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概介

源起

2008年8月,我甫自台大語言所取得博士學位,在指導教授蘇以文博士、田調啟蒙老師宋麗梅博士的鼓勵之下,復受到成功大學陳振宇教授的研究領域所吸引,加入了陳振宇老師所領軍的成功大學「語言、文化與認知研究室」。雖然從事台灣南島語田野調查的歲月也已經有六年多了,來到成功大學,才發現在台灣的南部南島語研究的同好屈指可數。厚著臉皮向成大台文所的阿諾‧伊斯巴利牧師請教郡社布農語,阿諾牧師不但慷慨的答應,還自願每週星期三起個大早,遠從南投到成大來指導我布農語。在他的引介之下,我進入南投久美部落和東埔部落,對布農族的語言和文化認識益深,也愈發感受到台灣原鄉的生命力與和諧力,但是對布農語的世代傳承中斷卻也更感到憂心了。
 
田野調查中發現,45歲以下的布農族人受到1949年失衡的語言政策影響,已經漸漸減少母語的使用,30歲以下的布農族人更多以漢語為其母語。雖然從1999年起,政府漸漸感受到社會多元化和文化豐富性的世界潮流,並改對台灣原生文化採取尊重和鼓勵的態度,但是在過往的50年中,原住民語言已經元氣大傷,一但語言的使用頻率和使用場合受限,語言的創造力和生命力便很容易衰減。年輕的原住民或許已經漸漸感受到自己的文化及語言正在消逝,但是很多人並未了解這些珍貴的文化所隱含的個人存在意義。對族群來說,語言是一個種群的識別標誌,其存在具有重要的精神意義。對社會來說,維持文化和語言的多元性是社會創造力和包容性的指標,更是一個現代化的社會必須努力達到的目標。而對人類整體而言,保存任何一個語言,即是保存一種獨特的描述方式和描述觀點,幫助我們了解人類的概念化歷程,並體會人類認知能力的無限可能性。
 
雖然原住民的種族意識已經漸漸的強化,語言文化保存的的工作也開始興起,但是讓我感到憂心的是,這些復興的工作若不從原住民的觀點出發,很容易流於表面化。文化的保存並不僅是在觀光景點表演原住民歌舞或祭典,語言的保存也不僅是一周幾個小時在課堂上背誦母語單詞與單句。文化是集體的生活方式,語言則是集體經驗的交換,若不能將文化和語言重新放回生活當中,台灣的原生社會僅能勉力維持目前的狀態,而無法創造出延續的力量。我思索良久之後,感受到目前的研究界從原住民社會裡汲取寶貴的人文資料,卻將研究的結果侷限在學術上,難以回饋到原住民社會,而研究者也受限於本身並非原住語言使用者,往往無法洞悉原住文化的本質與精粹,難以對文化消逝的困境感同身受。我希望可以吸引原住民新生代加入語言保存和分析的工作,將原住民語言的特殊性引介給原住民同好,並鼓勵他們從事分析工作或文化建設工作。把珍貴的資產還給原本的持有人,這些資產才能被運用、被珍惜、再創造出文化的新生命。

計劃目標

短期:邀請布農新生代有志青年,加入語料庫建構、分析、翻譯工作,俾使其文化精神深植於其族人,並使其有能力繼續從事語料的保存和語言的復興。
中期:經由田野調查蒐集布農語口語語料,內容可望包含日常生活、經濟活動、文化祭儀、口傳故事等等。以數位方式作影音儲存,分析後譯成中文。
長期:建構布農語五種方言的語料庫,可幫助跨方言對比及相關人文知識條目的搜尋。語料庫上線之後,對外公開,使布農本族人可以運用、一般大眾可以欣賞、學者可以做為分析依據。
 

資源協助

2010年本計劃在成功大學社會科學院心理系暨認知科學研究所下執行,感謝「國際濱危語言基金會」(Foundation for Endangered Languages) 提供獎助。並感謝成功大學「語言、文化與認知研究室」陳振宇教授監督輔導,設備及部分資金亦由成功大學社科院提供。特別感謝台灣南山長老教會牧師,也是成大台文所特聘講師阿諾‧伊斯巴利達夫牧師在人力資源方面的協助。
2011年計畫主要執行者黃舒屏博士開始在中山大學外文系任教。本計畫獲得台灣國家科學委員會獎助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