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官灭资:“两个平行市场”理论之破产
 
出自天益上的一则评论。题目为本站编辑所拟。
原天益上的主帖“两个平行市场?”附后。

发表于 2006-12

反官灭资

假如资本主义世界那大半拉市场运转不灵,你那小半拉就更不灵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社会民主党以及后来的斯大林主义者的领导下,工人阶级接连遭重挫。先是战后席卷中东欧的革命无一成功(俄国除外),其中,匈牙利、芬兰两国的工人阶级在取得政权以后被帝国主义残酷镇丫;意大利工人阶级发起冲击后却半途而废,其力量随即被法西斯的反扑所摧毁;德奥两国革命高潮退却后,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形成了长期对峙的局面,最后在三十年代被希特勒和多尔富斯扫荡无余。随后是法国人民阵线破产;西班牙革命被斯大林(从内部)和佛朗哥联手消灭;纳粹统治整个欧洲。抵抗运动兴起后,工人阶级再次恢复为一支能够决定欧洲前途的力量,但最终仍是毫无结果。
工人阶级在遭受了这一系列失败后,或者说在资产阶级战胜了工人阶级的冲击以后,资本恢复积累功能的社会条件终于具备了(国际工人运动的失败成为战后资本主义繁荣的必要前提,关于此问题可参阅曼德尔:《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波》,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菲利普•阿姆斯特朗等:《战后资本主义大繁荣的形成与破产》,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同时,列强纷争的局面也不复存在,以美国霸权为核心的全球资本主义新秩序确立起来。到此为止,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资本主义的总危机结束了,资本主义又恢复了强劲的增长,一轮新的繁荣长波开始了,战后“黄金年代”到来了。
资本主义逃过了一劫,国际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则遭到了历史性失败。

尽管战后曾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但是这些新的国家都局限于资本主义世界的非核心地带,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带——西欧北美仍旧安然无恙,一个完整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得以保持,资本主义相对于“社会主义阵营”的优势地位未受动摇。


假如资本主义世界那大半拉市场运转不灵,你那小半拉就更不灵了。


黔进派

关于这个平行市场的设计及运行特点、实际结果包括政治结果,得做个经济学分析 才行。



反官灭资

尽管战后曾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但是这些新的国家都局限于资本主义世界的非核心地带,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带——西欧北美仍旧安然无恙,一个完整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得以保持,资本主义相对于“社会主义阵营”的优势地位未受动摇。


在资本阵营的包围下,斯大林阵营第一、不会建成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第二、不会将资本阵营挤垮,出现的只是官僚的持续退化直至复辟。
平行市场中的大半拉挤垮了小半拉。

 

主帖(战斗队员发)

两个平行的世界市场?

发信站:天益社区(
http://bbs.tecn.cn),版面:马克思主义研究


民主世界市场的繁荣和帝国主义市场的萎缩

陶大镛  (1953.01.26)

    “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经济影响在经济方面的最重要的结果,必须认为是
统一的无所不包的世界市场的瓦解。这个情况决定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总危机
的进一步加深。”

                          ——斯大林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的面貌,是根本改变了。从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
义制度的力量对比来看,它已发生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的急剧变化。在政治方面
,战后时期形成了两个对立的阵营:和平、民主、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日益壮
大,帝国主义阵营的力量则一天天削弱。这“两个对立阵营存在之经济结果,
就是统一的无所不包的世界市场瓦解了,因而现在就有了两个平行的也是互相
对立的世界市场。”(斯大林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

    这两个平行的世界市场的出现,深刻地暴露了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寄生性
和腐朽性,它是资本主义总危机进一步尖锐化的集中表现;在另一方面,它具
体地反映出来:战后的苏联已不是一个被资本主义国家所包围的孤岛了,中欧
和东南欧的几个国家脱离了资本主义体系,中国人民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压迫,
获得了解放,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空前的增强。所以说,统一的世界市场的瓦
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经济影响在经济方面的最重要的结果。

    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这两个市场的基本阵容是很明显的。和平民主阵营
国家的市场或民主世界市场是包括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东南欧各人民民主
国家(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蒙古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等国;而帝国
主义侵略阵营的市场或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则包括北美、中南美、西欧、近东、
中东诸国、远东若干国家(中国不在内)和一些经济落后的殖民地和附庸国。
这两个对立的市场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新的民主世界市场是走向繁荣、走
着上坡路;而旧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却走向萎缩、走着下坡路。

            一  

    为什么两个市场会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呢?从本质上看,由于两者是
建立在根本不同的经济基础之上的。在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和平经济的不
断高涨与国民经济的有计划的发展,是为了保证最大限度地满足整个社会的物
质和文化的需要,它们生产的不断增长,永远也不会伴随着经济危机,因而,
在民主世界市场根本就不会感到销售的困难,它的容量是一年比一年增加;可
是,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却是“用剥削本国大多数居民并使他们破产和
贫困的办法,用奴役和不断掠夺其他国家人民、特别是落后国家人民的办法,
以及用旨在保证最高利润的战争和国民经济军事化的办法,来保证最大限度的
资本主义利润。”(斯大林)由于现代垄断资本集团的疯狂掠夺,就使资本主
义社会内部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性和占有的私人形式之间的矛盾)激化
到火山爆发的程度:广大劳动人民的相对贫困化和绝对贫困化在日益加深、经
常失业的人数在日益增多,社会购买力急剧下降的趋势日益加快,经济危机的
风暴已日形险恶,这就必然会使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问题愈来愈严重了。
    正因为两个世界的经济发展为不同的基本经济法则所影响和规定,所以,
两个世界内各国之间的贸易关系,也表现着本质的不同。民主世界市场是以民
主阵营各国间的兄弟关系和它们的共同利益作为基础,“这种合作的基础,是
互相帮助和求得共同经济高涨的真诚愿望。”(斯大林)因而,民主阵营各国
之间的贸易关系,是平等互利、友好互助的关系,这个经济合作关系的全面发
展,必然会导致普遍的繁荣。今天,在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之间,不但签订
了网形的贸易协定,并已缔结了长期的经济协定,使各国的经济合作进入了一
个新阶段。由于民主阵营各国拥有丰富的资源,每个国家不但可以找到发展本
国经济所必需的物资,并可为国民经济的长期的有计划的发展,提供极其优越
的物质条件。

    然而,在帝国主义市场方面,各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却表现为奴役与被奴
役、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在这里,当然不会有经济上的平等和合作,所有的
,只是不等价交换、关税壁垒和市场争夺战。斯大林同志早就指出:资本主义
“世界经济发展所处的环境,是各帝国主义集团为争夺市场、原料及扩大旧的
势力范围而进行拼命的斗争”(“论我们党内的社会民主主义倾向报告的结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美帝国主义推行其扩张政策,妄图取得世界霸
权,结果,就使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破裂状态更形恶化了。美、英之间的矛盾
,因争夺石油、橡胶、有色金属、稀有金属、硫黄和羊毛的产地及过剩生产品
的销售市场而日益激化。美国利用英国战后的经济困难,通过贷款、“马歇尔
计划”和各种国际会议,加强对英国的政治和经济控制:摧毁了帝国优惠制(
削减或废除了大英联邦内部大部分商品的优惠税率),削弱了英镑的地位(一
九四九年曾迫使英镑贬值百分之三十),掠夺了英国工业品的传统市场(在东
南亚、印度、巴基斯坦和南非等地),并从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抢去了大批的战
略物资(特别是橡胶、锡、铅、锰、羊毛、云母、芝麻等)。英国垄断资本集
团并不甘心于美国的掠夺,也采取各种步骤,进行了猛烈的抵抗。最近(十一
月二十七日)在伦敦召开英联邦经济会议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加强英镑
区国家在金融上与商务上的联系,来对抗美国扩张主义的意图。此外,美国对
西欧、中、南美和中东、近东诸国的掠夺,也是变本加厉。从“马歇尔计划”
到“杜鲁门第四点计划”,从“国际货币基金”到“欧洲货币基金”,从“欧
洲支付同盟”到“大西洋支付同盟”,名目尽管不同,实质上都是为了加强美
元系统,打破别国的贸易限额和关税壁垒,为美国的剩余商品和剩余资本找寻
出路。今天的西欧,实际已经成为美国的“统一市场”了。在不等价的交换和
美货的倾销下,不仅使许多落后国家的工业和农业濒于破产,也进一步加深了
资本主义国家国际分工的不正常、不稳定的性质。美国的金属品、机器设备、
化学品、交通器材等项的出口价格,平均要比国内最高的市场价格超出三分之
一。中、南美诸国向美国购买旧机器,甚至还比美国国内新机器的市价要贵两
倍。在一九二九年时,一辆“福特”牌小汽车的市价,相当于二十袋巴西咖啡
的价格;到一九五一年,却要二百袋巴西的咖啡,才能换到一辆美国汽车。这
是不等价交换的一个典型,它充分表明了美国对外贸易的寄生性和腐朽性。此
外,委内瑞拉的石油业、智利的铜矿、玻利维亚的锡矿、古巴的烟草业、埃及
的植棉业、土耳其的棉织业、伊拉克的枣园,以及东南亚的橡胶业等,都在美
国垄断资本的排挤、摧残和吞噬之下而相继破产了。

            二  

    如果我们分析一下商品的构成,就更可把两个世界市场的贸易情况,来作
一个鲜明的对照。在民主世界市场这一边,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发展对外贸
易,主要就是为了加速经济建设、扩大各国间的经济合作和提高全民的物质和
文化生活水平。为了帮助人民民主国家早日完成工业化和社会主义建设,苏联
运送给各国的机器和其他技术设备,都是最新式和最便宜的,今年输出的数量
,就相当于一九四八年的十倍。在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已签订的贸易协定中
,还规定以工厂(如机器制造工厂,汽车拖拉机工厂等)、发电厂、矿场、油
井等所需的全套装备和机器供应它们。这样,就为各国国民经济的长期的有计
划的发展,奠定了巩固的基础。

    从各人民民主国家所交换的商品来看,彼此都充分做到了有无相通,各得
所需。波兰的主要输出品有煤、锌、铁、钢、各种机器和农产品;捷克斯洛伐
克输出钢铁、五金、机器、玻璃、纸张、靴鞋、药品、织物和砂糖;匈牙利输
出各种运输机械工业的产品、电料,编织物和许多农产品;罗马尼亚的输出,
以木材、石油、轻工业品等为大宗,保加利亚输出水泥、矿物、烟草和许多工
业原料,阿尔巴尼亚则输出石油、沥青和农产品。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输出的
工业品和我国输出的许多种矿产品和工业原料,都占了很大的比重。随着各人
民民主国家工业的飞跃发展,各种生产资料的输出所占的比重,是一天天提高
了。

    至于帝国主义市场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帝国主义各国经济的军事化,
不仅加深了它们之间的矛盾,并且打乱了资本主义世界的贸易体系。目前主要
资本主义国家工业生产的重要特点,就是军火订单的不断增涨和民用工业的日
益衰落,它在这些国家去年对外贸易的商品构成上,反映得尤其突出。在资本
主义世界市场上,军火、战略物资及其他军事工业品的贸易,已占居愈来愈重
要的地位;而粮食和一般民用品在对外贸易总额中所占的百分比,却一天缩小
一天。拿军火输出来看:美国一九五一年的输出量,就比一九五○年增加了一
倍半。今年上半年,美国输出的军火,又比去年上半年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三。
在一九五○年,西欧各国从美国输入的军火,仅占进口总值的百分之十四,到
去年,竟占到百分之四十以上。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大量的军火输出
。举个例吧:去年英国输出武器和炮弹的总值,已比一九四九年增加了百分之
四十三,今年上半年,英国输出的军火,也比去年同一时期增加了百分之四十
二。

    在进口货的构成上,同样显示了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企图。为了加紧备战
,美国囤储了大量的战略物资。据估计,仅美国一国,在去年年底时,就足足
囤储了一百五十万吨的天然橡胶、二百万吨的铜、六十八万吨的铝和四十万吨
的锡。所有这些,都足以反映“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带上了片面的军事的
性质”(马林科夫)。

    但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备战政策和经济军事化的结果,必将使越来越多的
货物和原料消耗在非生产性的军事用途上,或者变成了大量的战略存货。它一
方面会大大地削减民用品的生产(从今年二月至七月,美国工业生产已下降了
百分之十三·五),酿成更严重的失业现象,也就进一步恶化了生产能力和日
益缩小的人民购买力之间的不平衡状态;另一方面,在帝国主义市场上,由于
军需品日益替代了民用品的地位,它将加深帝国主义国家对外贸易的寄生性和
腐朽性,从而削弱和破坏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商品市场。这样,就将使帝国主义
市场的容量日益萎缩下去,它必然会带来一个新的更大的经济危机。

            三

    由此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民主阵营国家的对外贸易是为发展和平经
济、扩大经济合作以及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的物质和文化的需要而服务的;而
帝国主义国家的对外贸易却是为国民经济军事化、加紧奴役和掠夺别国人民、
以攫取最大限度的资本主义利润而服务的。两个互相对立的世界市场,存在着
两种根本不同的贸易体系,它决定了两个不同的发展前途。民主世界市场正循
着普遍繁荣、平衡发展的道路迈进;而帝国主义市场的发展,却呈现着极端的
不稳定与不平衡。

    就贸易现状来看,许多生动的事实足以说明民主世界市场的欣欣向荣。从
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二年,和平民主阵营各国之间的贸易总量已增加了两倍以
上。以苏联而论,它现在的对外贸易额每年可达一百八十亿卢布。相当于战前
的三倍。在一九五○年,波兰的对外贸易额已约比战前超出了一倍,保加利亚
则为一九四八年的两倍,其他东南欧诸国的发展情况,也大致相仿。新中国的
对外贸易更有惊人的发展。我们已从七十三年来的入超转为贸易的平衡。去年
的对外贸易额又比一九五○年增加了一倍。特别值得提出的,就是苏联对各人
民民主国家间的贸易比重,已有空前的提高。拿今年来说,在苏联对外贸易的
总额中,各人民民主国家所占的比重就达到百分之八十。我国对苏联和各人民
民主国家的贸易量,在对外贸易总值中所占的百分比,也从一九五○年的百分
之二十六增为一九五一年的百分之六十一,今年则可达到百分之七十。

    在资本主义世界,由于战后经济发展的高度不平衡,在对外贸易上造成了
一个畸形的现象,就是各资本主义国家对美国的贸易,都处于逆差的地位。就
全部马歇尔化国家来说,从一九四八年实行“马歇尔计划”以来,它们每年对
美国的贸易逆差,平均每年约达三十亿美元,最高曾达三十五亿美元。以西欧
三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为例,从一九四八年到今年上半年止,英国的贸易逆差
,已增加了一倍多,法国增加了二分之一,意大利也约增加了一倍。一九五一
年时,美国在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国输入总额中所占的比重,已比战前增大
了一倍,而在墨西哥、乌拉圭、哥伦比亚等国,则约多出了一半。此外,倘以
一九三七年与一九五一年相比,美国对近东国家的输出已增加了十倍,就是对
东南亚和大洋洲的输出,也约增加了三倍半。

    从一九五○年起,由于西德和日本垄断资本集团拚命向外扩张,现已逐渐
成为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的劲敌,这就进一步加深了帝国主义阵营的矛盾和资
本主义国家间国际贸易的不平衡发展。西德的出口总值,一九五○年已比一九
四九年将近多了一倍,去年又比一九五○年增加了百分之七十。在去年一年内
,西德对伊朗的输出增加了一倍,对印度增加了三倍,对非洲也增加了二倍半
。至于日本的输出,也给予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以严重的威胁。它在一九五○年
的输出总值,已比一九四九年多了百分之六十,去年更比一九五○年增达一倍
光景。廉价的日本货,特别是纺织品,已充斥于东南亚、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地
,(今年上半年,日本棉织品的输出,已比英国超过了百分之二十四。)引起
了英国、荷兰和澳大利亚的惶惶不安。由于资本主义各国间发展的不平衡,通
常是经过相当时期便要引起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均势状态的猛烈破坏,而那些
认为自己没有充分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的资本主义国家,通常是企图运用武力
来重新瓜分世界的。正如斯大林同志所说:“资本主义国家间争夺市场的斗争
以及它们想把自己的竞争者淹死的愿望,在实践上是比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
义阵营间的矛盾更为剧烈。”(“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

            四

    从两个市场的贸易现状及其发展规律,我们就不难指明它们的发展前途了
。民主世界市场正在一天天扩大,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将
更形亲密和巩固,因而,贸易发展的长期趋势,必然显示为不断的直线式的上
升,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所签订的平等互利的长期经济协定,就是民主世界
市场日益繁荣的有力保证。例如:一九五○年六月苏联和波兰所签订的长期协
定,两国在一九五一年至一九五八年内的每年平均贸易额,就要比一九四八年
至一九五○年间的每年实际平均贸易额超过百分之六十。

    与民主世界市场的发展情况相反,今天帝国主义市场正在一天天缩小,各
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将更形恶化和分裂,因而,它们贸易发展的长
期趋势,不再是继续上升,而是相对地下降。根据初步估计,今年上半年资本
主义世界市场的贸易总值,已比一九五一年上半年减少了二十五亿美元,在贸
易总量上,也减少了百分之三。像这样贸易总值和总量的同时减少,还是第二
次世界大战以后的第一次,它深刻地显示了帝国主义市场的日趋萎缩。就说美
国吧,它从一九四七年以来,输出总值是不断地减少了。一九四七年的最高纪
录为一百五十三亿美元,到一九五○年,已跌为一百零二亿美元,差不多减少
了三分之一。一九五一年靠着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的输出,才再度增为一百五
十亿美元。今年上半年美国的输出情况,显已呈现着停滞状态。最近,底特律
某公司出口部经理约翰·金塞也只好公开承认:“美国工作母机制造商一向输
出他们全部生产的百分之二十,但在目前,他们只能输出百分之六,而且这个
比率还在减退着。”美国输出的不稳定性,将使它与英、法及其他资本主义国
家间的矛盾更趋剧烈。从一九四九年起,西德和日本也参加了市场的争夺战,
就使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出口总额中所占的百分比,逐步降落了。在一九四七
年,它还占到百分之三二·六,到去年年底,已减为百分之一九·七了。

    美国垄断资本集团为了独霸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缓和其日趋严重的经济危
机,并为了疯狂备战、进一步掠夺资本主义世界的资源,就强迫那些仆从国家
,对苏联、中国和各人民民主国家实施禁运和经济封锁,企图来窒杀我们。结
果怎样呢?非但“窒杀”不了我们,反而“自杀”了他们。苏联和各人民民主
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犹如铜墙铁壁,禁运也好,封锁也好,它们只能加速民
主阵营各国生产力的发展和加强各国间的经济合作,也就是反而巩固了民主世
界市场。可是,对于资本主义世界来说,它却带来了新的危机和灾难,使它们
自己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工业产品销路两者之间的矛盾更为加深。在第二次世界
大战以前,东西欧之间的传统贸易,一向是占重要地位的。大概占欧洲对外贸
易总额的百分之六十左右,过去是在欧洲内部进行的。自从美帝国主义干涉和
禁止西欧各国与东欧进行贸易以来,西欧从东欧的输入额已约比战前减低了四
分之三,对东欧的输出额也约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一九五○年为例,西欧从东
欧输入的麦类、木材和食糖,仅及战前的四分之一,鸡蛋只有三分之一,肉类
不到一半。这不但使西欧各国的粮荒和房荒更形严重,并且破坏了西欧各国国
民经济的正常发展和加深了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内部矛盾。

    事实上,由于资本主义各国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化,美帝国主义强制实施经
济封锁政策的结果,已经在资本主义世界遭遇到普遍的抵抗。印度、巴基斯坦
、缅甸、印尼和锡兰等国,已开始与我国发生贸易关系。在莫斯科国际经济会
议时期,我国就曾与英、法、瑞士等国签订了价值二亿二千四百万美元的贸易
协定。这就具体地说明了美帝国主义的惨败和日益陷于孤立。

    加以,今天民主世界市场的贸易结算,是以世界上价值最稳定的金卢布为
标准(从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起,卢布外汇率已提高百分之三十二)它会进一
步保证民主世界市场的繁荣和巩固;而帝国主义世界则以币值不稳定的美元为
标准(一九五一年美元的购买力仅及一九三九年的百分之四十三),这就加深
了帝国主义市场的混乱和危机。
                ×                    ×                ×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美、英
、法)夺取世界资源的范围,将不会扩大而会缩小;世界销售市场的条件对于
这些国家将会恶化,而这些国家的企业开工不足的现象将会增大。这也就是由
于世界市场瓦解而使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总危机加深的原因。”(“苏联社会主
义经济问题”)

    所以说,两个平行的世界市场出现以后,资本主义市场相对稳定的可能性
不再存在了,战后时期已是民主、和平、社会主义力量日益壮大,与世界资本
主义体系进一步削弱的时期,从两个市场的发展规律来看,它就是民主世界市
场日益繁荣和帝国主义市场日趋萎缩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