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

緣 起

中正大學向以擁有流星花園般的美景著稱,中文系位在本校紫荊大道旁文學院大樓東側,栽植紫荊的紅磚步道,花季來臨,繽紛艷目,中正中文人,都有屬於紫荊的心事與記憶!紫荊為嘉義市花,亦為本校校花,斯為濃厚的在地風景。古籍載錄,謂其「三荊同株,接葉連蔭」,有著不斷對外接枝繁衍的植物特性,巧妙呼應本系舉辦論壇的初衷。異地開花、嫁接轉生是當代漢學研究的混雜特徵。早年因為將文化看作是靜態的客體,遂有辨明「孰為中體、孰為西用?孰為橫的移植、孰為縱的繼承?」的焦慮,由18952015,兩個甲子以來,中文研究的質性早已由狹義「國學」走向具開放性特徵的「漢學」與批判性的「文化研究」。原來,一切生命自會找尋出路,不存在一個定態腳本必需直接被捍衛,我們總在差異文本的閱讀中,編織當代敘事的新出路,生命力的頑強,將顯現於文化之枝繁葉茂、交錯紛成。

再者,「Zi Jing」音諧「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人文學界向來需要最多高質量的新血投入,哪些人會是讓前輩學者們,引頸期盼,將薪火往下接傳,於下個時局裡開枝散葉的才俊之士?誠然,古語亦云「惡紫奪朱」,紫色因為火候不夠,常常被認為不屬正色,對此,孔夫子曾喝斥道:狂簡小子!容或爛漫無所裁,或不知節度,但年輕生命的優勢恰恰就是這不許輕易被馴服的狂狷性情。於是,開辦更多的平台,集結青年學者前來試金問路,比武過招,為不同世代搭起彼此較勁、相互對位的因緣,成為十分必要的基礎建設。

「子衿論衡」,取意多重,有舊根才有新枝,有接枝才有互文新生、落地再開花。誠摯邀請中文學界諸師友和年輕小子,在每年春寒料峭,新芽甫冒之際,聚首中正,切磋琢磨。(撰稿:李志桓、毛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