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由:

知识分子、工人与社会主义

——关于《怎么办》的一段公案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列宁的《怎么办》

知识分子、工人与社会主义

——关于《怎么办》的一段公案

 

许由

 

   不少人在谈到斯大林、毛泽东的那种一党专政的时候,总会追本溯源,认为病根就在列宁的先锋党理论中,其中以他的《怎么办》一书最为受人注意。有人认为在此书中列宁「创立了一个许多极权主义党所效法的模式。所以,列宁一定要被视为我们时代的极权主义的先驱。」(注一)

    《怎么办》是列宁在1902年的著作。那时候,在沙皇统治下的俄国已经出现了现代工人运动,同时,以知识分子和学生为主的社会主义小组又在各地出现。如何把这些小组统一为社会民主工党就成为迫切问题。经济主义者反对建立一个严密、集中的党,反对鼓动工人进行政治斗争。列宁此书就是一本同经济主义论战的小册子。其中有一段话,就是后来成为许多人指责列宁主张精英主义甚至是个人独裁的主要根据:「我们说,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确信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对工人是必要的某些法律,如此等等。而社会主义学说则是从有产阶级的有教养的人即知识分子创造的哲学理论、历史理论和经济理论中发展起来的。现代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按他们的社会地位来说,也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曾经是列宁的前辈及合作者的普列汉诺夫,后来批评列宁这种说法,等于宣布社会主义知识分子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创造神」;如果是这样,还能谈得上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吗?

    不过,首先要知道,列宁在此并不是鼓吹什么,而是描述一种他所了解的历史事实。从这个「历史事实」中,他没有得出任何主张知识精英垄断、包办工人革命事业的结论。他得出的结论却是相反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不能像经济主义者那样崇拜工人的自发性的工资斗争,因为这些斗争不会自动地发展为社会主义斗争;要达到发展为社会主义的目的,社会民主主义者(当时主要成份都是知识分子)应该像教师那样以社会主义思想来教育工人,以便工人最后能成为自觉自主的社会主义者。教师与学生的关系,总不能了解成为专制与被专制的关系吧,除非你所了解的教育是奴化教育。现代教育当然不该是这样。列宁在写作《怎么办》前几年的一篇文章中就指出:「知识分子的作用,就是使知识分子之成为特别领袖不再需要。」(注三)所以《怎么办》特别批评那种认为工人既然要每一天工作十一小时、就不能担任职业革命家的观点,强调「工人革命家也应当成为职业革命家」,说革命职能不免要由知识分子来负担是「不正确的」;应当促成一个「经过长期教育的工人革命家的队伍的出现,以便打败沙皇专制。」(注四)

列宁的错失

    不过,无可否认,列宁所描述的关于工人运动与社会主义思想的关系的历史并不正确。证诸历史,创立现代社会主义思想的马克思,他的研究并不是完全独立于当时工运之外的;无宁说,他的研究一面立足于对从前的社会主义思想的批判吸收,一面则恰恰是在现代工人运动的剌激下的回应。没有现代工人运动的剌激,就不会有现代社会主义思想。何况,把自发性与自觉性机械地分开,也不符合列宁自己所一再伸张的辩证法精神。自发性的经济斗争有时也含有改造社会的思想萌芽。而事实上,列宁自己在其它不少地方都说了相反的话。例如在1899年底的《论罢工》一文中,他说:

「每一次罢工都大大推动工人想到社会主义,想到整个工人阶级为了使本阶级从资本的压迫下解放出来而进行的斗争。」(注五)

    在另一篇文章他又说「工业无产阶级……开始如饥似渴地向往社会主义。」(注六)

    所以,有理由相信列宁在《怎么办》中有关工运与社会主义的关系的表述是他的个别错误,不能代表他的成熟见解。托洛茨基曾在《史大林传》内指出列宁后来曾经承认《怎么办》在这方面的错误。列宁在1907年的一篇文章中就提到,他没有回答普列汉诺夫的批评,因为他「显然是……断章取义,抓住我(在《怎么办》)个别的表述不完全恰当或不完全确切的说法,根本不管小册子的一般内容和整个精神。」(注七)这句话有点含糊,但很可能指的就是这个问题。

    还要指出,列宁的个别错误在当时根本不是他所独有,而是普遍存在于社会主义者中。考茨基,这位第二国际的「教皇」,就说过相同的话(注八),而列宁不过是承袭他而已。甚至后来那些猛烈攻击列宁的人,从马尔托夫、阿克雪里罗德、普列汉诺夫(注九)等当年也说过类似的话。这个错误之所以普遍,又是同俄国当时处于分散和萌芽状态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状态分不开的。拿《怎么办》中的个别错误来厚责列宁固然是不公正的,斯大林的御用文人竟然把这个错误当作是「列宁主义」遗产,就更不可原谅了。

注释

注一:Paul Le Blanc, Lenin and the Revolutionary Party, 'Humanities Press International INC, P.58

注二:《怎么办?》,人民出版社,1973年出版,30页。

注三:Tony Cliff,“Lenin - Building the Party”, Bookmarks, P.87

注四:同注二,125页

注五:列宁全集第一版第四卷278页。

注六:同上313页

注七:同上,第十三卷90页。

注八:「但社会主义和阶级斗争是并列地产生的,而不是一个从另一个中产生出来,它们是在不同的前提下产生的。现代社会主义意识,只有在深刻的科学知识的基础上才能产生出来。……但科学的代表人物并不是无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着重号是卡.考.加的),现代的社会主义学说也就是从这一阶层的个别人物的头脑中产生出来的,他们把这个学说传给了才智出众的无产者,后者又在条件许可的地方把它灌输到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去。可见,社会主义意识是一种从外面灌输(von Aussen Hineingetragenes)到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去的东西,并不是一种从这个斗争中自发(urwiichsig)产生出来的东西。」同注四,38页

注九:同注一,P.60-61。

 

先驱第42期, 1997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