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投名状》:革命从来就不拒绝投机分子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来自新青年论坛·青年评论版

后附红草的两点评论

《投名状》:革命从来就不拒绝投机分子


Deleted
2008-1-29发表于新青年



庞青云的地方团练,在一开场与太平军的搏杀中就全军覆没了,剩他一个人流落街头。后来碰上姜午阳,于是做了土匪。他碰上的第一桩买卖,是抢太平军的军粮;他做的第一个决定,是投靠清廷。很多人看到他有政治野心,但他千辛万苦地想要往上爬,绝对不会只是为了做个两江总督,更何况他事先也没办法知道朝廷会赏他个什么官!再加上他一贯说的话,其实很显然,这是个有一定政治理想的人。从头到尾,他都是想要跻身朝廷,以便能够实践他的政治理想。所以他组织团练去剿杀太平军,所以他把赵二虎他们的土匪部队改造成了官军,所以他为了严明军纪可以杀手下的亲信,为了迅速达成胜利可以杀降,至于他的兄弟赵二虎的性命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庞青云的抱负,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藉由自己的跻身官场,来部分地实现改良。而他又是一个极隐忍的人,为了实现这一看似简单的计划,忍受了太多却终于功败垂成。这也是王朝末年的改良派的真实收场。而就在同时代,却还有另外的一种选择。




“你投了清,他跟了我。”


阶级社会里的两大阵营,在刚刚拿起武器来作厮杀之初,原来被压制的那一方(农民)由于是瞬间发力,不可能把自己的力量控制得很好,大批本来应该在自己阵营里的有生力量却被对方利用了,终于不免本阶级内的自相残杀。


《投名状》里面最悲情的莫过于那位苏州守将黄将军了。


十一年前,我卖了祖业,关了生意,从军反清。从那天起,投降这两个字就永远消失了。”


听了黄将军的独白,可以断定他无疑是个投机分子了,但革命从来就不拒绝投机分子。投机,却又不完全是为自己。原本狭小的视野由于革命的火焰,瞬间就被拓展了,于是义无反顾地投身于革命之中。这样的人生,不正是无数革命义士所走过的道路吗?


革命前夜总是会有大批中间阶层,甚至对立阶级的因子,涌进到革命阶级的洪流中来。对于革命阶级而言,他们的到来并不可怕,所需要的仅仅是如何有效地对他们加以利用和控制。投机者却并不天生可耻,只要作了贡献,他们的地位便和那些经历了漫长的革命前期准备工作的坚定的革命者们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如果一定要加以区分的话,那也只有在提供其才力与精力以被榨取的过程中,所作表现的积极与否了。而通常,许多有才情的投机者(他们在革命前期甚至连旁边者都算不上)在革命过程中所做出的贡献,足够让他们为自己赢得尊重。

 

红草
发表于 2008-1-29 11:19

“十一年前,我卖了祖业,关了生意,从军反清。从那天起,投降这两个字就永远消失了。”

听了黄将军的独白,可以断定他无疑是个投机分子了
————————————————————

说反了吧?或者是引用不够?“黄将军”后来叛变了吗?但是这段话并不说明投机,反而说明他起初的坚定啊。
 
 
 
红草
发表于 2008-1-29 12:05
 
“革命从来就不拒绝投机分子”,此话很别扭。从广义上说,革命从起初到高潮都不乏投机分子,特别是革命初始阶段会有大量的投机分子(包括特务密探)。但是当革命达到较高发展阶段时,投机分子的破坏作用常常会凸显出来,从这个角度看,革命自身“会/需要拒绝”投机分子,虽然仍会有那样的人由于某些惯性赖在运动里面。

我一点也没看过“投名状”,不过只看你评论部分,仍可看出有所欠缺:你似乎是把太平天国的农民起义与产业军的工人革命等量齐观了,没注意到两者有一个最显著的本质不同——小农小生产者是没有独立的阶级意识的(他们自身的发展不是凝聚为一个向心的集体,而是层层分化、最终消亡),而产业无产者能够在工厂车间和集体罢工里发现他们自身是一个独立的阶级,有独立的集体意识和独立的产业支配力量。仅从上述方面看,工人阶级革命队伍和小资产阶级革命队伍对待投机分子就会有巨大不同,而投机分子也会有截然不同的选择(投机分子更容易钻进大清的太平军,却很难钻进苏俄的工人红军)。

另外,我严重反对你所说的“作了贡献的投机者和参与长期革命准备的坚定革命者的地位一样”。这样的态度是不折不扣的投机主义态度。你说两者地位一样,我绝对不能同意。对革命贡献最大的人必然是那些坚持了长期艰苦革命的各种物质准备的坚韧革命者(包括那些为革命献身的工人同志),在“重于泰山”的他们面前,作了皮毛贡献(他们的贡献相对来说必定只是皮毛)的投机者“轻于鸿毛”。不必讳言,我从来都这么看。虽说投机者如能做些贡献也是好事(哪怕那个投机者是曾经抓过我的AA,只要他能做些事我还是很高兴的),但我绝对严格地把他所做的事和他所抱持的种种思想区分开来。之所以做这种区分既是为了团结各色人马、便利当前的工作,更是为了捍卫共产主义应有的理想主义。我不会再像两年以前那样像个传教士一样泛泛地去直接要求人们皈依共产,我首先是去要求自己做更多有利于思想启蒙的基本工作(资料整理和积累也是一个有机构成)。这不仅因为唱多高调让人厌烦,更因为原子化的人群无法被有效把握,做好自己并且维持公共左翼积累成了最重要的事。

假设(只是假设),你将来不能坚持自己的革命共产立场了,那今天的你或许会觉得太遗憾甚至忧虑不安——我想了又想,觉得根本没什么好忧虑的,因为如果你将来淡出了左翼必定会有将来的你的理由(其实往往就埋藏在你既定的人生道路选择上),会有你的价值观(其实往往是一贯就潜藏在你心底里的某种思想所致)安慰着你,使你觉得转变才是合理的、坚守才是可笑的。就像今天的铁锤artiman老兄,对于自己的思想与价值观他甚至比新青年在座的一些朋友更安之若素、心平气和。所以即使是对于自己将来的转变也没什么值得忧虑的,还不如抓紧当下,看看怎样筹划安排目前更有利于自己的(包括左翼积累方面的)种种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