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談教師成長


第三講:談教師成長(2012年夏,唐宗浩主講)

逐字稿全文


前言
  • 大家好我是宗浩,今天我要分享的是關於教師成長。
  • 自主學習的教師成長是一個非常曲折也非常有趣的過程,是面對生命也是面對自己的課題,很高興今天有機會跟大家分享。


請問要如何準備有系統的教學?

  • 要準備有系統的教學的話,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說,要先把自己的學習經驗做一個回顧。比方說,假如你要教吉他,那就要把你學吉他的經驗做一個回顧,若在教數學,就要回顧解決數學的經驗。

  • 那在回顧的過程當中,會發現說,是先學了這個再學那個…就可以把這個,學習的階段,排成一個階梯,我們在教學上講究階梯。

  • 把這個階梯排出來了之後呢,我們就可以再去,假如用放大鏡去看其中一個階梯,把它放大。

  • 放大之後呢,就可以看出這裡面是不是有些更小的階梯,是之前已經遺忘的。

  • 因為常常我們學過一個東西,之後就會忘掉我們是怎麼學到的,因為學到的過程我們不需要一直去記得。

  • 但是,當我們在做教學的時候,要再重新去回顧我們學到的那個過程。

  • 把每一個階梯呢,好像用放大鏡去看它,然後把它變大。變大之後,就可以看到中間的每一個細節。原來,像,比方說,學吉他原來一開始的時候,是先從非常簡單的,那個..指法啊、按和弦啊,或著是去瞭解每一根弦它的位置,它所代表的音。

  • 或著是桌上遊戲,可能一開始的時候根本沒有去管任何的理論、沒有去比較,只是從一個,某一種很適合入門的遊戲就開始玩起來了

  • 每一個東西學習的過程都不太一樣。

  • 去回顧這個學習的過程就可以拉階梯,就可以排成一個系統的台階。


如何面對干擾課堂的學生?



  • Q: 在教學的時候有些學生會比較吵雜,請問要如何管理這些會影響到教學的學生?

  • A: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也是非常多新手教師會遇到的問題。假如課堂上場面被搞砸了,那當然後面所有的教學都沒有辦法發揮了。

  • 通常新老師都會.遇到這個問題:怎麼樣去做課堂經營。

  • 這個問題可以從很多層次來談,從第一個層次來講,就是說,事實上,當老師的人,並沒有責任能夠照顧所有學生。

  • 這事情很重要,在一個教學環境的設定開始之前,就要先想好說,你這個空間適合多少人。

  • 好比說,你的教學空間就這小,只能坐6個人,你就不要收20個人。


  • 或者說,這個教學的方式,正好就是適合10歲以上的學生,
  • 那就不要收9歲以下的學生。

  • 每一個教學的空間和教學的方式它都有一個合適的對象。

  • 有些教學就是適合有興趣的學生,他原來就有興趣來做延伸,
  • 這種教學通常就不適合那些對這個學習已經反胃口的學生。

  • 有些學習,是專門給這些反胃口的學生,讓他們慢慢的去改善原有的學習經驗,對於已經很有興趣的學生,常常會覺得太慢了。

  • 所以,其實每一種教學,它不會適合所有的學生。
  • 如果要開一門課程的話,要想好空間和課程適合什麼樣的人。

  • 如果不在適合範圍的對象進來了,那就要跟他的家長溝通,這個課程跟他是不合適的,所以要到別的地方,不是在這個課堂去做學習。

  • 假如就在你設定範圍的對象,竟然還有一些狀況的話,就要去瞭解他為什麼會有這些狀況。

  • 通常,干擾課堂常常是一個訊息,這種訊息,有一種可能是求救訊息。就是說,他聽不懂。

  • 我如果聽不懂,我就要發出一些訊息來求救。這個訊息可能表現成一個干擾課堂的行為。這是一種可能性

  • 第二種可能性,他是一種發洩式的。發洩式的情況就是說,可能他本來跟本就沒想參加這個活動跟這個團體,是他的家長強迫他來的。

  • 這樣他的心裡一定覺得很哀怨。但是他既然已經來了,他就不會對他父母抱怨,而是對老師抱怨、在課堂上去干擾。

  • 如果是發洩式的,他根本沒有想來,也就可以跟父母溝通把他退出這個團體。




如何將自我進修落實到教學現場?
  • 5'20

  • 我想這種情況是因為學到的技藝是外在的,沒有內化。沒有內化就像戴眼鏡一樣,一層一層,愈戴愈模糊。

  • 做教學的時候,最重要的是把教學的方式也好、理念也好,跟自己的生命做結合,才能夠內化。

  • 內化的方式,最簡單的就是說,假如要用一個方式去教學生之前,先用這個方式教自己。

  • 比方說,「讓學生體驗到自由,自己去做安排,這樣他就會發展出選擇、判斷的能力」這是一種理論,一開始是理論。可是,如果把它用在自己身上,真的給自己一些時間去做自己的選擇跟安排,突然它就變成了一種體驗。

  • 像之前我看那個..有一個寫《棄業日記》的買買氏,他就從他的工作裡面離開了一整年的時間,然後跑去做自己的計畫跟行動。

  • 我覺得這就是一種自己教自己的方式。

  • 所以,任何一種教學方式,我們要用在學生身上之前,要先用在自己身上。用在自己身上之後,就可以在體驗中內化。這就不再是什麼專長講的話、書上寫的話,而是我自己有經驗,我可以去重新詮釋、重新創造。

  • 那個時候再拿去做教學,才會是活的。這樣。

  • (所以整合成自己的經驗是重要的)

  • 對。

在限制之中要從何處著手?


  •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說,「成為學生」不一定要由別人來教。
  • 假如我們是一個教育工作者的話,我們可以自己教自己。

  • 舉例來講,像最近我正好在準備營隊,是關於魔法牌的營隊。有些東西我已經很久沒碰,也會有點遺忘。可是,當我在想我要帶給學生什麼的時候,這一陣子我就一直在做相關的練習。

  • 所以,為什麼說教師要備課?備課其實並不是單純去準備好一個東西去給學生。而是去把準備要帶學生去走的經驗,自己再去走一次。就好像說,那些登山嚮導要帶人家去走山路之前,自己要先去場勘一樣。

  • 每一個學習的過程,當我們學會之後,過程常常會遺忘掉。因為我們已經會了一個知識或技能,我們不需一直去經歷同一個過程。但是在我們教別人的時候,還是一樣,需要去回顧那個過程。

  • 所以,假如我們要教別人一個事情,那一定是我們自己先學過的。同樣的,假如要把一種新學到的教學方式,要能夠實踐教學現場上,一定是先在空閒的時間,用在自己身上。好比說,要帶學生做心靈書寫,自己就先來做心靈書寫;要帶學生經驗某種音樂,自己就先去經驗;或者是種植,就自己先種植。

  • 這是第一步啦。第二步是,假如真的去帶到學生,可能會出現新的狀況,那些狀況是只有帶到學生才知道的。那也沒有辦法事先準備,只能真的去帶,然後從遇到的挫折去學習、修正。


體制內教師如何突破限制?

  • 我覺得這可以從兩個層次來看。

  • 第一個層次就是說,事實上在哪裡都有限制。也就是說,不只是體制內有限制,體制外的學校也有限制,自學社群有自學社群的限制。

  • 我們每個人作為教學者,我們的時間就是一天24小時,我們的身體就是只有兩隻手、兩隻腳。這些也都是限制。

  • 所以,不可能說今天看到某個學校某種教學方式做得很到,就想說我一定可以做到一樣的。不可能,因為每個人都受到限制。

  • 這部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說,因為每個人都受到限制,所以,我們真正做為自主學習的教學,並不是說...它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們自己的生命有沒有改善、我們自己有沒有成長。

  • 如果我們自己在教學過程中愈來愈快樂、愈來愈成長、愈來愈自由。跟學生的互動,雙方都是開心的,有成長的。那這樣是一個逐漸正向的過程。

  • 如果不是這樣子,而是一直去看教學是不是有效果、學生有沒有變好...如果把焦點都放在學生有沒有好轉的話,焦點就錯掉了。

  • 焦點應該放在教師自己的生命有沒有成長。

  • 如果教師自己把生命全部去耗竭掉去灌溉學生,然後學生表面上有什麼成就,那這樣的話,並不是一個很健康的現象,而且也不長久。

  • 最重要的是教師怎麼讓自己成為一個自主的人。

  • 假如在體制之內的老師,他覺得這個環境對他限制太多了,是他不想到接受的,那他是不是有勇氣去放棄這份工作。

  • 我們人都有自由嘛,我們有選擇工作、創造環境的自由。雖然,要放棄一份很穩定的工作,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毅力,也需要後續的一些處理。

  • 可是,假如他覺得,這個限制對他真的太大了,他不想接受這樣的限制的話,人其實還是有很多選擇。






教師共通的能力與核心價值是什麼?

  • A: 我覺得,做為教學者,共通的,一個就是「學習」這件事。我們一定是因為學了某樣事物,對它有熱情,有經驗,才能去分享,教給別了。

  • 所以,第一件共通的就是學習。這是共通的。
  • 如果一個教學者,當他放棄學習的那一天,他其實就已經不再是一個很好的教學者了。

  • 這道理很簡單,但是很多人不瞭解。只要我們放棄學習,就很難長久的去做教學。很快我們存的東西就會耗竭了,就會用光了。

  • 所以,對於老師來講,活水很重要。要一直有所學習。
  • 一直有所學習呢,是不是一定要從某種課程,或是從網路資源,或是從自己的體驗,其實都是不一定的。
  • 這是一個,像是自學一樣的過程。

  • 好比說,熱愛自然的人,可能有千百種方法去體驗跟自然相關的經驗,熱愛數學的人有千百種方法去體驗跟數學有關的經驗。但是最主要就是要一直有活水。這是一個。

  • 第二個,我覺得就是心理動力上的平衡。不管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做教學都很重要。心理動力的平衡,我們最簡單的講法就是說,就是慾望跟恐懼嘛。

  • (誰的慾望跟恐懼?)

  • 我們做為人,自己生命中的慾望跟恐懼。我們怎麼樣放掉我們的慾望跟恐懼。

  • 也就是說,當我們有慾望的時候,表示我們不滿足。不滿足的時候做教學就很危險。因為,有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就會把不滿足的部份,想要透過學生來滿足。

  • 當想要透過學生來滿足的時候,這個教學關係,就會變得不是那麼順暢跟自然。因為,我們就不是自足、自然的去散發出一種能量跟光芒。

  • (是指不滿足學生的表現嗎?)

  • 不是,是對生命本身的不滿足。

  • 比方說,有的人很希望被瞭解,但是他覺得週圍都沒有人瞭解他,他就想要透過跟學生的互動,希望學生可以瞭解他。

  • 事實上,這個事情也是我以前經驗過的一種心理狀態。

  • 當我們想到透過學生滿足我們什麼樣的一個心理慾望的時候,有的時候不一定會產生很大的傷害,但是它會讓教學的關係變得不那麼自然,對學生的幫助也會有限。會受到一個局限。

  • 那,如果是恐懼的話呢,它就會產生一些更大的危害。

  • 恐懼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自己生命中有一些恐懼,比方說,害怕戰爭啊,害怕疾病啊,害怕...比方說最近有核能電廠,可能我們會害怕核災。

  • 生命中有恐懼是,為了生存,通常都會有一些恐懼。

  • 但是人的社會有很多恐懼是不真實的,是外加的,不真實的,虛幻的,是屬於社會或是某種機構或是文化去強加在人身上的。這樣的恐懼對人的成長沒什麼幫助。

  • 假如我們自己的恐懼可以放下,我們就不需要去把恐懼傳給我們的學生,這樣教學自然會提升。

  • 這是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都會有幫助。




課堂中有慾望跟恐懼嗎?

  • Q: 剛剛提到教師可能會把慾望跟恐懼投射到課堂上,但就我自己上學的經驗來說,數學就是教一個單元,理化就是做實驗,音樂就是曲子,上完就結束,並沒有經驗到剛剛所說的那些部份。是不是不一定就有剛剛那些?

  • A: 在學校常常經驗的現場,其實也是教師把它的心理動力投射到課堂上的一個過程,像這是把一種「麻木不仁」的感覺,投射到這個課堂上。

  • 也就是說,我們如果教數學沒有熱情,
  • 只是在講公式的話,那就是麻木不仁。

  • 如果教社會的時候,並沒有包含對現實社會的關心,
  • 那就是麻木不仁。

  • 不管教師對待這個學問是什麼態度,我們可以看到說,同樣是在講解一個公式,一個對數學有興趣的老師他會帶著很大的興趣跟熱情,去講解同一個公式。

  • 如果對這個學科是麻木的老師,他講解的就只是公式本身,
  • 沒有帶著任何的情緒。

  • 如果他自己本身對數學有所排斥,他只是因為唸了這個學問,不得不來教,這個老師,他會一面教,一面跟學生講說「這是很難的東西,你要小心一點,這很可怕」什麼的
  • 註:他也可能反過來,表面上說「這很簡單」
  • 但沒有帶學生體會其中的樂趣,只是在炫耀自己的程度,壓迫學生。

  • 他會把他自己對這學問的態度,一定會影響到學生。這個部份是或多或少,不可避免的,這樣。

  • (所以對於有興趣和熱情的老師,要注意自己是否把自己的內在功課投射到教學現場上?)

  • 對。這已經是進一階的事了。當他有熱情,基本上就已經很好了。他會感染學生的熱情。他也會發現他愈來愈不是戴著面具,是用他的真實跟學生對應。

  • 當他愈來愈跟學生用真實對應,他也會愈來愈感覺到自己內到是不是還有一些未處理完的功課。慢慢透過去做這些功課,自我成長的過程,教學就會自然提升。




家長是否身兼孩子的教師?

家長教自己小孩的部份,通常來講,如果在團體的課堂比較會有衝突,個別就沒有衝突。像一對一,在自己的家庭裡一直都在進行嘛。只是把進行的活動換成學習的活動。

但事實上,大部份進行的活動,都是學習的活動。從小孩很小的時候,做的各式各樣的體驗,或著去問「這個叫什麼?」「這個叫什麼?」,那也都是學習的活動。

所以我覺得說,假如是一對一,家長其實比較單純,他只要不是把教材跟課本,當成需要完全copy的東西,他可以憑著自己的經驗去做實際的互動。

他不需要去「扮演」一個老師的角色,而是說,他實際上陪小孩一起去學習,這樣的話,在自學,一對一的這個過程,就會很順暢。

如果是團體課堂,就會有一些衝突,因為以教師角色來講,應該把自己在帶的,場上的學生,盡量是一視同仁。可是父母跟小孩的關係絕對是比較特殊的。

所以,假如父母要去一視同仁照顧所有小孩的話,他一定是去扮演了某個角色,扮演教師角色。他就不像在家裡可以不要扮演教師角色,自然的,用他真正的自己去互動。

但是,在團體課堂要去扮演教師角色的時候,就會不是那麼自然。

所以,我會覺得,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的話,這名家長,最好是要有另外一些時間,跟他的小孩獨處。有一些獨處的時間去做自然的連結,這樣就會比較好一點。

(是不是要保留時間回到父母的身份?)

對,但可能不是在課堂,是另外的獨處時間,這樣。

前面提到不是很適合用教科書,但如果家長本身不是學這領域的,怎麼備課?

  • 我覺得這個道理跟剛才講教師成長是一樣,就是說,並不是不能用教科書,可是變成在教之前,自己要先學過一遍。等於說自己要先把它看懂,能夠用自己的方式去咀嚼。咀嚼之後能夠內化,內化之後才能夠教給小孩。

  • 所以,我覺得,假如家長要教小孩的話,那個知識,絕對不要想說是我從右手拿過來,交給左手,再教給小孩,或是左手拿給右手,絕對不是這樣。

  • 他一定是要想「我拿了之後,拿到自己裡面,把它吃掉,然後消化」消化完了之後才能夠交出去。

  • 這跟任何一個老師需要經歷的過程是一樣的。

  • (分享出去的是一個具體的經驗,而不是書裡的...)

  • 對,因為如果是那樣的話,就直接把那些好的書給小孩,要他自己看就好了。自己就不需要在場了。

家長想陪孩子學習學科,但沒時間先消化再教學怎麼辦?

  • 這種時候,家長他就不需要用「老師」的角色陪伴。他可以用「同儕」的角色。

  • 學生的學習,除了需要老師之外,他其實非常需要同儕。能夠跟他一起學習、一起討論、互動的人。

  • 這樣子當同儕的陪伴,家長不需要一開始就先學會所有東西,再去教小孩。他可以省很大的力氣。

  • 他所要做的事情是什麼?是跟小孩一起去學,一起討論。他如果不會的,也就承認不會,一起去研究。不要覺得自己高高在上,有責任一定要把小孩教會。

  • 如果小孩出錯的話,如果是你的同儕出錯你也不會很容易就去批評他嘛。你們可以一起去解決。

  • 所以,如果在這種情況要陪小孩學的話,就是以一個同儕的角色,如果遇到困難一起面對。也不用撐住一個很大的面子:「我不能犯錯,我是大人」。沒有。我不知道的就不知道,一起重新學就一起重新學。

  • (有時我的小孩可以教我)

  • 對,當然,同儕的話是互相的。非常正常。


新手教師如何起步?

  • 我覺得有兩件事很重要。

  • 一個是就是去接觸各行各業不同的人。去接觸不同年紀的人,特別是五六十歲的人。

  • 因為,假如剛畢業就要從事教學的話,接觸的人很多都是小孩子。幼稚園的小孩,或者是少年,或者是兒童。

  • 但是要接觸他們的時候,他們都不是孤立的,都是一個家庭的成員。家庭就有父母,父母在社會上就有他的位置。他可能是在做某種工作,或是做某種創作。

  • 所以,如果要去做教學,勢必會遇到「跟家庭互動」這個過程,假如是剛畢業的話,之前的生活經驗如果沒有特別的累積,大概就是在學校內。

  • 如果你在的教學對象也在學校內的話,其他所有的互動經驗都是在學校內。這樣很容易局限住自己的視野。

  • 可是,跟你溝通的家長,都是在學校以外,他可能在社會上做什麼樣的事情。

  • 所以第一個我覺得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去接觸社會上不同行業、不同年紀的人。去擴展自己的視野。

  • (還在學校時,可以利用課餘或是假日去接觸)

  • 對。

  • (為自己未來的工作作準備)

  • 對。不管是志工、服務、打工、或是去邊鄉、部落,這些都是很好的。

  • (跟人接觸)

  • 對。跟不同的人接觸,不要把經驗局限在很小的範圍。這是一個。

  • 第二個部份,就是說,要學一個東西學得有熱情。這個很重要,因為有一些人在學校的學習過程當中,比較沒有機會去對一個學科真的很有熱情,雖然考試成績可能不錯、或者是不好、或是很好。

  • 但是,我遇過有的人是因為他考試成積很好,所以他認為自己可以教這個學科,可是等到他教到學生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沒辦法喚醒學生內在對這學科的熱情。

  • 他才發現雖然考試成積很好,但他一直對這門學科沒有熱情。

  • 這種時候就變成要重新去經驗一次「學習」。

  • 我覺得,重新去經驗一次「學習」是很重要的,但是在愈大的年紀,要花的時間成本的投資當然就會比較大。可能開始有社會壓力啊、要賺錢啊...需要去排除的比較多。

  • 如果學生時代,就想未來要從事教學,至少對一兩項、兩三項東西有熱情、有經驗,比較深入去學習、超越學校給你的框架。學到一種程度之後,自然分享起來就比較自在跟有自信了。

  • 所以,我覺得就是這兩部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