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武:电影《苹果》观后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来自熏烟字篓(萧武博客)

本站编者按:

这篇电影短评的作者作为一个毛派分子,一方面从无产大众的现实生存困境来评价电影的杰出之处,另一方面又通过电影《苹果》中的情节来强调“现阶段”阶级调和的必要性(所谓“分道扬镳时是在天黑的时候”,清晰地表明了二阶段论的传统左派逻辑),寥寥几段评论彰显出典型的毛右派观点。本站收录此评即是为此因。资无两阶级能否调和?读者自能从本站一贯风格作出判断,在此不必冗言。

就事论事地谈,也因本人也看过新近大片《苹果》,这里只谈谈电影本身。《苹果》中对国内大都市的民工阶层的生存、家庭乃至心理状况非常真实,而且表现得很集中也比较强烈,值此国内影片少有的一点就很值得关心工人阶级的朋友们留意。其中的阶级对立的宏观景象也十分真切。但恰恰是那个香港大老板(梁家辉饰)演得很假,因为他显得过于软弱,特别是当他面对民工(佟大为饰)的单枪匹马的“维权行动”时显得很为难犹豫,我认为那恰恰是不可能的。如果说一个对单个民工的个体抗争都愿意妥协(而且做了很大妥协)的老板能把他的生意做大那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大笑话。所以萧武所肉麻吹捧的那段“民工和老板都成了一对难兄难弟”的情况恰恰是一个严重失真的虚构。但这决不是说,资本和劳动同舟共济的鼓吹是无效的,在新崛起民族的资助下新民主主义的幻梦将可能套牢无产者从而血祭有产江山——如果无产者像几十年前一次又一次失败那样再次输掉与国内外资本的几次大搏击。无产大众不能再输,就要求先进分子从起点甚至还未行动时开始,就把种种秩序梦、调和梦等毒素清除掉。为要斗争清除,我们必须认知它,这就是本站转载此文之目的。

《苹果》

【作者: 萧武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23:18】

一个好片子,至少比范冰冰的床戏更好看。
佟大为,范冰冰,梁家辉都演得很好,很到位。
范冰冰的感觉稍微差一点,但是基本感觉还是在的,只是分寸拿捏得还不够好。
不过这不是问题,片子还是好片子。
北京的阴灰的天,火车站上的民工,民工们所住的房子,佟大为的行为方式,都很好。
尤其是苹果怀孕之后,镜头里显出的民工们的众生相,紧接着的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上流社会的生活,对比得很好。
 
还有反复出现的佟大为擦玻璃的场景,也非常好。
如果没有事先的宣传里说的那些范冰冰的激情戏做噱头的俗套,这个片子就更好了。
比起《色戒》这样的伪文艺片来,《苹果》更像是一个文艺片。
比《色戒》深刻,比《色戒》中国,比《色戒》当代。
 
这是奥斯卡和金像奖、国际资本所不认识的中国,然而却是真实的中国,真实的中国人的生活。
最好也最深刻的情节安排,我认为是最后,也就是制作人员表已经出来了之后的那个镜头。
范冰冰带着孩子走了,佟大为和梁家辉都没有得到孩子,他们是一对难兄难弟。
两个人在车来车往的高架公路上推着梁家辉的那辆熄火了的奔驰,往前走,一直走。
在那一刻,这辆豪华奔驰不仅是梁家辉的奔驰,也不是佟大为的奔驰,而是他们两个人的奔驰。
 
换句话说,资本主义不仅是资产阶级的资本主义,也是无产阶级的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这辆豪华奔驰光有资产阶级转方向盘还不够,还要无产阶级在一旁使劲推,缺一不可。
车很多,路很长,走在大路上的“我们”还需要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苹果的子宫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试验和谐社会的第一次,他们一起推车就是第二次。
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却成功了。
他们把车推下了高架,推到了天黑,也许这时他们该分道扬镳了,但是毕竟他们一起推了。
车很多,路很长,坡很陡,正是需要一起推的时候。
 
天黑的时候,才是分道扬镳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