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进佳:切——对一个浪漫英雄的零碎杂感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朱进佳的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

 

 

切 —— 对一个浪漫英雄的零碎杂感

[ 2005/07/24 13:23 | by 安那琪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05。6。8

1928年6月28日,在阿根廷第三大城市罗萨里奥 (Rosario) 一个名门望族的家庭里,一个叫做埃内斯托.格瓦拉的孩子呱呱落地。埃内斯托在还未到两岁的时候,第一次哮喘病发作,这个病也折磨了他一生。但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埃内斯托后来走上跟穷人一起进行解放斗争的革命道路,还成为了后来许许多多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浪漫英雄。

他就是“切”-- 切.格瓦拉。

“切” ,一个对于拉丁美洲人来说,相当亲切的称呼。“切” (Che) 是阿根廷人打招呼的常用语,类似汉语中的“喂”,因此也成为南美洲人对阿根廷人的戏称,格瓦拉在危地马拉获得这个绰号,后来成为他名字的一部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切的头像无所不在。最常见的,就是在年青人身上穿着的T-恤上。曾经挂着切的头像在胸前的T-恤,是风靡千千万万年青反叛一群的时尚,唯利是图也不会错过打这个头像的主意,将它印在各种产品上,一时间,“切” 变成了可以捞取盈利的品牌。只是,现在有多少身上穿着印有切头像T-恤,佩戴着印有切头像徽章的年青人们理解到,切最痛恨、一生在反抗的,就是以盈利为推导的资本主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头戴着贝雷帽,一脸一头卷曲的浓须和长发,衬托着一双格外炯炯有神的眼睛,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远方,潜伏着一股说不出的叛逆、严肃、热情的生命力……这是一幅摄影师古铁雷斯(Alberto Korda) 的偶然之作,后来竟然成为全世界被复制与翻拍最多的著名作品。切这张通街流传的照片,成了一个国家、一段历史,甚至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一个浪漫叛逆激情革命时代的象征。“切的形象有可能被人有意地进行封锁,也有可能被人当作商品进行买卖,或者被人歪曲修改。但是,它是世界革命的一个部分,而且在任何时候,它都能够恢复其本来的意义。” 切的这张照片,成了古巴革命进程的代表,古巴民族的英雄偶像,拉丁美洲与非洲革命的火炬。直到今天,成千上万的古巴青年大学生、拉美年青人、美国年青人,以及世界其它地方的年青人,仍然把这照片印在T-恤衫上,徽章上,钥匙圈上,旗帜上。古巴的大街小巷、城市农村到处可见这张切的照片。全世界成千上万对切充满好奇和崇敬的年青人都把切的这照片,视为自己心目中偶像的完美形象。他们借此怀念那位当年出生于阿根廷,跟卡斯特罗一起领导古巴革命走向胜利,1967年在玻利维亚革命中就义殉难的真正英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当欧美各国的年青人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的时候,他们全都高举切的这张照片,似乎它已经成为一种团结力量的象征。

一个传奇英雄出现后,即注定要一直传奇下去。

去年,一部根据切早年的日记拍成的电影--<摩托车日记>(The Motorcycle Diaries) ,一时成为众人的话题。电影讲述了切早年跟好友阿尔贝托. 格拉纳多的浪漫时尚的拉美摩托车之旅,这个旅程改变了切,为切日后投身革命埋下伏笔。

如果切. 格瓦拉活到今天,已经是个七十七岁的暮年老人了。但是,切却是永远年青,这不只是他死得早,更因为是他死在浪漫的理想之中。38年前,1967年10月9日,在近代革命时上,是个悲惨的日子,一个神话般自我流放的赤色战士,近代史上最伟大的传奇革命英雄,在玻利维亚被枪杀了,死时年仅39岁。

“我知道你们是来杀人的。胆小鬼,开枪吧!你只不过是将要杀死一个人!”(“I know you are here to kill me. Shoot, coward, you are only going to kill a man. ”)

切壮烈牺牲了,然而,切的灵魂却得到宗教般的祭奠,与所有参加暴力革命的英雄主义者不同,切死后被一切怀揣着纯真理想的青年奉为偶像。切成为一个介于神话和童话之间的英雄,甚至是被奇妙的艺术化了。切,是二十世纪象征着某种纯真理想力量的符号,一个性感的圣徒。不同的人心中有者不同的切,但是,切只有一个。大部分不了解切的人,崇拜他,只会崇拜他;大部分了解切的人,爱他,是真正的爱他……

萨特说切是“我们时代最完美的人类” 。切一对遥望远方的眼神,凝视过一代又一代的年青人成长、老去……今天被切的眼神鼓舞过的年青人,在老去的那天时,会否因为今天自己没有踏出敢于抗争的一步,而变得羞愧唏嘘?切不需要咱们的崇拜,他不是神,他不过是用他的生命和鲜血向咱们呼唤:在压迫还未终止的一天,反抗就不能停歇!只要世界一天还有一个穷人,我们都不会幸福。革命是不朽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切说:“请不要忘记这个20世纪最后的征人。” 我们不会忘记这个二十世纪已几乎看不到的浪漫英雄,一个如此独特、如此几乎不可能的传奇。

在市场经济弱肉强食、资本主义引领人类社会走向野蛮主义灭亡之路的今天,切何尝不是启发咱们反抗的榜样。过去的切已经死了,只是躯体而已,切的灵魂,切的精神,仍然潜伏在每一个还有良知、热情的年青人心中。切会回来,也许今天就已经回来,不是一个,而是千千万万,千千万万反抗压迫的人民,就是千千万万个不死的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