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淑:学习与思考之五·斯大林主义官僚专政不是无产阶级专政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托洛茨基)

学习与思考(五)

斯大林主义官僚专制政权不是无产阶级专政

田淑

 

斯大林把他的官僚专制统治叫做「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骗人的鬼话。事实证明,它不但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却是「专」无产阶级的「政」。对于这一点。现在已没有人再怀疑了。

但,甚么是无产阶级专政呢?马克思的许多著作如《1848-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拿破仑第三政变记》,《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恩格斯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家庭、私有财产及国家的起源》,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与叛徒考茨基》,《俄共(布)纲领草案》以及十月革命时期有关工农兵苏维埃政权的各种论著和演说等,都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学说。现在,这些闪耀人类智慧光芒的著作,却很少有人学习和研究了。但,无论如何,今后随着全球性的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群众运动和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的开展,人们在探索社会发展前景时,还得从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学说开始。

马克思在长期研究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经验,后得出科学结论说:「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

恩格斯在1891年为纪念巴黎公社20周年出版的《法兰西内战》一书写的《导言》中说:「近来,社会民主党的庸人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就吓得大喊救命。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甚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今天,人们要想认真了解无产阶级专政,也应当听从一百多年前恩格斯的劝告,「请看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从对比研究中,就不难看出斯大林把他的官僚专制统治叫做「无产阶级专政」的欺骗性了。同时也可由此知道,今天人们由反对斯大林主义的官僚专制统治而走到拼弃无产阶级专政毫无道理的了。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书中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时指出:巴黎公社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巴黎公社同旧的国家政权的根本区别在于:它是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斗争的产物,它建立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革命自觉性和主动性的基础之上,经由革命人民直接普选产生的政权。组成这个政权的成员一律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质责,随时可以由选民撤换。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至下的所有公职人员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公社废除了旧国家政权所特有的官吏等级制度,和国家官吏享有的一切特权。马克思认为只有像巴黎公社那样的工人阶级的新型政权,即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实现从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转变。

俄国十月革命创立的苏维埃政权,也曾是巴黎公社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列宁在十月革命时期的许多著作和演讲都论述了这个问题。列宁说,苏维埃是由千百万人民主动按照自己的方式创立的民主制度。列宁在192010月→《共产国际》杂志写的题为《关于专政问题的历史》的文章,列宁举了一个简单明了的例子来说明无产阶级专政这个革命的中心问题。这个例子有两个主要人物:一个是斯皮里诺多娃。她是俄国社会革命党的领袖之一,在1906年曾因刺杀镇压1905年坦波夫省农民起义的黑帮头子加.尼.卢热纳夫斯基被判处终身苦役。十月革命后,曾任全俄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19187月她参加左派社会革命党的叛乱,被捕,后被赦免,随后即脱离政治生活。另一个主要人物是阿夫拉莫夫,他是旧俄哥萨克军官,是镇压坦波夫省农民起义时最凶残的刽子手,于1906年被社会革命党人击毙。列宁举的例子是以1905年革命与背景的。他说:「假设阿夫拉莫夫要毒刑拷打斯皮里诺多娃,假是站在斯皮里诺多娃一边的有几十、几百手无过铁的人,站在阿夫拉莫夫一边的有几个哥萨克。如果拷打斯皮里诺多娃的地点不是在刑讯室里,众人会怎么办呢。他们一定会用暴力来对付阿夫拉莫夫和他的喽啰。他们也许会遭到阿夫拉莫夫枪杀而犠牲几个搏斗者,但是他们终究会用暴力解除阿夫拉莫夫和哥萨克的武装,并且很可能当场杀死他们几个人(如果可以把他们叫做人的话),而把剩下的人关进监牢,使他们不能再猖狂,并受早人后人民法庭的审判。

「你们看,当阿夫拉莫夫率领哥萨克拷打斯皮里诺多娃时,这就是压迫人民的军警专政。当革命的人民(他们不是只会劝导,训戒,叹息,责难,哭诉,埋怨,而是会与暴力者作斗争,他们没有小市民的狭隘性,而是有革命的精神)用暴力对付阿夫拉莫夫之流的寺候,这就是革命人民的专政」,亦即无产阶级专政。

压迫人民的军警专政同革命人民的专政有甚么根本的区别呢?列宁说:「前者是少数人压迫人民,压迫工、农群众的政权机关。后者则是人民即工人和农民压迫少数人,压迫一小撮警察暴力者,压迫一小撮享有特权的贵族和官吏的政权机关。」「旧政权是少数人的专政,它只有靠警察的手腕,只有靠排斥和排挤人民群众,不让他们参加政权,不让他们监督政权,才能维持下去。旧政权一贯不信任群众,害怕光明,靠欺骗来维持。新政权是大多数人的专政,它完全是靠广大群众的信任,完全是靠不加任何限制,最广泛、最有力地吸引群众参加政权来维持的。丝毫没有甚么隐私和秘密,根本不区甚么条文和形式。你是工人吗?你愿意为俄国摆脱一小撮警察暴力者而奋斗吗?那你就是我们的同志。请你马上选出自己的代表,你认为怎样方便就怎样选举好了,我们会很乐意很高兴接受他做我们工人代表苏维埃农民委员会,士兵代表苏维埃后的享有充分权利的一员。这个政权对大家都是公开的。它办理一切事情都不回避群众,群众很容易接近它,它直接来自群众,是直接代表人民群众及其意志的机关。这就是新政权。」(《列宁全集》39378, 382页)这就是十月革命开创的「由千百万人创立」的苏维埃民主政权。

但是,自从斯大林当上了布尔什甚维克党的总书记,掌握了极大权力之后,他便逐步地用自上而下严密控制的官僚主义手段,取代了「由千百万人创立」的苏维埃民主制。他用受他指派的人来充当由工农兵群众直接自由民主选举产生的苏维埃代表,他不容许人民群众参加政治生活,把人民群众排斥于政权之外,也不容许人民群众监督政权。他只依靠庞大的官僚队伍,警察和特务来维持统治。可见,斯大林主义的「苏维埃」政权是徒有虚名而无其实的真正的官僚政权。它丝毫没有马克思所说的巴黎公社,列宁所说的工农兵苏维埃政权所具有的特点。相反,它却具有旧社会统治阶级的国家政权所具有性质,是高踞于全社会之上压迫人民统治人民的工具。

斯大林主义的官僚政权是地道的官僚政权,和旧的官僚政权不之处在于它不依附任何类型的占统治地位的剥削阶级。它依靠的是官僚集团自己独占了国家政权,从而能够按照自己的利益要求,掌管和操纵国有化经济的运转,并从中获得超过一般劳动人民所能得到特殊的经济和社会利益。所以,正如托洛茨基所说,苏维埃官僚集团乃系十月革命创立的国有化经济的「寄生虫」。

斯大林主义官僚集团的国家政权,从中央到地方,从各个部门的上层到基属单位,从行政官员到经济技术官员,从军事和武装队首脑到下级军官,都有一整套严密的自上而下的像金字塔一样的组织系统和等级制度。只有那些按照组织系统和等级制度培养和选拨出来的人,才能在官僚集团中占有一席之地,从而成为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由此可见,斯大林主义的官僚专制政权同巴黎公社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根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由于斯大林官僚集团的寄生性,依它同十月革命创造的国有化经济处在不能解脱的矛盾之中。它一方面依靠权力的垄断,对国有化经济实施受理和控制,才从从中获得自己享有的特殊的利益。另一方面它又不断的腐蚀国有化经济取得的成果,从而毁坏了自己藉以生存的根基,这就是苏维埃官僚集团自身无法摆脱的矛盾。这个予盾的发展,实会促使官僚集团走到自掘坟墓的地方。

托洛茨基在1936年写成的《被背叛的革命》一书中曾做过科学的预言,他说:「如果苏维埃政制一倒台(注),那就必不可免的要引起计划经济的倒台,因之也就引起国有财产的废除。而托拉斯(指苏联的国有化大型企业──引者)与其下的工厂的强制联系也就要破裂。那些成就较大的企业,也就定上独立的道路。它们会一变而为股份公司,或者会采取某种过渡的财产形成式──其中之一,例如,教工人也能参加分取公司的利润,集体农场也要同时解体,而且更容易得多。现在官僚专政的倒台,如果不是由新的社会主义政权来代替的话,那一定是回转到资本主义的关系,伴随的又是工业与文化的悲惨衰落。」验证自苏联瓦解以来,近十余年原苏联出现的种种变化,托洛茨基在60多年前所作的预言,真可谓神验了。毫无疑门,这正是斯大林主义官僚政权自身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

20028

 

注:斯大林主义的官僚专制统治取代十月革命创立的苏维埃民主制政权是一个过程,它始自斯大林在1924年提出的「一国社会主义」的主张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学说,经历了192427年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斗争,斯大林借着已经掌握党内权力和国家权力,排斥了党内的反对派,到1936-38年间,斯大林泡制了莫斯科冤案,彻底清除了领导十月革命的一整代老布尔什维克和革命群众,才使斯大林主义的官僚专制统治得以最后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