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劇場‎ > ‎

舞台設計

約瑟夫‧史博達

    文章來自《閱讀舞台設計大師》
Josef Svoboda
約瑟夫‧史博達 (may 10.1920~ april 18.2002)

我崇尚秩序、純粹與乾淨,這是我設計佈景創作的準則,我知道
目標很難實現,但是在劇場裡,我選擇以專業嚴謹的立場,代替業餘的工作態度。
我用盡25年的光陰來追逐理想的實現,已精準、系統、完美以及可以控制的方法,來表達佈景的真正意涵,即使是一個簡單意思的表示,我都將現代的科技運用自如,呈現在今日的舞台創作上,就如同巴洛克時期大量運用輝煌的布景道具設施,以及電燈世代在二十世紀初期的來臨一樣。





一、生平事蹟         
 
   約瑟夫‧史達博出生於布拉格郊外約70公里以外的卡斯拉(casla)小鎮,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舞台設計之一,早年研習建築設計,後因1939年德軍入侵捷克,便中斷學習,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他才在布拉格完成五年的建築訓練。無疑是當時歐洲最具生產力、創造力與能見度最高的設計家,而且很快的就享譽美國。他最令人稱道的是以富有想像力的空間創意,並透過令人暫愈有加的舞台視覺技術,不但幫助創造了舞台上的透視延伸空間,更令人將他視為結合科學工藝與舞台美學的藝術家。



  史達博的高設計能見度,可以從他在創作生涯前期的二十五年中略虧一二,在此期間,他經歷超過四百場的製作設計,工作範圍包含在專業定幕劇場的管理與劇場設計部門。他當時是布拉格國家劇院的首席舞台設計與技術指導,在這個綜合劇院中,一年平均製作15到20齣新劇碼,美一個月約有30場不同的執行演出。



  史達博一生設計製作超過700齣創作不但活躍於劇場設計。他同時也是布拉格建築學院的教授,在其他領域的涉獵,史氏更是世博會展場設計的藝術家。在1958年的布魯塞爾博覽會,他替捷克斯洛伐克贏得了三面金牌,在1967年蒙特樓的世博會,史氏又以動態的影片投射贏得美譽。此外,史達博的主要名聲來自於完全尺寸空間的舞台爆發力,而且他在舞台演出成果總是結合科技與自我研發的機械、電力以及視覺裝置的組合,因此他的舞台往往利用複雜的燈光、投影的效果與影片的相互支援,故而常被稱為動力舞台(kinetic stage)。他身兼藝術與技術總監的身分,總是在執行演出時,不斷在雙重職務挑戰之間廣做說明,他不斷吸收新科技與技術來強化實用的舞台效果。



  史達博對舞台燈光的貢獻之一是發明低伏特電流的使用,提升燈光與投影的結合,以及設計出高強度燈光桿。這是一個強力又勁暴的燈具,可以用來加強創造力以及劇場表現的燈光設施,今日ADB燈光設計公司的燈光幕,就是來自史博達共同開發的設計。



  史達博對於舞台創作的態度一直是嚴謹又認真的,他認為對於設計工作的主要目的是:
  
   我非常樂於去創造一個看起來美好的舞台,如果這樣的舞台適合演出效果。我們應該執著於真正表達出忠於製作概念的設計,這也是我創作上用真誠美學來詮釋的目的。

  跟一般人一樣,我也會受困在追逐理想的無限想像空間裡,但是往往在過程中,這些令人注目的概念會不知不覺得揭露出來,於是在這富有想像力的視野下,我們可以填滿虛無的空間,將舞台定義找回來。

  每一個舞台藝術總是幻想創造出一個完全可能的劇場空間。當我在思考設計索夫克利里斯的依底帕斯王時,我看見一到太陽光束經過一個空間而已,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史博達每次獨自枯坐在空曠的觀眾席,面對著舞台,他總是對自己說,這個舞台將在次讓我將他完成,最終又將是一個令人激賞的時空與美學的再現。是的,這個數年不存在的舞台,他在等待我的來臨。

  

Adolphe appia

Adolphe appia  

                         1862-1928  

  他是瑞士舞台美術家,20世紀戲劇藝術革新運動的先驅之一『在舞台照明的定義及使用上,帶領新的寫實

主義和創造力進入20世紀的劇場』



                                  現代劇場理論設計啟蒙者,被譽為...『現代劇場照明和設計之父』





ADOLPHE 的舞台與燈光設計觀點....
                                                                     摘至「閱讀舞台設計大師」
p.30~p.35

   Adolphe 企圖去尋找一種新的方式及新的藝術風格,反對單一且具體呈現文本中所提及的寫實場

景,他認為在劇場之中,燈光舞台應該與音樂所對於觀眾的渲染一般強烈,讓觀眾能夠具體感受到

舞台視覺所傳達的訊息及意念,他主張劇場設計參與者,必須深入了解劇作家表現的企圖何在,

掌握戲劇動作上的需求,對於劇場中各種創作元素,其中包含演員的肢體動作、聲音、舞台裝置

燈光、服裝、音樂 ...等,使其彼此間能產生互動與和諧。

* 舞台設計應與音樂有相同的功能,讓觀眾感受演出的氣氛、信息、而不是簡單的呈現演出背景。

*與其用一千株樹在舞臺上造森林,還不如去捕捉那森林的氣氛和感覺。

*燈光是戲劇的靈魂,是創造舞臺氛圍、表達意念形象的重要手段。

*在劇場中燈光與演員的關係正如同音樂與樂譜的關係同等重要。

*劇場中燈光的意義不在於只是可見的照亮程度,而是在於其所表現的意義。


ADOLPHE 的美學觀念

1.燈光雕塑舞台空間的重要性。
2.具有表現性與象徵性的意義。
3.整體化的劇場藝術。
4.強調光源的明暗比。

運用燈光雕塑舞台空間

昔日,舞台製作大部分以繪景的技法來交代演出的場景,當場景為森林時,則繪景的處理就是擬真

表現現實中對於森林的記憶,在演出中藉由景片的更換來描述場景之轉換,此時期景片繪製呈現出

ㄧ種較為平板、寫實的表現技法,缺乏三度空間立體化的呈現,當運用於劇場中如翼幕、景片、背

景幕的繪景組合時,則產生一種相較於真實演員世界下所造成的虛假。此外舞台光源則藉由一排擺

置於舞台前緣的地燈,來照亮表演區演員的面部表情,又更加形成一種平面且單掉投光下所造成的

呆滯。


ADOLPHE 觀點

 他認為昔日的舞台和設計風格太過陳規老套,過度依賴寫實的畫布和佈景片來作為場景的空間轉

換,即使是不適合的佈景,依然被牽強擺置在舞台上,完全無法表現戲劇的本質。他認為舞台設計

必須用心體會,並充分了解劇作家在作品中所欲表達的意念。舞臺上應該是三度立體間的組合,藉

由台階、斜坡、或是平台祖成一個立體的空間。這些舞台構成是爲了演員所需的空間而產生,因此

沒有不能與演員發生關係的舞台存在,也就是要求做到〝沒有一個區域不能讓演員去活動〞,如此

的舞臺空間表現才不至於造成舞台上演員的孤立,此外在藉由光線的控制表現重新雕塑舞台空間的

樣貌,將演員立體化地呈現於觀眾面前。


具有『表現性』與『象徵性』的意義

-『燈光的意義並不只是在於看得見,而是在於它所擁有的表現力。』


  對於劇場設計而言,阿匹亞認為唯有透過燈光的控制轉換,舞台空間才具有『律動性』,

就如同音樂所賦予戲劇的『節奏』及『機能』ㄧ樣。就劇場中『燈光』與『音樂』而言,兩者

皆有一種特性,那就是兩者都必須藉由一種『媒介』來幫助完成,對於音樂而言,其媒介就是

『詩詞』,而燈光的媒介則是表現於『空間中的演員』。因此他認為舞台視覺創作者必須關注

於在這個環境中的演員,不能一味的表現舞台的樣貌,而忽略與演員相互配合的關係,舞台上

的一切皆以安排演員的存在為前提。

  此外,阿匹亞也強調舞台的視覺不單純只是現實生活中的『再現』,而是傳達一種戲劇的內

在意涵給觀眾,經由眼前所得到的視景,得到一種劇中感染的張力。

  阿匹亞說:『觀眾必須通過視覺得到一種印象,而燈光是唯一能連續地產生這種印象的方式』

因此強調舞台視覺必須注重戲劇表現的意涵,把戲劇之中的內在性質、詩意性質、音樂律動表現出

來,並使之外部的戲劇產生呼應。

  劇場中燈光的功能在於其所可以創造的舞台幻覺,其表現力應當多琢磨於劇作文本中的主題意

涵,而非只是再現寫實風貌,阿匹亞認為在劇場中燈光藉由光線投射與色彩的變化組合,重新再塑

造舞台視覺的新風貌,而這也改變傳統缺乏創意的照明方式,並且大大提升了燈光設計師於劇場中

獨立視覺創作的地位。


整體化的劇場藝術

  阿匹亞的劇場視覺創作,其目的在找尋一種新的藝術風格,這種新的藝術風格稱之為「對話戲

劇」(word-tone drama),其主要強調劇場中的生命體是由演員的聲音、肢體動

作、舞台空間、燈光氛圍...等各種元素所組成,彼此互相協調及呼應下所產生的劇場張力,而「演

員」則是一切創作的中心。在實踐上可以藉由演員肢體動作、聲音傳達訊息,並且在平台、線條、

色彩、質感、光線...等,來達成一個符合戲劇需求的舞臺空間。

  因此阿匹亞認為所有的劇場元素,在劇場藝術家有意圖的創作調節之下,讓這些元素適切相互

結合與呼應,以音樂律動來主導演員的肢體動作與聲音,而舞台空間也在演員的活動中形成了對應

的關係,再加入燈光表現下的渲染,更加活現整體視覺空間,產生一種舞台幻境,而這其中除了強

調內在的戲劇主旨表現,更與外在的戲劇體現產生相互呼應與互相協調統一。對於此種連帶士共同

目的性的創作,逐漸演變成為一種劇場藝術中的『整體藝術』。

強調光源的明暗比

  阿匹亞認為:燈光所製造的光和影是『ㄧ體兩面的』,大自然中我們可以感覺到光的方向性,

這是因為『陰影』所導致,唯有透過『陰影』才能更加的展現出『光的特性』。

光源的分類

  「生動的光」簡單的說是一種比較銳利直接性的光源,且形成明顯的陰影,可以使用聚光燈來

製造。

  「擴散的光」簡單的說是一種柔和的光線,可以用沿幕燈、條燈、腳燈...等一切的泛光燈欄製

造。

  這兩種類型的光,透過明暗的控制使其產生更多元的變化組合,兩者之間互相影響也互相配合

,企圖營造出一種視覺的真實感。而這其中所謂的「生動的光」可解釋為一種演員所處空間的『主

光源』,那「擴散的光」則可稱為一種『輔助光源』,透過這兩種不同的光源的亮暗比來製造一種

視覺上的對比,並達成寫實或非寫實情境的安排。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所接觸的光源照明也是如此,

當太陽光元透過窗戶灑向房間時,多亮的光源照射再空間之中會形成一種『光的漫射』,因此直接
 

EDWARD GORDON CRAIG

EDWARD GORDON CRAIG
1872-1966

要記住,在一張兩吋見方的紙上你可以劃一條線,它彷彿聳入雲端有數千米之高;妳在妳的舞臺上也可以照樣的做到,因為這完全是比例的問題。

獻給所有劇場中,年輕一代身強力壯的工作者們-「經過重新考慮後得出的意見。我將這獻給戲劇界有膽量的人,總又一天他將掌握劇場和改造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