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荣:读列宁笔记(关于民族自决问题)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按:柴同学因与巡夜在天涯上争论今年三月兴起的T-i-b-e-t话题引经据典,而开始大量阅读学习列宁笔记。

读列宁笔记


作者:柴荣 提交日期:2008-8-7 21:04:00 | 访问量:165


  很早以前,我对列宁的文章提不起兴趣,觉得文采不好,又看不懂。现在可以说能够看懂点了。


  《论面目全非的马克思主义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

  写于1916年,时值一战。列宁与彼·基辅斯基论战,争论在帝国主义时代,民族自决问题。

  彼·基辅斯基反对民族自决,理由是——这会导致社会爱国主义,即自决就是认可“法国和比利时社会爱国主义者的背叛行为”,因为他们正在保卫祖国独立。彼·基辅斯基无法理解“怎么能同时既反对保卫祖国又主张自决,既反对祖国又保卫祖国。”

  彼·基辅斯基如果是巡夜,估计会大骂这是“既要……又要……”的全乎话。

  列宁的回应很简单,指出关键是当前战争的实质,即帝国主义战争,是为瓜分殖民地和掠夺他国领土而进行的伪装成民族战争,而不是真正的民族战争。

  所以呢,反对在目前的帝国主义战争中保卫祖国,但是在真正的民族战争中,社民党人支持民族自决,支持保卫祖国。

  如何区分帝国主义战争和真正的民族战争?

  列宁开始上课。我将要点摘抄于下:

  『怎样找出战争的“真正实质”,怎样确定它呢?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应当研究战前的政治,研究正在导致和已经导致战争的政治。……如果政治是民族解放的政治,就是说,它反映了反对民族压迫的群众运动,那么由这种政治产生的战争便是民族解放战争。

  『庸人们不懂得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因此他们只会说什么“敌人侵犯”,“敌人侵入我国”,而不去分析战争是因为什么、由什么阶级、为了什么政治目的进行的。”』

  老糊涂的普列汉诺夫一年后还在纠缠战争是谁先打起来的。(《谈谈列宁的提纲以及为什么有时梦话值得注意》,1917)

  『英、法、俄是为了保持已夺得的殖民地和掠夺土耳其等等而战。德国是为了夺取殖民地和独自掠夺土耳其等等而战。假定德国人甚至拿下巴黎和彼得堡,那么这场战争的性质会不会因此而改变呢?丝毫不会。那时德国人的目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胜利后推行的政治——是夺取殖民地,统治土耳其,夺取异族的领土,例如波兰等等,而决不是要对法国人或俄国人建立异族压迫。当前这场战争的真正实质不是民族战争,而是帝国主义战争。换句话说,战争的起因不是由于其中一方要推翻民族压迫,而另一方要维护这种压迫。战争是在两个压迫者集团即两伙强盗之间进行的,是为了确定怎样分赃、由谁来掠夺土耳其和各殖民地而进行的。』

  『法国社会沙文主义者拿法国的共和制作为借口,来替“保卫”法国共和制、反对德国君主制辩护。……!德国社会沙文主义者拿德国的普选制和普遍识字的义务教育作借口,来替“保卫”德国反对沙皇制度辩护。』

  似乎法国社会沙文主义者还不好意思为祖国收复失地——阿尔萨斯和洛林——好让四方来贺而为战争辩护。不过没看到过这方面的文献。

  至于真正的民族战争:

  『“真正”的民族战争,“其基础”“是长期进行的大规模民族运动,反对专制制度和封建制度的斗争,推翻民族压迫……”

  『目前的帝国主义战争是由帝国主义时代的种种条件造成的,这就是说,它不是偶然的现象,不是例外的现象,不是违背一般常规的现象。在这场战争中讲保卫祖国就是欺骗人民,因为这不是民族战争。在真正的民族战争中,“保卫祖国”一语则完全不是欺骗,我们决不反对。这种(真正的民族)战争“特别是”在 1789-1871年间发生过。决议丝毫不否认现在也有发生这种战争的可能性,它说明应当怎样把真正的民族战争同用骗人的民族口号掩饰起来的帝国主义战争区别开来。也就是说,为了加以区别,必须研究战争的“基础”是不是“长期进行的大规模民族运动”,“推翻民族压迫”。

  『社会党人过去和现在”都只是在“推翻异族压迫”这个意义上“承认保卫祖国或防御战争是合理的、进步的和正义的”。举了一个例子:波斯反对俄国“等等”,……任何一个社会党人都会希望被压迫的、附属的、主权不完整的国家战胜压迫者、奴隶主和掠夺者的'大'国。”

  『马克思主义……指出:如果战争的“真正实质”,譬如说在于推翻异族压迫(这对1789-1871年间的欧洲来说是特别典型的),那么,从被压迫国家或民族方面说来,这场战争就是进步的。如果战争的“真正实质”是重新瓜分殖民地、分配赃物、掠夺别国领土(1914-1916年间的战争就是这样的),那么保卫祖国的说法就是“欺骗人民的弥天大谎”。

  『被压迫者(例如殖民地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即实行压迫的大国而进行的战争,是真正的民族战争。这种战争在今天也是可能的。遭受民族压迫的国家为反对实行民族压迫的国家而“保卫祖国”,这不是欺人之谈,所以社会主义者决不反对在这样的战争中“保卫祖国”。

  『民族自决也就是争取民族彻底解放、争取彻底独立和反对兼并的斗争,社会主义者如果还是社会主义者,就不能拒绝这种斗争,--不管它采取什么形式,直到起义或战争为止。』

  列宁指出:『在自决问题上至少应当区分三类不同的国家。(显然,在一个总的提纲里不能谈到每一个别的国家。)第一类是西欧(以及美洲)的各先进国家,在那里,民族运动是过去的事情。第二类是东欧,在那里,民族运动是现在的事情。第三类是半殖民地和殖民地,在那里,民族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将来的事情』

  这里有一个问题,在这场帝国主义大战中,可能夹杂着民族自决问题。在《帝国主义与战争》(1915)第一章的“关于民族自决权”一节,“英国人答应给比利时自由,德国人答应给波兰自由”。

  在这场如果跟对老大,就可能使本民族获得独立的战争中,该国的社民党人保卫祖国?当时的北洋政府倒是跟对了老大,不过下场嘛……托洛茨基在《俄国革命史》里讽刺为奴隶参加主人的斗争。但这对奴隶的确是个大问题。

  我记得看过列宁就这个问题的反击,不过忘了在哪了。

  接下来,列宁反驳彼·基辅斯基反对民族自决而提出的经济理由。很好理解。这部分和文章题目有关系。

  再下来,列宁拿挪威从瑞典独立,解释了宣传与行动的问题。

  『国际实际上是由分别属于压迫民族和被压迫民族的工人组成的,为了使国际的行动统一,就必须对两种不同的工人进行不同的宣传……如果瑞典工人不是无条件地赞成挪威人的分离自由,那他们就成了沙文主义者,就成了想用暴力即战争把挪威“留住”的瑞典地主们的沙文主义同谋。如果挪威工人不是有条件地提出分离问题,即社会民主党党员也可以投票和宣传反对分离,那挪威工人就违背了国际主义者的义务,而陷入了狭隘的、资产阶级的挪威民族主义。』

  为什么?

  『因为实行分离的是资产阶级,而不是无产阶级!因为挪威资产阶级(也同各国资产阶级一样)总是力求分裂本国和“异国”的工人!因为在觉悟的工人看来,任何民主要求(其中也包括自决)都要服从社会主义的最高利益。』

  任何民主要求(其中也包括自决)都要服从社会主义的最高利益。

  这句话翻译过来应该是,觉悟的工人知道老板的任何民主行动从根本来看都是在维护老板,而不是工人的利益。

  下面列宁谈到了殖民地的民族起义问题,等等。

  列宁这篇文章为“支持民族解放,必行阶级合作”者提供了大量语录战的弹药。

  列宁为什么提出要支持真正的进步的民族战争?

  首先,对于当时的欧洲共运圈,支持被压迫民族的反抗,就意味着与本国的爱国主义来个了断。

  其次,对于被压迫民族来说,“保卫祖国”,就是“保卫民主、保卫本族语言和政治自由、反对压迫民族、反对中世纪制度”。

  专制统治、禁用本族语言、民族歧视与压迫这些苦难的最大承受者,就是被压迫民族的劳动群众。支持、帮助他们反抗这种压迫,对社民党人岂非理所当然?

  但是,从这里能够得出要支持被压迫民族的上层统治者?

  在民族起义中,上层统治者自然占据旗手与领导者的地位。不支持他们,就是不支持民族起义?最起码也要攀好交情,夸一句保护劳工(如俄共立挺吴佩孚),好拉一个有实力的哥们?

  因为红十字会唯一收钱的,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交了再说,连帐目问题都问不得?否则居心叵测?

  以列宁上面提出的标准,中国抗日战争完全是一场反对异族压迫的进步正义战争。所以呢?

  托洛茨基说要“在蒋介石命令之下(因为,不幸,他在独立战争中掌握着政权)参加军事的斗争,一面政治上准备推翻蒋介石。”(《论中日战争致里维拉的信》,1937)

  从事军事反抗,但要在蒋介石命令下?不知如何理解。具体的军事行动命令,ZG吃了几次亏后也不听蒋的,再听全死光了。那就是在蒋介石的宣传号召下,从事军事反抗?上面大喊大叫“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但是老百姓是实在人,深知河南“河旱蝗汤”的厉害,于是趁日军到来,纷纷军事反抗——国军。到底要怎么在蒋介石的命令下?

  此信的校者认为,“托洛茨基将中日战争单独来处理……主要意义自然是半殖民地反对帝国主义的战争,因之是「正义的战争」,因之便得出了托洛茨基对此战争所得出的整个态度。反之,如后来中国的反日战争参加在列强反日战争中,即中国战争成了世界战争底一部份,托洛茨基是否也会采取同一立场呢?我们认为不会的,因为在「俄国革命史」第一卷第二章中曾经对这问题给了回答:「中国底参战(按指第一次大战),在形式的意义上是自愿的,实际上只是奴隶参加于主人间的格斗。」毋须说,这样的格斗不是正义的战争了。”

  话说原来如果单打独斗,就要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如果美英来帮忙,我们就得撤出来,免得沾染帝国主义病毒。可是苏联也帮忙啊?那是史大林……

  困于“爱国”、“民族解放”、“正义”……这些语言迷宫内,要想走出去,只有靠“阶级利益”的指南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