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进派:读王凡西《毛泽东思想与中苏关系》的若干笔记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本站原创。

该书的在线阅读版   CHM电子书

 

※本文作者亦是该著作电子版的打字者和校对者。

 

 

《毛泽东思想与中苏关系》(实际上是《论稿》的后四章)

 

2007.12.14.开始读

 

(2009年3月12日整理时记:

这些笔记断断续续的,零散的、很不完全的,有很多是摘抄、提纲和内容提炼,这里只整理出涉及若干感悟和札记心得的笔记【用蓝字标记】,以及自认为最关键的一些内容提炼。整理时也稍为补充些笔记,但限于本人才识有限且生活较忙,难以整理出一篇完整读书述评来。)

 

一、走上了国际舞台

提及毛思想并未像列宁思想那样随革命胜利后迅速威震国际。

原因:①列宁思想早在十月革命前12年就已确立。体系化,科学化。

我认为王凡西高估了列宁思想及其对国际革命的影响。

②列宁思想是国际主义思想,毛思想主要在民族规模上。

当然,以俄为师,而斯大林苏联的国际家长专制又限制了毛思想的国际化。虽然列宁党在革命前也非常尊崇德国社民党,但党派平等和自由批评的空气是浓厚的,这使得列宁思想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国际主义思想。

③十月胜利证实了列宁思想,中国革命胜利在许多基本点上却驳斥了毛思想。

不完全对。更是补充了列宁思想。

 

P2过分捧高了列宁的特殊性和正确性(合理性);另,列宁的成功并不在于理论分析和现实认识的高明;(插个话:可能是过于突出列宁思想的创造性,王凡西错把修正主义当作“第二国际的传统思想”了。)而在于他引领的独立的阶级路线在阶级运动得以坚持下来。

 

在中共取得全国政权的13年后(1962年),毛思想开始作国际共运最高领导权的争夺战了。四方面:

1. 毛思想从一国独霸进向国际争霸的过程。

2. 中苏共党思想冲突的切近原因。

3. 在大争论中起了主要作用的几点毛思想。

4. 中苏共冲突的两个根本原因。

 

 

斯大林不曾积极援助中共进行革命内战的原因有三:

1. 对中国局势的错判,并从而得出关于中共政策的错误指导。

2. 自私的(一国社会主义的)俄罗斯民族利益注意,实质上是苏联官僚集团的本位利益)的考虑。

3. 毛及其一系的猜忌。

 

P8 王凡西对第一点举的例子恰恰证明了“错误”指导并不由局势错判“从而”推论出来。第一点原因很可疑(诚然,斯大林的确也发自内心地认为毛不会赢得内战,但也许有更深刻现实原因)。

 

P12 1949年夏天),即淮海战役结束后,苏联开始派出大批专家特别是铁道专家帮助共军抢修平汉等路,促成攻克长江之役(应在1949.4.)。那时起,斯大林才打破了中立。

 

P33 “赫毛联盟”延续了1年半:19549月——19562月。

P34 19562月苏共二十大。赫系决定性胜利。但其对个人崇拜的攻击损害了崇毛者的利益。

46日,米高扬访京。补充55个、总值25亿元卢布的新工业企业。

45日,《人民日报》回应苏共二十大: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

1956年春夏。大鸣大放运动(双百运动),大大减少了对斯、毛崇拜,跟随苏联恢复与南斯拉夫的友好关系。P36

王凡西将同时期苏联内部变化和中苏关系情况作为中国毛氏政权一系列改革(如双百运动)的重要原因。这种国际主义分析,比梅斯纳把双百等运动作为“毛主义”开始区别于斯主义的观点更为合理和深刻。

 

 

二、“分歧”发展1957年夏秋——1962年冬天)中的五个关键问题

 

王凡西在论述各种历史事件之间的内在联系(例如中共政策和苏联政策、和国际力量对比关系之间的紧密联系)时,表现出令人惊叹的分析力,不知这是他强大的逻辑联想能力还是神奇的想象力?或者是他长期独到扎实观察的结果?

 

1957年莫斯科会上,毛就“和平过渡”和“个人迷信”两问题提出了与苏共不同意见,但却是以非常和缓妥协态度提出的(见P79)。

王凡西的解释十分精到:

一方面,之所以态度非常和缓妥协,是因为怕得罪了苏联,而不得经济援助。

另一方面,之所以非提出不同意见不可,是因为毛为了“保持、加强他业已享有的革命威望”,“绝不能表现成别人指挥棒下的跳舞者,而必须继续扮演苏共新贵们的政治上的保护者”,因而他要“在政治上保持独特的主张,藉以抬高身价”。

 

 

三、国际争论中的毛泽东思想

 

王凡西列出了一个很有条理、让人一目了然的毛思想总清单。(列表,略)

 

P96. 补充一看法:毛派对此(国家性质估价变化)辩解说,事物是发展变化的,评价也应该有所变化,托派犯了静止的错误。如何看?

本章节已加入“录入者注”:

 

[2] 录入者注:今日的毛派可能会争辩说,1976年后邓的上台正是反革命资产阶级通过“和平演变”上台的例证。但是从社会经济事实上看,中国真正开始走向、且根本蜕变为资本主义(劳动力商品化、社会生产的市场化和私有化以及相应国家大方向的转变)是在1980年代后期,直至21世纪初期的今天这个具体过程还在继续。这其间是不是和平的过程呢?不是!这中间发生着愈演愈烈的阶级斗争——换个说法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大量工人对国企改制的抗议集会、游行和罢工斗争与城乡大众反征地反强拆斗争,以及从地方到中央对抗议群众频频出动军警镇压,从中充满了悲与恨,血与泪。这岂能叫“和平演变”?!这样的显著的大规模反革命蜕变显然没有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南斯拉夫和苏联发生过。

 

毛思想中的不变部分:

武装革命论

以乡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路线

讨论时分开来看

但可合并为一个说法:

革命者首先在落后的农村中从事武装斗争,积聚力量,建立根据地,然后包围城市,再然后俟机攻取城市,解放全国。

 

不变思想之一

武装革命论.  1938年毛氏做了理论探讨,欲从马列主义,特别是从斯大林主义为自己实行了十年的武装革命斗争寻找理论根据。

 

毛氏得出一个断语:

“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

 

60年代世界共运两个主要争论问题:

1 革命可以通过和平道路来完成呢,抑或须经武装斗争道路完成?

2 国际战争能否避免。

 

“拿起枪杆子闹革命,枪杆子里出政权,枪杆子里出社会主义,这是毛泽东主义的中心的中心。”(P101

 

 

P102——P104. 全面分析了意共陶里亚蒂的“结构改革论”以及意共和中共的论战。

P104. 对毛、陶分别所“相信”的缺乏分析,应指出这些认识的物质根源(利益所在)。前者是保有根据地及相关军政力量,后者能取得民主制度里的肥缺。(西方资本民主历来比中国的发达。)

P104. 说毛偏信武力,以致不很看得起革命的精神影响力。——这里恰恰有很多重要“反例”,特别在文革中,需要分析。

 

P109. 王凡西认为五六十年代世界形势有利于“乡村包围城市”的普世版本,即所谓“世界农村包围世界城市”(王凡西作出这一推论是在1964年夏)。果然,1965年下半年左右,林彪在著名论文《人民战争万岁》里阐发了这个思想。

这里表现了革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推断力和预见力。

 

P111——P112

“毛泽东头脑里诚然有严重的‘民族主义’或‘种族主义’;但是在这个特定问题上起作用的却不是这些‘主义’,而是毛泽东这条得意的与创新的革命路线。它的可能的对立意见并不是简单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而是一方面马克思,列宁在此一问题上的传统立场,另一方面则为赫鲁晓夫们的(部分也是承继自斯大林的)‘修正’立场,即‘和平竞赛’的主张。”

 

P112

列宁的民解主张与毛泽东的民解主张的对比。异同。

(对“殖民地与半殖民地民主民族革命”的看法)

*主要在于领导作用的认识与确立问题上。

 

同:

列与毛都指出了东方被压迫民族革命对西方工人革命的促发作用。

异:

但是,列宁又时时指出后者对前者的领导作用和决定性作用。

而毛的工人革命只限于一国内,亚非拉民族民主运动须在各自国无产阶级领导下,立国之后只要以“自力更生”为主,便可建成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至于西方工人革命,既难以先于落后国工人革命,也不比它重要。

 

P113. 列、毛观点不同而不是“根本不同”),因而产生“本质上有所差别的两条路线”(暗示了并非完全对立,注意王凡西观察和措辞的严谨):

 

“在列宁,那是全世界的无产阶级领导全世界的农民;可是在毛泽东,却是全世界的农民首先起义,在世界乡村成立革命根据地,以此攻取世界城市,解放全世界的无产阶级。”

 

P116.  毛主张在一国或世界范围内的落后地区首先发动革命,在当时相对来说是比较正确的(王凡西的意思是说对的、正确的,但我有保留,认为不一定)、符合列宁主义的——但这又是片面的、不足的,因为当这样干的时候,不论在革命期间与胜利后,都不重视先进区域的领导,都将之视为独立的范畴,那就是错误的、违反列宁精神的;且较长时间内是有害于世界革命的。(这一段是对王凡西原文的内容提炼)

 

毛此主张的证据就是614日《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的建议》的第四点(就近的来说)。世界局势的四个基本矛盾:

社会主义阵营同帝国主义阵营的矛盾。

资本主义国家内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

被压迫民族与帝国主义的矛盾。

帝国主义国家同帝国主义国家,垄断资本集团同垄断资本集团之矛盾。

 

但文件说:

文件宣布说:‘这些矛盾及其引起的斗争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人们既不能抹煞这些基本矛盾中的任何一个矛盾,也不能主观地用其中的一个矛盾代替其他矛盾’。换句话说,文件不承认四者之中有哪一个是最基本的,起领导作用的。文件的第八点中,作者虽然指出了‘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广大地区,是当代世界各种矛盾集中的地区,是帝国主义统治最薄弱的地区,是目前直接打击帝国主义的世界革命风暴的主要地区。’但它并不声明民族解放运动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是当代最基本的矛盾。

 

 

王凡西:

所以事实上它完全没有指出什么是最基本的矛盾,而只指出了相互联系相互影响而不分主次的四个矛盾”。

这,“一方面固然暴露了毛泽东思想方法的主要特点,暴露他那个‘主要矛盾随时易位’的机会主义理论”;

在另一方面,也证明了毛泽东根本不承认世界范围内阶级性斗争是最基本矛盾,证明了他把落后地区的民主民族革命看成为独立范畴,证明了他毫不看重,甚至根本否定先进区域革命对落后区域革命能够发生与必须发生的领导作用与完成作用。

 

P117注意这个分析结论):

否认世界工人阶级对于世界农民的领导作用与助成作用,使毛泽东在落后地区先闹革命这条路线,犯上了致命的错误。使它可能产生的有害结果,大大抵消超过了它所能造成的有利结果。

 

 

P119——P120

“不过直至目前为止,诸凡多少由于毛泽东的民族自尊或自傲感而促成的中苏冲突,据我们比较客观观察,正确也大多在毛泽东方面。……毛泽东今天在民族主义方面跟苏联引起了麻烦,主要原因在于苏联一边的沙文主义与强权政治,中共一边的民族主义罪过倒是被动的,是被迫加强的。”(一整段话)

 

王凡西等老托派始终没有透彻指出,共产党国家的民族主义实际上只是职业化领导集团的特殊的本位利益考虑,只能是指向这个利益,因为它不属于无产阶级利益。

当然,王凡西这一段所谈的也不错。

 

P120——P12 .

关于工人国家的所谓“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问题。

因为我的不同看法和质疑点很多,我整段摘抄王凡西几段较有代表性的话,穿插旁注。

 

中共要求国与国之间,党与党之间的完全平等;它反对“把社会主义国家对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支援,看成是一种负担,或者看成是一种恩施”;它反对把经济或技术援助用作使受援者服从指挥的手段:它反对对“兄弟国家”玩弄强权政治,反对挑拨与帮助一个普通的资本主义国家来向它进攻。这些要求和反对,虽然中共的出发点是民族利益或民族倾向(这话不妥吧?!!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似乎太缺乏对“民族主义”这个词的研究),但并不根本违反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说得更确切些,为了在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真正实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上述那些“民族主义”的要求本来就必须满足的。在民族不平等与民族歧视或民族迫害的基础上,绝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国际主义。所以中共一边的民族要求无可厚非,问题只在于它们在另一方面是否代表着大国沙文主义,是否以它“己所不欲”的东西,“施之于人”。在许多纲领性的文件中,中共的领导人曾经一再自己警惕,并且告诫党员,切不可犯大国沙文主义的罪恶,决不能让历史上根深蒂固的大汉族主义借尸还魂。这种警惕和告诫自然是好的,那种愿望是善良的(中共的“告诫”和纲领的内容是“善良”的吗?王凡西在这里似乎滑向了主观化的方向……我的一个初步看法是:中共反对汉族或地方民族主义,至少有政治上力求集权、避免分散割据削弱中央政令之意,由于没有阶级矛盾,也不存在用民族主义对反抗阶级分而治之的政治需要,所以苏联直到统治后期还在严厉打击冒头的“民族主义”,后者往往是受苏联官僚专断统治之迫而生的。后来官僚社会主义的中国也有这种情况,但没有苏联那么突出);但是一切历史唯物论者全都懂得,决定问题的常常不是人的意志,而是客观的社会的压力。以今天中国的条件论,即在有大量主观因素加入到经济建设中去的条件之下,如何继续革命,如何建设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那种方针,对于上述善良意图的能否兑现,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至少具有非常之大的作用。(唯心了,我认为还是夸大了路线方针意图的作用,王凡西之所以这样说,其实是想制造这种自我幻想:能多少影响中共高层决策的反对派是有存在空间的。)如果这个建设方针是以世界革命为目标的,是以不断革命精神推广及加深社会主义革命的,那么时间越久,客观的社会力量越不利于民族主义的存在与滋长,越不会有大国沙文主义的发生。反之,如果毛泽东中国追步斯大林苏联的后尘,坚持一国社会主义的建设路线,又因为反对大国沙文主义与反对上级党指挥棒之故,在这条路线上变本加厉,越走越远,那么即使毛泽东以及中共其它的领袖们,对于大汉族主义或大国主义如何警惕,如何防止,而结果这些主义一定还要发生;它们一定要对中国革命,乃至对世界革命,起一种非常有害的作用。

 

不过这是后话,至少是明天的祸害。今天,当中共以受屈者与被害者资格对压迫者及加害者抗争之时,人们应该同情这种抗争,甚至支持这种抗争(??!!),因为它这一边的民族主义在相形之下,起着多少积极作用法西斯主义也对德国工业建设“起着多少积极作用”,是否“应该同情甚至支持”法西斯主义对已瓜分完的世界资本统治秩序的“抗争”?——它的确破坏了已瓜分完毕的世界资本统治秩序)。南斯拉夫的铁托当年起来反对斯大林,可说主要与唯一地是从民族利益出发的,他要求党国与党国之间的平等,他反对以经济援助之名而行经济剥削之实,他以南斯拉夫民族社会主义的名义反对斯大林的一国社会——沙文主义,那时候,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者与革命无产阶级都同情与支持了铁托。第四国际当时的确采取了这样的立场,这也正是第四国际机会主义倾向的一个说明。)理由当然不是为了南斯拉夫方面的民族主义,而是为了它打击了苏联方面的沙文主义。后来,铁托们也正是从那民族的狭隘利益出发,在内政外交上,特别在国际政治方面,越来越趋于保守妥协了;但这种消极作用,并不能据以否定当年反克里姆林宫斗争的积极作用。”(左翼机会主义的具体表现是:对一切都知道得很清楚,但在政治上仍对机会主义方面采取支持或“批判地支持”,而所清楚知道的都成为了机会主义的支持的借口。注意末句是一句相当自觉的诡辩。

 

 

P140.  不过列宁在民族问题上的贡献还远不止此。他的坚决反对民族国家主义,他的坚决反对社会沙文主义,不过是问题的一半。另外一半,意义上同样重要的,在于他看出了某些国家,即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主义’(为什么打引号?什么意思?)的进步性,看出了它们的民族解放运动的进步性,并对它们作了坚决而有力的支持。”(民族主义和民族解放运动有何区别?似乎前者包括后者吧?

 

P182.

中共的区域割据政权,自始就处在战火的锻炼之中,上面所说关于战争对于执政党派的考验与清洗作用的话,在中共并不新奇。1935年斯大林的直接代理人在中国失势,首先得从战争的无情淘汰来说明。自从定居陕北以后,中共的统治层确实是较前更固定了,更僵硬了;特别当抗日战争之后,随着整个共产国际的右倾而公开宣布了阶级合作政策,以致中共的发展路线,彷佛又从革命趋向于反动了。事实证明出来却不如此。中国社会的阶级矛盾太深刻,阶级斗争太激烈,以致不管哪个政党——尤其是长期敌对着的国共两党,即使其中之一的共产党想放弃斗争,‘精诚合作’,对手方亦决不会答应的。事实上那时摆在中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或者是‘真正合作’,解散边区政府,改编军队,藉以换取国民政府中几个部长职位,这是彻底投降和被消灭的道路;或者是对斯大林的指示‘阳奉阴违’,对蒋介石的合作则‘表里不一’;阶级斗争的路线是名义上与表面上停止了,但基本上与实际上却仍不放弃。以阶级标准及阶级教育团结起来的共产党仍旧保持着与发展着;以共产党为主体的独立的军政力量也绝对保持着,并且发展着,如此,一方面进行对日战争,另一方面准备着,实际上也进行着对国民党的斗争。

 

我划线的部分是王凡西谈中共为何没有妥协屈服的三个原因:阶级矛盾深刻和阶斗激烈(重点谈这个);共产党仍保持阶级标准;中共军政割据的独立性。但我仍认为王凡西忽略了他所谈的第三个原因,实际上对于中共本身态度来说比第一个原因更重要,因为即使阶斗不是特别激烈,中共也可能为了固守本位特殊利益而不完全接受议会道路,——这里真正的重量级因素是在阶级力量对比天平的左边,有苏联这个重大砝码(政治、精神上与中共有机联系着)。

 

苏联因素和本位割据利益,基于国内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综合地起了作用。参见我的另一些专题文字:

 

黔进派:“彭述之谈中国第三次革命胜利原因”的札记

http://communismabc.googlepages.com/psz

 

关于第三次中国革命胜利原因的左青讨论(看其中黔进派的意见)

http://communismabc.googlepages.com/rev.3s.chn

 

 

 

 

一个综合的小节。

 

本书优点、正面或值得肯定之处:

 

1. 从国际分析的方法。

 

2. 以毛官方文献作为分析材料。

 

※之后我特别向中马库推荐了以下几篇毛官方原始文献:

作为党刊社论发表的:《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

张春桥:《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林彪:《人民战争胜利万岁》

 

3. 逻辑严密、环环相扣,推理能力。

*对毛思想的剖、概括和推论。对毛主义的结构的把握。

 

4. 对民族理论经典的重申。

 

5. 对非斯大林化运动的澄清及问题。例如P129——P130.   P32——P33——P37——P39.(初论与再论的区别)。

 

 

本书缺点、负面或争议探讨处:

 

1. “民族主义”、“民族利益”,社会主义革命与民族、民族主义的关系问题。

2. 中(南)苏争论,应赞助中方(铁托)?阶级独立立场该如何表现?P121.

3. 撇开“传记性质”不说,热闹感有过于突出个人“优点”之嫌,如对列宁(很多理所当然的被过分赞美)。

4. “现实主义”?五四以来中国革命者的(又或者是植根于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偏狭观念:对“实干”(实际工作)和“书斋型”的区分,拘泥于这种区分。例如P26

(又见王观泉《陈独秀传》里对笔杆子和枪杆子的区分,同理)

5. 总喜欢假设“要是苏联还是列宁的苏联,中国革命领导人将会如何如何美好……”。我根本不相信。或者严格地说,我极其怀疑。

 

《毛泽东思想与中苏关系》

 

毛主义体系的简表(分两个部分)

1、特色部分

武装斗争中心论

农村包围城市论

 

2、斯大林主义部分

统一战线理论(阶级合作)

新民主主义论(革命阶段论;包括人民阵线论,或统一战线论)

自力更生论(一国社会主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