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书评《全球化——人类的后果》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全球化——人类的后果》 

【英】齐格蒙特·鲍曼 着,郭国民 徐建华 译

商务印书馆《现代性研究译丛》20018月第1

书评《全球化——人类的后果》

吴季

  从作者的绪论来看,本书应该是具备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批判精神的:“我们现代文明的当代状况所存在的问题是它已停止了拷问自己。不提出某些问题充满了危险……沉默的代价是以人类受苦受难来偿付的。”书中谈到的问题并非都是无的放矢,有不少意见看起来似乎简明易懂,也切中要害,比如:

  ○ 资本和资金转移的自由,削弱了当地被剥削者反抗的力量,并“把舔伤口、修复损失及处理垃圾的任务留给”当地人。投资者不必担负“对人类日常生活以及社会繁衍的责任”。“资本……可以毫不费力地卷起铺盖去寻找一个更热情好客——不加抵抗、温驯柔和——的环境”(在第三世界“吸引外资”的恶性竞争中,资本家以转移投资来要挟罢工工人、压低工资,或者跟政府讨价还价,已渐成惯例)。

  ○ 发达国家同样爲投资转移而损失了大量就业机会,许多经济杠杆已不再起作用。

  ○ 城市空间萎缩,传统的公众场所渐渐爲消费场所代替。

  ○ 由于自由贸易的无限制,使得国家经济愈益脆弱。“纯投机性的货币金融交易额每天就高达13000亿美元——这比商业交换额大50倍,几乎与世界上所有‘国家银行’储备总额15000亿美元相当。因此,帕塞斯断言,没有一个国家,能长达数天顶住‘市场’的投机压力”。

  ○ 全球性的贫富差距拉大,而目前世界资源重组不过是一种新的拦路抢劫形式。技术进步、财富增长与穷人的现实绝缘。

  ○ 媒体的有意掩盖和误导:力图证明饥饿是出于懒惰,而不提地方经济的毁灭;把贫困仅仅约化爲饥饿,从而回避了“恶劣的生活条件和住房条件、疾病、文盲、敌对行爲、家庭解体、社会联系削弱、毫无前途和生産力”等错综复杂的问题;媒体展示的灾难既用于发泄道德情感,又支援和加剧了道德冷漠,“譬如,那些用于把遥远的国度变成杀人战场的武器其实全都是由我们自己的兵工厂提供的”。

  ○ 现代社会几乎不再需要大批的工业劳动力和应征军队,而需要它的成员有能力去作消费者。

  ○ “弹性劳动力”概念的虚僞:其本质是资本对劳动的开战——废除劳动和收入保障。

  ○ 爲了“树立投资者的信心”,结果必然是严格控制(削减)公共开支,降低税收,改革社会保障体系和“打破劳动力市场的墨守成规”。

  ○ 各党派爲了选票利用公众对“安全感”的忧虑,热衷于宣扬“治理犯罪问题”,却回避了导致犯罪率增长的社会根源:人类生存的日益无保障。而且,监狱在“改造”犯人方面是无效的,甚至毋宁说监狱本身就是“犯罪学校”。

  不过,事实上这本书我是勉爲其难地读完的。不是读不懂,而是……真的非要这么写吗?我边读边想——“从空间管理的角度看,现代化意味着地图绘制权的垄断化”,什么意思呢?“全球人其实‘置身于这世界之外’,可他们一天天地,肆无忌惮地在当地人世界上空盘旋萦行”,这又是多么大不了的事呢?太过“学院派”的习气,对某些无关紧要的细节的过分夸大,整段整段文字的毫无必要的抽象化,对大部分引文(理论部分)轻易认同而不加分析和批判,甚至许多顾左右而言它、避重就轻的写法,都是我所不能认同的。

  至于摘出来的那些,仅仅是我自认爲“简明易懂,切中要害”之处,而其中有不少应该已经是“常识”了。假如用淘金作比喻,书中所剩的主要就是砂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