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书评《平等还是精英》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平等还是精英》

【英】巴特摩尔 著,尤卫军 译,斐池 校
辽宁教育出版社《新世纪万有文库·第二辑》
1998年3月第1版(照片为英文版封面)

书评:《平等还是精英》

吴季

 

  本书英文名《Elites and Society》,应该译作《精英与社会》才对,却用了书里末章的标题《平等还是精英》作书名,其实很不恰当。因为本书重点正在于分析精英与社会(阶级)的关系,即使末章也不是在做抽象的思辩,而是为“无阶级社会”辩护。

  作者巴特摩尔(Tom Bottomore)是著名的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编著了不少马克思、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和辞典。本书探讨了帕雷多、莫斯卡等人的社会精英理论,以及一些论及精英问题的当代作者的意见。巴特摩尔指出:“有关精英的思想最初是作为与关于社会阶级的思想相对立的理论而产生的”,“通过揭示精英的不断流动现象来表明马克思主义关于‘统治阶级’的观点是错误的”,“他们拒绝承认马克思在近代资本主义中所预见到的潜在的无阶级社会”。也就是说,这些精英理论,乃是为了对抗和取代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的产物,甚至藉此否认阶级的存在。

  本书从方方面面考察了各种精英理论,以及在各种社会中精英的作用、构成、精英与阶级的关系,批判了精英理论的种种矛盾和谬误。

  巴特摩尔认为:这些作者对精英的定义是相当含糊和不确定的,“精英概念并不是纯粹科学的产物,而是有其意识形态背景的”。由于缺乏恰当的方法,仅仅举个别人物的升迁为例而不具体研究精英流动的比例,使得理论变成了图解和凭空虚构,夸大了精英的流动程度。事实上,精英的补充主要来自上层阶级。最致命的是:“在帕雷多的历史图画中不存在真正的社会结构的过渡,只有无穷无尽的周而复始的运动(即精英的流动)……尽管发生了这一变化,社会形态却依然故我,因为社会的抽象定义是精英对多数人的统治。”

  由于精英理论对历史的这种简化,它无法解释精英的权力基础,而且,“用较小的精英集团的活动无法解释当代革命——革命是由整个阶级的行动所引起的。这些阶级必须受到领导,但是领导层的精英集团产生于阶级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是与之共生的。精英集团并不造就阶级,其本身也无法带来革命运动”。即使在精英或精英集团最能够发挥作用的不发达国家中,“单凭这些精英和领袖的行动远不足以决定他们所参加的发展进程的形式并使这种发展获得成功。”

  最后,巴特摩尔论证了生产领域自治、民治政府和消灭分工的可能性,并指出,人类在体力、情感和智力方面的需要是基本相似的,个人之间的差异有限,而个人特点的差异与社会地位的区别是两码事;所谓的“机会平等”在阶级社会中不可能存在。

  这是一本论证严密、分析透彻的佳作。可惜本书自由主义者的“代序”(刘军宁的《平等的理想 精英的现实》)却是一篇令人惊奇又好笑的文章——将平等和平均主义以及“贫穷面前人人平等”划等号,宣扬“平等的权利”(即平等的机会),“还有什么比金钱决定一切更公平呢”,等等。代序中的观点,大部分都可以在巴特摩尔的论著中找到相应的驳斥。

2003年4月上传于“写作与拯救(吴季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