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革命:托洛茨基的著作在中国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评介对象:

托洛茨基的著作

中文马克思主义网络文库的托洛茨基文库(持续扩充中)
(左畔学社2008年1月30日添加)

托洛茨基的著作在中国 原创

作者:不断革命

2006-08-18 22:48:10

托洛茨基本人在国际共运史上是一位很有争议的人物,其生平的传奇、坎坷都不再赘言了。
这里主要讲的是托洛茨基的著作在中国的情况。
 
托洛茨基的著作在中国的命运主要分三个阶段:
1.二十年代到建国初
 
 在这段时期,托洛茨基的著作在中国的出版工作由中国的托派组织承担,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到外国留学过的,外语水平很高。尤其是王凡西、郑超麟等人(郑超麟在90年代还曾组织过多伊彻所著的托洛茨基的传记《先知三部曲》的翻译工作,可惜在出版之前郑超麟老人就去世)。这一时期托派组织翻译了大量的托洛茨基的著作,包括《文学与革命》、《被背叛的革命》、《俄国革命史》、《新路向》、《不断革命论》《斯大林与中国革命》等等。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译本在大陆是很少见的了。
(如果你想买的话,可以去香港先驱社的网站上看一眼)
 
2.建国初到90年代
由于在建国初的“肃托”(肃清托派)的活动中大多数托派成员被捕(如刘仁静、郑超麟、尹宽等人),其余的则逃往香港、澳门等地(比如王凡西)。托洛茨基的著作的出版陷于停顿。到了六十年代,由于和苏联论战的需要(赫鲁晓夫把托派的大帽子扣到了中共头上),于是开始组织人员开始翻译托洛茨基的书。
以下引用的是郑异凡对当时工作的回忆(斜体部分):
 
我们编译“灰皮书”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根据我们的推荐,人民出版社组织翻译出版了一批“老修正主义、机会主义分子”著作的单行本,如考茨基的《社会民主主义对抗共产主义》、《陷于绝境的布尔什维主义》,伯恩施坦的《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鲍威尔的《布尔什维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托洛茨基的《俄国局势真相》、《被背叛的革命》、《斯大林评传》、《苏联的发展问题》等。这些书有的是由我们翻译的,有的是由人民出版社找人翻译的。
  这些书统称为“灰皮书”,据说其名称和发行办法是康生提出的。康生说,这些“坏书”用一种颜色纸做封面,人们一看就知道是坏书了。
  这是一项相当艰苦的工作,因为它需要运用不同的语言挑选每个人有代表性的著作,然后翻译加工。由于材料缺乏,有时得从几十年前出版的各种报刊杂志上去找。例如我们编布哈林、托洛茨基的言论,就一页一页地查看了几十年的《真理报》和《布尔什维克》杂志。当时编译局工作人手不够,需要其他单位给予支持。1962年11月8日,康生根据许立群的要求,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的讲话中呼吁:“主席要我们编修正主义文章汇编,伯恩施坦、考茨基、普列汉诺夫、托洛茨基这些人的著作,要有系统地出一些书。正在做,有一个计划。12月可出第一批书。请外省同志帮忙,支援德文、英文人才。”
  1963年底,人民出版社又出了一批“灰皮书”。康生对中宣部的姚溱和包子静说,你们做了一件好事,主席讲了几年了,现在总算出了,你们要把这些书收集齐。
  “灰皮书”的出版确实受到毛泽东的重视。中央办公厅的逄先知曾电话通知,“灰皮书”的购书证要送给江青;以后还通知说,“灰皮书”每次要送主席秘书林克同志若干本(两本或三本)。

................................

在“灰皮书”中,托洛茨基的著作是“重头戏”。那时苏联报刊影射我党搞托洛茨基主义,中央认为需要予以反击。1963年七八月间,中宣部姚溱向王惠德传达:邓小平同志认为,赫鲁晓夫污蔑我们是托洛茨基主义,非写文章答复不可,作为十评中的一评。
  王惠德把这项工作交给了国际室,主要由林基洲和我两个人干。我们的主要工作,一是推荐托洛茨基的主要著作翻译出版,等托洛茨基的某一本著作翻译出来后,由我起草内容评介,通过中宣部的《外国政治学术书籍编译工作简报》向中央反映。另一项工作是把托洛茨基的观点分门别类进行整理,做成专题资料,上报中央。我们最先编了一个《托洛茨基污蔑苏维埃国家和布尔什维克党“官僚化”与“蜕化变质”的谬论》,接着开了一个《托洛茨基论点资料选题拟目》,共开列了13个选题,送姚溱审查,姚溱表示同意。最后我们大体上按照这个选题计划编出了15个专题,于1965年4月基本完成。对这些材料我们加了小标题、插题和提尖(即把最尖端的语句提出来,刊在章节的前面,作为提要)。因为布置任务时并没有说明此材料准备铅印,只说供领导和少数人写反修文章时参考,所以标题和尖题都采用托洛茨基的原话,未加贬词,目的是把重要的语句点出来,以便于查找使用。
  王惠德把全部材料转给姚溱,并在5月1日给姚写了个条子说:“听说那个托洛茨基材料准备印。印以前恐怕要把标题、插题改一下,改成《兄弟报刊》的插题的口气。因为现在是‘纯客观’的提要,恐不妥。”
  5月7日,姚溱给编译局打电话说,托洛茨基的材料不要再多花时间整理,突击印一两百份,按专题印单行本,标题和提尖不再改。全部材料由姚溱定名为《托洛茨基反动言论摘录》。
  这年6月,《托洛茨基反动言论摘录》决定交给人民出版社出“灰皮书”。王惠德解释说,之所以要出版,是他觉得“《红旗》等单位写文章很需要这类材料,给钓鱼台印的,解决不了这些单位的问题,还是印灰皮书好”。于是,我们对译文做了校订,对标题和提尖略作修改,在能加贬词的地方加上贬词,书稿交人民出版社。
  1965年7月,书分上下两册,共印500套。姚溱看了认为,此书不能出,因为它是我们加工的,把最尖端的东西都集中在一起了,流传出去不好。
  结果此书只装订了50套,白皮,无封面,发给少数单位。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人民出版社才以“灰皮书”的形式出书。
  我国出版过一些介绍毛泽东读书生活的著作,但都没有提及“灰皮书”。从“灰皮书”编译和出版的历史来看,作为“反面教材”的“灰皮书”是毛泽东读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
 
  1990年,我出席由联邦德国左派学者举办的“托洛茨基问题国际学术会议”。会上有一位西方学者以轻视的态度说,你们苏联和中国学者没有可能谈论托洛茨基问题,因为你们连他的著作都不可能看到。这话击中了当时苏联学者的要害,与会的苏联学者中除了一位来自马列研究院的学者能够进入苏共党务档案馆,看到托洛茨基的东西以外,其余学者是难以看到托洛茨基的著作的。我就发现一位苏联与会学者写的有关托洛茨基的文章,由于没有看《托洛茨基自传》而出现明显的错误。但是中国情况不同,我当即站起来发言,详细列举了中国在解放前出版的托洛茨基著作和20世纪60年代出版的托洛茨基著作(即“灰皮书”)。这位学者继续追问,中国学者能看到吗?我告诉他,“灰皮书”是内部发行的,但凡是研究这一问题的学者都可以看到。
 
注:苏联对于托洛茨基的著作绝对是视之为洪水猛兽的,据说密级比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还要高,80年代之前历史学者们根本看不到他的书,之后也只能看到《托洛茨基自传》等寥寥几本。
 
 
以下是我从网上找到的书影,不过说来惭愧,现在一本也没有买到,
手里只有两本《托洛茨基言论》
 
 
 
3。90年代至今
到了90年代初又陆陆续续的出版或再版了几本托洛茨基的著作,比如《托洛茨基回忆录(肖像集)》《斯大林评传》和《文学与革命》。虽名为内部出版,实际上却属于基本能随意流通的书。 
 
 
而新版的《托洛茨基自传》的出版则代表着托洛茨基的著作第一次在大陆公开销售,我希望以后能见到更多托洛茨基的著作,也希望托洛茨基能被更多的人了解,被更多的人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