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进佳:“超人”的圣经--《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转自朱进佳的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

 

 

[ 2001/11/17 20:48 | by 安那琪 ]
“超人”的圣经--《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1883年2月3日至13日,德国哲学大师,高举个人主义旗帜,高喊“重估一切价值”的弗烈特里希.尼采,在短短的十天内,一气呵成地写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第一部。这是尼采在湖畔漫步途中获得奇迹性的体验后,再经过了十八个月的孕育渐趋成熟,最后爆发性不可收拾地得到表现形式而展露出来,而这正是查拉图斯特拉侵入了尼采的心里面。就在他一气呵成地写完的那一天,他的恩师瓦格纳去世了,但他的“超人”也在这时刻诞生了。尼采在经过了他生命中崇拜天才的时代、否认的时代之后,步入了创造时代。从此开始,尼采进入其晚年的创作鼎盛时期。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Also Sprach Zarathustra),或译《苏鲁支语录》,乃是尼采的重要著作之一,总计四篇,另加《序言》一篇,在1883年至1886年间写作完成。在德国存在主义大师卡尔.雅士贝尔斯(Karl Jaspers)的《尼采--其人其说》中有写道:“尼采将此书当作自己的典范著作。它不可被归并到通常的某一类的书中去,它既不是诗作,也不是预言,同样不是哲学,把它归为这些体栽中的任何一种,都不合适。”《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以充满了创造力、生命力的语言写成的箴言警句式的格言叙事诗,却又类似圣经的文体,而尼采却是个反基督者。

查拉图斯特拉(Zarathustra),有译为琐罗亚斯德,宋代姚宽的《西溪丛语》卷上中称之为苏鲁支,相传是古代波斯拜火教(又称波斯教、袄教)的教主。尼采的这本书只是用了查拉图斯特拉这个名字,贯穿全书,与波斯教教义无关。不过,书中的上山下山及鹰蛇等典故,却根据着古代波斯神话和波斯教的经典--《阿韦斯达》(Avesta)。查拉图斯特拉借助尼采的文字而复活在世上并显现其智慧,而尼采则通过查拉图斯特拉来表达他的思想与意志。

尼采仅用了十天的时间写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第一部后,于同年夏天在西尔斯.马莉亚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第二部写完。过后,尼采于1884年1月在法国的尼斯,用了十天的时间写成第三部。相隔了相当的一段时间后,尼采又于1885年把此书的第四部也给完成了。尼采在他四十岁左右写成的这本《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可是他众多著作中最应受注目的作品。书中隐藏了尼采思想中的最统一形态,有人甚至认为尽善尽美,却又免不了矛盾和参差。要理解尼采的这种统一并不简单,阅读者皆需要用心揣摩,虽然“有些人觉得尼采的书很容易读:只要一打开他的书,就会径直地读懂他;他的书几乎每一页都扣人心弦;他的那些论断引人入胜;他的语言令人如痴如醉;草草浏览一下,也让人获益匪浅。”但这却往往让人造成对尼采的曲解,“在尼采那里,由于他看起来通俗易懂,危险反倒于把他的书读得很糟。”尼采亦说过:“最糟糕的读者莫过于像进行掠夺的士兵一样行事的人:他们拿走一些自己用得上的东西,将剩下的东西搞得肮脏不堪,乱七八糟,这样就亵渎了完整的东西。”《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却正是突显尼采语言天份的表现,文笔既太好又太美,又用箴言集成,内容繁杂、毫无联系,读起来时总是觉得前言不搭后语,外观上常见矛盾,也许会让人受不了。“这样既不能真正理解他,也不能碰到真正的难题。”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一个最大特色就是,诗不是附带品,而是用来思索。书中尼采把诗与思索结合为一,引入另一个崇高的境界。隐藏在诗的暗示、启示中,坦诚流露出尼采思索的本体。《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一本用心血和雅言(又或者是格言)写成的著作。“雅言”在德文是spruche,郭沫若引用论语“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句将其译作雅言。尼采曾经说过:“用心血和雅言著作的人不愿受人阅读,只愿受人暗诵。”《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书并不只仅仅限于浏览,而更宜于精读,沉浸在其充满感召力的语言中,深入这位被雅斯贝尔斯喻为“或许是迄今最后一位伟大哲学家”的思想,理解其思想,体验、体会、体悟其思想的本末缘由。尼采又说:“雅言是峰,连山中最捷近的路是从此峰跨到彼峰,但须要有长足的人才能办到。所以雅言是只为杰出伟大高迈之士而说。”

这本《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以雅言所写的诗句所组成,它不止于字句音节之圆融和美妙,而是整体之一往流动,有如繁杂的乐奏--一首动听的交响乐。而这乐奏的两大“主导主题”或是“主导旋律”就是:“超人”和“永恒轮回”。在《序言》中,是鹰和蛇引导查拉图斯特拉开始下去。鹰和蛇都是标征:蛇代表聪明,代表永恒轮回;鹰则代表高傲,代表超人。聪明和高傲是超人;愚昧和高傲便是群众。而这愚昧的高傲对尼采来说是教育的结果。

创造出“超人”这一观念正是尼采的信念。人之所以伟大,正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类之所以可爱,正在于他是一个跨越的过程与完成。“在这没有绝对者的地上,要教以超人,而不是教以新的绝对者,所以,查拉图斯特拉说:现在我告诉你们什么是超人:他就是那闪电、那疯狂!”他期待着:“有朝一日,他必定向我们走来,他这拯救者……他赋予这个世界以目标……他战胜了上帝与虚无”。这与后来的轮回说一样,超人成了上帝的替代品:“上帝死了,如今我们希望的是--超人活着。”拒绝来自天上的意义,彻底忠实于地上的意志,因此,超人是“地的意义”,而非离开地的观念,但地上本身却本来就应没有任何意义。尼采对一切的观点都在不断加以认真质疑,所以他本人又将超人思想中这一抽象高超又高超的想法像对上帝的想法一样--扬弃掉了:“我们愈发靠近那云中的天国,并依俯在彩云上,称它们为诸神与超人--对于这些卧榻来说,我们是足够轻的!--所有这些神祗与超人,噢,我已多么厌倦所有这些不可理喻之物……”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开始就提到的“三种变形”,即“骆驼”、“狮子”及“孩童”,不仅仅影射了尼采的精神发展的三个阶段,也还比喻着人类的历史,由基督教赋予意义与价值的欧洲精神史。负荷很重的“骆驼”,意味着义务和禁欲,服从并积极学习值得尊敬的人,这是服从“你应”之戒律的时代,而欧洲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在僧侣的支配下,都是处于这种“骆驼”的精神状态。但是,当走进沙漠的时候,必须确认“死神”的时刻,骆驼变成了“狮子”。狮子夺取得自由,在尊敬与服从的关系中解脱出来,进入“我要”的自由精神,是批判、战斗的时代。但是,狮子为了以后的创造,而仅确保自由而已。狮子无力再创造出更多新的价值,所以还不算是自由。正因如此,尼采还是要把狮子变成“孩童”:“我的兄弟们连狮子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孩童又能奈何?为什么勇猛掠夺的狮子还要变成孩童呢?……孩童是天真善忘的,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旋轮,一个原始的动作,一个神圣的肯定……兄弟们,为了创造的游戏,生命须要有一个神圣的肯定:此刻精神有了自己的意志,世界的流放者又重回到自己的世界。”人的存在是偶然的,世界与宇宙也没有任何必然性。这种虚无主义的确认,并不由自主地面对着的恐怖,就是查拉图斯特拉的出发点。而从这里开始规划了尼采所谓的进路:“我要告诉人们,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超人。”

尼采,这个被认为反悲观论反基督教反民主制反社会主义反男女平权论反唯智论反道德论反资本主义反国家主义反瓦格纳(音乐家)而一直倍受争议批判且遭受误解的震世骇俗的思想大师,在如获顿悟启发的情形下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石破天惊的巨著分成四个部分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地写了出来。当初只自行印刷四十本,而却只赠送给七个人。但是到了后来,这本书却在德国文坛上,与路德所翻译的《圣经》及歌德所著的《浮士德》鼎足而三,几乎无人不读。如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已被翻译成多国语文,单是中文就有好几个版本。曾经推崇过尼采的鲁迅也翻译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序言》,但没把全文译出。郭沫若亦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第一部译成中文,不过,却在中国革命运动逐步高涨中,与尼采发生了距离的扩大而没有再译下去。

尼采的思想确实不易令人理解,就如他所说过的,野兔有七层皮,一个人则可以撕掉7x70层皮,而仍然难以认识和找到他自己。也许只用一种解读是不可能深入内心深处,发掘出尼采的真实思想。“最平静的话往往会引起最剧烈的狂风暴雨,而左右世界的则多半是信鸽传来的思想。”浏览尼采的作品也许只是开始,还须要认真地观审,方能掌握尼采的真正思想感受--走向临界及起源处的人类自身的命运。


稿于2001年11月17日

参考资料:
1.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著,余鸿荣译。
2. 《尼采--其人其说》,卡尔.雅斯贝尔斯著,鲁路著。
3. 《评说“超人”》,金惠敏、薛哓元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