 中,藥師 東,皆以滿一間, 皆有菩薩、羅漢,東西各八鋪,有十六羅漢像,向佛有十七星像,九曜七星也。東方有八,西有九。納置數多畫像,有十大明王像,各三鋪像也。降三世二臂像左手執三鈷杵,軍荼利二臂像右手執捧,咤?明王如不動尊頭,有三髑。依燒香 敕使太保來,不見畢。日中時畢,如例僧録官勾分佛供,次爲回見宮中,依同道約束行向諸大乘師宿房,慈照大師、惠淨和尚以風藥、丹藥各一丸與小僧,點茶。慈照大師與襪一足,善湊和尚與襪一足,甚雨之間,依襪黒損也。惠淨闍梨與的乳茶壹貼。即於此處脱古襪,與通事,着新二足。華藏大師、慈照大師、文辨和尚、惠淨闍梨、善湊和尚、文秀和尚、令喜和尚七人諸共行見,先見連枝木,次見疊玉亭,以奇巖恠石四面疊上。次見永福之殿,眞宗皇帝常住此殿云々。次見儀鳳閣,次見太清之樓,次見隆儒殿, 皇帝作文之處,四面有行,摠二十處許,中間無空處,皆作花薗,種々菓樹、種々食菜盡有之,各以朱木爲增,其中方五丈許,有竹田之處,又五丈許,有麦畠,又有青蔓畠,敢不可記盡,殿々樓閣莊嚴甚妙也。皆隔以石疊上作山,依有 官家允許,無制止人。樓閣之内,皆殿上人圍碁之遊,管絃之聲,種種充滿,至于 御殿邊,無制止人,諸大師各稱:「日本阿闍梨回見宮中。」殿樓舍閣等二十餘處名皆忘却畢,仍不記之,皆四面廊之内也。 御殿南面敢不可見,殿々樓閣皆有御座寄子蹈床等,各有守護人,官中人々敢不可知其數。就中賞棗殿莊嚴繪畫不可思議也。還了。見大輪明王,二臂各一蛇繞肘,右手執棒,々上有一蛇,遶髑髏,自繞棒,佛頂有化佛,大力明王忿怒三面左右赤色,本躰青色,中面頂有化佛,有二蛇向化佛,肘有一蛇。行事張太保可來遊由有使,即參向,立池水門許,從金明池放入水大流來見之也者,等回見宮中由答好,即相共將向賞棘殿,令見種々色,敢不知名,問:「日本有無?」答無了。回見花薗菓樹花,自取花來令見,皆不知花等也。雜教名,依不知文字,忘却了。次入太清之樓東花園,皆以同前,從樓前還了。黄昏,燒香,他太保也。楊供奉談話間,不謁太保,始半夜時了。四時法了。

  十日 癸寅 天晴。瑤津亭橋南左右有兩亭,西名燈柱之亭,東名極曦之亭,人休息處也。華藏大師爲喫茶請,即具通事、小師行向,華藏、慈照兩大師各點茶,慈照大師與黒神丸一裹。於 御前有樂,大師等共行向,依僧録命皆還了。申時,於法花壇邊,善湊和尚與詩:

善湊啓,祈祷有感,恣賞後苑,謹?成五十六字,呈上 闍梨,伏冀 光矚者矣。 比丘善湊上。

幸因祈祷臨後苑,不類尋常事々英。幾處樓臺呈?聳,數般花木闘芳榮。矮槐偏僻隣華景,恠石希奇旁太清。喜獲 龍天垂有感,野僧無◆恣遊行。

詩奥書云:「許與三車,但賜牛車何謂也。」件和尚年紀六十七,有智徳行,大乘師也。幸景者,亭名也。太清者,樓名也。皆前注了。華藏大師、慈照大師共華嚴宗人也。華藏大師書與今大乘師十人,見闍梨徳行,同云:「與闍梨發菩提心,修行佛道,生々世々,互相將導,同生一佛淨土之中,倶爲善友。」黄昏,燒香, 勅使張太保召寄通事談數剋。自行四時了。毎日四時如法修行,法花之法,因之暫止,自行三時也。

  十一日 甲寅 天晴。辰三點, 皇帝駕來瑤津亭燒香,立法花壇邊,以五杵加持 皇帝,依太保命,小師二人立後,五六尺許去立通事,法花壇燒香後,乘御輿給間馳回前立於橋南邊,唱:「萬歳!」還御之後,太保并官勾,楊供奉三人,曳錢等出南亭賜之,二十一人皆賜紫衣三件,四人褐衣:自然、清彦、二人小師,僧録、成尋二人全羅紫衣三件。二十三人絹各一疋,僧録無,二人各二疋。僧録錢十貫,諸僧各三貫,聖秀、長命各四貫五百文,通事三貫。即太保與一紙,賜成尋下項物色,如後:「 恩澤三貫七百五十文,折絹并時賜錢二十二貫二百五十文,共三十貫文,澡浴錢一十貫文。此全羅僧衣一副,明黄絹偏衫三領,麁白布四疋。寶床香藥等,金一分碎、銀一分碎、眞珠小一粒、青瑠璃小二粒、水晶二粒、碎沈香三兩、白檀香三兩一分,人參、伏苓、石菖蒲、天門冬各二分,酥七兩、乳香九兩。除絹外兩項見錢共三十六貫二百五十,剩延龍腦亦賜闍梨。聖秀、長命各澡浴四貫五百文,恩澤二貫立百,折絹褐絹僧衣一副。通事陳詠錢三貫文。」以上文字畢。小行事司家三人來乞錢,各六百,小師各四百與了。合三貫也。門戸雜文六百,加小師各二兩。又苑子惣二百三十文,運食男二十文、茶湯男二十文、曳幕男二十文與了。最初請使與三百文。外畢來乞錢人,不知其數,而依僧録制止,不與之。佛供備男一人與二十文畢,佛供菓子皆從申官家儲備也。苑子長一人別與三十文了。佛供男又一人二十文畢,兵士一人百文了。半夜結願了。八龍打?誦讚,諸共乘船放池,以五穀入池,護摩壇土同入池了。兩壇五寶等同入了。閻太保燒香使來,同乘船,楊供奉同乘船,月明極好,殆可云興宴之。自行四時了。

  十二日 乙卯 天晴。卯一點,退出初門,十二夫乞入内時,錢與百文畢,擔夫二人與百文了。從 御前二十?子茶二斤入銀八角筥盛鍮石?子將來,出東華門,到店家取領茶菓,與百文了。二日請使兵士乞不足錢,與百文了。擔夫五人各三十文了。從傳法院馬四疋、擔夫等行者到來,即到着院,老行者與二十文了。歸天台山聖旨到來:

傳法院 據日本國僧成尋状,乞歸天台國清寺安下,候兩年重遊五臺山等事,謹具 進呈, 煕寧六年三月十一日 内中進呈,奉 聖旨,送樞密院押

相國寺僧返法華儀軌、形像儀軌次第二巻來,返授入佛三昧耶印畢。明日可來由示了。更借次第一巻了。慈照大師守恩來謁了。當院内諸大師等一々來拜,示雨澤之悦。戌時,三藏送酒一瓶子,召取照大師共喫了。法花法堂莊嚴如本始,自行了。經第七,四時法了。

  十三日 丙辰 天晴。卯二點,借馬一疋,爲謁五臺山副僧正向啓聖院,即出向,點茶湯,志獻絹二疋汗衫料,兩度雖返,遂收領了。即退出,馬三十疋實與了。三藏來,告示云:「張行者同去天台,不妨者。」答感謝由畢。依無雨氣念除雨障眞言,張太保於 内告云:「若雨又久不下者,祈雨有請歟,今暫不可歸天台」云々。依之爲早去天台,中心祈之期一萬遍,今日四千返畢。七時法了。經八。未時,左街大相國寺東經藏院講經論賜紫惠明出文字來,褐衣一人共云:「欲去日本」云,但未知實否?受法僧法華法立印了。文慧大師送茶,二人料。

  十四日 丁巳 雨下。於三藏房點茶,依有請也。買木香花,白者。過麗花供壇上了。芍藥花似牡丹花小也。木香者,若青木香歟。文慧大師答云:「青木香,藥名也。」三藏云:「馬兜鈴根,亦云雲南根。」講律鐸和尚來,可去天台由云々,萬歳院僧也。文慧大師來請,參向喫茶了。今日一千遍了。雨下,即喜感一萬滿了。三藏來坐,典座依御藥指揮,他處人筵冷,不令夜宿,天台行者乘船之時,可來由示耳。答云:「無命以前至乘船日,住他處。」時々來通事所,可案内乘船日,與二百文了。晩景,小卿來座問訊。七時行法了。經一、二。

  十五日 戊午 天晴。卯二點,慈濟大師來坐,依月望也者,即退出了。成尋先參向少卿房,次三藏,次廣梵大師,次崇梵大師,次文慧大師,次慈濟大師房,皆有點湯。還房始行法間,文慧大師來坐謁了。次崇梵大師來坐謁了。始行法了。少卿、三藏、廣梵大師三人同來,入行法間不謁由,以通事申了。即還了。次通事云:「十二日, 皇帝妃生男子,宮中之人皆給官,并天下大赦云々。 皇帝夫人一人,名皇后,妃三十六人,更衣二十四人,惣有六十一人」云々。照大師從經藏取出新譯大乘集菩薩學論一部二十五巻借與,法稱菩薩造,法護三藏譯,日稱三藏、梵才三藏、宣秘大師同詔譯,至和三年譯,當日本天喜四年。照大師、聖來、張行者至感慈塔院,買來天聖惣目録一部三帖,六百文者。壽昌寺僧來拜,文慧大師送茶三杯,三藏齋時送羹 乾茸等合 四杯,菜二杯送之。天聖目録天聖五年作了。至今年?七年,此間新經論不入天聖録。七時法了。經三、四。

 十六日 己未 天晴。文慧大師持來大赦詔:「 門下,朕獲奉宗廟,于茲七歳,憂動願治,弗敢荒寧,大史豫言,天下將降,告正之朔,日有蝕之,推原典經,斯謂大異,夙宵戰栗,未燭厥咎,豈非庶政之失加於四方,徳誼未孚。刑罰未中,善氣繆◆,以累三光,今天動威申徹不逮足用,損茲撤膳,變服避朝,推恩元元,蕩宵多辟,以圖消復,以召和平。應四京諸州軍監見禁罪人,除十惡外,其餘死罪降流罪,已下並赦。」以通事借馬三疋,老僧、通事、聖秀三人行顯房點茶,見目録經可買法文,司家官人來取經奏可買由示了。且預置錢二貫六百文還了。馬各七十文畢。大乘集菩薩學論第八見了。嘉祐三年四月進。披第九巻,日稱三藏譯,法護三藏逝去了云々。第十二云:「慈氏解脱經説,譬若有人以喝咤迦汁一兩點千兩錢而作黄金,非彼多鐵能,金少計而返成鐵,發菩提心,一切業障消滅亦爾。」第九巻初有不動百字門,功能甚妙也。寫取了。又有根本眞言,功能亦爾。有金剛輪陀羅尼等十二巻,西天智吉祥證梵義十八巻,智吉祥逝去,天吉祥證梵義二十五巻,嘉祐八年,十不善業道經一巻,日稱三藏譯,看了。馬鳴菩薩集也。七時法了。經五。崇福院主妙因大師賜紫尼法貴送齋請,於大相國寺佛牙院備齋,二人侍者同來,使行者與三十文了。

  十七日 庚申 天晴。齋時,典座送羹一杯,照大師自將來汁一杯、菜一杯。三藏來坐,議定新經作奏状可申由。西天梵義大師有喫茶請,與西天新來二人共喫了。六趣輪廻經一巻、馬鳴菩薩集事師法五十頌一巻、馬鳴菩薩集尼乾子問無我義經一巻,馬鳴菩薩集,日稱三藏譯,嘉祐八年進。河北定州僧重智與三藏行者來拜,唯識宗人也。借出諸法集要經十巻,日稱三藏譯,觀無畏尊者集,看第一巻了。治平元年進,譯衆如今時。七時法畢,經六。

  十八日 辛酉 天翳。三藏來坐,乞新經 奏状案了。齋時,三藏送乳羹四杯,加通事料,珍菜四杯,一人料。照大師送菜一杯。大卿從廨院還來,以典座可道問訊,即與使共參入,有茶湯,被悦祈雨感應由,在 内中間萬事辛苦如何者。奏状以照大師清書,以通事送御藥許了。五臺山副僧正來座,文状云:「五臺山十寺副僧正兼眞容院供?主同勾當僧正司公事覺惠大師承鏑參如例。」集要經第十看了。治平四年進,披如來不思議秘密大乘經第一巻,二十巻本也。惟淨三藏譯,法護三藏共譯,第一了。景祐元年四月進。客省宣惑來,樞密院牒:使臣、船等可送天台由聖旨也。七時法畢,經七。

  十九日 壬戌 天晴。如來不思議秘密大乘經第十云:「迦梨迦龍王於佛前説偈云:『我等今日於佛前,増益威光得善利,我昔供養拘留孫及迦諾迦大聖主迦葉最上人中勝,乃至今供釋迦仙,案之倶梨迦龍王也。』」十一云:「或見菩薩處虚空中,或見菩薩於虚空中踞師子座,或見菩薩菩提樹下安處法座成證菩提」云々。金剛手長子名金剛軍,次子名好臂,共得無法忍,二十巻見了。譯人中有講天台教文章慈雲大師賜紫沙門臣清滿。照大師送茶令喫之。相國寺受法座主來,與絹一疋、香一裹,眞言覆審了。秘密大乘經爲眞言大節經也。金剛手秘密主本縁始末委細説之,曠野住處中移東方淨土莊嚴,七日請佛供養,得授記之,擲手中金剛杵,於虚空中戲哢作法不思議也。長子金剛軍同供?佛,次子?臂同伸供?,以後年秦皇帝。書寫了。送日本之。酉時,雷電頻發,大雨下,中心爲悦。七時法了。經八、一。

  二十日 癸亥 天晴。齋時,三藏送珍羹菜五種,拜見新譯佛説一切佛攝相應大教王經聖觀自在念誦儀軌一巻,法賢譯,同詔譯法天、施護等,文云:「境内亢旱,當於彼處擇地盡作龍池,即於池前心念龍名,以白芥子及鹽作護摩,即降大雨,一境豐稔」云々。今有所思,此度以白芥子護摩叶此久。次見普賢曼陀羅經一巻,施護譯,似金剛界成身會,有印眞言要事等,多々也。次見妙臂菩薩所問經四巻,法天譯,蘇婆呼童子經同本異譯歟,文云:「調伏諸龍須四方爐」云々。今用法花増益黄色淨衣感雨,叶此文意。帝釋所問經一巻、嗟韈曩法天子受三歸獲免惡道經一巻、息淨因縁經一巻、淨意憂婆塞經一巻、初分説經二巻 上下,説三迦葉身子目連得道也。毘婆尸佛二巻 上下 見了。皆法天、施護、天息等譯也。護國尊者所問經四巻見了。無量壽莊嚴經三巻,雙觀經同本異譯也。如幻三摩地無量印法門經三巻見了。觀音勢至本縁授記説之。慈氏院老和尚請來佛手骨,長三寸,大方一寸,佛牙一,各入七寶筥,重々裹之。諸人當頂,各伏地拜。萬歳院惠道和尚來,二人僧老俗同來,令喫茶了。著法花壇,禮拜了。佛牙請求老僧九十歳,名善詣。申時,三藏與呉樞密使共來,使云:「來日請齋,小師二人、通事同來者。」與使百文了。七時法了。經二、三。

  二十一日 甲子 天晴。午後,雨下。辰一點,借三藏馬,行向西府第三座呉樞密家,諌議上卿家中儀式最以廣大,侍人多々。先召入住所小僧、通事,如常問本國作法了。次以紙筆問:「悟示開入?」一々書答,問:「三觀四教五時?」一々答了。次問:「法花大指?」答了。其次書南岳安樂行文,三箇寫與了。次齋,四人同喫,盡善窮美,與小僧錢一貫了。殘餘人五百文,通事同前。午時,還著傳法院,雨下,有感,女房以水精一貫取小僧念珠了。沈香念佛時,懐中有香,今以替取之,不能固辭。女房達始自上各志與赤裙二腰單衫四箇了。最可哀。三藏馬人與百文了。同去又一人與五十文了。三藏送茶喫了。八種長養經一巻見了。八齋戒也。除蓋障菩薩所問經下十巻且見了。參向三藏房喫茶。七時法了。經四。終日終夜雨下。

  二十二日 乙丑 雨下。諸僧群集,有新經文讚。齋時,典座送汁一杯。見輔教編三帖、傳法正宗記十二巻了。杭州靈隱寺東山契嵩和尚作法藏二十七人傳,菩提達磨門人集也。達磨來朝年紀相違在第五奥,別紙抄取了。文慧大師送茶三杯,以送調備菜七種,副僧録文鑒大師來坐,點茶了。同家三人來,乞新經文字 奏了下,司家乞錢,與一貫了。七時行法了。經五。今日終日大雨,副僧録云:「雨已多多,爲麥不吉,可祈止雨者。」祈之,入夜,止了。

  二十三日 丙寅 天晴。來日齋,使來催,可參來由示了。披最上根本大樂金剛不空三昧大教王經七巻本,法實譯。第一云:「若欲雨者,當往龍潭中持誦;若欲止雨者,當用?花於水中護摩。」賜顯聖寺新經

聖旨到來,如右:

傳法院□ 據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成尋状,伏覩聖朝新譯經五百餘巻未傳日本,昨雍煕元年,日本僧奝然來朝,蒙 大東皇帝賜號法濟大師,三年還歸,賜大藏經一藏及新譯經二百八十六巻,見任日本法成寺藏内。成尋今來欲乞賜上件新譯經,所魚流通,祝延 聖壽。况成尋曾去顯聖寺,棟點收贖,官中不許外國收贖,是致有此陳黷,伏乞據状敷奏,本院遂具進呈,奉 聖旨,今顯聖寺印新經賜與成尋。本院支錢。

  右請 顯聖寺印經院,依 聖旨指揮,仍先供報令使錢數。

               煕寧六年三月 日

入内内侍省東頭供奉官勾當 御藥院傳法院李 押

送天台使臣左班殿直劉政參謁文状來, 樞密院差使臣文字如右。三藏來坐,沙汰談話,點茶了。

傳法院申,據 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成尋状, 花水已來,將皈天台景徳國清寺,是智者流教之地,三賢垂跡之處,松林鬱茂,十里扶疏,琪木??,五嶺抱寺,雙澗合流,四面標奇,智者眞容,安坐禪床,普明錫泉,潺儷殿艮,成尋爲安下處,修行佛道,但山中有智者十二所道場,大師或見普賢,或遇神僧,降伏天魔,感得寶蓋。成尋於此等道場,一夏九旬,或七七日,修法花法,行普賢懺,專祝 聖壽,且遂本懐,花頂、石橋、銀地、白沙有道場,有住僧,他處々中,或無住人,或無堂舍,私結草庵,可修秘法,小師二人、行者二人爲助成人,台州賜紫纏共營佛事。經兩年後,重遊五臺,毎五頂峰各三七日,結壇修行。伏乞據状敷奏。本院遂具進呈,奉

聖旨,送樞密院。

  右奉 聖旨,依所乞,差殿直劉政,乘船伴送至天台,今剳付劉政,准此。

煕寧六年三月十七日 押 押 押 押

二十七日 朝辭,二十八日可乘船由約了。船宛久依文字多,不書之,揚州船也。好船云々。顯聖寺文字,司家雇通事送了。尉氏縣 南去城九十里云云。興國寺孟禪院主寶乘和尚與照大師來坐, 賜紫人也。照大師云:「常念法花經,孔雀瑜伽教,十大明王眞言人也」云云。禮拜法花壇,即買芍藥花十二枝,供養壇上,花并葉似牡丹色赤。大樂金剛經七巻看了。要樞也。慈濟大師來坐,筆言:「賜師號 聖旨被下中書了。 御藥奉次司家一人來告此由。」照大師來請,即行向,告今遠去天台,爲毎日瞻禮,欲圖闍梨形,即以畫師令圖,雖鳴嘲被寫已了。大唐作法,圖白形像,懸自房,?師影像皆圖持之。司家三人來,乞新經文字并師號文字沙汰之間,往還深泥,辛苦殊甚,可與錢者。答云:「至于新經文字者,一貫先了。至于師號者,非取申乞,只 朝恩所致,何與錢乎?」然而切切乞之,與一千五百文了。通事從印經院還來,三:「從來日以好紙可摺者。」七時法了。經六、七。丑時,記之。

  二十四日 丁卯 雨下。顯聖寺文字送傳法院: 「顯聖寺印經院准傳法院剳子,據日本國 乃至私略 合使錢數者。

右謹具如前,本院勘會,今來所要新譯經五百餘巻,切縁所管經板萬數浩瀚,逐時印造,毎一歳并新譯成經共五千四百二十五巻,并係一依自來舊印經院條式内數目出賣,今來本院近准煕寧四年八月十日中書剳子,撥賜到上件經板赴院管勾後,雖依舊來巻數出賣,即不見得是何經文係 聖朝新譯,致目下未敢印造。謹具状申 傳法院,伏特賜 指揮降下。逐部經名題目下院貴憑點?印造有枉費官錢。

謹録状上。  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六年三月 日提?管勾印經院事智悟大師賜紫懐謹」

傳法院返牒: 「當院毎年所譯禮 聖壽新經,并降傳 宣剳子,而經院開板。今來日本國僧乞賜雍煕元年後來新經五百餘巻,縁貴院目,見得逐部經名題目,更不須再來會問,幸早與印造了。當請先供報合使錢數。爲日本國僧日近 朝辭,守要上件經起發,免致恠問往覆,把延住滯。 成尋注送顯聖寺: 天聖録下册内 二百八十六巻,自佛母出生三法藏經至中天陀羅尼經九十三巻,自大乘律至沙彌十戒經二十九巻, 西方賢聖集傳一百九巻,自白衣含幢縁起經至海惠所問經,合五百三十巻。未入録并天聖五年以後治平四年以前印板經。」辰一點,以馬四足向相國寺佛牙院,爲謁花藏大師,前立行向,出去間不謁。妙因大師廣大供養,不可記盡,備珍膳,供一百餘人。老僧、小師二人各錢一貫,有一尼加供各二百文,一尼與襪一足、手巾一合,諸僧皆與。午前,眞言供養佛牙。午後,講,五人并坐高座,次第説經,各讀一巻文字,全異日本作法,及廻向程,道俗道士女各誦頌,或如雅樂,次第與手巾并腹帶,貴大師高徳人也。未時,還院間雨止了。司家書與師號中書案文:

而奉 聖旨,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成尋,今取旨賜師號。 右欲具状申 中書。 煕寧六年三月 日

佛牙院四重寶閣,七重莊嚴,内外甚妙,四面廊皆有僧房,當寶閣前隔左右廊,如禮堂,有大殿,母屋有僧房,文辨和尚 大乘師也。住此僧房,日別點茶,依祈雨後苑親也。花藏大師、慈照大師來謁,惠淨和尚同謁禮拜,道俗男女來禮不知數,客僧齋坐北庇敷列,大卿、少卿東座西面坐,南大卿、北少卿,南邊北面二座,一座以西爲上,三藏,次成尋,次他院院主三人,不知名,合五人。二座以東爲上,各四人,通事列末。北邊南面二座,一座以西爲上,廣梵大師,次中天二人、大天國二人。二座以東爲上,他寺老和尚,八十餘歳云々,次聖秀,次長命。以上佛面東也。佛面西檀越妙因大師賜紫尼法貴,東面一人,次北面一人,他寺院主賜紫尼,不知名,講經論尼。次衡慶院主講經賜紫尼人惠,南面一人也。妙因大師之弟子也。通事一人俗中得錢五百文,難固辭置去了。爲座席作法委記。七時法了。經八。

  二十五日 戊辰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汁一杯、菜二杯。三藏小師相國寺紫衣僧徳嵩來,欲同船去越州申告之,次三藏相具來,禮拜三度,三藏告示:「可同去。」二日船一隻,使臣、通事同船狹歟,而可隨命由答畢,嵩大師又三度拜皈了。三藏取遣茶令喫人々畢,次文慧大師送茶四盞,人々喫了。通事云:「印經院從他處運渡新經新造印板,撰定取交印由,百三十間廊皆取積」云々。圓覺自性般若波羅多蜜經四巻見了。法護譯。行向南浴堂,沐浴了。與百文畢。買不空三藏碑二本,各百二十文,大證禪師碑百三十文,大達法師碑百五十文。律師從萬歳院來,志與四分律本疏六巻、瓜二果,與三藏共來云々。在浴堂間還了。三藏後來示此旨,碑文三藏定直買與也。顯聖寺院主智悟大師來,禮三度,答拜畢,印板目録持來,注與要不要了。印了可及一月云々。從三藏房點茶了。素意於天台、五臺,欲修佛道,而爲參臺山入花洛間,去年二十日住此譯館。今年早歸天台思切,去年參臺,騎馬及六十日,老衰之身,彌以疲極,待花水來,以船欲歸。二月二十五日待得花水,即以 上表,依祈雨御修法,三月十日延引,十一日蒙歸天台 聖旨,船、使臣即具了。依新經事,又以延日,中心辛苦。七時行法了。經一。

  二十六日 己巳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二杯。大乘菩薩藏正法經?巻拜見了。法護、惟淨等譯,慶暦年中進。披佛母般若波羅蜜多圓集要義釋論四巻,三寶尊菩薩造,大域龍菩薩造本論,施護等譯,大中祥符四年五月進,本論一巻,合五巻見了。披見除蓋障菩薩所問經第一巻,法護、惟淨等譯,天禧三年十一月進,三十巻也。東方大蓮花世界蓮花眼如來之大士也。所從來菩薩現廣大供養,寶樹等供養釋迦如來,除蓋障經三十巻見了。客省以通事告云:「明日不可有朝辭,經若遲出來,朝辭後久留住可無便者。」書送樞密院送客省牒,案文:「傳法院申,據日本國 乃至 送樞密院。右奉 聖旨,依所乞,仍差小使臣一名,乘船伴送天台。朝辭日令客省取旨與賜。今剳付客省,關牒台州及合屬去處施行,準此。

煕寧六年三月十七日 押 押 押 押」

 前日客省官人持來,思失不書留,仍乞也。七時法了。經二、三。

  二十七日 庚午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二杯,小師、通事人各一杯。文慧大師來示云:「來日出廨院,歸天台日難相會,早速平安可歸來者。」披佛説大悲空智金剛大教王儀軌第一十五巻本也。至和元年進。有五種念珠,時用不同,最要事也。此軌云:「如九鈷杵。」而内中祈雨之時,道場衆中,省賢闍梨修千手供養法,其作法全異,常徒所用九鈷杵、九鈷鈴,々中鑄付八大忿怒尊形。又二十四日,相國寺佛牙供養,闍梨作法如後苑,奇思之間見九鈷文,大略新譯説耳。念誦之間,無間断振鈴,以杵輪轉,或當額上下異常。相國寺嵩大師與越州新司理參軍胡傳共來,點茶了。禮拜三反,次禮法花壇。文慧大師作與寫眞讚。相國寺圓則座主來拜。照大師行者畫工與上絹一疋了。一切如來名號經一巻、息除中天經一巻、心印經一巻、除賊難經一巻、施一切無畏經一巻看了。客省宣惑來,新經難早出來, 朝辭四月十六日可宜者,令出見文字二枚,一紙先例勘文:太平興國年中,日本奝然來朝,賜號法濟大師;咸平二年,寂照來朝,賜號圓通大師等文也。一枚可有賜物:阿闍梨全羅紫衣一鋪、絹十疋、錢三十貫、通事錢十貫也。點茶還了。衣冠官人一人出來,告:「師號欲得錢」云々。非 聖旨使,因之不相會,於三藏許,喫茶歸了。後三藏來告:「賜善慧大師號云々。小師二人紫衣, 聖旨下了」云。七時法了。經四。無能勝幡莊嚴經一巻、寂上燈明如來經一巻、觀自在母經一巻、聖曜母經一巻、如意陀羅尼經一巻看了。譯人、年號注別紙了。以後看經皆注別紙。

  二十八日 辛未 天晴。卯二點, 御藥來,今日新譯父子合集經三、四巻,潤文右諌議參知政事馮京來,有僧俗齋。 御藥筆言示及闍梨祈求有感應,不得遠去天台,在京可勤仕 皇帝祈。若住處狹少,作道場無便,賜廣大寺,可令住也。飲食不快者,又於他寺可任意,去國清寺不許也者,是  聖旨趣耳。答奏云:「天台智者於十二所道場,或見普賢、或感神僧,成尋雖頑愚,追 祖師之遺風,於天台勝地,試欲扣聖應,經兩年後,參五臺,一年修行後,至住京洛可隨左右,蒙 聖恩不可思議,設雖遠處可祈祷 聖壽。」賜師號由知不知何,答云:「雖聞此旨,未見文字。」 御藥云:「號善慧大師, 朝辭之日,可有文字者。」大卿、少卿、三藏、文鑒大師等同坐聞之,諌議來,即立見參畢。 宣賜茶酒,使臣李供奉令持茶菓來。御藥云:「列譯經證義座,看譯經并可喫食由者。」隨使來出譯庭,先大卿取梵文一紙談了。次筆受智寶取梵文一句讀之,梵才三藏唱漢語,筆受書了。

決讀梵文一句如前,如此一紙譯了。詔同譯少卿讀漢語了。前後燒香薫香有手水散,下座證義一人發願廻向,唱寶號,奉祈皇帝。次着食坐,諌議與大卿一所,御藥與李供奉一所, 少卿、三藏、成尋三人南面中座,西八人東面座,東七人西面座,食了.間曳内菓子四種、茶二枚食了,諌議有請,與通事參向喫,問祈雨感應檀作法,一々答了。歸天台事問答了。退出了。御藥又退出,新經四月二十日比可出來者,御藥、大卿等同來,入房見法花壇了。次張供奉與廣梵大師倶來,次 皇帝被摺十二時歌。使臣張供奉來,前日付小師五人被獻日本 皇帝經錦使臣也。出會,喫茶了。通事可渡日本旨示達使臣了。三藏來坐,依官使不審,余誌公和尚歌使由了。張供奉早可朝辭由示之,因之通事遣客省了。御藥告示:「朝辭之後,經二十日、一月更無妨,早可朝辭者。」以此旨告客省也。七時法了。經五。

 二十九日 壬申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汁一杯、菜一杯,三藏送菜一杯。以通事客省四月二日可 朝辭由也。即書文字案以三藏,紙令書照大師,以通事送了。萬歳院律師并惠道和尚來,律師付小師一人,今同船,於杭州可買律文字人云々,一人承引了。又一人不可有由示了。志與含注本疏,感悦由示了。七時法了。經六。朝辭案文:

日本國具位ム等,

右ム等,欲乞於四月初二日 朝辭,赴台州國清寺。謹具状申客省,乞賜 指揮,謹録状上。

牒件状如前。謹牒。年月 日 日本ム等牒

  三十日 癸酉 天翳。齋時,三藏送好菜一杯。二十七、八、九三个日間,新譯經三十七巻看了。目録在別紙。 御藥來參向,數尅談話,點茶三度,少卿、三藏、御藥好茶也。老道士一人來坐,數尅話了。西天惠遠、惠寂二人歸西天聖旨文字,送樞密院,判成了。大天國二人同天節新經之次,可令 朝見,申大卿由奏文字與判了。同天節者, 皇帝生日,四月十日,諸僧參内,讀新經,祈聖壽云々。大卿、少卿、三藏、梵義、筆受二人,合六人參内云々。西藩人八人參御藥許,一人着紫衫,戴冠,七人皆戴帽,無冠,頂上結緒,異唐人結額,或用紫衫,或着青衫,頸袖皆赤錦以之爲通事,八人之外,有下臈十人,多以色衣。又契丹人多來由,件人五六日間,可 朝見由客省所告也。御藥還出,與小僧同送中門騎馬處了。終日翳,無雨,子時,小雨下。七時法了。經七、八、一。二十九、三十兩日廢務,官人皆於私宅遊戲、作文。明日日蝕。 皇帝坐地上,不可居床上。官人不參内,廢務云云。

[奥書]

     一交了。

一交了 此句史籍本缺。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七 終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八

 【延久五年(宋・煕寧六年)四月一日~六月十二日】

參天台五臺山記第八


  六年 癸丑 四月一日 雨下。今日日蝕,卯時云々。爲不令晴現祈雨,從寅時雨下,巳時,雨止,中心感喜。齋時,三藏送羹四杯、菜一杯。午時,御藥桑,王御帶同來,以筆言問法門義、天台義、法華經,重々問答及二紙。兩人來坐,房中看法華壇,見畫師圖形像,頻召教可書様,召照大師見文惠大師述讚,一日預置照大師也。圓則座主來,志與顯聖寺印本法華儀軌一巻。客省宣惑來,與朝辭文:

客省 據日本國僧成尋等状,欲乞於四月初二日 期辭,赴台州國清寺,申乞指揮者。

右剳送僧成尋、聖秀、長命並通事陳詠等,仰於今月二日,絶早?赴 東華門,祗候朝辭,不得懐挾文字並將帶頭刃,及不得唐突。仍具知悉申。

煕寧六年四月初一日 押   押出請文。

日本國具位ム等

右ム等,今收領 客省 朝辭文状一道,四月二日,絶早趁赴東華門,祗候 朝辭者。謹録状上。

牒如前状。謹牒。 年 月 日 台ムムムム謹牒

客省令出異國人々參來, 同天節進奉金銀七寶、馬、絹錦布等,文字數十枚,契丹、西藩等文字也。各數百人來云々。今日西藩人二十餘人參來, 御藥許。多色黒,所着衫以錦或縫物,依言語異,有通事。御藥承行件藩人事,各下賜錢,名目録小作紙,從懐中取出,名躰合點,令曳 進奉馬四疋,與御帶共見,各上品馬也。少卿、三藏、成尋三人共見之。七時了。經二。壽聖寺院主賜紫妙空大師法仁送初六日齋請,與行者五十文了。

  二日 乙亥 天翳。卯二點,借馬四疋,參東華門。途中,客省使三人來向,入二重門,從第四門廊東面有休息處,幕立倚子裝束,備齋四前,以銀器盛珍菓、美菜,多以調備,待 御出間,一時許休居。莊嚴車數百出入其中,以黄金裝束重入, 皇帝妹入内云々。黄金洗手並金蹈床七寶具足,在御車前後,妹女車七八兩相列。辰三點,依催入門,南庭數百人並立,殆及千人歟。有 御出,着白衫用常冠,有銀蹈床,於崇政殿南面坐,延和殿北殿也。官人各拜謝了。申慶賀由,各一人出拜謝,三面立兵士拜謝了。依催僧少進向 御並立,如前三度呼:「萬歳!」。退歸之處,有小師二人賜紫衣 宜旨,即於 御前着三件。又出進 御前,兩人呼:「萬歳!」此間成尋頗東退立,以 御藥爲敕使,有兩年後必可參來 宣旨,可參由 奏了。於御前賜絹三十疋錢等,至ム錢者,絹上置三貫許,即退出,安下處有舍人一人爲齋伴喫,齋了。歸本院了。祗候庫々子三人,車入絹三十疋、錢六十貫來。成尋絹十疋、錢三十貫,聖秀、長命各絹十疋、錢十貫,通事陳詠錢十貫也。與庫子錢九百文,三人各三百文,三僧各三也。通事與百文了。御藥、御帶兩人來,入成尋房,使臣、通事可 奏下別船由注状,令覽了。御藥入懐中參 内了。相國寺廣照大師來,拜三反,答拜了。照大師告:「御帶,官名,作坊使文州刺史王中正,舊日曾任御藥院。」七時法了。經三。

  三日 丙子 天晴。三藏來坐,茶將來點。少卿之小師池等僧將來,令拜了。不知名。通事與聖秀行向顯聖寺,買來天台教九十餘巻。圓則座主借法花次第了。圖曼陀羅同未返,曼陀羅未了云々。以通事問:「印經了不?」院主告云:「印了。今染紙間也。十四、五日可出來者。」七時法了。經四。

  四日 丁丑 天晴。午時,中書賜師號文字來,先表裹黄紙,長一尺五寸,廣六寸,單定題云:中書門下牒成尋,禮部侍郎平章事王 押有印三所 封。

中書門下牒 行闕 以下成同 日本國延暦寺阿闍梨大雲寺主傳燈大法師位賜紫成尋

牒奉

敕,宜特賜號善惠大師。牒至,准

敕,故牒。

   煕寧六年三月 日  牒

禮部侍郎參知政事王 在名

右諌議大夫參知政事馮 在判 京

禮部侍郎平章事王 在判 安石 王將軍也。

印多々也。與使官人二人與二貫五百文了。

通事陳詠剃頭文:

中書門下牒尚書祠部

中書門下奏,據傳法院 乃至 敷奏,本院遂具

奏聞,奉

聖旨,送中書。

牒奉

敕,陳詠依所乞,宜令尚書祠部特與剃度,依例出給文牒,仍法號悟本及關牒傳法院,牒上,准

敕,故牒。

 煕寧六年三月 日  牒

禮部侍郎參知政事王 押

右諌議大夫參知政事馮 押

禮部侍郎平章事王 押

御藥來看,小卿并三藏同看感喜,三藏告示:「燒香可祈皇帝。」即庭中立机,置上書,別机安燒香,先禮三方堂,各二反,次呼:「萬歳!」祈之。長命戒牒乞來。尚書祠部  牒

 准 銀臺司送下開封府奏

同天節開壇,度到僧尼沙彌人數,内一名日本國沙彌長命。

牒具如前,其上件沙彌長命已受戒訖。事

須准

敕,出給戒牒爲僧者,故牒。

煕寧六年肆月 日 書令史徐旦鄭 在判 給

尚書侍部郎中充集賢校理同判太常兼禮儀事兼同判王 安國

右諌議大夫知制誥同知道進銀臺司兼門下封駁事集賢院兼尚書禮部兼同判王 益柔

                       已上,從尚書省請來案文。

從戒壇請來,云六念案,如右:

皇帝 同天節敕,東京右街大平興國寺資聖萬善戒壇院開壇度僧受戒所

 六念第七引長命,同引宗道徳濟。

第一念,須知日月大小黒白。 從月一日至十五日,云白月;從十六日至末,云黒月。

第二念,須知食處有四。 或云常乞食,或云僧常食,或云自己食,或云壇越食。

第三念,須知受戒年月,煕寧六年癸丑歳。 三月辰朔一日,甲辰日時分,受具足戒。

第四念,須知三衣鉢具闕,三衣具,即云受持;不具,即云闕受戒。長衣。 已説淨,未説淨。

第五念,不別衆有七縁。 病時、作食、施衣、道行、乘船、大泉集、沙門施食時,得別衆食。

第六念,無病依衆行道。有病當念隨病醫療,無病隨衆行道。

 凡喫食時,先作五觀法,思念此食難得資身濟道。

 一,計工多少,量彼來處。 二,忖已得行,全缺應供。

 三,防心離過貪等爲宗。 四,正是良藥,爲療形苦。

 五,爲修道業,方受此食。

 知祠部秉律臨壇大徳賜紫 惣炬

 知六念秉律臨壇大徳 善洄

 威儀首秉律臨壇大徳 惠順

 發戒師秉律臨壇大徳賜紫 惠及

 授五戒師秉律臨壇大徳 惠華

 授十戒師秉律臨壇大徳賜紫 法隆

十戒和尚秉律臨壇大徳 善?

外引請律學臨壇大徳 善樂

内引請律學臨壇大徳 惠來

第十座講律内外臨壇大徳 惠鉅教授

第九座講經律論内外臨壇大徳賜紫 惠煥羯磨

第八座講律論内外臨壇大徳賜紫 惠深和尚

第七座講經律論内外臨壇傳戒賜紫 令憙

第六座講經律論内外臨壇傳戒賜紫 惠淨

第五座講經律論内存臨壇傳戒賜紫 文辨

第四座講經律論内外臨壇傳戒海印大師 可攜

第三座講經律論内外臨壇宣教大師 註祕

第二座講經律論内外臨壇傳戒慈照大師 惠嚴

第一座宗上講經律内外臨壇傳戒普照大師 師註

奉敕選補臨壇大徳資聖萬善戒壇主講經律論内外臨壇賜紫 在判

筆受崇梵大師、照大師等者師號文状感歡。令巡禮五臺之次,白地安下花洛譯館,不慮之外賜師號,且怖且悦。七時法了。經五。

  五日 戊寅 天晴。通事以錢十貫儲大齋,當院、他院人多以群集,列着齋席,廣大功徳也。傍座梵惠大師遠,廣智大師惠琢向成尋唱九地菩薩,合掌,得第九地善惠名故也。通事明朔受戒奏状令作三藏,持來,即令寫照大師,獻御藥。案文:

具位ム今爲通事陳詠,近蒙 聖恩,降到祠部一道,許令剃頭,與成尋爲弟子。今來欲候到明朔剃頭,特乞開壇受戒,與前來小師頼縁等五人,同覓一船往皈日本。所貴前達不虚約,二年間却得廻信。伏乞 監使御藥大遣據状敷奏,謹録状上。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六年四月 日 日本國 乃 善惠大師賜紫

午時,王御帶來,志與國清寺如日和尚詩一册了。供奉官與通事來,付明朔受戒奏状了。七時法了。經六。

  六日 己卯 天晴。辰時,三藏共行壽聖院尼大師齋所,通事、小師二人同去。路極遠,三十里,北門外院也。尼一人造廣大伽藍,重々堂々院々僧坊最多々也。請二百人僧,儲齋,毎年一度齋云々。曳錢,上臈一貫,中下伍百文,三藏獻紫夏衫,成尋得絞汗衫,皆曳手巾。有一小男、三藏 此有梵字名。二人志與手布。五臺副僧正來坐,京中僧多以群集,華藏大師、慈照大師等稱九地菩薩。依路次寄印經院,買取十鉢文殊經一部十巻、寶要義論一部十巻、菩提離相論一巻、廣釋菩提心論一部四巻、圓集要義論四巻、祥符法寶録二十一巻、正元録二巻,與錢一貫五百文了。院主智悟大師點茶藥。馬人與一百五十文。三藏房點茶。七時法了。經七。

  七日 庚辰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二杯、照大師送羹一杯、典座送汁一杯,三藏來點茶。圓則座主來,返法華圖曼陀羅并法花曼陀羅及私記一帖,座主骨肉前澤州司戸參軍李忠臣來拜,次法花壇。左街講經首座福聖大乘戒壇主寅教大師智夾送齋,與使三十文了。請與三藏共可來者。戌時,從三藏房有使,即參,有仙菓茶飲。今日行南浴堂沐浴了。與百文了。與五十文了。七時法了。經八。

  八日 辛巳 天晴。依同天節於御前,爲讀新譯父子合集經三、四、五、六、七、八并六巻,大卿、小卿、三藏、聖義、筆受二人,卯時,參内中了。大卿、小卿、三藏三人各以銀二十兩造燒香筥,入乳香 薫陸名也。十兩,獻 皇帝。至于成尋者,依朝辭了,不參内。大天國二人依日講三藏奏, 朝見,各賜紫衣、絹二十疋。還來禮拜,答拜了。三藏來坐,筆告云:「大乘戒壇院齋,十日可行向者。」長命并天台行者,買來籠子一荷,可入新經料也。八百五十文者。繩通事買來,百五十文云々。齋時,三藏送羹一杯,照大師送汁一杯、菜一杯,照大師取來點茶。七時法了。經一、二,々四収。

  九日 壬午 天晴。齋時,三藏送菜三杯,三人料。聖秀并通事向印經院,買來大教王經三十巻、除蓋障所問經二十巻,與一貫二百文了者。印經十三日可持來者。前後一百二巻,日本未到新經,爲付小師五人送本國所買取也。天台行者以帶爲質,借錢一貫了。圓則座主來拜,次嵩大師來,傳使臣語,十四日可乘船由告示了。七時法了。經二。

  十日 癸未 天晴。張行者以錢五貫四百文買紫紗三疋來,爲充夏單衫袈裟裙也。以四百五十文買皮鞋一足來,籠子鎖鑰一箇百三十文云。且從夜半付法寶録歳次,抄出新經目録,未時,功畢,煕元年以後新經也。七時法了。經三。

  十一日 甲申 天晴。齋時,照大師送汁一杯、菜一杯。盡師行者雖固辭與錢一貫了。以通事遣印經院,兩寶陀羅尼經一巻買了。祥符録朽損四巻替送,有感々々。萬歳院講律惠道和尚送十四日齋請,使與三十文了。七時法了。經四。

  十二日 乙酉 天晴。他寺賜紫大師來拜,不知其名。爲印經沙汰參向三藏房,點茶。次三藏來坐,照大師自持來好茶點了。通事參 尚書省,乞祠部之處,書生官人乞一貫錢者,與錢五百文了。以通事錢爲一貫與書生,取來祠部,如右:

尚書祠部牒

 准

 敕節文,中書門下奏,據傳法院状,據明州通事客人陳詠状,昨於慶暦八年内, 本州市舶司給得公牒,往日本興敗,前後五廻。又象杭州運司公文,差送日本國僧赴闕朝見,日夕常見日本闍梨精勤佛事,欲乞剃頭爲僧,與日本闍梨爲弟子,終身念佛,報答國恩。奉 敕,陳詠依所乞,宜令尚書祠部特與剃度,依例出給文牒,仍賜法名悟本。

牒具如前,其上件賜名悟本,事須准

敕,出給剃度文牒者,故牒。

  煕寧陸年肆月 日書令史鄭 押

牒尚書 如前長命戒牒

左諌議 同前

左街大相國寺東經藏戒律院僧惠穩來拜,兩三座主欲同船去者,答云船不可者申請了。入夜,三藏送小瓶子,服藥已了。七時行法,經五。

  十三日 丙戌 天晴。齋時,照大師手自捧盤,汁一杯、菜一杯持來。待新印經間,以船人運渡法門雜具等,三藏並請大師頻來勞問。未時,新經來與,兩箇各敷錦覆錦,八人擔來,一个四人。官人四人、行者二人、印經院職掌共來,其文状云:

顯聖寺印經院,近准 傳法院,印新經賜與日本國成尋,内除法苑珠林一百巻,日本國僧稱本國已有,更不消印造,外賣印造肆佰壹拾參巻册,遂勒本院造經行人後延之計料到,令使工料價子具状,開坐申傳法院,便蒙指揮,依數支給,下院造作。今據經行後延之状,其上件經,已於今月十三日,並已依數印造經裏具如後:杜字號至轂字號,共參拾字號,計二百七十八巻。蓮花心輪廻文偈頌一部二十五巻、秘藏經一部三十巻、逍遙詠一部一十一巻、 縁識一部五巻、景徳傳燈録一部三十三巻、 胎藏教三册、 天竺字源七册、 天聖廣徳録三十巻。

右具如前,其上件已造了。新經共四百十三巻册,本院已隨状差人將擎赴

院送納去訖。謹具状申

傳法院,伏乞

指揮。謹録状上。

牒件状如前。謹牒。

    煕寧六年四月十三日

三藏來坐,共依字號計巻軸預納了。官人等祿錢,一人三百文,次一人二百文,次四人各一百文,擔夫八人各五十文。各皆稱不足由,注文字示云:「太宗皇帝賜日本奝然一大藏經六千餘巻,使者、人力更無錢祿。」其日幾被召納了。今始分錢多小在人心,承諾還了。即聖秀、通事騎馬向船,申時,乘船了。擔兵士七人、雇夫一人各二度往?運物,與實錢六十文,馬二疋省分六十文了。嵩大師籠子等來船,暫間經?了。使臣劉殿直前乘住了。今朝,老典座道晃與絹疋了。保鸞下部房裝來人與錢一貫了。伏地拜之。月者給仕李行者與三百文了。雖同去張行者與二百文了。鞍一具預置照大師房了。參五臺時可用之。七時法了。經六。

  十四日 丁亥 天晴。卯一點,向傳法院參少卿許拜辭,次參大卿房,在廨院者,等行者了。次於三藏房喫粥茶黄。次參梵義大師、崇梵大師、照大師、慈濟大師房拜辭了。辰一點,出院,向乾元福聖禪院諸律師齋所,三藏同去。巳一點,到着,諸大師律師迎來拜謝,王大尉并若官一人共來,三藏合四人於一所同喫,律師惠道和尚自二人者與錢二貫。午時,與三藏還間,參 御藥許,不在之間,與侍者錢三十文,奉置辭別文字既了。三藏來船,照大師前來暫休息,辭別既了。三藏書與云:「相別不勝銷黯,除中善爲珍重,早得入京相見是所願也。」互禮拜出去了。照大師置好茶還了。嵩大師與大小師共來,點茶。行法了。經七。

  戌時,行浴堂沐浴了。實與三十文了。

  十五日 戊子 天晴。未時,嵩大師與小師等共來,使臣殿直取出酒,令飮人々了。諸人各分散了。稱先例有由,出船料梢工百文、水手二百文下給了。梢工作百文與了。未時,出船。至申時至水門頭止船,數尅逗留,官人來,□梢工捜?,依秀才同船愁見之云々。僧方官人不□,即出船。酉時,至遙務近邊止船了。嵩大師與達磨六祖壇經一帖,可送日本由示了。七時法了。經八。

  十六日 己丑 天晴。見嵩大師所持梵才三藏眞影,三藏自作偈:

 小師徳嵩寫予眞,乞讃,以偈答之。

示命丹旨,繪予之相。性本無生,客爲可状。或謂其眞,或稱爲假。眞假兩端,着何取捨。昭々靈々,識者非精。徒看毫末,鷄過滄溟。

今見眞影,實似詔同譯經三藏梵才大師,最以感歎。十鉢文殊經一見已了。極以爲貴。使臣取出酒二盞進了。今日過一百九十里,到蓑邑縣止宿。七時法了。經第一。

  十七日 庚寅 天晴。卯時,出船。千鉢文殊一見了。注出儀軌一巻,爲參五臺山修行也。以一本送日本。未時,到南宗止船,通事錢十八貫可出人尋求間也。通事得五貫水銀等云々,即及戌一點出船了。子時,至迎

  十八日 辛卯 天晴。卯時,出船。酉時,過一百里,至宿州其宅鎭應亭止宿。一百六十里今日過了。七時法了。經二。□宿止船了。七時法了。經三。今日嵩大師清書送日本新經目録了。最妙也。杏多々買來,似梅形。

  十九日 壬辰 天晴。卯時,出船。辰時,至宿州止船逗留,水手喫飯,梢工賣買云々。成尋眞影入目録,送日本,傳法院文惠大師作讃,加寫。

 日本國善惠大師寫眞讃,譯義文惠大師智普述。

稟粹日天,爲釋之賢。分燈智者,接踵奝然。皇帝饗應不異奝然,故云。觀國之光,蒙

帝之澤。幸遘良工,遽傳高格。慈相克肖,乾城妄瞻。滄海萬里,秋空一蟾。避寄皈舸,衆仰无厭。

  煕寧癸丑孟夏五日譯館西齋書

  師勤山此讃寓之卿中。

以照大師令書也。今聊目録此由緒云:「年餘六旬,旦暮難期,滄海萬里,去留無定,故圖眞影,送一室人。若聞往生極樂之日,披此眞影,念彌陀號,廻向西方矣。」記此由間,落涙難抑。今日過二百三十里,至宿州障縣宿。七時法了。經四。

  二十一日 甲午 天翳,雨不下。以通事奉都督府,即以侍人被問訊。依風不宜,今日不出船。七時法了。經六。

  二十二日 乙未 天晴。辰一點,出船,入淮河了。見浮船大橋,皆如前,不記。得順風,上帆,過九十里,至鴻澤。申時,入小河,楚州内,即曳船,過六十里,至淮陰縣。丑時,止船宿。七時法了。經七。

  二十三日 丙申 天晴。辰一點,出船。申時,過六十里,着楚州府。申三點,開閘頭,先出船數百隻間,及于酉一點入船,南門邊著船宿了。使臣本宅在此州,仍逗留。七時法了。經八。

  二十四日 丁酉 天晴。依船修理,今日逗留,徒然在南門内。午時,金山寺僧二人來,乞通惠大師冷衫料者,而依無錢,不與之。七時法了。經一。今日沐浴了。於船内所沸也。

  二十五日 戊戌 天晴。使臣殿直來,書與云:「去問來,爲發運司指揮,須管毎一閘,要船一百隻已上到一次開,如三日内,不及一百隻,第三日開,不得足,失水利。今日也是第三日,近晩必開閘,出閘使行者。」終日難行開閘,過日了。最以爲難。七時法了。經二。以張行者昨今終日,令縫七條袈裟。

  二十六日 己亥 天晴。辰一點,開閘頭,出船。梢工依請取修理船杉寺等,至午時逗留。午一點,曳綱手出船,離楚州新店上船行間,來向船有杭州監軍資庫韓寺承,住船來相看,同朱判官是他親情,將茶謁來船上點,并志與扇二十合、乳香一貼,此人會天台教,重々問答法門。離州三十五里,至平河橋宿。七時法了。經三。

  二十七日 庚子 天晴。卯時,出船。午時,至寶應縣逗留。同二點,出船。過六十里,酉時,至界百止船宿,楚揚二州界也。七時法了。經四。今日過楚州謝陽湖了。五湖之一也。廣大也。堀川西渺々也。

  二十八日 辛丑 天晴。卯一點,出船。未時,過六十里,至揚州高郵縣止船,梢工賣買,止宿了。七時法了。經五。

 二十九日 壬寅 天晴。卯時,出船。酉時,雨下。過六十里,至邵伯鎭止船宿。七時法了。經六。

  五月一日 癸卯 雨下終日。先入京上船間,在閘頭内待船入了。晩頭,入了。開第三閘,而入夜間,不出船,止宿。七時法了。經七。

  二日 甲辰 雨下。卯時,出船。午時,到着楊州府,三十六里也。爲乞船逗留。申時,知府給事中送白米三斗、酒四瓶、麺粉二斤。終日徒然過了。七時了。經八。

  三日 乙巳 天晴。新經百餘巻今夜澀濕了。曳干之間,徒送時尅。船未來間今日過了。七時法了。經一。梢工志與□轎,仍與酒一瓶了。

  四日 丙午 天晴。卯二點,以兵士四人乘轎參府,知府響應點茶湯,船召遣也。晩頭可來者,知府給事中鬢髪最皓好,人々問答本國事。次參開元寺,先禮大塔,七重石塔也。次禮頭子院,々主點茶,與院主共參寺主大師院謁,點茶兩度。依 慈覺大師往古住給寺至誠,故參拜。以參壽寧寺,廣大伽藍也。有二十六小院云々。參副僧正賜紫惟雅院,出去之間,以文字預行者了。僧判官賜紫道演同出去了,不謁。以寺僧爲指南,禮法花經石碑了。五間許立石,刻經也。誦經。大師等影壁皆損了。巳時,皈船了。兵士五人與五十文了。齋後,即出,參龍興寺,依鑒眞和尚本住寺也。先禮大佛殿,後壁收面圖繪,摩騰三藏影色黒,手持梵夾,竺法蘭色黒,手持朱軸青標紙四十二章經一巻,羅什、玄奘、惠遠、道安、道宣、慈恩等影,長八尺許,有丈六金色大佛三體并脇仕,堂内莊嚴甚妙也。次參管内僧正賜紫惠禮院,點茶兩度、湯一度,丁寧禮拜,答拜了。立王將軍安石大碑。新堂之内,有等身釋迦、文殊立像,石雲上師子背上有蓮華,普賢左雲上象立,背有經筥,十六羅漢最甚妙也。僧正出門送之,乘轎之處,切返了。大佛殿西大殿五百羅漢等身像最妙也。大佛殿後東廊十三間刻立法花經一部、維摩經、金剛殿若等文了。上造寶殿,極貴重石碑。還著船,又兵士四人與四十文了。遠々故也。申時,從府被給杭州好船,即指本船上河,著南門,依日晩,不乘移。七時法了。經二。

  五日 丁未 天晴。卯一點,乘移杭州船了。杭州牒等未來間逗留。通事依秀才錢十五貫事遲々。未時,以轎子行浴堂,沐浴了。殿直酉尅取文字來。七時法畢,經三。

  六日 戊申 雨下。辰二點,出船了。未時,過二十五里云々。故里下河宿。七時法了。經四。

  七日 己酉 雨下。卯時,通事來,僅所取錢一貫半云々,秀才遁隱了。即出船,渡揚子江堰,兵士七人來加。巳一點,入瀾州河畢,堰兵士七人與百文,梢工二百文,本兵士十人合二百文畢。巳三點,至京口堰船,當州知府送酒小三瓶,使與五十文了。未時,參府謁知府大卿,今年新任卿云々,年七十餘人也。小師五人送明州使臣三班借職王彦來會,三快宗供奉文字感了。途中使臣殊有用意由也。陳船頭舍弟永勵出文状來,有十人也。俗書等多々持來,而依無要返了。依潮乾,不越堰宿。七時法了。經五。

  八日 戊戌 天晴。殿直、嵩大師參金山寺已畢。午時,越堰,左右轆轤,牛合十六頭,依潮生也。待殿直等間,至水橋止船,殿直、嵩大師等還來,金山寺主寶覺大師務周送來日齋請,僧四人、俗二人皆送請書,而不了參由,示使長老并行者等了。別又有文字送,返事已了。請書六返畢。監潤州商税張寧來謁。依梢工食事,不出船宿了。七時法了。經六。

  九日 辛亥 雨下。巳一點,出船。酉時,過七十五里,至丹陽縣丹陽橋止宿。七時行法了。經七。兵士十人與酒一瓶畢。

 十日 壬子 天晴。卯一點,曳船。午時,過四十五里,至呂城堰,即曳船。來三點,過三十里,至奔牛堰,左右轆轤,合十六頭水牛,曳越已了。即曳船。酉時,至常州北水門留宿。七時法畢。經八。

  十一日 癸丑 天晴。常州刺史爲送金龍形張公洞去畢,在州陸路百二十里,船路九十里云々。仍謁通判郎中,點茶兩度、湯一度了。還船後,郎中送酒五瓶、麺五斤,使二人惣與五十文了。竹轎買實分三百五十文了。參府轎持兵士與二十五文了。弭節亭着船逗留。未時,出船間,梵才三藏弟子温大師來拜,常州太平興國寺住僧也。三藏申與紫衣也。示:「三藏,常州人,次少卿宣秘大師,東京雍丘縣人也者。 皇帝毎年送投金龍處,赤城山池,台州内也。杭州錢塘江、楊州楊子江等也。」成尋過三十六里,至廻林鎭止船宿。七時法了。經一。

  十二日 甲寅 天晴。卯時,出船。巳時,至落杜鎭,過三十里了。未時,過二十四里,至無錫縣,強行者流本宅,暫下船向宅了。州無錫,九十里也。又至蘇州九十里云々。無錫館驛亭逗留,船人賣買間也。未二點,出船。酉時,過二十五里,至顧墓止宿。七時法了。經二。

  十三日 乙卯 雨下。卯時,出船。申時,過六十五里,經蘇州北門緇衣亭止船宿。七時法了。經三。

 十四日 丙辰 天晴。辰時,參府謁王司勲,梢工、水手十五日食下畢,有感々々。退出間,有點茶湯,他官人次參出。今日終日依船人米請取逗留。行浴堂沐浴,々主不取僧錢,最道心者也。滿中入亭,終日休息,於店屋賢和布,持來多々也。爲充天台山々中料也。司勲依今年新任刺史,不送僧食。七時法了。經四。通事乘小船,先去杭州了。貳

  十五日 丁巳 天晴。終日徒然入緇衣亭休息,依梢工、水手食未請取也。七時法了。經五。者不出。

  十六日 戊午 天晴。巳時,出船。戌時,過六十五里,至八尺馬鋪宿。七時法了。經六。終夜甚雨。

  十七日 巳未 雨下。卯時,出船。終日曳船,過八十里,至秀州北門宿。七時法了。經七。

  十八日 庚申 天晴。辰時,參府謁郎中,兩度點茶,次湯,有送酒約束,嵩大師爲通事,殿直共參。還船後,送酒五瓶,無灰風麹新酒者,茶酒司送文,奉返牒了。巳時,出船了。過六十里,戌時,至參州内且樹驛宿。七時法了。經八。

  十九日 辛酉 卯一點,出曳船。過九十里,戌一點,杭州十八里店宿。七時法了。經一。今日未時,左右轆轤,牛合十四頭,曳越長安堰了。鹽官驛内也。

 二十日 壬戌 天晴。卯一點,出船。辰時,過十八里,至臨平賣買。次至廣嚴寺逗留,即曳船,上帆,入杭州了。過九十里,至照禮亭止船宿了。七時法了。經二。

  二十一日 癸亥 天晴。辰時,通事陳詠來,劉現、李註從日本來由,告一乘房乘船來者。乍悦迎送人處,皆船頭等相共來拜,點茶并分酒二瓶了。六船頭各一瓶,有座禪供奉、圓宗房、清水四禪師書,即披緘之處,感涙頗下。座禪被送讓位除目,并公卿召及圓宗寺法花會日記,圓宗房被送圓宗寺二會日記、竪義注記,散鬱已了。爲悦不少。兩人各被送惟新料細布一段。申時,參轉運使衙,被納文字後,依沙汰文字事等,不出會,被來爲悦者。次參知府舍人許,人々喫酒之間,不觸案内還了。七時法了。經三。

 二十二日 甲子 天晴。辰一點,參通判學士,出船中文與判,劉殿直申文也。次參通判郎中許,二人共有點茶湯。次參知府舍衙,有茶湯。行法了。經四。

  二十三日 乙丑 天晴。徒然在船。行法了。經五。

  二十四日 丙寅 雨下。行法,經六。去年渡汝船施十郎來,與酒一瓶了。扇一枚,相共來一人,劉現船海人,與扇一枚了。施十郎爲通事,去年觸事召仕故也。

  二十五日 丁卯 天晴。秀州船來,乘移已了。本躰莊嚴,雖頗花麗,年久朽損船也。行法了。經七。

  二十六日 戊辰 天晴。今年從日本將來永智上人季註於靈隱寺儲齋。辰時,行向,嵩大師并小師三人、通事,使臣殿直稱無暇由不去。出州西門,於集賢亭乘船,渡西湖 三里, 上歩頭陸經于五里間,漸向松林二寺門,宛如天台十里松門。次至靈隱寺,堂々莊嚴,不可思議,奇巖怪石,異於他處。中天竺靈鷲山一小嶺飛來峰,北面造靈隱寺,南面造天竺寺也。山似飛來,山洞數處,奇秀絶異也。先參寺主慈覺大師賜紫雲知房,重々宿處,花美殊勝,即點茶了。自引將西軒,夏凉遊戲亭也。上長押打數十詩板,一兩書取之。

 靈隱寺飛來峰  知軍州事 祖 無擇

林梢葱倩拂晴暉,岩竇玲瓏寒霧。共言當日是飛來,只恐多年却飛去。

    煕寧元年八月二十日

 靈隱寺西軒 廣陵陳良

好嶺來從天外飛,檻前重疊覽幽奇。龍廻曉洞山先澗,風入秋林桂不知。寒王噴泉僧定後,半規留景客歸時。尋勝到此迷眞境,屐齒盤桓忍暫移。

  嘉祐辛丑夏五月書

留題 靈隱長者方丈西軒 大常愽士許敏

灑然危搆絶風埃,疊?周環萬象□。聳壑喬松千□,當軒靈鷲一峰來。頽陽苒々尋窓下,飛溜潺々遶舍廻。今日偸閑出城市,欄邊欲去更徘徊。

纔書此一兩,拜院々堂々了。着齋座,有錢五百文,四人三百、二百、一百云々。以向浴堂,極潔淨也。次參天竺寺,々主房百餘人學問天台教。管内僧正海月大師惠辨問:「仁王疏有無?」答云:「四巻疏紛失了。有天台一巻疏,三巻章安私記,金剛般若疏非天台疏由示之。」答天台疏由了。僧引將見山洞臥龍石,實似飛來。次見葛仙公?丹泉,水極清凉,飮之成藥云々,人々飮之。拜五百羅漢、八祖堂等了。僧正儲仙菓茶,船頭等皆喫了。山委曲皆在碑文,因之乞僧止,明日可送由約了。於長老西軒,聞法僧鳥聲數度,飛來岑鳴鳥也。次參敕興聖院,見靈鷲山洞,廣大如五六間屋母,右埼造付十六羅漢、種々佛像等,奇怪洞也。未時,還船。於西湖船,船頭等喫酒菓等。申時,還通江橋大船了。行法了。經八。

  二十七日 己巳 天晴。辰一點,天竺寺僧正使來,被送碑文一張,感喜無極。僧正消息如右:

惠辨啓,昨辰蒙

道馭臨山寺,幸奉

慈相,但愧

迎候疎漏,本 擬侵晨請

謝,忽値二三官員入寺宿霄,故不及至,容別擇日

上謁。所索飛來峰事碑,只有陸島漸二寺碑,略指出端由,令封咨呈

座右,留之。不宣。住天竺寺 慧辭

日本傳燈善惠大師 侍者

劉現船頭來,與鍮石匙箸各二具了。來日可來,赴靈隱寺由也。以永智供奉匙箸各二具,送李註船頭許了。行法了。經一。

  二十八日 庚午 天晴。辰二點,向靈隱寺,嵩大師、三人小師同去。於西湖乘船,先參天竺寺僧正,昨日出去者,善妙大師出來點茶,以橋上塔院拜禮了。處々喫茶四箇度。巳時,向靈隱寺,劉?都綱齋,謁慈覺大師,沐浴了。申時,歸船了。昨日申轉運使,新船在閘頭由陳一郎告之。行法了。經二。

  二十九日 辛未 天晴。向新船許乘船了。使臣別船最好也。使臣職方恩不可思議也。未時,雨下,本船極漏由云々,新經早渡後雨下,感々。莊嚴法花壇始終了。經三。

  三十日 壬申 雨下。坐禪返事付劉都綱了。肥前々司消息同付了。行法了。經四。張行者與通事口論放言,仍出船了。頗非常行者也。

  六月一日 癸酉 天晴。爲申船悦,參轉運使衙,奉謁了。有茶湯。嵩大師來告:「張行者事,不足言也。」又殿直同來示不承引,但於在殿直船,不可制止由了。行法了。經五。開閘頭,出船了。大卿 舒州守也。恐風不出船,殿直同不出,實出船了。風止。

 二日 甲戌 天晴。船在閘頭外口,依人々恐風,同梢工不出也。以止風由示大卿、殿直、梢工等畢。午時,潮生,即出船,渡錢塘江了。大卿、舒州都督白地尚明州也。殿直同渡了。但殿直船被曳,潮不入河,船居木上傾水入,雜物皆取上云々,人々訪見事了。大卿以使被示無風渡了由,潮乾,不開閘,閘外止船了。行法了。經六。

  三日 乙亥 天晴。卯時,開閘,入船,即曳船,至州北門外宿。殿直船不見。行法了。經七。

  四日 丙子 天晴。卯時,出船。入州内了。待殿直,申時來着,即共參府,有茶湯,學士好人也。不出船止了。行法了。經八。

  五日 丁丑 天晴。卯二點,出船。一船曳進。申時,至東關,於天花院前暫止船。酉時,曳船至堰了。行法了。經一。

  六日 戊寅 天晴。辰一點,以牛十二頭曳越船,堰司來沙汰,出兵士七人乘,今渡曹娥江已了。殿直船聞渡江了。午時,至蔡山頭路邊,有好泉造亭,酌入船已了。從江過四十八里,至上虞縣初等慈寺前宿。行法了。經二。人々入寺浴堂沐了。

  七日 己卯 天晴。卯一點,出船。過十二里,至餘姚江。辰二點,以牛十六頭曳越堰頭了。自曹娥堰至餘姚堰五十里也。午時,入餘姚縣界内,皆越州縣也。申時,從堰過六十里,至餘姚縣,廣大縣也。大伽藍多々也。至龍泉寺大門前視風亭止船休息。亥時,出船。丑時,過六十里,至熟山江邊宿。行法了。經三。

  八日 庚辰 天晴。辰時,出船。依風迎吹,不能遠去,過餘姚縣,入明州界了宿。行法了。經四。

  九日 辛巳 天晴。過六十里,至明州北門前宿了。行法了。經五。

  十日 壬午 天晴。至州前,即參府學士,用意最多,即安下廣惠禪院。知府送第一碩麺一石、法酒十瓶,從船雜物運取了。以酒三瓶與梢工、兵士等了。通事三瓶取了。沐浴了。

  十一日 癸未 天晴。卯時,參通判許,夜前後,孫吉船五人來由申了。但定海縣可送日本船由,可被賜下文申了。使臣殿直來,與殿直酒食。沐浴了。通事陳詠於京蒙 聖旨,孫吉先賜奉國軍牒,如此相論。今日未下定海縣船,明日相定五人僧可下定海也。自沐浴了。

  十二日 甲申 天晴。卯時,陳詠來,相定新譯經、佛像等,買船可預送,并賜預 太宗皇帝志送 日本御筆文書,至于物實者,入孫吉船了。五人相共今日乘孫吉船渡了。

善惠大師賜紫成尋記

[乙酉仲冬念七日友野?石川濟校]

參天台五臺山記巻第八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