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左轮枪:对一个旧中国工人的一篇通讯的读后记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来源: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580&extra=page%3D1

对一个旧中国工人的一篇通讯的读后记

 

红色左轮枪
发表于 2008-1-5 20:30  新青年论坛

 

在读这位名叫方顺的工人的通讯的时候,会发现此文很多地方有些语句不通,不过我却觉得比起某些大人物大学者的大作,这篇通讯读起来更加让我愉悦。这篇通讯告诉我们的事情,不正是阶级斗争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表现吗?
   
尤其是他说到第五件冲突的事情,这样写到:

  “这次和卫兵大战虽因一件小事发生,可是正因为厂主利用这一些卫兵专来压迫工友,这次行动正是反抗压迫的表现。他们每次上下厂都要经这些卫兵检查搜腰,这正是积愤所致,。。。。。。。一部分工友打算冲进厂去,抢出枪炮和他们作战。。。。。。虽然是和卫兵冲突,可是也就算和资本家厂主军阀国民党冲突,因为他们派下来这些卫兵专来压迫我们的,这次和他打了一架,也就是表现我们工友不受他这压迫。”

  “我现在更觉着今天打架的卫兵.他也是受苦人出身,不过受大老爷几个钱,就替他们拼死命,假若他能掉过枪来一个兵变,跟我们一块干,不是不失和气同享快乐么?我们大家工友唤起他们来反对官长一同来干岂不好吗?”


  表面只是因为看热闹才爆发了冲突,实际原因是工人长期同卫兵的积怨所至,而最根本的原因,不正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长期的矛盾积累所至么?这些工厂卫兵,实际上就是资产阶级镇压剥削工人的暴力工具,和这些的卫兵冲突,正是工人阶级反抗有产者的暴力压迫。看到他说自己写这篇件事时“高兴的乱跳”,我在打字时候居然也跟着“高兴的乱跳”起来。

  非常可贵的是,他还认识到,这些卫兵实际上都是穷苦人出身,说到底其实就是同一个阶级的人,只是受老板们收买,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阶级,而这些本来是同一个阶级而因一些原因暂时站到了自己阶级对立面的人是应该要去争取过来的。作为阶级统治暴力工具的军队,并非铁板一块!在历次革命洪流中,不也是有无数下层官兵被卷入了革命浪潮,进而支持革命(实际上就是支持自身的阶级)吗?

  不仅如此,他还初步认识到工人阶级自身组织和武装的重要性和阶级斗争的真正方向所在。

  “可惜我们工友没有好的团体,不然也许今天晚上就干起来了。我觉着目前我们大家工友要立即团结起来,成立真正代表兵工厂工人利益的工会,要我们自己选举最勇敢的工友当领袖,要成立我们工人纠察队,我们自己就是会使枪炮,.... 成立工农兵士代表政府。”

  这几条,不正是工人革命的工具和手段吗?“好的团体”,正是工人阶级的革命组织。“勇敢的工友”,可以等于革命工人中的先锋人物。“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绝非那些搞劳资调和的黄色工会。“工人纠察队”,更不用说了,工人阶级的武装暴力工具!用革命暴力砸碎旧的机器机器,成立新的统治机器“工兵农兵士代表政府”!当然,要炼造出革命工人的团体和成立工人武装甚至夺取政权的事情,绝非某天晚上的猛然爆发就能做到的,这首先需要无产阶级在日常的点滴斗争中积累和锻造壮大武装自己。(就拿俄国十月革命来说,1917年11月7日的那场“猛然爆发”的前提,是千千万万革命工人和列宁党长期的斗争和准备并遭遇历史进程的转折点所诞生的,两者条件缺一不可。)尤其是1930年那段时间,盲目举行暴动只会让刚刚从挫折中恢复过来的中国城市工人阶级的革命力量再次遭受重创!不过能认识到斗争的真正方向,明白工人武装政权的重要,这比那些黄色改良分子了不起千倍。因为对于无产阶级来说,真正落实民主改良的前提是建立工人武装政权。历史的教训多次告诉我们,没有工人武装政权这个革命暴力机关作为坚实保障,任何改良都是靠不住的!
  
  工人阶级对革命的倾向首先来源于自身对生活认识感受,而非先入为主接受了某种高超理论的灌输。工人方顺所在的工厂的工友,并不是因为接受了伟人理论的教诲才开始斗争。而是社会环境的压迫,迫使他们自发地显露出了斗争的势头,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一个科学的理论和先锋队伍,给予他们一些理论和路线的点拨,想必会如同化学反应一般,加深斗争的威力。和同乡的共产党员一夜的谈话,都能把他说得“心花怒开,高兴已极”,这正是因为革命的理论和工人对社会生活的认识产生了共鸣。没有这样的共鸣,再完美无缺的革命理论,在工人阶级的斗争中都起不了作用。

  在阶级斗争中,每个工人都是一部或好或坏的教科书。看起来,这个名叫方顺的七十几年前的工人的阶级斗争觉悟,放到当今的社会算是相当之高了。

    个人感想,欢迎大家飞砖头。



附:

轰轰烈烈的太原兵工厂工人斗争

太原兵工厂通讯
   
红旗记者:我是太原兵工厂野炮(即重炮)厂中的一个工徒,生在山西北路,因为家贫跑出来当兵。又从兵营中开小差来到这里受苦,在初入厂时,听说兵工厂是怎样好,怎样很挣钱,可是到这里来,才知道上了当了!在这早晨六点钟就要上厂晚五点多钟才能下厂,在厂里被机器油熏得头痛眼花,出来累得腰痛背酸,寸步难行了。虽然如此,可是我这回遇到救星了,遇到我的一个同乡,他是共产党,我和他同住,他只和我谈了一夜,他说我们工人怎样痛苦,应该怎样解除痛苦才能使天下太平,永享快乐。真是把我说得心花怒开,高兴已极。他给了两张你们贵报社出的红旗报,我看了以后,知道各地的受苦兄弟都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打着红旗,高呼口号,一致向帝国主义、资本家、国民党、豪绅、地土、军阀进攻.现在我把这大半月来看见我们厂内的消息报告贵社,请你们看看修改发表。
   
我们厂里自八月一号以来,我看见的受苦兄弟闹的事,一共五次,算今天晚上下工时的一场大战,闹得更是厉害,当时我也参加了一下,真是千载不遇的痛快事。我现在把每件事都写出,你瞧吧!
   
第一件就是八月二号炮弹厂反对自备刀锯,反对罚包工的停工三点钟的斗争。自从阎老西前方失利以来,他向我们工人的压迫真是无往而不厉害,旁的不说,单说炮弹厂,TMD定了一份新厂规,说什么从八月一号起,工人要自备刀锯,因为用公家的刀锯大家都不大爱惜,另外如有不加工者,还要罚包工。炮弹厂的工作从来就紧,从前每件作工可以挣三分钱,现在只挣下二分半。TMD还定这要人命的新厂规。头天晚上,大家工友就在小饭铺商议,一致赞成上厂不动手,非等厂主取消新厂规不作工。第二天果然大家进了厂都怠工起来了,谁个也不去拿机器,只是在谈天,直等了三点多钟,监工也来了,问为什么大家不作工,大家都不应他。当时就有一个最勇敢的兄弟,他开口说,我们今天不作工是为着反对自备刀锯,反对罚包工,只要厂主取消了我就干。可是没等话完就挨了监工两个嘴巴,与时就拉出厂去了,其余的工友,在压迫之下,不得已忍痛动工了,这一回算是失败了。可是现在假如工友因事不能进厂,工头代告个假到也没有罚的,这是厂里害怕继续斗争的表现。
   
第二件是炮厂的事,有一天晚上天下大雨,可是厂主说五点三刻要加工,工人不准出厂,工人当时不愿意,一定要出厂,结果到六点,一个都没去上工,笫二天也没有罚工,这一回算是胜利了。
   
第三件是枪厂,也因打连工,从下午一点上工,一直到八点,工人不愿意,七点半就都收拾家伙,打算出厂。当时监工来了,问为什么这样早就收拾家伙了,大家也不理他。都向他起哄,于是他就满处转,想找为首的,不料有几个胆小的工友看见抓人就呀着往外跑,被监工看见,以为他们就是为首的,于是就把他们抓住打了几下。可是厂内工友顺这个机会,都一哄出厂了,按规矩早下五分钟就要罚工,又要挨打,可是这会早下半点钟,厂里也无可如何。   
   
笫四件就不同了。这是上个礼拜的事(八月十七日),兵工厂后面山上,有很多的煤窑。我们每天烧的煤都是那里出的,煤窑里边工人最苦的事是背煤,从窑岔里背煤出来(这些煤窑都是手开.没有机器开车),岔洞子很低,路也滑,非常难走,人必待弯着腰走.才能把煤背出来。凡是背煤的都活不上大年纪,只要闹上两三年,就背断腰折, 一命呜呼了,因此这些工作谁个都不意去干。窑主无法.只有买死背煤的,就是开始用钱骗那最蠢的人上山背窑,进窑以后,就永无出窖之日,成天到晚在岔洞里来回跑,死了骨头也埋洞里。每天是背上一百多斤重的煤块。非等到星出齐不准出洞睡觉。并且工头又拿着皮鞭子,背少了就要打。真
是非人的生活。我们厂里有一位南路工友,因为受厂里压迫不干了,跑出厂外就被煤窖骗去背煤,闹了半年之久,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大礼拜的头天晚上下工才偷着从煤洞里跑出来。一直跑到兵工厂,走到兵工厂路上就跌倒了(大约因为累得太厉害),第二天早晨被走路的工友看见,问为什么睡倒这里。他把那里情形诉说了一番,当时就激动了好多工友。他们说我们不去救那里工友,那不是让那些工友永无出头之日吗。立时约了两百多人,拿斧头棍子,打上山去,到山上遇见窑主就要动打,可是被他花言消下去了怒气。算是送了那个逃出的工友几十块钱,于是大家都回去了。可是没走半里路又被那个工友赶上了,他说你们为的来救人,为什么又回去了呢,我情愿不要这钱,要请你们把里面工友都救出来。当时大家又回上山去,可是窑主先生早去了,只剩工头,他们立逼工头把人完全放出,否则要活埋他,工头被这一威吓,当时就全窖里工人都放出来,于是就把窖主先生的白面粮食.被褥衣服全分给这点工友了,这一场是欢天喜地大胜而回。
  
第五件就是今天晚上.真是我现在在写这东西时还高兴的乱跳.今天五点下工时.工厂大门两个人打架,大门口台阶上站了很多工人在那里看热闹,可是厂里的卫兵,不准工人站在台阶上,于是就有少数人首先冲突起来,那个卫兵就把刺刀按在枪上,预备要刺反抗他的人。过一来可是把全体工友都激怒了,当时就听一声喊打,全体动手起来,厂里面当时就出来两连卫兵来和工友交战。这边工友大约有三千多人,把兵工厂包围了半点多钟,两下互用石子交战,持棍冲锋,但是工友虽多,没有组织,卫兵打急就要开枪,才把工友吓跑。可是厂内立刻戒严,不准上晚工。这次和卫兵大战虽因一件小事发生,可是正因为厂主利用这一些卫兵专来压迫工友,这次行动正是反抗压迫的表现。他们每次上下厂都要经这些卫兵检查搜腰,这正是积愤所致,据说有一部分工友已向大家工友商议,预备提出反对厂内设置卫兵,反对
替军阀造炮火压迫自己,反对军阀混战。
   
这五件都是半月多我亲眼看见亲自听见的事,当然看不见听不见的还不知有多少,不过这些大小斗争有的失败,有的得胜利,却正是看出我们工友无日不和压迫我们的资本家走狗作战,尤其是今天晚上的事,真是血战肉搏,虽然是和卫兵冲突,可是也就算和资本家厂主军阀国民党冲突,因为他们派下来这些卫兵专来压迫我们的,这次和他打了一架,也就是表现我们工友不受他这压迫,并且当时还有一部分工友打算冲进厂去,抢出枪炮和他们作战,这一斗争,真是有很大的政治意义。正是我们大家工友准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的演习。可惜我们工友没有好的团体,不然也许今天晚上就干起来了。我觉着目前我们大家工友要立即团结起来,成立真正代表兵工厂工人利益的工会,要我们自己选举最勇敢的工友当领袖,要成立我们工人纠察队,我们自己就是会使枪炮,我们要同南方长沙北方保定一样打起红旗,占领太原,成立工农兵士代表政府,杀尽这些不共戴天的资本家、国民党、军阀、豪绅、地主,赶走帝国主义,那时我们穷人立了天下,真是快活极了!你想一个太原共有十二万多人,只有两团兵,我们兵工厂一共有一万八千人(连起自己家庭就有四五万)。假若大家都团结起来,拿起自己造出刀枪干起来,太原岂不垂手而得,山西各地能不望风响应!我现在更觉着今天打架的卫兵.他也是受苦人出身,不过受大老爷几个钱,就替他们拼死命,假若他能掉过枪来一个兵变,跟我们一块干,不是不失和气同享快乐么?我们大家工友唤起他们来反对官长一同来干岂不好吗?
   
红旗记者:我已经写上几千字了,明天还得进厂受罪,只得暂时停笔吧!请你们替我改错。

顺此
敬祝

革命快乐!
  
工人方顺敬上
  8月25日12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