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06月 探訪志工-慕勤

圖文/慕勤


每次的探訪,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個小旅行,為了和善良可愛的狗天使共度愉快的探訪時光,帶著我的小幫手和滿滿的狗零食,8:30上路,往今天探訪的家園楠西C出發!!!

狗來富的家園都在比較偏鄉的山間,靠著3月巡診來過一次的記憶和熱情的狗叫聲,讓我找到了今天探訪的地點,雙重門之間是守衛小兵哈哈的哨所,用熱情但略為陌生的眼神看著我們,「記不記得?我三月巡診的時候有來過喔!」我和牠打招呼的第一句話,似乎喚醒了牠記憶中的似曾相識,眼神裡的陌生消退了許多,背後雙層門裡層,又是一雙雙興奮的眼神,雖然還上著牽繩,早已像是要掙脫般的跳躍著,家園主人一來,解開所有狗兒牽繩的一刻,立刻開始塵土飛揚,狗兒以萬馬奔騰之姿,竄遛過家園的每個角落,尿尿、嗅聞,然後鑽到自己挖的土洞裏面納涼,或者覺得不夠深的,繼續抬高屁股努力挖掘;看著他們奔放的跑著,無憂無慮的樣子,我都快忘記牠們本來是無家可歸的孩子,是協會從收容中心選的或從其他管道來到協會的流浪毛孩。

拿出零食的時刻,狗狗們雀躍的圍上來,各個眼神晶亮又專注,紛紛乖乖坐好,雖然在遠處用相機捕捉牠們的眼神和身影,我知道牠們就是貪吃,但還是被牠們可愛的眼神激凌出一種感動和溫暖,貪吃的背後是一種對愛和關懷的渴望吧!豐足的食物和人類的愛護,是每一隻浪浪最原始的企盼啊!

黑狗真的很多,在面前衝過來跑過去,加上點名單上的照片和牠們目前的身形又有些不同,唉~眼花撩亂了,實在太難辨認,在主人的協助下,我慢慢地透過各種身體特徵找出了辨識這群黑狗的方式,抓到訣竅後就沒有叫錯過名字了,就連回家整理照片的時候,都能分辨我到底拍到了哪一隻黑狗,標上牠的大名,讓我好有成就感啊!!!

家園主人的老婆來講說有事要主人回去處理一下,又因為他老婆有點怕狗,所以只站在門外跟我們聊天,後來抝不住我們的請她一起進來玩狗吹電扇,也進了家園,澳底馬上就黏上來塞乃了,主人的老婆也沒什麼害怕,跟我們坐在一起玩狗聊天。一直到主人回來了,所有的狗兒聽到機車的聲音,全部聚集到門口,好像大明星要出現的那種氣氛,主人一推門全部在他腳邊爭著給他摸,果然男主角還是比較吃香的,我們三個女生志工加上主人老婆,全部被晾在一邊了。

受傷的嗚呼和YULLY現在住在主人家,我們也和主人一起回家探望這兩隻相依為命的狗兒,嗚呼怕人也會躲,主人現在為了牠的安全都上牽繩沒有放掉,YULLY也對於不熟悉的我們怯怯地想躲,但是主人來之後馬上變成一直黏在主人腳邊的乖孩子,連主人原本養的老狗小黑都吃味的對YULLY低吼,主人和他老婆都稱讚YULLY很棒,即使放掉牽繩,跑很遠,還是一叫就回到腳邊,現在他們都當YULLY是家狗了。有研究說,人的出現對狗狗就是一種最好的獎勵,主人對YULLY真的是這樣子耶!看YULLY踏著快樂步伐跟隨主人的身影,和一個找到家的浪浪已經沒有差別了,狗來富雖然是代養的計畫,但讓更多狗狗有人類的陪伴,享受農家溫暖和鄉間的開闊自由,雖然每次探訪都要從台北開車南下,但看到狗兒健康快樂,也就值得了,揮揮手和主人道別,期待下一次再相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