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虹: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是篇“好文章”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评介对象:

俞可平先生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2007年1月4日   出处:《北京日报》

此文网络琏接:http://www.chenduxiu.net/ReadNews.asp?NewsID=748

本文系原创作者2007年2月27日投之于共产主义入门网。我将「好文章」加了双引号、并略改些许别字及词以明确文意。——红草

 

《民主是个好东西》是篇“好文章”


  2007年1月4日,安庆陈独秀研究网发表了俞可平先生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此文原载《北京日报》,曾得某些媒体的赞扬。的确是-篇好文章,好就好在作者的写作技巧.俞先生的确是费了苦心,他能深深地掌握读者心理,如他首先道明:“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人而言……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个好东西,还是-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这样的话一方面说到读者心里去了,另方面作者籍此与这些人划清界线,表明自己深爱民主,为民主而奋斗的勇士,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接下去他进一步发挥这个思想:“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如果没有民主的权利,人类的人格就是不完整的。”
  文章每-段开始,作者都要写上“民主是个好东西”这-句,接下来写的又好像都是对民主的否定,或者说他例举的都是民主的负面。这是作者写作技巧高妙之处。如果叫我来写,我会直接这样写:“你们不要将民主想像得太好了,民主‘可能引发社会不稳定,’民主‘从而降低行政效率,’民主‘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将“民主”的负面作用都写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写,我马上会遭到读者的反击。也许有人会骂我是御用文人,是专制的帮闲者。俞先生这样一写,非但不会遭到迎头痛击,同时会受到赞扬,人们会说俞先生能全面、深入、细致地考虑问题。这使我想起西药制造的巧妙,对中国人来说,传统观念是“良药苦口”。因为是“良药”,所以再“苦”,也只好喝进嘴里。而西药的制造就来-个花样,将苦药做成丸子,外面裹上糖衣。俞先生作文的方法,就是将苦药裹上糖衣,使你好过口,一贪进肚内,“苦”与“不苦”,哪就是另一回事了。
  “民主是个好东西”写完以后,俞先生又要告诉读者,施行民主要一定条件,不能超越社会历史发展阶段,条件可多了,除此以外,“不仅与社会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丶地缘政治丶国际环境相关,而且与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丶政治人物和国民的素质丶公民的生活习惯等密切相关。”还有好多好多,这里不――摘录。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些实施民主的条件,作者沒有告诉我们,也许是几十年,几百年,或许是更长的时间,一千年也不一定。
   作者还苦口婆心地提醒读者,要谨防那些“政客”把民主作为夺取权力的工具……
   作者也沒有忘记告诉读者: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请特别注意:民主是靠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也许“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更是至关重要的。
   这个说法好像和顾准的说法有些两样,读过《顾准文集》的人,总还记得顾准是怎样说的?
   最后作者还考虑到“国情”。我从传说中知道:当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时,也有人说中国的国情不适合马克思主义。当然此一“国情”不是彼-“国情”。俞先生所考虑的是“我们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这就是说:外国的“民主”,我们拿来实施时一定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给以“修订”。譬如说外国实施“出版自由”,我们的出版物一定要经过出版总署或中宣部审批以后才能出版发行;外国实施“游行自由”,我们的“游行”一定要事先申请,经公安部门批准后,才能上街游行,凡此种种,不一一说明。
   总之,《民主是个好东西》是篇“好文章”,好就好在作者的写作技巧。我再重复一次,读这样的“好文章”,真的像吃裹着糖衣的西药,连小孩也不会除绝。
   民主的确也是潮流。连泰国政变的军人头头,也声明他是由于保护民主才进行政变的。当然我也早已听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只是人们总是不肯具体地说一说民主到底是有哪些内容?!

 


                                             长虹 写于2007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