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国:“极权主义”论的荒谬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论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

“极权主义”论的荒谬

杜建国

 

炒完了哈耶克,“柿油党”们现在又大肆炒作汉娜·阿伦特了。

“极权主义”论,是“柿油党”们美化资本主义的重要意识形态武器或理论武器之一。极权主义论将苏联、德国纳粹、意大利统称为极权主义,如我刚看到的《论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一文所言:“极权主义一词在西方学界一般用以概括德国纳粹主义、苏维埃共产主义以及意大利法西斯主义。”

极权主义论宣称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的经济制度与资本主义无关,是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经济制度(汉娜·阿伦特的著作我一本也没看过,只接触过一些间接材料。如《论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所介绍,汉娜·阿伦特并没有跳出这个窠臼,其他的介绍也大致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当然,作宣传介绍时,“柿油党”们一向是取其所需的,比如对乔治·奥威尔的歪曲。汉娜·阿伦特的思想或许不是这样片面,暂且不表)。

这纯粹是胡说八道!

难道纳粹时期资本家的财产被剥夺了吗?纳粹表面上支配一切,但他们什么时候跟资本家过不去了?相反他们忠实地与资本家结成同盟,为其保驾护航,内灭工会左翼政党,外夺生存空间。纳粹的确对经济干预很多,但那是帮着资本家发财,资本家何乐而不为呢(详细论述见附言)?记得前几年,徐友渔跟王彬彬论战——资料不再手边,硬说纳粹经济是一种反资本主义的“命令经济”。另外二战期间,其实英国比德国更早的进入战时经济状态,在德国进入战时状态之前,英国对经济的干预同纳粹德国相比早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倘若德国经济不属于资本主义的话,那英国就更有资格这样讲了,英国也应该是极权主义国家了。

法西斯明明是资本主义自己的孽种(或存在方式之一),可经过极权主义论一搅和,资本主义反咬一口,将屎盆子全扣到别人头上了。

“柿油党”们平常产权不离口,产权是其评判事物的首要标准。但是一扯到纳粹法西斯这里,这一标准就被悄悄地弃之不用了。

不要脸!

至于纳粹统治与苏联斯大林官僚统治之间,由于经济基础不同——如前所述,仅有表面上的相似性——一党统治。即使仅就这一相似性来说,两者的产生或起源也是截然不同的。

斯大林官僚统治脱胎于一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在这之前,苏联曾存在过无产阶级的直接统治——通过苏维埃多党民主制。由于世界革命没能立即成功,革命陷入孤立,俄国工人阶级的力量被耗尽,难以继续维持自我统治。布尔什维克于是取消了苏维埃内的多党民主和自己本党内的民主,来代替无产阶级暂时行使权力。但是党内书记官僚集团却因此而生并最终窃得了大权。

纳粹集团,则是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靠踏着本国无产阶级的身躯上台的。

法西斯战胜了德国无产阶级,苏联无产阶级也就无法摆脱孤立,无法恢复力量或重新被从外部激活,从而使官僚统治稳固下来。倘若德国无产阶级在1919年夺得政权,那么斯大林官僚统治就不会产生;倘若1933年获得胜利的不是纳粹而是德国无产阶级,那么苏联无产阶级将会立即把自己的权力从斯大林官僚集团手中夺回来。可以说没有墨索里尼希特勒的胜利,就没有斯大林官僚集团的产生和胜利。

由此可见,不仅对纳粹法西斯的分析站不住脚,极权主义论对苏联的分析也是极其浅薄的。极权主义论将官僚统治下的苏联视为一个新的稳定的社会形态——极权主义社会。但在经典马克思主义传统(不是斯大林主义和1914年以后的社会民主主义)看来(不是事后而是事先),官僚统治并不是一种新的稳定的社会形态,它只是一种不稳定的过渡性的社会现象。作为革命被孤立和无产阶级力量耗尽的产物,官僚统治根本不可能长期存在,它只能在两种死亡方式之间作选择:要么世界革命成功,无产阶级推翻官僚的统治,建立自我管理的社会主义;要么世界革命持续失败,官僚统治在全球资本主义的压迫下,蜕化日益加深直至最终倒退回资本主义。

苏联的崩溃,同时让极权主义论破产。得到验证的是经典马克思主义传统。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纳粹法西斯是资本主义的存在方式之一,而苏联官僚统治则作为无产阶级革命蜕化的产物暂时存在。世界上并不存在纯粹的极权主义社会,最多可以勉强称存在极权主义政权而已。除了增加混乱,极权主义这个概念,一点也不能增进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当然,这一混乱正是资产阶级求之不得的。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附:

《纳粹经济体制属于资本主义不容置疑——“哈耶克批判: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之间的转换”讨论会记录稿节选》     

                                          二零零三年十月六日

 

杜建国发言:

刚才秋风先生讲极权主义还有这样一种观点。就是说,德国法西斯和意大利法西斯跟葡萄牙的独裁,西班牙的独裁,以及皮诺切特的独裁不是一回事。但是,我刚才讲了,哈耶克是老师米瑟斯却是非常赞赏墨索里尼的,我在这里再给大家念一段话,有这样一种经济制度,它:

“尊重私人财产的原则。私人财产完善了人类的个性。这是真实的。”

这句话你们看像是谁说的,是不是象哈耶克、米瑟斯、弗里德曼说的。但这恰恰不是,这是墨索里尼讲的(转摘自米利本德《资本主义社会的国家,商务印书馆》。为什么米瑟斯这么赞赏他(墨索里尼)呢?米瑟斯看得很清楚啊!墨索里尼统治下的意大利跟此前和今天的意大利没有本质的不同。墨索里尼时期,菲亚特公司就在统治着意大利,今天的还是菲亚特公司,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大家都知道,就是属于菲亚特公司的。不管搞不搞独裁,不管是皮诺切特式还是墨索里尼式的,评判一个社会的标准,也就是秋风先生也讲的,只要他们社会经济结构没有改变,甚至像皮诺切特这样的独裁者,我们也要认可他,因为他仍旧保存私有制和自由,也就是保存着私有制和财产制度等。墨索里尼上台以后,意大利的所有制关系并没有什么改变,并不是说意大利的资本家就没有权利了,他们仍旧拥有权力。墨索里尼倒台以后,仍旧是一个样。

咱们讲完意大利后,再讲德国。说起德国,哈耶克最推崇的政治家丘吉尔恰恰是很欣赏希特勒的。刚才有人讲德国为什么出现了法西斯统治,扯到什么康德啊,哲学啊、优等不优等啊。我的看法呢,丘吉尔的一个回答是很有力的,刚才我已讲了,大家可能没注意,丘吉尔说了,假如一战中英国战败,他就会充英国的希特勒,就是一个具体的原因,。正是因为一战失败,希特勒才会上台的。

我再讲一讲,为什么说希特勒和皮诺切特是一回事。秋风先生说,纳粹是一种极权主义制度,这个极权主义不仅表现在上层建筑即他们的统治方式,还表现在他们经济基础和所有制关系方面。但是我们发现,希特勒上台以后,他搞得是更彻底的资本主义。他在政治上搞极权主义,政治的极权主义并非跟资本主义是对立的,相反融合得很好。希特勒上台搞得什么东西?首先,摧毁工会,打挎共产党,社会党。工会是谁最痛恨的?……工会正是哈耶克最痛恨的。工会威胁了什么?工会威胁了雇主也就是资本家在工厂里的权威,(纳粹)首先树立了资本家的权威。另外,关于纳粹搞得那些计划经济,我在这儿有一点材料,这本书并不是秋风先生翻译的那个(哈耶克)传记,而是另一种传记。秋风先生区分了两种政权,一种叫极权政体,一种叫独裁政体。我再念一下这位作者的书,他也写到了哈耶克所谈的问题,你们看他是怎么说的:

“哈耶克在其后期作品中,对独裁政体(例如智利的皮诺切特政权)和极权主义政体(例如苏联政权)进行了区别对待。他更愿意接受前者,因为前者在摧毁政治自由时并不干涉经济自由,私有财产得到保留,而市场也没有被集中计划所取代。然而,根据这些标准,哈耶克本应该把纳粹德国看作独裁政体而不是极权主义政体,因为纳粹政体没有干涉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财产所有权关系,甚至还晚于英国开始强制推行战时经济计划体制。”

我再给大家解释一下。就是说希特勒统治的德国跟俾斯麦统治的德国,同魏玛德国,同哈耶克的朋友艾哈德担任经济部长时期的德国,直到今天的德国,没有本质的不同。西门子公司、奔驰公司、德斯斯顿银行、克虏伯公司、蒂森公司、博施公司,在俾斯麦时期就是这些公司统治着德国,魏玛时期仍旧是这些公司统治着德国,今天也还是它们。让我们再看一下希特勒时期是谁统治着德国,仍旧是这些大公司,而且这些资本家的权力比任何时候都强大。我刚才已经讲了,希特勒摧毁了工会,摧毁了社会党和共产党,直接与资本家对抗的力量没有了。有的人爱讲希特勒搞计划。搞计划资本家不一定反对。你想,经济部长由克虏伯去担任他会不高兴吗?我一边当资本家,一边搞计划有什么不好啊,搞这个计划根本威胁不到资本家的财产权,他又当官员又当雇主有什么不好啊!他仍旧是那一套,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 讲话被一个听众打断,两段之间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