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淑:学习与思考之三·略论无产阶级革命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 ———— 左畔学社

 

阅读书目:

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托洛茨基)

学习与思考  (三 )

--略论无产阶级革命--

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这两个概念须要解说和界定。这两个概念一直是混用的,说无产阶级革命,也意味着就是社会主义革命:说社会主义革命,也意味着就是无产阶级革命。但从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和理论来考察,这两个概念是应当而且必须明确区分的。

无产阶级革命是一个内涵比较广泛的一般与资产阶级革命相对的概念。它包括无产阶级在没有取得政治统治地位之前,不管革命的任务,革命的社会内容是什么,只要是无产阶级发动和领导的革命,都可以叫做无产阶级革命,革命的目的或者说革命的直接任务,就是使无产阶级夺取政治的统治地位,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而社会主义革命当然是而且只能是无产阶级发动和领导的革命,但这是在无产阶级取得统治地位之后,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进行的把资本主义生产数据私有制社会改变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的革命。无论就革命的对象,革命的任务和革命的方式来说,同无产阶级为夺取政权的革命是有区别的。

试简单从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方面来加以考察。

有资本主义就有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但作为政治上独立的阶级行动,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革命则始自1848年巴黎工人阶级的六月起义。马克思、恩格斯把这次起义叫做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第一次大搏斗」。这次起义是由于1848年2月革命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宣布和解散「国家工厂」引发的。巴黎工人阶级为捍卫「国家工厂」在「民主和社会共和国」的口号下举起了义旗,筑起道道街垒,与临时政府对抗。结果遭到了临时政府的军政部长卡芬雅克的残酷镇压而失败。在这次起义中,工人阶级虽然还没有意识到或感觉到首先要争得政治上的统治地位,然后才能争得经济的和社会的解放,但革命斗争的客观逻辑已经把夺取政权的问题提到工人阶级的面前。所以马克思在总结1848年革命的经验时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主张。

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巴黎工人阶级为保卫自己的革命武装而进行的反对凡尔塞梯也尔资产阶级政府的起义。它存在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马克思认为「公社的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结果,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而恩格斯则说:巴黎公社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1917年2月到10月的俄国革命是俄国无产阶级在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为争得「和平、面包和自由」同封建地主贵族资本家进行坚决的斗争,摆脱了形形色色的妥协派的拘绊,推翻了沙皇专制政权和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建立起苏维埃政权,即巴黎公社式的无产阶级专政。只是在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权下,才把「破坏」旧社会的生产数据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新社会的革命任务提上议事日程。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革命事实上或客观上是分为夺取政权,确立无产阶级统治地位的阶段,和在无产阶级政权下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阶段的。这两个革命阶段是以无产阶级专政为主轴,连结成连续不断的过程,只是在社会主义社会确定地建立起来,在自身的公有制经济基础上向前发展时,整个无产阶级革命才告结束。

下面我们从马、恩、列的著作中摘引有关的论述进一步从理论上说明这个问题。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0年3月写的《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中指出:在1848年的革命中,自由资产阶级一掌握政权,就利用手中的政权来反对无产阶级。而「民主主义的小资产阶级根本不愿为革命无产者的利益而变革整个社会。他们所要求的社会制度的改变,是想使现存社会尽可能让他们感到满意和舒服。」当革命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便「要求赶快结束革命」。「而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任务是要不间断地进行革命,直到把大大小小的有产阶级的统治都消灭掉,直到无产阶级夺得国家政权,直到无产者的联合不仅在一个国家内而且在世界一切占统治的国家内都发展到使这些国家的无产者间的竞争停止。对我们来说,问题不在于改变私有制,而在于消灭私有制,不在于掩盖阶级矛盾,而在于消灭阶级,不在于改良现存社会,而在于建立新社会。」我们的口号应当是「不断革命。」

马克思这段重要的论述虽然是对当时西欧的革命而言,但对于今天的世界无产阶级来说,也特别有指导意义。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一连串革命的失败,恰恰是由于忘地了或者说背叛了马克思的这些教导。

从马克思的论述中可以看出,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整个进程中,首先是推翻封建专制到资产阶级共和的形形色色的私有者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然后依靠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来「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建立新社会」。

马克思写于1875年的《哥达纲领批判》中有如下的话:「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我们知道马克思在写《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时,根据当时掌握到的历史资料,他把过去社会形态的演进划分为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资本主义的几个历史时代。现在,社会演进到社会主义时代还要经历一个从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革命转变时期」,即「政治上的过渡时期」,亦即「无产阶级专政」的时期。从来没有那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怀疑过马克思提出的这个观点的正确性。这个论断充分反映了无产阶级革命过程的特点。

历史上任何新旧社会经济形态的更替都有一个过渡时期。但社会主义社会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期与过去的新旧社会更替的过渡时期不同。比如资本主义社会取代封建社会,在资产阶级尚未取得政治统治地位之前,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生产方式早就在封建社会的母胎中孕育成长和发展了,只是当它发展到同封建制度的矛盾非常尖锐变成公开炸裂时,资产阶级才起来闹革命,推翻封建专制的统治,建立起资产阶级的共和国。这时候,资本主义社会就能在自身的经济基础上向前发展。资产阶级革命也就此结束。而社会主义社会取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以生产数据公有制取代生产数据私有制的转变。很显然,生产数据公有制不可能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母胎中孕育成长。资本主义私有制也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公有制的诞生和私有制的灭亡只能在无产阶级进行革命斗争,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之后才能发生。所以,无产阶级取得政治统治地位并不表明革命的结束;革命还要继续发展到新的阶段上去,即转到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实现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革命转变」的阶段上去,直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实现,无产阶级革命才告结束。

对于这个问题,列宁根据十月革命的经验说得更为明确。1918年1月ll日,即俄国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才两个月又四天,列宁在全俄工兵农代表苏维埃第三次代表大会上作《关于人民委员会工作报告》,其中说:「没有一个社会主义者不承认这样一个真理,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有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漫长的、比较困难的过渡时期。这个过渡时期的形式在很多方面将取决于占优势的是小私有制还是大私有制,是小农业还是大农业。不言而喻,在一个人人识字和全国都是大农业的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和俄国这样一个小资产阶级占优势的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情况不可能是相同的。」

列宁又说:「社会主义的伟大奠基人马克思恩格斯几十年考察工人运动的发展和世界社会主义的成长,清楚地看出: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需要经过长期分娩的痛苦,经过长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摧毁一切旧东西,无情地消灭各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团结全世界的工人,全世界的工人则应当联合起来,保证彻底的胜利。」

1918年3月间,列宁在俄共(布)第七次代表大会上作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其中谈到资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根本区别时,他说,「资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根本区别之一就在于:对于从封建制度中生长起来的资产阶级革命来说,还在旧制度内部,新的经济组织(指资本主义的经济组织--引者)就逐渐成长起来,它逐渐改变封建社会的一切方面,资产阶级面前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扫除摈弃并破坏旧社会的一切桎梏。任何资产阶级革命完成了这个任务,也就完成了它所应做的一切,加强资本主义的发展。」而「社会主义革命却处在另一种种情况中,由于历史造成的不得不开始的社会主义革命的那个国家愈落后,它由旧的资本主义关系过渡到社会主义关系就愈困难,这里除破坏任务外,还加一些空前困难的任务,即组织任务。」

列宁在回顾十月革命的经历后说:「当时,战胜国内敌人的任务是极其容易的。建立政权的任务也是极其容易的。因为群众已为我们创立了这个政权的骨骼和基础,苏维埃共和国一下子就诞生了。可是还剩下两个非常困难的任务,这两个任务无论如何不能用我们革命在最初几个月间所经历的那种胜利进军的方式来解决。」这两个是:「第一就是摆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面前的组织任务,」即「组织计算工作,监督各大企业,把全部国家经济机构变成一架大机器,变成一个使几万万人都尊照一个计划工作的经济整体--这就是我们肩上的巨大的组织任务。」「根据目前的劳动条件,这个任务无论如何不能容许像我们从前解决国内战争任务那样用高呼『呜啦』的方式来解决。」

第二个任务是:「我国革命最大的困难,最大的历史课题就是:必须解决国际问题,必须唤起世界革命,必须从我们狭隘的民族革命转到世界革命。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任务是困难到了极点的。」「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如果我国革命始终是孤立无援;如果其它国家不发生革命运动,那末毫无疑问,我国革命的最后胜利是没有希望的。」

列宁这些话说得再清楚不过的了。无产阶级革命首先是在一个国家内战胜国内敌人,推翻阶级敌人的统治,建立自己的政权。在列宁看,这比较地说是「极其容易的」。「苏维埃共和国一下子就诞生了」。可是建立苏维埃共和国并不是革命的结束,革命还要向前发展,还要去完成社会主义社会的「组织任务」和「国际革命」或「世界革命」的任务。这就是无产阶级在一个国家夺取政权之后,凭借自己掌握的政权领导全体劳动人民组织社会主义新社会和推进世界革命的任务。特别是在一个落后的国家里,要完成这个革命任务是「非常困难」的,是不能用夺取政权的方式来进行的。一般来说,不论是在先进国家还是落后国家,在这个革命阶段中,革命的对象已经不是推翻那一个阶级统治的问题,而是无产阶级在自己的阶级政权下领导全体劳动人民如何进行改变旧社会私有制,建立符合人民需要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问题。

1918年4月间,列宁写了《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在这篇文章中,他又一次提到过去历次资产阶级革命同现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根本区别,并要求俄共布尔什维克党员及一切劳动群众的「觉悟分子」要理解这个区别,他说:「在过去资产阶级革命中,劳动群众的主要任务,是完全消灭封建制度,中世纪制度这种消极的或者说破坏性的主要任务;组织新社会的积极的或者说建设性的工作,是由占人口少数的有产者即资产者来完成的。他们能够不顾工人阶级和贫苦农民的反抗而比较容易地完成这个任务,原因不仅在于受资产者剥削的群众由于自身的痪散和不成熟,当时的反抗极其微弱,而且还在于自发地向广度和深度发展的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在无政府状态中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组织力量。」相反,「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中,因而也在我们于1917年10月25日(俄历)所开始的俄国社会主义革命中,无产阶级和它所领导的贫苦农民的主要任务,却是进行积极的或建设性的工作,就是要把极其复杂和精密的新的组织系统建立起来,对千百万人生存所必须的产品进行有计划的生产和分配。这种革命,只有在人民大多数首先是劳动群众大多数表现出有历史意义的独立创造精神之下,才能顺利实现。只有在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能够表现出充分的自觉性、思想性、坚定性和忘我精神的情形下,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才有保障。我们建立了使被压迫的劳动群众能够积极参加独立建设新社会的新型国家,但是这只是解决了困难任务的一小部分。主要的困难是在经济方面,即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实行普遍的最严格的计算和监督,提高劳动生产力,使生产在事实上社会化。」

「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中,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随着剥夺剥削者及镇压他们反抗的任务大体上和基本上解决,必然要把创造高于资本主义社会结构的根本任务提到首位,这个根本任务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因此(并且为此)就要有更高的劳动组织。」

上引列宁所说的话明白地指出了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在1917年10月25日才开始的。这就是说,在苏维埃政权建立起来之后,才开始把社会主义的革命任务,即创造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的根本任务提到首位。列宁还特别指出,这是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中,即不管是先进国家的还是落后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中,实际情况都是如此。

人类的历史本来就是生产者的历史。但在以往的历史上,在私有制度下,在新旧社会更替的过程中,生产者阶级即被剥削被压迫的广大劳动人民都不能担负起创立新社会的任务。而今,社会的发展已经提出要求,资本主义社会唯一的生产者阶级即无产阶级不但要担当起资本主义「掘墓人」的重担,还要担负起创立新社会,即社会主义社会的任务,这就恢复了人类历史的本来面目,也是历史上第一次由社会的生产者阶级自觉创造自己历史的开端。

根据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到如下的认识:无产阶级革命包括夺取政权和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实现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革命转变两个阶段。这两个革命阶段的区分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它是客观过程的真实反映。这两个革命阶段提出的革命任务,革命的战略策略是不相同的,不能混淆。混淆了就会造成思想上行动上的混乱而不能克敌制胜,把这两个革命阶段连结起来使整个革命过程具有不断性的关键就在于是不是实现了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