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长海:略谈共产主义者如何与职业文人相处(以及相关BBS讨论)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写此文的缘由:

“我是看到糖x淋那个贱逼的《中托史》才想起写这个,也是提醒某些人的意思。”
(张长海。2006-12-30 19:04

略谈共产主义者如何与职业文人相处

张长海

原文首发链接: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68777



资产阶级社会里,职业文人——教授研究员、职业作家、编辑记者——的功能,是帮助上层进行思想统治。出于这个目的,他们也不得不对现存的社会进程进行一定的记录和分析。共产主义者在传播和挖掘马列文化时(当然不仅这个领域),一定会与职业文人发生接触。

由于职业文人的垄断性社会身份,他们有时能做到一些平常身份的人无法做的事。比如说,俄国在80年代后期开放了大批内部档案,但随着资本主义的确立,阅览权——不必说转录和传播权——越来越局限于“认证”的职业文化人,甚至阅读《真理报》的旧档案,也需至少出示硕士文凭的复印件。这时,共产主义者完全可以、也应该与职业文人合作,甚至进行金钱资助,各取所需,整理有益的资料。对方的目的,自然是借此落实自身的个人物质利益,共产主义者则借此落实了某些——只凭一己之力办不到的——马列文化的整理传播。出发点是互相利用

职业文人的阶级功能,以及由此产生、自我强化的主观价值,自然使这些文人即便与共产主义者合作,也是捏着鼻子,且时刻不忘拉开距离(比如在合作事项完成后,特意再来一些大骂共产主义的文字,以正视听)、向统治者显示“我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我是忠于您的,别误伤!!”。这类丑态,本是职业文人的正常行为,共产主义者绝对不要因此恼火。恼火的人,认真搭理类似叫骂的人(向群众进行严肃解释、澄清事实的做法除外),反倒很不正常。

左翼内部,包括被称为“极左”的所谓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常有一种现象:与职业文人的结交往来,不是从纯功利性的互相利用的角度,而是因为职业文人的地位本身(“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孤立”)。这类的“打破孤立”的做法和解释,并非是为了打破在工农大众中的孤立(假如真孤立),而是为了取得、或避免切断与主流——即统治阶级——的思想乃至实践联系。这是“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及团体自身机会主义实践的一个外在反映。


如何对待真心同情左翼的职业文人(学者、文艺分子)?

目前这个阶段,简直没有什么真正同情左翼的职业文人,除非是指极端廉价的、毫无付出的假“同情”、做秀“同情”。实际上,摆出一副假同情嘴脸的职业文人,等于告诉我们,他(她)猪狗不如。

但这不等于这个问题永远不会出现:如何与同情分子相处?

不要把他们当作运动的标准战士。他们可能比许多共产主义者更热诚、更有牺牲的准备,也常常对共产主义有一些独到的见解,但他们通常不是合格的战士。

某种意义上,任何有价值的同情,都应可以兑换为物质。

永远不要替他们决定自己的个人见解有哪些对错。同时,也绝不要拉大旗做虎皮,以名人替自己的运动招揽注意力和声望。

大致是这些了。

[ 本帖最后由 张长海 于 2006-12-30 04:07 编辑 ]

 

黔进派(红草)

想必张长海是见识得很多了才这么说的。经验之谈要通过经验才好理解。

QUOTE:
不要把他们当作运动的标准战士。他们可能比许多共产主义者更热诚、更有牺牲的准备,也常常对共产主义有一些独到的见解,但他们通常不是合格的战士。

相对于那些左翼职业文人(学者、文艺分子)来说,相对于我们这些热忱的小托分子来说,何谓“合格的战士”?

 

张长海

相对于我们这些热忱的小托分子来说,何谓“合格的战士”?
——————————————————

有很强的忍耐力。愿意做琐事,同时能坚持一个宽广的视野。对马列主义可能读得不是非常多,但对阶级、阶级斗争的内涵有很深的、很牢靠的理解。有一定的阶级对抗实践经验。


想必张长海是见识得很多了才这么说的。经验之谈要通过经验才好理解。
————————————————————————

有些事未必需要一样样看过去才了解……上海有几十万个房子,不必——也不可能——逐个爬上去往下跳,才知道“原来三层以上摔下来是要出人命的”。很多事有一定的路线,天天如此没变化。其实,我们这个世界如此乏味和模式化,几十亿人和几个人的生活没多大区别。今年和1900年其实也没多大区别。


我是看到糖x淋那个贱逼的《中托史》才想起写这个,也是提醒某些人的意思。

 

光辉十月

QUOTE:
有一定的阶级对抗实践经验。

不易啊!

共产主义事业需要职业宣传家或文人去宣传造势吗?

 

张长海

QUOTE:
原帖由 光辉十月 于 2006-12-30 21:10 发表
共产主义事业需要职业宣传家或文人去宣传造势吗?

我说的“文人”,首先是指具有掌握、解释和传播信息的垄断或近乎垄断权力的那个阶层。这是个很狭窄的圈子,进入这个圈子的条件,具体能力的高低常常不是第一位的。目前的等级绶带(“学位”)的滥发和空洞化,使大批人自己不是真正的“圈内人”,但有一些虚幻的自我感觉。

革命者虽然许多人受过全套的科班教育,但他们进入革命世界后,已经遵循另一套规则。他们不是“职业文人”。

 

飞粤者

QUOTE:
原帖由 光辉十月 于 2006-12-30 12:57 发表
有一定的阶级对抗实践经验。
————————————————————
不易啊!

……阶级斗争越来越激烈了,只要将来有机会去底层,只要留意,就会有“阶级对抗实践经验”的。

 

红草

QUOTE:
原帖由 张长海 于 2006-12-29 20:04 发表


永远不要替他们决定自己的个人见解有哪些对错。

这意思是不是说,可以对其发表议论,但不要为其对错承担丝毫责任?

 

张长海

QUOTE:
原帖由 ★红草 于 2007-6-14 11:23 发表



这意思是不是说,可以对其发表议论,但不要为其对错承担丝毫责任?

主要是指不要以先锋党的名义圈定一个“进步”框框,逾越者即宣布为‘反动颓废黄色“云云。至于个人对作品的评判,是每个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