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员:民族主义与穿越文学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星火共运论坛。来源

本编按:
本文对作为“亚文化”中一个突出部分的穿越文学实质的分析,比较独到。但提到“早期民族主义朴素真诚的感情”却是胡扯。如果说,作为一种不满和反对民族压迫、追求一般政治平权的心理,那可以说是“朴素真诚的感情”,但民族主义——资产阶级的统治意识形态却根本谈不上朴素真诚。需要调和阶级分化对立的统一(“民族”这种社会造就的意识形态担负起这个任务),需要关税贸易保护和法权体系、现代常备军和警察,这就是“早期民族主义”的真正原动力。

另外,文章的一个缺点是:展开得很不够,似乎还没写完似的。

 


民族主义与穿越文学


游击队员
发表于 2008-6-7 09:19  

穿越文学是中国亚文化领域中异常耀眼的一个部分,在世界范围看,也是非常独特的现象。

 

何谓穿越文学,某站的军事架空版块有置顶帖洋洋洒洒写了一坨,其中的主流,可以归纳为一个现代人(或现代人小集团)回到中国古代/近代史的某个转折动荡时期,迅速攫取权力,按照资本主义原则(国家资本主义或自由资本主义)改造国家并对外扩张。

 

穿越文学与民族主义有着深刻的渊源。

 

穿越文学鼻祖中华杨曾这样谈起自己当时的创作冲动:

 

“当时想起要写《中华再起》,这完全是被一种冲动推着写的,什么冲动呢?那就是脑子里总有一种想法:“如果中国在鸦片战争后强大了,我们当然不会欺负别人,可我们也不会让别人欺负,敢欺负中国者,那都要付出代价。”问题是,靠清朝的腐败,中国可能强大吗?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同治中兴——不要笑话我,在写《中华再起》之前,我对清朝的认识,完全是学生时期,从教科书里得到的——对李鸿章的评价,跟现在广大爱国青年没太大区别,当然,就算知道清朝当时有强盛自己愿望,靠清朝,那也不可能。历史当然不可能改变,但作为有智慧的人,与其他生物比起来,我想,懂得幻想,这也是人和其他动物区别之一吧。

 

幻想(或者说虚构)一个历史分支,这种白日梦一做就一发不可收拾,冲动的欲望让我写了《中华再起》,当然不是灭日屠美式的所谓再起,而是重现汉唐那种海纳百川,包容兼蓄的大国王八之气——哦,说错了,是王霸之气。”

 

从这段文字里,除了早期民族主义朴素真诚的感情外,我们也看到了他对李鸿章的惺惺相惜,和对中国在世界体系中地位的朦胧憧憬。

 

这就是当代民族主义的两大特征:纯粹技术主义的强国路线和暧昧不清的强国目标。

 

穿越文学的兴盛与民族主义的现实条件有密切的关系。

 

民族主义长期处于‘在野’状态,也不受传统右翼精英的待见,民族主义思潮主要依靠网络进行完善和表达,而纯粹的思想鼓吹又是一道危险的红线,因此焦虑不安的民族主义,也必然要寻找其他的宣泄和表达途径,在文学方面,再没有比穿越文学更好的载体了。

 

民族主义在历史、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一切观点和‘理论成果’,都可以在穿越文学中得到自由的表达。

 

穿越文学的创作和阅读过程对民族主义者而言有着极大的快感,他们与故事的主人公一起,翻云覆雨,只手改变历史,他们的理想霸权在头脑中宛然已经成功。

 

这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

 

穿越文学的前途依赖于民族主义的前途。

 

随着民族主义的崛起,穿越文学在文艺和思想上也达到了新的高度,以《篡清》为例,作者准备了大量清末民初社会生活的材料,遣词用句也认真模仿当时的风格,而在思想上,也亮出了打造法西斯军队,严酷榨取控制周边小国,与日本争夺霸权的鲜明思路。

[ 本帖最后由 游击队员 于 2008-6-7 10:4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