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芬:从《“Super Star”革命版》谈起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左畔学社编者注:由于本文之前发表于“工人诗歌联盟论坛”,具有对话性质,后来又略作补充成文,因此原标题后注“稍作补充”。

从《“Super Star”革命版》谈起(稍作补充)

 

阿芬
2007-10-22




  很早已经读了歌词和前面的“宣言”。这种手法,可以勉强算是“游击战”,比“消解”要进一步,但离“颠覆资本主义文化”的要求就太远了。

  先说说流行歌曲吧。

  它的功能,就是精神领域里的麻醉药,或“精神致幻剂”。但就如广告或别的资本主义文化(亚文化)一样,其创作总需要一定的才能与内容。从现状看,就它本身的标准和发展方向而言,不论曲还是词,都在更趋没落——抽空再抽空。

  流行歌曲当中,“情情爱爱”一直就占主流,但其旋律和歌词,跟官方文告一样,都在走向“不知所云化”,简直是伊于胡底了,虽然似乎还能够执行同样的麻醉功能。

  早年听了不少流行歌曲,后来慢慢有一种摆脱其影响的努力。一般来说,它有流畅、易记的调子,甚至可以听出某种“灵感”的意味。在一般的流行音乐范畴内,还有更“高级”的流行乐、偏门的流行音乐等等,能够传达稍微深入一点的、或者某些特别的思想感情——虽然仍以小资为主。

  【补充:当前社会所提供给劳动人民的文化,主要就是那些最糟糕的流行歌曲,以及各种“快餐文学”。所以,应当理解许多工友开始创作的时候,从思想观念到文字,多多少少都由此起步,受其影响,因此,要用各种方式鼓励、引导他们摆脱各种空泛的表达方式和词句,改以拉家常或写信之类的方式来写作。我们自己则应当学会从那些表面“小资”的文字里,听出工友真正想说的话。应当避免诉诸“品味”、“层次”之类的贵族式批评】

  光从形式看(包括唱片、演唱会等传播方式),流行音乐跟现代许多真正激进的音乐不一定有严格的界限。或者说,现代的有激进或革命倾向的音乐(正如文学)也会继承、采用、发展现有的音乐器材、表现手法等。【另外,流行歌曲也不是自足的领域,它也要从其它音乐那里“吸血”。】

  我自己对音乐谈不上有多少见识,也很多年没听流行歌曲了(虽然总能听到)。但是自从尝试谱曲、写歌以后,有时在大巴上或某些场合听到流行歌,我会注意体会和分析其旋律。原来有意或刻意的排斥,现在基本上不需要了——这些旋律通常都被我“拆散”,很容易地感受到作曲者的造作,才华的低落,更不要说那些“不知所云”的歌词了。


  Superstar这首歌,从旋律来讲,在目前的流行音乐当中算是“很可听”的,虽然其歌词不仅“不知所云”,而且对“爱情”和“爱人”的“圣化”达到奴性的程度。视频中的演唱者却非柔柔弱弱,而是酷妹。这种形象,搭配以这样的“爱情观”,确能收到对可怜的学生妹或无产阶级小妹们进行思想情感大洗脑的效果。

  是否“保留原有曲调”?不是原则问题。何况改编作品也不局限于改编“资本主义文化”。有人改编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来谈“华为职员过劳死”事件,还有其它类似的改编作品,效果也都很好。

  还有一种改编方式比较重要,就是从国外劳工运动或左翼音乐中引进一些优秀作品,歌词重写,曲调也可修订,或者对民歌稍作改编亦可。台湾工人运动中的一些歌就是直接改自韩国、菲律宾等国的工运歌曲。

  但从原则上说,革命的知识份子应以“原创”为主。改编作品的传播渠道未必一定比原创好多少,既颠覆不了原作,更颠覆不了资本主义文化。“流行音乐”也不可能“革命化”。事实上,如上所说,有很多激进或带有革命色彩的音乐拥有与流行歌曲相近的形式,更不要说音乐器材了。

  至于这篇“革命版superstar”,前半阙批判社会的歌词写得很好,后半以毛为星的那段,从内容来说只让我反胃,用其他人代替“毛”也一样。“井冈山并不远 你还在八角楼前”这段,“像数十年前(的)……道路……奔向解放”是非常不明确的(尽管作者一定自以为人人都很明白)。最重要的无非是两点:明确表明共产主义是阶级解放的方向;工农的团结、组织、抗争。然而,就像毛派和新左们的大部份文章一样,这里也完全没有——批判完当前社会或资本主义社会,怀念一下毛或旧时代,就“完成任务”了。

  是不是把“以毛为星”那段改一改歌词,会好一些?我认为也不会。因为改编的手法本身是“正面”而不是“消解”或“调侃”的,唱腔也跟原唱没什么分别。换言之,这种改编客观上对曲调是肯定的。而这首歌的曲调,无论如何容纳不了这种“正面的利用”(前半阙虽然尚好,但曲和词的配合也有差强人意之处)。

  我听到过的改编曲,还有《购房者国际歌》,和一首写马加爵事件的歌(原曲是谁的我忘了),都有点意思,尤其是后一首。


  总之,“改编”无妨,如何改编也看大家自己的手法、创意和思想。但光靠改编肯定是不够的——靠这个来颠覆资本主义文化,那是谈也不用谈:不可能的。我自己之所以尝试写歌,正因为看到一些搞劳工教育工作的团体采用改编流行歌曲(之歌词)的做法局限太大,于是想自己来创作(我特别喜欢的方式是:由工友来写词,或诗、文,然后一边谱曲一边修订歌词。【补充:曲调风格方面,我偏向于——姑且称之为——“城市民谣”的风格】)。改编流行歌曲的局限在于——所选的一些歌本身就特别滥俗,甚至太接近靡靡之音;新编的歌词跟曲调往往不配合,唱起来很拗口。我现在还记得有一首歌词,据说是深圳某工友写的,谈生产安全的,就词而论非常有趣,可是没法唱。


——————————————————————

视频:革命版superstar  
[ 作者:大闹天宫    转贴自:互联网    点击数:328    更新时间:2007-9-7    文章录入:lc ]

“Super Star”革命版

“Super Star”革命版下载地址:
http://www.hongqiwang.com/attachment/Super_Star_maoism.rmvb
  ********************

  这是一场颠覆资本主义文化的游击战
  让我们用资本主义生产出来的武器打击资本主义
  保留原有曲调
  把情情爱爱、不知所云的歌词
  变成战斗的号角,
  使流行音乐革命化

  ********************
  人生的路,一片黑暗没前途
  无聊电视节目 都在讲富人故事
  血汗工厂中 全是我姐妹弟兄
  黑暗的矿井下 埋藏多少尸骨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毛主席,you ar my super star
  你指引 我前进
  没有更好的方向
  只追随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人不是人 是廉价的商品
  你我这小角色 都任凭资本摆布
  残酷市场 压碎我青春梦想
  教育医疗房价 每样都在盘剥

  你是电 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话
  毛主席 you are my super star
  你指引 我前进
  没有更好的方向
  只追随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你是意义 是爱是恨 是造反有理
  你的方向 就是解放

  你是火 烧尽一切害人虫
  井冈山并不远 你还在八角楼前
  像数十年前 为我们指明道路
  追随你的方向 我们奔向解放

  你是电 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话
  毛主席 you are my super star
  你指引 我前进
  没有更好的方向
  只追随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你是电 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话
  毛主席 you are my super star
  你指引 我前进
  没有更好的方向
  只追随你,you are my super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