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弘:时间已经前进——致黄公演先生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对黄公演读谢韬先生的《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后感的回应

转自——天益马克思主义版·丁一新网友2007年7月15日上载

时间已经前进
——致黄公演先生


丁 弘

 

谢韬同志的文章《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在“炎黄春秋”杂志二月号上发表。几乎是在同时,看到你的质疑文章。因为你在网上早注意到此文。拜读大作,觉得一是写得快;二是全面提出了问题;三是字里行间洋溢着我们年轻时代所俱有的激情和坚定的立场。

看到你提的问题多,有同志觉得讨论起来颇费口舌,建议我“不讨论”了。可是,我有两个想法,一是一再在香港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那个刊物上看到你的文章。他们有时也用我一些。这如同有演员的“同台演出”之缘。我有意见不讲,不够意思。更是想到,你的看法很有代表性呀!高尔基讲:“感情倾向过去,理智倾向未来。”过去的感情常常影响着我们进行理智的思考。

你提出一系列问题:认为革命唯有暴力,别无他途;认为把列宁和马克思主义分家是不对的;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应该坚持;认为近代的战争都是帝国主义的侵略;认为“社会党”是没有头绪的,已经败落……所有这些问题加起来是“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行不通,也不应实行那一套。

对这些问题,也可提纲挈领作答。我的意见也只有一句话:“时间已经前进”。我们年轻时的革命激情是可贵的,坚定的立场也是可敬的。但是认识上应“与时俱进”,这是唯物主义的认识论,这是我们常说的马克思主义呀。

对此,先说你讲的一个小例子。你对当年的朝鲜战争,用一句话评说,“美国侵略朝鲜”。你不了解金日成向斯大林汇报、认同之后的突然南侵,大举占领了百分之八十的南韩,这和萨达姆占领科威特有什么区别。你不了解联合国如何作出决议,如何派出联合国军,这和海湾战争中的联合国派出的多国部队有什么区别。当时均以美军为首。当“中国是否应当出兵援朝?”摆在我们面前时,中央两次讨论,多数不主张出兵,并形成决议。派周恩来、林彪去向斯大林通报我们的观点。当时斯大林在南方休养地。当周、林回到莫斯科时,才忽然传来毛泽东已决定出兵的消息……这说明,由于讯息的封闭,我们几十年不了解真的情况。你看一下半个世纪之后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也就清楚了。固有的民族意识和过去形成的感情,常常难接受历史事实。重新认识常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同样,你对“十月革命”的后果是充分肯定的,高度评价。说:“十月革命后,建立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很快解决了土地问题,并给人民以和平。”说:“随便人们怎样诋毁十月革命,她完成了民主革命总是事实。”你对陈独秀有研究,他生活在那个同时代,他的看法相反。十月革命之后形成的是个人独裁的暴政。把人民、特别是所谓集体农庄制,把农民推入灾难的深渊。陈独秀是痛心疾首的呀。斯大林暴政的时间之长,危害之烈,历史上是罕见的。陈独秀认为暴力革命之后形成的那个制度培养出了一个斯大林。问题在那个制度上。

你按照传统的观点,非常肯定地说:“要使社会财富真正为社会所占有,只有进行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和平过渡是过渡不了的。”在封建专制统治之下,要革命的确只有揭竿而起。但资本主义发展起来,市场经济充分发育,民主理念普及,议会选举成为常规之后,合法斗争成为可能。马恩晚年及时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与时俱进,根本转变了斗争策略。到今天,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政治文明和生产力发展的情况,还有暴力革命的社会基础吗?我们应该了解一下情况,走出闭关锁国的精神状态。

你在文章中,对“社会党”力加菲薄,说“20世纪20年代以来,社会党一直充当资产阶级的统治支柱,现在,就是连这个支柱也早已开始瓦解了。”的确,前一历史时期,我们这样作宣传了,说“敌人一天天烂下去”。这是人所共知的。社会党国际在1884年成立,他们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会场上挂着马克思的像;1951年那次会议有34个社会党参加,后来基本上是三年开一次代表大会。他们的纲领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赢得了在许多国家轮流执政的局面。就是不执政时,民主社会主义的理念成为许多国家社会的主流,直到今日。相反,第三国际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解散了,而苏联老大哥早降下了红旗,社会的经济基础转为私有制,“列宁格勒”经全民公决恢复为“彼得格勒”。历经74年,苏联人民为什么多数对列宁的感情不如对彼得大帝呢?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宣布“尊重苏联人民自己的选择”。当年列宁走自己的路,和马恩是渐走渐远了。

鲁迅先生曾指斥旧社会的宣传进行“瞒和骗”。说那是自欺欺人,吃亏的是自己。我们知道毛泽东提倡“实事求是”,邓小平提倡“解放思想”,江泽民主张“与时俱进”,都是阐明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你细品味,又是递进的概念,最后落实到一个“进”字。是的,时间总是不断前进,形势总是不断发展,思想停留在固有的框架中总不好。

前几年,我们研究陈独秀,从事所谓“陈学”,在这个问题上,想来想去,还是陈独秀讲得最透彻。他认为思想认识绝不能停滞不前。他说:“人类社会进化无穷期,世界上没有万世师表的圣人,没有推动万世而皆准的制度和包医百病的学说这三件东西。”他这是对“与时俱进”的科学性作了具体的阐述。

我们的讨论,是从谢韬老的文章引起的。他的文章是说:“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文章深邃的思想和雄辩的力度,在舆论界形成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或感到鼓舞,或感到开了眼界,或感到骇然,或一时不解,想不通……都是正常的。

说到底,究竟什么是“民主社会主义”呢?让我们看看马恩原本的说法。在1864年9月,发起组织“国际”时宣布工人阶级的解放斗争,不是要争取阶级特权和垄断权,而是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消灭任何的阶级统治权……要求人权和公民权……承认真理、正义和道德……劳动者的解放,有赖于最先进各国在实践上、理论上的合作。

我们应看到,“民主社会主义”的理念今天已经磅礴于世界,已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了,我们中国共产党提出“三个代表”、“以人为本”、建设“和谐社会”、把“资本”定性为生产要素和劳动同时参与分配,无不体现了马恩民主社会主义的构想。

回望过去,恍如隔世,时间已经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