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书评《权力与货币》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权力与货币——马克思主义的官僚理论》
【比利时】厄内斯特·曼德尔 著,孟捷 等译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2年1月出版(社会批判译丛)
ISBN 7-80109-425-5 : ¥19.80 登录号:P174758

书评:《权力与货币》

吴季

 

  厄内斯特·曼德尔(Ernest Mandel, 1923-1995),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长期担任托派第四国际领导人,1939年参加社会主义运动,二战期间积极投身反纳粹斗争,两次被捕。曼德尔具有“巨大的写作能力”且从不牺牲质量,其作品“可以容易地集成几十卷”。不过,曼德尔既非学术马克思主义者,亦非职业理论家,对他来说,理论活动是革命活动的一个完整部分。他的巨著《晚期资本主义》力图描绘极端复杂的现代资本主义的全景:长波,危机,第三次技术革命、军备竞赛和资本主义结构转变之间的关系,世界市场,等等。“恼怒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大都选择忽略它,不要冒与它的作者争论的危险。”曼德尔的重要作品如《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波》和《晚期资本主义》等曾先后译介到中国。90年代至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所陷入的持续衰退证实了曼德尔关于资本主义由繁荣长波转入衰退长波的正确性。

  像大多数真正的革命者一样,曼德尔一直保持着坚定的乐观主义精神。但是1990年之后,东欧事件之转向反动直到苏联解体,而几乎没有遇上无产阶级的有效抵抗,使他深感失望。在此背景下,他“平静地完成了对官僚层的、他已计划了长时间的理论著作:《权力与货币》”,他深刻地感觉到“没有一个系统的关于工人官僚的理论,也就是关于从工人阶级的组织和工人国家中产生出来的官僚的理论,就不能令人信服地回答这些问题(即苏联和东欧悲剧的历史根源;如何防止悲剧重演;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等等)。”这是他创作此书的目的所在。

  曼德尔承认自己“严重低估了斯大林主义和官僚专政对工人阶级的一般觉悟所造成的长期的、灾难性的影响”,认识到“要重新具备夺取和直接运用国家权力所必须的思想觉悟和政治领导能力……苏联和东欧的工人阶级就必须经历一系列的群众性斗争,从中学习实际的经验”。这是一个长期而痛苦的过程,但是,没有任何捷径,因为“工人阶级的解放应该由工人自己去争取”,教育和宣传是必要的,而包办替代主义只会招致新的灾难。

  本书系统论述了官僚制和商品生产之间的关系;形成工人官僚的物质基础;局部胜利辩证法(工人阶级由于必须估量在斗争中是否会失去已有成果从而导致了一定的保守性);官僚政策和社会现实的交互作用;对种种包办替代主义的批判;防止工人政党官僚化的途径(激发工人阶级的自我能动性和自我组织);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僚;最后,通过对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一定义的解释、澄清,批驳了哈耶克和米赛斯的观点,重新论证了计划经济的合理性,在当今社会实现自治的必然性和必要性,缩短工作日以削弱资本的统治力量的首要任务(在发达国家,较工资增长更为重要)。

  就像从曼德尔的许许多多著作中,我们可以从这本开拓性的书中学习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学习如何看待几十年的历史和当今现实,用深刻的唯物主义辩证法。

2003年4月上传于“写作与拯救(吴季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