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aogang:读马克思、黑格尔笔记(摘)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新青年论坛

07读马克思、黑格尔笔记(摘) 关键字:蛋疼


biaogang
[07年1月]

+++

黑格尔的宗教借用抽象的哲学语言,把宗教发挥到了极致。宗教终于达到了它在自己观念中的目的:绝对信仰。这种信仰不是一种历史的信仰,而是所谓“原始信仰”。神性与人性的统一、无限与有限的统一。基督实际上并不是在福音或新约全书中被发现的;造出三位一体教义的乃是早期的神父们。圣子、圣父、圣灵:人的本质应当是一位思想家,思维借助把普遍特殊化从而统一普遍与特殊的过程,进展到自我意识。如同我们所看到的,推动这个过程的否定,像限制一样,乃是上帝生活中一个本质的环节。十字架乃是无限悲伤——如路德所说,——上帝死了这种思想的象征。不过在这种复活中消除了,借此圣子在与圣父一体的灵光中降生了。“复活”是形象的说法。“把复活当作事件,那就是采用历史家的观点,而这种观点与宗教无关。”
(参加《黑格尔哲学新研究》p.21-22)

因此宗教成为一种绝对命令。这种新型的基督教与佛教有异曲同工之妙(?存疑)。

这里,黑格尔与大卫·施特劳斯、布鲁诺·鲍威尔走到了一起,都对宗教持非历史主义的观点。黑格尔的哲学与基督教宣扬同样的启示,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哲学用概念的思维代替了宗教的象征语言和隐喻语言。

但是现实的、历史的人对宗教必然要提出现实的、历史的要求。黑格尔所述的宗教必然只是存在于神学家头脑中的宗教,而非现实的宗教。宗教在现实中表现为一种倒退、一种局部的自我意识&局部的自我肯定 因而是一种消极的自我否定。它无法在现实中达到自我超越与扬弃——这一过程仅在思想家的头脑中完成了——因而在实践上表现为对现实的反动

唯物主义底目标只是一种革命的实践(A)。
           ~~~~adj.

实践而非静止的物质看作哲学的核心内容。这样才不会在“辨证唯物主义”一语上落如修饰语上(in adjecto)的矛盾。

通过辩证法所达到的对立统一,乃是主客体这组基本对立面借以克服的途径。这种对立统一,只能被理解为是(A)

+++

“意识”与“劳动”一样,都是对象性活动

+++

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改造体现在:把作为整体的世界看作一切历史的全部内容和基础;世界的本原不是理念,不是意识,不是观念,不是精神。

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把世界历史解释为绝对精神的展开与实现。虽然他(绝对精神的解说员)不试图预言,(对绝对精神不全知)但对于过去的历史却必须加以说明——在其中起作用的绝对精神是怎样作用的。历史在一开始就确定了。这是一种目的论。(无限目的)

马克思哲学把历史归结为现实底运动。

如果要从某物出发得到整个世界,那么某物必须从整个世界得到说明。
|说明我们怎么知道是“某物”在推动世界
但是,既然“说明”的过程是主观的过程,“某物”又是思辨的结果,那么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整个世界了。因此,抛开“某物”(上帝、绝对精神)的外壳,我们就能得到唯物主义。

世界历史(亦即世界)只能从世界本身得到说明。

+++

如果把对市民社会、对宗教、对社会矛盾的扬弃仅仅从人的理性角度去理解,仅仅在观念中推导出矛盾的消除,那么这种否定、扬弃恰好是非辩证的。观念的否定可以是绝对的否定。

观念对现实的否定如果不是作为现实的自我否定在观念中的表现,那么它就只能是对观念自身的否定。

但是,观念作为现实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对现实的否定和自我否定正是现实的自我否定的一个部分,只不过是尚静止在观念之中的、积极的(从主观方面讲)和消极的(从客观方面讲)否定罢了。

黑格尔的辩证:矛盾上升到更高的理性统一——矛盾的克服和保存。
马克思的辩证:主客观的矛盾统一、客观事物的相互作用和演进。

宗教、政治、经济的异化的“消除”,在现实上是一个无限的过程。

共产主义的实现途径不应当从无产阶级的意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在它的现实力量中去寻找。然而,意识也是现实力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辩证法仅仅在实践的意义上才有意义。

辩证法本身是人的思维的产物。但是它是世界的、
历史的规律的总结。离开了人,世界依然运转,但它的运
动不会以辩证法的形式表现出来
    ~~~~(观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