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將來都在閱讀裡/洪蘭

張貼者:2019年8月28日 下午7:25主編F
文 / 楊倩蓉

年輕一代認識洪蘭教授,多半不是因為她是前教育部長曾志朗的夫人,而是從閱讀的領域開始認識她,尤其是幾本膾炙人口的科幻小說《奈米獵殺》(Prey)、《恐懼之邦》(State of Fear)的翻譯,都是出自洪蘭之手。

科幻小說內容固然精彩,但是洪蘭開宗明義的序文更精彩,當她寫道,大年夜裡,夫妻兩人埋首文字,就算電鍋只有幾個饅頭,兩人也不以為意時,實在令人對這對夫妻在推廣閱讀上的不遺餘力,與對閱讀的沈迷感到尊敬。

翻譯工作既辛苦又費時,每天忙於教書寫作的洪蘭,為什麼還要接下翻譯的工作?個頭嬌小,個性卻頗具俠女之風的洪蘭,用她一貫急促的語氣說:「很多好書都是外文版,我想趕緊翻譯出來讓學生可以看到中文版。」

對於閱讀這一回事,洪蘭當然有深入的觀察。她看到學生雖然有意吸取新知,但是常常原文書買回來,查了前兩頁單字就丟在一旁,「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洪蘭乾脆自己動手翻譯,希望讓年輕學子早一點閱讀。結果,至今已翻譯超過三十本以上的書。

讀書是為了「有用的知識」

教書寫作之外,洪蘭的全部心力都放在推廣閱讀上,走遍台灣一千多個鄉鎮學校去做推廣閱讀的演講,順便看看偏遠地區學校的藏書情形,還有哪些需要援助改善的地方,然後在她往後的行事曆上,一一實踐。

個人的力量雖然有限,但洪蘭恨鐵不成鋼的俠義個性,讓她看到偏遠地區的孩子要獲得好書的機會竟是如此困難時,乾脆自己出錢又出力,還用心觀察放書的書櫃是否好用又耐用。

每一次下鄉演講, 洪蘭都得面對學生家長咄咄地逼問:「課本都讀不完了,讀什麼課外書? 」這時候她總是耐心回答:「知識是不分課內課外的,只分有用沒用。」就像現在許多年輕人都只看八卦新聞,就是讓她擔心的沒用知識。

洪蘭說,有一次她到作家黃春明家中作客,黃春明到戶外採了許多野生的新鮮茼蒿做涼拌,她邊吃邊想,像黃春明那一代幾乎都在戶外長大,有豐富的生活知識;但是台灣現在的孩子,把他送到野外去生活,大概很難活下去。生活知識這麼不足,就是她為什麼一直堅持推廣閱讀的原因。

閱讀是為了明辨是非

在洪蘭看來, 台灣閱讀的困境,已不僅是城鄉差距的問題。幾天前,一位洪蘭帶過的博士班學生給她寫了一封信,這位已在竹科工作六年的工程師在信中抱怨,課本教的知識完全無助於他在職場面對的人際關係與管理知識的挑戰。結果,洪蘭請他去讀《三國演義》、《水滸傳》,學習前人經驗,因為這些好書描述的都是人與人之間的衝突與利害關係,從書中就可以看到「信義」兩字是做人處事最基本的關鍵。

畢業之後,在社會上工作了幾年,很多30世代一定會碰到許多課本從沒教過的挫折,洪蘭之所以列出這些書籍的原因:「你看不到自己的將來,但是你可以從書中看到這些人背信忘義之後的將來,這是一個借鏡,因為人性不會變,陷害別人的方式也不會變。」

閱讀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辨別道德觀念。洪蘭指導的研究生因為入學時國文不及格,她指定學生閱讀《七俠五義》,結果讀到「鍘美案」,陳世美為了追求名利拋妻棄子,另娶皇親國戚,最後落得砍頭下場,學生不解地問:「有那麼嚴重嗎?現在劈腿的人比比皆是。」聽得洪蘭連連搖頭,只能繼續督促多閱讀,好書讀多了,自然能明辨是非。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這是誰都知道的事。但是當大家只能議論社會風氣敗壞,人心不古時,這個社會上還是有一群像洪蘭這種默默耕耘、不問收穫的人,他們深知教育是國家根本,閱讀又是教育根本,他們把時間全部都用在最對的地方,絕對不浪費無謂的口舌。


Comments