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所模式(Clubhouse Model)的概念源自於美國紐約,是現今美國精神社區復健方案中最具代表性與影響力的方案之一。
強調以精神障礙者(會所中稱之為會員)為中心的復健哲學與實踐過程,吸引了病友團體、家屬團體、社會工作者及醫療專業人員相繼投入,
形成以醫師為中心的醫療體系外的另類的復健模式。會所是一個提供於生活上面對精神疾病影響的人有希望和機會充分發揮潛力的社群組織。

最重要的是會所指一群人集合一起,共同朝向一個共同目標而努力。會所是由一群人有目的地組織起來,以支持生活上受精神疾病影響的人,
藉由參加會所,有機會重返擁有友誼、家庭、工作、就業及教育的世界,並得到其所需要的服務與支持。


◎Club---代表會籍制度---會籍是為任何曾經罹患精神疾病的人而設。會所的會籍是自願與永久的。

自願的意義代表:會員於會所中享有充分的自主權,然而也必須共同承擔會所的責任。

永久的意義代表:會所給予的支持,不會因為會員的成功就業或發病住院而有所停止。

我們相信:當一罹病便受到監管與隔絕的精障者,重新擁有自主權時,將可開始為找到自我價值而開始負起責任。會籍制度向精障者保證:就算又生病了,不用怕會再被隔絕與孤立。或者,就算我因為工作或種種原因沒到會所,會所永遠不會拒絕我的需求與求助。

House---代表歸屬感---每一位會員都是受歡迎的、重要的。在此可以愜意自在,不用擔心因為疾病而受到拒絕。

因為歸屬感,會員不僅持續的參與與貢獻,更為其他精障者提供服務與支持。共同的目標與理念使會所有如家一般,每位會員都與家人一樣,同等重要。會所的工作也如家中的工作一般,由會員自願且協力完成。

◎會所主要的元素為深具意義的『互信互助』關係---『生命的價值』將在『信任彼此』的那一刻展現。

縱使受精神疾病所苦,仍有潛能展現其生命的價值。縱使受精神疾病或其後遺症影響,透過『相互信任與合作』關係為基礎的各式工作、社交或康樂活動,都可以重回美滿生活。

◎會所職員的角色---並非教育與照顧會員,而是在工作上視會員為同事夥伴一般的相互扶持與承擔責任。

會所職員所需扮演的角色非常多重。職員必須溶入一群無法相信自己能力的人的生活圈,共同分擔工作的同時不斷的給予鼓勵。職員必須同時是會員的同事、會所職員,更重要的是有責任去發掘會員的天分並擔任為會員打氣的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