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言:評析張亞中的《兩岸統合論》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评价书目:

台湾独立知识分子张亚中的《两岸统合论》

下文转自台湾工人民主协会网站:http://www.worker-democracy.com.tw/

評析張亞中的《兩岸統合論》

左言

        

         針對當前的兩岸關係,台灣資產階級陣營浮現了兩條不同的路線。

        其一為民進黨利用兩岸的對峙僵局,來強化台獨現實、刻意炒作民粹對立,以獲取其 一黨之私的統治利益。其二為,以泛藍政黨為代表,以兩岸和平、兩岸資產階級共同經濟利益為目標,從兩岸密切的經貿現實為基礎,來逐步發展兩岸一中的政治和解。這路線的具體政治表態,在台灣內部民粹意識高漲的氣氛裡,長期壓抑直到最近的連宋訪中後,才真正明朗化。

         張亞中雖是獨立的知識分子,與泛藍集團並無深厚的政黨關係,但其對於兩岸關係的視野,乃是屬於上述泛藍路線大方向下的論述。雖然泛藍領袖們早已提出「中華邦聯」(連戰)、「一中屋頂」(宋楚瑜),甚至早年國民黨李登輝時代的「民主統一」(國統綱領)等訴求,但泛藍這些提法僅止於膚淺的口號標籤、或極粗糙的綱領表面,不僅沒有足以說服人的論證、解釋,更沒有具體可行的階段運作機制的設計。

         相對的,張亞中近年來的相關論著,尤其是《兩岸統合論》(台北︰生智,2000),可說是泛藍兩岸統合路線的最佳論述。此書,從嚴謹的學術論述層次全面地分析兩岸長期政治衝突的癥結,參照戰後五十年來歐盟統合歷程的經驗與模式,務實地承認兩岸分治、兩個獨立政治體的客觀現實,從而提出實際可行的兩岸如何逐步邁向統合終局的具體運作機制。

         張亞中的基本論點是︰(1)當前兩岸的政治現實,乃是兩個獨立政治實體的分治。台灣與大陸長期以來彼此在各自的政經體制、民主生活經驗,有著顯著差異與衝突。兩岸關係的癥結,在於如何處理、化解這長期的矛盾。而當前兩岸各政治陣營,中共、泛藍與泛綠,對於兩岸矛盾所提出的方案,卻無能解決問題。

         (2)首先,大陸中共當局訴諸於民族、歷史文化情感,所提出的「一國兩制」,乃是「機械式的重建國家認同」。這是因為兩岸現實的矛盾,不是訴諸於過去歷史文化、民族認同就能即時化解的。兩岸社會的整合,必須建立在共同制度的全面深入而長期的運作上,而非僅從高高在上的國家體制來進行。更何況,中共的「一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在這一國兩制下僅是地方區域,被矮化了目前已擁有的主權,這是台灣早已有豐富民主經驗的大多數人民,無法接受的(頁132-136)。

         (3)其次,過去國民黨的國統綱領雖然提出了「民主統一」,但這僅著眼於有限功能性的運作,消極性地局限於經貿、文化交流的整合功能,而非積極地建立兩岸政治統合機制、尋求兩岸政治僵局的化解。所以,國統綱領僅揭示了兩岸統合的抽象目標,而非實際可行的解決方案(頁136-140)。

         (4)最後,民進黨解決兩岸問題的手段,乃是不斷強化兩岸分治、對立現實,以兩岸互不隸屬的兩國國際關係來處理。這對台灣安全、兩岸經濟利益來說來說,都是毀滅性戰禍後果(頁72與第三章)。

         (5)此外,民進黨訴諸於台灣人民自決來決定兩岸關係走向,則充滿了民族主義(我族排外的族群意識)意識形態、以「集體合法暴力」壓制了個人主義的個人選擇權益(頁332)等。況且,在今日政局下,冒然地進行二選一的統獨公投,只會引發兩岸激烈衝突而不是真正解決複雜的問題,所以目前台灣民主自決不應成為決定兩岸關係的唯一、最高準據或手段。相反的, 若以歐盟為借鏡,兩岸理想模式的提出與建構,是必須依賴菁英們的努力。

         在上述的檢討下,張亞中參照了歐盟模式提出了他自己的統合方案,即(6)“「兩岸有三個主體」的概念。一個是中華民國、一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另一個是「整個中國(第三主體)。台灣是「整個中國」的一部分,大陸也是「整個中國」的一部分,「整個中國」的主權是兩岸中國人所共有的中國,不能為哪一方所獨佔”。

         換言之,在一中的架構下,兩岸是平等的政治實體、擁有各自獨立的主權,從而平等協商、互動發展。但這不是一般的兩國論,而是在一中統合終局目標下的尊重當前兩岸現實的一國兩體之運作設計。

         (7)這第三主體,「整個中國」,固然還未完全落實為一國體制,並但它並非是全然是虛擬架構,而是有其實際運作機制,涵蓋了兩岸當前可操作的共同利益事務的處理,如兩岸農業商品往來、海洋漁獲、兩岸部份經貿往來等等。在這第三主體機制內,共同參與的兩岸相關人員都是獨立負責、執行其對「整個中國」兩岸共同利益事務。不僅彼此能在這實際運作過程中,培養平等協商、共同分擔的信賴經驗,還能在這兩岸共同利益的視野下,擺脫各自大陸/台灣獨立體的特殊利益牽制。

         在這第三主體架構下,兩岸各自分離的特殊事務、利益,有了彼此統合一體的實際運作過程。這第三主體涵蓋的範圍越廣泛、越深入,就是兩岸統合的落實越成熟。到最後,就是水倒渠成、完成兩岸統一。

         那麼,張亞中的統合論有何優劣點呢?

         在優點方面,首先,相對於中共的一國兩制,張亞中的方案避開了既定的、僵硬的國家統一體制,擺脫了台灣現有主權矮化的顧慮,從承認兩岸實質兩國現實出發,務實地提出一套逐步解決方案。

         其次,相對於國民黨過去空洞的民主統一,張亞中的方案乃是積極而具體的政治操作設計,來逐步落實兩岸統一目標。由當前最直接而可行的兩岸重疊利益事務為基礎,交付兩岸平等共組的第三主體來統籌運作,這就是兩岸統一運作的第一步。其後,依此平等協商原則,逐步擴展,不斷整合兩岸各自特殊利益為共同利益處理,終至於完成統一。

         綜而言之,張亞中的方案以其特有的設計、概念、與論證,重新解釋了過去片面的一國兩制(兩岸三體)與抽象的統一目標(第三主體的不斷擴展的實際運作)。就此來說,張亞中的統合論不愧是泛藍統合路線的最高層次的傑出論述。

         然而,從兩岸勞動人民的利益角度來說,張亞中方案完全出自於資產階級視野、以兩岸資產階級利益為依歸。張氏的階級思維決定了他統合方案的侷限性。

         在張氏統合論論證裡,兩岸的統一乃是由兩岸資產階級菁英主導,以符合兩岸資本主義大力發展為依歸的發展趨向。因此,張氏的兩岸統合是徹底服務於兩岸資產階級的階級統治與經濟利益,而兩岸資產階級與兩岸勞動人民有著本質性利益矛盾。

         張氏一方面強調,兩岸資本主義經濟必須充分統合,才能在全球化激烈競爭下有一席之地(215-220頁),另一方面,他又格外恐懼台灣勞動人民的自決權利的實踐,而主張兩岸模式應如歐盟模式,由兩岸菁英們積極規劃較適宜(259、312、349頁)。

         在張氏兩岸三主體的運作設計下,最後完成的乃是兩岸政治統一、兩岸資本主義大力的發展、兩岸資產階級在政治與經濟上統治地位的全面穩固。所以在張氏的論述裡,兩岸社會體制的統合其實是不以兩岸共同一致的民主為前提、為根本目標的,而是以兩岸共同的資本主義(即資產階級)經濟利益為基礎來進行後續的統合過程。

         張亞中批判了國民黨國統綱領中民主統一的抽象性、批判了民進黨以民主體制為兩岸統合障礙的藉口,但他卻從未明言兩岸統合的目標與前提在於兩岸民主體制。

         在他提議的第三主體運作設計裡,從未討論(甚至體認)兩岸如何克服當前民主/專制、多黨/一黨的落差現實。似乎在張氏的認知裡,兩岸可藉著經濟或其他現實利益事務的平等協商,就能逐步解決了兩岸政治生活中最根本民主與專制的差異!

         如果不能面對兩岸民主的根本要求,則張亞中所提議的第三主體的運作架構,就不過是兩岸資產階級、統治菁英們如何相互分贓現實利益、解決彼此利益矛盾的程序而已,但絕非是兩岸勞動人民如何共創、共享兩岸民主的理想制度。

         事實上,張亞中漠視兩岸民主需求、排斥兩岸勞動大眾政治權利的菁英心態,充分表現在他對台灣人民民主自決的疑懼、否定上(見上述張氏論點的第五點)。

         民粹的激情固然不等同於理性的大眾民主政治,台灣的民粹現象當然需要嚴厲批判與檢討,但如果因為當前台灣民粹現象而反對以台灣人民自決來決定台灣政治命運,則無異是因噎廢食。民主的弊病必須以更深入的民主運動實踐來克服,而非以畏懼群眾、崇拜菁英來取代。

         放棄了兩岸勞動人民的積極參與、主導與認同兩岸未來的統合發展,而代之以兩岸資產階級菁英們基於其階級利益所規劃的兩岸統合藍圖,到後來必然會失去兩岸人民的認同(因為兩岸資本主義越是統合發展,兩岸勞動人民與統治階層的矛盾就越加激化,如兩岸社會內部的貧富不均、兩岸人民的大量失業、環保惡化等等)。這點,在最近歐盟憲法在各國人民(目前是法、荷)公投複決中慘遭失敗,就是明證。

         唯有兩岸勞動人民才能決定兩岸的未來,唯有兩岸勞動大眾才是自己命運的主宰者,在這了解下,兩岸關係的未來遠景,還有待兩岸勞動人民提出自己的最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