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ts

我出生并成长于重庆市铜梁区,在 17 岁之前全部时间是在乡村度过。各种植物随处可见,很多直接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很多植物我根本不知道它的学名和具体特性,虽然有些还是可以吃的野果野菜,后来远离家乡,慢慢想了解更多。本文记录一些用零星时间查阅的资料。家乡人有人爱吃草药,有时是家人,希望他们不会被这些植物所伤害,这也是我查阅资料的一个动机之一。另一个动机就是,野果的美味已经常常地存储在我的大脑中,即使不吃它们,我也还清楚地记得,缺少的只是下一次重逢。

马兰 (植物)

它的名字很多。比如在我们的方言里叫鱼鳅蒜/鱼鳅串。有次在老家,父亲胃胀气,大家说你可以吃鱼鳅串,于是他去收集了很多回来洗干净,直接生吃,我真担心会出问题。后来查资料,看到有些人把它当野菜吃,也就没顾虑了。它的味道我不喜欢,但它的花十分简单、小巧、美丽。


Taraxacumseeds - 自己的作品CC BY-SA 3.0链接


火棘

分布很广。在方言中被称为红子。小时候,这种野果成熟的季节,小伙伴们的顺口溜很不雅:“上坡吃红子,下坡屙红shi":) 实际上,这种植物和苹果是近亲。你仔细看它,它就是迷你版本的小苹果。




密花胡颓子
羊奶果(百度百科)

这种野果的形状态十分特别、美观。小时候有次去一个丛林,发现那里的羊奶果又大又红,以至 30 年之后我还对那个自己吃过羊奶果的丛林也有印象。吃起来是酸酸甜甜的味道。



覆盆子

它们就生长在路边,成熟的季节,我上学的路上喜欢摘一些吃。味道相当不错。



龙葵
https://zh.wikipedia.org/zh-cn/%E9%BE%99%E8%91%B5_(%E6%A4%8D%E7%89%A9)


缫丝花

它的果实叫刺梨,浑身长满了软刺,在吃之前用手就可以把剌去除,是一种很好吃的野生水果。缫丝花生长在各处,在收获水稻的季节,割水稻时在水田靠近山坡的一侧有时就能遇到完全成熟的刺梨(因为路边的人看不到它们),十分香甜,这可算是对田间辛苦劳作的人的一点点奖赏。除了它的果实好吃,缫丝花本身也十分美丽。

刺梨



地果(百度百科)
地果(中国植物质)
我对这种野果满是记忆。地果成熟的季节,大家会念顺口溜:”五月五,地瓜煮。六月六,地瓜熟。七月七,地瓜密。八月八,地瓜大。九月九,地瓜走”。我和小伙们们会到各个山坡去寻找这些满是香气的地果。有时能收集很多!回到家后,用清水洗干净,然后就可以开始享用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