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 > ‎

【黎明的曙光】

作者:FallCloud

原載於:台大五行學報第四期


「嗯……要不要嘗試和牠溝通看看?」小芷的語氣有點恐懼。

「妳覺得有任何溝通的可能性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那妳去。」

「不,還是你去好了,我和芙蓉在後面支援你。」小芷肩膀上的木精靈芙蓉微微點了點頭,似乎贊同這個作法。

「打死不幹。」但可惜蕭颯直接拒絕了:「不過,牠好像沒有打算要攻擊我們。」

「是呢,一動也不動的。」

「會不會只要我們不走過去,就不會發生什麼事?」

「有可能,這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的生物,應該是法術製造出來的。」蕭颯瞄了木精靈一眼:「就像那傢伙一樣。」

「芙蓉不一樣!」小芷和芙蓉一起瞪著蕭颯:「芙蓉是真的有思想和靈魂的!」

「是是是。」蕭颯顯然沒有相信的意思:「這樣站著也不是辦法,我走過去看看好了,萬一發生什麼,妳想辦法支援我。」

「好。」

這裡是杳無人跡的雪嶺,除了好青年蕭颯、妙齡少女小芷和四周飄落的渺渺白雪之外,就只有一頭像雪一樣白的巨獸。巨獸有些像熊,但至少有三個蕭颯這麼高,眼睛是藍色的,沒有任何感情,只是散發著淡淡的藍光。不知道是身上覆蓋著白雪,還是巨獸的毛本來就看似白雪。因為看起來就像是一團雪,所以小芷在不久前幫牠取了個名字——雪獸。

要往更高處走去,一定要經過這條路,但雪獸一動也不動地站在路中央。蕭颯和小芷至少站在這裡一刻鐘了,雪獸既沒有要讓開的意思,也沒有要溝通的意思。只是靜靜地聽著蕭颯和小芷討論各種對策和鬥嘴。

不過終究是沒有繞過雪獸的方法。蕭颯看著高大的白色巨獸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地走了過去。

「砰!」

雪獸的巨拳,重重地擊打在地面上,激起白色的雪浪。

「唉啊啊!」蕭颯在千鈞一髮之際,向後滾倒,閃開雪獸的攻擊。

「小心!」小芷反應非常迅速,就在雪獸出拳的瞬間,小芷的雙手立刻放出了藍色的光芒。

「等等!」蕭颯一邊制止小芷,一邊從雪地上爬了起來。雖然披著厚重披風的蕭颯外型頗為俊秀瀟灑,但從雪地上爬起來的動作狼狽到了極點。

「怎麼了?」小芷停下原本的動作,手上的光芒也稍微黯淡了些。

「不要出手。」蕭颯指著恢復原本姿勢、一動也不動的雪獸:「妳看,似乎只要不要接近牠,牠就不會有反應。」

「那我從遠處攻擊牠。」

「我相信能夠製作出這頭雪獸的人,不會愚蠢到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蕭颯說:「我保證妳的法術丟出後,牠在三秒內就會朝妳撲過來。」

「那應該怎麼辦?」

「放棄吧!」

「你認真的嗎?」

「妳也看到了吧?牠那麼龐大的身軀動作卻那麼敏捷。」蕭颯搖了搖頭:「光憑我們兩個人,硬拼不太有希望。」

「先用法術限制牠的行動,再攻擊呢?」

「牠是法術製造的生物,根本不知道牠的結構,妳確定限制行動的法術有效?」

「那你有什麼比較有用的建議嗎?」

「回去吧!」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參與這次行動的啊?」

「純粹是人情……」蕭颯搖了搖頭:「只怪我認識了那個混帳調律師。」

「所以你只打算敷衍過去嗎?」

「唉……」

「總是有辦法的。」小芷的目光凝視著雪獸:「反正都來一趟了,多花點時間想想,也不吃虧。嘗試著想些辦法吧!」

「我說啊,妳也未免太樂觀了吧?」蕭颯嘆了一口氣:「問題可多著呢。就算我們真的找到讓牠不能動的辦法,要摧毀牠也不是那麼容易。用拳頭肯定不行,但用法術呢?要用火融化牠,還是假設牠是水屬性的所以用土來破壞法術結構?更大的問題是,冰天雪地的此處充斥著水行之氣,根本就放不出火來……」

「等等。」小芷制止了似乎還想繼續長篇大論的蕭颯:「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制止牠的行動,那直接從牠身旁走過去不就行了?」

「有道理。」

「那假設用法術是可以制止牠的行動,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制止牠?」

「不是沒有……但現在沒辦法使用。」蕭颯搖了搖頭:「妳呢?」

「其實我也是有的。不過我不是很擅長,不見得會成功。」

「妳先試試吧,我的方法是連用都不行。」蕭颯的表情嚴肅了起來:「我會在旁邊待命,有什麼突發狀況我來應付就好。」

「沒想到你也意外有可靠的時候。」小芷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雙手上的藍色光芒緩緩消逝,然後亮起了淡黃色的光暈。

「沙塵的精靈啊……請傾聽我的聲音……」小芷閉上了眼睛,舉起雙手,緩緩吟頌:「遮蔽天帷,環覆四地,迴旋聚首,化為靈祇。」

四周慢慢燃起的黃色光點,一開始在四周迴旋,隨著吟頌慢慢靠向小芷的雙手,竄入小芷手中的黃色光暈。黃色光暈逐漸變亮,就在四周光點幾乎納入光暈的瞬間,小芷雙手一攏,兩團光暈合而為一,竄出閃亮的黃色光芒。

然後一隻黃色的精靈在光流的沐浴之下誕生了。與木精靈芙蓉和藹又略帶稚氣的表情不同,這隻精靈臉上不帶有任何情緒,只是靜靜地注視著雪獸。

「這是土精靈?」蕭颯問。

「嗯。」

「土精靈有限制行動的能力嗎?」

「有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因為上次那隻火精靈只是幫我烘乾衣服而已,我還以為土精靈只能丟丟小石頭。」

「誰叫你要在冰天雪地裡滑倒啊!」小芷不滿地說:「在這種地方,沒有任何輔助根本叫不出火精靈。如果不是因為那時候要幫你烘乾衣服而用掉我原本準備的火靈珠,現在叫出火精靈來燒掉雪獸就簡單了!」

小芷是來自神秘精靈術世家的精靈師。因為精靈世家的當家門主與首席幻靈使有一些私交,所以原本不太涉入世事的精靈世家,應首席幻靈使之邀,派出了三位年輕的精靈師加入討伐暗行者的行列。小芷是年紀最小的一位,也是戰鬥力最薄弱的一位,所以沒有上前線作戰,被安排來雪嶺尋找對付暗行者的方法。

「芙蓉,別怕。」坐在小芷肩膀上的芙蓉用小手拉緊了小芷的衣領,似乎對雪獸可能的反擊感到害怕。

「如果怕的話,就來我這邊吧!」蕭颯向芙蓉伸出了友善的雙手。

「咪!」芙蓉搖了搖頭,繼續緊緊抓著小芷。

「放心吧,我沒問題的!」小芷說:「在家裡試過很多次了,這次一定會成功的!」

「咪!」

「等等,難道有可能會失敗嗎?」蕭颯察覺的小芷話中的玄機。

「畢竟這是比較進階的技巧……」

「萬一失敗的話,會被雪獸一拳打扁喔?」

「所以說你不是在旁邊負責這種緊急情況嗎?」

「妳覺得我有哪隻手可以擋住那傢伙的拳啊?」

「不要再吵我了!我要集中精神!」

小芷揮了揮手,緊緊盯著不遠處的雪獸。

「土精靈,準備了。」

黃色的土精靈稍微改變了姿勢,似乎隨時準備要衝出去。

「去吧!」

隨著小芷的輕叱,土精靈如同飛箭一般對著雪獸射了出去。

雪獸的眼睛立刻亮起藍光,舉起雙掌,似乎想要將土精靈壓碎。

「就是現在!土精靈,石獄!」

就在即將飛入雪獸雙掌夾擊範圍的瞬間,土精靈的飛行軌跡突然下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擊中雪獸腳前的雪地裡。白色的雪地上頓時發出了黃色的光芒,厚實的環狀土牆從雪中升起,把雪獸關在裡面。

「轟!」

土牆在雪獸的頭頂上合攏,完全密合,就像一顆蛋。

「還真厲害……」蕭颯讚嘆不已。

「快過吧!說不準牠很快就出來了!」小芷皺著眉頭,快步向前走去。

小芷的疑慮是有道理的,畢竟從土牆裡,傳出了「砰砰砰」的沉重拍擊聲。

「妳說的是。」蕭颯立刻跑了起來,跟在小芷的身後。

雖然山路並不寬,不過小芷的土牆蛋位置和大小恰到好處,剛好在土牆蛋的側邊留有一個可以側身通過的小徑。雖然不是很好走,不過小芷和蕭颯都是削瘦型的身材,行動也很靈敏,所以除了土牆蛋中傳來的拍擊聲有些嚇人之外,兩人的通過並沒有遇到任何阻礙。

阻礙,在兩人通過之後才出現。

「砰!」

一聲巨響,土牆蛋應聲碎裂,雪獸深邃的藍色雙眼盯著小芷和蕭颯的背影。

「快跑!」蕭颯大喊。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雪獸縱身一跳,巨拳對著蕭颯的臉重重地擊了下來。

「蕭颯!」小芷驚恐地大喊。

「我看見了,火的嘶吼!我聽見了,山的高聳!遠方的風帶來奇蹟的曙光!焰火不滅,火山之奇蹟!」蕭颯大喊,手中放出萬丈紅芒。

火焰在雪風之中綻放,被擊飛的雪獸在土牆蛋的殘骸旁倒地,全身包覆著烈火,只剩下藍色的眼在火中閃爍著光芒。

「呼……呼……呼……」蕭颯坐倒在地上,驚魂未定地喘著大氣。

「你……原來這麼厲害。」小芷不敢置信地走到蕭颯的身旁,驚訝地說:「在這種地方,你還能放出這麼強的火焰……」

「廢話,我可是人稱『奇蹟』的蕭颯啊!」

「不過……看見火的嘶吼和聽見山的高聳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說反了?」

奇蹟之蕭颯,一個浪跡天涯、遊遍天下的青年。他的武術不好,法術不佳,但獨行江湖卻從來沒有碰到阻礙,他永遠都能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引發最不可思議的奇蹟。所以,被稱為「奇蹟之蕭颯」。

「有這麼厲害的法術,幹嘛不早用?」

火焰依舊在燃燒著,雪獸的體積已經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了,眼中的光芒也逐漸黯淡下來,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如果我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我早就用了。」蕭颯又吁了一口氣:「就是沒辦法隨便使用,才會被稱為『奇蹟』啊!」

「奇蹟?」

「奇蹟之術,是我所學的法術。」蕭颯露出了一絲微笑:「奇蹟之術必須要與外在環境協調,才能發揮出力量。我們稱之為『風』,只有在感受到火山之風的時候,才能師展出剛剛那招。」

「這裡哪有什麼火山之風?」

「有,只是平常感受不到。人在緊急的時候,感受力和直覺都會大幅提升,能夠感知到平常注意不到的微小事物。」

「所以……」

「沒錯,所以只有在千鈞一髮的時候,我才有可能施展出奇蹟之術。」

「聽起來,不是很方便啊。」

「是啊,不過確實能夠救命。」蕭颯伸手指著火焰。

火焰已經只剩下巴掌大小,雪獸的藍色眼睛也早已不見。

兩人注視著逐漸便小的火焰,直到完全消散。

「好了,我們繼續吧。」蕭颯站了起來:「我休息的差不多了。」

「嗯。」小芷伸展了一下雙手,身旁漂浮著的芙蓉也模仿小芷的動作伸展了她瘦小的四肢。一人一靈的心情似乎已經恢復了。

「不知道還要走多久呢……」蕭颯看著遙遙無盡的山巔,似乎有點後悔接下了這個任務。兩人慢慢地走著,繼續他們不知能否達到目的的旅程。

「是呢……咦?」小芷忽然停步。

「怎麼了……咦?」蕭颯也是。

「咪?」木精靈在空中定住不動。

雪,停了。山,消失了。

上一步,眼前所見仍然是飄著白雪的雪嶺,眼前還有彷彿永無止盡的山路。但下一步,卻什麼都不見了。沒有雪,沒有風,只有滿地的白花,與鶯鳥的鳴叫。一望無際的花海之中,聳立著一棟樸實的白色宮殿,溫潤的色澤彷彿是白玉雕刻而成的。

「這裡是……」蕭颯呆住了,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完全無法反應。

「我們……找到了……」小芷的語氣從驚訝變成驚喜:「你看!我們找到了!我們找到了!」

「咪!」

芙蓉順著小芷的右手,輕巧的飛到了一塊石碑上。芙蓉旋轉著她細小的身姿,高興之情溢於言表。

蕭颯轉頭看了過去。

灰色的石碑上刻著四個字,雖然潦草卻隱隱帶著豪氣。

虛空境界。

 

天空中飄著細碎的雨,陰沉的灰雲遮蔽了來自天際的光明,彷彿整個世界已經逐漸陷入黑色的音調。這裡是綠蔭蔽壤的西南之地,與東北的雪嶺遙遙相對。

龍韜披著一件灰色的大斗蓬,站在雨中,凝視著遠方。遠方,是被雨色覆蓋大半的山陵。山陵的形影非常模糊,但雲霧中偶而可以看到稀疏的火光,隱有人跡。

「哼。崇拜什麼黑暗的力量,卻還不是要生火吃飯?」一個穿著厚重風衣的男子走到龍韜背後,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有汜。」龍韜沒有轉身,聽聲音和語氣就知道來的人是他的多年好友,也可以說是多年的孽緣。

調律師江有汜,江湖上人稱「風衣」。因為他一年四季不論寒暑,都穿著一件大大的風衣,所以很自然地被賦予了這個稱號。能夠利用法力共鳴現象來施展法術的調律師,是非常神秘的一群。這種力量非常倚靠天分,所以雖然在被稱為「天響師」的傳奇調律師湛露成名後,越來越多人追求調律師之道,但成功者卻寥寥無幾。江有汜是天響師湛露的直傳弟子,所以縱然他的人緣並不好,但多數人看在他師父與他成謎的實力份上,不太敢得罪他。

「那些老傢伙只會說。用嘴巴可以打贏這場戰爭嗎?根本不行。」江有汜抱怨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更何況這不是戰爭。」龍韜文質彬彬的語氣,和江有汜正好是完全的對比。

「已經捲了這麼多人進來了,還不算戰爭嗎?不就是這些自命為名門正派的五大學派,要討伐這些邪門外道的暗行者?」

「如果你有任何不滿,隨時可以退出。我也並不想參加這種行動。」龍韜轉頭看著江有汜,如果不是這位多年好友的請求,一向無事逍遙的他,恐怕還和蕭颯兩個人在某處的河畔談笑作樂吧。

「我覺得暗黑之術是必須要被消滅的。這些日子來你和那些暗行者交手,難道你沒有這麼想嗎?」

「他們的確很危險,那種法術也非常可怕。但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注定應該要被消滅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即使這個世界被暗黑的力量給吞噬,你也覺得無所謂嗎?」

「你所謂暗黑的力量,真的會吞噬這個世界嗎?」

「這種問題與其問我,不如你自己問問大地!」

龍韜蹲了下來,閉上眼睛,右手輕輕按著地面,大地之息在他的右手上環繞著。

「這隻龍……已經快死了。」龍韜站了起來,神色中充滿哀傷。

龍脈使龍韜,運用大地龍脈之力的年輕男子。

「這裡的法力也充滿哀鳴,難怪那些名門正派的傢伙沒辦法發揮實力。」身為調律師的江有汜,能夠感受到法力的波動,所以非常清楚五大學派所碰到的困境。被暗黑之力所感染的法力鬆散又疲憊,使用一般法術的五行師,根本發揮不出一半的實力。

五大學派與暗行者之間的紛爭,要從很多年前說起。原本在天朝境內,除了象徵正統的五大學派之外,還有許多鑽研不同力量的五行師,包含仙術、聖術、調律術、星術等等。其中一群人汲汲於激發法力的所有潛能,他們希望能使用少量、稀薄的法力,來達成原本需要高度法力才能做到的效果。

經過許多年的研究,他們成功了。這讓許多原本欠缺五行師才能的人,獲得了成功的機會。五行師的成就取決於他的五行之術,而五行之術的強弱,往往與能夠控制多少的法力有關。但法力控制能力卻是二分努力、八分注定,天生沒有才能的人,永遠都沒有翻身的可能。這個研究能夠讓這些人以少量的法力就獲得超越一般五行師所能擁有的力量,因此一時蔚為時代變革的先驅。

但事情很快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稀薄的法力要發揮超越原本應有的力量,會有副作用也是很正常的事。每一位使用這種法術的人,心靈都將染上黑暗,永世無法洗淨,直到心靈破碎崩解。

所以,原本被稱為「愚者之術」而大受歡迎的法術,成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暗黑之術」。雖然有一些人在知道了暗黑之術的真相後回到光明的一方,但更多的人執迷不悟。他們寧可要獲得一時的力量,也不願意守護自己的心靈。他們就是暗行者,行於黑暗中的人。

五大學派和暗行者的對立,已經是非常久遠的歷史了。無法接受仍然在默默散佈暗黑之術的暗行者,五大學派多年來不斷追查暗行者的行蹤,並派出最菁英的五行師來消滅這些暗行者。原本分散四處的暗行者被迫集結在一起,匯流成五大學派聯手也無法消滅的戰力。

因此,五大學派以天下蒼生為名,號召各路五行師一起討伐暗行者。這是史上最盛大的五行師活動,許多名不見經傳的異派五行師,通通都參與了這場戰爭。抱著對暗黑之術的好奇,江有汜響應了號召,還拉了他的兩位好友一起參戰。

「這是一場為了守護世界的戰爭,還是守護自己利益的戰爭呢?」江有汜雖然在問,但他的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答案。隨著戰爭的進行,他知道的越來越多,感觸也越來越深。如果愚鈍之人也能做到原本菁英才能做到的事,那麼菁英就不再是菁英了。

「至少我是為了這個世界。」龍韜的答案很清楚,不管別人的目的為何,他就只為了自己的信念而行動。被暗黑的力量所浸透的大地在悲鳴,身為一個龍脈使,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忍受。

 

「虛空……境界?」蕭颯戰戰兢兢地讀出石碑上的文字,似乎完全無法置信。他原本就以為虛空城只是虛無縹緲的傳說,虛空之術也只是五行師們的妄想,但現在卻彷彿幻夢般出現在他的眼前。

「我們真的……找到了!」小芷還沉浸在興奮的情緒裡。他們兩人在這次戰爭中的任務就是尋找虛空城,尋找傳說中能夠毀滅一切的力量,尋找能夠消滅暗行者與暗黑之術的方法。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天而降,一位穿著白色薄紗的女子飛落在兩人的面前。

「啊,您好,打擾了……」蕭颯連忙準備自我介紹。

「你們毀了雪魄?」女子清澈的雙眼凝視著蕭颯背後,彷彿正看著剛才兩人通過的雪地。蕭颯連忙轉頭,卻只見鳥語花香。

「啊,對不起,牠叫雪魄嗎……」小芷連忙道歉:「我們不知道……啊!」

「哼。」女子的右手對著小芷,指尖上放出了閃耀的白芒。

「有話好說!」蕭颯連忙上前一步,擋在小芷的面前。

「咪!」芙蓉也從小芷的背後飛了出來,撲向女子的右手,似乎想要打亂女子的法術。

「芙蓉!快回來!」

「別礙著我!虛空碎——」

女子手一揮,白色的光芒不斷擴大。

「妹妹!」

一聲輕斥從天上傳來,另一個穿著白色薄紗的女子飛落,用手搭住了第一位女子的右手,制止了她的法術。

「這隻法力體已經誕生很久了,不要隨便毀掉牠。」第二位女子說。她的面貌與第一位女子如出一轍,清秀的面容同樣帶著脫俗的空靈之氣,唯一的不同是她的語氣更加平淡和緩。

「姊。」第一位女子瞪了芙蓉一眼,緩緩放下右手,手上的光芒化為萬千光點,慢慢散去。

「抱歉,嚇到兩位了。」第二位女子行了一禮:「不過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請回吧。」

雖然女子的語氣平淡,不帶任何感情,但卻隱隱有不可違抗之勢。

「抱歉,我是蕭颯,她是小芷。」蕭颯頓了頓:「我們正在尋找虛空城,不知道這位姊姊是不是知道在何處?」

「不知道,快回去吧!」第一位女子冷冷地說。

「你們要找虛空城做什麼?」第二位女子問。

「我們想要尋找破解暗黑之術的方法。」

「暗黑之術?」

「一種可怕又邪惡的法術,能夠讓法力發揮超乎尋常的力量,但卻會侵蝕使用者的心靈。」

「沒聽說過這種東西。」第一位女子的回答相當乾脆。

「等等。」第二位女子沉吟了一下,看著蕭颯的雙眼:「你們為什麼要找尋破解暗黑之術的方法?」

「姊!跟他們說那麼多幹什麼?」

第二位女子不理會妹妹的抗議,轉頭問小芷:「妳是小芷妹妹吧?」

「啊……是的!」

「牠叫做芙蓉?」

「對,她是木精靈芙蓉,我的好朋友!」小芷伸出右手比了個手勢,芙蓉在空中行了一禮後飛回小芷的肩膀上。

「咪!」

「芙蓉嗎?芙蓉和妳認識多久了?」

「十年了,她是我第一隻成功召喚的精靈……」小芷笑著說:「一開始她什麼都不懂,不會笑也不會哭,但後來慢慢學會了各式各樣的事,現在是很有禮貌的精靈呢!」

「這怎麼可能……」第一位女子不敢置信地看著芙蓉:「維持這隻靈體十年,還讓牠有了這麼人性的反應……」

「咪?」芙蓉似乎不懂為何要因此感到驚訝。

「你是蕭颯?」第二位女子轉頭對蕭颯說。

「是的。」不知道女子想要問些什麼,蕭颯謹慎地回答。

「你能看見『靈流』?」

「靈流?那是什麼?」

「不可能,他怎麼會……」第一位女子又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不信妳自己去外面看看。他用來破壞雪魄的法術。」

「這……」第一位女子搖了搖頭,縱身一躍,身形頓時消失。

「抱歉,請問靈流是指什麼?」

「是在世界上流動的法力流。五行之氣運行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這種靈氣的流動就稱為『靈流』。沒有人能知道靈流是從何處來,又要往何方去。不過你能夠感受到,對不對?」

「妳是說……我的奇蹟之術?」

「你們稱呼這種力量叫奇蹟嗎?能夠感受到靈氣的流處,就能與靈氣產生深層的互動,並激發出純粹的力量。」

「真的呢。」第二位女子的身影飄然出現,看著蕭颯的眼神雖然仍然帶有幾分冷漠,但沒有方才的嚴峻。

「妹妹,一個能夠賦予精靈『心』的人,和一個能看見靈流的人,稍微聽一聽他們的來意,應該沒問題吧?」

「就聽聽吧。」

「兩位好。」第二位女子微微行了一禮:「這裡是虛空的境域。如果你口中的虛空城就是指此處的話,那麼就是這裡。我們是被賦予掌管虛空之力的一對姊妹,也是這裡的主人。你們就稱呼我們為虛空的使者吧。」

「虛空的使者……」

「請問兩位如何稱呼?」蕭颯恭敬地問,畢竟光是「虛空的使者」沒有辦法區分姊妹二人。

「在虛空的境界下,我們並不需要別的稱呼。」姊姊說:「你們剛才說了『暗黑之術』吧?可以詳細說明一下嗎?」

「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法術,會侵蝕使用者的心靈,還會造成法力的枯竭。」

「法力的枯竭?」

「嗯,會讓周遭的法力變得稀薄,使普通的法術無法施展。」

「還有什麼其他的特色嗎?」

「他們使用這些微弱的法力,依然可以造成很強大的效果。」

「姊,這該不會是……」妹妹看著姊姊,似乎想到了什麼。

「因為我們長年居住在這裡,沒有關心外面發生了什麼。」姊姊的表情似乎有點改變:「可以請你詳細說明一下暗黑之術的來歷嗎?」

蕭颯點了點頭,簡單地說明了暗黑之術的歷史。小芷也補充了一些她聽聞的暗黑之術,芙蓉也跟著比手劃腳,想要盡一份力。

「原來如此……」姊姊沉吟著。

「以心御劍,劍由心生……」妹妹低聲說著。

「如果我沒有想錯,所謂暗黑的力量是不存在的。」姊姊抬起頭來,看著蕭颯和小芷。芙蓉疑惑地歪著頭,似乎無法理解姊姊話中含意。

「暗黑的力量並不存在?」蕭颯一愣,反射性地問道。

「用一個簡單的比喻好了。你的奇蹟之術能夠引發超乎原本能力所及的事,為什麼?」

「因為我感受到了奇蹟之風,抓住了奇蹟的一瞬間。」

「以我看來,就是你看到靈流,掌握法力的來源,然後以同性質的法力引發靈流鳴動,進而構成法術。」

「這是……」

「也就是你的力量不足的地方,由靈流替補。」

「也就是說並非無中生有的奇蹟,只是從旁擷取……」

「就是如此。」

「抱歉……」小芷睜大了眼睛,表情非常茫然:「你們究竟在說什麼……」

「在說我的法術的秘密。」蕭颯回答。

「那我是不是不要聽比較好?」

「其實也沒關係,畢竟我也是剛剛才聽說。」蕭颯的右手撫著下巴,似乎正在回憶過去施展奇蹟之術的經驗。

小芷伸出左手,芙蓉飛到小芷的左手上停住,輕輕地坐了下來。小小的眼睛裡流動著綠色的光芒。

「所以說……暗黑之術也一樣?」蕭颯問。

「是的。」

「那麼,暗黑之術是借用何種力量?」

「心靈的力量。」姊姊的表情非常嚴肅:「並非施術者的心靈被暗黑之力污染或侵蝕,是心靈被當成了法力的源頭。所以施術者每施術一次,心靈就會刻劃上無法彌補的裂痕。」

「什麼……這種事……」小芷又睜大了眼睛,芙蓉也是。

「聞所未聞!」蕭颯的語氣掩蓋不住吃驚。

「從心中提煉出最純粹的法力,這要多麼純樸的人才能做到!」姊姊嘆了一口氣。

「純樸?」小芷問。

「暗黑之術並不是什麼邪惡的法術。」姊姊說:「以心靈為力量的來源,是很平常的事,也不是什麼壞事。」

「這種根本辦不到的事怎麼會平常?」蕭颯根本無法接受。

「那你覺得感受靈流的脈動來施展奇蹟之術很平常嗎?」姊姊反問。

「這……」

「每個人或多或少會遇到發揮超乎平常實力的時候,尤其在心情的激動之下。」姊姊解釋著:「不可思議的事其實往往是因為發揮了心靈的力量,才做到的。」

「妳的意思是他們只是單純會利用心之力而已?」蕭颯搖頭:「那為什麼他們會日漸衰弱,甚至影響到周遭的環境?」

「任何事物都有極限,心也不意外。超出心靈能負荷的程度,自然會有枯竭的一天。」姊姊說:「但周遭環境我想恐怕不是因為他們的因素,而是別的緣故。法力本來就會因為過度使用而稀薄,這麼大規模的爭鬥會讓世界疲累,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所以根本不存在破解暗黑之術的方法嗎?」蕭颯嘆了一口氣,明顯有些失望。

「沒有。」妹妹斬釘截鐵地說。

「也不是沒有……」姊姊卻語帶保留。

「姊姊!」

「你們知道虛空的意義嗎?」姊姊不理會妹妹,轉頭問蕭颯和小芷。

「是指讓一切回歸虛無的力量?」蕭颯說。

「存在和不存在是相對的概念,虛無的力量就是創造的力量的反面。」姊姊緩緩地說。

「姊姊!妳真的要……」

「他們雖然實力不錯,但距離高手還有很大的一段距離。可是他們卻能順利抵達這裡,還擊敗了從未落敗的雪魄。」姊姊凝視著妹妹的眼睛:「妳不覺得……這是命運嗎?」

「是被導引而來的命運嗎……」妹妹的表情出現了一絲動搖,但隨即恢復冰冷。

「要破滅萬物,就要先理解萬物。」姊姊說道:「唯有知道一件事物的構成,才能使之歸於虛無。」

蕭颯和小芷靜靜地聽著。芙蓉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歪著頭似乎在思索這段話的意義。

「要破壞暗黑之術是做不到的,只要有心,就能利用心靈之力。」姊姊靜靜地說:「但又要如何填補心靈呢?」

姊姊左手一揮,白色的衣袖翻飛,白芒閃過,一卷竹簡飄浮在胸前。

「好好地思索暗黑之術的意義,以及施展暗黑之術的人所下的決心。」

姊姊右手輕輕一推,竹簡飄浮到了小芷的面前。

「送他們一程吧。」姊姊轉過身去:「我們不會再見了。」

「好的,姊姊。」妹妹伸出右手,輕輕在空中點了點,蕭颯和小芷的腳下出現青色的光芒。

「等等!」蕭颯叫到。

「兩位姊姊……」

「虛空轉映。」妹妹輕輕地說,青色的光芒覆蓋了蕭颯和小芷的全身,兩位虛空使者的身形逐漸模糊,蕭颯和小芷的眼中只剩下了耀眼的光芒。

在光芒中,只聽見一句低聲的話。

「你們自己決定吧。要點亮這個世界的黑,或照亮他們心中的暗。」

 

「暗擊術!」

不詳的黑色氣團隨著喊叫聲朝著江有汜飛了過來。

「八方無垠,垠鳴!」

深黃色的法力伴隨著塵沙快速升起,在江有汜的身旁形成一道薄幕。

「砰!」

黑色的法力團擊中薄幕,雙雙化散,黑色與黃色的法力如同亂流般四竄,還伴隨著飛揚的塵土。

「呃……眼睛進沙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江有汜痛得睜不開眼。

「小心!」

在一旁戰鬥的龍韜竄到江有汜的身前,雙手按著地面。

「龍泉!」

蒼藍色的水流從地底噴出,彷彿噴泉。

「砰!」

黑色的法力擊中噴泉,四散為奔騰的黑色氣流。噴泉則是隨著法力的耗竭,逐漸降低,回歸大地。

「快!這裡的水脈撐不了太久!」龍韜催促著江有汜。

「好了,我沒問題了!」江有汜似乎已經把沙子清除乾淨,正用著帶有血絲的雙眼凝視著一片慘烈的戰場。

拂曉的突擊,讓大地化為煉獄。

昨日的聯軍會議上,雖然龍韜提議等待蕭颯和小芷的消息,但領軍的五行師們根本聽不進去。對五大學派來說,異派的五行師終究只是外來的力量,更何況是人微言輕的龍韜。

「虛空之術本就縹緲無蹤,不能再因此而拖延戰局了。」一位述道者如是說。

「既然從一開始就不相信,那為什麼還要派他們前往千里迢迢的雪嶺?既然已經派了他們去那麼遙遠的地方,那又怎麼可能期待他們這麼快回來?又為什麼不願意等待?」龍韜只在心裡想著,沒有說出口。

「反正他們有藉口無法全力作戰,真正在戰場上拼命的是我們,他們當然不管我們的死活。而且,派蕭颯去雪嶺,只不過是不敢讓小芷上戰場而已。他們雖然不管我們這種沒有背景的人,但可不敢讓精靈世家的下任繼承人上戰場送死,何況還是個小女孩。」江有汜在龍韜耳邊低聲說著。

但已經來到了這裡,而且也聽見了大地的悲鳴。即使有萬分無奈,龍韜終究無法不顧同伴的生死,不顧世界的存滅,所以在拂曉時分跟著同伴們來到了戰場。江有汜也是,嘴巴上雖然抱怨不斷,但真的上戰場卻比誰都積極。身為湛露門下最年輕但最強的弟子,調律師江有汜在戰場上有不輸給任何人的自信。什麼戰神、勇者,他都不看在眼裡。

但這裡沒有他所追求的極致戰鬥,也沒有他預期的可敬對手。在混亂的戰場上,只有不斷竄動的人影。穿著全身黑服的暗行者們,誰是誰並沒有意義。沒有人可以在戰場上一分高下,只會隨意對著舉目所及的敵人施放法術,並不斷閃避不知從何而來的攻擊。

「辰星玉‧千江月!」

湛藍的星之光從龍韜和江有汜的身旁竄出,變幻閃爍,速度奇快。

「啊!」

一名穿著黑衣的暗行者被擊中,向後飛倒。他手中正匯聚著的黑紅色法力也隨之散去。

「築諺師父說,到戰場後一刻也不能鬆懈。」一位穿著藍色長袍的年輕男子從兩人的背後走過,語氣十分尊敬。他是東壁,辰星的使者。

「可是蘭菲爾師祖和清璃師父都說不要太緊張,不然會把自己緊張死耶!」天苑緊跟在東壁的身後,穿著白色長袍的她是太白的使者。

「感謝兩位。」龍韜簡單地向救命恩人致謝。

「不客氣,小心點!」東壁沒有回頭,只是簡單地揮了揮手。

「天劍!」天苑雙手併攏,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從她的手中突出斬落,大地為之動搖。

「辰星玉‧漩星!」

一名為了躲避天劍而向旁飛躍的暗行者,腳才剛落地,就被東壁放出的藍色旋光擊中,不斷旋轉的藍色光流快速翻轉暗行者的身體。旋轉十數圈後,光流散去,暗行者暈倒在地。

「兩位回頭再見吧!」天苑一邊開朗地道別,一邊側身閃過一道攻擊,一邊以白光反擊:「我們去找書雪姊姊,她的體力可能快支撐不住了。」

「保重。」東壁緊緊跟上,雙手泛著耀眼的藍光,顏色就和天際上閃耀著的璀藍之星一模一樣。在冉冉東昇的太陽旁,一白一藍兩顆亮星,比太陽的光芒還要更加燦爛奪目。

「有汜,掩護我一下!」龍韜雙掌併攏。

「又沒力了嗎?你的法術真是難用!」

「這裡的龍脈已經幾乎要枯竭了,沒辦法。」

「天野迴風,風鳴!」

江有汜捕捉到了風的鳴動,激烈而暴躁的狂風以兩人為中心向外爆發,吹亂一切靠近的人與法力。

「沉睡千年的龍啊,醒來吧!龍吟!」龍韜吶喊,雙掌泛起光芒。

大地彷彿聽到了龍韜的呼喚,劇烈震動著,並發出了恍如龍吼般的長吟。

「就是現在!」江有汜大喊著,但卻蓋不過大地龍聲。

龍韜雖然聽不見江有汜的聲音,但驟止的狂風讓他知道時機到來。

被風壓排開的法力瞬間回流,強大的力量匯入龍之脈。

「震徹雲霄!」龍韜雙手按壓大地:「龍嘯!」

大地咆哮,宛如神龍。龐大的法力裂地而出,所有相同性質的法力通通發出共鳴,化為怒吼。龍之嘯掃過,與咆哮聲相稱的衝擊力擊倒一整片暗行者。

「小心!」

「什麼?」

龍韜還在喘著氣,身旁的江有汜卻突然大叫一聲,把龍韜推倒在地。

同時,黑色的光映入龍韜的眼睛。

「呃啊!」

黑光如同枷鎖一般緊緊纏住江有汜,江有汜發出了痛苦的呼喊。

「有汜!」

龍韜站起身來,想要替江有汜解開法術,但一個高大的黑影卻出現在他的面前。

「暗靈使墨玉。」高大的黑影用低沉的聲音說:「兩位是?」

「龍脈使龍韜。」龍韜頓了頓,指著江有汜說:「調律師江有汜。」

「年紀輕輕就能放出這麼有威力的法術,前途想必不可限量。」墨玉的臉上佈滿風霜,年紀似乎比龍韜和江有汜還要大上一輪,大概有三十五歲左右:「何苦蹚這趟渾水?」

「大地在悲鳴。」

「大地?」

「地脈枯竭,水盡山窮。」

「那就停止戰爭。要不是這裡的法力過度使用,也不會造成這種結果。」

「不是因為暗黑之力瀰漫污染了地脈?」

「暗黑之術雖然使我們內在逐漸衰竭,但與外在無關。」墨玉說:「法力稀薄是因為這裡施放太多法術了,沒有得到充分的修養。」

「可是你們在這種環境下依然可以順利使用暗黑之術,而一般的法術卻難以施展,難道不是因為這裡染上了暗黑之氣?」

「完全沒關係。」墨玉冷哼一聲:「暗黑之術本來就是利用稀薄的法力來施展的法術,所以在這種環境下施展是很正常的事。」

「是嗎……」

「哈……」江有汜喘著氣,他身上的黑光逐漸消退,在他奮力掙扎下已經無法再拘束他的行動了。

「你沒事了?」龍韜轉頭問。

「那些事情太複雜了,誰對誰錯根本弄不清楚。」江有汜沒有回答龍韜的問題,只是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塵,然後看著墨玉:「在說不清楚的時候,打一場就知道了。你剛剛說你是暗靈使吧?暗行者中的佼佼者,我們兩個一起上沒問題吧?」

「如果你們依舊不願就此罷手的話,如君所願。」

墨玉大手一揮,四周的暗行者紛紛退開,到別處另尋戰場。

「龍韜,不要扯我的後腿。」江有汜的嘴角露出微笑,這才是他在戰場上所要尋找的東西。天下無雙的調律之術,不會輸給區區暗黑之法。

「不要太亂來。」龍韜淡淡地提醒摯友。

墨玉兩隻手放在背後,一動也不動,顯然對自己的實力充滿自信。

「真是可惜,如果不是在這種場合下見面,真想和你深交。」江有汜搖了搖頭,似乎頗為可惜。墨玉的身上完全沒有散發任何邪惡的氣息,反而是豪邁的英雄之氣。

「失禮了。」龍韜雙手一托,紅色的光從大地上湧出,在龍韜的雙手之間旋轉成一個紅色的光球。

「龍炎!」龍韜雙手一推,紅色光球化為一道烈焰,宛如火龍。

「壁!」墨玉低聲一喝,青綠色的微光在四周一閃,化為黑色的光流,在墨玉面前凝成了一道鐵壁。

「砰!」

火龍與黑色之壁相撞,激起紅色與黑色的光芒。

「別以為這樣就擋住了!」江有汜的聲音忽然從墨玉的左邊響起:「璀璨輝煌,煌鳴!」

江有汜的手中閃過一絲火光,墨玉的身旁也隨之燃起紅炎。

「暗殤!」墨玉一驚,全身環繞黑色霧氣,逼開了紅炎:「在這種距離直接發動法術!」

「這就是共鳴之術的力量!」江有汜得意地說。

「蒼嶺碧川,龍脊!」

墨玉轉頭看著龍韜,卻見龍韜雙手按地,沒有任何法術襲來。

「下面!」在大地震動的瞬間,墨玉向旁竄開,反應奇快。

七支岩之劍破地而出,撕裂大地,彷彿龍之劍脊。

「還沒完!」江有汜雙手合一,手中閃爍著藍色的光彩。

「暗擊術!」墨玉左手一揮,一團黑色的光球迅速無比地飛向江有汜。

「這也太快了!」江有汜驚呼一聲,側身避開,跌倒在地。黑色光球劃過他的衣角,蒼藍的碎片在空中飛揚。江有汜雖然成功避開攻擊,但他手中的藍光逐漸黯淡,沒能成功引起法力的共鳴。

「可惡,錯過時機了……」

「暗芒!」墨玉的手環繞著黑色的氣流,是剛剛拘束過江有汜的法術。

「遭了!」江有汜想要爬起來,但卻採到了自己風衣的下擺,又滑倒在地。雖然這個法術能夠拘束的時間有限,但在生死一瞬的戰鬥中,卻是致命的瞬間。

「沉眠於大地的火之龍啊!咆哮吧!」

火紅的光芒從大地滲出,周遭的空氣一片熾熱。

墨玉手中的黑色氣流則逐漸黯淡,再也無法凝聚。

「你真是觀察入微。」墨玉轉頭看著龍韜,語氣中充滿了讚賞。

「只是猜中了法術的弱點而已。」龍韜透過高漲的火行之氣,壓抑了作為暗芒核心的金行之力。

「別忽略我!」趁機爬起來的江有汜連身上的塵土都沒有拍去,就對著墨玉大喊:「千曲百回!回鳴!」

一道白光迅速圈起墨玉身旁數尺之地,然後快速向內收縮。

「暗暴!」

無數的法力以墨玉為中心炸裂,震碎光圈,也震開江有汜和龍韜。暴風震過之處,塵土翻揚。

墨玉雙手放在背後,站在爆炸的正中央,氣勢萬千。

「實在太強了……」江有汜站穩身形,對墨玉佩服不已。

「無論是攻擊、防守還是速度,通通都不是我們這個等級的。」龍韜凝視著不遠處的墨玉,心中盤算著取勝的方法。

「只有用那一招了。」江有汜磨了磨拳頭。

「我本來不想用的。」龍韜說。

「相信我吧!」

「也只有這樣了。」

「喂!我們要準備出招了!」江有汜拍了拍手,對著墨玉大喊。

「隨時恭候。」

「這一招要準備很久,但是威力很強,你不准偷襲。」江有汜說。

「一言為定。」墨玉展現了不敗的自信。

「來吧!」江有汜轉頭對龍韜說。

「嗯。」

龍韜單膝跪地,雙手壓住地面。

「甦醒吧!流傳於大地的龍之血脈!」

大地緩緩顫抖著。

「長吟吧!沉寂於大地的千古之龍!」

大地響起宛如龍吟般的鳴動。

「有汜!」

「知道了!」

「從龍之脈的源頭開始咆哮吧!」龍韜大喊,充斥四周的龍脈之力為之震動。

綿延千里的龍脈,力量匯於一處。

「千里行龍,龍鳴!」

江有汜釋放了手中所有的法力。

龍之低吟在四周迴蕩。所有的龍脈之力正共鳴著。

「好厲害!」墨玉在手中凝聚了一大團黑色法力,唯有用最純粹的力量,才能與龍之鳴抗衡。

龍吟聲越來越響。

墨玉雙手緊緊握著法力,這個法術是純粹的法力爆發,將法力擠壓越緊密,力量就越大。

龍吟聲更響。

墨玉的表情緊繃,這是他在戰場上第一次露出如此神色。

龍吟聲響徹天際。

「暗閃!」

龍之鳴動從四周向墨玉壓縮,墨玉手中的暗黑之力則化為一道流星,把龍脈之氣打穿了一個大洞。

「好!」

墨玉縱身而起,被如此強大的法力擠壓可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但他瞬間止步。

暗閃擊潰的缺口,被無止盡的龍脈之氣再度填滿。

龍吟聲環繞不絕。

然後,歸於寂靜。大地的脈動逐漸隱去,龍韜用手支撐著地面,無力站起。江有汜則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龍鳴消耗了他大部分的力量。

「這就是一個平凡人所追求的不凡人生……」

墨玉的黑色戰袍破碎,殘破的衣擺隨著風舞動。墨玉的身軀依然挺立不倒,但他的眼神已經失去了神采。承受龍之鳴動的身體,再也沒有移動的力氣。

而大地之下的龍脈,再度沉眠不醒。

 

嘶吼聲震耳欲聾。慘叫聲迴響不絕。出現在蕭颯和小芷面前的是人間煉獄。

「這就是──」小芷的表情和芙蓉一樣驚訝。

「這就是戰場。」蕭颯面色鐵青。

「我們……要怎麼辦?」

「先別死。」蕭颯觀察戰場的情況:「妳那個法術的範圍有多廣?」

「如果有火精靈的輔助,可以籠罩大概一里吧……」

「太小了,這可是綿延幾十里的戰場。」

「所以說,只有我一個人根本不行啊……」

「沒辦法。他們提早開戰了,多等我們幾天也不肯。除了妳之外,沒有人會用那個法術了。」

「而且,就算使用了那個法術,也沒辦法停止戰爭啊……」小芷搖了搖頭:「就算可以阻止暗行者的行動,但其他人的攻擊,根本不會停止……」

「小芷。」

「怎麼了?」

「我們先到戰場的中心去吧!」蕭颯緊握雙手:「然後,引發奇蹟!」

小芷看著蕭颯,她的眼中映著蕭颯堅定的眼神。芙蓉小小的雙眼裡也是。

「好吧……」小芷舉起左手,緩緩吟頌:「沙塵的精靈啊……請傾聽我的聲音……遮蔽天帷,環覆四地,迴旋聚首,化為靈祇。」

土精靈漂浮在小芷的左前方,眼睛直視著戰場。

「土精靈,岩壁!」小芷輕叱。

土精靈全身放出黃色的光芒,在小芷與蕭颯的身旁化為一個半球型的光幕。

小芷看著蕭颯:「就相信你了,你可要引發奇蹟啊!」芙蓉伸手指著蕭颯,彷彿要蕭颯負起責任。

「引發奇蹟的人是妳,不是我。」蕭颯右手一揮:「走吧!」

語畢,兩人箭步衝入戰場。

「暗擊術!」

「空漩彈!」

「崩毀!」

土精靈化身而成的光幕,不斷抵擋戰場上的流彈。

「比我想像的更耐打。」蕭颯發表感言。

「我的土精靈很厲害的。」小芷得意地說。

黃色的光幕移動著,穿過無數的五行師與無數的暗行者。

「神戟光!」

金黃色的耀眼閃光從旁劈下,巨響過後,塵土飛濺。

「小芷!沒事吧?」

蕭颯奮力揮開煙塵,扶起被震倒在地的小芷。

「沒事……」小芷撐著蕭颯站起身來:「只是土精靈的岩壁被擊破了……」

「還有辦法再召喚一次嗎?」

「只是召喚土精靈的話可以,但沒辦法使用岩壁,土靈珠的靈力剛剛用掉了……」

「可惡,那只能在這裡了……」

「小心!」

黑色的火焰延燒著,吞噬所接觸的一切。

暗黑熾火,從心靈深處燃燒的火焰,靈魂的溫度是世上最熾熱的溫度。

「小芷……小芷!」

被小芷撞開的蕭颯,眼中所見,是被黑色火焰吞噬的小芷。

萬籟俱寂。

蕭颯的耳中,只剩下遠方傳來的流水之聲。涓涓細水,潺潺輕流。

「溪流之奇蹟!」

七、八道水流從蕭颯的手中飛出,白色的水花洗去火焰的痕跡。

「芙蓉,不要!」小芷驚叫,浮在小芷面前的芙蓉閉著雙眼,身上放出淡淡的綠光。

小芷伸出依然還留著灼傷痕跡的手,卻沒有力氣碰觸到芙蓉。溪流的奇蹟保住小芷的生命,卻沒能除去她身上所有的傷痕,也恢復不了被黑火摧殘後虛弱的身體。

芙蓉身上的綠光越來越大,芙蓉的身形逐漸恍惚。

「芙蓉,不可以!」小芷激動地哭了。

「芙蓉……怎麼了?」蕭颯喘著氣,在瞬間抓住溪流的聲音,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與體力。

「她要綻放……不可以啊……會消失的……」小芷流著眼淚,卻沒有辦法阻止。

芙蓉身上的光彩耀如燦日,但芙蓉的身軀淡如薄星。

「芙蓉她……不聽妳的命令嗎?」

「芙蓉……不要……」

如同煙火般燦爛的光流在小芷面前綻放,幻為點點流星,化入小芷的身體。

空中依然飄浮著淡淡的光點,但已經沒有了芙蓉的身影。

不能言,不能語。芙蓉最後留下的,只有在光流中一抹淡淡的微笑。

小芷站起身來,她身上沒有任何灼傷,只剩下淚痕。

蕭颯震驚到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火精靈。」小芷左手一揮,紅色的火焰在她的身旁燃起,化為精靈。

「虛無為形,空幻為靈。」小芷輕輕吟頌,她的眼神如同仙子一般空靈。

「小芷……」雖然在小芷練習時曾經見過小芷進入這種狀態,但蕭颯依舊十分吃驚。這一次與以往全然不同,蕭颯彷彿再次見到虛無縹緲的虛空使者。

「火精靈,絢爛。」小芷淡淡地說,身旁的火精靈放出淡淡的紅光,流入小芷的手中。

紅光非常淡薄,但蕭颯完全不懷疑紅光中的力量。那是虛空之力的徵兆,一切都虛無縹緲。

「虛空照暗術。」

小芷輕輕揮了揮手,淡淡的光彩以小芷為中心開始擴散,照亮周遭的每一處陰暗。

光驅散了黑暗。在戰場上飛舞的黑色氣流軟化消散。

「果然不夠……」蕭颯閉起雙眼,仔細聆聽。

虛空照暗術的光芒要覆蓋全部的戰場,還遠遠不夠。

來自沙漠的熱土之風。

來自山林的蟲鳴之風。

來自浩瀚深淵的海流之風。

海之風。來自壯闊海面的波瀾之風。

「波瀾之奇蹟!」蕭颯睜開雙眼,雙手拍震,一道道波瀾以他為中心快速向外擴散。

波瀾推動著小芷的法力,虛空照暗術的光芒覆蓋整個戰場,照亮世界的每一處黑暗。

暗行者們停下了攻勢。五行師們也是。所有人都被耀眼的光包覆震懾。

戰爭停止了。

 

三個月後。

「小芷妹妹,妳真的要去嗎?」道法師楊書雪問。

「嗯。」小芷點了點頭:「我想追尋這個世界的一切。」

「放心啦,我會護送她找到虛空境界的。」蕭颯說。

「有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說。」龍韜說:「既然上次虛空的使者說了不會再見,我想這次要再進入虛空境界,可能不是那麼容易。」

「那就用共鳴術來偵察……」江有汜才說到一半,就被蕭颯制止。

「你不要來搗亂就好,拜託。」蕭颯冷冷地說。

「師妹,繼承人的事,妳不用擔心,我會再和師父說的。」精靈師姚遠的表情非常嚴肅,但帶著一絲溫和。

「謝謝師兄。」小芷恭敬地向姚遠行禮。

「那我們就出發了。」蕭颯向大家揮了揮手。

「謝謝大家,大家再見了。」小芷珍重地行了一禮,轉身踏上追尋虛空的旅程。

循著來自雪嶺的風而行。

「我一直都沒有問妳……」一路上沉默的蕭颯忽然開口。

「怎麼了?」

「妳為什麼要放下一切去追尋虛空之術呢?」

「因為,我想更加了解這個世界,更加了解……芙蓉。」

「抱歉……」

「不用說抱歉。大家都說,芙蓉只是個法力集合體,她沒有心。」

「我不這樣認為。」

「即使芙蓉平常會笑也會跳,但總說那只是我的心情的反應。」

蕭颯靜靜聽著小芷訴說。

「所以說,那天的我,雖然好像萬分不願,但是不是其實心中隱隱期望芙蓉犧牲自己來拯救我呢?」

小芷抬起頭來,看著無邊天際。

「我不知道。所以我想知道。」

芙蓉的身影好似就在雲端。

「就像暗行者們,追尋屬於平凡人的不凡人生一樣。」

雪嶺的風,行過千里,吹起小芷的秀髮。

「我想見識世界一切的虛空。」

追尋萬物,直至虛空的盡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