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 > ‎

【天籟的傳承】

作者:FallCloud


「好好好,再左邊一點、左邊一點!」穿著短衫的中年男子高聲指示,另外兩位年輕人踩在木梯上,正努力懸掛木牌。

「調律師學派」。五個金字在檜紅色的木牌上,閃閃發光。

「很好,就這樣!」調整幾次後,中年人終於滿意地豎起大拇指。

「是,師伯!」兩位年輕人開心地從木梯上躍下,回頭看著木牌,露出笑容。

今天是調律師學派正式成立的日子。從天響師湛露開始的調律之術,過去只是一個師徒傳承的五行術流派,經過這名中年人十數年的努力,逐漸形成學派。

這名身材有些魁梧的中年人是天響師丁鐺,湛露的直傳徒孫──首徒的首徒。由於湛露本人並不支持成立調律師學派,所以丁鐺直到湛露過世後才正式展開行動,徵詢師叔、師弟、師妹等人的意見,協調正反雙方的立場,終於在今日進行掛牌儀式。宣示從今天開始,不再是五大學派,而是六大學派──調律師學派將與淵遠流長的五大學派平起平坐。

「記得這個位置了吧?」丁鐺問。

「記得了,師伯。」

「好,那你們先把牌子收起來。等等正式掛牌的時候,千萬不要掛歪了。」

「是!」兩位年輕師姪的聲音充滿活力,顯然非常期待正式懸牌的那一刻。

把後續工作交代完後,丁鐺大步走入門內。門內是一片翠綠的庭院,好幾位穿著調律師衣袍的徒弟,正在整理花草。另外一位身型嬌小的少女則蹲在池塘中央的假山上,清理髒污。

「師父。」一位穿著淡藍色長袍的長髮女子向丁鐺恭敬地行禮。她是易弦師甘棠,丁鐺的大徒弟,正以大師姊的身分指引師弟妹們整頓庭園。

「棠,這邊的情況都還順利吧?」

「一切順利,不用師父掛心。」

「好,交給妳我就放心了。」丁鐺揮了揮手,往大屋走去。甘棠從十五歲起,在丁鐺門下已經十二年有餘,雖然不是丁鐺最引以為傲的得意門生,但一直都是丁鐺最放心的得力助手。

丁鐺邁步走入正廳,原本格局方正的廳堂,被徒弟們打掃地一塵不染,紅木矮几上放了琴、瑟、鐘、鼓的木雕,大牆掛上長河水墨,更顯大方豪邁。

「師父好!」一名穿著淡紫色服飾的年輕女子,正在點算椅子的數量。

「燕燕,廚房那邊準備的怎麼樣?」

「報告師父,七色小點準備好了,已經開始處理午宴的菜盤。預計正午時前可以備好。」燕燕回答。她是丁鐺的第五個徒弟,樂觀活潑、處事細心,和每個師兄弟、師姊妹的關係都非常好。

「熱菜可以緩一些再做。我們午時才要開始儀式,估計上桌至少要近未時。」

「是,我等等就去告訴廚房。」

「嗯,那我再去餐廳那邊看看。」

「師父慢走。餐廳那邊現在應該是八師弟和十師弟在整理。」

「好,我知道了,謝謝。」

丁鐺大袖一揮,從後門走出正廳。正廳後方是個小院,左方的平樓就是餐廳。餐廳平常是徒弟們吃飯的地方,所以建造的簡單俐落。這次為了學派成立儀式後的宴客,不但重新粉刷,還加掛了幾柱雕樑。

「應鐘!」丁鐺一進餐廳,就皺起了眉頭。

「啊,師父。」八徒應鐘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拉了拉有些凌亂的長袍,但還是掩不住皺摺。應鐘的穿著、蓬鬆的頭髮和些許鬚渣,完全道盡了他的性格。

「師父好!」洪亮的問好聲來自應鐘的後方,一個大概十四、五歲的少年肅立行禮,右手還持著掃帚。

「應鐘,你又讓小賓一個人做事了!」丁鐺在正廳聽到燕燕說負責整理餐廳的人是應鐘和季蕤賓,就預想到了這個狀況。

「沒有啦,我只是腳有點不舒服,先休息一下,馬上就要開始打掃了。」

「是這樣子的嗎?小賓?」

「報告師父,是!」不知道為什麼,小賓的語氣有一點心虛。

「應鐘,餐廳的整理幾時開始的?」

「大概一個時辰前。」

「如果兩個人都在整理的話,現在會還只弄一半嗎?」

「大概不會。」

「很好。」丁鐺轉過身去:「那你們快些弄,我等等去叫棠來處理這件事。」

「師父等等!」應鐘忽然整個人緊張了起來:「拜託師父,師父要如何處置,盡管指示,萬萬不可告訴大師姊!」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丁鐺搖了搖頭:「小賓,你跟我來,另外有事交代給你。應鐘,棠等等會來檢查,你自己看著辦。」

「師父……」

「如果只是半個時辰的話,我可以叫棠先去做別的事。但超過半個時辰,我就沒別的事可叫她做了。」

「謝謝師父,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少來。」丁鐺揮了揮手:「小賓,走了。」

「是,師父。」小賓將手中的掃帚交給應鐘,一臉抱歉地跟在丁鐺身後。

「師父慢走!」應鐘接過掃帚,低頭向丁鐺行禮。

丁鐺帶著小賓走出餐廳,伸手指著前院:「小賓,你到前院去找棠,叫她派你個半時辰左右的工作。」

「是,師父。」季蕤賓彎身行禮:「徒兒先過去了,師父請慢走。」

「快去吧,不用多禮。」

丁鐺說完,繼續前行。他從餐廳屋旁的小路繞過後廳,來到內院。內院是眾弟子的居處,由於所有弟子都在忙著準備懸牌儀式,內院一個人影都沒有,顯得冷冷清清。

丁鐺踩著石子路,穿過內院,從內院右側的小門走了出去。這裡是東別院,是丁鐺與妻女的住所。雖然丁鐺是個不居小節的豪邁男性,但為了他的妻子和女兒,請人蓋了一間雅緻的兩層小房。

「寧寧!」丁鐺推開屋門,走到小廳裡,對著內室呼喚女兒的名字。

「爹,您回來了。」女兒丁寧從內室走出來,靈秀的眼眸、烏亮的長髮以及纖細到有些弱不禁風的身體,和丁鐺的身形完全相反。第一次聽說兩人是父女的人,都會有些訝異。

「妳怎麼已經醒了?昨夜那麼晚才就寢,要不要再多休息一點?」行事豪邁的丁鐺顯然沒有注意到,就算丁寧還在休息,聽到他的叫喚聲也會被吵醒。

「不成,師姊、師兄們都已經在忙了,我怎能再休息呢?」

「辛苦妳了。抱歉,昨日真的太忙,沒辦法送妳娘回去。」

「別這麼說,這些日子來爹的忙碌,做女兒的最清楚。能幫上爹一些忙,也才算是個女兒。」

「哈哈,那我就說聲謝謝囉。妳等等就去找棠,看她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好的。」丁寧問:「爹,您要在這裡休息嗎?要不要我去沏壺茶?」

「不了,我要去找南呂,跟他對一下賓客名單和儀式的順序。」

「爹辛苦了。」

「一點也不。能看到妳長大,還有調律師學派成立,我的人生目標就已經達成了。」丁鐺看著已經取得調律師資格的女兒,感嘆地說。

 

「秋南呂。」甘棠的語氣十分嚴峻。在丁鐺巡視後約一個時辰,他的弟子們在大師姊甘棠的指示下集合。

「對不起!大師姊!原諒我!」四師弟秋南呂雙手合十,九十度鞠躬。

另外七位師兄弟們站成一列,表情肅穆地看著秋南呂,眼神中紛紛流露出「你死定了請節哀」的同情。

「方才我是怎麼說的?」

「大師姊說,午前三刻,後院集合。」

「那你怎麼遲了?」

「回房整理些東西。」

「房間在哪裡?」

「就在那裡。」秋南呂伸手指著小牆後方的內院。後院和居住的內院只有一牆之隔。

「幾步距離?」

「我的房間在左樓的二樓邊角,算起來可能……五十步?」

「你還真算?」甘棠冷冷地說。

站在對列中的丁寧和旁邊的應鐘對看一眼,想笑但憋在心裡。

「三招,有沒有意見?」

「報告大師姊,不敢有意見。」

「不敢有意見的意思就是其實有意見?」

「完全沒有意見!」

「好。」甘棠的右手緩緩舉到胸前:「你站好吧,隨時可出招。」

「是。」

秋南呂深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雙手輕撫了一下空氣中微弱的法力流。

「璀璨輝煌──」

「翻風捲浪,浪鳴。」

甘棠右手一揮,碧藍色的光流從秋南呂的身旁捲起,猛烈拍擊秋南呂的右手,拍散了他尚未施展完成的法術。

「千曲百回,回鳴。」

「大師姊,等一下啊……」

螺旋般的法力無視秋南呂的懇求,纏住秋南呂的身軀,猛烈旋轉。

「啊──」

迴旋中的秋南呂仍然不斷發出哀鳴,但甘棠的左手又運起下一招,毫不留情。

「聲如洪鐘──」

四字一出,所有師弟妹全部用力摀住耳朵。

「鐘鳴!」

黃金色的法力在秋南呂頭上聚成兩個半圓弧,迅速下揮。

咚!

兩團法力重重拍在秋南呂身上,金鐵交擊之聲響徹雲霄。

片刻後,鐘鳴餘音慢慢消散,但秋南呂還是半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好了,大家注意。」甘棠轉身向其他師弟妹們說道。

「是!」

「現在三太師叔門下的師弟妹們在顧大門,四太師叔門下在正廳。等等六太師叔門下會去交班,我們也要上工。大家都清楚自己的工作嗎?」

「是!」

「很好。南呂、燕燕!」

「在!」

「師父已經在正廳招待賓客,你們兩人等等就先過去,幫師父招呼一下。尤其是南呂,遇到師父認不出來的賓客,務必先一步報名號。」

「是……」好不容易站起來的秋南呂,有氣無力地回答。

「燕燕,在他恢復之前,妳先撐著。」

「好的,大師姊,交給我吧!」燕燕以開朗的笑容回答。

「接下來三個,你們隨我在大門引客。」甘棠伸手指了指六師弟、七師妹和八師弟。

「是!」

「應鐘。」

「是!大師姊,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八師弟應鐘站直了身,生怕自己也慘遭酷刑。

「有,你自己注意一下服裝和態度。」

「遵命。」

「寧寧、小賓、之水,你們三個人留在後院,等等去找錦師妹,看看她有什麼吩咐。」甘棠口中的錦絃是四師叔的大弟子,負責內院事務的調度。

「是!」

「等等,大師姊!」丁寧發問。

「寧寧,有什麼問題嗎?」

「大師姊,我已經十六歲了,而且也正式取得調律師的資格,我可以在大門幫忙,不能還躲在後院,只看師兄、師姊們忙碌。」

「寧寧。」甘棠嘆了一口氣。

「大師姊?」

「我能理解妳的想法,也知道妳已經長大了。可是今天的場合真的不適合讓妳暴露在外頭,賓客太多太雜,各大學派不知道會派什麼樣的代表來,也不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麼、做些什麼。」

「可是我……」

「寧寧,妳應該知道為什麼師母要避開這個場合,先回隋州去吧?」

「知道……」

「那妳也是一樣的,即使師母出嫁,在形式上妳並沒有繼承師母的身分,但在世人的眼中,妳也還是隋州公的太孫女。」

「是……大師姊。」丁寧垂下頭去。在父親最重要的場合,她沒辦法陪在父親的身邊,如同她的母親一樣。

丁寧之母,五行界鼎鼎大名的「千幻」──幻化過千種法術的風行者,號稱這個世界上沒有她學不會、仿不來的技藝。在丁鐺還是默默無聞的一介調律師時,她就已經名滿天下。除此之外,她還有一個特別的身分,她是隋州公最寶貝的孫女,也是隋州城最高貴的公主。

「大師姊,是三師姊!」燕燕忽然指著甘棠後方,大叫一聲。

甘棠轉過身去,三師妹白華一身雪白長袍,從正廳的小門走了出來。

「白華,妳回來啦。」見到許久不見的師妹,甘棠嚴肅的臉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大師姊,妳還是一樣忙碌呢。」

「沒法子,誰叫妳嫁人後就離開了呢。」

「燕燕,我離開後應該就換妳來輔助大師姊吧?」

「是啊,不過我沒有三師姊這麼細心,只好讓大師姊多費心了。」

「那南呂呢?明明很仔細但總是在關鍵之處疏忽的個性,還沒改嗎?」白華看了南呂一眼:「看來我不用問了,鐘鳴還有些餘音呢。」

秋南呂抓了抓頭,明明他是四師兄,但五師妹燕燕卻比他更值得信任。

「其他的師弟妹,等等有空我再一一和大家問好。」白華轉頭說:「大師姊,我是來幫忙的,有什麼事情可以交給我嗎?」

「太好了,那就麻煩妳在正廳那邊,幫忙師父招呼。」

「好的,正廳裡的事,大師姊就不用再煩心了。」

甘棠微笑。白華小她兩歲,晚她一年入門,十年來兩人情同姊妹。

 

「師叔,您這邊請坐。」

「不了不了,我坐後邊就好。」

「師叔,我們位子都安排好了,您要是坐到後邊去,位子會亂的。」

「丁師姪,你先去招呼他們吧,我們自己人,自己會坐。」

約莫半個時辰後,賓客陸陸續續到來,正廳裡充滿寒暄、問好之聲。丁鐺正招呼著五師叔柏舟和柏舟的幾位弟子,柏舟作為學派長輩,丁鐺替他安排了左側的上位,但柏舟一直推辭。

「杜星使,您這邊請!」另一邊,秋南呂正彎身替賓客指引座位:「師父現在有些忙不過來,無法親自招待您,請容我代他向您說聲抱歉。等等一有空,師父會再過來和您敘舊。」

「不用這麼有禮啦,秋師姪。」杜星使爽朗地說:「大家都這麼熟。」

同一時間,正廳門口,白華恭敬地迎接貴客。

「楊智者,您這邊請。」

「楊智者」三字一出,原本有些喧鬧的正廳,頓時安靜了下來。丁鐺和柏舟連說了三聲抱歉後,立刻大步走向門口。

一位三十八歲、介於青年與中年之間的男子跨過門檻,走入正廳。白淨斯文的面容,整潔簡單的長袍,溫和但略顯靦腆的神情。他是楊書嵐,法師世家的後人,立於千萬法師頂點的智者。

「楊智者,遠道而來,您辛苦了。」

「丁鐺哥,不用這麼見外。」楊書嵐看到丁鐺,臉上神情放鬆不少。

「不不不,您可是智者,該有的禮數還是要到。」

「那您也是『天響師』啊。」

「我們才剛開始,『天響師』這三個字,分量可還遠遠不如『智者』啊!」

「丁鐺哥,還是先告訴我該坐哪吧。」

「當然,當然。」

丁鐺帶著楊書嵐走到正廳右側第一排的第七個座位。前面六個座位還是空著的,第八個座位則是代表星門的杜星使。

「杜前輩,您好。」

「楊智者,你現在已經是智者了,可千萬不能再叫我前輩啦!」

「您當然還是前輩,這和智者什麼的,沒有關係。」楊書嵐轉頭問:「丁鐺哥,我的位子會不會太前面了?」

「不會不會,就是這裡。」

「前面是哪些人呀?」

「五大學派代表和莫隱者。」

「學派代表會出席?」

「有邀請,希望會來。」

「師父!」就在此時,應鐘的呼喊聲從正門傳來,他的人影隨後就到,表情相當緊張。

正廳裡原本輕鬆愉快的氣氛隨之一變,鴉雀無聲。

「應鐘?怎麼了?」丁鐺皺起了眉頭:「這樣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師父,戰魁劉勇者和大導師方法導到了。」

「那還不快請他們進來?這樣大呼小叫做什麼?」

「師父……那個,他們的態度好像不是很友善。」應鐘靠近丁鐺,低聲說道。

「好,我馬上出去看看。」丁鐺心中一緊,有點意外但又不是很意外的狀況出現了。

 

正廳外,前院。

甘棠正在和一名年約六十的微胖男子說話。男子穿著深紅色的錦服,裝飾十分華美。他身後站著幾位穿著長袍的年輕人,一言不發地聽著甘棠和男子的對話。另外,男子身旁還站著三位穿著戰士輕甲的男子,其中一位大約四十多歲年紀,其餘兩位則不到三十。

「劉戰魁、方大導師,遠道而來,諸位辛苦了!」丁鐺一走出正廳,就用豪爽而嘹亮的聲音向幾位來客問好。

「丁調律師。」穿著深紅錦服的男子淡淡地回應,語氣中沒有任何情緒。他是野火方照,法師學派大導師──法師學派的代表人。

「丁兄好。」戰魁劉上尹抬手抱拳,聲音簡短有力。神鷹劉上尹,二十八歲獲得勇者之名的天才戰士。如今已是戰士學派戰魁,領導整個戰士學派,雖然年近半百,但實力仍然相當驚人。

「不敢不敢,小弟年紀較輕,劉戰魁這一聲,小弟可擔當不起。」丁鐺彎身拱手:「院子風大,儀式還要一段時間才開始,還是先請兩位進正廳喝個熱茶,諸位隨行貴客則……」

「丁調律師,不用忙。」方照打斷丁鐺的話:「我們不打算進去,只是來告知你五大學派的意見。」

「方大導師,您請說。」丁鐺看了劉上尹一眼,但他沒有任何表情。

「五大學派是擁有兩千年歷史的學派,是從弒魔戰爭的英雄起源而來。」方照淡淡地說:「調律師當然是一門非常獨特、在五行界中佔有一席之地的『門派』,但和學派相比,顯然還有很大的不同。」

「您的意思是?」丁鐺的臉色非常凝重。

「我以法師學派大導師的身分,在這裡通知你,五大學派的一致意見是,不承認除了五大學派以外任何學派的存在。」

「所以你們希望我們不要進行學派成立儀式嗎?」

「怎麼會呢?五大學派既非官府,又非土匪,怎麼能干涉你們的活動?」方照的微笑裡充滿寒意:「但無論你們進行了什麼儀式,自稱什麼名字,都和我們無關。」

丁鐺的左手不自禁握緊。他預想過很多狀況,也知道五大學派中會有一些反對聲音,但沒有想過是這種方式。

「劉戰魁,您的意見和法師學派一樣嗎?」丁鐺心中一邊盤算,一邊試探劉上尹的反應。據他的了解,劉上尹是一個專心致力於追求戰士顛峰的男子,對調律師學派的成立與否,說不定沒有定見。

「戰士學派的意見和法師學派相同。」

「我說過了,我們是代表五大學派前來的。」方照說:「丁調律師,還是說你不相信我和劉戰魁?」

「豈敢!」丁鐺連忙否認:「只是,您說調律師學派有所不足,可能是您對我們的現況不是很了解。我們已經有……」

「丁調律師,不用和我們辯論。我們只是來告知五大學派的意見,就此告辭。」方照微一拱手,不待丁鐺回覆,轉身就走。他身後的幾位年輕法師也立刻跟了上去。

「方大導師,請留步!」

但無論丁鐺如何呼喚,方照都彷彿沒有聽到一樣,頭也不回地離去。

「劉戰魁,這件事真的沒有任何轉圜餘地嗎?」丁鐺轉頭問。

「丁兄,這是五大學派的意見,不是我個人可以更改。」劉上尹抱拳:「我們也就此告辭了,保重。」

「您也請保重。」丁鐺見劉上尹態度,知道只靠他一人恐怕也難以回天,只能目送他離去。

「方大導師!」

忽然,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叫住了已經走遠的方照。

「楊智者,您也在此處?」方照轉過身來,恭敬地行禮,絲毫不敢怠慢。

智者楊書嵐,在廳內見丁鐺久久不歸,覺得事情有異,出門一探後剛好看到方照離去的身影。雖然沒有聽到完整對話,但對方照處事略知一二的楊書嵐,知道事情恐怕不好處理。

除他之外,星門代表杜星使、丁鐺的師叔柏舟和幾位賓客,也都跟了出來。

「方大導師多禮了,請恕晚輩不及迎接。」楊書嵐也行了一禮:「不知晚輩可否僭越一問,方大導師和諸位法導前輩匆忙來去,可是學派裡有什麼要緊事?」

「這倒不是。」方照淡淡地說:「我們原先就只是來傳幾句話,沒有要久留。先前不知道楊智者在這裡,沒有拜會一聲,還請楊智者見諒。」

「傳幾句話?這是……」看到方照的態度,楊書嵐心下已經猜到了七八成。

「只是告知丁調律師我們五大學派對調律師門派的看法而已。」方照說:「些許俗事,不勞楊智者掛心。」

方照沒有把話說的很清楚,楊書嵐只好轉頭看向丁鐺。

「方大導師說,五大學派不同意調律師學派的成立。」丁鐺簡要地回答。

「丁調律師,您這言重了。」方照沒有任何表情地說:「五大學派沒有什麼權力同意你們或不同意你們,你們要做什麼、叫什麼名字都是你們的事。我們只是不認為存在五大學派以外的學派,如此而已。」

雖然方照說的委婉,不過楊書嵐十分清楚,以五大學派的資源和影響力,所謂的「不認為」有什麼效力。

「方大導師,方便問問五大學派的理由是什麼嗎?」

「學派是一個長達兩千年的傳統與傳承,唯有如此才不再只是個五行師流派。」方照簡單地回答,然後再行了一禮:「這些支微末節的瑣事,實在不值得楊智者費神。如果楊智者沒有其他問題,那請容在下先帶著他們回去。下個月的學派盛會,期待楊智者的出席。」

楊書嵐知道再攔下去也沒有意義,簡單行禮後目送方照等人離去。

方照走了幾步,忽然又回過身來,語調平穩地說道:「楊智者,一點微言。您身為智者,不僅是楊氏當家,也是整個法師界的表率。很多事情也許表面單純,但背後牽扯甚多,還請您注意。」

「謝謝大導師的教誨。」

「教誨什麼,萬不敢當。只是老者多言,還請楊智者見諒。」

方照再行一禮,這次真的離去了。另一邊,劉上尹見再無他事,也帶著戰士學派的人馬離開。

丁鐺心中盤算著事態,轉身正想和楊書嵐說幾句話,就看到五師叔柏舟走近,神色嚴肅。

「丁師姪,這是怎麼回事?」

「稟告師叔,五大學派的方大導師和劉戰魁,似乎對調律師學派的成立有一些意見。」

「這還只叫有一些意見?」柏舟眉頭緊皺:「三個月前你來通知我這件事的時候,不是跟我說五大學派那邊不會有事?」

「稟告師叔,我很早就書信通知五大學派,當時他們並沒有任何不同意的表示。」

「哼。那不也是根本沒同意?」

「但五大學派又不是官府,何況成立學派什麼的本來也就不是有法律在管,我們成立調律師學派,與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丁師姪,五大學派在這世上何等勢力?千年來朝代更迭,五大學派仍穩如泰山。」柏舟凝視著丁鐺的眼睛:「你這樣和他們鬧翻,我們所有調律師,未來要如何處世?」

「這……」丁鐺一時答不上話。

「兩位天響師,抱歉打擾。」一個聲音介入兩人,是賓客中一名述道者,今日帶著門下弟子與會。

「柳述道者,您請說。」

「丁天響師,我們當然很樂見調律師學派的成立,可是和五大學派明著唱反調,實在太過困難。還請您理解。」

「這哪兒的話……」

「今日我們還是先告辭了,方便的話可以帶我去找我的弟子們嗎?」

「柳述道者,這……」

「丁師姪,你就別讓柳述道者為難了。」柏舟搖了搖頭。

「棠,妳去喚柳述道者門下的幾位高徒來吧。」

「是,師父。」甘棠迅速走向偏廳。

「柳述道者,您這邊請稍等。」

「謝謝。丁天響師,不用招呼我了。」

「丁師姪!」一聲喝叱,從內院之中傳來。

「四師叔!」丁鐺轉身,不敢怠慢。

「丁師姪,祝你好運。」柏舟拍了拍丁鐺的肩膀,走回大廳。四師姊縹有梅的厲害,他數十年前就知道了。

「丁師姪!」丁鐺的四師叔縹有梅隨著勁風走來,長髮和衣袖在風中飛舞。雖然已經年近六十,但英氣和銳氣一如既往。

「四師叔好。」

「好什麼好?你好我可不好!」縹有梅的聲音掃過整個庭院:「丁師姪,這是怎麼回事?」

「四師叔,您先請息怒……」

「息什麼怒?有時間說這個,何不快點說清楚?」

「四師妹,今天這場合,還是溫和點好吧?」一個溫文儒雅的聲音,隨著一名男子的身影,緩緩從內院傳來。他是丁鐺的三師叔君陽,年輕時被稱為綠琴公子,現在雖然年過六十,但鬚髮俱黑,只像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風采更是不減當年。

「三師兄。」縹有梅低聲問好。她顯然也發覺到今日賓客眾多,這種事情絕對不適合大聲談論。

「四師妹,讓我來問吧。」君陽搖了搖手:「丁師姪,我想我們『神鳴』一脈,會這麼大力相挺,也是相信你的安排,認為五大學派不會有意見。但如果情況這麼嚴峻,那我們恐怕也很難再參與其中。」

「三師叔、四師叔,弟子絕對沒有欺騙各位師叔的意思。」丁鐺躬身:「弟子早就已經將調律師學派的全盤規劃,都送給了五大學派,他們今天這麼大的反應有些……有些意外。」

「意外?你的意思是五大學派之前支持調律師學派嗎?」縹有梅的質問聲習慣性地大聲起來。

「四師妹。」君陽溫和地制止了縹有梅。

「稟告師叔,他們以前沒有正式回應過。」

「所以其實五大學派只是沒有表示反對,也沒有表示贊成囉?」君陽問。

「是。」

「那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丁師姪。」君陽搖了搖頭:「從你先前和我們所說的情況聽來,很像是五大學派都同意了。」

「是。」丁鐺不敢回嘴。

「那今天的事就先緩著吧。」君陽嘆了一口氣:「雖然這一個臉丟大了,但這塊牌子一但掛下去,就是和五大學派明著對上。這不只是你們一脈的問題,所有的調律師都會受到牽連。」

「稟告師叔,我自己的決定,我自己承擔。」

「丁師姪,你有擔當我知道。但誰理你的擔當?除了我們自己,誰又知道調律之術傳到我們這一代,分成了五個流派?又有誰知道我們不同支下的弟子,彼此間可能甚少往來甚至不相往來?」君陽緩緩地說,每一句丁鐺都無法回答。

「那按照師叔的意思,現在應該怎麼做比較好?」

「丁師姪,學派成立主要由你推動,今天的場子也是你邀來的,當然是由你來決定要如何。」君陽說道:「我與我的弟子會留下來幫忙你,這場面只靠大師兄一脈,恐怕讓大家太辛苦了。不過其他的師弟妹們,恐怕要問問他們願不願意繼續參與了。」

「謝謝三師叔!」

「我們就不繼續了。」縹有梅揮了揮手:「丁師姪,我不像三師兄一樣是個好人,我不能讓我的弟子以後很難做事。」

「是,謝謝四師叔。」

縹有梅沒有回應,颯然轉身,走到內院去呼喚弟子。

「丁天響師。」在一旁的星門代表杜星使說話了。

「杜星使,您請說。」

「雖然這時候說這個,好像有點不合宜。但我並不是星門的掌門,這次帶來的也不全然是我的弟子,我恐怕無法代替掌門做出決定。」杜星使的神情非常嚴肅:「我們也是兩三代的交情,就直說了。今日之事能延期自然最好,我可以回去請示掌門。但如果今天要繼續,那我恐怕得先帶弟子回去。」

「是,謝謝杜星使。還請杜星使先回大廳等候,我們稍後再告知您安排。」

「勞煩了。」杜星使言畢,退回大廳。這對丁鐺來說無疑是雪上添霜,連和他關係最好的星門,都如此顧慮五大學派。

丁鐺嘆了一口氣,又有幾位賓客從大廳走出,顯然相關消息已經傳開。雖然賓客們沒有指責或嘲弄,甚至給了一些禮貌上的肯定,但紛紛提出暫緩成立儀式的建議,並表示今日無法參與掛牌。最後,丁鐺只能向所有賓客致歉,宣佈暫緩成立儀式。雖然丁鐺表示筵席已經準備好了,邀請賓客們留下來用餐,將今日之聚當成五行師的交流,不過除了調律師自家以外,沒有人留下來。

事後,除了縹有梅痛罵了丁鐺一頓外,其他的師叔都沒有再多說什麼。不過丁鐺同輩的師弟妹,對這位他們一向尊敬和倚重的嫡系大師兄,有的冷嘲熱諷,有的暗自不滿。

 

兩日後,後廳中。

丁鐺、甘棠和一位三十多歲、蓄著小鬍子的男人正在商議。男人是丁鐺的小師弟遼亮,是先師殷其雷的第四個弟子。由於二師兄個性比較孤僻,三師兄學藝不久後便放棄調律之術,轉投其他五行師門下,所以遼亮入門以來就和丁鐺最為親近。他不像丁鐺一樣豪邁大方、四海皆識,但為人謙沖和氣,師門之內人緣一向不錯。

「師弟,我這兩天想了很多。不過首先還是要向你說聲抱歉,我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樣子。」

「大師兄,您別在意。誰也沒辦法預測到五大學派的反應竟然如此不友善,也沒想到五大學派的影響力如此深遠。」

「這些都是我應該要知道的,但我一心想要辦下去,就忽略了這種可能性。」

「我知道大師兄很沉痛,不過當務之急還是考慮下一步,還請大師兄不要太過傷神。」

「我知道,謝謝。」丁鐺勉強擠出一點笑容:「我有個蠻冒險的想法,不知道你們覺得如何……」

「師兄請說。」

「我想去找五大學派的人再談一次。五大學派兩千年來發展出的學派組織、教育訓練、稱號認證等制度,調律師學派都有完善的設計。如果能讓他們理解調律師學派和他們並列學派不會有損五大學派的地位,說不定能改變他們的態度。」丁鐺深深吸了一口氣;「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棄。」

「可是師兄,調律師學派的建置計畫,先前也都已經派人送給五大學派了,他們真的還會對這些事情不了解嗎?」

「師父、師叔,請容甘棠僭越。」

「棠,妳說,不用多禮。」

「不知道師父認為五大學派否定我們最主要的理由是什麼?如果是認為我們的制度不夠好,那麼有轉圜。但如果他們純粹基於傳統,那我們再怎麼調整或說服,也沒有用。」

「棠,妳說的很有道理。」丁鐺語氣一轉:「如果他們真的是基於這種沒有意義的理由,那我們就公開展現調律師學派的一切制度,讓天下人來評理。」

「天下人……師兄,你是要公開指責五大學派嗎?」

「不。如果這麼做,那所有的調律師都會被我給拖下水。」丁鐺搖頭:「我們就自己成立調律師學派,運作給五大學派看。即使他們一開始能裝作沒看到,但只要我們發展越來越好,他們終究要正視調律師學派的存在。」

「師父,所以首先還是去拜訪五大學派,一邊確認他們的態度、一邊試著說服?」

「對。不過有件事我想一併進行。」丁鐺的神情更加嚴峻:「我想去找祖師的玉笛。」

「什麼?」

「師父?」

遼亮和甘棠都不禁叫出聲來。他們怎麼想也想不到,丁鐺竟然會提起天響師湛露的玉笛。

「這兩天我就在想,祖師的玉笛對調律師學派的成立與存續,恐怕是必須的。」

遼亮和甘棠都不說話,等著丁鐺繼續說下去。

「首先,如同五大學派各尊一位英雄一樣,我們調律師學派就是尊崇湛露祖師的學派。如果我們能夠獲得祖師的隨身玉笛,那麼更能彰顯我們對祖師的崇敬和傳承祖師的正統性。再來,未來萬一和五大學派起衝突,能有玉笛在手,勝算就多了幾分。玉笛是祖師的法器,當年祖師以玉笛驅使的共鳴之術,變幻萬千、威力無窮。」丁鐺說到此處,頓了一頓:「最後,我想嘗試萬鳴。」

「師父!」

「師兄,萬鳴……你是認真的嗎?」

「萬鳴是祖師的絕藝,也是共鳴之術的巔峰。但我們調律師學派三代上百弟子,居然沒有一人傳承萬鳴之術。」丁鐺握緊右拳:「如果我們有人能繼承萬鳴,五大學派肯定不敢欺人如此!」

天響師湛露傳下來的技藝通稱調律之術,其中一部分稱為共鳴術,是促動周遭法力共鳴、產生各種效果的法術。大多數的共鳴術都只引起小規模的法力共鳴,但萬鳴能一次讓大量法力鳴動,是唯有湛露本人搭配玉笛才能施展的絕招。湛露的十名弟子沒有人學到萬鳴之法,徒孫輩的丁鐺和曾徒孫輩的甘棠更不用說,很多人甚至只聞其名、未見其形。

「師兄,你有見過萬鳴嗎?」遼亮伸手摸了摸他的小鬍子:「我是從未見過。」

「看過一次,在我剛入門不久的時候。」丁鐺回憶道:「那次是祖師的大壽,所有調律師都到場祝壽。壽宴後,幾位師叔帶頭請祖師當場傳授大家幾手,祖師就拿起玉笛,奏起萬鳴之曲……在玉笛之音的導引下,四周所有的法力全部鳴動起來,那個場面至今回想,都還讓人全身發麻。」

「所以萬鳴……究竟是什麼樣的法術?我們都只知道其威力無窮,但不清楚是什麼方面的效果。」

「祖師沒有施展到最後,所以我也並不清楚。但那種法力量,要做什麼都可以吧。」丁鐺頓了一下後推測:「不過,從祖師沒有施展完全來看,可能是大範圍的攻擊法術。如果是沒有實質殺傷力的干擾型法術,施放出來也沒什麼關係。如果是小範圍的攻擊法術,也可以找個目標施放看看,甚至地面也行。」

「師父,所以您才打算透過萬鳴來對抗五大學派嗎?」

「算是備而不用,只要萬鳴之力跟我所想的一樣強大,那五大學派就不能無視擁有萬鳴之力的我們。」丁鐺語氣轉沉:「而且假若真的起了紛爭,五大學派的人力眾多,我們的共鳴之術又多半只適合一對一。如果沒有萬鳴,恐怕連勢均力敵都做不到,遑論取勝。」

「師兄對萬鳴之術的施展方法可有頭緒?祖師玉笛可能是萬鳴之術的關鍵,但光是取得玉笛,恐怕也不知道如何施展萬鳴。」遼亮又摸了摸他的鬍鬚:「而且祖師仙逝後,玉笛的下落完全不明。」

「關於這一點,我大概有些想法。」丁鐺回答:「兩個問題的線索都集中再小師叔江有汜身上。他是祖師的關門弟子,也是祖師親口說過眾弟子中最有天份、最能繼承調律之術的人,即使他沒能完全學得萬鳴,但祖師曾向他傳授過幾分要訣的可能性最大。另外,他也是祖師仙逝之時,唯一侍奉在祖師座前的弟子,祖師玉笛的下落,他肯定最清楚。」

「萬鳴之術暫且不提。但師兄,玉笛是祖師的重要遺物,江師叔很難私下藏收。如果有留下,即使我們不知道,師叔一輩也都應該清楚去向。」

「我想大部分的師叔大概是真的不清楚,祖師仙逝之時先師也已過世,真有如此重要之事,也應該會讓先師首徒的我知曉。比較有可能是祖師有遺下什麼交代,所以眾師叔們才沒有追究。」

「那無論如何,都只能詢問江師叔了。」遼亮語調一變:「可是江師叔已經退隱多時,根本不理會調律師學派之事。他是否會願意給我們協助?」

「這只能盡量了。他若不願意,我們也無法強迫他。」丁鐺嘆了一口氣:「無論是輩份上若實力上均然。」

「那這兩件事的先後如何?」

「同時。這次事情讓調律師學派顏面盡失,只有再度舉行成立儀式才能挽回,所以必須盡快確認五大學派的態度。另外萬鳴之術的重現也非一蹴可幾,玉笛的下落更不能遲。」

「師兄說的是。那麼我們該怎麼分工呢?」遼亮沉吟:「而且五大學派那邊,是不是請幾位人脈比較廣的師叔出面,會更順利些?」

「不成,我惹的攤子,不能讓師叔們來替我收拾。」丁鐺的心中早已決定:「而且我也是最清楚調律師學派相關制度的人,由我自己來和五大學派相談。」

「既然師兄已經想過,那就依師兄指示。江師叔那邊,由我代師兄去一趟?」

「不用。遼亮,這裡還是要有人照顧,你和你的弟子就鎮守此地。江師叔那邊,我會指派弟子過去。」

「是。」

丁鐺和遼亮再討論了一些細節後,遼亮起身告辭。屋內剩下丁鐺和甘棠兩人。

「棠,剛剛妳有你師叔在,所以妳都沒怎麼說話。現下都可以說了。」

「甘棠不敢。只是心中有些疑問,還想不清。」甘棠低頭行了一禮。

「但說不妨。」

「萬鳴之術是祖師的絕藝,但祖師仙逝前,就已退隱山林數十年。連師父這一代都鮮少見識過萬鳴,棠這一輩更只視萬鳴為一個傳說。」甘棠緩緩地說:「所以棠不清楚五大學派究竟會如何重視或忌憚萬鳴。」

「就是不清楚,才會讓人害怕。」

「是,棠知道了。」

「還有什麼疑問嗎?」

「是。不知道師父打算指派哪些師弟妹去找江太師叔?還有,要帶哪些一起去拜會五大學派?」

「我想讓寧寧和應鐘去找江師叔,小賓和之水留著,剩下的人隨我去。」

「師父不帶應鐘一起?應鐘雖然習藝時間不長,但靈活萬變,如果和五大學派起了衝突,他可能比我還更有用處。」

「你們之中,如果有人能繼承萬鳴,那麼肯定是應鐘。所以無論如何得讓他去找江師叔。」丁鐺轉頭凝視著窗外:「而且應鐘還小,不能讓他到這麼危險的地方。」

「師父……」

「好了,就這樣吧。」丁鐺揮了揮手,結束這個話題。

「師父,另外關於五大學派的態度,棠還有幾句話想說。」甘棠的表情更加嚴肅。

「怎麼了?」

「方大法導都稱呼師父為『丁調律師』,是不是有些太……」

「無妨。」

「師父!這就像是稱呼智者為法師一樣!」

「他的意思就是根本不承認我們調律師學派的稱號制度,認為不存在『天響師』和『易弦師』,我們都只是被稱為調律師的五行師。他的立場不改,稱呼就不會變,和他爭辯沒有意義。」

「是。」甘棠緊閉雙唇。方照對師父的不尊重,她無論如何也無法諒解。

 

數日後,中櫟山中。丁寧和應鐘一身輕裝,穿梭林間。

中櫟山是位於調律師學派西南方的一座小山丘,山上草木叢生,人跡罕至。天響師湛露的關門弟子江有汜,退隱江湖後長居此處。

丁寧和應鐘按著師父指示的方位,在樹林中尋覓數刻,終於來到兩座竹屋前。這兩間竹屋十分簡樸,竹牆竹頂、竹窗竹門,沒有什麼裝飾。不過竹屋打掃的相當乾淨,四周樹草也都剷除,整理出一小片空地。

忽然,「嘎」的一聲,左側竹門推開,一名年約三十多歲、面容斯文的男子走了出來。男子的身上穿著深綠色長袍,襟間袖口繡著金色的花紋。男子看到兩人,微微一愣,似乎沒有想過會有來客,過了半晌才開口詢問。

「你們是誰?」

「龍叔叔好。」丁寧非常有禮貌地行禮:「我是寧寧,叔叔還記得我嗎?」

「寧寧?」男人凝視著丁寧的臉想了想,終於想起:「啊,是丁鐺家的寧寧吧?真的好久不見啦!」

原本面無表情的男人忽然笑了起來,開心地和丁寧打招呼。他是龍脈使龍韜,掌握大地龍脈之力的五行師,是丁鐺舊時好友。如今和江有汜一起隱居在中櫟山中。

「是呀,好多年不見了。沒想到龍叔叔看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幾乎都沒變老呢!」丁寧伸手介紹身旁的師兄:「這是我的八師兄應鐘,是父親近年來的得意弟子。」

「龍前輩好。」應鐘禮貌性地和龍韜問安。

「不用多禮。」龍韜的個性十分隨和:「你們來這兒做什麼?丁鐺怎麼沒一起來?」

「其實我們是受父親之命來找江太師叔,不知道江太師叔在不在?」

「有汜嗎?在啊,你們先進我屋裡坐坐,我去叫他過來。」

龍韜伸手推開屋門,帶著兩人到屋內。屋子並不大,但相當整潔俐落。裡面的桌椅都是竹製,牆上掛著一幅大大的書法。

「龍吟」。以草書寫成的二字,勁力飛舞,彷彿龍身。

龍韜讓兩位晚輩在竹椅上坐下後,就到隔壁去叫喚江有汜了。雖然現在已經時過正午,但江有汜的生活一向日夜顛倒。

「寧寧,他就是龍韜前輩?」

「是啊,和父親是舊識,以前小時候曾經見過幾次。」

「龍前輩到底幾歲呀?看起來才三十歲左右。」

「不知道確切年齡……不過他比江太師叔小一歲,江太師叔又比父親小兩、三歲,所以現在四十歲左右吧。」

「不知道是五行術的造詣高,還是本來就長得比較年輕。」應鐘抓了抓臉:「如果真的是五行術,那他的功力恐怕比師父還要更深一層。」

「父親前些年也很年輕呀!是這幾年為了成立學派的事操煩,才有些皺紋。」

就在此時,龍韜推開竹門,帶著一個頭髮有些凌亂的男子走了進來。丁寧和應鐘立刻站起身來。

「參見江太師叔!」

男子點了點頭:「兩位請坐。」

他就是調律師江有汜,三十年前被多年未收弟子的天響師湛露看中,破例收為關門弟子,二十年前開始行走江湖後,不負湛露所望,以調律絕藝名揚天下。由於他是湛露親傳弟子,雖然年齡比丁鐺還小,但在調律師門下的輩分很高,丁寧和應鐘兩人都不敢怠慢。

「想來你們要談的應該是調律師門內的事,那我就先告退一步,幾位慢慢聊。」龍韜打算讓出自己屋子的客廳給他們使用。

「等等,別走。」江有汜叫住龍韜:「這裡是你的屋子,把你趕走太不好意思了。」

「但你那邊太亂,根本沒地方讓他們坐。」

「還有,萬一是什麼我應付不來的事,你在也比較好處理。」

「一般來說如果是這麼嚴重的事,恐怕不適合讓不是調律師的我聽到。」

「調律師沒什麼不可告人之事。」江有汜轉頭問:「對吧?兩位。」

「如果是龍叔叔的話,應該沒有關係。」丁寧說。

「好吧,那我就留著。」龍韜攤了攤手:「你們請便。」

「首先,寧寧,妳旁邊這位也是丁鐺的弟子?」

「是,江太師叔。」應鐘簡單地行禮:「弟子應鐘,是師父的八徒。」

「你的天份很不錯。」江有汜看了應鐘幾眼:「丁鐺收徒弟的眼光挺行的。」

「謝謝太師叔。」

「那說吧,丁鐺要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江太師叔,父親有兩件事要請教太師叔。」丁寧說。

「想來不是什麼簡單的事,先說吧!」

「想請問太師叔是否知道祖師的玉笛所在?」

「這個喔……」江有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沒打算馬上回答:「第二件事是?」

「想請教太師叔是否知道施展萬鳴之法?」

「萬鳴!」沒想過會聽到這個名稱,江有汜略顯驚訝,龍韜的表情也隨之一震。

「是。或者是萬鳴之法的線索。」

「唉,龍韜。」江有汜轉頭對龍韜說:「剩下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

「江太師叔!」

「喂,你自己門內的事,別推給我。」龍韜揮了揮手。

「江太師叔,父親現在真的很需要知道這兩件事,如果您知道些什麼,還希望您能告訴我們。」

「那可以先讓我了解一下他為什麼需要知道這些嗎?」江有汜嘆了一口氣,神情銳利了起來:「根據我上次收到的信,他最近應該在忙調律師學派成立的事情吧?」

「是。」

「他要問的問題想必和學派成立有關。」江有汜凝視著丁寧:「學派成立是不是發生困難了?」

「稟太師叔,是的。成立儀式當天,法師學派的方大導師和戰士學派的劉戰魁兩人到場告知說五大學派不承認調律師學派的存在,結果各路來賓紛紛離去,縹太師叔也帶著弟子退出。最後成立儀式被迫延後,父親受了很大的壓力。」

「意料中的事。」江有汜淡淡地說:「五大學派不可能坐視調律師學派的壯大,他們對任何可能超越他們的五行師都充滿戒心。而不可否認地現在五大學派在五行師中的影響力是絕對的,和他們正面槓上,往後會有很多不方便。四師姊這麼愛護弟子,當然不會讓自己的弟子難做事。」

「太師叔說的是。」

「那現在丁鐺打算怎麼做?是要和五大學派開戰嗎?不然怎麼會問玉笛和萬鳴?」

「父親要一一拜會五大學派,希望能和他們溝通並說服。」

「別說笑了,不可能。」江有汜搖了搖頭:「龍韜,你說給他們聽。」

「基本上五大學派的態度是已經決定並不可能變更的,丁鐺越是積極,他們越是不樂見調律師學派的興起。」溫文儒雅的龍韜慢慢分析:「無論五大學派說的反對理由是什麼,他們真正的原因是害怕自己的地位被削弱或取代。兩千年來,五大學派的五行術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瓶頸,世代浮沉,只能寄望生出幾個天縱奇才,整體沒有進步。但新興流派的五行術才剛開始發展,未來還有很多成長空間。現下許多五行術已經和五大學派平起平坐,甚至有凌駕的趨勢,那等未來這些五行術更臻完善,五大學派的存續會受到很大的危機。調律之術的力量既然已讓五大學派頗為忌憚,丁鐺又更進一步要成立調律師學派,這不就完全在戳五大學派的痛處?他們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也是早該想到的。」

「丁鐺去找他們,好的話就他們不給任何回應,要是情況弄不好,發生衝突也不意外。」江有汜接著說。

「可是父親和師姊、師兄們已經去了!」

「丁鐺做事還是一樣有效率。」龍韜評論。

「那也難怪他會想問萬鳴。」江有汜說道:「他自己應該也覺得很可能會全面發生紛爭吧。」

「那我們可得快些回去找父親。」丁寧咬著嘴唇:「太師叔對這兩件事,有沒有什麼線索?」

「不是我不願意說,而是老實說,我真的不清楚。」江有汜搖了搖頭:「我既不知道玉笛的去向,也沒有繼承萬鳴之術。」

「可是,您是最後陪在祖師身旁的人呀!而且您也是祖師最得意的弟子,祖師最可能傳授您萬鳴之術啊!」丁寧推了推身旁的應鐘:「八師兄,你也說說些什麼啊!」

「可是江太師叔如果真的不知道,那說什麼也沒用……」

「江太師叔!父親已經出發去拜會法師學派了,他不帶我去,除了幫他問您之外,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幫上父親的了……」

無論丁寧怎麼拜託、懇求,江有汜始終緊閉著嘴,不發一語。

反倒是一旁的龍韜看不下去,開口勸說:「好啦,你也說點什麼吧,就當成是讓他們死心。」

丁寧用感激的眼神看著龍韜,龍韜笑了笑,兩人轉頭看著江有汜。

「好啦,好啦。」江有汜終於受不了兩人的目光:「我告訴你們師父過世那天的事吧。」

「謝謝太師叔!」

 

隨著江有汜的回憶,時間回到數年前。

幽密的竹林之間,淺淺清風帶著竹香,淡淡日光伴著竹影。一幢雅致的小屋建在此處,這是天響師湛露晚年隱居之所。

江有汜跪坐在屋外,正對著一個半掩的窗戶。這扇窗只讓竹風和竹影透入,不讓外面的人看入屋內。

「有汜拜見師父。」

「拜是拜了,但沒見著。」天響師湛露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如銀鈴般悅耳,彷彿是十幾歲的少女之聲。

「師尊居所,有汜不敢擅入。」

「很好,我也不願他人進入。」

「師父這次傳有汜,不知有何吩咐?」

「也沒什麼,就時間差不多了,以後大概再也見不到你們,就傳你最後一次。」

「師父在說什麼笑?師父還年輕的很,有汜也還沒學全師父的法術。」

「我早就不年輕啦。法術什麼的,也沒那麼多好傳你,你自己將就著練吧。」

「但師父的萬鳴之術,還沒有人能傳承。」

「很多事物不一定能完全一樣地傳下去,也沒有必要完全一樣地傳下去。你們幾個雖然沒人能施展萬鳴,可你們各自都領略了一部份,也發揮得很好。這樣子就夠了。」

「等等,師父您怎麼好像真的在交代遺言一樣?」

「是真的呀,我已經懶得理你們這些小鬼了。有汜,雖然你跟在我身邊的時間最短,可是你對調律之術的領悟最深。能在最後得到像你這樣的弟子,我在調律之道上,已經別無所求。」

「師父您過譽了。」

「好啦,你別多話,我只是最後想再看看我最小的弟子。你呀,總是只用著那幾招共鳴,但靈活萬變,用得很好。你那些師兄、師姊,有些人成天開發新的共鳴之術,也有些人一直鑽研著為師最初傳授你們的五式,還有些人不斷嘗試激起最深遠的共鳴。你們每一個人都不一樣,這樣很好。」

「是……」

「我不想再要別人打擾,所以以後不用來看我啦。」

「師父,可這樣誰來侍奉您?至少讓四師姊和七師姊……」

「我不在了還需要什麼侍奉?去跟你那些師兄、師姊說,你們一個個以後都不准再來。」

「是。」

「有汜,你清楚我剛開始遊歷天下的事嗎?」

「只略知一點。那是八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距離有汜出生超過四十年。」

「別提醒你師父關於年齡的事。」

「是,對不起。」

「那時,我有四個非常要好的朋友,雖然時聚時離,但一起閒遊的時光非常快樂。你聽說過他們嗎?」

「聞所未聞。」

「也是,他們都已經不在了。很久很久了。我的人生從我自己開始,遇見他們後結伴而行。後來,慢慢收了你的師兄、師姊,我開始定下來,整天陪著你們玩耍。不知不覺,以前的朋友們和認識的人一個一個地離開,於是我只剩下你們。現在,你們一個一個地成長,都不需要我啦。最後,又回了一個人。」

「我們都還侍奉在師父身旁……至少在屋外。」

「唉,有汜啊,你不覺得時間這東西,很不可思議嗎?」

「師父是說?」

「倐乎百年,竟如一日。」

幽竹之中,從此再無餘音。

日落月昇,銀星微爍。江有汜長跪三個時辰後,終於起身離去。他將湛露之命轉告眾師兄姊,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人踏入幽林一步。

 

「江太師叔,所以祖師之後……一直都還在屋內?」丁寧不敢置信。

「如果沒有人進去過的話。」江有汜說:「我自己是沒有。」

「一般來說,就算是師父有命,也不可能放著遺骨長達數年不管吧?」龍韜搖了搖頭。

「四師姊和七師姊都決定聽從師命,我們幾個男徒弟又不便進去,只能這樣了。」江有汜說。

「祖師的住所,在舊堂的後山之中吧?」丁寧問。

「舊堂?妳是說吟律堂嗎?」江有汜皺了皺眉頭:「就從吟律堂左後方的小路進去,走到竹林深處就是。另外,我知道丁鐺新建了房舍給你們住,但也別叫我們以前住的地方是『舊堂』啊,現在四師姊門下還在住呢。」

「抱歉,是我失言了。」丁寧道歉。

「妳要進去我是覺得沒關係,不過四師姊可能不會答應,所以自己想個辦法繞進去,別被發現。」江有汜說:「被發現也別把我招出來,我什麼也沒跟你們說。」

「是,江太師叔。」

「另外那個,我忘了你叫什麼名字,不過你也是男子,不方便進屋。這道理你應該也懂吧?」

「是,江太師叔,弟子知道。」應鐘回答:「弟子應鐘,是師父的八徒。」

「好啦,你們應該也沒別的事了?那就快去吧。」

「江太師叔,還有件事。」見江有汜有送客之意,丁寧連忙追問。

「說吧。」

「剛剛江太師叔說,祖師認為諸位太師叔各自繼承了萬鳴的一部份,這一點可以請江太師叔更詳細說明一下嗎?這對我們沒見過萬鳴的一輩來說,是很珍貴的資訊。」丁寧問:「雖然我們不是江太師叔的弟子,這樣問可能有些僭越。」

「這也沒什麼。」江有汜揮了揮手:「萬鳴是引起周圍萬物共鳴之術,所以稱為萬鳴。但除了師父之外,沒有人擁有同時共鳴萬物的力量,師父會說各自繼承,大概是因為萬鳴本來就是共鳴一切、最廣、最深、最精純的共鳴吧。」

「最廣和最深……」

「妳們千鳴流那一脈,不斷嘗試新的共鳴方式,承萬鳴之廣博;三師兄和四師姊的神鳴流一脈,求其純粹精練,得萬鳴之深邃;五鳴流專注於共鳴術之根本,繼萬鳴之根基;調律流不重術式,感應五氣循環,傳萬鳴之神韻;易弦流鑽研變化與同化之法,展萬鳴之多變。」江有汜緩緩說道:「當然,同個流派下每個人還是有些不同,像我雖然算是調律流,不過我對萬鳴的傳承,應該主要是『龍鳴』這招吧。」

丁寧對「龍鳴」這個詞有些模糊印象,大概是丁鐺曾經對徒弟們提起過,那是個與大地共鳴、運用龍脈之力的強大陣法。

「還有其他問題嗎?」江有汜問。

「江太師叔,晚輩沒有了。」丁寧轉頭問:「八師兄,你呢?這可是難得請教江太師叔的機會。」

「江太師叔,晚輩想和您確認一個問題。」應鐘問:「所謂的傳承萬鳴,是否只是指一種境界?不同方向的探尋,只要到了一個極致,就算是萬鳴?」

「你說的不算錯,但不能這樣說。」江有汜凝視著應鐘:「萬鳴是一個法術,這無庸置疑。但目前除了師父之外,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施展出一模一樣的法術,所以沒有完整的繼承者。我們只能在自己理解的共鳴之術下,儘可能接近萬鳴的境界。所以你即使尋求到了你的極致,那也不是萬鳴。可是為何一定要糾結在『萬鳴』上?那是師父的法術。你要想的是你自己能做到的事,然後做到極致,超越萬鳴。」

「超越……萬鳴?」應鐘沉默了下來,若有所思。

「江太師叔,所以父親想問萬鳴之法,是不對的嗎?」

「他只是沒時間開發新法術,想要得到一個馬上可以作為王牌的強力法術吧!而且你們千鳴流一直埋首於小型共鳴術,作戰仰賴經驗、技術來變化各種共鳴,沒有能直接決定勝負的絕招,也欠缺同時對付大量敵人的力量。這是和五大學派正面衝突時,所必須的。」

「必須的?」丁寧有些詫異:「那如果父親還不會這種法術,就去和五大學派交涉,那麼會……」

「就千萬不能起衝突,萬一起衝突,必敗無疑。」江有汜淡淡地說:「不管五大學派這些年來再怎麼停滯,人家也是發展了兩千多年的技術,現況與其說他們沒有長進,不如說早就到了極限或瓶頸。如果是一對一,在經驗比對手豐富的情況下也許能以巧取勝,但對手的實力大於某個程度,或多人混戰,我們肯定占不了便宜。」

「那……江太師叔,父親他們和五大學派起衝突的機會……大嗎?」

「在所難免。」江有汜說。

「什麼?」

「龍韜,你解釋一下。」

「為什麼是我?」龍韜愣了一下:「丁鐺和五大學派在這件事上沒有任何交集,五大學派不可能承認調律師學派,但丁鐺也不會放棄,這是雙方不變的立場,所以根本不可能溝通。然後丁鐺的脾氣妳也知道,肯定是會有言語交鋒,交鋒到最後一定會有衝突。」

「那難道我們成立調律師學派,非得得到五大學派的贊同嗎?」丁寧心中一直有些不服:「明明根本就沒有這種規矩。」

「就是沒有規矩,才會麻煩。」龍韜嘆了一口氣:「因為沒有哪個規矩說,要怎麼做就可以成立學派,所以要成立學派,非得得到他人的認同不可。唯有大家認同你們是一個學派,你們才會是一個學派。五大學派有著主導世人的能耐,丁鐺才非得去取得他們的首肯不可。」

「原來是這樣……」丁寧低頭沉思。

「寧寧,丁鐺在學派的事情上,主要跟哪些人討論?」江有汜忽然問。

「師叔遼亮和大師姊甘棠。」

「那也難怪。」江有汜搖了搖頭:「這種大事,不是隨便誰都能給出準確建議的。遼亮謀識不深,甘棠也只懂得順著丁鐺。丁鐺挑徒弟的眼光很好,可是不太知道該向誰尋求意見。」

「大師姊明明很能幹!」聽到甘棠被江有汜批評,丁寧忍不住反駁。

「我沒說她不能幹,只是說她不適合當個參謀。」江有汜揮了揮手:「好啦,你們應該也沒別的事了?快去找玉笛和丁鐺吧!」

江有汜第二次送客,丁寧和應鐘連忙站起身來,行禮道別。

兩人離去後,龍韜淡淡地問:「早知如此,何不先前就給丁鐺一些建議?」

「我不認為有成立調律師學派的必要。不論交情如何,我沒有興趣的事情,就不關我的事。」

「嘿,真是冷酷。以前明明是個熱血的人。」

「我已經退隱了。現在的我,只想追尋我所能觸及的極致。」江有汜看著龍韜:「你自己不也是對這個世界失望,才隱居的嗎?」

「倒也不是失望。只是不再想混入其中。」

「那叫絕望。」

 

千里之外,法師學派。

「丁調律師,還請您移個步。」三名法師學派成員對著坐在地上不走的丁鐺說。這是他們第四次和丁鐺溝通,語氣一次比一次更差。

「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回覆,我不會走。」丁鐺盤腿坐地,雙手按著膝蓋,氣勢有如泰山。他正端坐在法師學派的大門口,「萬般皆法」匾額之下。

率領眾弟子趕赴法師學派的丁鐺,正在法師學派門口和法師學派的成員僵持著。甘棠以下的諸弟子,在對街站成一排,安靜地看著丁鐺。丁鐺不想讓弟子們受太大牽連,不准他們上前幫忙。

「能夠給您的回覆,大導師已經都和您說了。您就算在這裡繼續待著,也等不到什麼。」法導王綱壓下心中怒氣。他是法師學派文導師,大導師方照之下的三位導師之一,主理法師學派運作相關事務,也是對外接待賓客的代表。所以在方大導師離開後,就由他和丁鐺溝通。

「如果那種官腔官調、毫無交集的發言,也叫做回覆的話,那我不能接受。」丁鐺哼了一聲:「我希望法師學派能夠理性地和我們溝通。」

「如果您真的希望理性,那還請丁調律師先停止這種行為!」王綱忍不住反嘲一句。

「什麼叫這種行為?我在這裡坐著,可有礙到誰?」丁鐺四處張望了一下:「我沒攔著人,也沒堵著門。倒是你們三個站在這裡,還比較擋路吧!」

丁鐺說的沒錯。精確地說,他在法師學派門口約一丈之處席地而坐,並沒有擋到大門的進出。反倒是王綱等人,就站在門邊和丁鐺交談,堵住了大門。

「但您這樣坐在我們門口,對我們真的造成困擾。」

「什麼樣的困擾?這路又不是你開的,也不是你買的。我愛坐在這兒,不行嗎?」

「丁調律師,您就這樣坐在我們門口,就算不會擋到進出,也會讓人誤會我們法師學派是不是有什麼糾紛,或做了什麼對不起您的事。這事關整個學派的聲譽,我身為文導師,當然只能請您移步。」

「那就請方大導師出來和我溝通,而不是敷衍。」

「方大導師剛才已經在大廳和您溝通過了,也把法師學派的立場和您說明。是您自己不願意接受。」

「那也叫溝通?根本沒有在聽我說話。」

「您不能因為法師學派的意見不如您的意,您就說方大導師沒有和您溝通。而我們法師學派,也不是只要別人死賴著,就什麼都同意。」王綱說到最後,又忍不住譏諷一句。從丁鐺帶著弟子拜見開始、到方大導師送客、到丁鐺坐地不走,他已經陪著丁鐺折騰近一個時辰。原本還有好幾項事務要處理,現在全部都拖遲著。

「死賴著是什麼意思?你想上官府嗎?」

「沒想到丁調律師還知道官府,那我們是不是該請官府來看看您能不能坐在這裡?」

「有時間揶揄,何不正面和我討論一下調律師學派的事情?」

「方大導師已經都回答您了。我無權置喙。」

「那就快叫方大導師出來。」

「方大導師事務繁忙,沒有辦法和您說明第二次。」王綱冷冷地俯視著丁鐺:「而且他就算說明了,您也不打算接受,不是嗎?」

「那根本不算是說明,只是反覆講同樣的兩句話。」丁鐺模仿著方照的語氣:「『五大學派討論後認為,調律師學派還不適合成為一個學派』、『法師學派沒有任何特別立場,就按五大學派的結論』。」

「方大導師會說這麼多次,也是因為您一直不接受!」

「我是來和他溝通討論的,不是只聽他的結論!」

「您不也沒在溝通?跳來跳去還是跳回這句話。」

「那我現在來和你說明。你聽完之後如果認為有道理,可否請你幫忙再讓我拜會方大導師?」

「這件事上我沒有任何權限,和我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那就請讓我去見方大導師。」

「方大導師剛剛已經都和您說明過了,沒有再談的必要。」

就這樣,兩人毫無交集的對話一直進行著,沒有任何進展,也沒有結束跡象。

半個時辰後,王綱撫袖而去。兩個跟班關上法師學派大門,索性閉門謝客。

丁鐺仍繼續坐著,不改其志。數時辰後夕陽西下,甘棠上前屈膝俯身,湊在丁鐺耳畔交談片刻後,丁鐺轉身看向或坐或倚、十分疲憊的眾弟子,才終於嘆了一口氣,起身帶著弟子們回旅店休息。

此後七日,日昇至日沒,丁鐺都坐在法師學派門口。文導師王綱冷嘲熱諷、好言相勸,都動搖不了丁鐺的意志。方照雖然對此事甚感不滿,但自知一但出面會談,事態只會更雜亂,故始終閉門不出。

「為人師表,卻像小孩子一樣胡鬧,成何體統!」一向謹言的方照,在聽取王綱報告時,也忍不住罵了一句。

另一方面,除了甘棠每日陪伴外,其餘弟子按日輪替。沒有輪到的弟子就依丁鐺與甘棠指示,在城外疏林中,繼續鍛鍊共鳴之術。

「棠不忍師父辛苦,也不容師父尊嚴被如此踐踏。」第五日時,甘棠跪在丁鐺身側,悄聲說著。但丁鐺只搖了搖頭:「就再讓為師任性一下吧。」

又過兩日,丁鐺終於放棄。他帶著眾弟子,前往長河以北的戰士學派所在地──繼州。

 

就在丁鐺等人乘船渡過長河時,丁寧和應鐘已經悄悄來到調律師的發源之地。他們按照江有汜的吩咐,沒從大路走過吟律堂,從山側小道繞入後山林中。雖然兩人一度迷失方向,但在融合丁寧的運氣與應鐘的直覺,終於來到一片幽竹之中。搖曳的光影之間,一幢小屋靜在其中,彷彿時光停滯一般。

兩人走到屋前,恭敬地跪下。

「你是師兄,你說。」丁寧用手肘撞了撞應鐘,低聲說道。

「我嗎?」應鐘想了一下,語氣在恭敬中帶著點生硬:「弟子拜見祖師。祖師、殷太師父、丁師父座下弟子應鐘、丁寧拜上。弟子奉師父之命,為調律師學派成立之事,求取祖師玉笛,懇請祖師應允。這樣可以嗎?」最後一句話聲音壓低,顯然是對丁寧所說。

「可以。」

兩人靜跪一刻後,丁寧俯身一拜:「弟子丁寧不敬,入屋求笛,望祖師恕罪。」言畢,站起身來,走到門前,小心翼翼地推開屋門。數年未啟的屋門上積了不少灰塵,丁寧用了點力氣才推開。

屋內只有一點點薄光透過窗隙照入,十分幽沉。地板和桌椅几櫃都籠罩著一層灰塵,仿彿薄雪。丁寧的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腳印。

除了灰塵之外,屋內所有東西都收拾地相當整齊,主人在離去之前似乎整理了最後一次。丁寧繞過桌椅,悄悄地右轉,走入內室。內室有三間,一間臥室、一間書房和一間窗戶靠外的小室,這是湛露晚年和屋外弟子交談之所。

丁寧首先來到小室,小室沒有門,只用流蘇廉遮掩。丁寧十分恭敬地撥來簾子,踏入室中,但只看到一席小床和一張方桌,不見祖師身影。如果按照江有汜所言,祖師和他說話後就過世,那麼應該就在此處。丁寧悄悄地轉身離去,前往書房和臥室。但她在這兩間房內都沒有見到天響師湛露的身影,連一片衣角都沒看到。

丁寧心中疑惑陡升,從屋內積塵來看,恐怕已經數年沒有人進入。那麼難道早就已經有人進來將祖師安葬了?可這件事從來沒有聽說,連江有汜也不清楚。不過丁寧的目的是玉笛,即使湛露不在,玉笛也有可能仍留在屋內。但她在屋內搜索半個時辰,把每一處都找遍,也沒有見到玉笛的蹤影。想來,玉笛是祖師隨身之物,恐怕不是隨著祖師安葬,就是被安葬者取去。

丁寧退出房屋,小心地關上房門,告知應鐘屋內情形。應鐘也相當驚訝,兩人參詳許久,還是推敲不出結果。只好決定先回去稟報丁鐺,由丁鐺指示下一步。

 

數日後,繼州城。

繼州城位於長河北岸,地處長河中段,繼水續流,故名繼州。繼州古時是商業大城,長河水運的中繼之所,但隨著夜航技術的發展和船速提升,繼州的位置反而有些尷尬。現在的快船多半不會停泊繼州休息,直接行至下一站。

如今的繼州城以戰士學派聞名。戰士學派原本在更北邊的錦山上,但山中交通不便,更發生過幾次山崩阻路,數十年前在戰魁帶領下,遷入繼州城中,方便成員往來和外務聯繫。

現在的戰士學派本院,相當豪邁氣派,沒有太多雕飾的大樑下,是兩扇紅木大門。門前,丁鐺和弟子們正在等候,兩名戰士學派成員站在門口,謹慎地看著他們。丁鐺帶著這麼一大群弟子直接來訪,要求拜會戰魁劉上尹,相當不尋常,甚至可說有些無禮,被認為是來踢館或鬧事也不奇怪。也因為如此,戰魁劉上尹馬上帶著幾個隨從出來迎接,不敢怠慢。

「劉戰魁好。今日突然造訪,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劉戰魁原諒。」

「丁兄不必多禮,上次匆忙一會,沒能久敘,也是失禮。」

「劉戰魁無論資歷年紀,均長於我,可萬萬別再稱呼小弟為丁兄了。」

「稱呼事小。卻不知丁兄今日前來,有何要事?」

「調律師學派成立一事,希望能和戰魁一談。」

「這事是五大學派共同的決定,找我一人恐怕作用不大。」

「小弟打算逐一拜會五大學派,還請戰魁撥一點時間,給我們一個機會。」

「既然丁兄這麼說了,那當然洗耳恭聽。只是我個人真的沒有太大影響力,還請丁兄不要期待過深。」

「劉戰魁肯給小弟一個機會,就十分感謝了。」

「丁兄這邊請吧!我們到裡面說,各位調律師也請!」

說著,劉上尹帶著丁鐺等人走入戰士學派。戰士學派在繼州城裡有好幾處房產,這裡是最大的本院,是學派議事、集會和接待賓客之所。劉上尹將眾人帶到西廳的小議事堂中,讓丁鐺的弟子們一一按序入座,待為賓客,而不只視為隨從。劉上尹和兩位戰士學派的成員也就座,聽他的介紹,這兩位都是戰士學派中處理行政事務的戰神。

「丁兄,還請您替我們說明一下。」

「謝謝劉戰魁,也謝謝邱、黃兩位戰神。」丁鐺點頭致意完後,開始他的說明:「我們知道兩千餘年來,五大學派一直都是五行師界的核心。五大學派將傳承自五位英雄的各種流派,協調整合出完善的認證體系,區分出每個學派各三個階級的稱號制度。後來,更制定出一套教育標準,也在學派內招募導師,以半師徒、半師生的方式傳承技藝。」

丁鐺說完五大學派部分,話鋒一轉:「我們調律師學派,自先祖師天響師湛露以降,雖然不過百年歷史,但我想時間長短,應該並不是學派最重要的要素。五大學派的本源是對弒魔戰爭英雄的崇敬,調律師的根源是天響師湛露,雖然這個時代並沒有發生弒魔戰爭,但我相信在五行界中的成就,天響師湛露並不會輸給英雄們。」

這段話其實有許多地方有爭議,弒魔戰爭雖然是曾經發生過的歷史,但在兩千多年的口耳相傳下,已經化為傳奇故事,七位英雄的風采也不知還有幾分真實。其中,尤以沒有衍生成學派的仙者和聖者兩人為甚,他們的形象無法由現存的五行師聯想還原,只能仰賴傳說。縱然有時會有自稱傳承仙者或聖者意志的人出現,但也無法分辨他們和兩千多年前的兩位英雄是否相似。

所以,先不論天響師湛露在五行之術的成就上是否能與英雄的貢獻比肩,從最一開始就無法確認英雄的偉業究竟有多高。相信傳說故事的人,認為兩千多年前曾有似人非人的魔族對天朝大舉進攻,七位英雄在絕境之中通過重重阻礙,擊敗魔王,才讓魔軍退卻。但也有些歷史學者對魔族之說不以為然,指出兩千多年前應該只是兩國爭戰,戰勝國為了大義名分將對手醜化為妖魔,並尊幾位功臣為英雄。

不過劉上尹等人並沒有反駁丁鐺,讓丁鐺繼續說下去。

「我覺得所謂歷史、傳承或精神,只是一個虛的東西,『學派』和一般五行術門派之間真正、實質的差異,是在制度上超越普通的師徒相承,化為一個中立、超然的組織,替同一淵源下的不同支流認證。」丁鐺慢慢涉入正題:「調律師學派的籌備經過非常多年。調律師雖然都出於天響師湛露,但傳承百年,已經衍生出法術技巧大不相同的數個支脈。因此,我們仿照五大學派的體制,整合各脈異同之處,設計一套調律師的養成標準,切分成十二個學習進程。我們也設置三個等級的稱號,從調律師、易弦師到天響師,每一個階段都有嚴密而完善的考試方法,就像五大學派的稱號制度一樣。」

甘棠在丁鐺說明的同時,將三份資料交給劉上尹等人,上頭詳細記載了調律師學派的內部管理架構、調律師的教育標準和三個稱號的認證方法。劉上尹等人一邊翻閱,丁鐺一邊就這些部份,更深入地介紹。

大約一刻後,丁鐺的說明暫時告一段落:「以上就是有關調律師學派的組織和制度。我想讓各位了解到,成立調律師學派並不是一件草率的事,而是經過相當的準備。我們很認真地研究了五大學派的機制,也擬制了相同制度。所以我相信調律師學派作為一個學派,已經足夠充分,雖然才剛開始發展,但絕對不會搞砸『學派』二字。不知道劉戰魁能否給我們指點一二?」

「感謝丁兄這麼詳細的說明。」劉上尹伸手摸了摸下巴的鬚渣:「不過老實說,我對這些制度的領悟力沒那麼好,只大概覺得和五大學派的設計相當類似,可其中的同或不同,沒辦法馬上提出評論。這部分我想黃書務官應該比較熟悉,請她來說說看。」劉上尹轉頭看向身旁的屬下,三十多歲的年輕戰神一頭短髮,精明幹練。

「謝謝戰魁,也謝謝丁調律師這麼詳細的說明。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黃芩,戰士學派書務官……」黃芩說到一半,就被劉上尹打斷。

「黃芩,先等一下,還是稱呼丁兄或丁大哥吧!」劉上尹提醒黃芩。丁鐺在調律師學派裡已經取得「天響師」稱號,只是五大學派根本不承認調律師學派,當然也不承認「天響師」和易弦師之名,不能以天響師稱呼丁鐺。對於五大學派而言,天響師是專屬於湛露本人的稱謂,不是一個學派的稱號階級。但如果就真的以「丁調律師」稱呼丁鐺,像方照一樣,顯然十分失禮和不友善。

「這不要緊。」丁鐺微笑以對。

「抱歉,丁大哥。有關丁大哥所提出來的計畫,其實先前我已經拜讀過了,因為丁大哥前些時候就有把相關資料寄來我們這裡。」黃芩的表情十分認真,顯然並不是在說場面話,是真的有所研究:「丁大哥這麼認真,我想也就不用說些沒有實質意義的客套話了。由於我對調律之術完全不了解,也不方便就丁大哥所提供的資料多做揣測,所以關於學習制度的部份,沒有什麼疑問。但關於認證制度,有幾點想請教丁大哥。」

「當然,感謝黃書務官不吝指點。」

「首先,丁大哥依照調律之術的水準,創設調律師、易弦師、天響師三個等級。易弦師是個獨創名稱,但天響師是天響師湛露前輩的稱號。將前輩的稱號作為調律師第三階級的共通稱號,是否是湛露前輩所同意?會不會有不尊重或僭越之虞?」

「這部份確實沒有得到湛露祖師的授意。不過五大學派也是拿弒魔英雄的稱號作為第三階的稱號名稱,像是勇者貫塵、武者環熒等。所以我想這並不是不敬,而是對先人的崇敬,表示湛露祖師是我們調律師所共同追求的極致,調律師的最高境界。」

「謝謝丁大哥的說明。那另外,不知道丁大哥在設定三個階級時的標準是什麼?以我們戰士學派為例,其實最初並沒有明確的階級劃分,而是每個時代下自然有實力高下之別,慢慢才形成三個境界。後來又經過數百年的發展,三個階級的形象逐漸建立,才有了比較統一的標準,和根據此一標準設定的認證方式。」黃芩語調一轉:「不過調律師自天響師湛露前輩開始,至今大約百年歷史,有在江湖上行走的調律師,恐怕也不過百人。所以在這個時代,對調律師的認識,好像也沒有達到區分出幾種階段的地步。那不知道丁大哥是怎麼設計這三個階級的標準和認證方式呢?」

「謝謝黃書務官的問題。」丁鐺頓了一下後回答:「雖然我們沒有千年的時間來形成階級形象,但其實所謂的階級,也都是由印象所定義出來的,五行師的實力並不是只有三種,而是強強弱弱、高高低低,每個人都不相同。所以有沒有經過千年的時間、是否看起來像是『自然而然』,我覺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階級設計本身是否合適。我們是從現階段調律師的能力來區分,把最精深的一群定為天響師,次之定為易弦師,學成調律術之基礎者則定為調律師。當然,這只是初步嚐試,如果未來調律之術有更多發展或發現這些標準不合適,都有再修改的空間。」

「那麼請教丁大哥,所謂『最精深』的一群,確切來說是哪些人呢?」黃芩問。

「主要是幾位實力深厚、在不同領域的調律術上有所成就的師叔。」

「也就是說並非以天響師湛露前輩為準?」黃芩看著丁鐺:「還是說這幾位前輩,在調律師的修行上,已經達到天響師湛露前輩的程度?還有,丁大哥您自己在書信的署名上也都是留『天響師』之稱,想來丁大哥也通過了天響師的認證。那麼斗膽問一句,丁大哥和這幾位前輩或天響師湛露,也都相當囉?」

「我們和湛露祖師相比,當然遠遠不及。」丁鐺大方承認,但又接著說:「不過這是指祖師晚期的實力。調律之術的發展很快,現在的調律術,遠比祖師剛涉足江湖時要更盛。祖師在七十年前獲得『天響師』之名和世人肯定,我們的調律之術和當時的祖師相較,不會不及。這不是我在自誇或抬高調律師的身價,是這些年來的調律術趨於成熟,已經往另一個層次突破。」

「不知道可否請教丁大哥,現在通過天響師認證的總共有幾人呢?」

「含我在內一共五人。」

「那全部的調律師總共大概多少人?」

「有列譜的約三百人,但有些新收徒還沒載冊,有些師弟妹收徒也沒有回來登記。」

「以我們戰士學派來說,目前還在世的勇者一共八人。」黃芩拿出一份自己準備的資料,緩緩說:「所有戰士的數量,老實說我們不是很清楚,雖然有認證考試時的資料,但沒辦法追蹤後續的情形。就以近三十年的資料來看,這三十年來取得戰士資格的人約有七十萬人,同一時間內成為勇者的人只有五人。也就是每十四萬個戰士當中,才約有一人能成為勇者。請恕我說一句得罪的話,相較之下,天響師的認證是不是太過寬鬆了?」

「我想兩個學派之間的背景差異很大,恐怕不能光從比例來推算。貴學派廣佈天下,傳藝者眾。我們一來名氣沒這麼大,二來人力也沒這麼多,拜師少,擇徒嚴。如果純粹統計而忽視這些因素,那麼也很難作為參考。」丁鐺眼中閃過一絲銳光:「這個要用說的,恐怕永遠也說不清。劉戰魁如不嫌棄,願意指點小弟一二,那是再好不過了。」

此言一出,全場震懾。黃芩先是眉頭一挑,然後轉頭看著劉上尹,等待上司的答覆。甘棠凝視著丁鐺,鎮靜中藏不住震驚。她想也沒有想過,師父竟然在這種場合下,突然和戰魁劉上尹挑戰。

「丁兄此言,可是認真?」沉默良久,劉上尹緩緩開口。

「若有得罪,還請戰魁恕罪。」丁鐺簡單行禮:「要得到五大學派的認同,只能證明調律師學派的力量。」

「既然丁兄這麼說,那我也不好拒絕。」劉上尹轉頭看向黃芩:「黃書務官,妳那邊還有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就去準備演武場。」

「戰魁,是否可再讓我問最後一個問題?演武場可以同時準備。」

「當然。」

「丁大哥。」黃芩又看向丁鐺:「可以請問您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成立調律師學派嗎?」

「我希望調律師的技藝能不止步於師徒相承,進入另一個更多元、更繽紛的境界。而且說一句不好聽的話,五大學派對我們這些非五大學派的五行師,往往抱著成見和蔑視。」丁鐺哈哈一笑:「我希望能夠打破這一切藩籬,創造一個調律師可以不被打壓、不受欺侮的世界。」

 

戰士學派,演武場上。

演武場建造在戰士學派主樓的後方,是一座不高但廣闊的擂台。這裡除了供練習、展演之用,一些重要集會也會在此舉行。

劉上尹換上輕甲,金銅色的護胸在太陽下閃閃生輝,背後的紅色披風隨風搖曳。他的腰間掛著一柄長刀,檀木刀柄上刻著飛鷹破雲,象徵著他的神鷹之名,也象徵他引以為傲的師承。這是他三年前請人打造的愛刀「雲鷹」,是他的第四柄佩刀。

丁鐺穿著長袍,對擅長施展遠距離法術的調律師來說,靈活輕便的裝扮更適合戰鬥。丁鐺雙手垂放,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心中略有忐忑。他和爭戰江湖二十年的劉上尹不同,人生中大部分的時間不是侍奉師父,就是陪伴徒弟。雲遊四方的時間不過數年,實戰經驗大不相如。不過,神鷹劉上尹的各種絕技久富盛名,丁鐺對之略有所聞。反之,調律師的各種共鳴術對劉上尹來說相對陌生,多年來埋首研究新法術的丁鐺更有不少從未現世的祕招。丁鐺的戰法本以讓人眼花撩亂的多變法術組成,藉由一招又一招出乎意料的法術,讓對手跟著自己的節奏走,從而掌控整個戰局。

甘棠和其他師弟妹們都站在台下。甘棠凝視著自己的師父,手心微微冒汗,這是她拜入師門十二年來,師父所對上最強勁的對手。在前往演武場的途中,她悄聲問了師父:「師父,請原諒棠無禮。劉戰魁的實力恐怕是當世前十人之一,師父可有對策?」丁鐺的回答毫不讓她意外:「世人多半褒五派,貶千家。我相信調律之術天下無雙,無論勝敗如何,總是可以一戰。只要讓他知道我們在伯仲之間,即足矣。」

丁鐺和劉上尹相距十丈,分據兩方。中間站著一名年輕的男性戰神,他是戰士學派的武務官,主掌訓練事務,也是演武場的管理人。他正等待雙方最後的交談,之後揮劍作為開始信號。

「丁兄,有請。」劉上尹雙手抱拳:「和調律師切磋的經驗少之又少,能和丁兄討教幾招,是小弟的榮幸。」

「劉戰魁千萬不要這麼說。斗膽向劉戰魁討教,失禮之處,還請戰魁原諒。」丁鐺也抱拳回禮。

「五行之術,習而當用,何來失禮之處?丁兄不必掛懷。」劉上尹語調一轉:「雖是切磋,但刀光所至,若有損傷,還請丁兄恕罪。」

「本就如此,處處留手,就失了切磋的意義。等等小弟若有得罪,也請劉戰魁不要介懷。」

「這是自然。」

雙方交談完畢,武務官長劍當空,高舉過頭。

劉上尹左手平舉胸前,右手收至背後,微微躬身。這是他師門中平輩論劍時的禮節。這個姿勢拔刀慢、出手難,表示雙方並非以命相搏,而是以武相交。

丁鐺收斂心神,雙手下垂,四周的法力流動在他心中逐漸明朗。他心下盤算著雙方位置和法力流向,想定第一輪攻防的法術連環。調律師的共鳴之術仰賴法力共鳴,要先掌握四周的法力狀況,才能進行戰術佈局。

「開始!」伴隨著一聲大喝,長劍斬落。

「有請!」劉上尹高喝一聲,右腳前踏,身體順勢轉半圈,右手握上刀柄。

「得罪!」丁鐺雙手一展,法力凝聚,淡淡的白金之力從他的右掌中冒了出來。第一手,利用劉上尹身側流動的金行之力,丁鐺預計施展聲如洪鐘的鐘鳴。雖然不可能一招震懾劉上尹,但希望讓他吃驚而露出破綻。

但丁鐺立刻發覺不對勁。

劉上尹左手握著刀鞘,右手握著刀柄,也正凝聚著法力。他的四周彷彿真空一般,所有的法力都凝在刀中,沒有一絲外洩。

丁鐺愣住了,如果劉上尹四周沒有任何外散法力,那他根本無法引起共鳴。這是他從未見過的情形,五行之氣本來流動於天地,任何人取用之際,多少會有所殘留。但劉上尹將身旁法力一分為二,其中一部份鎖入刀中,毫無外流,另一部分則排離身畔,無所殘存。

「糟,太遠了!」丁鐺心下暗自計算,共鳴之術多半範圍不大,在真空圈之外施展的共鳴,很難對劉上尹產生影響。

「易弦嗎?還是在近處先準備,等他靠過來?」丁鐺有些慌亂,易弦之法是天響師湛露傳下的一項技藝,透過法力流的操縱,形成適合施展共鳴術的環境,然後再引起共鳴。但易弦之法並非丁鐺所長,他沒有足夠迅速和精準的把握。對致力開發共鳴術的千鳴流一脈來說,能用的共鳴成千上百,平常根本沒有使用易弦之法的需要。

「可惡,先用眩鳴爭取時間好了!」丁鐺把握住面前數丈的法力流,左手運起淡淡的紅光,在心中默念:「日暈月眩……」

但就在此時,劉上尹的身影一動。

「翔鷹突風斬!」

上一瞬,兩人之間相距十丈;下一眨眼,刀光出現在丁鐺面前。

雲鷹出鞘,半弧型的刀影從刀鞘中劃出,直斬雲空。

「什麼?」刀光一現,丁鐺反射性連退三步。

但已然太遲。

雲鷹勾勒出的弧月,是染著鮮紅的血月。

一刀既中,劉上尹收刀當胸,後退兩步,防備著丁鐺的反擊。

但丁鐺搖搖晃晃地退了幾步後,直接向後倒在地上。雖然他在第一時間後退三步,避開致命一擊,但刀鋒所至,盡皆見紅。從衣襟上的顏色就能看出傷口之長,從右腹直至左胸。

「丁兄!」劉上尹似乎沒有想到丁鐺竟然沒用法術擋住這刀。

「師父!」甘棠飛身上台,右手竄出翠綠的法力。在刀弧染血的那一刻,她的心臟就彷彿停止。

「劉戰魁……這刀精采……」丁鐺的聲音斷斷續續,視野逐漸模糊。眼前的人影似乎是劉戰魁,但又像是甘棠。森鳴的法力溫潤地包覆住傷口,一股暖意滲入丁鐺的身體。丁鐺閉上了眼睛。

 

「父親!」站在調律師學派門口等候的丁寧,見到丁鐺乘坐的車,立刻衝上前去。此時距離丁鐺和劉上尹的戰鬥已經過了十餘日,秋南呂帶著師弟妹們先行回到學派,只剩下甘棠和燕燕照料著丁鐺,乘車慢行。早就回到學派的丁寧從秋南呂等人處聽到丁鐺重傷的消息,心急如焚。等了數日,才終於等到丁鐺回來。

經過十多天的修養,丁鐺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但精神還是沒有完全恢復,需要休養。丁鐺簡單地跟丁寧和師弟遼亮打過招呼後,就在甘棠的攙扶下回到寢室休息。

「棠。」在甘棠準備告退的時候,丁鐺叫住了她。

「師父有何交代?」甘棠走回丁鐺面前,蹲在床鋪旁。

「棠,這次事情後我想了很多。」

甘棠不發一語,靜靜地聆聽。她作為陪伴師父十二年的大弟子,有時也要傾聽師父的心聲。

「首先我要謝謝妳,為師能教給你的早就不多了,但妳還是一直陪在為師身邊幫忙,十二年如一日。」

「論才華,棠不足以繼承師父的技藝。論謀略,棠也不足以輔佐師父的宏圖。棠唯一能為師父做的,就只有侍奉師父左右。」

「說得好。自從妳二師弟過世後,我一直以為再也沒有人能繼承我的技藝。妳習藝認真、心思細膩,能不斷精進、修整法術,但少了創造新法術的靈感。寧寧雖然反應靈活,但思慮不夠深入,只變得了小把戲。直到收了應鐘,我才覺得這一身本事,有人能傳。」

「這一點師父盡管放心,八師弟的天資,我們和師父一樣清楚。在調律師之路上,我已經走到了極限。但這等程度對八師弟來說,肯定只是開始。」

「現在,我只怕調律師學派的事,沒人能繼承了。」

「師父,難道您不繼續推動了?」

「棠,為師雖然自負,但也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受了這麼一刀,大概二十年內,不可能再提到調律師學派了。是我連累了你們。」

「師父,千萬別這麼說。如果不是您,我們永遠也不會有跨出這一步的機會。」

「只可惜不知道要多少年後,才有人能繼續走第二步了。」

丁鐺嘆了一口氣。室內一片沉寂,只剩下透過窗隙照進來的斜陽,緩緩搖動。

隔了半晌,甘棠輕輕地開口。

「寧寧。」

「妳說什麼?」甘棠的聲音太輕,丁鐺聽不清楚。

「寧寧。寧寧擁有師父的夢想,也有師母的堅強。她一定可以延續師父的意志。」甘棠凝視著丁鐺,眼神堅定而認真。她不是在安慰丁鐺,是訴說著她的真心。

「寧寧嗎?妳還真是相信她呀,連我都沒有給她這麼大的期望。」

「這是當然。」甘棠微笑著說:「她可是師母的女兒啊!」

前院裡,丁寧坐在正廳旁的圍欄上,遠望著在雲海中悄悄西沉的夕陽。邁向天響的道路,在十六歲少女的心中,逐漸展開。調律師學派的故事並非終結,而是開始。傳奇天響師的詩篇,也即將吟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