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巧

今天車子送修,用走的到火車站,一上車看到車廂裡都是小朋友,嘰嘰喳喳的。第一節車廂並不擁擠,但我跟一位同時上車的美國學校老外老師剛好都沒有位子。

站著聽了一會兒音樂,忽然發現我前面坐著的小女生雙手像小松鼠一樣拿著一小包餅乾,正一口一口的咬著。紮著馬尾、瓜子臉,五官相當清秀的一個小女生,她不像其他小朋友一樣有些圍在一起玩著平板電腦、有些則大聲的聊著天,就只是一個人靜靜的吃著餅乾。

火車過了幾站,她終於吃完那包餅乾,接下來的動作開始吸引我的注意,小女生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平整摺好的塑膠袋,打開後將餅乾的包裝紙放進去,並且將外套上的餅乾屑撥進塑膠袋中,然後她將塑膠袋綁好,再放入包包中,顯然那塑膠袋是她預先就準備好的「垃圾袋」。

接下來她從包包的一個側袋中拿出用塑膠袋裝好的幾片芭樂,慢慢解開綁在上面的橡皮筋,慢條斯理地一口一口把它們吃完,因為裝芭樂的塑膠袋有水分,她先把塑膠袋打了個結,還輕柔地將塑膠袋中的空氣擠出來,放入剛剛的垃圾袋中。忽然,她好像記起什麼似的翻了翻包包與外套衣角,最後低頭找到掉落在車廂地板上的橡皮筋,並把它撿起來放進垃圾袋。

旁邊的小朋友依舊吵鬧,列車長經過時還提醒他們小聲一點,小女生這時從包包裡拿出一些小冊子,我瞄了一眼,原來是小學生的校外教學,地點是高雄美術館,他們正在回程的路上,我環顧了一下車廂座位,果然發現有幾位老師跟著他們,小朋友的手背上也都蓋著相同的紅色圖章,應該是團體進出美術館的記號吧!

小女生看了一會兒美術館手冊,依然不發一語,即使旁邊的同學打鬧時不慎碰撞了她,她也沒有在意,嘴角始終帶著淺淺的微笑,我有點懷疑她是聾啞聽障之類的兒童。幾位同學開始玩起成語接龍,有一位女生在同學字尾說出「園」字後,接了一句「元氣早餐」,她終於跟著大夥兒笑了出來,消除了我原先的聽障疑慮。

過程中,小女生有發現我在注意她,好幾次她都稍微抬頭跟我目光接觸,我戴著口罩,她應該沒發現我的笑容。台南站快到了,小女生提前收好包包,還從另一個側袋中拿出一塊「嗨啾」軟糖塞進口中,糖果紙當然也是進了垃圾袋。到站後她起身跟同學們一起下了車,瘦瘦高高的身材。我在她原先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嗨啾」涼涼的氣味還在座位上。火車在台南站多停留了一會兒,我從車廂門看出去,老師們在月台上集合大家,她很快地就站到老師的跟前,不像有些同學還在稍遠處打鬧,不顧老師們的催促。

好乖巧的一個小女生。

最近跟人家要了小時候的照片,徵求過同意後,正思考著要放哪一張在臉書上,今天遇到這位乖巧的小女生幫我做了決定。也許在許多年後,今天的小女生長大了,變得很有心機、愛耍手段、欺瞞長輩,但那時才認識她的人,不一定會像我這個陌生人一樣,目睹她小時候的乖巧,或許還會認為她從小就壞到骨子裡!

我家的小朋友長大了,有時也不聽話、惹麻煩,但我在iPad上故意把他們小時候的照片當成背景圖案,每當他們不乖、讓我傷心時,我隨手就可以看到他們小時候可愛的模樣,讓我不忍心太過責備他們。我最近跟人家要照片也是基於這種用意,偶而看看她小時候的照片,也許在被她欺負時就不那麼生氣了,她大概以為我要照片只是好奇罷了。

照片裡她拍照當時跟今天的小女生年紀差不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