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进佳:为自己设下一座阴森林来逃避现实?——《The Village》观后感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朱进佳的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

 

 

[ 2004/08/19 19:44 | by 安那琪 ]
 
 
 
为自己设下一座阴森林来逃避现实?——The Village观后感


稿于2004年8月19日

因为《第六感》(The Sixth Sense,中文又译为《鬼眼》) 的精彩叙事跟出人意表的结局,对M. Night Shyamalan这名鬼才编剧兼导演接下来的每一部作品都有一定的期待。

Shyamalan之前的一部作品《征兆》 (Signs) , 玩外星人跟宗教信仰,不尽人意,把之前两部电影剧情铺排的方程式照用无误,确实有点令人失望。笔者反而更欣赏他的第二部作品《不死之迷》(Unbreakable) ,同样是表情由始至终都那么木讷如一的Bruce Willis,令人印象深刻还是那个无尽唏嘘的结局,一个神话的印证,一个英雄的诞生,正邪誓不两立对抗的爆发,却是一出荒诞的闹剧,一场悲情的谬误……《不死之迷》中梦幻现实矛盾的荒谬,相较《第六感》中深情不渝的回肠荡气,来得更为震撼。

至于来到Shyamalan的第四部电影《阴森林》(The Village,中文译名《阴森林,可能就是指围绕这个村庄的那座森林罢),似乎导演曲折剧情的方程式已经没有什么新意,剧情转折并不会给人太大的惊讶,但是却留下那一股挥之不去的无奈与慨叹。导演的叙事手段,还是袭承之前三部作品的阴沉缓慢叙事的方式。没有了“超自然的” 事物 (象《第六感》中的鬼魂,《不死之迷》中的“超能” 英雄,《征兆》中的外星人) ,故作玄虚的背后不过是个谎言,一个掩盖人们心中秘密的谎言。

剧中的19世纪小村庄(开场时的那个墓碑,刻着的忌日是19世纪末,终场前才发现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人们都快乐的活着,可悲的是,这种和平,却必须建立在一个对“不可言说” 的事物的恐惧中。围绕着这个村庄的阴森林,就是这个和平的界限,不能言说,不能逾越。长老们总是尽其所能地保护这个界限,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界限本来就是模糊的。

Edward Walker (William Hurt饰演) 为首的长老们,为了逃避各自生命中的悲惨遭遇,或者应该说是丑恶的现实,而在这么一个偏僻的森林定居。他们的过去,成为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村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被收藏在他们家中某个角落的箱子里。为了守着这个秘密,他们必须为自己设下规章,而这些让这些规章变得合理,就必须有这么一个关于怪物的传说,为自己设下恐惧的障碍。可怜的Noah Percy(Adrien Brody饰演),以他的死亡来巩固了恐惧的合理性。 结果,他们还是活在忧伤之中,而他们的下一代却是活在恐惧之中。

恐惧变成了绘出村庄和平情景的色彩,邪恶的艳丽色彩被排斥在和平的界限之外,留下的是所谓的“纯真” 。这种虚假的“和平” 能够维持多久呢?为了营救重伤的Lucius Hunt(Joaquin Phoenix饰演) ,还是必须逾越那个界限。的确,可怕的不是那个“阴森林” ,也不是阴森林里头的“不可言说” 的事物,而是“阴森林” 之外的现实--可怕的真实世界。但是,恐惧却让人们看不清什么才是可怕的,更不再敢于面对它。最后,人们宁愿用一座阴森林来把理想与现实隔离,在夜深人静是才把心里的恐惧、悲惨的现实,从尘封的箱子里掏出来回味。

《阴森林》的结局也是无奈的,绝处逢生走出阴森林,不一定就是希望,因为阴森林以外的事物,才是村民所真正惧怕的。村民也许还会继续选择在地理上与现实隔离,在年代上与现实隔离,但是这最终也只是一种虚假的安宁,疑惑、忧伤、恐惧永远还是困扰着他们,也许在程度上比现实好一点而已。

这次Shyamalan总算不会令人失望,在卖弄已经没有什么惊喜的玄虚之余,确实也碰触现今社会的现实,一个让人们活得提心吊胆的现实。当然,电影中村庄的长老的选择逃避的做法,并不是一个明智且理想的选择;不过,编导本身也还提不出更好的选择,只是在表述当中的无奈而已。其他的,就留待活在现实中的(也许有的不是) 观众们去思考了。


题外话:发现编导Shyamalan这人也挺爱抢镜的,每一出他的戏,都有他出场的份儿。这次就只通过声音,跟镜子中的倒影,观众都知道他在抢镜,确是有点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