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民:1995年读《剩余价值学说史》笔记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马克思《剩余价值学说史》

1995年读《剩余价值学说史》笔记

 

东民

 

关于资本主义生产中价值的补偿的办法暨解决人类陷入无穷尽生产的怪圈的办法的思考

P101—107这几页展示了一个“美妙的无穷无尽的进程”。我们可以想见资本的力量,其无穷尽的生产力水平,而其要求的分工的无穷细密。其中一段录下:

“段首的数字12等等,表示劳动日数或不同生产部门的不同劳动的种类,因为每个部门都假定有一个劳动日。

1A.需要卖出的产品或不变资本=24小时。总产品36小时。新加劳动12小时,由本部门消费。

2B1—B2。用新加劳动购买的东西=A24小时。不变资本48小时。总产品72小时。(以下都完全不能自我消费)

6C1—C6。用新加劳动购买B1—B272小时(=12×6)。不变资本144小时。总产品=216小时。以下可以类推。(假定,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的比例都是21

为了要把产品卖出,资本家要无穷无尽地增加生产部门的序列,增加新的劳动。”(第一种解决办法。)

-------会不会成为一个闭合的空间,统统在这个空间内消化而这个空间又不断膨胀呢?这可能关系到新社会的模式、人的未来。人要一直分工下去吗?值得思考!

再录106页一句话“在任何一个社会内,这样一个又一个部门到另一个部门的过程,也很快就会走到尽头。这是的情形又将怎样呢?”

 

劳动日

新加劳动

不变资本

产品A

3

1

2

产品B

6

2

4

产品C

18

6

12

产品D

54

18

36

产品E

162

54

108

产品F

486

162

324

总计

729

243

486

107页的一个表,如下:

(产品A的三分之一由本部门消费)

“如果在这个计算中,最后的324劳动日,F

不变资本,等于农业家自己为自己补偿的不变资本,即从自己的产品中取出,再投回到土地中去,因而不必用新的劳动补偿,计算也勉强通的过去,不过,这时,谜的解决,仍然不过因为不变资本有一部分是自己补偿自己。”(第二种解决办法。)

------那么,萨伊的那个结果:总收入=总产品,如果在产业结构的搭配适当,各产量适当,货币总量适当,各不变资本折旧期适当,---且固定不变的情况下,也算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但这种方法,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最好的解决就是消灭货币,当然这要以公有制为前提,以一定的生产力水平,一定的社会组织构造,一定的人的改造状况为条件。(第三种解决办法)

“所以,事实上,我们已经把243个劳动日(那于新加的劳动相等)消费掉了,最后那种产品的价值,486劳动日,和从AF所包含的等于486劳动日的全部不变资本价值正好相等。为了解释这件事,我们假设在G里面有486日新加的劳动,但我们由此得到的唯一的满足,不过是这样一种情况:现在我们需要说明的,已经不是486日的不变资本,而是G产品中包含的972劳动日的不变资本,这个产品等于1458劳动日。假设G部门不使用任何不变资本,产品只与486日新加的劳动相等,计算虽然是清楚了,但对于产品中包含的、形成不变资本的价值成分将由谁补偿的问题,我们仍然不过用这样的方法去解决:假设在一个场合不变资本等于零,因此也不形成产品价值的构成部分。”(第四种解决办法。等于零,自然的赐予,不用钱去交换。消灭地租!保护自然!)

-------第五种解决办法就是盲目的生产,不断的经济危机。

 

99—100页(原文略)

“斯密的教条”,萨伊的“总收入=总产品”,在一定的范围内是对的,只是其所用的范畴不明确,会有很多矛盾之处而已。总收入即是总的活劳动,总产品要完全转化为货币,变成交换价值,就必须与工资或利润即活劳动交换,活劳动的量决定了在商品货币关系下具有价值的总产品的量,那些不能在市场上进行交换的产品,暂时是不被承认为有价值的(虽然它身上凝结着一般人类劳动),因为马克思也说价值和交换价值就是内容和形式的关系,没有价值就没有交换价值,没有交换价值就没有价值,至少在市场上暂时没有。所以保持供需(即总产品与总收入)的大体均衡,是经济稳定的前提。如果有些商品生产出来了,却成为存货不能转化为市场上的商品,就成为死劳动。

当然,这种均衡必然只是运动中的均衡,存货会变为现货;活劳动,或工资和利润,或总收入,所愿交换的货品也是在变化的,今天可能对这物大量需求,活劳动就去“帮助”这物中的死劳动,明天可能对那物大量需求,又去“帮助”那物中的死劳动。人们需求的变动不居,总要使总产品的一部分变为存货甚至变为废物。萨伊所考虑的是一种静态的情况,人们的需求不变动不居,总产品要能变成交换价值,只有与总收入相等。

可见,一个社会的一定时期,活劳动的多少,(同时考虑劳动生产率),在某种程度上,是这个社会经济总量的多少的表现。

新增的劳动的量=活劳动量,其实,近似地说,一个商品货币社会中,一定时期的经济总量,就是这个社会这个时期的一切有效劳动的总量。

有效劳动=生产劳动(在不存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

 

读第四章《关于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各种学说》的一段笔记

一个社会只有它积累了相对而言很多的死劳动,而这种死劳动又由于一定的社会关系能够驱使活劳动,从而带来更多的活劳动,从而通过积累,死劳动的总量逐渐加大,这时,这个社会才从物质基础及经济基础上一起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中的生产力水平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一个落后的国家,有着丰富的资源,移入周围国家先进的生产关系,借鉴其经验和技术,重要是先进的人才,是可以超越落后阶段的;而当这个国家的人民被组织得好,被教育得好,而这个国家又能在未来的发展中,不断提高其国民素质时,它可能跨越资本主义阶段,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展的更高阶段上运用这种生产关系(200312月注:如我们今天是社会主义,我们可以在保持社会主义性质的同时运用着资本主义高级阶段的生产关系以及相应的其他关系)。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是还没有从母体中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幻象的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的初级阶段。

 

生产劳动从资本主义的视野中应该这样定义,在社会主义视野中呢?有继承又发展有扬弃,但在增进剩余劳动的总量上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