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平城狸合战》——日本古典神话的没落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校内网

 

 

《平城狸合战》——日本古典神话的没落。


天天向上
2009-01-13 00:23


     以前长大了的我,是不大看漫画和动画片的,老曹为了治疗我这个拿豆包不当干粮的近视眼,就开了《平成狸合战》的方子,间接改变了我对日本人一竿子打死再插成蜂窝煤的世界观,跟动画片浮浅的近视眼。这个动画片确实是娱乐的,因此要愚民的就把它翻译成《百变狸猫》。其实不管是人类还是狸猫,都应该自然的生活在自然界中。人类是没希望了,狸猫也就跟着遭殃了。我想起急救室里受抢救的病人,就仿佛看见了我们的生活,同样是布满电线插满管子,靠显示屏感受自己的存在。城市就好像一个大的急救室,里面忙碌挣扎着流动的病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人和狸猫的分别也就模糊了!曾经幻想在自然界里有无数的食物四季如春的天气,那样的话我一定当个自由的野人。所谓文明不过是一小部分人对大多数人文雅愚弄和野蛮压迫罢了。被人类逼得缺少食物和森林的狸猫互相厮打争夺仅存的家园。不由让我想起穷的定义——缺乏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为了这个就互相打拼,狸子打的热闹时候背景挖掘机的阴影,就如雇佣奴隶制只雇佣一小部分人的阴影一样沉闷。流浪的狸猫可以去哪里呢?无家可归的穷人可以去哪里呢?对穷人和狸猫来说这都是没有胜者的打拼。工业化深入人口出生率反而下降了,我浅薄的认为这是跟购买能力下降成正比的。对狸猫来说就是生存空间和食物减少导致它们的种群数量降低。

   

   打破沉闷的战鼓声!火球六婆让狸猫从高处向下望,马克思让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狸猫们组织了苏维埃开了狸猫大会,与会的领导猫开心的吃了麦当劳汉堡,并收看人类的娱乐节目。共产国际成立了,工人组织了自己的工会,一群自称先锋队的革命者开始教授工人革命理论并武装工人。狸猫也开始了对抗人类的有组织训练。不要理会人类所说的话只需做自己的事情!狸猫的守则对人类也适用。做好本职工作就是爱国。可人家在外企工作的呢?因此就不要理会他们的和谐言论,不受他们的影响。对狸猫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对人又是何其的难啊,每个人都难逃虚荣的诱惑。



     想学习了解人类秘密的狸猫,在城市里试验生存,做着草根工作的它们靠精力补充水和各种补品维持劳动。否则就会出现狸猫眼。这和草根阶层的黑眼圈是一样的劳累装。打弹子机,化缘卖唱等等。看着这些辛劳的和必然中奖狸猫,不由得想起身边的人也是靠个墨镜支撑维持个人样儿。并变相赌博改变命运的。辛劳终日得到的报酬却少的可怜。狸猫对人类的反抗就是穷人对剥削者的反抗。虽然小有讨回工资,打赢官司的。但也改变不了未来的命运。有激进的就对剥削者以性命相搏。大众舆论同情也架不住舆论引导和流氓法律政府。处于弱势的狸猫和穷人,反抗必然引来更强的镇压。他们做着各种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人与狸猫的生活又何尝不相似呢?面对反抗,难以割舍的是亲请友情爱情,同时又为了这些在反抗。那些能力较差的狸猫就去拣拾人类丢弃的食物,去偷盗求得生存。你无法鄙视一只为了生存这样做的狸猫,但你有足够理由鄙视一个同样做法人,因为我们都是吃人社会的爪牙或脸谱。当问心无愧的鄙视这些人时候,照照镜子也就看见了这个社会的嘴脸。现在我不相信存在什么流氓无产阶级了,资产阶级那么流氓都没人管它叫流氓资产阶级。偷抢的做法当然是最自然的生存方式了,而社会的变态生存方式就以文化体现在人身上,那些人往往连狸猫都不如,只怪自己没好好学习怪能力差。混到社会上已经没有可以被自己鄙视和看不起的人了,于是就自杀了。



      当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候必然的爆发,罢工和游行是无奈的选择,一些人在斗争中成长并被推举成领导。另一些曾经有过斗争经验的人也被请来指导。最后上升成群体事件的暴乱,就好比狸猫搞的百鬼夜行那样的妖怪大游行。无论多么现实的发生过,但在历史上都没有记载,电视里也是说黑社会打砸抢,俯卧撑3撑必死。读《中国哲学史》盗贼这词的产生就是由于逃跑的奴隶反抗奴隶主的追逼而被冠以的。如今的恐怖分子算是个创新吧,但意思是一样的。我感觉八百狸猫统领的法力透支而死,就如同中国的无产阶级领袖去世一般。他生前的种种努力都被冠以种种说词扭曲和CCTV了。群龙无首的狸猫分化成符合社会结构的几个团体,不能变身的狸猫开始相信佛教麻醉自己希望来生得到幸福。激进派通过暴力手段反抗暴力剥削。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可惜真正的武器掌握在警察手里。虽然这种反抗是悲惨自杀式的,但掌握着最恐怖核武器的流氓却称其为恐怖主义。环保主义者都有自发的社会主义倾向,因为资本是主利的完全不主义。狸猫能变做的只有草根阶层和环保主义者。而狐狸就不同,他们可以成为人类的帮凶。他们很和时宜的抛弃了自己的同伴。那些不能变身的狐狸被泯灭了。这些狐狸比狸猫聪明的更适合生存。不否认狐狸是成功了,但狐狸永远不是狐狸了,它们活在面具下。但就算狸猫们不想抛弃自己的同伴,那些不会变身的狸猫也疯癫般快乐着坐上泥船驶向天堂了。那些可以变身的狸猫,变做我们艰辛的生活,时时的向往自然排斥资本社会。一个众多有机生命体组成的社会受无机的不知什么鸡巴东西控制,或许就是系统吧。最大的赢家就是它了。人类和狸猫都输掉了和昨天一样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