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Novels

出轨


我按我的想法写,你用你的智慧读...

 

出轨

 

认识她是一个巧合,大约是在20015月中旬,那时马上进入大四,面对就业的渺茫,一想起还没有过去的英语四级就心烦。我一闹心就爱逛街,女朋友则恰恰相反。没人陪就自己转,在远大JASONWOOD看中了一套休闲服,是情侣装中的男装,数数钱包里的花花纸,只好先买下男装,女装下回来再说吧。由于换季打折,有好多年轻人。队伍虽然不长,但时间足够我色一色美女了,排在我前面的女生估计得有170cm。到她了,她交完钱转身离开时我不由的往前一步来到款台,没有看到她正脸,但侧脸足以说明是个美人坯子。取完服装直接就穿上了,心情也好多了。JASONWOOD总共有两个试衣间,并排的。我从里面出来发现她也从另一间出来,竟穿着与我相配套的女装,在她的目光快要落到我脸上时,我赶紧扭向一旁,即发现好多顾客正看着我俩,好多眼睛正盯着我的脸,我又转向她,四目相抵,我又瞅镜子。我还是比较有自控力的,瞬间冷静下来,向她微微一笑,“好巧啊”。她冲我一笑,拎起试衣间里的服装袋转身走了。我收拾一下,装作镇静的样子也走了。不过我走出JASONWOOD柜区的时候,她已经没影了。肚子饿了,出了远大过街去吃KFC,端着一个汉堡一杯可乐来回巡逻哪里有位子,突然发现她也在端着东西找地方。我一不做二不休,悄悄挤了过去,“又碰到你了,一个人么?”

“嘿,是你啊!”她很惊讶。

身旁一对情侣刚好吃完,留下两个空位。虽然她没有回答我她是否是一个人,但答案已经写在她脸上。

“一起坐这里吃,不介意吧”,我试探地问。

“好啊”,她也用东北人大大咧咧的语气回答。

她也是汉堡+可乐!

现在可以好好打量她一下了,眉毛修过,眼皮是双层的,大眼睛但有点暗淡,有点塌鼻梁,嘴小巧。单独看没什么特殊的,但往这张小细脸上一摆,一个不折不扣的尤物。我一边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近乎,一边想象电影小说里的情节。老子今天也有这么一遭艳遇!闲扯了半天,东西也在风卷残云中精光。看看表,下午四点半了。干脆今儿个就冒着跪洗衣板的危险‘泡马子’。

吃晚饭的借口是不行了,面对我去蹦迪的邀请,她看看表,又看了一下手机就接受了。我暗暗叫好。打车来到中央大街的一家迪厅,要了四瓶蓝带,这是我仅有的了,估计一会得坐106公交了。四瓶下去,在酒精作用下,她搂着我跳。跳完她还要酒喝。我先是劝她不要喝了,她不干,我只好如实告诉她我没有钱了。她冲我哈哈笑,酒气一下一下打在我脸上。她说一看我就是学生,兜里没几个子还想泡妞,她就想看看我能装到什么时候。她打开钱包,买了一打嘉士伯。后来又买了多少我记不清了,反正从迪厅出来时,她吐了,我也吐了,我俩就互相抱着在中央大街上晃。她咧着嘴哈哈地问,上哪住去。我说不知道,公交早没有了吧。她一听我提公交,笑的就更厉害了,她指了指前面,“去那吧。“

她说的地方是马迭尔宾馆,用我的身份证开了个标间。在总台我才知道已经半夜一点多了。进了房间她让服务生放完水再走,服务生对我们这样的人一定是见怪不怪了,没多看我俩第二眼,放完水还不忘推了推快睡着的我俩。听见房门‘砰’地关上的声音,我俩似乎又清醒了点,我几下就除去了所有衣服,并开始帮她往下扯。澡没洗,而是和她抱在一起倒在床上。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我没戴安全套就直接“交待”在她体内了。

第二天醒来时,她还在睡。随着我坐起来的动作,她也醒了。我又躺下去,手慢慢掀开被子,仔细看这个一丝不挂躺在我身边的女人。皮肤白皙,乳房有点小,但很坚挺,再往下摸时她按住了我的手。我俩谁都什么也没说。我又翻到她身上,快要“交待”时我问她要不要。她告诉我她想怀孕!看着我有点发傻的表情,她又告诉了我关于她的许多事情。

她就是在我们学校毕业的,99级的。她刚上大学时就梦想出国,但家里没有那份力量,大四时找工作到了一家私企做销售主管,本来一切很平常,后来董事长从香港来哈开会,她在会上作业务报告。散会后吃饭,哈分公司总经理让她坐在董事长身边,因为她漂亮。她说董事长很风趣,快50的人了看起来也就40不到。在后来,她辞职作了董事长专职情妇,因为董事长答应她要送她出国,并说可能的话会娶她。她说,在大学也没少看类似的文章,知道事情没想象的那么好,但一旦自己赶上了,也就陷进去了。一年多过去了,那个男人(董事长)给了她许多钱,也够出国了,但她又不想出去了,因为她已经感觉不到刚走出大学校门的那份激情了。她说,每个月那个男人回哈一次,开始还很温存,但是后来几乎就是拿她在发泄。我问他,那个男人不是要娶你么?她说他们今年年初结的婚,但那个男人说大操大办影响不好再加上他岁数也大了,就旅游结婚吧。照了婚纱照,去新加坡玩了一趟,领了结婚证。我说这一切不挺好的么,你为什么?我没把话说完,她知道我想说为什么还和我上床.她哭了,她说这哪像是结婚,哪有夫妻一月见一次的,哪有女婿不见丈人,儿媳不见公婆的.她怀疑他在外面说不定还有多少个女人.我一下子想起一句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她说他在这钢铁城市中活得太累,太空虚.我摸着她那对尤物,磕磕巴巴地问:

“那你和多少男人上过床了?

她当时很生气,但没打我(在我预料中是有一记耳光的),她穿上衣服,临出门时说:”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人,我觉得你很纯,也很有朝气,加上昨天喝多了,我没有怪你,就当是做梦吧.”我追了出去,把她抱回来,向她道歉.也许是她长得很美丽的缘故吧,其中还有男人天生爱美女的因素在吧,我也喜欢上她了.出了宾馆,她说你回学校上课吧.她把手机号码留给我,并答应我晚上和我一起吃饭的要求.

回到学校,面对女朋友昨晚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等一堆问题,我没心思回答,也不想回答.用准备好的QQ 糖搞定了她.下午下了课,女朋友拦住我,“干嘛去?

“啊--,我去趟中央红(一个超市)。“

“我也去,今晚我家没人。”

“噢…”

“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你怎么天天跟个老太太似的,嬷嬷叨叨的.

“我跟你说我家没人呢。”

“我听见了,我不是捉摸晚上吃什么嘛”,我突然回过神,可别让女朋友感觉出什么不对劲,毕竟是自己未来的老婆,而‘她’随时都会飞的。

晚上我没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打来。和女朋友做爱时,怎么也找不到昨晚的感觉,快要”交待”时,女朋友又提醒我把套套戴上。

又过了一天,女友被她同寝的叫出去玩了,在寝室闲着没事干,试着拨了她的电话。

“喂?”

“阿--,我是--,我是刚子。“(她看过我身份证)

“啊,你,什么事么?”

“我想问你晚上有空么?前些天忙着毕业论文没联系你…”

         “你来吧”,她告诉了我她家地址,让我自己打车过去。

          一进屋,就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搂着一个年轻女孩的结婚照。

        “这就是他?”我问。

        “对,是他”她很直接地回答。

         吃饭,做爱。她还是坚持不“穿雨衣”。

         她让我叫她雅。

        我似乎迷恋上了和她做爱,每次去她家,都是先做一次,再干别的,晚上再做。而和女友,正如女友说的‘她只喜欢和我躺在一起的感觉,做爱只是为了满足我’,我减少了和女友做爱的次数。同时也减少了躺在一起的次数,增加的,是她对我的疑虑和我的不安与自责。

         我奔波于女友、雅、论文。直到有一天,她打来电话时我正上课,我钻到桌子下小声地和她说我上课呢。那边,她在哭,让我无论干什么都要立刻到她那去。

         到了她家,她已经不哭了,是苦累了哭不动了。她告诉我,她刚才去公安局办户口变更时发现结婚证是假的。我说,那不是你领的么。她说是那个男人领的。晚上我打了一个多小时长途,把南京的哥们弄的晕头转向,因为我似乎什么话也没有,就是不让他挂电话。估计应该欠费了,我挂了,查了一下费,没停,再打1860,再查,停了。女友这次怎么打我就装作不知道停机了。反正5点以后交不了费,她去交也没用。

         晚上她主动要求做爱,她在上面,很剧烈。有几次我都疼了,她似乎不是在做爱,是在发泄。男人可以拿女人的下体发泄,女人同样也可以。

        她和那个男人后来又发生什么,她没对我说,我也没问。

       我仍就在女友、雅、论文间转。

       后来我毕业了,我没告诉雅,我进了那个男人的公司。

       我往返于家、雅、公司间。

       每月我去雅那里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也成了一次。

       雅说她每月只有两天,一天是我,一天是他。

       我要结婚了,新娘是女友,当我把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很镇静,缓缓地说:“祝福你”。那天晚上做爱时,她说她三个月没来例假了,恐怕怀孕了。是谁的孩子,她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以为是他的。第二天醒来,我说我要娶你,雅。不管孩子是谁的,我会爱那个孩子。雅说她不会结婚了,她在联系出国,她从那个男人那要够了足以生活一辈子的钱。

        再后来我忙于筹备婚礼,就在婚礼的前一个星期,我想起了雅,快一个月没去了,我来到她家。她不在。她手机关机,到了晚上她还没有消息,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在卧室的床上我发现一封信。信的内容很长,记述了我们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在她坚强的外表下,竟是一个如此脆弱的躯体。她说她去加拿大了,孩子会在那生下来。她还说,那个男人不知道她去哪,也不让我告诉那个男人。末了,她写了整整一页纸的字,整整一页的“我爱你”。信封下是房产证、购车证和一纸公证,证明这房子和车都过户给我。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直到失去时,我才发现我竟也陷入了这场爱情游戏,还那么深。

        房子我没有卖,也不会过户,永远是雅的,这就是我们永远的家。车子我卖了,钱也以雅的名字存在银行。

        结婚那天,我收到一张数额不小的汇款单,来自加拿大,附言里告诉我,这个地址是假的,不要让我回邮。我还是回了,但过了一个月真就打回来了,说该地址无效。

       再后来,我收到一封EMAIL,是她的。她告诉我孩子顺利生下来了。是个男孩。还有一张孩子照片,她没说孩子是谁的,我把照片作了桌面。

         老婆后来看见时喊了一句,老公,你小时候真可爱。

         我还是每个月去那个房子住一天,打扫一下房子,重新叠叠她留下的衣服。

        白天我就坐在她刚毕业时作的那间办公室,我刚刚升为销售经理。过几天,那个男人会来哈开会,而我将是给他做报告的。

        偶然在深夜我会醒来,站在阳台上向着加国的方向,我回想起她的信,她说她听我说过一句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所以她不会和我结婚更不会再让任何男人接近。我很自责,为什么当初没把话说完—“没有婚姻的爱情,却意味着死后的灵魂没有一个栖息之所”。

         远方的星空漂过一丝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