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在二○○九年的六月十三日,忠信在新竹縣體育館辦理了首屆《阿忠阿信親恩節》暨《新竹青年成年禮》及《忠信學校第三十七屆學生卒業式》;從那一天起,除了《阿忠阿信元宵情人節》,忠信人又有了另一個屬於自己的節日。忠信人的成年禮和卒業式就是我們阿忠阿信的親恩節,這是忠信人表達對父母親的愛的一個溫馨節日。在這裡,容我簡單地說明一下她的內涵:


  在華夏文化中,愛這個字的概念是多面向的,而且是逐漸形成的。舉例來說,對子女晚輩的愛稱「慈」,對社會群眾的愛稱「仁」,對生活中最貼近的人的愛稱「親」,對人事物純感性的愛稱「戀」。這些不同的心理狀態和實際行為都可用「愛」來通稱。那麼,子女對父母的愛在我們的文字中是如何來表達的呢 ?應是「孝」,這是一種人性當中非常高貴的特質。孝是孔子思想中的核心組成部分,兩千餘年來,常被統治者拿出來特別強調,積澱而成中國傳統社會的重要價值,最終孝構成了華夏文明的主要特色;但是,這世上沒有一種愛是可以用形式表達完整的,也沒有一種愛是可以勉強的,所以嘗有「論心不論事」的說法;勉強的愛不過是一種形式,形式有它的社會功能,但卻少了人性中真正的高貴價值,難免遺憾。在忠信的文化中,孝的價值是被強調的,平日即有「孝親日」;但是我們真正想強調的不是孝的形式,而是想強調孝在人性中高貴的特質。願在此進一步地闡明忠信對孝的看法,我們認為:孝的本質就是子女對父母的愛;表達的態度是敬,也就是能做到「從命不忿,微諫不倦,勞而不怨」(《禮記‧坊記》),表達的根本方式是尊重自己的生命,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如還能終養其老、彰顯其名、善繼其志,就更沒有遺憾了。但是有一點是值得我們特別留意的,那就是「孝」經常和「順」這個字放在一起,合為一談,甚而被混為一談,概稱「孝者、順也」,也就是「孝就是要順從父母」;觀念過於簡化,做法引起爭議,大陸嘗於二十世紀六○年代將「孝順」這個已因含混而失去張力的字眼自學校教育中移除,近年逐漸以新的形態重新恢復。個人在這裡想引用《中庸》裡記載的一段話來和大家分享,藉之說明忠信對把「孝」與「順」這兩個字放在一起的想法。詩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耽。宜爾室家,樂爾妻孥。」子曰:「父母其順矣乎!?」用白話來說,上面這段話的意思是:如果你夫妻好合,家庭幸福,兄弟姐妹間相處和睦,爸爸媽媽到你家,也能一家人其樂融融,他們就沒有什麼好擔心和遺憾了,心不就「順」了嗎 ?從這個角度來看,把「孝」和「順」這兩個字放在一起,就比較有完整的意涵了,而且比較符合中國人系統與對稱思考的用詞習慣;當我們再看到「孝順父母」、「孝親貴順」這些話的時候,可能就不再只是看到「孝就是要順從父母」那麼表面了。


  也願利用這個機會一併向大家報告忠信對成年禮的一些看法,做為參考。成年儀式,各文明皆有之。華夏文化中,自周朝開始,即有男子二十加冠,女子十五及笄的成年禮俗,時有盛衰,但不絕如縷;忠信人則是在年屆十八時行成年禮。為成年而辦禮,不外乎是想透過一種儀式,賦予社會未來的主人一個身分、一個責任,以期建立社會的基本秩序及價值觀念。忠信對成年禮是重視的,重視的不是它的儀式,而是它的價值。希望透過簡單的儀式,傳遞忠信人的價值觀念。忠信人的價值觀念就寫在《校訓》

裡,那就是要能力行「樂觀奮鬥,允執厥中」。忠信人的

價值觀念就寫在《學風》裡,那就是能力行「忠以成己,信以待人,與人中行,恕為之根,求真求實,毅之以恒,樂我以群,奮我天聲」。忠信人的價值觀念就寫在忠信

親善大使團的《團訓》裡,那就是能力行「信守承諾、承擔責任、爭取榮譽、心存感謝」。「力行近乎仁」!有「仁」在心中,我們才找得到最終所要的幸福。



  今日,我們在這裡團聚一堂,誌成年、賀卒業、及謝親恩。我們認為:父母是今天的主角。讓我們祝願所有阿忠阿信的爸爸媽媽親恩節快樂。



C/O TC K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