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夜人、mvehu:关于托洛茨基《总结与前瞻》的讨论(2006年9月)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有狐”天涯博客
http://www1.tianyablog.com/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mvehu

巡夜人与mvehu的讨论(2006年9月中下旬)

关于托洛茨基《总结与前瞻》的讨论
 
 
评论人:巡夜人 评论日期:2006-9-14 18:46
有意思。粗略的看了看托洛茨基的《总结与前瞻》,你有没有发现在《历史发展的特点》这一章里,托洛茨基关于俄国历史的一般论述,与马克思恩格斯们的论述,多少是不一样的呢?
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直强调专制俄国是欧洲反动势力的大本营,最后的救星,托洛茨基完全没有提到;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直强调由于专制俄国的存在,欧洲不得不走上军国主义,这一点托洛茨基也没有提到。托洛茨基笔下的俄国,完全是在欧洲的压力下不得已向现代经济模式发展。

托洛茨基说,
==============================================
这个专制王国的财政和军事力量,冲昏和迷惑了欧洲资产阶级和俄国自由派,使他们对于同这个怪物进行公开的实力较量完全丧失了取胜的信心。专制政府的军事和财政力量似乎排除了俄国革命的一切可能。
………………
这种情况拖得愈久,经济文化发展的需要同惰性极强的政府政策之间的矛盾就愈大。废奴改良时代(这个时代不仅没能消除这些矛盾,而且第一次把这些矛盾鲜明地暴露出来)结束后,政府自愿转向议会道路的可能性在客观上愈来愈困难,在心理上也愈来愈不能接受。它所处的形势向社会表明,摆脱这些矛盾的唯一出路,就是在专制制度的锅炉内积累足够的革命蒸汽来把它爆炸掉。

因此,专制政府的行政、军事和财政力量(由于具有这种力量,它顽固地不顾社会的发展而继续存在),不仅不能如自由派所设想的那样排除革命的可能性,相反,却使革命成为唯一的出路,而且专制政府的势力把它自身和民族之间的鸿沟掘得越深,这次革命所具有的激进性质也将越大。
===========================================
这里,托洛茨基没有提到无产阶级一个字,没有一个字使用了阶级分析。好像有专制就有无产阶级革命一样。恩格斯在《流亡者文献》中这样写道,
=================================
只有在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发展到甚至对我们现代条件来说也是很高的程度,才有可能把生产提高到这样的水平,以致使得阶级差别的消除成为真正的进步,使得这种消除可以持续下去,并且不致在社会的生产方式中引起停滞或甚至倒退。但是生产力只有在资产阶级手中才达到了这样的发展程度。可见,就是从这一方面说来,资产阶级正如无产阶级本身一样,也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个必要的先决条件。因此,谁竟然断言在一个虽然没有无产阶级然而也没有资产阶级的国家里更容易进行这种革命,那就只不过证明,他还需要学一学关于社会主义的初步知识。
==================================
当然在1905年的时候,俄国资本主义已经发展起来了,俄国工人阶级也已经作为一个阶级存在了,与恩格斯写这段话的时候比起来条件已经变化了。正是列宁,在《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中有力的证明了俄国无产阶级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同在俄国出现了。而托洛茨基只是在第二章里,简直是顺便提到了俄国工人阶级,“现代城市(至少是具有经济和政治意义的城市)人口的核心是急剧分化的雇佣劳动阶级。正是这个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还不大为人所知的阶级,注定要在我国革命中起决定性作用。”为什么注定要起决定作用?只是因为资产阶级没用?资产阶级没有无产阶级就能起作用?逻辑在哪里?
托洛茨基说,
=================
革命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完成,要么一个民族团结得像一头奋起前进的狮子,要么一个民族在斗争的过程中最后分裂,以便让其中最优秀的部分来完成这个民族作为一个整体无力执行的任务。这是两种对立的情况,其纯粹形式当然只有在逻辑对比中才能得到。
许多例子表明,如果革命处于上述两种情况之间,是最坏不过的。1848年革命正是这种中间情况。
==============================
比较一下列宁的话吧。列宁说,革命只有在不仅被压迫阶级感觉到活不下去的时候,而且连统治阶级也感觉到不能用原来的方式继续下去的时候,革命才能成功。而托洛茨基说什么?民族团结?或者民族分裂?他谈论的是社会主义革命吗?或者任何一种社会革命?有什么社会革命是以民族团结或者分裂为条件的?而且还说“许多例子表明,如果革命处于上述两种情况之间,是最坏不过的。1848年革命正是这种中间情况。”?知道马克思和恩格斯怎么评价1848年革命吗?好像评价很高吧?好像没说过1848年革命“最坏不过”吧?
目前只粗略看了这些,以后看多了,再多说。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15 10:05
1905年俄国早把反动大本营的位子给丢了吧。

《总结与前瞻》是托洛茨基写来对1905年革命的经验的总结以及据此对未来俄国革命的前瞻,想他以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的身份来写这本书,也是名致实归。这种小册子都有极强的论战性,所以说托洛茨基根本不提马恩曾强调俄国是欧洲反动势力的大本营而特意强调俄国的落后,也是要为后面资产阶级的无能找原因。

革命的那两种情况,在整个上下文的语境中,我的理解是:托把法国大革命归为第一种情况:整个民族都团结在资产阶级周围向法国乃至全欧洲的反动势力宣战。那个时候“资产阶级,它开明、活跃,但是还不知道自己地位的矛盾……始终认为自己是民族的领袖,他们把群众吸引到斗争中来,给予他们口号并授予他们以斗争的策略。”1848年革命时,资产阶级已经暮气沉沉,而当时的城市小资产阶级和农民又起不到领导阶级的作用。所以说是“最坏不过的”。

《总结与前瞻》通篇都是在论战(与孟什维克的资产阶级挑大梁和布尔什维克的工农民主专政):俄国革命的性质、前途是什么?领导阶级是谁?其余的都是细枝末节问题。越飞在写给托洛茨基的遗书中说,他亲耳听到列宁承认说,在1905年正确的是托洛茨基。记不清在哪看到的了,1917年列宁发表四月提纲主张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布尔什维克内部有老革命痛骂这是托洛茨基主义,分裂了出去——保卫临时政府。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15 10:13
以前我对工农民主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两个口号的对立费解了很久——有啥区别?怎么双方矛盾那么大?

按照现在的想法看,工农民主专政这个口号很含糊,有极强的解释空间——可以容纳各种极为矛盾的政策。既可以像列宁用来在1917年四月号召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也可以斯布命令中共去作苦力。

评论人:巡夜人 评论日期:2006-9-15 16:33
不,不,你的解释不对。错了就是错了,没有必要辩解什么。
确实,那是一篇论战,但是第一章,《历史发展的特点》,却是一般综述,是马克思派的最常见的论述方式,从一般到特殊。就是现在,党团组织做报告,也是先国际或国内,先全局后局部,林林总总一大堆。所以至少这一章,与论战无关,也与具体政治观点无关,还根本没有谈到1905年革命,是关于革命的历史、社会背景的一般的正面的阐述。所以,不存在辩论侧重的问题。而因为托洛茨基讲的是俄国由农奴社会向专制国家的转变,所以也与你所说的“1905年俄国早把反动大本营的位子给丢了”无关。况且1905年革命也未必使俄国丢掉了这个大本营的角色。而俄国资产阶级的软弱,也正是因为俄国作为欧洲反动势力大本营的必然结果。
越飞的话,我在那个什么梅的文章里看过。首先,这是否是事实,还有待考证。其次,就算越飞说过,这个人也不可信。他自己在中国的时候,与孙中山发表联合声明,重申三民主义不是社会主义等等,没有半点“不断革命”或者激进气息。当然你可以说那是共产国际的授意。列宁自己,也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提到1905年他的策略是错误的。
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从来不能领导革命,除了农民起义。问题是,这与民族团结或者民族分裂无关。 即使按照你的说法,马克思主义的表述,也应该是无产阶级团结在资产阶级周围或者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分裂,而不是什么民族团结或者民族分裂。这种说法简直糟糕透了,我想你不可能不意识到这种说法根本不可取。
至于你说,“按照现在的想法看,工农民主专政这个口号很含糊,有极强的解释空间——可以容纳各种极为矛盾的政策。既可以像列宁用来在1917年四月号召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也可以斯布命令中共去作苦力。”任何一种名词都有足够的解释空间。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说法下也可以做出各种极为不同的解释。现在中国还以无产阶级专政自居。你的理解根本上是不对的。关于1905年的事情,我了解得不多。我一直在劝一个俄国历史、文化的权威动手写篇1905年的东西,但是这人一直没有动手,这也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15 18:06
老实说,《总结与前瞻》没有仔细研读过。不过我实在不认为那个民族团结,民族分裂在整个语境中的表述有太大的问题,最多是需要重写一下使之更清晰一点,而且法国大革命时候,无产者是否以阶级存在还是一个问题吧。

从论战的根本问题上说,我觉得托洛茨基提出的口号最为鲜明,也最符合以后的事实。二月革命后四月列宁回国前,俄国国内的老布尔什维克们可以说是晕头转向不知所措,这个恐怕不能说和布党一直的农工民主专政口号没有关系。列宁回国后,布党迅速发生了一次重组,有一部分分裂出去了,托洛茨基带着区联派入伙。

任何口号都有极强的解释空间,这个倒是真的不假。所以这才是越关注现实的讨论才能越逼出思想的棱角来的原因。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15 18:10
推荐本书,日本人对马忠行的《托洛茨基主义》。http://chairong.gbdisk.com/ 是本小书,200多页,归纳的挺详细,一二三四的。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15 18:16
我一直在劝一个俄国历史、文化的权威动手写篇1905年的东西,但是这人一直没有动手,这也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
----------
没好处他会写吗?


评论人:巡夜人 评论日期:2006-9-15 21:53
刚写完的东西全丢了,郁闷。简单说吧:

在革命中,没有一个民族是团结的。法国大革命,第三等级与另两个等级没有团结过,第三等级内部也不断分化,分裂。正是这些分裂使革命不断推进、升级。在法国革命期间,不断有新的掌权者利用土地银行、纸币投机、国家债券发财,也不断有人因此而上断头台。革命正是阶级斗争尖锐化的表现,怎么会与民族团结挂上钩?这里边没有半点马克思主义的影子。这绝对不是什么语境、上下文或者表达不清楚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正确的问题。
法国革命的时候当然有无产阶级,否则怎么会有禁止罢工和最高工资的法令?只不过那时候的工人阶级与现代意义上的产业工人阶级不一样罢了。
我不太清楚你所说的论战是1905年的论战还是1917年的论战。如果是1905年的,那么与1917年的混乱当然没有关系;如果是1917年的,那么1917年的口号不是“工农民主专政”或者“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一切政权归苏维埃”。一战期间,布尔什维克的主要干部都被流放,俄国国内组织涣散,二月革命后思想混乱当然非常正常。而且每当革命的时候,都会有尖锐的意见分歧和分裂,任何革命中的任何革命政党都一样,这是非常正常的、也是必然的现象。
我说的这个权威,是我眼中的权威。此人对俄国革命、文化、历史、人物可谓了如指掌。对世界历史和国际共运也非常了解,绝对是我非常欣赏的人。不写,不过是因为太忙罢了。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17 18:26
当然,正如你所说,“在革命中,没有一个民族是团结的”。革命乃是阶级斗争极端化的表现。但是我想刚刚参加领导完一场革命的托洛茨基不至于连这个马克思主义ABC都不懂吧?认真看了第三章,我认为托洛茨基在那里要表达的意思是: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中,资产阶级还能够以民族领袖自居,把群众吸引到自己周围来,革命的口号、旗帜还都完全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一句话,资产阶级还能够把自己的特殊利益打扮成普遍利益,特别是考虑到法国革命在面临欧洲反法联军的威胁时以“祖国在危急中!”的口号实行全民动员,所以托洛茨基如此表达:“民族团结得像一头奋起前进的狮子”。我想托洛茨基是要对比1905年的情形:此时俄国的资产阶级已经不能担负起革命的重担。

我说的论战当然是指托洛茨基写这本书时(1906年)参与的争论。但是,记得列宁说,1905年革命是十月革命的总演习。而且托洛茨基这本书名字就是《总结与前瞻》,是要前瞻未来革命性质的。总体来说,布尔什维克在1917年4月以前都没有把革命的任务规定为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而是要以工农民主专政完成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那是以后的事。托洛茨基尖锐的质问:如果无产阶级和贫农掌握了政权,那么随着阶级矛盾的尖锐冲突,他们怎么可能不去触动私有财产?(基本上不用你去触动,资产阶级自己就要叛乱的)也就是说只要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那么没收私有财产的社会主义革命就是接下来马上要干的。顺便插一句,我国宪法始终都规定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而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也是当初所谓新民主主义留的尾巴。

虽然列宁在《两策略书》中提出的工农民主专政口号比较模糊,仍然把革命的性质规定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但是他立刻补充说(在《社会民主党对农民运动的态度》一文中):“在民主革命完全胜利的条件下,……我们将立刻由民主革命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并且正是按照我们的力量,按照有觉悟有组织的无产阶级的力量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我们主张不断革命。我们决不半途而废。”列宁这里竟然说“我们主张不断革命。我们决不半途而废。”可见,列托两人的分歧在这里的非常之小,而且1917年革命的实际过程迅速弥合了两人的分歧。实际上,那时两人的争论多半在组织上,这方面列宁要比托洛茨基高一头。

但是就布尔什维克整体来说,未来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的,乃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1917年一回国就责备去火车站接他的加米涅夫:你们在《真理报》上胡说些什么?列宁4月4日对布党干部的讲话,苏汉诺夫在他的《革命札记》中说,列宁的讲话好似晴天霹雳,使所有信徒受到震动和吃惊。要注意,这个时候革命已经五周,布党被流放的主要干部,比如斯大林,都从流放地回来了。追随列宁近20年、曾服过多年苦役的老布尔什维克维金斯基因不满列宁的讲话愤然出走,离开了组织。

托洛茨基的《斯大林评传》中关于这一时期,引述布尔什维克安家尔斯基的话:“必须公开承认,许多老布尔什维克……在1917年革命的性质问题上保持者1905年老布尔什维克的看法。抛弃这些看法是不容易的。”布哈林说:“当时我们自己党内一部分人认为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的四月提纲实际上是背弃了公认的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文件。”

这表明列宁四月提纲中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政策根本不为老布尔什维克们所理解,因为他们闻所未闻,即便以前听到,也只是轻蔑的称为托洛茨基的极左狂想。

列宁在1917为自己辩护时说,工农民主专政已经实现,民主革命已经完成,所以需要立即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现在谁再提工农民主专政就该送进博物馆。从理论角度而说,这个辩护说服力实在太差了。或者也许列宁本人和老布尔什维克们所一直理解的工农民主专政从来不是一同个东西?在这里,许多人都指出(比如麦克莱伦在《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列宁在四月提纲宣布了和以前纲领的决裂,所以才造成党内那么大的思想混乱。

1917年的口号是“一切政权归苏维埃”。苏维埃是俄语“会议”的意思,1917年苏维埃就是指工人代表苏维埃、士兵代表苏维埃、农民代表苏维埃。那么一切政权归苏维埃也就是一切政权归工农兵代表会议,这不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吗?

列宁派的分裂重组非常迅速,而且元气丝毫未伤。这段历史非常值得整理出来。我看到的文章透露此时列宁倚重的乃是1905年后参加工运的年轻人。这批人起了深入基层发动群众的核心作用。所以说列宁在起义前夕威胁要退出中央委员会从而能够直接鼓动基层党员,手里也是有资本的。

评论人:巡夜人 评论日期:2006-9-20 18:07
错了就是错了,没必要为之辩护。
托洛茨基说的是“革命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完成,要么一个民族团结得像一头奋起前进的狮子,要么一个民族在斗争的过程中最后分裂,以便让其中最优秀的部分来完成这个民族作为一个整体无力执行的任务。”首先要认识到的一点是,任何革命都首先是国内革命,不可能“一个民族团结得像”什么什么。法国大革命是在消灭了贵族之后团结得像什么一样的,是保卫革命成果,而不是革命本身,也不是继续革命。在法国与反法联盟的战争中,法国革命政权迅速演变成了军事专政,如果你愿意的话,甚至可以称为反革命政权。那种团结是在煽动起民族情绪甚至沙文主义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句话,不是革命本身,与革命有关系。如同十月革命之后,你也可以说全体俄国人民都团结起来了反对帝国主义武装干涉等等,但是那并不是革命本身。更不会因为战争的国际性质就升华为国际革命。
一切权利归苏维埃,你的解释非常正确,工、农、兵代表苏维埃。但是,这与无产阶级专政却并非完全一致,特别与托洛茨基的无产阶级专政有区别。托洛茨基对农民的态度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但是我对此并非非常了解,不能断然说托洛茨基把农民阶级看作无产阶级专政的敌人。单纯从语意上来说,无产阶级专政也不包括农民阶级,即使实现了工农联盟,无产阶级专政也不包括农民阶级,没有改造过的小农阶级。而且农民代表提出的土地法案根本与共产主义没有任何关系,农民利益与工人利益的对立也是左派社会革命党与布尔什维克分裂的根本阶级基础。在战争结束之后,俄国不得不立刻走向新经济政策,即使没别的原因,一个原因就足够了:全体农民都站到了右翼。(看过马雅可夫斯基的长诗《列宁》?关于这个他倒有很形象的比喻,但是我记不起来了)
有时间我会再翻翻有关1905年的东西……但是不能忘记,列宁从来没有否认过二月革命的资产阶级革命性质,也从来没有因此否定过二月革命的意义,必须再进行十月革命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资产阶级不能结束帝国主义战争。事实上,是历史给了无产阶级一个极好的机会。关于不断革命的思想,甚至斯大林都没有否认列宁也要“不断革命”(你不是有《斯大林选集》吗?上卷《论列宁主义基础》)连斯大林都强调说,列宁与托洛茨基的根本分歧不在“不断革命”,而在于是否承认革命的阶段性。(大意如此吧,我有点记不清楚了)列宁派分裂多次,有几次分裂的结果是列宁派成了彻底的小集团,小到微不足道的地步,大概怕是只有几十人,甚至十几人。十月革命前的这次之所以能够迅速恢复,没有形象到革命,原因就在于历史机遇。

评论人:巡夜人 评论日期:2006-9-20 18:10
与上半年法国学生、工人和左翼政党反对CPE和随后意大利大选中左翼胜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几天的瑞典大选,中右翼胜利了。这个是值得注意的。我正在查找有关资料。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20 19:07
斯大林的那个革命阶段性说法纯粹是狡辩,二月革命本身就不是一场完整的革命。不是说二月革命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然后到了10月,布尔什维克搞了一个社会主义革命,中间八月呢?从1917年3月8日彼得格勒女工上街游行开始,到11月7日苏维埃武装推翻临时政府为止,乃是一场完整的社会主义革命——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列宁未回国前,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认为革命已经完成,该保卫革命——继续打仗了。加米涅夫、斯大林在《真理报》上也躲躲闪闪的说只叫临时政府如何如何,我们便保卫它,失败主义此时不合时宜了。此时他们脑子里哪有什么8个月后搞社会主义革命的念头?列宁在四月提纲里也说,二月时候工人为什么没有夺取政权?真实的原因是无产阶级还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还没有足够的觉悟。列宁在这里谈论二月革命工人夺取政权的问题!二月以后出现了苏维埃和临时政府两个权力中心,这时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双方都没有准备好,都在摩拳擦掌,准备致对方于死地。二月到十月乃是双方凝聚阶级意志准备最后斗争的一个过程,哪有什么僵死的革命阶段性?革命阶段性这个东西,斯大林后来倒是用的很熟,命令中共不准干这不准干那,只能当苦力,因为现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啊,千万不能把资产阶级吓唬跑了……

当年中共也是拿这个革命阶段性骗资产阶级,说是要大力发展资本主义。结果建国没六年就翻脸了,倒是不错……这次当炮灰的不是工农。不过它过去能翻脸,现在也能翻回来……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20 19:42
1917年4月之前俄国所有社会主义者脑袋里革命阶段论里的阶段,都不是只有八个月的寿命,恐怕八年他们都嫌短。所以当列宁提出夺取政权的问题时,他们才觉得不可思议,列宁这是走到了托洛茨基的道路上去。

实际上,不断革命、革命阶段论这些争论,只有在实际现实斗争中才能显露出真实含义。那些信奉革命阶段论的列宁的好学生、好战友们,怎么当老师提出要夺取政权的问题时,都默默走开一言不发?列宁当时在党内孤立到极点,当众宣布说要以一挡百。

评论人:巡夜人 评论日期:2006-9-22 8:42
我记不太清楚斯大林的原话了,也许是阶段性也许是与农民合作问题。等我回去看看吧。这些天事情太多,牙又疼得要命,什么都做不了。

问题不在于列宁在布尔什维克中是孤立的还是不孤立的。问题在于,列宁主义与托洛茨基主义(姑且这么说)的异同点,在于托洛茨基的思想是否正确。即使连同列宁在内所有布尔什维克都错得一塌糊涂,也不能说明托洛茨基是对的。托洛茨基对与错,要看他自己怎么说,怎么做,而不是他的对手怎么说,怎么做。
1905年是资产阶级革命这个论断,列宁好像从来没有更改过。至于二月革命,四月提纲,列宁在七月都承认夺取政权时机不到,他提出的只是夺取政权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要做好准确单独掌权。他可并没有从四月就提出一定要夺取政权。我手上的《列宁全集》全部都丢在东北老家了,查找资料非常不方便,真是痛苦。
阶段性问题不在于时间长短,多长多短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条件变了,计划当然也就变了。每一个政党、领袖都在不断的调整计划之中,从过去到现在,更不要说在瞬息万变的革命之中了。另外,顺便说,中共并没有说要大力发展资本主义,刘少奇说过类似的鼓励资本家的话还被批了。从一开始就在限制资本的权利,另一方面,在改造后,原资本家阶层仍然保留了相当优厚的待遇,这也是文革中被大力抨击的东西之一。要不是朝鲜战争,中共与资本家的蜜月时间,还会更长一些。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22 9:59
不错,托洛茨基思想是否正确要看他自己怎么说,怎么做。农民合作那个问题,据托洛茨基自己说,在1924年以前从未成为过争论问题,因为那时候没有一个人脑子里有一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1917年以前争论的问题的是,俄国无产阶级是否能先于西欧夺取政权。

老托著作颇丰。斯大林后来严禁托以及左翼反对派的著作流传,根本不让你看,要看也只能看到断章取义的只言片语,他怕什么?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22 10:21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PDF/Lenin-old.htm

列宁全集的pdf版。看起来虽累人,查查资料还是不错。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22 10:24
毛泽东亲自在他的《论联合政府》里说要“大力”发展资本主义,“大力”两个字是他亲笔所写。后来觉得有碍观瞻,就把这种历史文件中的定调子的词删掉了。

评论人:mvehu 评论日期:2006-9-23 10:30
1905年革命时起时浮,搞了一年多。列宁对革命性质的论断我想乃是从革命要完成的任务来说,解决土地问题、八小时工作制,这些都属于资产阶级民主改良范畴。

托洛茨基的看法是,土地问题、八小时工作制这些民主革命的任务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才能够完成,而无产阶级政权进行这些民主革命,则不可避免的会推进到社会主义革命去。不可能在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之间,有一个大力发展资本主义的阶段。建国前毛派骂托派的不断革命是不要民主革命,是要超越历史发展阶段,等自己掌了权,在阶级斗争的压力面前也不得不去“不断革命”了,顺便还把当时的论战文件给删改了,变得一贯正确起来。

1905年时的彼得堡苏维埃已经有了工人政府的雏形,曾经有一段时期彼得堡全市为苏维埃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