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共:忠告茅于轼先生--评茅于轼《公安打死人有感》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评介对象:

茅于轼的《公安打死人有感》。孙志刚事件

忠告茅于轼先生--评茅于轼《公安打死人有感》

新共

 

 

27岁的中国公民孙志刚,一个被雇用为广州一服装公司平面设计师一个大学毕业生,一个100%的无产阶级群众(孙志刚的弟弟说:因为我哥哥上学的钱也都是借的,还欠了几万块钱债,他刚毕业,也没有多少钱回去。他以前读书都是我在外面打工寄钱给他,我父亲是做木匠的,我妈在家里种地,没有钱。有关报导http://www.ah.xinhuanet.com/xinwen/2003-04/28/content_443827.htm ),仅仅因缺暂住证就被广州的警察非法扣押,继而命丧广州收容站,而在此以前,特别是在广东,接连不断地发生严重残害个人生命和身体的所谓收容事件。这些执法人员恶性的违法犯罪事件,引起人民的愤怒和思考,许多人要求废除那些违反宪法的恶法,并依法严惩凶手。

 

茅于轼先生则与众不同,在他的《公安打死人有感》一文中,除了完全正确地集中攻击官僚资产阶级(权贵资本主义)外,还不无歪曲地顺便攻击了毛泽东那一派及其继承者,攻击他们的主张是要倒退到皇权社会。最后,他干脆直接对宪法发起了攻击,要求赶紧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在他这位智馊看来,警察机关作为国家机器,打人可说是家常便饭,全国大概每天都在发生。为什么会这样呢?他这位智馊认为这和无产阶级专政有密切关系。

 

哦,原来如此呀,原来打人可说是家常便饭的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机关之所以能够如此不断地侵犯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的人权,不是因为警察机关违反了宪法,而是因为宪法规定了无产阶级专政!要之,在他这位智馊看来,打人可说是家常便饭的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机关还算不上是首恶,反而是至少为无产阶级保留了法律上的统治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众所周知,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一再地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虽然这一根本原则至今也没有很好实现过,但是,这一原则这一宪法条文,不论是在宪法的序言中,还是在正文里,它都是中国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最根本的权利宣言,最根本的权利保障,是宪法对无产阶级劳动人民(脑力体力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民主与自由权利的最高最根本的法律承诺,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的人权被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机关肆意侵犯,正是对宪法这一最高原则的侵犯,正是对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这一宪法原则的侵犯,茅于轼先生不仅不维护宪法的这一根本原则,反而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把官僚资产阶级和其它资产阶级控制的专政机器对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施行的专政,说成是宪法序言里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的罪过,让人好生惊奇:到底是他这位智馊老糊涂了以至于连无产阶级专政对无产阶级的专政都分不清了呢?还是他这位智馊本质上和那些打人可说是家常便饭的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机关就没有多大差别?如果说那些打人可说是家常便饭的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机关是从物质上对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的人权进行施暴,那么,茅于轼先生这位时代的老智馊就是从精神上和企图从法律上侵犯和颠覆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的最根本的宪法权利。

 

许多人都知道茅于轼先生是一个好人,许多人心里也都清楚茅于轼先生这位时代的老智馊是一个典型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他不仅厌恶官僚资产阶级专制,而且仇恨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他不仅厌恶官僚资产阶级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对无产阶级进行专政,而且出于他的阶级本能和阶级局限厌恶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本身。

 

因为刀子会被坏人利用来杀害好人,所以世界上不能有刀子,因为宪法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会被官僚资产阶级利用来对无产阶级进行专政,所以宪法中不能有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这就是这位时代的老智馊的荒谬逻辑!

 

既然宪法规定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从来也没有很好地实现过,那么,为什么要坚持那么个规定呢?这是因为,虽然黑人在100多年里都享受不到美国白人奴隶主和资产阶级制定的宪法所规定的人权,但是黑人们并没有愚蠢到非要从宪法中废除它们。这是因为,只要宪法中继续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那么,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民主的权利就具有最根本的最高的合法性和权威,就能永远让那些从物质上对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的人权进行施暴和那些从精神上和企图从法律上侵犯和颠覆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的最根本的宪法权利的警察机关和学者们--时代的新老智馊们--永远处于违法犯罪的地位、可耻的可鄙的地位。

 

无产阶级专政容易被斯大林分子利用,容易被赫鲁晓夫布烈日涅夫个儿把樵夫利用,容易被官僚资产阶级利用,因此,还是抛弃它吧,有些好人这样说。是的么,这世界上什么不被利用?自由?这该是一个崇高的无以复加了的词吧?可它不照样被坏人利用么?

 

老智馊说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和人权是直接对抗的!理由是,专政的意思就是把社会分成好人和坏人,然后好人要专坏人的政。可怜老智馊为了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居然明目张胆地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进行歪曲!真是到了装疯卖傻的地步。文革时的无法无天,现在一些专政机关随便抓人关人打人,据说这些都是因为专政的提法没有变!--奇怪阿奇怪,老智馊不是一直在怪罪无产阶级专政么?不是一直都在把所有的坏事所有的罪名都强加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头上么?怎么到了这里,就突然把无产阶级放过了而只攻击起专政这个提法了呢?看来,老智馊心里也明白攻击无产阶级的专政实在是无的放矢,因为无产阶级专政从来没有很好地实现过嘛,因为实行专政的根本不是无产阶级,而是官僚资产阶级和其它资产阶级嘛!因此,老智馊不能不心里发虚,也许良心上也觉得有一点不安了吧?是呵,一个据说很有良知的学者,一个曾经被坏人专政过的好人,怎么能够这么无知这么无耻这么昧着良心去攻击那些可怜的无权无钱无势的无产阶级仅仅在宪法上才存在的专政呢?!

 

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有确定性的科学概念,博学的老智馊如果真不理解就好好再学习嘛,就不要装疯卖傻了吧!

 

不错,宪法里也说人剥削人的制度已经消灭了,如果老智馊不是装疯卖傻的话,就应该知道宪法是20年前制定的,那时候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确实早已被消灭了,但是现在,不仅官僚特权制度这种特殊的剥削制度依然存在,而且资产阶级也重新出现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也重新出现了,宪法里也说人剥削人的制度已经消灭了这句话已经不符合事实了,因此,真正应该废除的不是宪法对无产阶级民主的承诺,而正是这句不符合事实的话。

 

请问现在要专谁的政?又由谁来实施专政?老智馊阿老智馊,你是真胡涂呢,还是明知故问装疯卖傻?对于你这个问题,不同的阶级显然有不同的回答,难道还要故作天真地发问吗?至于说到现实,难道你看不见谁在专谁的政吗?现实的问题不是要专谁的政,现实是谁在专谁的政?只有那些最无知最无耻的最昧着良心的人才会说无产阶级在专政,才会把矛头指向无产阶级专政。看看孙志刚这些100%的无产阶级群众被非法打死,看看那些被迫在资本家的血汗工厂里卖命,被累死,被上了锁的血汗工厂里的大火烧死,被禁锢在暖气片工厂和砖瓦窑作奴隶的工人,看看那些被不断的矿难夺取生命的工人,那些无产者,老智馊阿老智馊难道你还要装疯卖傻吗?7老8十的人了,还要故作天真地问这些明摆着答案的问题吗?

 

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这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通过前赴后继的奋斗牺牲才获得的宪法对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承诺,要真正实现这个承诺,要真正实现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民主,不能靠清官明主,也不能靠斯大林分子的专制,老智馊们鼓吹的金喇叭民主同样靠不住,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只能依靠自己的不懈斗争。就像黑人们终于争得了自己的基本人权一样,无产阶级,在马克思主义在科学社会主义的指引下,也一定会争取到自己的民主。

 

无产阶级民主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它的专政对象说不清吗?不,说的清。官僚资本,金融寡头,垄断寡头,帝国主义反动派,这些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

 

无产阶级专政的机关当然要根据人民的法令实行专政,从而保护人民。而为了防止这个专政机关退化成斯大林分子的独裁,无产阶级将会吸取血的教训,坚决地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主义,实行共产民主主义,而反对任何一党一派的专制主义,继承和发扬巴黎公社的民主原则,实行分权制衡,实行共产主义的政治竞争,实行从基层到中央从企业到事业单位的直接或间接竞争性选举或抽签选举,而杜绝任何一党一派的专制或官僚集团的专制主义。

 

回到斯大林吗?回到毛泽东时代吗?许多人都知道不可能也不会。走向官僚资本主义吗?这是茅于轼先生所反对的,也是无产阶级民主所反对的。走向资本主义的金喇叭民主吗?这是茅于轼先生所极力鼓吹的,为了这个自私又狭隘的阶级目的,茅于轼先生甚至不惜装疯卖傻攻击起宪法对无产阶级民主的承诺--无产阶级专政--来了。

 

我完全赞成茅于轼先生建议通过孙志刚事件发起一次全民大讨论,认清何以我们会感到恐惧,恐惧来自何方,怎样能够免于恐惧。只是,我们的回答一定不会完全相同,而且忠告茅于轼先生不要指鹿为马,不要颠倒黑白,不要在攻击官僚资产阶级专政的时候,对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民主也发起疯狂的攻击。

 

两极分化,政府滥权,官僚贪污和侵犯人权,资本家侵犯工人的人权,官官相护,官资勾结,这些都是最明显的违法犯罪。要稳定么?请依法惩治这些违法犯罪分子!

 

要实现人权的真正平等,就需要逐渐消除阶级,消除三大差别,就需要反对和改造官僚资本主义、内外垄断资本主义,就需要逐步实现马克思主义和中华文明所体现出来的伟大理想:世界大同,天下为公,天人一家,那么一种自由人联合体,实现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马克思)。

 

(原载新共民主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