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用青春作代价——色戒观后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来源: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601&extra=page%3D1

后附红草与Deleted的同主题相关讨论

用青春作代价——色戒观后

 

Deleted
发表于 2008-1-16 18:18  新青年论坛

 

有一天,你会背上顶了枪,跪倒在南山矿场的崖边吗?

当历史大事件发生的时候,当旧有的那看似稳固平静、墨守成规、一成不变、无聊透顶的权力结构和游戏规则,在一时间崩坍溃散了之后,我们个人该做些什么?有的人是去嫖,有的人只想出了国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有的人心里装着的满是家事,有的人却想死了要去做个英雄!这些人,这些念想,在历史大事件没有发生,社会危机没有到来的时候,不就一直存在着的吗?他们就在我们的身边,他们就是我们自己!
邝裕民想做个抗日的英雄,跟着他一起的几个男生也都想做,只不过有的胆大些的,就显得坚决些;有的胆小的,就未免有些畏缩不敢前了。但在一个盲动的小集体里,年轻人躁动的心又怎么可能听任自己的胆量去决断呢!邝裕民无疑是最坚决的一个,虽然他也和他的同学们一样的嫩!在香港的假期游戏结束之后,被重庆方面的特务机关相中的他,内心里应该是激动的吧?那时,他会想,他的为了家国天下,为了民族兴亡的一片赤诚之心总算得到回应了吧?就像在小剧场里的演出一样,就像在校舍的回廊里斥责布尔乔亚的戏剧一样。做个英雄,然后呢?往上
爬!他要的不过是朋友的夸赞,旁人的羡慕,用青春的代价换取晋身的阶梯。年轻时候的老易,未始不也是怀着一颗赤诚之心。饮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呢!在他的书房里,书桌前的那面墙上,右手边挂着大幅的中山像,左下挂着的镜框要小很多,是他年轻时的军装照。可已身为汪政府部长的他,在见到曾经党校里的同学的时候,少年时的豪迈却已是化作了满眼的暴戾。他只要升官就好,哪还管是跟着蒋中正,还是跟着汪精卫!哪还管是为了什么自由平等博爱,还是为了亚细亚人统治的亚细亚!

王佳芝的付出是不值的吧?可有什么值不值呢!换了是和平时期,她又一定能和邝同学金童玉女吗?
“三年前,其实你可以的。”人生总是由遗憾来构筑,太过执着的人注定了不能了无遗憾地撒手而去,更何况是在那阴森可怖的南山矿场的悬崖边!三年前的邝同学心里也许有她,不过那地位未必就及得过要做大英雄的梦想。

看了电影回来,再把张爱玲的小说找来看了,细腻而琐碎,和电影一样(没有看完)。
写了这么些废话,其实只想说,当有一天,你会背上顶了枪,跪倒在南山矿场的崖边吗?如果有那一天,你希望你是为了什么,而在那一刻出现在那一地的?
为了国家民族?
为了一厢情愿,抑或是两厢情愿的爱情?
你愿意用你的青春作代价来换得什么?


快乐的小车夫,车把上插着的小风车,那是属于一无所有者的快乐。
他不懂什么叫布尔乔亚的戏剧,他不想做什么抗日的大英雄,不过要是把他放在小剧场里,他也还是会喊上一句“中国不会亡”。但他体会不到邝同学要作英雄的冲动,也想不透王同学的付出所为何来。但如果有一天,他背上顶了枪,跪倒在南山矿场的崖边,他一定是清楚地知道,他为了什么而在那一刻出现在那一地!当然,他也会怕死。但他只要是能好好的活着,自然是不会去寻死的。
 
 
 
红草
发表于 2008-1-28 16:30
 
引用:
原帖由 deleted 于 2008-1-16 18:18 发表


快乐的小车夫,车把上插着的小风车,那是属于一无所有者的快乐。

他不懂什么叫布尔乔亚的戏剧,他不想做什么抗日的大英雄,不过要是把他放在小剧场里,他也还是会喊上一句“中国不会亡”。但他体会不到邝同学要作英雄的冲动,也想不透王同学的付出所为何来。但如果有一天,他背上顶了枪,跪倒在南山矿场的崖边,他一定是清楚地知道,他为了什么而在那一刻出现在那一地!当然,他也会怕死。但他只要是能好好的活着,自然是不会去寻死的。
 
你的观后简短但独到。那个年轻车夫和车上的小风车我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很回味。至少说明了普通底层工人与家国大人们的明显不同。但这段话对无产者心理的分析预测我有些意见,我是觉得你写得太含蓄了,或许还有些误解。

邝同学走上爱国路,是不是想做英雄,这一点很难说。但我相信相当一部分爱国学生走进民族主义运动不只是因为想出人头地和获得某种物质利益,更是因为自己的空虚迷茫无知恐惧心理困境和希望得到某种救赎拯救,正如我的观后感中对青年群体的那些“心理分析”。

底层工人人力车夫在小剧场里会不会跟着高喊“中国不能亡”?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况且这里存在一个前提:小老百姓们根本就没闲心、没雅兴、没精力、没金钱、没时间去看话剧,我觉得那个年代能去、会去看大学生话剧(即使是爱国话剧)的主要还是知识阶层,这样看更现实些吧!

你说爱国工人可能也会被送上刑场,但他不会像小资和青年们那样迷茫,他会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死。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你这样写出来,读者可能往往是看不懂的。应该明确地指出来,爱国工人虽然也会把爱国作为一种口号和名义,但他之所以献身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利益,他是把自己受压迫受剥削的社会阶级根源归咎于民族压迫了,但他们本身的爱国抗争牺牲在现实意义上是可以理解的(而不是像爱国学生那样死也不得其所)。你说“当然,他(无产者)也会怕死。但他只要是能好好的活着,自然是不会去寻死的”。这我非常赞同。
 
 
 
deleted
发表于 2008-1-28 17:40
 
邝同学是不是想着要去做英雄?   我是一直把邝同学当成是我们自己来看的,他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他, 当我们还不是一个托的时候,我们做一些冲动的事情,那时候心底里,不是一种英雄情结在作怪吗  ?
另外,我也没有说他“想出人头地和获得某种物质利益”,电影里也没有直接表现他出人头地了,或者换得了某种物质利益,而是说他被重庆的特务机关招收了。很明白,这样的人,做那样的事,很大程度上他要的就是现有权力结构的认可,或者说是父辈的认可。
把小车夫扔到剧场里,他受周围的氛围的影响,是会响口号的。你也说了,“爱国工人虽然也会把爱国作为一种口号和名义”。

工人革命者,出于为生存而作的牺牲,和小资青年的为理想(这种理想,可以是为国家民族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可以是为了工人革命)而作的牺牲,有着本质的区别。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就不说了;而为了工人革命牺牲了的很多孩子~没有要说明我已经成熟的意思,嘿嘿~,多数情况下也还是死得不明不白的        什么意思?左翼阵营是个大林子,什么鸟儿都有,就这意思。
 
 
 
红草
发表于 2008-1-28 22:45
 
 

回楼上

我基本上没有把邝同学和我自己混在一起,理想主义者有多种,但理想主义青年并不存在相同的本质。

共产主义革命的政治斗争是生存斗争的延续,但毕竟不是一个概念,你可以说共产主义理想是“阶级生存之斗争”的理想。工人革命者的牺牲,更准确说是基于整个无产阶级(历史利益的)生存斗争,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有机统一。“为国家民族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小资青年,与“为工人革命牺牲了的很多孩子”仍是有着非常大区别的(包括心理区别)。前者完全是虚假、迷茫和盲从,后者——如果真碰上“为工人革命牺牲”的情况那多半是在一定运动气候的情况下(而不是像我们这些坐电脑前打键盘的在校学生),他们多少能够感知、理解一定的阶级利益和相关运动,因而我想他们不会是“多数情况下死得不明不白”。

左翼阵营的确有很多投机客和狂徒,但我倾向对青年群体采取一种更宽容更富有期待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